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大红袍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武夷大红袍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武夷大红袍初始皮肤.jpg

画师:

武夷大红袍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武夷大红袍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武夷大红袍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武夷大红袍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武夷大红袍头像.jpg 武夷大红袍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KENN 吕书君
专属堕神 头像-土蜘蛛.png
土蜘蛛
头像-般若.png
般若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清炒青口贝.png清炒青口贝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30 / 479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65 / 292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7 / 39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12 / 2227
Hp icon.png 生命值 652 / 1446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09 / 5544
食物 武夷大红袍
类型 饮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悠然自得
身高 179cm
关系 喜欢: 西湖龙井头像.jpg 西湖龙井
信条
山间小憩悠闲度日,偶尔会会旧友,这便是最美好的世界。
简介
武夷山大红袍,是中国茗苑中的奇葩,素有"茶中状元"之美誉,乃岩茶之王,堪称国宝,产于福建省武夷山,以精湛的工艺特制而成。成品茶香气浓郁,滋味醇厚,有明显"岩韵"特征,饮后齿颊留香,被誉为"武夷茶王"。大红袍茶树为灌木型,为千年古树,九龙窠陡峭绝壁上仅存4株,产量稀少,被视为稀世之珍。
背景故事
一个被遗忘的神明,对于人类慈悲,若是到他面前有求于他时都会竭尽全力帮助,但是却因为一些事情不愿再次入世。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武夷大红袍-基础技.png
岩韵
(1级)武夷大红袍挥动手中的木杖,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98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造成的伤害提高15%,持续5秒,并使自身下3次攻击恢复2点能量。
(41级)武夷大红袍挥动手中的木杖,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274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造成的伤害提高15%,持续5秒,并使自身下3次攻击恢复2点能量。MAX
能量技
武夷大红袍-能量技.png
红袍披树
(1级)武夷大红袍挥动木杖使大量漂浮的树叶袭向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402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57点伤害,持续3秒,并提高全体友方25%的攻击力,持续时间5秒。
(41级)武夷大红袍挥动木杖使大量漂浮的树叶袭向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5226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741点伤害,持续3秒,并提高全体友方25%的攻击力,持续时间5秒。MAX
连携技
武夷大红袍-连携技.png
超级红袍披树
连携对象 西湖龙井头像.jpg 西湖龙井
(1级)武夷大红袍挥动木杖使大量漂浮的树叶袭向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482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68点伤害,持续3秒,并提高全体友方40%的攻击力,持续时间5秒。
(41级)武夷大红袍挥动木杖使大量漂浮的树叶袭向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6266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884点伤害,持续3秒,并提高全体友方40%的攻击力,持续时间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浊世浮华,御侍大人可要饮一杯清茶,听我讲些并没有多少人知晓的过往呢?
登录
大人,您回来的正好,我泡了些刚到手的茶,若是回来得再晚些就没有了。
冰场
御侍大人还是莫要在此多呆,这里的温度对您来说,过于伤身了些。
技能
悲痛的过去并不是你伤害他人的理由。
升星
这种淡淡的幽香,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疲劳中
御侍大人,可否帮我送杯茶来?
恢复中
这个天气,正是休息的好时机呢……
出击编队
这次,又会写下什么故事呢?
落败
我终究,也会和他们一样,成为一段故事里的过往……
通知
御侍大人,你别害怕,茶叶放进汤里也不是不能吃的,您就尝尝吧?
放置台词1
我还依稀记得那个红袍加身,鲜衣怒马的翩翩少年郎,怎料再见时,他却早已变成老翁,而我,却依旧还是这般模样啊……
放置台词2
这是给御侍大人备好用来祛毒的药贴,他怎忘了带在身边呢……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是想听我讲些故事吗?
触碰台词2
适逢外出的好日子,御侍大人可是想出去走走?…我?我在这儿等您归来便是。
触碰台词3
啊!龙井寻来了,御侍大人您告诉他我不在便是!我暂且告退!
誓约台词
天地偌大,朝朝暮暮梦梦醒醒之间,我已经没有办法回想起我曾经遇到的那些故人,所以……我不希望你只是留在我的回忆里。
亲密台词1
陪你下山?若是有重要之事的话也未尝不可……啊……只是走走……也好。
亲密台词2
为何我喜居于此处?因为在这儿,我每日醒来就能看见你啊。
亲密台词3
这红袍,我倒是想看看披在你身上会是什么模样呢……
放置台词3
在这山涧的日子,是最为惬意的。
胜利台词
世间纷杂,御侍大人还是快随我回去吧……
失败台词
御侍大人,您,快些离去,莫要在此逗留……
喂食台词
这,可怎么好意思……我……定会好好品尝。


