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桂花糕

阅读

  ·  

2021-10-14更新

  ·  

最新编辑:林久i

阅读:

  

更新日期:2021-10-14

  

最新编辑:林久i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林久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桂花糕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兰夜山鹊
  • 起舞弄清影
桂花糕初始皮肤.jpg

画师:

桂花糕满星皮肤.jpg

画师:

桂花糕换装.jpg

画师:

桂花糕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桂花糕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桂花糕头像.jpg 桂花糕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立花理香 安琪
专属堕神 头像-碎叉.png
碎叉
头像-断刀.png
断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薄荷菠萝.png薄荷菠萝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5 / 113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956 / 4166
Def icon.png 防御力 13 / 25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62 / 3344
Hp icon.png 生命值 403 / 738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853 / 7113
食物 桂花糕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8世纪
性格 温婉
身高 164cm
关系 喜欢: 黄山毛峰头像.jpg 黄山毛峰
信条
三更灯火五更鸡,君子当勤而自勉。唯行事碌碌者,方才言而不行,满口自谦。
简介
以糯米粉、糖和蜜桂花为原料的桂花糕,是历史悠久的传统甜品。其口味多变,又兼具生津化痰、健胃平肝的作用,使其更具价值,是一种老少咸宜的美食。
背景故事
性格正中平和,会对不好的事情直言不讳。坚持己见,有些固执,犹善诗词。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桂花糕-基础技.png
严加管教
(1级)桂花糕抬起手中的书卷,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60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提高5%,持续3秒。
(41级)桂花糕抬起手中的书卷,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780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提高5%,持续3秒。MAX
能量技
桂花糕-能量技.png
教书育人
(1级)桂花糕身前的桂花缓缓生长,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30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提高10%,持续5秒。
(41级)桂花糕身前的桂花缓缓生长,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4290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提高10%,持续5秒。MAX
连携技
桂花糕-连携技.png
超级教书育人
连携对象 黄山毛峰头像.jpg 黄山毛峰
(1级)桂花糕身前的桂花缓缓生长,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96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提高20%,持续5秒。
(41级)桂花糕身前的桂花缓缓生长,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5148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提高20%,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奴家见过大人,如有叨扰,还请见谅。
登录
欢迎回来,大人请用茶。
冰场
啊,好冷……
技能
尔等顽劣,奴家带师管教。
升星
业精于勤,荒于嬉。
疲劳中
大人,奴家倦了……
恢复中
奴家就在歇一小会。
出击编队
打打杀杀有辱斯文……
落败
让大人失望了……
通知
嘻~先生一笑而起,渺海阔而天高。
放置台词1
御侍大人?唔,好像不在,上次绣一半的鸳鸯放哪儿了呢?
放置台词2
唔……得给御侍大人多准备几本书来学习,不然被那个算卦的忽悠了都不知道。
触碰台词1
恳请大人规矩些,对女子这般随意太失礼了。
触碰台词2
算卦无罪,但凭巧嘴牟利,便可恶至极,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大人切记。
触碰台词3
吟诗作对?有这雅兴,大人不妨先把积累的杂务批完,再谈不迟。
誓约台词
诶?大人是在对我?奴……奴家呃……咳,君之所愿,吾之所望,妾伴君侧,亦步亦趋,不敢稍离,唯求青山不老,相携白首。
亲密台词1
还……还请大人规矩些,妾身……光……光天化日……嗯……
亲密台词2
妾身备了些茶水糕点,大人稍微休息一下吧。
亲密台词3
大人的怀抱好温暖,妾身今夜还想依偎着您说些诗词风月。
放置台词3
大人的服饰穿搭的实在是太糟糕了,下次我来为他选衣吧。
胜利台词
文韬武略,不巧奴家兼而有之。
失败台词
唉……心有余而力不足。
喂食台词
奴家谢过大人。
换装独白
兰夜山鹊 如若两心通,便无谓别离。何惧相隔山海,错差年岁,只要想起,即在一起。
起舞弄清影 明月几时有,大人,秋宵易逝,莫误了赏月折桂的好时机。秋风萧瑟,河水败凉,可别忘了披件衣裳。

