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瑞秋三明治

阅读

  ·  

2022-09-04更新

  ·  

最新编辑:White_Zerooo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9-04

  

最新编辑:White_Zerooo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久离哩
White_Zerooo
林久i
包子-------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瑞秋三明治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瑞秋三明治初始皮肤.jpg

画师:

瑞秋三明治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瑞秋三明治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瑞秋三明治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瑞秋三明治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瑞秋三明治头像.jpg 瑞秋三明治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柚木雪那 美加
专属堕神 头像-尖刺蜗牛.png
尖刺蜗牛
头像-暴食.png
暴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烤玉米.png烤玉米
实装日期 2022年7月29日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5 / 120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14 / 2069
Def icon.png 防御力 25 / 48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231 / 5640
Hp icon.png 生命值 566 / 901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73 / 3593
食物 瑞秋三明治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美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爽利
身高 170cm
关系 ???
信条
行动永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简介
是经典鲁本三明治的变体之一,在鲁本三明治的基础上用熏牛肉或火鸡肉代替腌牛肉,用凉拌卷心菜代替酸菜,从而称为瑞秋三明治。又被戏称做鲁本三明治的“近亲”、“姊妹”。
背景故事
虽然看起来是个武斗派,但头脑意外得好,只是情绪很容易失控,而一旦陷入愤怒之中,就会变得格外疯狂。没什么生活常识但也从来不拘小节,哪怕手臂断掉也会笑着战斗的狂战士。对于家族成员的容忍度极高,知道潘多洛在偷偷练习战斗,所以偶尔会帮她做特训。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瑞秋三明治-基础技.png
疾烈快意
(1级)瑞秋三明治手持斧子,蓄力后跳向空中,向前方敌人连续劈砍,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97点伤害,同时对自身造成当前生命值10%的伤害。
(41级)瑞秋三明治手持斧子,蓄力后跳向空中,向前方敌人连续劈砍,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161点伤害,同时对自身造成当前生命值10%的伤害。MAX
能量技
瑞秋三明治-能量技.png
暗印余妄
(1级)瑞秋三明治举起斧子,闭眼默念咒语,暗色印记浮现在周身,随后冲向敌人猛烈劈砍,提升自身10%的攻击力和10%的攻击速度,并使自身回复312点血量。
(41级)瑞秋三明治举起斧子,闭眼默念咒语,暗色印记浮现在周身,随后冲向敌人猛烈劈砍,提升自身30%的攻击力和30%的攻击速度,并使自身回复4056点血量。MAX
连携技
瑞秋三明治-连携技.png
超级暗印余妄
连携对象
(1级)瑞秋三明治举起斧子,闭眼默念咒语,暗色印记浮现在周身,随后冲向敌人猛烈劈砍,提升自身12%的攻击力和12%的攻击速度,并使自身回复364点血量。
(41级)瑞秋三明治举起斧子,闭眼默念咒语,暗色印记浮现在周身,随后冲向敌人猛烈劈砍,提升自身32%的攻击力和32%的攻击速度,并使自身回复4732点血量。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想当我的御侍?呵,还不知道你够不够格呢啊,小家伙。
登录
哟,机会难得,陪我打一架练练手怎么样?
冰场
这地方......有点意思。
技能
给我碎成渣吧混蛋们!
升星
呵,感觉还不赖。
疲劳中
一直干架身体也吃不消啊......小家伙,过来陪我躺一会儿。
恢复中
我好像做了个很糟糕的梦......不,那......真的是梦吗?
出击编队
听说有人想欺负我的小家伙?呵,那种蠢货,马上就让他从这个世界消失。
落败
不......不可以......
通知
干嘛?我又不会做饭,再说食物这种东西能填饱肚子不就行了吗?别看了快吃!
放置台词1
雌性不长角是自然规律?呵,那种东西,你觉得能管得了我?
放置台词2
虽然现在好像没什么人记得了,但所谓的「斯派柯特」家族,其实只是群没有亲缘关系的飨灵在报团取暖罢了,不过......家的感觉,的确不错。
触碰台词1
我肩上的图案?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你该羡慕的也不是这个吧?我头上的角不是更帅?
触碰台词2
别靠这么近,你还没得到我的认可,我们也不是朋友或家人的关系,可别搞错了啊。
触碰台词3
小家伙,是你拔了我斧头上的羽毛?呵,又想尝尝低空飞行的滋味了是吧?
誓约台词
啧,真不想就这样认可你,毕竟你本该远离硝烟,更加无忧无虑,现在却要被我牵扯进来,不过......我也更不想让你变成和我毫不相干的人就是了......
亲密台词1
你以为我是讨厌你才对你这么严厉的?动动脑子吧小家伙,被我讨厌的人哪还有机会出现在我眼前第二次?你可是成天在我面前晃悠,就差骑在我头上了啊。
亲密台词2
我希望你能更强大,比我还要强大,无论遇到什么事,你都能挺过去,哪怕是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亲密台词3
......喂,别戳了......真拿你没办法,就陪你玩一会儿吧。
放置台词3
恶是非常顽固的,你越想控制它,就越会被它束缚,它会越烧越旺,直到将你燃烧殆尽。我......也会有那一天吗?
胜利台词
哼,这不是当然的吗。
失败台词
啧,给我等着!
喂食台词
虽然我对吃的没什么要求,但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你给的食物味道更好......谢了。


