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梳芙厘

阅读

  ·  

2022-05-22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22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梳芙厘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梳芙厘初始皮肤.jpg

画师:

梳芙厘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梳芙厘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梳芙厘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梳芙厘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梳芙厘头像.jpg 梳芙厘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冈本信彦 叶清
专属堕神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头像-海兔.png
海兔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奶油蘑菇意面.png奶油蘑菇意面
实装日期 2019年08月02日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8 / 410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023 / 4718
Def icon.png 防御力 18 / 42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85 / 3116
Hp icon.png 生命值 600 / 1157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56 / 4406
食物 梳芙厘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18世纪
性格 双重人格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欧培拉头像.jpg 欧培拉
信条
你愿意陪在我身边吗?那就变成我的人偶吧。
简介
质感蓬松的梳芙厘虽然做法简单,却是最考验厨师功力的甜点之一。正如追求骄奢的贵族,在他们膨胀的容貌下,是虚无的内心,不需要任何外力,都可能随时坍塌。
背景故事
表面上是一个很在意时间,凡事都会想得很复杂而变得优柔寡断,懦弱自卑的性格,认为自己毫无作用,甚至自己的存在也无关紧要,于是整日都和自己的人偶作伴;但实际上还有一个内在人格,轻浮又容易自我膨胀,控制欲强,这是出于他认为快乐是稍纵即逝的东西而产生出的完全崇尚享乐的贪婪性格,喜欢华美的事物。两个人格切换的契机是他喜欢的人偶掉在了地上或者被弄脏。实际上当表面人格受到巨大刺激或是想要逃避的时候,内在人格也会出现。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梳芙厘-基础技.png
细语
(1级)梳芙厘轻轻安抚着人偶莉莉娅,随后操纵人偶进行攻击,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95点伤害,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
(41级)梳芙厘轻轻安抚着人偶莉莉娅,随后操纵人偶进行攻击,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235点伤害,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MAX
能量技
梳芙厘-能量技.png
迷失时界
(1级)梳芙厘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变得害怕焦躁后操纵人偶进行攻击,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465点伤害。当敌方单位当前生命值小于等于25%时,目标直接死亡。
(41级)梳芙厘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变得害怕焦躁后操纵人偶进行攻击,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6045点伤害。当敌方单位当前生命值小于等于25%时,目标直接死亡。MAX
连携技
梳芙厘-连携技.png
暗欲时界
连携对象 欧培拉头像.jpg 欧培拉
(1级)梳芙厘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变得害怕焦躁后操纵人偶进行攻击,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558点伤害。当敌方单位当前生命值小于等于30%时,目标直接死亡。
