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皮皮虾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椒盐皮皮虾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闲人勿进
椒盐皮皮虾初始皮肤.jpg

画师:

椒盐皮皮虾满星皮肤.jpg

画师:

椒盐皮皮虾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椒盐皮皮虾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椒盐皮皮虾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椒盐皮皮虾头像.jpg 椒盐皮皮虾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古川慎 小忻
专属堕神 头像-尖刺蜗牛.png
尖刺蜗牛
头像-犬神.png
犬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菠菜面.png菠菜面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8 / 1466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63 / 2303
Def icon.png 防御力 8 / 15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265 / 5804
Hp icon.png 生命值 453 / 8297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35 / 4640
食物 椒盐皮皮虾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沉闷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麻辣小龙虾头像.jpg 麻辣小龙虾
信条
哥哥......需要我。
简介
坚硬的甲壳既是皮皮虾的保护,也是人们不断想要挑战它的原因。从火油中翻滚过的皮皮虾外酥里嫩,其白里透红的外表与浓郁的香味都引人满口生津,胃口大开。
背景故事
似乎有着和小龙虾相同的经历,且身体被人类改造过。平时一直隐藏在小龙虾的身边,并称其为"哥哥"。只要是"哥哥"给出的命令,都会毫不犹豫地执行。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椒盐皮皮虾-基础技.png
锋矛重击
(1级)椒盐皮皮虾拿着长矛,蓄力后重击敌方,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62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3秒。
(41级)椒盐皮皮虾拿着长矛,蓄力后重击敌方,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806点伤害,同时使其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3秒。MAX
能量技
椒盐皮皮虾-能量技.png
无畏冲跃
(1级)椒盐皮皮虾拿着长矛,对敌方进行连续突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75点伤害,同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2秒。
(41级)椒盐皮皮虾拿着长矛,对敌方进行连续突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3575点伤害,同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2秒。MAX
连携技
椒盐皮皮虾-连携技.png
超级无畏冲跃
连携对象 麻辣小龙虾头像.jpg 麻辣小龙虾
(1级)椒盐皮皮虾拿着长矛,对敌方进行连续突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30点伤害,同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2秒。
(41级)椒盐皮皮虾拿着长矛,对敌方进行连续突刺,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290点伤害,同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2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人类……讨厌
登录
只有你一个人?
冰场
义肢冷却了,这里的环境很有用处。
技能
去死!
升星
又是改造么?但是,感觉不一样……
疲劳中
义肢过热,不能再继续了……
恢复中
好像有点作用......
出击编队
这一切,都是为了哥哥!
落败
这就是……死亡吗?
通知
这是做好的饭……
放置台词1
唔……这种安静,真讨厌。
放置台词2
哥哥……在哪儿呢……?
触碰台词1
你要做什么。
触碰台词2
唔……真是个怪人。
触碰台词3
义肢是武器,还是不要碰比较好。
誓约台词
你和以前的人类不一样,很特别……今后,我也可以保护你。
亲密台词1
我……会用武器……保护你的。
亲密台词2
如果有人对你做出危险的举动,我会把他处理掉……什么,不需要吗?
亲密台词3
面具迟早会摘下的,我希望在一个恰当的时间。
放置台词3
哥哥的身边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
胜利台词
我们,是一定会胜利的!
失败台词
这不可能……!
喂食台词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换装独白
闲人勿进 哥哥说,现在,任何人都不能经过这里。

故事

噩梦


  无穷无尽的黑暗,有几个白衣服的人朝我走来,我看不清他们的脸,但直觉告诉我来者并不和善。
  「我们是来为你治疗的。」
  我并不相信也不想做任何回答,但是我动弹不了,下一秒,我的手臂被撕裂。
  然后,一堆冰冷的管子和仪器被塞进来,日光灯映着白手套,冷白的光晃得我双眼发痛。
  「三十一号……三十一号!」
  姐姐?是姐姐的声音!我欣喜地睁开眼睛,四面都是插在我身上的器械。
  姐姐的声音就在前面,她在呼唤我。
  我挣扎着,剧烈的痛觉传来,一切都开始扭曲。
  姐姐的声音仍在回响,黑暗咆哮吞噬着我,浓烈的血色漫延上来…….