故事

无言的伤痛


   「怎么,桂花糕,在看书呢?」
  熟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身回望。
  
  那是一位穿着华丽的妇人,面容姣好。
  
  一双惑人眼眸的深处,藏着与平日一般无二的厌恶。
  
  对我的厌恶。
  
  她用手覆着嘴巴,声音温婉。
  
  任谁看了也不会想到,这样温柔姿态下,曾吐露过怎样刺耳难听的讽话。
  
  我站直起身,面朝妇人施了一礼。
  
  「桂花糕,别看书了,看看你的御侍大人,难道你就不心疼他吗?」
  还不待我说些什么,妇人便露出了担忧难过的表情。
  
  「家里的笔墨快用完了,不赶紧添置的话,你的御侍大人又没法读书了。」
  
  说罢,妇人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御侍大人,轻叹一口气。
  
  「他可不像你,没法读书的话,今年又得......」
  
  「明白了,奴家这就去买,夫人不必担忧。」没等她说完,我便自顾自地接上了话。
  
  我知道她想做什么,她只是不想看见我而已。
  
  望了一眼表情唯诺的御侍大人,内心不自觉地涌出几分失望。
  
  还有些许麻木。
  
  再次对着两人施了一礼,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庭院。
  
  跨离门槛,隐约还能听见身后传来妇人的几声抱怨,以及御侍大人奉承般的应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袖中握着书卷的右手紧了紧,我小声地嘟囔着。
  


陌生的熟人


  漫无目的地走在市坊的街道上,熟识的街景在眼底一一掠过。
  
  有那么一刹,我仿佛看到了许多曾经。
  
  书屋门前我和御侍大人满心喜悦地交换各自挑选的书籍。
  
  饰品铺里御侍大人为我戴上了一支连花簪子,嘴里说着桂花糕你戴上真好看。
  
  ......
  
  下一秒,喧嚷的人声又将我从回忆中唤醒。
   理智在不断挺醒我,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怀揣着不知该说是遗憾,还是难过的心情,我来到了一间售卖文房四宝的铺子面前。
  
  老板见了,热情地出门相迎。
  
  叹了口气,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
  
  其实家里并不缺少笔墨,但就像我最初说的那样,夫人只是不想看到我在家呆着。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重复,不是出来买些小件,就是去给佣人帮把手。
  
  如果只是帮忙干些活计,倒也无妨。
  
  但夫人的双眼总会不加掩饰地流露出对我的厌恶,这点让我十分难受。
  
  真是让人讨厌的眼光啊。
  
  自从御侍大人入赘到夫人家就变成这样了。
  
  喔......对了,还不能说是入赘,文书上写的是嫁娶......入赘之人是没法考取功名的。
  
  思绪越飘越远。
  
  远到就连自己也不知在思索着什么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撞击让我驀地清醒。
  
  我走路恍神撞到别人怀里了!
  



  男子温热的气息迎面而来,我的脸颊开始变热发烫。
  
  慌忙地把人推开,我蹬蹬蹬地朝后连退几步,头也不敢抬地拱手道歉。
  
  「对......对不起,奴家并非有意......」
  
  口齿不清地把话说完,我就这样低垂着脑袋过了半响。
  
  然而让我意外的,面前的人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仍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小心地抬起头,看到了一位身穿道袍,气质温和儒雅的青年。
  