故事

山间


  漫山遍野的红叶将整座山都染上了红色,微风带着流云游移。

  闲云野鹤的生活总是会被一些小小的意外打破,欢呼着从山下飞奔而来的孩子们熟门熟路地跑进了我的小屋。

  猎户和药农,是这深山之中我最常见到的人。

  和周遭的几座山不同,此间山中因我和龙井的缘故,堕神几乎绝迹。
  人类也习惯了来此找寻草药和猎物。

  我接过了药农手中的货物,向他道谢。

  「先生,这是您要的调味料和一些平日用得上的东西。」
  「谢谢你们了。」

  久居深山之中,生活虽然惬意但若是需要采购些什么却免不了些麻烦。
  于是我拜托了时常会来的药农和猎户们帮我捎带那些必备的用品。

  「先生先生,你为什么不到我们村里住呀!这样你就可以天天给我们说故事听了!」
  「是呀!先生你是不是没有地方住呀!先生可以住我家呀!」
  「啊!你耍赖!我也想让先生住我家!」
  「先生住我家嘛!」
  「住我家!」

  孩子们的吵闹让药农有些不好意思,他曲起手指给那些吵闹的小家伙们的额头一人来上了一下。

  「不许吵先生,你们乖乖呆着,我去采药!傍晚来接你们!」
  「好————」

  阳光逐渐变成了淡淡的橙红色,活蹦乱跳的孩子们玩久了一个接一个地打起了呵欠,互相依偎着睡着。

  将屋里的薄毯给他们围上,我盯着他们睡得红扑扑的小脸看得出神,忽然衣摆被轻轻扯动。

  回过头,一只红色的小狐狸抬头,用自己一双水亮亮的眼睛望着我,见我看到了它便向一个方向走了几步,又回头望向我,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摇晃,看上去像是要我跟过去的意思。

  我跟着它向前走了不远。
  一只小狐狸蜷缩在草丛中瑟瑟发抖,它的腿上有着一道格外严重的伤口,我将它抱起带回我的小屋疗伤。

  止血的草药在药臼中被捣出汁液,我小心地将药草敷上它的伤口,用洗净的纱布包扎好,病殃殃的小狐狸抬起了头,用温热的舌尖亲昵地舔了舔我的手心,发出了带着些委屈的鸣咽。

  我抱着柔软的小狐狸,顺了顺他滑顺蓬松的长尾,坐在屋檐下欣赏着夕阳时的美景,悠悠茶香萦绕于身边。

  这样的生活,仿佛永远都不会改变。
  也希望它不会改变。

离山


  天色逐渐转暗,在最后的阳光被云层遮挡前,药农和猎户回到了我的小屋前,将他们熟睡的孩子们唤醒。

  我挥手向孩子们道别后,回过头看向那个从后门悄悄进来后熟门熟路坐下的家伙。

  「龙井,我给你倒杯茶。」

  我将手里那只软乎乎的小狐狸塞进了龙井的怀里,龙井这个家伙显然并不适应和小动物这么亲密的接触。

  他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盘在他腿上的小狐狸,我背对着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西湖龙井,我已经认识他很久了。
  从那座湖边的小筑还未建起时,我就认识了这个喜欢独自躲在湖底,静静地看着人世百态的家伙。

  世上本无神,但是人们却因为自己美好的祈愿创造出了神。

  而他就在人们的希望之中,成为了那个在风雨中庇护他们的龙神。

  那只小狐狸习惯了他的气息,轻轻地蹭着他的手心,西湖龙井向来冷淡的表情也因此柔和了几分。

  「很可爱吧?」

  我将手中的托盘放下,还冒着热气的茶水被推到他的面前,他这才收回了自己放在小狐狸身上的手,干咳一声。

  「说吧,怎么忽然到我这闲人这里来了?」
  「大红袍,我需要你陪我下山一趟。」
  「嗯?」
  「又有疫病出现了。虽然现在病情已经被雄黄酒稳定下来,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看看。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我并没有多言便答应了他,很快收拾好随身的药箱,跟着他起离开了我很久没有离开过的深山。

小筑


  在耀之洲的某个小镇里有着一片如同镜面的湖泊,而湖泊边,不知何时就建起了一座小筑。

  传闻中的龙神——西湖龙井就住在那里。

  最初时只有他在,而那时他也更喜欢住在湖底那片只有他才能进去的小天地。

  但是随着供奉他的人们越来越多,湖边除了原本就有的龙神像外,还多了一座如同花园般的小筑。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龙神大人」就住在这个院子里。

