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白兰地

阅读

  ·  

2022-06-02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6-02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林久i
丿奶丶茶灬
久离哩
包子-------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白兰地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月冕苍夜
白兰地初始皮肤.jpg

画师:

白兰地满星皮肤.jpg

画师:

白兰地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白兰地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白兰地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白兰地头像.jpg 白兰地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堀田玲央 戴超行
专属堕神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黄瓜炒蛋.png黄瓜炒蛋
实装日期 2021年12月10日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4 / 3975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523 / 743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5 / 35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451 / 7062
Hp icon.png 生命值 723 / 1357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87 / 4092
食物 白兰地
类型 酒品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16世纪中叶
性格 慵懒优雅
身高 188cm
关系 喜欢: 沙丁鱼罐头头像.jpg 沙丁鱼罐头
信条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简介
白兰地被称为“葡萄酒的灵魂”,是在葡萄发酵后经蒸馏而得到的高度酒精,再经橡木桶贮存最后制成的酒。主要原料是各类水果,但人们最常说的白兰地的原料是葡萄,其他水果酿造的白兰地名气远没有葡萄白兰地大。白兰地的口感柔和醇浓,香味浓郁,色泽金光,惹人回味无穷。
背景故事
看上去比贵族更像贵族,比反派更像反派,但是却做着正派人士所做的事情,即使是做很残忍的事情时都可以保持着灿烂帅气的笑容,有一点鬼畜,但不仅是对敌人还是对自己都是一视同仁的残忍。对内心所求有着超越理解的坚持。脸上总是带着戏谑的笑容,看上去带着笑意很好亲近的感觉,喜欢逗弄沙丁鱼罐头。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白兰地-基础技.png
惩罚
(1级)白兰地转动手杖,手杖触地后天降宝石砸向敌方,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附加330点伤害,并使其每秒受到自身攻击力10%的伤害,附加120点伤害,持续3秒。
(41级)白兰地转动手杖,手杖触地后天降宝石砸向敌方,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附加4290点伤害,并使其每秒受到自身攻击力14%的伤害,附加1560点伤害,持续3秒。MAX
能量技
白兰地-能量技.png
逐焰
(1级)白兰地将酒杯抛出,酒杯落地起火后火势蔓延向敌方,形成下蓝上橘的火龙卷,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附加230点伤害,并使全体敌人每秒受到自身攻击力10%的伤害,附加80点伤害,持续8秒。
(41级)白兰地将酒杯抛出,酒杯落地起火后火势蔓延向敌方,形成下蓝上橘的火龙卷,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附加2990点伤害,并使全体敌人每秒受到自身攻击力14%的伤害,附加1040点伤害,持续8秒。MAX
连携技
白兰地-连携技.png
超级逐焰
连携对象 文件:???头像.jpg ???
(1级)白兰地将酒杯抛出,酒杯落地起火后火势蔓延向敌方,形成下蓝上橘的火龙卷,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附加260点伤害,并使全体敌人每秒受到自身攻击力12%的伤害,附加100点伤害,持续8秒。