故事

愤怒


  
   嘟嘟囔囔磨磨叽叽的……
  
   烦死了。
  
   当——
  
   「……瑞秋,把脚放下来。」
  
   鲁本对着手里的合同文书闭上眼,好像只要这样,我把脚放在谈判桌上的这一行为就不存在了似的。
  
   我歪歪头,给抗在肩上的斧子重新找了个舒服的着力点。
  
   「没关系吧……柯斯林,你有意见吗?」
  
   「呵呵……当然没有,瑞秋小姐请随意。」
  
   「你看。」
  
   鲁本叹了口气,眉间拧起来,看得我总算有了点好心情。
  
   窗外是被风吹乱的树影和自在飞行的喜鹊,还有稀里哗啦洒了一地的花瓣,反正无论哪个都比这满桌子的破纸要有意思。
  
   真搞不懂鲁本这家伙在想什么,这么好的大晴天,偏要和这个秃子关在房间里谈生意……
   啧。
  
   躺进沙发里,我斜了眼那两个守在门口的黑衣男——
   要是有什么理由,能让我理所当然地揍他们一顿就好了。
  
   「……总而言之就是,只要每半年上缴一千万,『斯派柯特』家族便会满足您一切合理的要求。柯斯林先生还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没有,全凭鲁本先生安排。」
  
   鲁本对柯斯林的谄媚毫无反应,只是点了点头,就准备将那些合同文书整理收拾起来。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咂咂嘴,我也跟着鲁本站起身,走到门口,那两个黑衣墨镜男却突然挡在我们前面。
  
   「柯斯林先生,这是……」
  
   「抱歉呐,鲁本先生,与其做掏一千万出去的生意,不如做能赚五千万的生意。您是个聪明人,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吧。」
  
   柯斯林笑着往后退,直到快贴到窗户上,门被从外打开,几个像是那俩墨镜男双胞胎兄弟一样的保镖也钻了进来。
  
   「虽然这些年和『斯派柯特』家的合作一直很愉快,但经济不景气,又刚好碰上有人愿意高价买您的命……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放屁,这满脸的洋洋得意,哪有半点无奈的影子。
   我做了个深呼吸,压着怒火瞥了眼身后那个还以为自己得了志的小人。
  
