全站通知:

日式猪排饭

阅读

  ·  

2021-10-20更新

  ·  

最新编辑:林久i

阅读:

  

更新日期:2021-10-20

  

最新编辑:林久i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林久i
丿奶丶茶灬
久离哩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日式猪排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日式猪排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日式猪排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日式猪排饭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日式猪排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日式猪排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日式猪排饭头像.jpg 日式猪排饭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竹内荣治 樊俊航
专属堕神 头像-夜雀.png
夜雀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清蒸大闸蟹.png清蒸大闸蟹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5 / 120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50 / 1765
Def icon.png 防御力 30 / 58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135 / 5171
Hp icon.png 生命值 494 / 786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133 / 4233
食物 日式猪排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热血单纯
身高 175cm
关系 喜欢: 苹果糖头像.jpg 苹果糖
信条
正·义·必·胜!!
简介
日式猪排饭是以猪排作为主菜,搭配其他配菜的一种饭类料理。在日本国内经济萧条时期,猪排饭并不是像现在一样的平民食品,而是一种奢侈的高级料理,因此,电影《警察日记》留下了一名警察自掏腰包请犯人吃猪排饭后,犯人感动得将所有事情全盘招供的经典情节。
背景故事
开朗热血,正义感极强,单纯到有点冒傻气。他曾经是一名巡查,身体素质过硬,十分能打,跑得也快,是追捕犯人—把好手,因为见识到警视厅内部的黑幕而离开警视厅,为了追寻属于自己的正义,来到了日暮侦探社。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日式猪排饭-基础技.png
弹无虚射
(1级)日式猪排饭发动射击,对最近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00%伤害并附加100点伤害,同时在四秒内对该目标每秒造成50点伤害。同时提升自身5点能量。
(41级)日式猪排饭发动射击,对最近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80%伤害并附加1300点伤害,同时在四秒内对该目标每秒造成650点伤害。同时提升自身25点能量。MAX
能量技
日式猪排饭-能量技.png
枪下刀影
(1级)日式猪排饭挥下佩刀,对最近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40点伤害,并眩晕目标2秒。
(41级)日式猪排饭挥下佩刀,对最近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820点伤害,并眩晕目标2秒。MAX
连携技
日式猪排饭-连携技.png
超级枪下刀影
连携对象 30px ???
(1级)日式猪排饭挥下佩刀,对最近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165点伤害,并眩晕目标2秒。
(41级)日式猪排饭挥下佩刀,对最近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2145点伤害,并眩晕目标2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噢噢,你就是御侍啊!那么,往后的日子,就由我来保护你了!
登录
喂......!!你总算回来了!!怎么出去这么久都不先和我说一声?我快担心死了!!!
冰场
阿嚏--呃......啊?!要在这里待机吗?!!!
技能
正义不败!
升星
我会用这份力量守护好一切!!
疲劳中
......呼......不行不行,得休息一下。御侍你也坐下!别忙活了--!!
恢复中
嗯--唔?啊没事,哈哈,我就是在想,累的时候有你陪我,真好!
出击编队
在我的巡......前·巡逻范围里乱来?!那些坏蛋竟敢这么猖狂??
落败
带上他们......走!!!
通知
哼,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说吧,说完了就有猪排饭吃哦--啊对哦这不是审讯室......
放置台词1
御侍大人--咦,去哪儿了?!我那么一个御侍呢?
放置台词2
啊啊啊啊别笑了别笑了我现在知道仙贝老师是男的了!!苹果糖!!不准再笑了!!!
触碰台词1
遇到什么麻烦事,就和我说吧~!
触碰台词2
这......这个故事......呜......御、御侍,我没事......就是苹果糖借我的小说太感人了......我先哭会儿......
触碰台词3
「正义」啊......其实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吧。御侍,你相信它存在吗?
誓约台词
真的?!你愿意和我一起去追寻「正义」吗......我一直觉得你特别好,没想到你也............这也就是说,以后我都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好......好,我知道了!那......你的手我绝对会牵得紧紧的,说什么也不松开!!
亲密台词1
比起警视厅,日暮侦探社离我追寻的正义更近一些,所以我选择了他们......啊不过警视厅也有不错的家伙在啦,比如我的好兄弟,玉子烧。
亲密台词2
呀,你的手好暖和,又软绵绵的......唔!我、我我我心跳有点快!!!等等等一下......呼......
亲密台词3
无论前路有多凶险,我会守护一切--不管是你,还是整个樱之岛!这就是我的正义!!
放置台词3
这份力量是肩负使命的证明......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胜利台词
犯罪过程,给我一五—十地招出来!啊?我......我不是巡查也、也可以问你吧?!见、见义勇为不行吗!
失败台词
我不会......决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喂食台词
唔?好香啊,什么味道......啊是给我的吗?!嘿嘿嘿,谢谢!!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故事