(41级)白兰地将酒杯抛出,酒杯落地起火后火势蔓延向敌方,形成下蓝上橘的火龙卷,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附加3380点伤害,并使全体敌人每秒受到自身攻击力16%的伤害,附加1300点伤害,持续8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おや?料理御侍か?フフッ……近くに来い、我の御侍に相応しいかどうか見てやろう。
哦?料理御侍?呵呵......过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成为我的御侍。
登录
戻ったか。使いで買った物はそこに置いておけ、ご苦労だった。褒美は何が良い?
回来了?东西就放在那儿吧,帮我跑腿辛苦了~想要什么奖励?
冰场
御侍、ここで姿勢良く立ち続けるのは至難の業だ。どうだ、助けはいるか?
御侍,你想在这里保持仪态,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怎么样,需要我帮你吗~
技能
罪人共よ、烈焔の中で踊るが良いーー
在烈焰中起舞吧,罪人们--
升星
御侍、お前にしては、良くやった。
就你而言,做得很不错了,御侍~
疲劳中
つまらない事はさっさと終わらせよう……
这么无聊的事情怎么不快点结束......
恢复中
まだその時ではない、もう少し休む。御侍、もう少し酒を持って来てくれ、我の部屋にある最高級の物を。
还不到时候,我还得好好歇歇,御侍,再帮我拿些酒来,要我房间最好的那种。
出击编队
あの罪人らを地獄に陥れる時が来たようだな。
是时候让那些罪人坠入地狱了。
落败
失せろ、勝手に触るな!
滚开,谁允许你碰我了!
通知
なんだ?我が作った喂食を最初に口に出来ることを光栄に思え。早く食べてみるといい。
嗯?御侍,你可是第一个有幸吃到我做的饭的人。还不快点尝尝吗?
放置台词1
御侍の奴、まさかまたあいつらに絡まれたんじゃないだろうな……
御侍啊,不会是又被那些家伙缠上了吧......
放置台词2
典獄長だとしても、休憩は必要だ……
就算是典狱长,也该有休息的时间吧......
触碰台词1
御侍、知っているだろうか?多くの強者は狂人だ、その狂人らを制御するには、彼らよりももっと狂っている狂人で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御侍,你知道吗,大部分厉害的人都是疯子,而能制住这些疯子的人,得是比他们更加疯狂的疯子才行。
触碰台词2
つまらないのか?奇遇だな、我も暇していた、少し話さないか?
你很无聊吗?很巧,我也很无聊哦,要和我聊聊么?
触碰台词3
次勝手に触ったら、お前の手を掴んで、壁に押し付けて懲らしめてやろう。そうだ、犯人を懲らしめるようにな。
下次再乱碰的话,我会抓住你的手,把你摁在墙上狠狠教训—顿哦,就像教训那些犯人一样~
誓约台词
我は数えきれない程の鍵を持っている、それら一つ一つが極悪非道の者を表している。我が私情にとらわれる日など来ないと思っていたが、今日、我は職権を濫用しお前だけの鍵を作ろうと思ってしまった。お前を海底の最深部に縛り付け、我以外誰にも会えないようにしようと……典獄長を唆し罪を犯させる小悪党が……お前は我に捕まったが最後、永遠に逃れる事は出来ない……
我手上有着数不清的钥匙,每一把钥匙,都代表着一个罪大恶极的家伙。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有想要徇私的那天,但今天,我忽然很想滥用一下自己的职权,打造—把专属于你的钥匙,把你牢牢地锁在海底的最深处,除了我以外谁都见不了......你这个引诱典狱官犯罪的小坏蛋......你已经被我抓住,永远也逃不了了......
亲密台词1
どうした?我の仕事が終わるまで大人しく待てないのか?そんなに我と触れ合いたいのか?
怎么?老实呆在我身边等我忙完的耐心都没有了?就这么想和我亲近?
亲密台词2
我が甘やかしすぎたからか、無事逃げられると勘違いさせてしまったようだな。忘れるな、罪人でなくとも、お前を「懲らしめる」方法はいくらでもあるぞ。
是不是我对你放任的太过,才让你有了觉得每次都可以全身而退的错觉?你可别忘了,就算不是罪人,我也有很多种“惩罚"你的方法哦~
亲密台词3
あぁーー御侍、探ってはいけない秘密というのはあるものだ……
嗯--御侍,有些秘密,可不是你可以随便探究的哦......
放置台词3
時間を作って、シャンパンと飲みに行こうか……
什么时候找香槟喝一杯去吧......
胜利台词
泣きながら許しを乞うが良い……罪人よ……
哭泣着向我祈求饶恕吧......罪人......
失败台词
罪人は……制裁しなければ……
罪人......必须要得到制裁......
喂食台词
なんだ?我に隠れて何をしている?味見させてみろ……ああ、悪くない。お前の気持ちは受け取った、礼を言う。
嗯--?你背着我在做什么呢?让我尝尝。......啊呜(吃东西的声音)嗯,还不错,我收下了,谢谢你的心意。
换装独白
月冕苍夜 白与黑的较量已然开始,在这场苍夜宴会上,月,只能为白加冕。

故事

典狱长


   作为专职关押飨灵的塔尔塔洛斯大坟墓的典狱长,能得到的最大益处是什么呢?
  