  还有青年那一张愣怔的脸。
  
  他就这么獃獃地注视着我,好半天后才讷讷开口。
  
  「桂......花糕?」
  
  「欸?」
  


算卦


  「所以,你为何知道奴家的名字?」端坐在木桌前,我蹙起眉头望着眼前细嚼慢咽的青年。
  
  方才在店铺里撞着他以后,青年便以赔罪为由,让我请他吃顿饭。
  
  前因后果一目了然,除却他一口喊出我名字外,整件事情上不存在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不知为何,此刻我的内心在不断生出违和和熟识的感觉,直觉告诉我眼前的家伙绝不只是知道我名字那么简单。
  
  以至于本是理亏一方的我,语气却带上了些许不客气。
  
  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赶忙清了清嗓子,摆正仪态。
  
  不论如何,是我对不起人家,不能因为那些有的没的想法而对人不敬。
  
  「奴......家?」青年吃饭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看向我,犹疑道。
  「方才我就想问了,桂花糕你自称奴家?」
  
  「有......有什么问题吗?」我不自觉地再次蹙起眉头,认真地思索了一下青年话里的意味。
  
  「我还以为你会自称姐姐,」青年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比如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怎......怎么可能这么说话。」恼羞的情绪涌上脑门,我下意识拿起手里的书卷拍了拍桌。
  
