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稻荷寿司

阅读

  ·  

2021-04-30更新

  ·  

最新编辑:林久i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4-30

  

最新编辑:林久i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月叔丨
凌琛儿ya
林久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稻荷寿司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九尾狐魂
稻荷寿司初始皮肤.jpg

画师:

稻荷寿司满星皮肤.jpg

画师:

稻荷寿司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稻荷寿司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稻荷寿司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稻荷寿司头像.jpg 稻荷寿司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 昱头
专属堕神 头像-狸猫.png
狸猫
头像-犬神.png
犬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盐渍秋刀鱼.png盐渍秋刀鱼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2 / 449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622 / 7943
Def icon.png 防御力 29 / 67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500 / 7313
Hp icon.png 生命值 610 / 1145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99 / 5499
食物 稻荷寿司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捉摸不定
身高 178cm
关系
信条
神明、妖怪、堕神、飨灵,区别不过是力量而已。
简介
稻荷寿司是日本的一道用料考究的传统料理,是一种以入味豆皮12片、厚蛋烧30公克、香菇煮2朵等为主料做的寿司。据说日本的狐仙"稻荷"很喜欢这种寿司,认为吃了它可以恢复力量。而现实中,它的味道的确名不虚传,一口咬下,甘咸适中、鲜嫩多汁的三角形油炸豆皮中包裹着牛蒡丝、拌有芝麻的醋饭,多种味道完美地融合,一下子在齿间蔓延开来,让人沉醉。
背景故事
生活在神社的狐仙,自称是神的使者。神社凋敝后,因独自生活太过冷静,喜欢去附近的村庄戏弄人类,常会变成不同的样子去捉弄他人。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稻荷寿司-基础技.png
夜歌灯行
(1级)稻荷寿司召唤出灯笼,砸向敌人并飘落花瓣,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20点伤害,同时使其防御力降低30%,持续3秒。
(41级)稻荷寿司召唤出灯笼,砸向敌人并飘落花瓣,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560点伤害,同时使其防御力降低70%,持续3秒。MAX
能量技
稻荷寿司-能量技.png
樱落狐舞
(1级)稻荷寿司手持花枝祈祷召唤出镜子,镜子发出刺眼强光,狂风卷席樱花飘落,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99点伤害,同时提高全体友方魔法系飨灵20%攻击力、25%攻速,持续7秒。
(41级)稻荷寿司手持花枝祈祷召唤出镜子,镜子发出刺眼强光,狂风卷席樱花飘落,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187点伤害,同时提高全体友方魔法系飨灵60%攻击力、45%攻速,持续7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又见面了,这次你做好准备了吧。哎呀......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的约定?
登录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快来,祭祀就要开始了。
冰场
若冬天一直是这样的温度,来年就不能丰收了。
技能
渎神之罪,天诛地灭!
升星
只要触及天与地的精气,这种繁琐的事情也不必要......不过,随你喜欢。
疲劳中
力量在流失......
恢复中
呐,你有那个的吧?咬起来软软的......干嘛害羞了?
出击编队
既然是你的委托,那我也只好出发了。
落败
果然......我也会和神明一样消失吧......
通知
绝不容许挑挑拣拣的美味料理,完成了!
放置台词1
虽然这副形态也要梳理毛发,但有梳子总比舌头方便。
放置台词2
御节料理其实是个害怕寂寞的孩子,一直都很希望能有人和她玩。
触碰台词1
不要再逢魔时穿新鞋哦,会变成狐狸的,呵呵~
触碰台词2
人类与狐的因果......那种东西,是叫做'伦理'来着?也许你能教教我?
触碰台词3
有恩必报,有仇......那就咬杀。呵呵,别怕,我是不会对你出手的。
誓约台词
真是有趣,竟想要将神的使者留在身边。不过我暂时也没打算离开,至于今后怎么办......你看,下起晴时雨了~
亲密台词1
从今往后是何等的好日子,感恩戴德都不为过吧,给我好好珍惜!
亲密台词2
将你的愿望写在绘马上,诚心向我祈祷,说不定就能实现哦。
亲密台词3
一关灯一开灯,可都是惊喜哟。
放置台词3
松茸土瓶蒸曾向许多神社敬献过鸟居,可惜......
胜利台词
那么,胜利品呢?
失败台词
哎呀呀,那就再来一次吧。
喂食台词
说吧,你是有什么祈求的愿望了?没有吗?
换装独白
九尾狐魂 既如此,被称作怪物又有何妨?