   大概就是在宴会上,手里的酒杯永远也不会空吧。
  
   故意打暗的灯光里,大腹便便的新贵族抱着酒瓶走上前来,声音谄媚得说话听起来都像在跑调。
  
   「嘿嘿,这是为庆祝典狱长就任的贺酒,请您别嫌弃……」
  
   他向我半满的杯子里小心翼翼倒了几滴酒,然后便将酒瓶放在桌台上,开始表明来意。
  
   「有个讨人厌的飨灵正在接受审讯,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送进塔尔塔洛斯了,我想……请您多关照关照他……」
  
   关照?
  
   我了然一笑,拿起那瓶酒,在他惊诧的眼神下把那些价格不菲的酒倒在地上。
  
   半透明的瓶子一经倾斜,沉在里面亮闪闪的金块便若隐若现。
   我晃晃酒瓶,听够了金属敲打瓶壁的清脆声响才抬眼看他。
  
   「那是自然。」
  
   贵族瞬间由悲转喜,抱着自己硕大的肚子乐颠颠地退了场,几乎没什么间隔,下一位捧着酒瓶的伯爵夫人便姗姗到来。
  
   「我的飨灵向来安分守己,不会犯错,就算有什么事,也是误会……」
   「公爵家的千金,肯定是被那个飨灵害死的……」
   「……请您关照一下……」
   「……请您一定不要放过他!」
  
   我瞥了眼手边几乎能照亮这场幽暗宴会的金块们,笑着点了点头。
  
   「那是自然。」
  
   于是大家便都快乐起来,举着酒杯互道恭喜,除了……站在我身侧的青年。
  
   沙丁鱼罐头瞥了眼桌上的酒瓶,眼神很是嫌弃这家伙,真是正直得可怕。
  
   「你答应了这么多事,之后还能记住吗?」
   「别担心,我压根儿就没记。」
   「哈?」
  
   向下一位捧着酒瓶上前的贵族摆手示停,我偏头看着满脸惊讶的沙丁鱼罐头。
  
   「反正,我也没答应他们的请求不是么?」
  
   我耸耸肩,为了下瓶酒也有地可放,便拿起桌上五味杂陈的酒小小地喝了一口。
  
   「以为自己的请求得到了满足,这份短暂的愉悦便是我赠予他们的赏赐,除此之外,那些愚蠢的贵族还能奢望什么呢?」
  
   沙丁鱼罐头眼里写着匪夷所思,嘴上哑口无言,最后只吐出一声叹息。
   他的这份坦率再一次逗笑了我。
  
   「建设塔尔塔洛斯人人有责,就让他们也尽一份力吧~」
  
   此时,宴会终于快进入尾声,灯光又熄灭几分,钢琴裹着小提琴的乐声悠然飘来,趁着几分醉意,一阵眩晕感突然袭来。
  
   啊,终于来了……
  
   「我去外面透透气,就麻烦你帮我接待下一位赞助商了~」
   「什……喂!」
  
   沙丁鱼罐头的声音在身后暴躁地响起,又无奈地戛然而止。
   有他在,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所以在意识被彻底夺走的前一秒,我还专门在外面挑了块干净的草地。
  
   倒在地上后,草尖儿的夜露也一并坠落在耳畔。
  
   我顾不及将其抹去,只迫不及待地阖上眼,万分期待再睁眼时会看到怎样一副有趣的画面。
  
  

陷阱


   说实话,我有点失望。
  
   在满是贵族的宴会上,有胆给新上任的飨灵典狱长布置陷阱的家伙,脑子里多少也该有点创意才对。
  
   谁知道一觉醒来,又是被绑在椅子上,关在平平无奇的小黑屋里……
   老套。
  
   环顾四周,也没发现有什么新奇的刑具,我扭了扭脖子,准备用火焰熔尽拴在手上的镣铐。
  
   嗯?
   指尖没有燃起火焰,镣铐纹丝不动,飨灵之力不明原因地无法使用。
  
   啊……
   有意思。
  
   「变成凡人的感觉怎么样?白兰地典狱长?」
  
   循着声音来源望向黑暗一角,那大概就是这场绑架的策划人了,故弄玄虚地戴着面具,慢悠悠地走到我面前。
  
   「面对已如同凡人的我还要如此忌惮地戴着面具……凯尔子爵,您那颗脆弱的心,我大概这辈子都理解不了呢。」
  
   他听完愣了一下,随后摘下面具,露出表情阴沉的脸。
  
   「祝你这副惹人讨厌的态度能一直保持下去。」
   「呵呵,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嘭——
  