胆小鬼


   我是在长久的沉睡中,被吵醒的。
  
   血腥味、硝烟味,街角摔倒的垃圾箱里喷涌而出的酸腐臭味,或是与太阳拥抱一般的高温,全都没有他的哭喊声来的猛烈。
  
   那是我的御侍,他见到我的时候,没有惊喜,也没有失望,只是在要贯透我耳膜一般的哭声中,夹杂着破碎的指令。
  
   「追,追上,他!」
   我被这副景象弄得反应不过来,只愣愣地看着他被鼻涕眼泪糊满的脸,然后盯着他腹部仍在出血的伤口。
  
   「可你,你还在流血,得赶快治疗才行,不然的话,你会死的,我,我可不想刚被召唤出来就没有御侍......」
   「快,快......呜呃,快去追人!」
  
   殷红的伤口与他惨白的脸色形成了恐怖的反差,我被震在原地,不确定地看向他满是水雾却毫不迷茫的眼睛。
  
   「你再不去追人!我……唔,我就,我就要揍你了!」
  
   他将手里的配枪朝我砸来,枪托敲在胫骨上,我痛得差点儿哭出来。
   然而更让我想哭的是,我才刚被召唤出来,我的御侍就这样对我。
  
   好凶.......
  
   「我出发了!」
  
   御侍哭红了一张脸,说话的时候还不停地打着哭嗝,看上去弱小又孩子气,就算再怎么大声吼叫,也是没什么杀伤力的样子。
   但或许是出于契约的关系,面对那坚定的眼神,我没有丝毫想要违背他的意思。
  
   虽然不知道要追谁,追上了又要做什么,但我还是遵从本能地奔跑,然后撞上了那个伤害御侍的人。
   我将人压倒在地,张大嘴巴不停喘气。
   唉?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来着?
  
   还好附近的巡查很快发现了我们。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你是好人吗?」
   「我,我是。」
   「抓住他,他是坏蛋!」
  
   等我赶回御侍所在的地方时,两条腿已经软得快走不了路。
   御侍闭着眼睛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我脱力地跪在他身边,听着汗水一滴滴砸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大脑里一片空白。
  
   「那边的,在做什么?」
   我循着声音望过去,一个瘦小的女孩站在那里,手持长刀,满脸的严肃。
  
   「我......」
   「你还愣着干嘛?他还有呼吸,快送去医院!」
  
   这一句宛如赦令,我飞快地扯下衣袖,胡乱缠在御侍的腰上,然后将人一把抱起,撒腿就跑。
   可刚跑出没几步,我又只能折返回来,开口时满嘴都是腥涩的味道。
  
   「怎么了?」
   「医院,医院怎么走啊?」
  
   御侍醒来的时候,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自己的状况大概会有多糟糕。
   幸好他仍然很虚弱,没一会儿便又闭上了眼睛。
  
   「那个......」
   我吸吸鼻涕看向他。
   「对不起啊。」
   「啊?」
  
   御侍将脸转向另一边,努力不让我看到他脸上不自然的红晕。
   「我当时不应该那样凶你的,我只是太着急了。」
   「没事没事,我不是因为这个才掉眼泪的啦。不对,我没有哭,我是因为熬夜眼睛才肿了。总之,总之你没事就好啦,哈哈哈哈......」
   「还有啊.......」
  
   他似乎做了好久的心理准备一般,重新面向我。
   医院的窗帘是千篇一律的白色,在金色的夕阳下染上层层的红橙黄,然后被风吹出波浪的形状。
   从那波浪的缝隙中漏进来星星点点的光,洒在地上床上,所有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谢谢你。」
  
   我看着他脸上金灿灿的笑,突然就酸了鼻子。
  
   「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搭档。」
  
   我开心地笑起来,兴奋地握住了他仍插着针管的手。
  
   「疼疼疼!」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哇,流血了!怎么办怎么办?按铃,什么铃?哇不管了,护士小姐,护士小姐,救命啊!」
  