故事

女巫


  “稻荷神大人降临了!!!”
  “是稻荷神大人!!”
  “稻荷神大人降临了!!!”

  伴随着激动的呼声,我睁开了双眼,眼前穿着神官和女巫服的人类正不断地跪拜,他们眼中的激动不似作假。

  我低头看向自己。

  按照我在那篇混沌之中的认知,我们诞生于这个世界的时候,本会依照自己最初的心意来决定外貌。

  ……除非,召唤我们的人,有着极为强大的执念。

  “稻荷神大人,这边是我们守护的东西。”

  照他们所说,这座稻荷神社,守护着极为重要的神物,而且当所有神物被毁灭的那一天,我们所身处的樱之岛便会遭遇灭顶之灾。


  我看着他认真的神情,虽然有些不耐,但还是点了点头。
  罢了,既然是你将我从那片无趣的混沌之中召唤出来,那满足一下你的心愿也未尝不可。

  那个男人若是按照人类的年纪来算,已经十分年长,她的下巴上蓄着长长的白色胡须,看上去慈祥且温和。

  只是他看着我的时候,总像是透过我在看我身后的什么人。

  想来,看的应当便是他们口中的“稻荷神大人”吧。

  稻荷神应恪守自身,应尊礼。
  稻荷神应保持自身洁净,不当沾染任何污秽。

  这都是那个老家伙时常在我耳边念叨的话,他对我十分尊重。

  但是,仅限于我像是他想象中的那个“稻荷神”的时候。

  “哎呀~九尾大人下次来还要找我哦~”

  游女柔软的指腹扫过手背,带着媚意的笑容和不舍的眼眸虽然写满了算计,但我却并不讨厌。

  毕竟,同样是陪酒卖笑,谁都愿意与一个更加懂得自己心意又体贴温柔的人来。

  “哎呀,你就是最近大家都很青睐的那个九尾大人吗?”

  一个戏谑又带这些轻佻的声音响起,我回过头,向上看,率先入目的便是他那拖沓到艳红色楼梯上的长长振袖,虽那是正式的外袍,却被他穿出了一副随性不羁的作态,松松垮垮地挂于小臂。

  弯起的眉眼比起那些艳艳的游女要更加勾人,我微微仰头望向他,和他那带着玩味的眼神相接时我便知晓,这家伙,应当同我是同一种人。

  “九尾大人,不如今日就由我来陪你喝上一杯~”
  “若是这样,那便再好不过了。”
  “唉——老板你怎么又抢人家生意嘛~”
  “今日的酒水依旧算你头上便是了。”
  “好嘛~那人家就不打扰你们啦~”

  我支棱着下巴,挑起眉毛看着好声好气哄走了女孩儿的青年。

  “极乐的老板?”
  “怎么?害怕啦?”
  “没怎么,喝吧。”



  踏着夜回到了神社,我刚刚踏入鸟居便听到了那个老家伙带着怒意的声音。

  “你竟然又以这副污浊的姿态去污秽之地!”

  我冷笑一声,没有多做回答。

  我回到这本来的姿态,做些我想做之事,便是污浊?
  何来的道理。


神使


  “噗——这么说来,白天你就化作女身,扮他们那冰清玉洁的稻荷神?晚上才能恢复这模样来喝点小酒解解闷?”

  大吟酿忍着笑看着我,他眼底的笑意让我有些无奈。

  自从相熟之后,他最初那副能让人惊艳的作态不减风姿,但在我面前却比以前要活灵活现,而且……前奏不少。

  我将酒一饮而尽,那家伙就已经将胳膊搁到了我的肩头。

  “哎我说,不如弃了那群无趣的家伙,来我这极乐,九尾你这样貌,若是变回女身,我这花魁的位置怕是得拱手相让了。唔……男身也不错。要不一天男一天女吧!”

  “去去去,美得你。”

  没好气地甩开了他的手,我斜着眼看着已经翻倒在地上笑得捂着肚子的大吟酿,支棱着自己的下巴,望着外面寂静的天空,长长地出了口气。

  我虽然我并不排斥女子的形态,甚至有时会觉得女子的样貌也算不错。
  但…这日子着实……无趣了些……



  “你你你!你这不知好歹的家伙!竟然又去那种污浊之地!还和那些污浊之人成了朋友!还脸上还笑得,笑得如此不端!!你!!!还不快脱了衣服去瀑布下净身!!”