   枪声响起,弹孔开在我左腿上,巧妙地避开了大动脉,所以只有少量的血拽着强硬的痛感洇洇流出。
  
   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血没有止住,伤口也没有愈合,而是普通地、凡人一般静静地痛着。
  
   「身为飨灵的你,对这种感觉应该很陌生吧?」
   「确实……是子弹的作用吗?还是镣铐?」
  
   凯尔终于露出满意的表情,他伸出枯瘦的手,轻轻拂过将我拴在凳子上的锁链。
  
   「这是凝结了奈芙拉斯特所有科研者心血而诞生的新型材料,只为了至您于死地,白兰地典狱长。」
   「倍感荣幸,代我向专家们问好。」
   「……你笑不了多久,这种材料会抵消你的飨灵之力,你挣脱不了,伤口也无法愈合,只有等死」
  
   他退后两步,每个字都说得十分用力,就像在强逼自己相信那些推测一样。
  
   「不过,也不用等到你死,新上任的典狱长只要失踪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塔尔塔洛斯便无法运作只能关门大吉,再然后,就是香槟那个混蛋倒台。」
   「啊……确实不错。」
  
   凯尔像是被我的话吓了一跳,脸色难看得让人不忍直视。
   我突然意识到是自己表达不明,便略带歉意地笑道。
  
   「抱歉,我是说,这种专门用来对付飨灵的材料,确实不错。」
  
   看着渐渐没了知觉的腿,我因大量失血而颤抖地笑起来。
  
   「刚好可以用来做塔尔塔洛斯的牢笼呢。」
   「你……不、不可能!」
  
   他看着我从箍在手腕上的镣铐挣脱出来,眼睛瞪得像条死鱼。
  
   可怜的凯尔,当真以为我只凭是个飨灵,便能走到今天么?
  
   难怪,他会自己走进我亲手布置的陷阱里呢。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酒有问题么?那么臭的味道……」
  
   凯尔跪在地上,眼神绝望,显然已接受了定局。
  
   我站到他身前,用血肉模糊的手盖上他大汗淋漓的额头,想象自己是为新生儿洗礼的神父那般尽力温柔。
  
   「那么,你要怎么赔偿我被烂酒毁掉的夜晚呢?」
  

疯子


   如果被子弹打穿大腿的痛有十分,那被沙丁鱼罐头技在凳子上包扎伤口的痛就有一百分。
  
   愉瞄了眼沙丁鱼罐头快要打成死结的眉毛,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应付那些贵族就比对付犯人还讨厌么?」
  
