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猫饭

阅读

  ·  

2021-06-14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6-14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猫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心的归途
猫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猫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猫饭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猫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猫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猫饭头像.jpg 猫饭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佐藤元 翟巍
专属堕神 头像-断刀.png
断刀
头像-樱丸子.png
樱丸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鳗鱼酥.png鳗鱼酥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2 / 556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67 / 1372
Def icon.png 防御力 28 / 64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03 / 2018
Hp icon.png 生命值 511 / 936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08 / 1733
食物 猫饭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冷淡
身高 168cm
关系 喜欢: 秋刀鱼头像.jpg 秋刀鱼 水信玄饼头像.jpg 水信玄饼
信条
本来只想和猫咪在一起,但现在也不坏。
简介
猫饭最初的确是喂给猫咪的食物,但在江户时代,考虑到食材的廉价,底层民众已经普遍开始吃起猫饭,甚至带动了以猫饭的食材"鲣节"为主的产业。时至今日,猫饭也是人们可以吃到的最廉价的食物之一。
背景故事
少言寡语的猫系男子,自称吾辈,把身边的猫咪当做家人来看待。平时总喜欢丢三落四,有时后甚至想不起自己要做什么,因此对料理御侍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猫饭-基础技.png
结界.喵
(1级)猫饭身边的猫在他身边不断地跑动着,使其自身一段时间内受到普通攻击降低5%,持续4秒。同时,驱散敌方最近单体所有增益效果。
(41级)猫饭身边的猫在他身边不断地跑动着,使其自身一段时间内受到普通攻击降低41%,持续4秒。同时,驱散敌方最近单体所有增益效果。MAX
能量技
猫饭-能量技.png
结界.伞
(1级)猫饭周围的猫躁动不安,退到了猫饭身后,猫饭打开雨伞旋转,使友方全体受到的技能伤害减少5%,持续8秒。
(41级)猫饭周围的猫躁动不安,退到了猫饭身后,猫饭打开雨伞旋转,使友方全体受到的技能伤害减少41%,持续8秒。MAX
连携技
猫饭-连携技.png
结界.伞之华
连携对象 秋刀鱼头像.jpg 秋刀鱼
(1级)猫饭周围的猫躁动不安,退到了猫饭身后,猫饭打开雨伞旋转,使友方全体受到的技能伤害减少6%,持续10秒。
(41级)猫饭周围的猫躁动不安,退到了猫饭身后,猫饭打开雨伞旋转,使友方全体受到的技能伤害减少50%,持续10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吾辈是猫饭,御侍大人,全赖您照顾了。
登录
御侍大人?您什么时候来的?
冰场
这裡有点冷呢,话说回来猫咪们呢?
技能
撕裂吧!
升星
好华丽......能再来一次吗?
疲劳中
唔唔,睁不开眼睛了,请让吾辈休息一下。
恢复中
也许暖和点的地方会更好......
出击编队
舔舐利爪,就是为了这一天!
落败
吾辈......已经......
通知
御侍大人,饭已经好了吗?唔,看起来很烫啊……
放置台词1
嗯?厨房是什么时候打扫好的?
放置台词2
喵,喵......啊,不是猫么。
触碰台词1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您有看到吾辈的酱料吗,今天一直在找......嗯?吾辈的手?啊!
触碰台词3
这是耳朵哦,希望您不要为了好奇而摸它......
誓约台词
总觉得,有点紧张……
亲密台词1
对御侍大人的气息更加依赖了。
亲密台词2
果然太近了吧,吾辈会保持距离的。
亲密台词3
乖~乖~啊,不小心用逗猫的方式来对待您了……
换装独白
心的归途 这辆列车会开往哪里,吾辈并不清楚,但是吾辈知道自己所向往回去的地方。

故事

抛弃


  我已经不记太清我的御侍长什么样了,但是我还记得我被召唤出来时,他看着我的那种眼神。
  我也许永远都忘不了。
  「怎么还有对猫耳朵。啧……好歹是飨灵,算了。」

  我甚至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发出辩解,眼前的男人就转身离开,我急忙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我并不是个擅长战斗的飨灵,还有些笨手笨脚。
  可以说是,什么都做不好了。

  我看着御侍嫌弃的眼神,抓紧了自己的衣角。

  「你怎么那么没用!不过还是能当个挡箭牌使的嘛!」

  眼前的堕神喷吐着令人惧怕的黑色火焰,就在巨大的触手袭向御侍的时候,我被狠狠地拉到了他的面前,原本即将贯穿他的触手直接将我击飞出去。
  御侍见我被打飞后,没有一丝犹豫地转身逃离。
  他丢下我,逃跑了。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然而就连堕神都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追着御侍去了。