冒事鬼


   「还说什么搭档,哪里的搭档会单独出任务的嘛。」
  
   我将沾了酒精的棉签狠狠地压在他擦破了皮的脸颊上,听到他吃痛的抽气声后,又心虚地将棉签拿开了。
  
   「对不起嘛,我不想让你参与太危险的事情啊。」
   「就是因为你不让我参与进去,还每次回来都一身伤,我才会被其他人叫做胆小鬼啦!我明明是个男子汉!还有,有危险的时候你不要总挡在我前面啦,我是飨灵诶,我的伤恢复得很快哦!只要,嗯,只要你让我吃很多肉,我受了伤也可以瞬间复活哦!」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会把冰箱里重新塞满肉的!」
  
   听了这话,我开心地冲着他咧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
  
   我的御侍其实不是什么让罪犯听了都闻风丧胆的大人物,他只是警视厅里的一个小小巡查,却总要毛遂自荐,主动参与到一些危险的任务当中。
  
   甚至连搭档都不带,就去追踪凶恶的罪犯。
   明明瘦得像颗豆芽菜。
  
   托他的福,我也成了巡查。
   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帮迷路的小孩找妈妈 ,救助爬到房顶上却下不来的小猫,扶老爷爷老奶奶过马路......
  
   这身制服真的!非常的!帅气!
  
   偶尔也会有抓小偷的工作,因为我跑得很快,所以是我最擅长的工作哦。
   虽然工作净是些琐碎杂活儿,但我还是对此感到自豪。
  
   毕竟,越是细碎的工作,越是说明了,我们的城镇十分安全、祥和。
  
   唯一让我有那么一点点不满的是——
   ——我明明想要更多地,能帮到御侍的忙。
   但却总是没有机会。
  
   他这个人冒冒失失的,总是把自己弄得一身伤。
   而且抓罪犯和抓小偷又不一样,他看不到被偷了东西的人感谢的笑容,只能听到罪犯被制服后那些难听的咒骂。
  
   可不知为什么,他偏偏从来都不带我一起出任务。
  
   我好想能为他分担一点啊……
   「所以,这次又抓到了什么样的坏人呢?」
   御侍听了我的问题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抬手挠挠后脑勺,发出一声憨笑。
  
   「嘿嘿,让他给跑了。」
   「啊?什么家伙这么厉害啊,居然能从你手底下逃跑?」
   「你这是在变相夸我很厉害嘛?」
   「你在说什么啊,你本来就很厉害嘛!」
  
   不知道为什么,正在喝水的御侍听了我的话,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谢谢你的夸奖,放心吧,我下次一定会抓到他!」
  
   御侍的声音依旧充满活力且信心满满,我知道他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便也放下心来,转身去把医疗箱收拾起来了。
  
   如果我当时能意识到他急于转换话题的不自然,能发现他藏在自信下的不安。
   或许一切,都将不一样。
  

倒霉鬼


   「猪排饭!」
   「在!」
   下意识地大声回应,我后知后觉地看向门口的方向,站在那里的是玉子烧,也是这里唯一一个不给我起外号的巡查,是我的好哥们儿。
   不过她平日总是沉着冷静,脸上没什么表情。
   不知怎得,今天竟看起来这么着急。
  
   「是不是小猫掉进河里了!还是小朋友的气球被挂在树枝上了?」
   「不,是......」
   她迟疑了,脸上现出令我不安的神色。
  
   「是你的御侍。」
   「他被人报复,身上中了两枪一刀。」
   「人已经被送去医院了,但还没脱离生命危险。」
   「猪排饭,等等!」
  
   我突然失去了听觉,从两耳一路贯穿至大脑喧闹的嗡鸣,仿佛就要震开我的脑壳。
   固执地挣脱玉子烧的阻拦,我就像匹挣脱了缰绳,受到惊吓而只顾狂奔的野马。
   御侍,御侍,御侍……
   我的脑子里全是那张,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挂着太阳般笑容的脸。
   我急不可耐地想再见到那让人安心的笑容。
   没事的,没事的。
  
   他一定会没事的。
  
   医院里依然是千篇一律的白。
   他躺在白色的房间里,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子。
   只露出一张惨白的脸。
   白得几乎要和周围融为一体,白得几乎快要透明。
  
   「真倒霉啊,这小子,居然被犯人的家人给盯上了。」
   「就是说啊,明明是犯人,接受制裁不是天经地义的嘛,居然来报复巡查。」
   「这世道还真是可怕啊......」
  
   我一时竟听不懂这些巡查在说什么。
   我明白刚穿了一双新鞋就不小心踩进水坑里是倒霉,刚买来的可丽饼却被路过的野猫叼了去也是倒霉。
  
   可......御侍他抓捕坏人,维护正义,却遭人报复。
   这......这怎么能叫倒霉呢?
  
