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酒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梅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梅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梅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梅酒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梅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梅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梅酒头像.jpg 梅酒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冈本理绘 V17-十四
专属堕神 头像-暴食.png
暴食
头像-碎叉.png
碎叉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凉拌菜.png凉拌菜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3 / 58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62 / 1822
Def icon.png 防御力 26 / 59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23 / 3063
Hp icon.png 生命值 511 / 936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32 / 2632
食物 梅酒
类型 酒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约公元2世纪
性格 温婉娴静
身高 155cm
关系 喜欢: 纳豆头像.jpg 纳豆
信条
做想做的事、去想去的地方,虽然对我来说有些困难,这就是我所寻求的自由。
简介
据说古时的人认为梅子皱缩不是好兆头,加上医疗和卫生管理条件不发达,梅干常有不能吃的情况,所以梅酒就作为一种储存梅子的手段被推广开来。梅酒的原料——梅子原是由中国的长江流域传到日本,据史书记载,梅子作为江户时代的食物和家用药,在当时的日本农家广为种植。农家将短期吃不完的梅子加工成梅干和梅酒用以保存。如今,梅酒已成了日本最流行的酒类之一,其品目繁多令人称奇。从梅酒的酿造酒类分,梅酒可以分成烧酒类、日本酒类、白兰地类、泡盛类和甜料酒类等;从口感分,又可分为甜味酒、酸味酒、辛辣酒、余韵回味酒等。
背景故事
看起来十分娴静的女孩,对人对事都很热情。而因为担心自己的热情会让别人感到不适,一般的对话总是建立在试探性提问的基础上。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梅酒-基础技.png
甘酸露
(1级)梅酒用瓶中甘甜微酸的酒液进行治疗,为自己套上一层护盾,可吸收59点伤害,持续3秒,并每秒恢复自身35点生命值,持续3秒。
(41级)梅酒用瓶中甘甜微酸的酒液进行治疗,为自己套上一层护盾,可吸收767点伤害,持续3秒,并每秒恢复自身455点生命值,持续3秒。MAX
能量技
梅酒-能量技.png
青梅护
(1级)梅酒打开酒瓶的瓶盖,以灵力驱使瓶中的梅子,恢复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友方单位208点生命值并使其下4次普攻附加57伤害。
(41级)梅酒打开酒瓶的瓶盖,以灵力驱使瓶中的梅子,恢复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友方单位2704点生命值并使其下4次普攻附加741伤害。MAX
连携技
梅酒-连携技.png
超级青梅护
连携对象 纳豆头像.jpg 纳豆
(1级)梅酒打开酒瓶的瓶盖,以灵力驱使瓶中的梅子,恢复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友方单位250点生命值并使其下4次普攻附加68伤害。
(41级)梅酒打开酒瓶的瓶盖,以灵力驱使瓶中的梅子,恢复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友方单位3250点生命值并使其下4次普攻附加884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这份甘甜醇厚的口感,不知合不合您的口味?
登录
御侍大人,欢迎回来......那个,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吗?
冰场
不知道为什么,冷静下来之后,精神状态也变好了。
技能
请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升星
这样就会变强吗?总觉得是......很新鲜的感觉。
疲劳中
也许......我应该休息一下。
恢复中
如果有要紧事的话,我马上就去。
出击编队
请期待好的结果吧。
落败
这烧灼的感觉,果然不行......
通知
饭好了,那个......您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口味吗?
放置台词1
御侍大人,您在做什么?
放置台词2
黄酒先生看起来好伟岸......要怎么锻炼才能像他那样呢?
触碰台词1
这个宽广的世界很值得探索一下......您不觉得吗?
触碰台词2
如果有什么不足之处,请一定要告诉我。
触碰台词3
梅花虽然不结梅子,但苦寒之中也能绽放的坚毅,恰恰是我最喜欢的特点。
誓约台词
这是,名为感情的里程碑吗?虽然一起走过了那么长的路,但我想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御侍大人,从今以后也教会我更多的事物吧。
亲密台词1
恋情的味道,果然也是这样吗?
亲密台词2
您好像很疲惫的样子,需要休息吗?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向梅酒索取太多的话,对身体可不好哦。
放置台词3
嗯..................这么一直发呆也不行,找点事做吧。
胜利台词
这样的胜利,应该是越多越好的。
失败台词
实在是,难以启齿的结果......
喂食台词
谢、谢谢......居然送我这么好的礼物......您是不是也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故事