(41级)梳芙厘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变得害怕焦躁后操纵人偶进行攻击,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7254点伤害。当敌方单位当前生命值小于等于30%时,目标直接死亡。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あの…スフレと申します。その…どうか、わたくしのことはお気になさらず…わたくしなどとお話だなんて、御侍様の大事なお時間がもったいないです…
那个…御侍大人,我…是梳芙厘,唔...请您不要在意我,要是和我聊天浪费了您宝贵时间,就不好了。
登录
今はタイミングがよくないかな? うん、そうだね、後でご挨拶しよう… えっ? あ、いえ、リリアとおしゃべりしていました…あ、リリアとはいつもわたくしの話を笑って聞いてくれる、優しい子です。
我是不是出现的不是时候呢?…本来,我正在和莉莉娅聊天...咦?您问我…莉莉娅是谁?莉莉娅是个温柔的孩子…总是会笑着听我说话…
冰场
御侍様…ここ、なんだか、危ない気配がします…わたくし…帰ってもよろしいですか?
那个…御侍大人,这里,看上去很危险的样子…我…可以回去吗?
技能
俺と一緒に堕ちてこうぜぇっ!
与我一起,变得更加堕落吧!
升星
ずっと、存在理由が欲しかったのです。御侍様がそれを与えてくださいました。
一直以来,我都想要一个存在的理由,而这恰好是御侍大人您给予我的。
疲劳中
御侍様、リリアたちと休憩したいのですが…よろしいでしょうか…?
御侍大人,我想带着莉莉娅她们去休息一下…可以吗?
恢复中
あ…御侍様、ずっとここにいたのですか…? リリアと一緒にいたので、気づきませんでした…。
您…您一直在这里吗?我…刚刚在和莉莉娅一起,没,没有注意到…
出击编队
クククッ…面白いことになる予感がするぜ。
我有预感这会变得很有趣呢,呵呵…
落败
短い…快楽だった…
真是短暂的…快乐啊...
通知
御侍様…お手伝い、しましょうか…?い、いえ。なんでも、ありません…
御侍大人,时间已经到了…需要我…帮您吗…嗯,没什么…
放置台词1
おい、御侍。いまお前は何を欲している? なぜ俺の目にはお前の欲望がなにも見えないんだ?
我说,御侍,现在的你想要追寻的是什么呢?为什么我这双浑浊的眼中,完全看不到你作为人类的欲望呢?
放置台词2
御侍様も、ティーナとオペラくんが似てると思いませんか…? …そうですね、オペラくんは…人形のように美しい…。
御侍大人……您觉得缇娜和欧培拉很像吗?…嗯,是啊,欧培拉…他就像人偶一样美丽呢…
触碰台词1
わたくしは…ずっと怖かったのです。取りこぼしてきた時間、未知の出来事、隠された真実…何もかもが怖かった。そして何より、わたくし自身が…おそろしいのです…
我啊…一直以来都很害怕,害怕错过的时间,害怕未知的事情,害怕隐藏的真相…无论何时,我比任何人都要…害怕…我自己…
触碰台词2
快楽はいずれ消え逝く幻に過ぎない。だから大事にしないと、何の意味もない命になっちまう。そんなの、死んだほうがマシだと思わないか? 俺の美しいリリア。
快乐是稍纵即逝的幻觉,如果不好好珍惜的话,拥有生命就毫无意义了啊~……那样的话,还不如…去死呢…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我美丽的莉莉娅…
触碰台词3
(表人格)あ、御侍様、ご、ごめんなさい…。急いでいたので。わざとではありません……(裏人格)…おいテメエ、俺のリリアを汚(よご)したな?
啊,对,对不起,我赶时间,不是故意的……啧,是你弄脏了我的莉莉娅吗?
誓约台词
(表人格)こんな、なにもできないわたくしでも、い、いいで、しょうか…。わたくし…うぅっ…(裏人格)ハッ! やっぱり俺になったか! つまり、お前の弱点を知り尽くした俺と、俺の理解者であるお前は、共に罪を背負い続ける宿命ってわけだ…フフフッ、ならば共犯者になってやるか!
即便是,什么都做不成的我,也,可以吗…我…唔…呵,果然最后又是我啊~那么知道你所有弱点的我,和了解我内心黑暗的你,是要为彼此承担罪恶吗?呵呵,那就一起成为共犯吧!
亲密台词1
(表人格)あの…御侍様、そろそろ…あの…あ、あぁ、あ…(裏人格)…ったく、鬱陶しいな。弱虫が。声が小せえんだよ。こんなふうに、お前を抱き寄せればいいだけだ… だろ? 御侍…
那个…御侍,可以离开这…那个啊…御侍……啊~啊~真是没用啊。连真心都无法说出的胆小鬼…明明只要像这样将你拉回来不就可以…你说对吧?御侍~
亲密台词2
わたくしから見た御侍様は…いつも輝いています…けれどわたくしは無力で、何もして差し上げられません…それでも、わたくしは見てみたいのです。御侍様の光が、どのように世界を照らすのかを…
我眼中的御侍…总是那样的耀眼……而我却没有什么能力,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但……我还是想看看,御侍你的光芒会照亮怎样的一个世界……
亲密台词3
俺に会うためにわざとリリアを汚したな?あぁん?違うのか?…それは残念。俺はこんなに、お前に会いたかったのに…
你难道不是为了见我才故意弄脏了莉莉娅吗?啊~啊~是么?不是这样的啊~那还真是遗憾啊,明明我是,这么想要来见你……
放置台词3
あの弱虫め、まだ俺の存在を受け入れない。俺は、あいつなのに…
那个胆小鬼啊,一直不愿意接受我的存在,明明我就是他啊……
胜利台词
言ったろ?俺に任せてりゃいいってよ!
我说了,把一切交给我就可以了。
失败台词
俺自身のくせに俺の言うことを聞かねぇとはな… 許せねぇ…
脱离我的掌控这件事,就算是我自己,也绝不允许…
喂食台词
リリア、ご覧。御侍様が、わざわざわたくしたちのためにご用意くださった料理ですよ…
莉莉娅,你看,这是御侍大人为我们准备的食物呢…