   「柯斯林啊……我哥是个聪明人没错,但你看起来可是不怎么聪明啊。」
  
   「瑞秋……」
  
   把想挡在我前面的鲁本拽回身后,我站到那几个黑衣保镖面前,掂了掂肩上的斧子。
  
   「这么几个小喽啰,就想要他的命了?」
  
   「你、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
  
   「是啊,我都等不及了。」
  
   「瑞秋!」
  
   事实证明,柯斯林确实不怎么聪明。
  
   十几个保镖连十分钟都没坚持住,就只留他一个人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了。
  
   「知道错哪了吗?」
  
   「我……我……」
  
   「啊,凭你的智商我也没指望你能回答得出来……总之,这次可以放你一马,但要是再敢对『斯派柯特』家动歪心思,我会让你好好体验一下那是多么愚蠢的想法。」
  
   「知、知道了……」
  
   拍了拍柯斯林肥肉乱颤的脸,我把那个装满了钱的箱子关好拎起来,单手揽过鲁本的肩膀。
  
   「走吧,今晚就拿这些钱,让维也纳做顿好吃的吧。」
  

惩罚


  
   「惩罚?凭什么?!」
  
   「凭你昨天的鲁莽行事。」
  
   我看看鲁本,又看看坐在他身后的大姐,气得笑出声来。
  
   「鲁莽?人家枪管子都要怼你脑门儿上了,我不动手还等什么?」
  
   「不是不让你动手,是我当时叫了你名字,你没有反应,脑子里就只剩下动手了,对吧。」
  
   「……」
  
   「瑞秋,我是为了让你……」
  
   「啊啊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接受惩罚行了吧。」
  
   从鲁本手里抢过邀请函,我便撇下一脸无奈的他和大姐出了门。
  
   虽然包括大姐在内,我们都是被魔导学院召唤出来的飨灵,但只有我和鲁本是几乎同时降生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有时候即使他不把话讲出来,我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说是惩罚,其实就是想让我多磨磨性子,能忍住不发火,以防止「那种事」再度发生。
   我也知道,这是必要的。
  
   但知道归知道,该不情愿的,还是不情愿……
  
   我非常讨厌舞会,那地方闻起来总有一股怪味儿,说香不香,说臭不臭,叫人很不舒服。
   搞不懂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会热衷于此。
  
   冷眼看着那些男男女女在舞池里瞎转悠,我正准备随便找个看起来有点钱的家伙谈笔生意好向鲁本交差,一个在五颜六色的人群中格外显眼的女人朝我走来。
  
   鲁本把我带来舞会后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而他一走,那些本来还想来和「斯派柯特」家族攀关系的贵族们,便也纷纷避开。
  
   这还是难得有个胆子大的。
  
   「风险越大,取得的利益才会越大,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还谈什么生意呢?」
  
   她站定在我面前,冷色的嘴唇微微上挑,似乎早已看出我在想什么。
   除了鲁本,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你是?」
  
   「失礼了,我是一名医生,最近在研究关于飨灵精神方面的课题,也是因此才向您搭话的。」
  
   「你的意思是……我精神有问题?」
  
   不自觉地挑了挑眉毛,拎着斧子的手也收紧了些,那双阴冷的眼睛自然没错过这些细节,但却依旧一派轻松惬意的模样。
  
   「呵呵,不敢。我只是在收集信息,关于飨灵经历过特殊事件后的心理变化。」
  
   「特殊事件?」
  
   「听说……『斯派柯特』家族曾经历过战争,对吧?」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如果您对此感兴趣……就让我们坐下来慢慢聊吧~」
  
   那张狡黠的脸上就差直接写上「陷阱」两个字了,但她竟然能知道「战争」……
   就算是陷阱,我也要踩上去看个究竟。
  
   于是我便朝她走近一步,陡然拉近的距离让危险的味道愈发明显。
  
   「你到底知道什么?」
  
   「这里有点吵,我连瑞秋小姐动人的声音都听不清呢,可以换个地方吗?」
  
   瞥了眼她向我伸来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那是双很适合屠杀与肢解的手。
  
   双脚已经不受控制地向她迈去,鲁本几分钟前的叮嘱还回荡在耳边,但我却选择将其抛在脑后。
  
   大不了就是回去挨顿骂呗……
  
   于是我单手握拳,轻轻撞向她向我摊开的掌心。
  
   「走吧。」
  

催眠


  
   偏远的荒地、昏暗的木屋、漫天的霉味……
   我忍不住皱着眉四下看了看,试图寻找能坐的地方——无果。
  
   「你可真会挑地方。」
  
   「呵呵,抱歉,就先委屈一下您了。」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朝她扬了扬下巴催道——
  