  从一开始的子推馍,到后来的龙须酥、龙凤烩,再到最近住进这个小筑的雄黄酒。

  我们回到小筑的时候,小院里满是草药的气味,雄黄酒忙得满头大汗,龙凤烩在他身后帮忙捧着药箱,龙酥须也挽起了袖子帮病人们擦去了额头的冷汗,换上新的冷帕。

  看着院子里还在排队的病人们,我连忙提着自己的箱子加入了雄黄酒的行列。

  在我和雄黄酒的努力下,所有的病人总算被妥善地安置好。

  我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松了口气。

  「最近发生疫病的地方越来越多了。」
  「先生如果担心其他人的安危,不如暂时先留在我们这里?」

  我摇了摇头,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也不想让他们经历。

  但是看着他们努力的样子,我却没办法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口。
  他们是那么喜欢人类,相信人类的善良,发自内心地帮助他们。

  龙井看出我的犹豫,他让雄黄酒他们去忙其他的事,自己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几分安抚的意味。

  「别想太多。」

  感到他掌心中传来的温度,我将自己心中的不安压下,吐出一口浊气。

  入夜,柳树的轮廓在夜色中若影若现,纤长的枝条随风轻舞。

  湖边的小镇逐渐点亮了屋中温暖的灯火。

  我坐在小筑的窗边,微风带来了各户人家煎药的药草气味,随着一阵脚步声,一只托盘放在了茶几上。

  我回过头,子推馍扶袖执起茶壶倒茶,在这个微凉的天气里,白瓷茶盏中腾起悠悠的白雾。

  「你在担心什么?」

  我拿起茶杯的手一顿,苦笑着看向子推馍。

  「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的吗?」
  「龙井很担心你。」

  子推馍带着淡淡的笑意,指了指窗外站在湖边望着湖面发呆的龙井。

  「……」
  「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对了,我还要谢谢你。」
  「嗯?谢我?」
  「多谢你那时给龙井的药。」
  「原来龙井那时着急要救的人就是你啊。」
  「不管怎么说,谢谢先生救命之恩。」
  「客气。」

  窗外忽然吵闹起来的声音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探出头看向传出声音的方向,在看清眼前的景象之后,都忍不住笑出声。

  喝高了的龙凤烩搂着龙井的肩膀举着酒杯,吟着不成调不押韵的诗句自得其乐,龙井被他身上的酒气熏得直躲,却最终避不开他的热情被灌下了几杯酒。

  看着窗外这平静中带来乐趣的小小波澜,心中因为那些不安而升起的焦躁也仿佛被他们的笑声扫去。


变故


  解决了小镇的问题,我又回到了我的小屋。

  山间的生活没有世人想象的那么无聊,药农猎户们时常会带着孩子们来找我给他们讲故事。偶尔也会有求诊的人不远万里地来到我这里,只为求得他们重视之人的一线生机。
  山中的小动物们也时不时会来找我,之前被我救治过的那只小狐狸还为我送来了甘甜的野山果。

  这样平静的生活是我所喜欢的。

  但是,朋友们受伤却并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那天猎户急匆匆地背着子推馍上了山,已经昏迷不醒的子推馍一身雪白的衣衫被血染得通红他紧皱着双眉陷入了梦魇。

  「先生!他晕倒在山下,一直在叫您的名字,我就把他送来了!听说龙神大人的小筑那儿出事儿了!」

  我手忙脚乱地替他包扎好伤口,而从梦魇中醒来的子推馍猛然坐起,不顾自己裂开的伤口,抓住了我的手。

  「先生!快去救龙井他们!」

  将子推馍暂时安置在我的小屋之中,我踏着月色匆匆跟着猎户前往小筑。

  在小筑里,我看到了几个我从未见过的生面孔。

  带着单片眼镜的男人站在门外,双眉紧锁。

  看到我的到来,他们还有些惊讶。

  「您是?」
  「我是龙井他们的朋友,是个药师,子推馍来向我求援,他们发生什么了?」
  「他们陷进了那些人的陷阱里。我赶到时候只来得及将他们救出,子推馍应是那时候就离开向你求援去了,他没事吧?」
  「他没事!」