故事

亲爱的人偶


  「把头发挽起来吧,子爵会喜欢的哦~」
  「我并不需要这样的喜欢。」
  「说什么呢,小姐,您现在可是子爵的孩子啊。」

  我站在这位「小姐」的背后,在她耳畔轻声低语着,眼睛却看着梳妆镜里映出的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我们最初是为了什么才到这里来的呢?」

  是啊,「小姐」本该和我一样,是被送来这里作为管家进行培养的。

  「明明还有一堆替代品不是么?」
  「小姐,您才是子爵最爱的孩子。」
  「你这么认为,是因为我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被他抛弃吗?」
  听着这句话,我没能继续说下去。

  「抛弃」并不是这段时间才开始的事情。
  这里本来是有几位子爵从外面收养的孩子的,但后来除了「小姐」之外,其余的孩子似乎都没能留在府中。
  她们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只是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金发。
  但最近却有些反常,子爵似乎总会在深夜从外面接一些孩子回来,而且比以前更加频繁。
  隐瞒也没有任何用处,「小姐」远比我清楚,那些来到了子爵府的孩子会经历什么。

  「可以像之前一样称呼我吗?你不是也明白,他需要的只是我这张脸而已。」
  「小姐」眼神空洞地这么说道。
  「毕竟,我和那个恶魔所期待的不同。」

  「安……」
  话到了嘴边,我又忍不住咽了下去。
  我依旧还是什么都做不了,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别这么说,我会为您打扮,然后您就可以去迎接子爵大人了。」
  「迎接?什么都不说地对着那个恶魔傻笑么?」
  「子爵是爱您的。」

  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将「小姐」金色的微卷长发束拢,然后就看到了她的后颈一大块深紫色的乌青。

  我再次看向那面梳妆镜时,看到的并不是她那张毫无生气的脸。而是我的。

  「这个时候可不能笑出来啊。」
  镜子里的「我」如此说道。

  笑?不,我并没有想要笑话眼前这个人的意思。

  「梳芙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现在是来照顾小姐您的。」
  「你没有想过离开这里么?」
  「离开?可是要去哪呢?如果没有夫人的吩咐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啊……」
  「……是啊,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啊……」
  「小姐」像是魔怔一般,重复着我的话语。

  我们之间突然陷入了沉默,直到我又想起一个话题。

  「小姐,您想和莉莉娅聊天吗?莉莉娅是个很好的孩子,她总会认真听我说的话。」
  莉莉娅是我做的人偶的名字,也是很早的时候我遇到的一个人类的名字。
  她开朗温柔,是在那黯淡无光的世界里唯一个愿意听我说话的人。

  「嗯,谢谢你,梳芙厘。」
  不知道我苍白的话语有没有起到些作用,听了这句话的「小姐」嘴角微微扬起了并不能算好看的弧度。

  我明明是想安慰这个和我同样孤单无助的人,但此刻我的心中却有着一个幽幽的声音诉说着——
  对,再更加无助一点吧,我心爱的人偶「小姐」。

迷雾中的蝴蝶


  「啊,小姐,马上就要到子爵回来的时间了。」
  拿出怀表,我看着渐渐迫近的时间,变得不安起来。
  「嗯,梳芙厘,你先过去吧。」
  「可是小姐您如果没有准时出现的话,子爵会……」
  「什么都不会改变的,不是么?」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的人,正如小姐所说的,若是子爵想要为难她,那么任何理由都是借口。
  但我总还是要为她做点什么。
  为了能让子爵的怒气可以得到些许的缓解,我选择提早在门前等候。


  作为一个管家,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完美安排所有人的时间。
  这是之前在公爵府邸的管家告诉我的话。
  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其他仆人的甚至是主人的时间,都要有条不紊地掌握好,这样才能为主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我虽然算是被贵族召唤的飨灵,但因没有出众的才能,从未受过重视。

  自由的生活使我学会的贵族礼仪变得毫无用处,另一方面,这些贵族礼仪里并没有包含让我成为一名管家的基本素养。

  于是,在公爵夫人的安排下,我来到了这个近日来与大公爵私交甚密的佩尔子爵府,在这作为公爵夫人未来的管家进行学习。



  「安娜呢?」
  果不其然,子爵回到府中,第一句话便是询问「小姐」的行踪。

  「小、小姐,正在更衣。」
  「我应该说过让她过来迎接我的吧!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
  子爵话语间的怒意渐盛,仿佛下一秒他手里的手杖便会朝我挥来。
  「子爵大人,何必为了这些小事动怒呢。」站在公爵身边的男人说道。
  「本来今天想让维特先生你认识一下安娜那个孩子的。」
  「子爵大人,这不用太过着急,一切都还在实验阶段。」
  男人陌生的声音却带着熟悉而又阴鸷的窒息感,一瞬间,我想起了——些本该忘记的过去。

  我不安地抬头,看了看这个正在与子爵交谈的男人,他戴着细框眼镜,穿着棕色的风衣外套,手里拎着一个印着奇怪纹路的箱子。
  啊,我知道他的名字,是很久以前就从那个人的口中,听到过无数遍的名字。

  「我们是有在哪见过吗?」
  他的脸上显露出了礼貌而又温和的样子,但这份温柔流于表面,寒冷藏在他绯红的眸底。

  「没有。」
  我低下头。

  「那应该是我认错了吧,总觉得你有些熟悉呢。」
  他这么说着,终于移开探究的目光,转身继续与公爵对话。
  「子爵大人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令我有些意外的是,在他的三言两语下,子爵的情绪很快平稳了下来。