   「说吧,你在宴会上和我说的……关于那场战争的事,你都知道些什么?」
  
   就像是看出来我想得到想要的情报便尽快离开一样,她不紧不慢地笑笑,似乎突然对窗框上的灰尘起了兴趣,粘了点在指尖上,认真研究起来。
  
   「喂……」
  
   「其实不仅人类,飨灵在经历过给身心造成巨大影响的事件后,也会采取一定的自我保护机制,通常表现为昏厥,或是……遗忘。」
  
   ……
   虽然我也希望她只是个想要诓我钱的骗子,但关于那场战争,我确实忘了很多。
  
   「斯派柯特」家族曾是魔导学院研制出的对堕神武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便被送去了战场。
   和堕神抗争了数十年后,这场由人类发起,却没有人类参与的战争才总算结束。
  
   但我只记得战争如何开始,却忘了它是如何结束的。
  
   可这本该是只属于魔导学院与「斯派柯特」家族,以及那些永远停留在战场的亡魂的秘密。
   这个女人又为什么……
  
   「你是想说我忘了关于那场战争的事?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一些特殊能力,你应该,对此并不陌生吧?」
  
   「难道你和鲁本一样……」
  
   说完才后知后觉不对劲,我急忙止住话头,烦躁地看着她露出得逞般的笑容。
  
   「……那你倒是说说,我忘了什么?」
  
   「与其听我说,还是自己亲眼看更具说服力一点吧?」
  
   「……如果你是指催眠,那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呢?通过幻境,可以亲眼目睹未知的真相,您不感兴趣吗?」
  
   「说是真相,其实也不过是死去的过往,既然都已经过去了,记起来又有什么意义?比起去追求那些虚幻的东西,我更在乎当下。」
  
   她突然露出惊讶的神色,而震惊之余又多了些许喜悦。
  
   我奇怪地看着她从窗边走到我面前,刚刚摸了一手灰的指尖试探性地要往我脸上碰。
  
   「你干嘛?」
  
   我皱着眉向后躲开。她没有生气,也不尴尬,只是专注地看着我,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我曾以『永生』为诱饵,蛊惑了很多人类,他们无一例外,为了眼前的诱惑,都不惜牺牲自己当前所拥有的一切……」
  
   她笑起来,看上去有些病态。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面对我的诱惑不为所动呢。」
  
   「因为我不是人类,你丢给我的诱饵也不是什么『永生』。」
  
   「不,对于本就永生的飨灵来说,知晓『未知』,就是最大的诱惑。啊——如果人类都能像您一样珍视当下的话,我也就不会站在这了吧。」
  
   她眼里显露出迷醉的色彩,直觉告诉我不太对劲,陷阱并不致命,但里面却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此时的我看起来倒更像是诱饵。
  
   「……你到底在发什么疯?没别的话说,我就先走了……」
  
   「有趣……真想再多和你聊聊呢……甚至解剖你的大脑……」
  
   「哈?」
  
   「呵……没什么,如果我们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应该能成为不错的朋友吧?」
  
   她用苍白的手背盖住眼睛,肩膀微微颤抖,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真是又令人感到可惜,又令人……感到兴奋呢~」
  
   一阵奇异的香气飘来,在我察觉到不对劲的同时,就已经麻痹了我的神经。
  
   意识彻底消失之前,我只感受到了一阵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冰冷的抚摸。
  

梦醒


  
   「瑞秋小姐……瑞秋小姐……」
  
   被熟悉的声音唤醒,我睁开眼,看到站在床边的维也纳。
   那是非常不真实的一幕,就像一切只是场梦……
  
   「瑞秋小姐,该起床了。」
  
   「我……怎么会……」
  
   「瑞秋小姐不记得了吗?您昨晚在舞会上喝醉了,还没进家门就睡着了呢。」
  
   「是这样吗……」
  
   不,绝对不是这样。
  
   头疼还在持续,虽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那种好像被一只手探入脑海,强行拽出记忆的感觉,不可能只是梦那么简单。
  