  看着那风烛残年却还是要提着一股劲来和我较劲的老家伙,我敛了脸上的笑意,原本好不容易在记了恢复了些许的心绪再次烦躁了起来。

  目前算是冬日,瀑布的顶端已经结出了些许冰锥,哗哗冲下的水流让全身的衣服贴在了身上,我看着那坐在一旁气恼看着我的老人,忍不住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并不是我不感谢他将我带到了这世上,我们之间也并不是只剩下不好的回忆。

  他会温柔地为我束发,为我铺好柔软的床,为我准备我所喜爱的茶水。

  但这一切,为的都是他信仰里的那位稻荷神。
  而并非是我。

  罢了,他是我的御侍,那便顺着他的意思便是。他已年迈,那便送他离去之后在考虑离开一事也不迟。



  人类真的很脆弱。

  弱小,毫无力量,也不够坚强。

  形如枯木的手轻搭上了我的手背,他的双眼已经浑浊。

  “稻荷……你是稻荷神,你要记住,你是稻荷神!”

  “放心吧,既然你尊我为神明,那我便会尽到神明的责任。”

  “你这般说……那我便……安心了……”

  我走出了和室,那些神官和巫女们则是连忙避开了我,用他们以为我听不到的声音说着。

  “呵,这么个怪物还真的当神了。”
  “切,只有那个老糊涂才会这样。”
  “对了,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能把他赶出去了!稻荷神社是不是就可以归我们了!”
  “是啊!那每年的供奉……嘿嘿……”
  “可是……这是给神明……”
  “哪儿有什么神明。也就那个老糊涂还信神了。”

  呵,污浊的人类。

  神并非只有喜乐,也有悲愤。
  既然你们不曾尊神,那便是渎神。

  渎神之罪,天诛地灭。



怪物


  这片土地的人们,太久以来已经忘了神明所给予他们的一切。

  神明给予他们丰饶,给予他们平和。

  然而他们却不曾记得尊敬,不记得感恩。

  而降临于世间本该给予他们帮助的飨灵们,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呵,怪物应该由怪物来处理。”
  “哼,他们这种怪物,还是早点死了算了!”
  “两败俱伤最好了。这样免得我们还得给那些怪物吃穿。”

  大吟酿喝着酒,他仰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那双秀眉皱起。

  “为什么,反而是拥有力量的我们,要躲在黑暗之中,用那些弱小人类的外表来伪装自己呢……明明……是我们在保护他们啊……”

  是啊,为什么,保护了他们的我们,甚至连一句谢谢都得不到,还被冠上了怪物之名……

  “既然被称作怪物,那我们总得做些像是怪物一样的事情吧……”

  大吟酿笑得艳丽,他的眼角微微弯起。

  我知道,这是他在邀请我一起进入魑魅魍魉的世界。

  我总是看不透他,但是这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

  他的话字字引诱,却每一句都打在我的心上。


  那些接受了太久庇护的人类,他们已经忘了对于神明的尊重。

  既然如此,那就该以神明的另一面来让他们回忆起来。

  我们甚至不需要弄脏自己的手。

  只要我们袖手旁观,那些以他们自身欲望滋生出来的怪物就足以吞噬他们。


  那是个红色的夜晚,巨大的火焰吞噬了红色的神社。

  凄厉的惨叫被风声掩盖,泼洒在地面的血痕在火焰中变得漆黑。

  我走进神社的时候,那个曾经说过那老头子是老糊涂的神官抓住了我的脚踝。

  “稻荷神大人……救救我……救救我……”
  “你可曾敬神?”
  “我……”
  “不曾敬神,缘何求神来救你。自己救自己吧。愚蠢的人。”
  “…怪物! ! ! !你这个怪物! ! !”