容身之地


  不远处的小屋里闪烁着微弱的灯光。

  天色已晚,横竖也是不能再往前走了。这么想着,我向着小屋的方向走去。

  我靠着外墙在窗边坐了下来。

  今晚天气很好,正值碧空时节,连夜晚的天空都是晴朗的。

  繁星缀在夜幕之上,湿润的风略带凉意地掠过树叶,带起一片沙沙的轻响。

  有人烟的地方会让我比较安心,只希望我不会因此打扰到屋里的人。

  而就在我刚想闭上眼休息的时候,原本半掩着的窗户却唰地一下打开了。

  僧侣模样的少年与我四目相对

  「那、那个,对不起!......我现在就离开。」

  我连忙捡起自己的包裹起身打算离开,少年却叫住了我。

  「如果需要的话,请进屋吧,夜风还是有些凉的。」

  「欸,可以吗.....?」

  「这里原本就是个废弃的旧屋,我也只是借住一晚罢了。」

  我放下心来,从正门走进小屋。

  这似乎是哪个猎人空置已久的屋子,只有靠近南侧的地面上铺着一张脏兮兮的动物皮毛做地毯,连一张床铺都没有。

  脚下的地面有些凹凸不平,墙壁也泛黄得厉害,屋顶上更是破了个脸盆大的窟窿。

  好在还算没有什么奇怪的气味,又比野外暖和些,也难怪那少年会选择在这儿落脚休息了。

  这也将成为我今晚的容身之地。

  房间中央有一盏油灯,烛光忽明忽暗。少年坐在灯边,正用笔写着什么。

  我在少年对面坐了下来。

  「啊,抱歉...……如果点着灯会影响你休息的话,我再过一会儿就熄灭它。」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视线,少年放下笔,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

  「不不,没这回事......」

  我连忙摆手。

  「只是有些好奇你在写什么。」

  「我在写,今天发生的事情。」

  「是日记吗?」

  我想起我的料理御侍——阿承。他小时候也有写过这样的东西。

  「很类似,我喜欢把看到的听到的一切全都记录下来......啊,对了!」

  少年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一般坐直了身体。

  「我叫纳豆,是个飨灵,现在正四处游历......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听听你的故事?」


  「我的故事......吗?」

往昔之事


  我这些年的故事几乎都是围绕着阿承展开的,而要说起阿承,故事就会变得有些长了。

  他作为唯一的继承人,自出生以来就被赋予了振兴道场的使命。

  但他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主厨,也确实在制作料理上有过人的天赋。

  不巧的是,他是独生子,唯一也是最后的继承人。

  除了留在这里他别无选择。

  而就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身为独生子的阿承却将我召唤了出来。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对于继承道场的反抗之情,我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这样的反抗也成了徒劳。

  在使命的强压之下,十四岁的阿承一气之下,独自离开了道场。

  等我再找到他的时候,他遭遇了堕神的袭击,右手受了伤,鲜血染红了半边衣服。

  堕神注意到我的存在,立刻向这边扑过来。同时,阿承也看到了我。

  他把木棍扔到堕神身上。

  一见没有奏效,只好挣扎着抓住它的尾巴,似乎想要通过拖住它来保护我。

  为什么?我心中产生了疑问,但时间并不允许我细想。

  应该由我来保护阿承才对!

  ——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且不说人类根本不是堕神的对手,阿承平时不愿意练习剑术,战斗时手忙脚乱的。

  他也不愿意退开,在我身边反而有些碍事。

  而我光是躲避这只堕神的攻击就已经费劲了力气。

  我不是它的对手。我绝望地想道。

  眼看着我们就要落入堕神之口,一柄长刀却破空而来刺穿了它的头颅。

  「哼,不堪一击。」

  英姿飒爽的棕发青年从我们面前横穿而过,在一旁的草垛里捡起了他的爱刀。

  他是黄酒,当时正与酒酿——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一起,寻找她的御侍大人。

  在途径樱之岛时偶然路过,顺手救下了我们。

  黄酒和酒酿离去后,我浑身都脱了力,跪坐在草地上。

  千钧一发。

  如果他们来得再晚一些,我和阿承恐怕就要在这里命丧黄泉了。

应去之处


  「那......后来呢?」

  讲到这里,我突然沉默了一会儿。

  或许是不太理解故事在这边夏然而止的原因,纳豆看起来有些困惑。

  但接下来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对于阿承来说,都是十分重大的转折。

  我深吸一口气。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说话了,我非常想把这些事情说完。

  尽管在黄酒的帮助下有幸捡回性命,阿承的伤势仍然很重,所以我背着他去了医馆。

  「断了。」

  大夫给出了简短而笃定的回答

  「那......那能接好吗?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我、我能做些什么呢?」

  我有些着急。右手对于阿承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东西。

  不管是道场的练习还是制作料理,都要依靠右手来完成那些细微的操作。

  「治是能治.......」

  他吐出了我最不愿听到的话。

  「只是恢复好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灵活了。」

  我浑身僵硬地看向阿承。这相当于在对他说「你能前进的路都已经被斩断了」。

  而阿承的表情却没有那么沉重。

  他的语气像是在描述今天的天气一般平静。

  「我明白了。」

  他说。

  直到很久以后——

  大约是阿承以自己独创的流派振兴了道场,成为颇有名气的剑术老师那年。

  我再问起这件事时,鬓角染上霜色的他只是淡淡地说道。

  「在遇见梅酒之前,我曾经随着表亲去过一次格瑞洛。在那里吃到的料理,全都是在樱之岛闻所未闻的。」

  「当年还是无知少年的我就这样开始憧憬广阔的世界,也暗下决心要去见识各地的料理。」

  「我认定自己是有才能的,也对此非常执着......如今的结果——」

  「虽然有遗憾,却也不算太坏。」

  「人要得到什么的时候,总是会付出一些代价。」

  「我失去了能够握剑的右手,却因此,现在站在这里。」

  「我生在这样的家庭,不得不放弃了自己早年的梦想,却得以与梅酒相遇。」

  「在几乎直面死亡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了这些」

  「......梅酒,你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吗?」

  去哪里?