   这分明是正义所不能容忍的犯罪。
  
   「受伤的是我的御侍,犯人关在哪里?我有话想问他。」
   被我问询的巡查看了我一眼,迟疑着没有回答我。
  
   「我是一名巡查,我申请调查此次平民袭击巡查的事件。」
  
   按照规矩递交申请后,警视厅很快便允许了我去探监。
   只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对方看上去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
  
   「你为什么要伤害御侍?」
   「御侍?」
   她想了一会儿,脸上疑惑的表情突然变得冷冰起来。
  
   「那家伙是你的御侍啊?呵,果然是一路货色一样的蠢。」
   「你说什么!」
   「如果你不蠢,就不会跑来这里问我这个蠢问题。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该死。」
   「不许你这么说!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是该死的!而且,御侍抓坏人,保护我们的城镇,为民除害,他怎么会该死?」
   「为民除害?」
   她嗤笑一声,眼里流露出淡淡的绝望。
  
   「他分明是为虎作伥。」
   「为,为老虎做什么?」
  
   「我哥,我哥他是无辜的!他明明是遭人利用,那个巡查,却不分青红皂白将他抓了去,我哥他,他连自己即将出世的孩子都看不到了!」
   「你骗人!警视厅,警视厅一定是查好了一切才让御侍去抓犯人的。」
   「警视厅?你就那么相信他们说的话吗?」
   「你......」
   「你走吧,我没什么要对你说的了。」
  
   少女说完便自顾自地躺倒在床上,无论我再问什么,都不肯出声。
   没有办法,我只能暂且离开。
  
   当时我还不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少女。
  

胆小鬼


   我离开了监狱,回到医院,隔着一层玻璃守着御侍。
   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听医生说,他很快就又可以活蹦乱跳地和我一起回家了。
   我盯着挂在高处的吊瓶,数着有多少滴冰凉的液体注入了御侍的血管里。
  
   仔细想来,少女的话其实无根无据,没有办法令人信服。
   而且她拒绝再和我谈话,这对调查没有任何益处。
   我只能暂且将此事放下。
  
   我相信警视厅会查明一切。
  
   在医院坐了一夜,御侍也没有醒来,而天一亮,我不得不回警视厅继续工作。
   警视厅不会因为一名巡查住院而有所改变。
   它依然坚定不移且有条不紊地运转着。
  
   「猪排饭,你的电话!」
   「诶?好!喂?啊,真的吗?!太好了,我现在就过去!」
  
   我拨开人群,冲出警视厅的大门,一刻不停。
   他醒了!
  
   我欣喜若狂,甚至已经开始想象要怎么教训那个总是胡来的家伙,要让他买多少肉来赔罪。
  
   我从未对自己的速度如此不满过,只拼命地催促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
   快点到御侍的身边去。
  
   可我没想到变化会这么快。
   我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契约消失了。
   和御侍的契约消失了。
   契约消失就说明......
  
   我吃惊地无法动作,无法有任何反应。
   也不知过去多久,直到额头的汗滴进眼睛里眼珠一阵刺痛,我这才回过神来,记起要继续奔跑。
   我眼前一片模糊,又失去了契约的指引,于是一路跌跌撞撞,掀翻了水果摊,又绊倒在台阶上。
   可我连揉一揉渗血的膝盖都来不及,站起身便继续向前奔跑,直到四肢麻木得失去了知觉,直到嗓子里漫出恶心的血腥味。
   我看到御侍躺在白色的房间里,从上到下,都与白色融为了一体。
  
   「真是个胆小鬼。」
   「就是说啊,做巡查的被人记恨不是家常便饭了嘛,居然因为这点小事就自杀。」
   「太丢人了,传出去不知道我们巡查会被说成什么样子哦。」
  
   我睁着一双酸涩的眼睛,转过头去看着那几个巡查。
  
   自杀?
   他那样的人,那样正直热血,为了正义不惜舍命的人。
   怎么可能会自杀?
  