  「嗯,维特先生你就在这继续实验吧,无论是设备还是环境,这里都为你准备好了。」
  「感谢您的帮助,子爵大人。」
  「伦道夫,你带维特先生过去吧。」
  「是。请跟我来,维特先生。」
  伦道夫是子爵的管家,他略显佝偻的身躯和花白的鬓角都诉说着他服侍子爵多年以来的辛劳,他朝子爵微微鞠躬。

  「老爷,希望您还记得与伯爵大人今日的会面。」

  子爵微愣,随后又不屑地笑出了声。

  「呵,是啊,会面……既然如此,那这次就由你陪同吧,梳芙厘。」

  「诶……好,好的。」
  子爵突然的提名让我一时间难以掩饰自己的慌张。

  其实,我来到子爵府上,除了是要接受培训成为一名合格的贵族管家,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想办法要通过这位佩尔子爵,得到另一位被称为赌徒伯爵的贵族的情报。

  在这个被贵族掌权的国度里,贵族间的勾心斗角似乎总是无法避免。
  公爵夫人说,赌徒伯爵最近风头正盛,甚至暗地里想要谋划着搞垮大公爵。
  佩尔子爵本是赌徒伯爵一派,相熟的两人常常往来,因此我要利用在子爵府的这段时间,找到相关的证据。

  但,公爵夫人是真的相信我能找到证据,才将我安排到这里来的吗?不,我不觉得。

  「还愣着做什么!」
  「我、马上去备车。 」
  一听到子爵的厉声责备,我急忙回神,步履匆忙地出门备车。

  开门的一瞬间,一只红色的宝石蝴蝶从我的眼前一闪而过。
  我知道的,这如同工艺品一样美丽的蝴蝶,是公爵夫人的眷属。

  但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个蝴蝶是跟着那个维特先生来到这里的话……

  公爵夫人是早就知道了,这个人会来这里的吗?

镜中的自己


  这由自己内心发出的疑问,最终还是被我自己打消了。
  我是被公爵夫人在纯属巧合的情况下收留的,但我希望这次自己可以做出一些改变,不再让那个人身上的悲剧重演。


  很快,我驾着马车,随着子爵来到了赌徒伯爵的府邸。
  从外表来看,这座府邸的规模和子爵府邸并无太大差别。
  只是,那过于奢靡的镶金装饰,让我又想起了那段记忆中富丽堂皇的王城。

  到达府邸后,子爵并没有等来赌徒伯爵的迎接。
  但他似乎对此习以为常,安然若素地跟着仆人们,让他们将我们带到赌徒伯爵的地下室。

  不知为何,地下室似乎是这些贵族们普遍喜欢用来隐藏什么秘密的地方。
  而这里的地下室便如我得到的消息相同,是一个偌大的赌场。

  我跟在子爵的身侧,走到了赌徒伯爵所在的那桌。
  此时和伯爵同桌的还有两位勋爵,正在与伯爵攀谈着。

  「伯爵大人,看来是我来迟了。真的是非常抱歉。」
  「没关系,我可不会像某位公爵那样,对时间斤斤计较。」
  「哈哈哈哈,是啊,那种连出行计划都要计算到分钟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我知道他们是在嘲讽大公爵对于时间的严苛程度异于常人。
  要是他们知道,我是大公爵派来的人,还会这么说吗?
  还是会像佩尔子爵那样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观察我的反应呢?

  「佩尔子爵,你是不知道最近我们伯爵的手气是有多好,基本上就没见他输过。」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啊,不是吗?」
  这些贵族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开始了新的赌局。

  「那么让我来洗牌开局吧。」

  一个金发的男孩潇洒自如地摆弄着扑克牌。赌局已经开始,大家都专注起来。
  也许是因为这座地下室有些过于空旷,除了纸牌摩擦的声音外,再也听不见其他。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注意到了那个金发的男孩似乎在发牌的时候偷偷做了手脚。

  「果然又是你赢了啊,伯爵大人。」
  几轮赌局结束,只有我发现那个金发少年每次都帮赌徒伯爵换了牌。

  「运气好而已。」
  「不如暂停一下吧,伯爵大人,说起来这次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呢?」
  「梳芙厘。」

  我正要仔细听一听他们的对话,突然,子爵唤了我的名字,并用眼神指使我去外面等候。

  我只好离开。
  离开前,我偷偷看了一眼那个在赌桌前独自低头洗牌的金发少年。

  我应不应该将赌徒伯爵身边这个少年的事情说出来呢?为什么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偏偏会被我注意到这样的事情呢?
  这会是夫人想要看到的证据么?
  我不断考虑着,纠结着,而时间在我的犹豫不决之间悄然流逝了。
  终于我等到了从地下室回来的子爵,他一言不发,我再无任何收获,只好驾车回府。