  若是只有成为怪物才能让你们回想起曾经做过的事情的话,那,成为怪物又有何妨。


神殿之下


  “嚯,这烧的可够干净的。”

  大吟酿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那一片残垣断壁,我们坐在仅剩的台阶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前来为神明重建神社的人类们奋力的动作。

  说来也是好笑,神社存在之时,他们不曾记得神明,而只有大难临头,他们才想起了被他们遗忘的神。

  也只有当所有“怪物”们不再无条件地帮助他们的时候,他们才想起了,这些“怪物”也需要有应有的尊重,纷纷为大家建起了祠堂,送去了供奉。

  大吟酿因为无聊已经回了极乐,只留下我一人坐在残骸之中打着哈欠看着他们忙碌。

  “那个…稻荷大人……我们在神殿里发现了一个暗门……您看……”
  “嗯?”
  “那个……我们不敢进去,您看……”
  “行吧,今天也已经很晚了,你们也回去歇息吧。”
  “那您看……那……田地里的那些怪物……”
  “我明日会去看看的。”
  “谢谢,谢谢!!!”

  以前,我可是绝对听不到这一声谢谢的。

  长叹一口气,将脑海的诸多感慨扫去,我起身走向了那个暗门。

  走进那森冷阴暗的暗门,我第一次发现神社之下竟然也有如此大的空间。

  这地下,最深处供奉着一座神祠。

  我本想走过去,却发现那神祠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所阻挡。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股力量,却微妙地让我感到熟悉。

  我伸手轻触结界,这结界之中流动的……果然是最初召唤我时将我从混沌中剥离出来的力量。

  而在结界中心被一层黑色雾气包裹着的……难道是……

  那些家伙……为了保护神器强行抽取了召唤飨灵时那股巨大的力量,而本该诞生于世的飨灵便被困在了这种力量的拉扯中。

  既然这样的话……说不定……

稻荷寿司


  纯米大吟酿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只是离开了一会儿去给自己的狐朋狗友带些酒菜回来的空档,稻荷寿司的身边就跟了一个攥着他的衣角,看谁都一脸敌视的小狐狸。

  “…你的私生子?”
  “大吟酿我真的会揍你的。”
  “咳,哪儿捡来的?”

  嘭——

  随着一声闷响,向狐狸乌冬面走去的纯米大吟酿就狠狠地撞在了一面墙看不清的墙上。

  “嘶——”
  “你不许碰九尾大人!”
  “……呦,小鬼还挺护食。九尾,老实说,哪儿捡来的?”

  稻荷寿司看了一眼正在揉自己额头的大吟酿,又看了看攥着他衣角躲在他身后的狐狸乌冬面,忍不住笑出声。

  “我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信么?”
  “行了,不愿意说就算了,来,喝酒,就当给小朋友庆生了。”
  “才不是小朋友。”
  “哼,就你这样还不是小朋友呢。”
  “不是!”

  稻荷寿司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过了纯米大吟酿的救护自顾自喝了起来,他侧过头望着只有一片漆黑的天空,有些走神。

  “九尾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你不觉得,这天空,若是有些什么点缀会更好看吗?”
  “呵?”
  “你在笑什么?难道你不是这么觉得的吗?”

  纯米大吟酿耸了耸肩,他举起酒杯和稻荷寿司轻碰,将清冽的酒液一饮而尽,望着天空的神情温柔,但却有一丝冷漠。

  “若是过于无趣的东西,不如舍弃掉。”

  纯米大吟酿回过头,看向了一边正在给狐狸乌冬面倒酒的稻荷寿司,有些惊讶地挑起了眉角。

  “这可是你教我的。怎么?”

  纯米大吟酿支棱着下巴,看向趁着他们不注意伸出舌头小心翼翼轻舔自己杯中酒的狐狸乌冬面。

  “唔……没什么,就是这酒烈了点儿,刚从天上掉下来的小朋友第一次喝那么多可能受不了哦~”

  随着纯米大吟酿话音刚落,一旁的狐狸乌冬面便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美酒,打出了一个长长的酒嗝之后,便将自己的脑袋狠狠地磕到了桌面上。

  “听说……这片樱之岛有神器守护,若是神器尽毁,便会有灭顶之灾。”
  “是啊,那又如何?”
  “那你这……从天上掉下来的小朋友手里的钥匙,究竟打开的,会是什么的门呢?”

  稻荷寿司停下揉搓狐狸乌冬面发丝的手,他歪着头看向了笑得温和的纯米大吟酿。

  “那么早便要挑明吗?我可不想那么早便失了一个能一同喝酒的朋友。”
  “不急,待其他神器都现世,再谈此事也不急。”
  “你倒也不怕我跑了?”
  “九尾大人心高气傲,怎么会逃跑呢。来吧,再来一杯,这可是极乐最好的酒!若非是你我可不会拿出来。”
  “呵,好,来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