  我看着御侍被堕神追上后,倒在了血泊之中。
  内心写满了恐惧的我逃离了那一片血色的地方。

  受了重伤的我挣扎着逃回城镇后,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我真的。太没用了。

  御侍去世后,我有些恍惚地在城镇中游荡,我也曾去过一些店铺打过工。但大多都在一段时间后就被开除了。

  那天,下着倾盆大雨。
  灰蒙蒙的天气就如同我的心情那般压抑。
  我坐在破旧的茅草屋下,仰起头看着仿佛不会停下的大雨。
  我那么没用,还不如那时候拼死拉住那个堕神。
  ——至少这样,御侍就不会死了吧。

  打定主意后,我从屋檐下站起身,淋着雨走向了堕神肆虐的城郊。

  然而就在我即将走出城镇的时候,一把伞遮住了不断落下的雨滴。

  「你要去哪里呀?下那么大的雨,怎么不打伞呢?城外有很危险的怪物哦。」
  「……」
  「你不会是没地方去吧?」
  「………吾辈……」
  「你这个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像被抛弃的小猫一样呢。要不要跟我来?我这里有很多你的同伴。」

  他的家并不大,但却养着很多很多的小猫。
  那些小猫并不怕人,在见到我的时候,先是好奇地嗅了嗅我的味道,随即就凑到了我的身边蹭了起来。

  柔软的小家伙们轻轻地撑着我的脚踝,还有只小狸花因为我的脚边被其他猫咪围满,只好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喵喵直叫。

  男人看着我因为叫得可怜的小狸花而手足无措的表情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把自己宽厚的手掌放在了我的头顶,狠狠地揉搓了起来。

  「就连它们都觉得你是他们的同伴啊!果然把你捡回来是没错的!」


  那个将我带回他家的男人是这附近出了名爱猫的家伙。

  小镇里的流浪猫大多都被他带了回来,就连其他人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办法继续养的小猫,也大多会选择送到他家。

  据他说,我当时站在雨中的表情,像极了那些因为被主人拋弃的猫咪,所以他忍耐不住,便将我带了回去。

  我看着那些被他养得圆滚滚的小家伙,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

  「吾辈,很像它们?」
  「哈哈哈哈!是啊!你还有一对猫耳朵呢!」

  在男人家的日子过得比起以前要愉快很多。
  我每天只需要负责帮他打扫卫生,给小家伙们准备他们能够吃的饭。

  那只三花的小狸花喜欢吃小鱼,但是那只橘色的小胖猫比较喜欢吃鸡胸肉。
  每一只小猫爱吃的食物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猫饭!猫咪的饭你都做了!我的饭呢……」
  「吾辈……吾辈忘记了……」
  我看着男人委屈巴巴的表情猛地想起。

  啊……我好像忘记做他的饭了……

  我低下头,手紧紧攥着上衣的衣摆,咬紧了下唇。
  他也要觉得,我是个没用的家伙了吧。

  预想中的责备迟迟未来,反而是那只令人安心的手放在了我的肩上。

  「算啦!那我们今天就出去吃吧!」

  我抬起头惊讶地看着笑意盈盈的男人,愣愣地眨了眨眼。
  「你……你不怪罪吾辈吗……」

  「这点小事,有什么好怪罪的!走啦!J

  我看着捧着饭碗吃得津津有味的他,忍不住也抱住了饭碗,扒上了两口。

  「这样就对了嘛!」

  我揉了揉吃得有些发涨的肚子跟在了男人的身后,看着他双手枕着头,仰头看着明亮的星星。

  「猫饭,你知道吗。」
  「嗯?」
  「猫咪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纤细敏感得多,它们连自己的死亡都不愿意被人看到…」
  「……唔。」
  「所以啊,我才想对它们好一点,再好一点。」

  我看着男人在月光下被拉长的影子,忍不住点了点头。

  「嗯!」

  我觉得,我的归宿,可能就在这里了吧

独自一人


  原本我以为,我的生活,就会这么平淡地,如同我一样没有任何特色地过下去。

  但是忽然有一天,那个每天都在笑的男人不见了。

  就如同那几只已经垂垂老矣的猫咪一样,忽然在某一天,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中。

  我原以为我是再次被抛弃了。

  但是当那只小小的狸花围绕到我脚边时,我不得不强打起精神,为他们去准备食物。

  我在我一直常用的厨具中,发现了一封落下的信。

  那个总是笑着的家伙,原来早就知道自己得了一种无法治好的病。
  他没有办法再照顾那群小家伙多久了。

  在那个时候,他发现了在大街上的我。

  我那时的眼神,就仿佛想要早点离开这个世界那样绝望。
  于是他决定,让我来代替他,继续照顾那群猫咪。

  他很抱歉,一开始抱着并不纯的目的利用了我。
  但他也是真正的希望,我能够和这些小家伙们一样,好好地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不再和 流浪猫一样流浪。

  他留下了一笔不菲的资金,让我可以继续无忧无虑地照顾这群小家伙。

  也许,他一开始接近我的目的,只不过是希望给猫咪们留下一条后路。
  但他也将我从绝望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给了我一个重新生活下去的希望。