  「维特先生呢?」
  子爵一回府,就叫来了管家。
  「您回来了,老爷。已经照您的要求替维特先生安置了一切。」
  「那就好。」
  「老爷,今日的晚餐,您是要送到书房还是在餐厅享用呢?」
  「餐厅,把维特先生也请过来。另外,梳芙厘,今天让小姐下来用晚餐。」
  子爵最后一句的声音明显压低了,带着不可拒绝的意味。
  「是……」
  ——但现在的「小姐」完全不想见到子爵啊。我心里这么无声地说着,皱眉站在走道里,徘徊不定,一不小心瞥见了一旁的玻璃窗户。

  「看起来很不甘心的样子嘛,对子爵的安排有意见,那就说出来啊。」

  玻璃镜面中的人影和我有着同样的面容,此时却露着陌生的笑容。

  「刚刚在伯爵府的地下室也是,为什么不干脆说出来呢?多有意思啊,骗局一旦被拆穿,这群因为利益带上假面的人类会怎么自相残杀呢?你不是很想看看吗?你明明就很想看看吧?」

  又来了,这个如同幽灵一样无法摆脱的幻觉。

  「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我不确定,那时候也许是我看错了……」
  「怎么可能看错,是我让你注意到那个飨灵在出老千的。」
  「飨灵?那个金发的男生也是飨灵?」
  「现在倒是肯相信我了?」

  见我惊讶,镜面中的那张脸的笑意又加深了一些。
  「不过是个灵力很弱的小鬼而已,那点本事也就只能骗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类。」

  「你究竟是谁?为、为什么一直要跟着我?」

  「呵~我?我就是你啊~那个时候,是因为你的愿望,我才出现的啊~」

  「我……我没有……」

  「不过,莉莉娅还是死了呢~明明是那么美丽的人类,真是可惜了,我也很难过哦。」

  「你…你别说了!」
  我的全身莫名地传来了锥心的疼痛,就连本是藏在我身边的人偶莉莉娅和薇薇安都担心地飞到了我的旁边,像是在安慰我一般。

  「你现在要待在公爵夫人身边,不就是因为她和莉莉娅长得一模一样么?」
  「不……不是的。」
  「你还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胆小鬼!!!」

  过去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
  血红的记忆渐渐变成了通向深渊的黑暗,仅仅只是一瞬间,我便再也无法从梦中醒来。

  「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一点长进啊~莉莉娅看到了都会哭的,胆小鬼。」
  不过这样倒是方便我出来就是了。

  ——「那么现在是我愉快享受的时间了~」

落幕后的开始


  对我来说,回到公爵府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佩尔子爵碍于我是公爵夫人的管家,无法对我过多责罚。
  所以,我只要让这位公爵夫人成为挡箭牌,说一些自己是被夫人召回去的之类的谎言,也是很容易的。

  不过,我们的公爵夫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女人,也是个一天都不能离开下午茶的飨灵。
  明明不是这样多愁善感的性格,却对一些人类的事情感兴趣。
  准确来说,她是对那个叫莉莉娅的人类很在意。
  就连我难得去找她的时候,她也会看着那本据说是当初真正的公爵夫人留下来的故事书。

  不过,我猜这也是她会把那个一无是处的胆小鬼留在身边的原因。
  当然也不排除她真的是想要个佣人。

  我将发生在子爵和伯爵府邸的事情告诉了她,但她似乎并没有很惊讶的样子。
  我的话像是让她得到了什么确切的印证,她等来了她期待看到的故事情节。
  于是,我们的这位公爵夫人为新来的主人公规划了接下来会发展的剧情。

  后面的日子对于那个胆小鬼来说,其实算得上风平浪静。
  为了让剧情可以顺利地进行,公爵夫人很快就将我召回了她的府邸——时之馆。
  随后,大公爵在公爵夫人的提议下举办了难得的生日晚宴。

  那天的夜晚特别漫长。
  晚宴上,佩尔子爵将那位维特先生介绍给了得病了的大公爵。
  晚宴过后,密谋着想要从大公爵手中夺取权势的赌徒伯爵也在那场赌局中失去了一切。

  这个国度的王权形同虚设,贵族便是这里只手遮天一般的存在。
  这一点在这个日渐年老的大公爵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证实。
  赌徒伯爵的风头并没有来得及在贵族中盛行多久,就成为了人们在街头巷尾当做传说的谈资。

  「你觉得这一切结束了吗?梳芙厘。」
  「你会这么问,不就是在说一切才要开始吗?」
  「真是个不错的回答,妾身接下来应该不会无聊了吧。」
  「那么夫人你强行把我唤醒,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要告诉我呢?」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表情,高傲美丽但是却透露着这张脸庞本不该有的残忍。
  记忆中一闪而过的笑容,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脸上的。
  这是那胆小鬼回忆里的那个人的模样吧。

  「今天是公爵的生日,方才他问了妾身一个问题。」
  公爵夫人一边说着一边翻了一页手中的故事书。
  「背叛过别人一次的人是否还值得信任呢?你觉得妾身要怎么回答?」

