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泰式炒面

阅读

  ·  

2022-06-17更新

  ·  

最新编辑:林久i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6-17

  

最新编辑:林久i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月叔丨
林久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泰式炒面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星河轨迹
泰式炒面初始皮肤.jpg

画师:

泰式炒面满星皮肤.jpg

画师:

泰式炒面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泰式炒面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泰式炒面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泰式炒面头像.jpg 泰式炒面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驹形友梨 V17-筱筝
专属堕神 头像-土蜘蛛.png
土蜘蛛
头像-夜雀.png
夜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叉烧包.png叉烧包
实装日期 2020年03月19日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1 / 1121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729 / 3089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408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11 / 3096
Hp icon.png 生命值 510 / 8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469 / 5579
食物 泰式炒面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泰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果敢强势
身高 162cm
关系
信条
让我看看你的价值吧。
简介
泰式炒面是以泰国干米、新鲜虾和泰式鱼酱为主料,配以鲜鸡蛋、泰式辣椒酱、豆腐、腌制甜萝卜等制作而成的一道美食,营养丰富,口味独特。
背景故事
泰式炒面是一个聪慧机敏,果敢强势的女性,独立特型的性格让她在残酷的商业斗争中脱颖而出,且由于出身原因,本人还是个佛教信徒。临危不乱,眼光独到,不畏强权是她最好的标签。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女强人。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泰式炒面-基础技.png
佛言静思
(1级)泰式炒面驱动珠串,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62点伤害,并有50%几率提升自身40%攻击力,持续3秒。
(41级)泰式炒面驱动珠串,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806点伤害,并有50%几率提升自身40%攻击力,持续3秒。MAX
能量技
泰式炒面-能量技.png
戒罚
(1级)泰式炒面周围散开的珠串各自凝聚,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83点伤害,同时对其他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44点伤害。
(41级)泰式炒面周围散开的珠串各自凝聚,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3679点伤害,同时对其他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872点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本当に求めているものはなかなか見つからないもの――ねぇ、貴方の名前が聞きたいわ。私が貴方を求めたから、貴方を見つけたのか……?その答えを探すためにもね、フフ……。
真正想要的东西往往很难找,你叫什么名字?是我找到的,还是我想要的?
登录
次出かける時は、私も連れてってちょうだい。貴方の傍で、私の価値を証明させてほしいわ。家にいたら、花瓶みたいに座ってるだけになっちゃうものね。
下次出门请把我带上,我更希望能够站在你身边去证明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在家闲着当花瓶。
冰场
綺麗ね、私はここが好きよ。
真干净,我喜欢这里。
技能
説法にて、不浄しましょう。
诉佛言以净不洁。
升星
謹厳なるこの瞬間…… 穏やかで……落ち着いている。
空灵的感觉......很祥和......很平静。
疲劳中
ううん、大丈夫よ。またすぐに役に立てるわ……
不......我没事,我还可以帮忙......
恢复中
……私、どのぐらい休んでた?
......我休息多久了?
出击编队
一緒に行くの?いいわ、貴方が私と肩を並べられる資格があるか見てあげましょう。
要跟着一起吗?看看我究竟够不够格与你并肩。
落败
失败だわ……準備が足らなかった……。
糟了......准备不够充分......
通知
料理ができたわ、部屋で食べましょう?
厨房把饭做好了,我们去包厢里吃吧。
放置台词1
ごちゃごちゃした文書ね。まぁいいわ、私が整理してあげましょう。
好乱的文书,算了,我来替他整理一下。
放置台词2
御侍様は最近疲れてるようね。お寺で安眠できる香燭(こうしょく)をもらってこようかしら。
御侍最近好像很疲惫,去庙里求些安神的香烛吧。
触碰台词1
止まりなさい!許可を得ずに女性に触ろうとするのは、失礼なことだわ!
停——御侍,未经允许便试图碰触女性可是很失礼的表现。
触碰台词2
え? 手を合わせるのは私たちの伝統的なマナーよ。それと……ビジネスのために、南北のあちこちに行か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の。握手にも慣れたわ。 ハグ? 抱きつくのは絶対にダメよ。
嗯?双手合十确实是我们的传统礼节,但毕竟经商需要走南闯北,握手什么的也习惯了。拥抱?拥抱绝对不可以。
触碰台词3
言葉を慎みなさい。神仏を妄議(もうぎ)してはなりません。 人は畏敬の念(いけいのねん)を学ば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でないと、行動の基準となるラインを見失いますよ。
慎言,不得妄议神佛。人当学会敬畏,无有敬畏,行事便失却底线。
誓约台词
貴方とならいいわ。 ああ、そんな煩わしい礼儀なんていらないの。ここは私の故郷じゃないし、大切なのは目の前の貴方だもの。ねぇ、手を出して?そうそう……こうして糸を繋いだら、もうずっと離れないわよ?
你的话,可以哦。啊,不需要那些繁琐的礼节,这里也不是我的家乡,重要的是眼前的你,把手给我,对,就是这样,用线缠起来,然后再也不分开。
亲密台词1
数珠(じゅず)の糸は、人生の起伏をつないだ絃(げん)のようね。私が貴方に出会ったのは、間違って奏でた音か、それとも定められた運命か……どっちでしょうね?
线于佛珠,亦如串起人生起伏的琴弦,我遇到你,是错弹的音符,还是起伏中注定的缘?
亲密台词2
行くといいわ。やりたいことは何でもやるべきよ。あとのことは、私に任せて。
去吧,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余下的麻烦,都交给我。
亲密台词3
『郷に入(い)れば郷に従え』と言うでしょう?港に入れば港に従えってね。教えてほしいの……貴方の傍にいるために、何を学んだらいい?
入乡随俗,入港随湾,教教我,陪在你身边,还需要学习哪些东西?
放置台词3
御侍様って多忙すぎじゃない?もっと私のことを頼ってくれてもいいのに。
真是个忙碌的家伙,明明可以多依靠我一些。
胜利台词
言ったでしょ、私はなんだって上手くやっちゃうのよ。
我说过,我会做好一切。
失败台词
次頑張ればいいのよ……戦場はビジネスと同じ、勝ち負けがあるからね……。
下次再来就好了,商场战场都是这样,有胜有败。
喂食台词
ありがとう~! あっ、ちょっと待って。これあげる! お礼よ~♪
谢谢~啊,别走,这是回礼~
换装独白
星河轨迹 派对马上就要开始了,御侍,我们快走吧~