  「三十一号,例行检查时间到。」
  房间内机械的电子音不断重复着,提醒我还是同样的噩梦。
  「嘀——」 金属门被打开,灯光沿着缝隙钻进来,反射在我左手的机械臂上。
  「今天感觉如何?三十一号。」门外的白大褂又在说着重复的话,脸上依旧挂着虚伪的笑。
  我翻起身,一言不发地走出去,对方似乎也并不在意我的回答。

  我躺到金属床上,头顶上的机器伸出细密的爪牙,又是枯燥的检查。
  我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每天的检查结果几乎一成不变,但那些人总是要满满地记录一页纸。
  我看着黑洞洞的天花板,竟然想不起自己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
  大约过去了一个小时,为什么今天的检查尤其繁琐,我不耐烦地转过头去。
  巨大的玻璃屏外站了一圈的人,比平常要多,都穿着令我厌恶的白大褂。
  头顶的机器撤下,我准备要起身,却被突然伸出的锁拷锁住四肢,来不及反应,我已经被推进另一个房间。

  那是一个新的实验室,四面都是精密复杂的仪器。
  「三十一号第053次最终改造实验,开始进行确认。」
  我不禁冷笑,人类究竟要用多少技术来掩盖自身的缺陷和贪婪。
  然而,最终实验成功了。
  或者说,人类终于制造出了让他们满意的东西。

姐姐


  「轰——」演练场上的金属屏障被我轻易击碎。
  我紧了紧左手的机械臂,自从那次实验完成以后,我与它磨合得越来越好。
  但这不足以冲淡我对人类的厌恶。
  继续回到暗无天日的房间,我给右手手臂缠上新的绷带,一道道斑驳的伤痕裸露出来,使我又想起了——姐姐。

  我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人类给了我一个编号,三十一号。
  我被带到一个大房间里,那里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飨灵。
  他们围过来,叽叽喳喳的声音令我感到厌烦,我不想搭理他们,只有角落才能让我舒服一些。
  所以,当那群飨灵们一起玩耍时,我总是远离他们,独自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直到某天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视野里。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

  「啊……被、被发现了吗……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要干什么。」
  「我是二号,我我是来陪你的。」
  「不需要。」
  「但、但是,你总是一个人……会孤单的……」
  「……才不会。」
  「我和你,交个朋友吧!你可以、可以叫我姐姐!」
  「……」
  「因、因为我是二号,是、是最早,被召唤的,大家,都叫我姐姐。」
  「以后,我们一起玩耍吧!」
  「……」
  姐姐吗……我在心底默念。

  此后姐姐便一直陪着我,她像一个小天使,我第一次产生了温暖的感觉。
  「我们,身上肩负着拯救人类的使命。」
  「我、我们要和人类一起生活,要帮助人类,所、所以要接受实验。」
  姐姐总是这么说,而当时的我相信过。
  后来,房间里的飨灵一个个的受伤或消失。踏出那扇房间门的飨灵越来越多,回来的却越来越少。
  「也许,大、大家是出去冒险了,我们一起,等他们回来!为、为了人类,受的伤,一定都很值得!」
  姐姐在一旁安慰我。

  「三十一号第一次嵌入契约实验失败。」
  我因此受了伤,被带回房间内时,姐姐正好被带出去。
  「姐姐……?你要去哪里……」
  「别、 别担心!我、 我是要去,帮助人类哦!」

  许多天后,我已经恢复过来,但是姐姐却迟迟没有回来。我抓住一个白大褂。
  「你说二号实验体?她的任务完成了,正准备销毁。」
  「……」
  我撞开房间门冲了出去,几乎一模一样的通道使我迷失了方向。人类很快便追上来。
  「快!三十一号在那边!」
  「报告! 三十一号实验体出现失控症状,准备采取应急措施!」
  「姐姐,在哪里。」
「她已经被销毁了!你、你要干什么。」 刚才的白大褂说。
  姐姐被销毁的信息顷刻侵蚀了我,体内有一股力量从我的双臂不受控制地进发出来。
  凭什么……人类凭什么……!
  「那你们——一起——毁灭吧——」
  「呃啊啊啊——」

哥哥


  「三十一号实验体灵力已被抽出,请求指示。」
  「收到。把三十一号带到那个房间里吧,准备进行截肢实验。」

  我感到浑身发痛,两只手臂像被活生生撕裂一样。
  瘫倒在床上,我看着一边血淋淋的伤痕和另一边已经空了一截的手臂,嘲笑曾经的自己。
  人类,真讨厌。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被囚禁在这个房间里。除了那几个白大褂,再也没有其他人和飨灵来过。
  我得到了一直想要的安静,但是这种安静却令我讨厌。

  所以,我决定要打破这种禁锢。
  我要逃出去。趁自己还没有被嵌入契约之前。

  于是我开始寻找合适的线路与时机,然而,一切事情总是会发生意外。
  比如——我的哥哥。
  那天,红色的身影,像场风暴,轻易地就摧毁了困住我这么久的实验室。
  我站在一旁,听到人类惊慌的声音。
  「是之前逃离的兵器‘麻辣小龙虾’!他怎么又出现了? !」
  「他的力量增强了!命令所有实验体进行攻击!」
  他听到实验体的时候,表情微微动容。
  「你们就甘心当人类的实验体?还要服从他们的命令?」
  飨灵们面面相觑,但契约的作用使他们不得不动手。
  「……我只想毁了实验室,并不想伤害你们。」
  飨灵们陆续扑了上去。
  「既然如此,那就顾不得你们了!」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怒意,和手上爆发的力量。