  「担心被背叛的话,只要让他没有机会背叛不就好了?」
  「哦?」
  听到了我的回答,她饶有兴致地抬起头看着我。

  「死人是没有机会背叛别人的。」
  我并没有在意她的打量,我当然明白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还有,我希望下次你能用温柔些的方式唤醒我,公爵夫人。」

  当天晚上,我没有去参加公爵的生日晚宴,趁着夜色来到了佩尔子爵的府上。
  因为暂时不想太过引人瞩目,我轻轻一跃,便翻上了二楼的书房。
  书房正亮着灯,按照之前所了解的,现在正是子爵办公的时间。

  此时的佩尔子爵正心悦于赌徒伯爵的落败,他当初因赌局而输给赌徒伯爵的财物也悉数回到了他的名下。

  看到身为公爵夫人管家的我突然出现在自己书房的阳台,子爵很惊讶。
  「梳芙厘?你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公爵大人的生日,我已经和他致信道歉,实在事务繁忙无法参加了。」
  他似乎有些疑惑,但还是假装热情地将我迎入了书房。

  「不,是公爵夫人有一些吩咐呢。」
  「既然是公爵夫人的吩咐那我自然会尽力……唔……额……为、为什么。」
  趁着他放松戒备背过身的那刻,我用他放在一旁的手杖刺破了他的心脏。
  「你能这么爽快答应真是太好了,子爵大人。」

  接着,我将火焰赠与了他的死亡,将所有的一切都燃烧殆尽。
  凡事可不能留隐患。
  漫天的火光里,我用着尽可能灿烂的笑容向这位可悲的人做着最后的告别。

  「你就这么毁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实验场吗?」

  那位温和优雅的维特先生就这么悄然地出现在我的身后,就连被火光映照出的背影都仿佛被黑色的蛇影缠绕着。
  但我不是那个会因此而落跑的胆小鬼,我转过身,笑着看着他。

  「可你不是已经找到下一个舞台了么,黑蛇先生?」

梳芙厘


  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没有意义,他的诞生也是如此。
  梳芙厘只是一个沉迷享乐的贵族时兴起召唤出来的飨灵。
  「这就是飨灵?看上去和人类也没什么区别。」
  他的御侍作为王室的直系亲属,从未有过衣食上的担忧。
  因此,即便召唤出了飨灵,他对此也没有过多任何兴趣。
  不被期待,不被需要,因此梳芙厘永远呆在阴暗的角落里。
  但这对梳芙厘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这样他便能一直作为一个影子贵族安然地生活下去。

  在看起来终日平静祥和的王国里,他这样的一个软弱的飨灵在他的御侍过世后,渐渐地就连存在都不被人重视。
  没有显现出特别战斗天赋的他却很擅长细致的缝纫,这也是他在满是贵族的王国里作为一个附属品生活时发现的事实。
  于是,他创造出了自己第一个人偶——薇薇安。

  薇薇安如他所想,是一个很粘人的孩子。
  微卷的短发,漆黑的眼瞳,总是会拉着梳芙厘的衣角跟在他的旁边。
  但是人偶是一成不变的,和他的生活如出一辙,没有人了解这样的生活有多可怕。

  直到有一天,薇薇安突然不见了。
  命运的齿轮渐渐运转起来。
  梳芙厘在王宫里不断寻找着薇薇安,他用着在旁人看来并不算大声的音量,不断呼唤着薇薇安的名字。

  「你是在找这个孩子吗?」
  顺着声音看去,梳芙厘叩头看向了那方才为他遮去了大半阳光的高塔。
  提出疑问的,是那个从高塔的窗户探出了身子的女孩。
  梳芙厘微微挪动着步子,从高塔的阴影处走出。
  第一次毫无防备直视着阳光的他,看到了女孩垂下的,金色阳光般的微卷长发,和那双天空一样蔚蓝的蓝色眼睛。
  那大概是他第一次喜欢上阳光下的色彩。

  从那之后,他便会时常来到这座高塔,少女说,她是已经被大家遗忘的存在。

  和他一样的现况,让梳芙厘初次在这个王国里找到了他能称之为「朋友」的人。

  少女有着美丽的外表,动人的嗓音,她时常会在高塔上为他读各种不同的童话。
  她说她以前经常会为自己的妹妹诵读,但是当梳芙厘问及其它时,少女或是沉默或是扯开话题,不曾告诉过他答案。

  他很快便不多问了,毕竟这是第一个他能毫无芥蒂和她说话的人类。
  对于他而言,不需要知道太多秘密,少女的出现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满足于现状的他唯一知道的是少女的名字一一莉莉娅 ,和这个王国的女王一样的名字。

  莉莉娅说她暂时无法从高塔离开,但是一位叫做维特的男人会来照顾她。
  梳芙厘没有见过那个莉莉娅口中的维特先生。因为每当这个人快出现的时候,梳芙厘都会感受到一股冰冷的窒息感迫使他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莉莉娅一定是被什么可怕的恶魔囚禁了吧。
  那时候,梳芙厘不知道莉莉娅被束缚于高塔的原因,但看着莉莉娅平静而又明亮的眼睛,梳芙厘不禁想着,她或许并没有自己想的那样不幸。

  不然为什么从她口中读出来的故事会是那么美丽呢?