故事

反常


  「你听说了吗?今天报纸上登的大新闻!」
  「啊你说那个香料的事情?听说啦,好可怕……」

  女仆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经过耳畔,新的一天再次从她们的讨论声中开始。

  阳光正好,将屋内映得亮亮堂堂,却无法平息我心中的焦躁不安。

  照惯例拜过客厅里的佛像,我心不在焉地抬步走向华贵的长廊。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我的生活都已经变了。

  比起闲适但无趣的现在,我更喜欢曾经和御侍一起管理店铺、忙碌得无比充实的日子,但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我至今都不明白御侍为什么突然不再愿意与我一同工作。

  以后你不用操心生意上的事,他说。

  好吧,我明白了。我回答道。
  御侍遮遮掩掩反常的举动多少令我不安,但我仍然选择不去追问。
  因为我相信,他处理完这些事之后就会亲自来解释一切。

  只是,一转眼好几个月过去,我还是没能等到御侍开口。

  这事像一团异物滞塞在胸口,我担心在意,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我不禁叹了口气,脚步随直觉停下,一抬头面前又是书房。

  我最近经常来书房。或许正是因为经常来,我习惯性地走到了这里。
  只是,藏书已经被我读完,这个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能帮我熬过漫长时间了。

  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我这么想着,却从虚掩的门中瞥见一样反常的东西。

  平日里总是空无一物的办公桌上,杂乱地堆放着几份文件。

  管家确实说了昨天晚上御侍回来过,想来这些应该都是御侍工作上要用的东西吧?