   「嘶——」
  
   「怎么了吗?」
  
   正拉开窗帘的维也纳听到声响便立刻回过头来看我,那种警惕的反应……
  
   我理了理衣服,从床上坐起来。
  
   「没什么,只是宿醉后的头疼而已。」
  
   「没事就好……请去用早餐吧,大家已经在等您了。」
  
   熟悉的餐桌,熟悉的食物,熟悉的家人,熟悉的氛围……
   那个毒蛇一样的女人,好像真的只出现在我的梦里。
  
   「瑞秋姐姐,今天不训练了吗?」
  
   早饭过后,潘多洛迟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略微一顿,回身冲她笑道。
  
   「我今天有点事,晚点来陪你训练。」
  
   「瑞秋姐姐……你……没事吧?」
  
   女孩天真的脸透露出担忧的神色,微妙地有些不和谐。
  
   又来了,又是这种过度的关切。
   就好像只有我自己不清楚,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没事,你先去热身吧,不然之后又要抱怨我下手太重了。」
  
   女孩脸上虽然有些不服,但还是点点头,听话地离开了。
  
   我独自来到葡萄园。
   除了执事平时没人会来这里,现在他又刚好在收拾早饭后的残局……
  
   褪下外套,我看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肩膀。
  
   自诞生之时起便烙印在肩头的繁杂刺青中,潜藏着不易察觉的伤痕。
   就像是被动物啃噬过一样……
  
   转了转胳膊,没有麻痹或疼痛的感觉。
   除了那不祥的伤口,似乎一切如常。
  
   只有那不祥的伤口……
  
   它总会在我将要遗忘它的时候,突然传来钻心的刺痛,且带着隐隐的灼烧感。
   ——提醒着我不要忘记那个,只是想想就令人心生恶寒的女人。
  
   我想我需要找到她,弄清楚她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她出现了。
  
   「瑞秋小姐,您还记得我么?」
  
   她站在混着月光的夜色里,脸上挂着玩味的笑意。
  
   「啊,当然。」
  
   我飞快近身,斧柄压着她的脖子将人按在墙上。
  
   「哎呀,这可真是刺激的寒暄方式呢。」
  
   「我没心情陪你鬼扯,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放心,我还不舍得伤害您,而且比起这个……我觉得您还有件更需要关心的事。」
  
   「哈?」
  
   「我名为冰岛干鲨,如果想再见到您的哥哥,就请来找我吧。」
  
   「什……」
  
   如梦一般,她就这样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便消失在眼前。
  
   晚风冷冷地吹过,只有墙上深刻的斧痕和肩头的灼痛在提醒着我——
  
   这是比噩梦更加可怕的现实。
  

瑞秋三明治


  
   继2号实验品成功后,魔导学院便迫不及待地开启了更为完整的对堕神武器计划——
  
   一群统称为「斯派柯特」的飨灵应运而生。
  
   他们的诞生便是为了满足人类的不同需求,「创造」、「无敌」、「预知」、「战斗」,以及「牵制」。
  
   他们不只是歼灭堕神最好的武器,就算战争结束也在不同领域有着极高的使用价值。
  
   所以当魔导学院因惧怕他们的力量而将其遗弃后,当他们沦为徘徊在乱葬岗的「幽灵」之时,自然就会有更无所畏惧的势力想要接手他们的使用权。
  
   「冰岛干鲨……你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还有必要做这些么?」
  
   千层面看着收起针筒的冰岛干鲨,疲惫又急躁地抖了抖腿。
  
   「呵,只是帮她清除一点体内那股堕化的力量而已,又不费事。」
  
   「但并不讨好,做这些没有收益的事,可不像你的性格。」
  
   「谁说没有收益了?」
  
   她轻轻拂过那双刚被怒火燎遍,此时紧闭着的眼睛,露出略带痴迷的笑容。
  
   「她的愤怒可以取悦我……所以在下次尽兴之前,还不能让她先被自己的愤怒烧死啊。」
  
   「……摸够了吧,该走了。」
  
   白发青年冷冷地打断了冰岛干鲨的低声喃喃,后者轻笑一声,慢悠悠地收回了手。
  
   她此行的目的原本只是取得「创造」或「预知」的力量,没想到不仅获得了「预知」,还有了如此令人惊喜的意外收获。
  
   为了不让这份乐趣戛然而止,她不仅破例为其做了没有回报的治疗,还再次冒险潜入那个「梦」里,给对方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
  