  但很快,这如她诵读的童话一般的生活被突然破入王城的人们破坏了。
  民众的愤怒如同鬼怪,他们手中举着武器杀死了很多王城的守卫和贵族。
  无数染血的双脚践踏了这个王城原本的安宁。
  梳芙厘甚至没来得及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整个王国就已经陷入炼狱之中。

  「快把那个嗜血蝶找出来!」
  「对!杀了那个魔女!」
  这样类似的言论不绝于耳。
  梳芙厘不知道他们寻找的是谁,只是那些陷入了疯狂的民众一见到身着华服的贵族就会毫不犹豫地对他发起攻击。
  这时的他只能躲在一个角落很不起眼的房间门后,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杂乱的脚步声不断地从旁边经过。
  梳芙厘抱着他好不容易才做好的和莉莉娅一样的人偶,蜷缩着不敢跨出这扇门。薇薇安也只能害怕地扯着他的衣角躲在一旁,不敢离开半步。

  他不像人们口中所说的那些飨灵一样强大,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力。
  可此时的他想要出去,想要带走被高塔囚禁着的莉莉娅。
  一旦被那些人类找到,梳芙厘不敢想会在她的身上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他一边恐惧着,一边却又祈祷着莉莉娅身边可以有能保护好她的人。
  即便那个人不会是自己,即便那个人是恶魔……也好。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不断紧握的双手渐渐传来了疼痛,指尖抓破了掌心沁出了血液。
  梳芙厘终究还是没办法用自己是个「废物」的借口去逃避这个事实。

  然而,他还没出去多久,便很快被人发现了。
  「看!又是贵族!他一定知道嗜血蝶在哪!」
  梳芙厘只能不断向前跑,他明白自己一旦停下来,就会和其它贵族落得同样下场。

  但即便不断往前跑,也只会招来更多的追兵。
  很快,从四周涌来的人们堵住了他的去路。
  没有任何犹豫,他们手中的棍棒便迎头挥下一下,两下,来不及数清的重击全数落在他的身上。

  梳芙厘拼命匍匐着,脑子里满是想要去见莉莉娅的念头。
  「先别打死了,快问他嗜血蝶在哪里!」
  「喂!没死吧!没死就快回答!」

  不知什么时候,梳芙厘已经离外面的走廊只有几步之遥。
  阳光斜射,梳芙厘不断朝着向阳处挪动着自己已经遍体鳞伤的身体。
  只要走出去,只要穿过那个美丽的花园,他就能看到那座高塔,他就能见到他美丽的莉莉娅。
  但是不行啊!他已经没办法见到她了。
  身后,那些试图看他究竟要爬去哪里的人类,他们等待的就是那一刻。

  他已经没办法保护好她,更不能将这些一心只想杀死王城贵族的人类引过去。
  明明是飨灵,但是这个时候,还不如死了好。
  这么想着,梳芙厘停下了向前挣扎,一下子仰躺在了地面上。

  因头上破开的伤口,此刻他的眼前一片血色,但他却不知为何地笑了起来。

  「这家伙真的是贵族?我看是个疯子差不多!」
  「你们看,他居然一直抱着两个人偶娃娃不放,真是恶心。」
  他分辨不出是谁在用着这般嘲笑的口吻说着恶毒的话语。

  「后悔吗?后悔自己的软弱么?那就渴望我吧!我会帮你杀光这些人类的。」

  突然,梳芙厘的耳畔传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声音,无比清晰地在他的耳畔回荡着。

  「谁?是谁?」
  梳芙厘不断地询问着答案。

  「果然是个自言自语的疯子啊,处理掉吧!」
  话音一落,梳芙厘便感受到了那刺入腹部的无比疼痛,和被这异物一并穿破的薇薇安和莉莉娅。

  「天呐,这两个人偶居然会动!」
  他也是怪物吧恐慌不已的人类再一次用手中的剑刺入了梳芙厘的身体。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大声的呼喊。

  「各位!发现嗜血蝶了!她躲在花园另一边的那座高塔上!」
  「真的!?快!我们不能让那个魔女跑了!」

  梳芙厘的双眼睁大了,他连呼吸都困难, 却想要挣扎着爬起。
  不,不可以……你们不可以!