  我已经太久没有接触御侍的生意,对它现在如何进展、御侍又是怎样突然赚到了大笔财产一无所知。

  只是看一下,应该不要紧吧?

  没能忍住心里的冲动,我悄悄走进书房,伸手拿起其中一份。

  货品名那一栏空着,是忘记写了吗——等等?!
  一,二,三,四,…这串数字后面有几个零?御侍什么时候经手了那么大的生意?

  我不自觉地凑近那张离谱的货单,正打算仔细看看,然而——

  咚咚。

  敲门声就在这时响起。
  心脏因为紧张而一阵狂跳,我连忙把货单按回桌上,在纸张哗啦的声响中抬头看向门口。

  管家端正地站在那里。

  「泰式炒面小姐?」

  「有什么事吗?」

  「今天的晚宴,老爷希望您能与他一同出席。」

夜宴


  宴会厅内金碧辉煌,脚下厚实的绒毯柔软得让我产生了漫步云间的错觉。
  悠扬的音乐静静流淌,席间酒杯相碰的叮哐声又为它添了几分浮躁。

  这样的场所,已经是久违了。
  在御侍的生意刚有一些起色时,我也经常厚着脸皮陪他一同出入商界的晚宴。

  御侍以前总说:要做生意,人脉最重要。
  所以为了累积人脉,那时的我们穿着廉价的礼服,就算被人悄悄议论着嘲笑着,都要强撑起微笑对目所能及的宾客们逐一敬酒,只为让他们留下哪怕一点点浅淡印象。
  现在不必这样了。
  我们身上的衣饰精致华贵,反倒是当年瞧不上我们的人端起酒杯面带笑容地走近。

  「啊,您就是席尔瓦先生,久仰大名了。」

  「你好。」
  御侍一眯眼,与来人碰了碰杯。

  「这位小姐是?」

  「是我的飨灵。」

  「她就是飨灵!哎呀,少见呐……」

  听到「飨灵」二字,陌生的男人显然产生了兴趣,语气一下子热切了不少。
  他看着我,像在看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经历过很多次类似的事,这样的眼神仍然让我感到不适。
  冷静。要微笑。不能在御侍的客人面前失礼。

  我压下心中的不适,安静地对他微笑。

  「这东西可不寻常啊,很贵吧?」
  他将视线从我身上挪开,摸了摸下巴,冲着御侍笑道。

  「……」
  这个说法……
  我转头去看御侍,而他脸上并没有什么动摇,只是笑了笑,与对方寒暄起来。

  我胸口一空。

  这是他第一次默认我等同于一件物品。
  明亮光线下御侍的侧脸,或者说他眼里不带温度的笑意,令我产生了强烈的陌生感。

  他是这副模样的吗?

  我印象里的他不会这样冷冰冰地笑,也不会任别人那样评论我。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朋友,是事情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似乎有太长时间没有见他了。

  御侍……好陌生。


  「席尔瓦先生,方便到外面聊聊吗?」

  「荣幸之至。」

  身边御侍的身形动了动,我回过神来,想跟上他们的脚步却被拦下。

  「你不用跟来。」

信任


  数年前,我的御侍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商贩。

  他老实本分地做着矿石生意,商卖所得仅够糊口。

  召唤出我的时候,他又惊又喜,眼底都冒着光,对着稍显陈旧而一尘不染的佛像拜了好几下。

  起初他把我当做天赐的宝物恭敬地供养,而长久的相处让我们慢慢地成为了朋友。

  他渐渐能够以对等的关系和我交谈,也开始和我讨论一些生意上的烦恼。

  为了替他分担那些烦恼,我认真学习着经商之道,慢慢有了自己的心得,也终于在他的事业中有了一席之地。

  这样就能成为御侍的得力助手了吧?