  「呵,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上?」
  他站在高高的废墟上问我。
  「我……和他们不一样。」
  「你……身上没有契约?」
  「你的左手……」
  「没事。」
  「你现在自由了。」
  是啊,我终于自由了,但是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姐姐也不在了。
  「嗯?你跟着我干什么?」
  等他开口,我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脚步不自觉趋向了他。
  「我……」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他救出了我,或许是因为崇拜他的力量,或许,都有。
  「你叫什么。」
  「我是三十一号……」
  「这些编号我没兴趣知道,我问的是你本来的名字。」
  他有点不耐烦地说。
  本来的……名字……?
  「椒盐皮皮虾……」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才发觉自己原本诞生的意义。
  是作为一个飨灵,而不是一个编号实验体。
  「走吧,前面还有一个叫青咖喱的家伙。」

袭击


  只有在哥哥那里,我才知道原来一个飨灵的力量可以被运用到如此极致。
  毫无疑问,哥哥是天生的王者。
  哥哥对我毫不吝啬,教授了我许多力量使用和战斗的技巧,还给了我栖身的地方。
  哥哥值得尊敬和崇拜。
  当我不经意间喊出哥哥的时候,他并没有反对。
  而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哥哥。

  那个强大的人出现的时候,我们正在格瑞洛的城外追查线索。
  他披着厚重的斗篷,露出白色的长胡须。
  「小心。」青咖喱提醒我们。
  「你是谁?」哥哥显然并不害怕。
  「麻辣小龙虾,椒盐皮皮虾,你们不该私自逃脱和破坏实验室。我是来带你们走的。」
  「哈哈!原来又是实验室的人。怎么,还没被炸够吗?」
  哥哥说完就冲了上去。
  老人只摇了摇头,一股股强大的力量袭来,我们火速跳开。
  老人不动声色,攻势却更加凶猛。我们躲闪不及,纷纷被击中。
  眼看我就要被击倒,哥哥却从一旁冲过来,替我挡下了这一击。
  「哥哥!」
  「咳、我没事……你们快逃!」
  老人见哥哥倒下,便集中火力朝他攻去。
  哥哥挣扎着站起来,竟然再次与他缠斗起来。
  「青咖喱,你你带着皮皮虾先走!」
  「哥哥!」我想要帮他,可是强大的力量使我无力抵抗。
  「皮皮虾,听兄长大人的!这个人不简单!」青咖喱将我扶起来。
  「走!」哥哥在远处喊。
  我们忍着剧痛,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逃跑。
  那一刻,我只恨自己的力量过于渺小,不能帮助和保护哥哥。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义肢里安装的定位器,暴露了我们的行踪。
  「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哥哥……」
  「你没错,错的是实验室的人。」青咖喱对我说。
  我抬起手想要砸坏它。
  「别动,我可以帮你拿掉里面定位器。它对你还有用。」
  「还有,这个面具给你。以后你的行动会方便很多。」
  「放心,兄长大人他……一定不会这样消失的。」
  「你路上小心,有事就联络我。」
  「谢谢……」

  我决定要去寻找哥哥的下落,就算跑遍整个缇尔莅大陆。


椒盐皮皮虾


  王历44年,魔导学院对外宣布,自「契约」技术成功运用后,一系列的实验科目正稳步进行中,其中对于对堕神兵器的改造实验将进一步提升对堕神兵器的身体机能,稳定对堕神兵器的灵力……

  王历47年,魔导学院称实验室因意外灾难遭受严重破坏,相关人员正着手准备实验体以及数据资料转移工作,新的实验室预计将在一年后重建。同时,曾经出逃的对堕神兵器「麻辣小龙虾」被魔导学院列入危险警备名单……

  王历48年,格瑞洛某小城外监测到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疑似堕神活动,人们赶到时只看到现场残存的打斗痕迹,以及一些奇怪的残骸遗留。同年,魔导学院宣布「麻辣小龙虾」从警备名单中解除,新实验室顺利进入重建阶段……

  王历56年,魔导学院正式将对堕神兵器命名为「飨灵」,并设立管理组织。

  「你还在看什么?该走了。」
  身后传来麻辣小龙虾催促的声音,皮皮虾放下手里的报纸向他走去。
  阳光透过浑浊的玻璃映射进来,满室的灰尘在空中闪着细碎的光。
  麻辣小龙虾拿出一条串着银色金属牌的挂坠。
  「这是……?」
  「就当是我给你的,再次见面的小礼物。」
  「谢谢,哥哥……」
  两人一起走出陈旧的档案室。麻辣小龙虾慢悠悠地回头。
  「下个任务,很快就要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