   他点点头,随后又摇头否认 ,最后在绷带末端系了个勉强算是温柔的结。
  
   「你太乱来了。」
   「嗯……好猎人成功的秘诀,就是自己先成为猎物哦。」
   「……可有必要把自己搞成这样吗?」
  
   我看了看因靠蛮力挣脱镰,结果被缠得像两个棒槌的手。
  
   其实除了不太方便喝酒,倒也没什么所谓。
   而且反正最后都会恢复原样,就更不必在意了。
   何况……
  
   「……要想对付那些疯子,就得比他们更疯才行。」
  
   沙丁鱼语头听了只把绷带丢进药箱,盯着地上那堆被血染红的新型材料,身体因极力抑制情绪而微微颤料。
  
   「所以为了测验传闻中的材料是否真的能限制飨灵的行动,你就把自己的手搞烂?」
   「不然?还有比我更适合做这个实验的人么?」
  
   他紧抿住唇,我知道那是心有不满却无言以对的表现。
   只是让他如此,也并非我的本意。
  
   「生气了?」
  
   他又摇头,表情和刚到塔尔塔洛斯时的无奈极为相似。
  
   「我还是觉得你不该以身犯险……塔尔塔洛斯不能没有你。」
   [不,是不能没有你。」
  
   没了镣铐的束缚,身上的伤痕便以非同寻常的逮度愈合。
   指尖的火焰跳动着燃尽层层叠叠的绷带,我向他举起自己红白参半的手——
  
   「不然,我会失控哦。」
  
   为了给予犯人足够的惩罚,塔尔塔洛斯没有清新干燥的空气,也没有明亮温暖的灯光。
   只是室息和压抑。
  
   在这片死寂中,我艰难地看着自己血迹斑斑的手……
   久远的记忆再次浮现眼前。
  
   无数厉鬼挣扎着哭嘁着将双手伸向天空,仿佛要将神明一并拖入地狱。
   但他们做不到,于是只能互相践踏着纠缠着,最后一同落入能殆尽万物的火。
  
   可烈火漫天,寒冷却分毫不减。
   我能忍耐绝望,但恨死了寒苦。
  
   我想要温暖……温暖……如果火焰也是冰冷的,那……
  
   人,一定是温暖的吧。
  
   大雨瞬间倾盆而下,淹没厉鬼的呐喊,也熄灭了冰寒的火。
   在只有红色的世界里,我终于获得了温暖。
  
   可是不够,还不够。
  
   不抱着鲜血的温度,我沉醉地闭上眼……
   更多,还要更多……
  
   「白兰地!醒醒!」
  
   睁开眼,沙丁鱼罐头正死死抓着我的肩膀,表情如临大敌。
   不知为何,他脸上流过一道蜿蜒的红,艳丽又温暖。
  
   我情不自禁地将它抹在指尖上,凑到眼前仔细地看。
   啊,原来是我自己的血。
  
   「看吧,这里不能没有你。」
  
   温血尝进嘴里,我安抚性地拉下他的手。
  
   「你要负责叫醒我,不然……」
   「塔尔塔洛斯,就会变成真正的地狱了。」
  

地狱


   有了能限制飨灵行动的神奇材料做牢房,典狱长的工作便轻松了许多。
   除去重刑狱那几个麻烦,其他飨灵只要把他们关起来,再偶尔去巡视一下就好。
  
   只是,一走进关押轻型罪犯人的区域,令人厌烦的气息便迎面而来。
  
   塔尔塔洛斯大坟墓名副其实,幽暗潮湿,就像埋葬死尸的棺椁。
   我在心底叹了口气,回身锁上棺材盖儿。
  
   赶快结束,出去喝酒吧……
  
   「早上好啊,沙丁鱼典狱长!」
   「今天好像有点晚啊,哈哈,典狱长也会迟到吗?
   「嘿嘿,沙丁鱼典狱长,我好像对海下的空气过敏,能申请换个监狱吗?」
  
   看来,黑暗中视野受限,轻型狱的犯人们就先入为主地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典狱长。
  
   倚在那个大言不惭要求换监的犯人的牢房门边,我笑着揶揄。
  
   「要不,干脆给你换个身体重新来过怎么样?」
   「噫——!」
   「糟、糟了!是白兰地!」
  
   看到我的脸,他们就像见了光的蟑螂,四散着躲进牢房的角落里。
   有点意思。
  
   于是指尖再次燃起火焰,我打开牢房的门。
  
   「或者,让我来治治你的过敏症吧?」
  
   十分钟后,这些惯于欺负他们单纯正直的典狱长的犯人们,便只能瘫在地上苦苦呻吟了。
  
   「嘘——别吵,叫一声,就要再挨一顿打哦。」
  
   看他们捂着嘴瑟瑟发抖的样子,我突然感到有些无聊。
  
   如今关在塔尔塔洛斯的犯人,原本都是可以直接处决的无主飨灵。
   只是为了维持人类与飨灵表面上的和平安定,证明飨灵对人类并非不可控的存在,所以才被关进这里。
  
   他们的价值便不过如此。
   一个象征,一个模糊的概念,换句话说,只在于被关进塔尔塔洛斯的瞬间。
   明明仅此而已,沙丁鱼罐头还是特别为他们制定了规则,想让他们好过一点。
   结果呢?
  