  我满心想着他能够放开手去完成自己的梦想,所以我总对他说,善后交给我,做你想做的吧!

  而他也在我的鼓励下大胆起来。

  我很高兴能和他一起努力、获得他的认可。我愿意献出自己的时间来为他工作,也期待着每当他有难题我都能出手为他解决——

  然而在某一天,这样的生活唐突地结束了。他开始疏远我,将我从这些生意中剥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挤进了上层人的圈子。

  那之后的事,我就再也不知道了。
  我被他放置在新买的屋宅里,就像一件家具、一个花瓶。

  我以为自己可以撑到他主动向我坦白一切的时候……但这实在是太累了。


  我觉得自己被冠以了「证明御侍有能或是有钱」的意义。我只是一个象征,仿佛其他的都不再重要。

  他似乎不再需要我的努力,也不再用以往亲切的笑容面对我。仿佛我做的那些都是一厢情愿。

  站在原地,看着他避开人群前往空旷的阳台,我双手不受控制地扯紧了礼服的裙摆。

  我感到十分的、十分的失落,或许还夹杂着委屈或是愤怒或是别的感情。我始终认为我们应该是对等的伙伴,而他一次又一次地把我推开,仿佛在告诉我,我不该在那个位置。

  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我将会永远身为花瓶,让他人来评判我的价值吗?

  穿着活动不开身子的礼服,仅仅作为象征存在,这就是我吗?
  我还能称自己为「我」吗?

  「……」

  我们该谈谈。

  站在宴会厅中央,我如是想道。

  我该找个时间,和他讲清楚我的想法。
  这样的日子太过难熬,简直无法承受。我已经等了几个月,不能再等下去了。
  只要把一切都捋顺、都讲清楚,他一定会理解我,我也一定有办法能帮上他的忙。

  因为我们是朋友,是伙伴,是家人。我们共同度过了那么多日子,构筑起来的感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一定是的。

契约


  「全员把手高举,不准轻举妄动!!」

  宅邸的大门被强行破开,十数名军官打扮的人涌进门内,领头的人猛地抽出枪支。
  女仆们立刻尖叫起来,但所有声音都在一声枪响过后停下。

  他眼神凌冽,枪口冒着青烟。
  「下一次可不会打偏了!」

  他在房间内踏了几步,观察着每一个人的表情,最后将眼神锁在我的身上。
  「飨灵,就是你吧?」

  「呃?!」
  我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你们是谁?」

  「泰式炒面!!」

  我这才注意到军官身后被手铐拘束着的御侍。

  宴会结束之后,御侍让管家送我回去,然后与那个找他谈了许久的男人坐同一辆车离开了。
  转眼间就这样过去了数日,我一直没等到和他聊聊的机会,没想到机会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

  「阻止他们!」

  他蓬头垢面,满身血污,狼狈地冲我叫道。

  视线无法离开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我吞了口口水。

  他受伤了,我要保护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军官会找上他,但他会给我解释,一定。

  我咬牙凝聚起灵力,珠串从我身侧浮起。

  没等我有下一步动作,军官们就先一步将我团团包围,黑压压的枪口从四面八方指着我。

  枪弹对我并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我不怕,反倒是他们的话让我不知所措。

  「飨灵,立刻放弃抵抗!包庇罪犯以同罪处理!」

  「罪犯?!」

  「罪犯席尔瓦走私违禁香料,造成帕拉塔东面社会混乱,大量民众伤亡,依法逮捕。」

  「香料……走私……?」

  他和那些商人的秘密交易,数字夸张的货单,突如其来的财富……

  脑海中不可抑制地冒出越来越多的质疑和猜测。

  「嗤,不知情吗。」

  「……」
  不,不不不不……
  御侍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不是。不是!

  「席尔瓦!你还打算沉默?」
  「那批东西的货单在哪,说!!」

  御侍没有回答问题,只是狠狠地看向我。
  「你在干什么,泰式炒面?动手!」

  「御侍?是误会对吧?!」

  走私?违禁香料?
  他不会做这种事,我了解他的。我知道的!