  男人握紧了手中的烟杆,他的衣摆上还沾染着些许烟灰,脸上的伤痕也没能来得及处理。

  「不说这些,您快去帮酸梅汤吧,他们伤得很重。」

  推开房门,浓郁的草药味道夹杂着血腥味布满了整个房间,龙井和龙凤烩都已经醒来,只是他们身上的伤让他们不能坐起身来。

  「您就是他们说的大红袍吧!快来帮我看看!血止不住!」

  我凑近看向雄黄酒,一个贯穿了腰侧的伤口看上去格外可怖,即使是有着极强恢复能力的飨灵都无法轻松复原。


  随着朝阳升起,雄黄酒的状态这才将将稳定下来,我和酸梅汤坐倒在地上喘着粗气,鱼香肉丝站在我们的身侧帮我们擦掉了额角的汗珠。

  一旁的龙凤烩挣扎着下了床,他捂着自己的伤口看向雄黄酒。

  「他没事吧!」
  「没事了,接下来只要我们用灵力帮助他尽快恢复就好了。」

  我看着脸色苍白的雄黄酒,有些疑惑地看向龙凤烩和龙井,以我所知,在有他们在的时候,他们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小筑中的同伴。

  「他……是为了救我。」

  一旁的龙井紧握住拳头,眉间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堅,轻微的动作又牵动了他的伤口让他吐出口血来,我连忙扶着他靠在了身后的软垫上。


  好在大家都是飨灵,身上的伤只要控制住就会逐渐恢复到健康的状态,在这期间,我便住在了这片小筑。

  也是这个时候,我和那个带着单片眼镜叫做北京烤鸭的家伙熟悉起来。
  这个过于聪明的家伙好像察觉到了我的身份,那天,他的表情有些严肃。

  「大红袍,我知道你也许是因为过去的那些事情,不愿再插手这尘世之间的过往。」
  「……」
  「但是,现在那些和我们一样的存在,已经干涉到这世间的安稳。你,能不能和我们一起来帮助这个世界?就像以前你帮助他那样。」

武夷大红袍


  翩翩少年,这是每个看到那位年轻状元郎的人第一眼便能想到的形容。

  身披红袍胸前带着状元郎才有的艳色红花,嘴角挂着意气风发的笑容,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同样一袭红装的飨灵。

  那一天,整座王城都为他响起喧天的锣鼓声,无数的红色花纸欢庆着状元郎的横空出世。

  他帅气、英俊,有着过人的知识、武艺还有胆识,甚至还略通医术。
  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他就像是一个天赐的礼物。

  少年意气风发,不畏世间艰险,不惧魑魅魍魉。
  他是所有人心中的英雄,也是所有女孩儿的梦中情人。
  其中也包括了那位高阁之中,位于万人之上的公主殿下。

  少年和少女的相遇在晚宴的后院中。

  不喜欢官场上那些觥筹交错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初入官场的少年找了借口溜到了后院。