   浪费。
  
   既然弱小,就该聪明,既然不强大也不聪明,那便安分守己,少给人添麻烦。
   不然,就是该死。
  
   然而,正当我打算做些不可理喻的事时,身后突然传来钥匙插入锁芯转动的声音。
  
   千载难逢请了一次假的沙丁鱼罐头比约定的时间更早回来,此时正看着一个个瘫在我脚边的犯人满脸惊愕。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板起一张年轻又坚韧的脸,向我大步走来。
  
   「白兰地典狱长,虽然很感谢你帮我巡监,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嗯……犯人集体越狱结果被我抓个正着?」
   「……我不认为他们敢当着你的面做这种事。」
  
   他的眼神很熟悉,就像我第一次在他面前用火时那样,明知道自己毫无胜算,但一如既往义无反顾。
  
   非常有趣。
  
   「呵呵,所以我才说自己做不来巡监的工作,绝对不是偷懒哦……」
  
   我拍拍他的肩膀,熄灭埋在骨子里的暴虐因子懒洋洋地走出监牢。
  
   「塔尔塔洛斯,确实不能没有你啊。」
  
   不然,我迟早会因为无聊就把这里变成地狱的。
  
   「那么,既然沙丁鱼回来了,我也就可以放心做正事了……」
  
   为防止被骚扰,我的房间特别选在距离牢房最远的地方,一旦回房,便不会轻易出门了。
  
   然而眼下才刚关上房门,外面便响起警报声。
  
   能传到我房间里的警报声,就只有沙丁鱼罐头专属的报警设备,上次响,还是他刚当上典狱长的时候。
  
   心高气傲又没有自知之明的飨灵不服沙丁鱼罐头的管教,也不愿被规则束缚,便群起而攻之当。
  
   我踩着警报的尾巴赶到现场时,看到的便是抱着半死不活的犯人,看着对方身上血流如注的伤口不知所措的沙丁鱼罐头。
  
   那么,今天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警报源头位于沙丁鱼罐头的房间,在刺耳的警铃消失前一秒,我推开他房间的门。
  
   屋内,沙丁鱼罐头正被掐着脖子按在墙上,而他身后的青年一脸悠闲,微弯的嘴角看上去甚至有些许享受。
  
   我不禁挑眉。
  
   「打扰你们了?」
   「正相反,你来得正好。」
  
   陌生的青年轻快地笑起来,按着沙丁鱼罐头的手似乎又用力几分。
  
   「我是来制裁你的,死刑犯,白兰地先生。」
  

白兰地


   白兰地曾经是死刑犯。
  
   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御侍会死,包括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因什么而死。
  
   老实说,人类必然逃不过生老病死,何况他的御侍是自己了结自己的,他无处怨恨,也无话可说。
  
   不过他还是试图去阻止那一天的悲剧发生。
  
   在御侍决定自杀那天,把他绑起来,或把他送晕,或是让他无从得知未婚妻遇害的消息。
  
   但总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出现,把年轻的男人引向死亡的结局。
  
   于是白兰地又从男人那可爱的未婚妻入手,决定委身担任对方的一日保镖。
  
   可她总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白兰地身边,下一秒再死于非命。
  
   结局似乎并不会因白兰地的所作所为而改变。
  
   他是强大的飨灵,又是飨灵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
  
   只要他想,权势金钱,无所不能。
  
   可他无法改变一个凡人的结局。
  
   白兰地突然觉得厌烦,时间在不断地重复循环他连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改变结局都忘了。
   于是他又来到那一天,在御侍面前亲手杀掉了他心爱的未婚妻。
  