   「你们说谎!」
   「什么?哪里来的小鬼?」
   「你们说谎,御侍是不可能自杀的!他那样每天都笑着工作的人,是不可能自杀的!而且我才不是什么小鬼!我是,我是......」
   「啊,是他的飨灵啊。」
   「失去了御侍,很痛苦吧,算了算了,我们不和你吵啦。」
  
   我看着那几个巡查离去的背影,余光里是御侍在白布下的模糊轮廓。
  
   我想起他在完成任务后,顶着一脸的鼻青脸肿,却仍骄傲地向我炫耀他所谓的英雄勋章的模样。
   我想起他顶着烈日出外勤后回来,满脸黑红地打开冰箱,却只找到了一堆生肉,朝我孩子气地耍赖的模样。
   我想起他的时候,回忆里的世界五彩缤纷,鲜活又生动,和现在相比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他不该是如此单一又无聊的颜色。
   那就由我,为他遗留下的这片空白,添上真实的色彩。
  
   「我才不是什么小鬼,我是正义的伙伴!」
   我是他最忠诚的搭档!
  
   医院里回响着我的声音,从远处紧跟出来声声窃笑,还有人从病房里探出头来,朝我好奇地打量。
   而我挺直了脊背,大步离开了医院。
  
   回到警视厅,我看着这里的白墙黑地,看着一律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制服的人们。
   这里依然黑白分明,正义凛然。
  
   我相信御侍,所以也会相信他所在的警视厅。
   我会继续在这里,代替御侍,坚守正义,寻找真相。
   我要亲自证明,御侍他绝非一个以自杀来逃避现实的胆小鬼。
  
   「猪排饭。」
   是玉子烧。
   「副厅长叫你去一下办公室。」
  

日式猪排饭


   巡查在审讯犯人的时候,往往会用自己的钱请犯人吃一碗猪排饭。
   尤其是在深夜,一份价格不菲的猪排饭会让犯人深受感动,于是把一切都交代清楚。
   所以猪排饭并非是警视厅对犯人也一视同仁给予他们温暖和善意的象征。
   只是巡查为了尽快破案的手段。
  
   日式猪排饭的御侍在听到这段话后,就下定决心,不会让他的飨灵晋升,不会让他成为他人的工具。
   日式猪排饭于他来说不仅仅是飨灵,更是不可或缺的搭档。
  
   更是一个......相信着正义,相信着真相,相信着一切都会是美好的家伙。
   不像自己……
   他不该那么早接触到那些......令人绝望的黑暗。
  
   等,有一天,他成长到了足以能够面对那些黑暗的时候!
   他就可以站到自己的身边,和自己,一同面对那些黑暗。
  
   一开始,猪排饭就像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学会了他身上所有,热情、开朗、正义的,所有闪闪发光的地方。
  
   他们发誓会守护彼此,守护更多人的笑容。
  
   只是现实远没有想象的那般美好。
   对于某些事情过度深入的调查,让他就此掉入了一个不曾想象过的深渊巨坑。
  
   但他不曾胆怯。
   探究真相,维护正义,是他的使命。
  
   只是没想到在接近真相之时,竟遭到了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的报复。
  
   青年并不记恨那名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少女。
   毕竟因为自己盲目地听从上级的指令,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所以遭到复仇并不是什么值得生气的事情。
  
   而在受伤之后……
   被那些人灭口,也并非什么很让人意外的事情。
  
   他躺在病床上,努力撑开眼皮,看着身边那个邪恶的男人。
  
   直面死亡,他既不怨恨,也不恐惧。
   他只想牢牢地记住这个人的样子。
  
   他知道。
   终会有人替他将其绳之以法。
  
   只是......
   猪排饭......
  
   我……努力想要让你看到所有的光明。
   但最终……还是阴差阳错地让你卷入了这场危险的阴谋里……
  
   青年这样想着,拼尽全力,抬起虚弱无力的手,然而,他还是只能看着那个男人不带一丝感情地扯断了维系着自己生命的,细细的管子。
  
   那天之后,猪排饭从警视厅副厅长的手中得到了一封信。
   一封来自自己御侍的信。
   一封来自自己最信任的战友的信。
  
   他也不知道,御侍是什么时候留下了这封信。
  
   只是,信中的御侍,一如既往地相信着光明,相信着这个世界的美好。
   他希望日式猪排饭能够继续坚持正义,继续……完成他没能完成的心愿。
  
   保护好这个城镇。
  
   日式猪排饭紧紧地握住了自己手中的信,他坚定地点了点头。
  
   警视厅就是正义的象征,并且现在,这里需要自己的力量。
  
   他的御侍曾经在这里,所以如今他也会留在这里。
  
   他会继续坚守在此,坚守其御侍为之死,而自己为之生的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