  我看着他画在信的最后,那个并不怎么好看的笑脸。
  一时之间甚至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谢谢你。
  即便一开始只是谎言,也谢谢你给了我安身之处,所以我也会替你守好它们的。

私塾


  这是个堕神肆虐的年代,就连人类都会因为田地被毁而无法吃饱。
  想要让猫咪们吃饱,那是件更困难的事情。
  而在野外的流浪猫们就更是如此。

  有一天,我去野外采些野菜想要用来做饭时,忽然听见了一声细微的声响。
  那是小猫的叫声。
  稚嫩清脆。

  我循着声音一路向樱花林中走去。

  然而让我没能想到的是,这片传闻中被堕神占据的樱花林深处,竟然有着一座小小的庭院。

  那只小猫则是迈着轻快的步伐,扑进了一个从大门中走出的男人怀里。

  而那个男人也看到了跟在小猫身后的我,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

  「诶……你是…跟着它来的呀?进来坐坐吧。」

  眼前的这个男人叫做秋刀鱼,他是这座私塾唯一的老师。

  在这个混乱的年代,流落在外的弱小飨灵有很多,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很有可能就会落得消散甚至堕化的下场。

  他的私塾里,除去那些还幼小的飨灵外,还有不少小猫。

  我抱着刚刚那只因为调皮而跑到樱花林外的小奶猫,轻轻揉了揉它柔软的肚子。

  「话说,你要不要带着你养的那些小猫,来私塾。正好,我也缺个帮手。猫咪们也能做个伴。」

  我微微一愣,看着伸到我面前的那只手,轻轻点了点头。

  鸟居私塾是个很美的地方,外面有一大片的樱花,每当樱花盛开的季节总是美得令人难以侧目。

  四周的堕神也在秋刀鱼的清理下,逐渐消失。

  这里足以称得上是一片小小的净土。
  但是我却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秋刀鱼很能干,他能把私塾安排得井井有条,他还有一个经常来帮忙的飨灵。
  那是个有着粉红色长发的漂亮女孩儿,叫做樱饼。

  他们两人就足以把这个私塾照顾得很好。
  但我却没有办法找到我自己能做的。
  我也想为别人做些什么。

  女孩儿的心思大多比较细腻,樱饼好像看出了我的不安。
  有一天,她坐在我的身边用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我。

  「猫饭,你在担心什么呀?」
  「我觉得……我一直帮不上什么忙。」
  「没有呀,你这不是一直在帮我们照顾小猫们吗,帮了很大的忙呀!」
  「是……是吗!」
  「是哦!不要担心啦!这里就是你的家呀!」

  也许,这里就是我想要的那种归宿吧。
  谢谢你们,我曾被温柔的谎言所拯救,所以无论这番话是否是出于善意的谎言还是出自真心,我都能感觉到其中浓厚的心意。

猫饭


  「一,二,三,四,五……诶……」

  樱饼看着围在饭盆旁吃得正香的猫咪们皱紧了眉头,猫饭见状走到了她的身边小心地询问。

  「怎么了吗?」
  「还少了一只,狸花不见了。」
  「会不会是出去玩儿了。」
  「呀!那可不好了,最近外面又来了不少堕神,可危险了。」
  「我去找它!」

  猫饭跑出了私塾,他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正在往一个小屋里钻的狸花。

  「请问…这里有人吗?」
  「喵————」
  「你果然在这里啊,吾辈找了你好久了,快出来吧!」

  猫饭以为他找到的只有狸花,但没想到,他还找到了一个和曾经的他一样那么绝望得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家伙。
  他是水信玄饼,也是一个飨灵。

  猫饭看着眼底写满了悲伤的水信玄饼,忽然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他在那么多人的帮助下,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也找到了自己活下去的意义。
  那么,他是不是也可以帮他,找到自己的归宿和重新活下去的意义。

  猫饭并不是一个十分幸运的飨灵。

  他没有一个很好的御侍。
  他的御侍甚至在遇到堕神的袭击后,将他作为挡箭牌。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堕神会暂时放弃已经无法反抗的猎物追向他。



  这是猫饭第一次被抛弃。

  猫饭就如同所有的猫咪一样,曾经被抛弃过一次的他,格外得小心翼翼。

  但是有些笨手笨脚的他,在越发小心后,反而做事越发束手束脚了起来。

  一次次被开除,便如同一次次被抛弃。

  最终当他已经决定要放弃的时候,有一个人拉住了他的手,给了他一个重新开始的希望。

  在那个人离开后,鸟居私塾中的大家,又给了猫饭一个真正的家。

  一直在接受大家的帮助的猫饭有一个心愿。
  他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够和大家一样,帮助其他的人。


  然后,他遇到了将自己关在一个小小的黑屋中的水信玄饼。
  于是,他像所有向他伸出手的人一样,向这个眼中仿佛再也看不到阳光的家伙,伸出了自己的手。

  「吾辈是猫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