  「想要救她么?你这样的胆小鬼是办不到的吧~」
  那个声音又一次出现在他的耳旁,像是恶魔,带着能拯救他的诱惑,朝他伸出手。

  梳芙厘抓住了幻觉中的那双救赎的手,他的语调近乎哀求。
  「求…求你……救救她,我怎么样都可以,救,救莉莉娅……」

  「啧,真是的,早点放弃这个身体,换我来不就好了。」

  他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最后一瞬间,他看见自己伸出的手涌出了黑色的雾气。

  在黑雾中重新慢慢站起来的梳芙厘,看着那些手拿着溅满血迹的武器的人类,露出了邪恶又张狂的笑容。

  「嘶——那么, 刚刚对这个胆小鬼动手的家伙是时候过来报数了,我亲手,送你们下地狱吧!」




  钟声敲响了四下,再次醒来的梳芙厘眼前是完全陌生的景象。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自己要回哪里去。
  他从一开始就不被任何人所期待。
  全身止不住的疼痛都在告诉他,这一切全都结束了。
  最后他也什么都没能守住,连最后一个能让他有所期待的朋友他也失去了。

  但为什么自己会活下来呢?
  为什么毫无价值的自己依旧存活于世呢?
  记忆的断层里空白一片,只有巨大的悲伤,让他稍一回想,就有无法抑制的眼泪将心神全部冲垮。
  人偶不会开口说话,它们见证了所有,但永远也无法告诉他。


  若干年后。
  失去了一切的梳芙厘依旧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徘徊在阴暗的街角。
  直到此刻,从他眼前闪过一只妖冶的蝴蝶,红色的双翼美丽得不像活物。
  他的目光不由得跟随着它,直到它飞向一辆正远远开来的四轮雕刻精美的贵族马车,停在马车上的贵族手背上。

  但这时,让梳芙厘无法移开眼的,已经不是这只蝴蝶了,坐在马车上的人,和他记忆中莉莉娅的容颜别无二致。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拦在了马车面前。
  梳芙厘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但是马车并没有撞到自己的身上。

  「哪来的疯子,不要命了!」
  车夫猛地拉住了缰绳,破口大骂。

  「莉莉娅……」
  梳芙厘没有忍住,轻声呼唤着,向她走去。

  「疯子,夫人的名讳是你可以随意喊的?」
  车夫的鞭子挥到了梳芙厘的身上,将他怀里的人偶打落在地,梳芙厘身体一僵,再抬起头时,有黑雾在他的眼神里慢慢弥漫。

  「你居然会知道这个名字啊,这可真是让妾身惊讶。」
  意外的是,马车上的那位夫人似他饶有兴致。

  「夫人既然觉得惊讶,那是否有兴趣了解我呢?」
  「哦?了解?你认为你有这样的价值吗?」
  「这自然是看夫人的判断。」
  马车里的那位夫人看着和刚才拦车时孑然不同的梳芙厘,笑意变得更深。

  「若你有此愿,便随妾身来吧。」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毫无价值却存活于世的奇迹会发生的原因。
  现在,梳芙厘如此认为着。

神器

  • 莉莉娅
  • 神器线路
梳芙厘神器.png
力量青红黄紫绿.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34%43% 54% 64% 75% 87% 101% 120% 142% 17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5%19% 23% 28% 33% 38% 44% 53% 62% 75%)的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的技能伤害,如果受到此伤害的角色生命值低于40%,则造成攻击力30%38% 47% 56% 66% 76% 89% 106% 125% 150%)的二次伤害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每10秒一次:普攻会眩晕最近两名敌方角色2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普攻会驱散最近一名敌方身上的增益效果(每10秒内至多一次),如果其生命值小于40%,额外造成攻击力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如果普攻对象生命值小于40%,则魅惑所有敌方角色2秒(每10秒至多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攻有60%概率会另造成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技能伤害(每秒最多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受到梳芙厘普攻的角色生命值低于30%时,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的伤害(每秒最多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会另造成攻击力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的技能伤害,如果受到此伤害的角色生命值低于40%,则另造成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伤害(每秒最多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获得进攻光环:攻击力最高的两名友方,会在攻击后对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敌方造成攻击力32%41% 50% 60% 70% 82% 95% 113% 134% 160%)的技能伤害,各自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获得进攻光环:自身和最近一名友方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32%41% 50% 60% 70% 82% 95% 113% 134% 160%)的技能伤害,各自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获得进攻光环:自身和最近一名友方攻击后额外对所有敌方造成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技能伤害,各自每1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速度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每次攻击有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的概率对敌方生命值百分比最低角色(若其生命值低于70%则无效)造成已损失生命值的5%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速度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如果场上有生命值低于40%的敌方角色,每次攻击后的下6秒,自身造成的伤害增加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速度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如果场上有生命值低于40%的敌方角色,每次攻击后的下6秒,全体友方受到的伤害减少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