  「那也太过失礼了。」
  
  不知为何,听了我的话,眼前的青年陡然间嗤笑出声。
  
  「哈哈哈哈......」
  
  「失礼......哈哈哈哈!」
  
  还不待我生气,青年便如同戏剧变脸一般,瞬间止住笑意,一本正经地望向我。
  
  「我叫黄山毛峰,是太云观的一名云游道士,主修卦算。」
  
  「前些日子我夜观天象,算出今日必有非凡际遇。」
  
  「现在看来,你便是我的那个有缘人。」
  
  说着,黄山毛峰一甩拂尘,左手化掌行礼,右手夹着几枚铜币递到我的跟前,轻声道。
  
  「就让贫道为你算上一卦,如何?」
  
  「哈???」
  
  「你这人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奴家不明白。」 我小心地往后侧了侧身子。
  
  似是看穿了我心中所想,黄山毛峰温和地笑了一笑,铜钱洒在桌上,紧接着开口道。
  
  「你近年霉运连连?」
  
  「不止你,你的御侍大人也时运不济?」
  
  「......」
  
  紧接着黄山毛峰又絮絮叨叨地对我说了一堆,起初还想他不会是个满口胡话的江湖骗子,后来却渐渐惊讶于他所述内容的准确性。
  
  「你......真的会算卦?」我仍旧有些犹疑。
  
  黄山毛峰见状屈指一弹,一枚铜钱落入了我的掌心,翻开一看,上面刻着功名二字。
  
  「这是问题的症结,是也不是?」
  
  看着铜钱,我一时间怔在原地,讷讷地张着嘴。
  
  黄山毛峰说的没错,一切的根源,都在功名上。
  


莫名的交易


  早些年前,御侍大人的身旁只有我一人。
  
  为了考取功名,御侍大人孜孜不倦地刻苦学习着。
  
  而我作为陪读,则伴着他一起度过了每一个灯火下,书卷中的日夜。
  
  我们互相扶持,共同成长,日子过得悠哉快意。
  
  然而好景不长,一连过了数年,御侍大人也没有成功中举,于是生活渐渐变了味道。
  
  我们之间不再有欢声笑语,不再有交心的谈论,惟有剩下无边的沉默。
  
  我曾试图改变这种状况,然而终究抵不过现实的惨淡。
  
  最终,御侍大人选择了我想都没想过的一条路。
  
  他与城中商业大族之女成婚了。
  
  名义上是嫁娶,然而所有人都将其耻笑为入赘。
  
  面对这些流言蜚语,御侍大人尽数咬牙承担了下来,只为了他当初的愿望。
  
  可造化弄人,那一年,国家开始查出商人行贿舞弊之事,御侍大人又落榜了。
  
  于是我与御侍大人在家中本就低下的地位变得更加卑微。
  
  而将我与御侍大人同甘共苦的牵绊理解成连理之情的夫人,对我的态度也越发地恶劣。
  




  压抑已久的情绪开了口,便如洪水下山般再也止不住了。
  
  我将过往缓缓道来,不知不觉,说了一个下午。
  
  语毕,我从以往的情绪中抽出身,这才惊觉时间的流逝。
  
  我刚想就此对黄山毛峰出声道歉,却又一次看到了他愣怔的脸。
  
  「你......没事吧?」
  
  黄山毛峰这才回过神来,望着我的眼眸越发温柔。
  
  也越发地让我生出熟识的感觉。
  
  紧接着,他拨弄了一下铜钱,露出斟酌的神态,而后道。
  
  「你的问题,很好解决。」
  
  「只需要你离开他就够了。」
  
  「你先别急,我只是告诉你解决的方法,并不需要你马上执行。」
  
  「只要你答应我,今年若是你的御侍大人考中了,还是状元,你便依照誓言离开便是。」
  
  如果放在从前,听了这番话,我一定会对这番建议不屑一顾。
  
  然而这么多年来,时过境迁。
  
  我和御侍大人的之间的感情,已随着接连不断的坎坷而日渐疏远。
  
  事实摆在眼前,不管我承不承认,它都证明了我并没有能够帮助御侍大人解决问题的能力。
  
  脑海中蓦然浮现出很久以前,御侍大人的笑脸。
  
  那......信一次荒诞无稽的建议......又有何妨呢?
  
  只要能遂了他愿。
  
  「桂花糕,我跟你说哦,我一定,一定会考取功名,委任一方父母官,让你过上好的生活。」
  
  笑脸转瞬即逝,变成了一张唯诺懦弱的脸。
  
  我闭上了眼,轻声回道。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奴家应许你的要求。」
  



  半年后,我站在张灯结彩的家门口前,不住回望。
  
  手边是帮我提着行李的黄山毛峰,身后是远远对我招手的御侍大人。
  
  「都交代完了吗?」黄山毛峰温和地问道。
  
  「......嗯,说完了。」我顿了顿,轻声道。
  
  「他的愿望满足了,我也会做到当初答应你的。」
  


桂花糕


   安义国,缇尔拉大陆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国。

  这个国家近期刚举办完全国性质,独立的科举,现在正是阅卷时间。

  两位上了年纪的考官正在房间里仔细地一张张批阅收上来的考卷。

  「话说上头交代的,是这个张霖吧?我怎么感觉他考六年了。」

  其中一位老者像是发现了什么,把手中的试卷抽了出来,递到同伴面前。

  「对,是他没错,我认得他的文风,人文策论还是做的不错的。」

  同伴扶了扶眼镜,前后翻了翻卷子,肯定道。

  「上面的意思是?」

  「状元给他。」

  「唉,这些走门路的,可真是……」老者叹了口气,摇晃着脑袋,絮絮叨叨道。

  像他这样的老学究,肯定是相当讨厌这种事情的,不过这么多年阅卷官下来,也习惯了。

  「倒也不能这么说。」而他的同伴则是抚了抚胡须,轻叹道。「张霖这人,虽说状元稍显不及,但前三总归是有的。」

  「加上前五年,上面对他的叮嘱也不尽公平,他还能坚持到现在,也殊为不易。」

  「你一说这个我就想起来了,」老者露出恍然的神情,而后很快地变成了疑惑。「为什么前五年上面都不给他名次?哪怕是个最低等的功名?」

  「这都是他飨灵惹的祸啊。」同伴像是知道什么陈年往事,压低了声音。「你还记不记得四十年前,同盟国楚江发生的叛乱啊。」

  「噢!你是说他的飨灵是桂花糕啊……」老人惊讶。「可当时桂花糕不是死了吗?」

  「飨灵这种东西,谁知道呢。」同伴摇了摇头,不想再谈。

  「那这次让上面退步的是……」老者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黄山毛峰那个杀祸还活着吗?」

  「嘘……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