   「我很期待下次见面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瑞秋小姐……可别让我失望啊。」
  
   ……
  
   仅仅为了「战斗」而生的瑞秋三明治,有着一名战士所具备的最佳品质——对战场至死不灭的热情,以及情感上的淡漠无知。
  
   在漫长的战争中,「斯派柯特」渐渐生成了如家人般的羁绊。
   战争结束后,被人类遗弃的「斯派柯特」也自然而然地选择了互舔伤口,结成所谓的「家族」。
  
   唯有瑞秋三明治还牢牢记得,他们只是一群毫无血亲关系的兵器,并非家人。
   因为对她来说,他们是比家人更加重要的战友。
  
   所以她可以为了守护「斯派柯特」,强迫自己去参加那些讨厌的宴会,去学会忍耐。
   也可以为了所谓的「家人」,而甘愿待在一个虚假的美梦里。
  
   但当「家人」被带离这个美梦,被带去未知的危险。
   她会……
  
   「哎呀,居然仅靠自己的力量,就从那个『梦』里醒来了呢。」
  
   冰岛干鲨看着那双微微睁开,但还没能聚焦的眼睛,笑容逐渐变得危险起来。
  
   「这可都是为了救你呢,鲁本先生。」
  
   白发青年皱起眉头移开了视线,再度开口的声音里含着藏不住的愤怒。
  
   「再不走,战斧就该醒了。」
  
   「啊……是啊,我可不想对上那样可怕的家伙呢。」
  
   苍白的指尖最后划过那片肩头上的齿痕,便赶在意外发生之前离开了。
  
   瑞秋在这时睁开了眼,那双眼里一半清明,一半混沌,隐隐藏着堕化的愤怒与疯狂。
  
   而就在那片混沌即将扩散之时,一只满是伤痕的手遮住了它。
  
   战斧牛排用他很是不满的暴力手段,让瑞秋再次陷入了沉睡。
  
   他看着远方,幻想那是那些不速之客离开的方向,慢慢攥紧了拳头。
  
   为了守护「斯派柯特」家族,他、她,以及他们……
  
   将不惜牺牲任何代价。
  

神器

  • 怒渊长斧
  • 神器线路
瑞秋三明治神器.png
力量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随机三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造成攻击力9%12% 16% 19% 23% 27% 32% 39% 46% 56%)的伤害,如果他生命值低于30%,则额外造成攻击力19%25% 32% 39% 46% 54% 64% 76% 91% 110%)的二次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造成攻击力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的伤害,如果他生命值低于30%,则额外治疗自身已损失生命值2%的血量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9%12% 16% 19% 23% 27% 32% 39% 46% 56%)概率驱散最近两名友方身上的减益效果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9%12% 16% 19% 23% 27% 32% 39% 46% 56%)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5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9%12% 16% 19% 23% 27% 32% 39% 46% 56%)概率驱散最近两名敌方身上的增益效果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70%时,受到所有伤害减少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70%时,释放技能后有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概率恢复已损失血量6%的生命值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70%时,造成的伤害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自身免疫眩晕,释放技能后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并驱散全体友方的减益效果(此效果有15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自身免疫眩晕,释放技能后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并驱散全体敌方的增益效果(此效果有15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自身免疫眩晕,释放技能后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并使全体友方无敌11 2 2 3 3 4 4 5 5)秒(此效果有15秒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当自身生命值高于99%99% 99% 95% 95% 90% 90% 85% 85% 85%)时,全体友方攻击力上升6.1%8.1% 10.2% 12.4% 14.7% 17.3% 20.4% 24.4% 29.1% 35%
模板环尾塔可.png 当自身生命值高于99%99% 99% 95% 95% 90% 90% 85% 85% 85%)时,全体友方释放技能时恢复随机一名友方34 5 7 8 9 11 13 16 20)点能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当自身生命值高于99%99% 99% 95% 95% 90% 90% 85% 85% 85%)时,自身释放技能时驱散全体友方的减益效果和全体敌方的增益效果并提高自身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速度,持续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