  我直视着御侍的眼睛,想要从他口中得到确认。只要他说这一切都是误会,我就能安下心来。我们可以打伤这些军官然后趁机逃走,我会想办法为他解决这次的事。

  但我看不出他表情里有除了愤恨之外的东西……这算是默认吗?

  「是误会……对吗?」
  我浑身冰凉,声音不受控地颤抖起来。
  比起那些子弹加诸于我的伤口,这个事实才真正地刺伤了我。

  「动手!!杀了他们!!」

  思考完全停止,恐慌将我填满。

  他的话像是牵动木偶的丝线,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运转,至此,我第一次真正地感受到「契约」这种东西的可怕。

  好可怕。
  我在做什么?我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哪怕是一根手指都无法随我的意愿而动,只能被线牵着机械地起舞,像是没有生命,像是没有思想。

  现在经历着的一切都像是在否定「我」的存在好可怕。

  我想大声叫喊,而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飞溅的血液的颜色也好,此起彼伏的枪声也好,我看不到,也听不到,只有御侍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而下一秒,身体里的力气被唐突地抽空,眼前的世界倏地摇晃了一下,冰凉的地板重重地压向我。
  意识朦胧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松开了,但我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去思考……


  「青咖喱先生,席尔瓦犯的罪只是走私,应该活捉回去审问,况且货单还——」

  「那个人类不死,她就会把你们全部杀掉。」
  「你该不会以为枪可以压制飨灵吧?」

  「可、可这……」

  「圣王那边我来解释。你们……」

  「把她带回去。」

泰式炒面


  精神像是不知怎么陷入了一个无法挣脱的世界,泰式炒面觉得自己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拉扯,越陷越深,周围也越来越黑暗。

  而在黑暗的深渊里,她仿佛再次回到了熟悉的环境……

  她看到了昔日御侍脸上诚恳憨直的笑……看到了那时破旧的屋子……想起了那时虽然艰苦但快乐日子——

  画面像是戛然而止一般将她带入了那个冰冷的屋子。

  那里的御侍失去了以往的笑容,那里的人不再单纯……

  灯光下虚假的华丽……宴会中的人类虚伪的微笑……假面背后嫉妒的眼神……

  鲜血……背叛……御待堕落的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但却有些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记忆渐渐被无数人类的鲜血所浸染……

  御侍眼中曾经闪烁的光芒,早已经消失不见……

  她的体谅与让步、信赖与好意,被「人类」踩得稀碎……

  终于记起来了,这些……都是记忆的碎片……

  然而她已经不想再看了……

  此时此刻,她想,她彻底的明白了自己是什么……

  是的,她是与人类不同的生命,她是飨灵……

  飨灵注定无法以对等的身份与人类相处。



  「——唔!」
  挣脱了梦境……泰式炒面想起了自己有意识前的最后一幕。
  她试图从床上起身,身上的伤口都已经被细心处理,损失的灵力也回来了大半。

  不知道在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就在她打量着周围环境的同时,一个陌生的身影自门口走近。
  他有一头青绿色的长发,戴着面具,不知怎的,泰式炒面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不用怕,这里很安全。」
  青咖喱隔着几步的距离说。
  「我是飨灵。」

  「……」
  泰式炒面安下心来。

  她与青咖喱聊了许多,包括昔日的信赖,御侍的背叛……而对方始终只是沉默地听着。

  等泰式炒面意识到自己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般地把那些情绪都倾倒出来后,她才恢复了理智,面对青咖喱,自觉有些失礼。
  而青咖喱在这时终于开了口。
  「还打算做人类的走狗吗?」

  走狗?
  那还是个活物,而我之前甚至只是个花瓶。真可笑。
  想及于此,泰式炒面终于露出了自己失去已久的笑容。

  「不。」
  梦已经醒了,不是么?
  泰式炒面直视着青咖喱的眼睛。

  「我,不是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