  我不明白,我只想留在阿承身边。

  当时的我非常想这样回答,但最终还是沉默着。

  直到半个月前,阿承去世了。

  按照他的遗嘱,我妥善地打点好一切事宜,把道场交给了他最得意的弟子。

  我和他之间的契约就在这一刻宣告结束。

  一个人静静看着热闹的道场时,我突然有些理解阿承所说的话了。

  人要得到什么的时候,总是会付出一些代价。

  我失去了阿承,却得到了阿承所没能拥有的东西。

  我应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而不是被什么天生的使命所束缚。

  我猜想他应该是这个意思。

  所以我独自出发。

  我要去阿承憧憬过的地方看看,我对这些从未见闻过的区域充满了好奇,想去踏足这广阔的世界。

  没错,我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留恋之所


  「这就是,梅酒现在在这里的原因吗?」

  看着纳豆认真记录的样子,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是、是的。擅自就做下这样的决定,我会不会太狂妄了......?」

  「自然不会。你做的事倒是和我有几分相似。」

  他摇摇头。

  「梅酒现在是要去耀之洲吗?」

  「没错。但在那之前,我还想再看看樱之岛的风景。这就是我徒步旅行的原因。」

  「这样的话......」

  纳豆拿了一张纸,提笔画着什么,像是地图。

  他在角落写了一行小字,对着自己的作品点点头,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而后把那张纸递给我。

  「向你推荐一个好去处吧。」

  「红叶......小馆?」

  纳豆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本册子,似乎在纸页中翻找着什么。

  「啊,有了。你看。」

  我接过册子,不出意料,是一篇游记。

  或许是因为从纳豆的眼神中读出了期待,我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了起来。

  「虽说名字叫红叶小馆,夏天时的庭院也值得一看。」

  他笃定地说。


  红叶小馆。


  我在那里停留了三天,那是漫长旅途的第一站,也是令我印象最深的地方。

  多年以后,尽管已经见过各地形形色色的风景。

  那一处树影摇曳中的宁静、宁静中有些喧闹的身影们都始终留在我的脑海里。

  味增汤和天妇罗吵吵闹闹地拿来了酒,寿喜锅在不远处的树下小酌,梅子茶泡饭笑眯眯地寻找着谁的行踪。

  「我说,你叫梅酒对吧。」

  乌冬面揽过望着这一片热闹出神的我。

  「听说是纳豆让你来这儿的?」

  「是的。纳豆给了我这张地图。」

  我拿出了纳豆给我的纸片。

  它被我小心保存着,即使是经过了数日仍然没有一点皱痕。

  「地图?也亏他画的抽象画能被你看懂了。不过这张纸背面好像写了点什么......」

  乌冬面盯着纸片的背面疑惑道。

  「呃?」我把纸片转了过来,这才发现它其实是一封邀请函。

  「记录者的......茶会?」


梅酒


  一直以来,梅酒都将自己关在各种各样的枷锁里。

  她小心翼翼地对待着每一个人,担心他们因为自己而感到不快。

  这种对自己没什么自信,却又能很快地找到别人的闪光点的性格,一直将她锁在无尽的报恩之中。

  在飨灵走进平凡人生活里的时代,人类被飨灵们保护着,自己锻炼武艺的必要性就越来越小了。

  也是因此,阿承家的道场越来越冷清。

  换句话来说,这道场正是因为有飨灵的存在而逐渐走向没落。

  所以,她以为像自己这样的飨灵是不应当出现在阿承身边的,也早就做好了被赶走的准备。

  阿承的家人却温柔地接纳了梅酒,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精心呵护着。

  尽管想要报答这一切,梅酒却始终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来表达她的感谢。

  这份无力感累积起来竟也变得无比沉重。

  换做以前,梅酒会宣誓永远的忠诚来回报,但这一次,阿承让她离开了。

  此时此刻梅酒第一次接触到了名为自由的东西,于是她踏上旅途,成为了「记录者」的一员

  自由对于阿承来说,意味着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说出自己内心的声音。

  这是他无法做到的,所以这一切都托付给了梅酒。

  ——但对她而言这些仍然是难以理解的。

  可能她的内心并没有渴望这样的东西。

  她这段漫长的旅行或许也只是为了完成御侍的夙愿。

  所以来到耀之洲时她还是在山水中搜寻着黄酒和酒酿的身影。

  所以即便见识过千山万水她还是留恋着红叶小馆的风景与人情。

  她在寻找的是新的枷锁,亦或只是一个容身之地?

  梅酒自己也不太明白,但在遇到未来的某一位御侍时,她才会意识到.....

  即使是不善于表达愿望的自己,在内心的某个角落,也许已经悄悄地有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