   奇迹发生了。
  
   虽然未婚妻遇害,但这次御侍没有自杀,他只是颤抖着抱住未婚妻小小的尸体,恶狠狠地看着白兰地。
  
   果然,仇恨足以打败悲伤,让男人在杀死仇人前绝不自杀。
  
   他的御侍出离愤怒,大喊着要杀了他,也不顾一切地扑上来,最后还是无能为力。
  
   白兰地笑了,他看过太多重复的、令人厌烦的东西,这次终于感受到了与众不同。
  
   很快便有士兵来逮捕白兰地。而他本能不费吹灰之力地逃走,但却乖乖进了监狱。
  
   在那个潮湿阴冷的小笼子里,他得知了御侍去世的消息。
  
   他笑起来,无缘无故,痛狂得可怕。
  
   他清晰地感知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止自己得偿所愿。
  
   那个东西固执地要世界都按照它的想法运作,不许白兰地插手分毫。
  
   可他偏要插手。
  
   自兰地很快有了新的计划——放走监狱里所有穷凶极恶的犯人,加速这个世界的崩溃和灭亡,然后看看下一次,如果自己亲手杀了御待,结局是否会有不同。
  
   他要掀翻压在自己身上,自己命运上的东西,哪怕那是上帝,哪怕那就是这个世界。
  
   可就在他准备实施计划的当晚,一个苍老得仿佛随时会死掉的老人找到了他。
  
   「我可以救你出去。」
   「你应该知道,我不需要。」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无罪释放。」
  
   白兰地懒懒地抬眼看他。
  
   「你想要什么?」
   「我要创造一个,新世界。」
  
   白兰地偏过头,月色在他脸上画出黑白鲜明的分界线,明暗都看在那老人眼里。
  
   「一个飨灵与人类能真正和谐共处,不论谁都能罪有应得,没有无故的苦痛,也没有令人心碎的结局的……新世界。」
   「那些与我无关。」
  
   老人看着白兰地转头去看窗外狭窄的世界,又叹又笑。
  
   「我要你做那个世界的,监管者。」
   「我可是死刑犯哦。」
   「只有恶人才知道如何惩治恶人。」
  
   于是老人和白兰地谈起御侍真正的死因,谈起塔尔塔洛斯大坟墓的计划,谈起他的志向和退让。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自,白兰地突然想到自己大赦天下的计划就这样破灭了。
  
   他耸耸肩,从指尖燃起火焰,轻而易举地熔化了铜墙铁壁的监牢。
  
  
   「也就是说,那个什么大坟墓,是一个犯人都要下地狱的计划对吧?」
  
  
   白兰地没有回头,但他知道老人在点头。
  
   于是他踏出牢笼,灼目的火焰便燃烧着殆尽一切。
  
   「正好,我想去地狱很久了。」
  
   自此,世上多了座海底监狱,以及一位比所有犯人都更穷凶极恶的典狱长。
  
   他在等待颠覆这个世界的机会,就算那是不可完成的挑战,但……
  
   他的一生,从不畏怯。
  

神器

  • 炙魂寒焰
  • 神器线路
白兰地神器.png
魔法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88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66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提高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每15秒驱散全体友方减益效果。
模板环尾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提高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每15秒驱散全体敌方增益效果。
模板绒球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提高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每15秒回复自身10-60点能量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时有30%概率对随机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并使随机3名友方回复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点能量(该效果有3秒的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时有30%概率随机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另有30%概率再次发动(该效果有3秒的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时有50%概率对随机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并使自身攻击力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3秒(该效果有3秒的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额外获得2点能量,释放技能时对随机三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并有25%概率使随机三名敌方眩晕3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额外获得2点能量,释放技能时对随机一名敌方造成两次自身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额外使最近两名友方获得2点能量,释放技能时对随机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并有25%概率使全体友方攻击力提高100%,持续3秒(提高攻击力效果有8秒的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自身技能伤害提高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持续3秒(该技能有5秒的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自身攻击速度提高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持续3秒(该技能有5秒的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全体友方所有伤害提高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持续3秒(该技能有5秒的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能量技时,回复全体友方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点能量,并使全体友方无敌3秒。(该效果有12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能量技时,使全体友方在8秒内免疫眩晕、魅惑并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力,持续5秒。(该效果有12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能量技时,若自身生命值小于50%则驱散全体敌方增益效果和全体友方减益效果并使全体敌方攻击速度降低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持续3秒。(该效果有12秒冷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