  同样不喜欢端庄地维持着公主仪态的少女也来到后院透气,相遇之际,那些早已消散的酒意又忽然聚在了他们的双颊。

  巧舌如簧能够引得无数苛刻的老文官连连称赞的少年,忽然说不出话。
  面对所有求亲者都能不动声色维持仪态的公主殿下,忽然失去了自己的娴静沉稳。

  少年与少女的相遇就像是画卷中的美景,被微风卷起的漫天红叶为他们织成了十里红妆。

  凤冠霞帔,鲜衣怒马。
  一对天造地设的人,本就该如此幸福。

  再一次替御侍系上胸前的红花,武夷大红袍笑得一如过往。
  昔日的翩翩少年此时也成了一名可靠的青年,他抓着自己的后脑勺,羞涩地笑了。

  少女成为了一名母亲,手足无措的青年抱着自己的孩子还未想好孩子的名字,来自前线的战报令所有人被泼上了一盆刺骨的冷水。

  心怀天下的青年知文善武,又熟读兵书,自是所有人中最合适出征的那一个。

  「武夷大红袍,你要替我照顾好他,他平时总是迷迷糊糊的,若是在将土们面前……丢三落四的……多丢人呀。」

  怀抱着孩子的少女笑得温婉,她的眼底蓄着泪光,言语的最后已经带上了哽咽,只是无比懂事的她知道,若是她的丈夫不去,他们将失去的就不只是相聚的这段时间。

  战争从来都不是书中的那般寥寥数笔便可带过,无数的血肉堆砌了成败,英雄的诞生势必踩着数不清的白骨。
  计谋、权势、钱财,在这个时代,这些不再是左右胜败的标杆。

  拥有着天赐之能的飨灵虽有着人类的外貌,却拥有着人类无法匹敌的力量。

  战争,只有在双方实力相当时才能称之为战争。
  在一方拥有绝对的力量时,那只能称之为屠杀。

  绝望之际,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总是安静地跟在青年身后的武夷大红袍。

  人类的鲜血沾染在他红色的衣服上,那比起他的红衣要更加深重的红色,染透了武夷大红袍的外袍。
  这种在干涸之后近乎黑色的液体,总是带着无法洗去的味道。

  青年站在军帐外,看着月光下望着双手目露哀伤的武夷大红袍,指骨攥得发白。

  但是好在,在他的帮助下,局势不再如同之前那般令人痛心。
  敌国忌惮着他们同样失去的大量兵力,双方于阵前协定不再动用非人类方面的力量。

  只是,没有任何一方愿意让飨灵完全离开战场。

  天气越发炎热,随之而来的疾病、瘟疫,蔓延在整个王都,听着国内传来的线报,大家都想起了身为药神的飨灵,同时又是弟子的武夷大红袍。

  在药神过世之后,武夷大红袍便陪伴着他唯一的子嗣走进了这个让他们憧憬已久的世界。只是药神的孩子更喜欢读书学武,对于医术却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窍。

  药神也只好将自己那起死人活白骨的医术传授给了武夷大红袍。

  只是敌人每每出现在阵前,虎视眈眈的那个飨灵依旧没有离开,这让青年犹豫。
  他们随意的一个决定便能让原本已经逐渐明朗起来的局势,再次回到之前的那片阴霾之下。

  ——他们不想再经历面对飨灵时那种束手无策的绝望。

  当一切尘埃落定,都因为这场战争失去了太多的双方签订了不再使用飨灵力量的誓约。
  而总算能够回到家中,拥抱自己妻儿的青年,却接到了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那笑得明艳的女子和离家时还睁不开眼的孩童,都死在那场席卷全国的瘟疫之中。

  尝到了心如刀绞的滋味,青年跪坐在妻儿的坟前。
  「爷爷一直告诉我,让我不要进入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会带来数不清的痛苦,人心永远都是那么险恶。但是那时的我们,一直无法理解,只想着,想要进这个世界看看……」
  「……」
  「现在理解……是不是太晚了……我答应过爷爷,不会让大红袍做他不愿做的事,但即使我打破了这个誓言,让我的兄弟双手沾满鲜血,我还是没能救下我最爱的人……」

  武夷大红袍知道,青年无时无刻不在自责自己因为他染上鲜血。

  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一夜白头。

  那日公主府燃起了烧红了整个王城的大火,那红色比起战场上的火焰都要凄厉得多,立于火中的青年想起了他骑着马穿过大街的那天,坐在高阁之中被珠帘挡住却因为他的视线变得通红的那张脸。

  「武夷大红袍,离开这里吧。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吧……还有……对不起……如果我们最初时便没有离开,那该多好。」

神器

  • 绯叶杖
  • 神器线路
武夷大红袍神器.png
力量青黄绿紫绿.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能量增加46 7 9 10 12 15 18 21 26)点,每1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后,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33%44% 55% 67% 80% 94% 111% 132% 158% 190%)的伤害,每1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持续4秒,每12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3%44% 55% 67% 80% 94% 111% 132% 158% 190%)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6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3%44% 55% 67% 80% 94% 111% 132% 158% 190%)的伤害,使其攻击力降低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持续6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3%44% 55% 67% 80% 94% 111% 132% 158% 190%)的伤害,使其防御力降低{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持续6秒
塔可节点Ⅲ(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时有20%概率触发:对敌方生命值最低的角色造成攻击力42%55% 70% 85% 101% 118% 140% 167% 199% 240%)的伤害,自身获得8点能量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时有20%概率触发:对敌方生命值最低的角色造成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伤害,同时在接下来的3秒内每秒扣除他2点能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时有20%概率触发:对敌方生命值最低的角色造成攻击力31%41% 52% 63% 76% 89% 105% 125% 149% 180%)的伤害,同时施予其2秒眩晕效果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力最高的两名友方免疫沉默,魅惑和眩晕:所有友方释放技能时对敌方全体角色造成攻击力9%12% 15% 19% 22% 26% 31% 37% 44% 54%)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力最高的两名友方免疫沉默,魅惑和眩晕:施放技能时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当前生命值0.35%0.46% 0.58% 0.71% 0.84% 0.99% 1.17% 1.39% 1.66% 2%)的伤害,自身回复最大生命值0.7%0.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的血量。每10秒最多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力最高的两名友方免疫沉默,魅惑和眩晕:释放基础技后的3秒,自身攻击速度值增加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同时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3%44% 55% 67% 80% 94% 111% 132% 158% 190%)的伤害,每8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自身技能伤害增加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高于80%,额外对他造成攻击力28%37% 47% 56% 67% 79% 93% 111% 133% 16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自身技能伤害增加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高于80%,额外对他造成当前血量1.5%的技能伤害,每8秒最多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自身技能伤害增加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高于80%,之后6秒除自己外的友方造成的伤害增加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