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粽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旌旗临舟
粽子初始皮肤.jpg

画师:

粽子满星皮肤.jpg

画师:

粽子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粽子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粽子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粽子头像.jpg 粽子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泽城千春 吴磊
专属堕神 头像-夜雀.png
夜雀
头像-迦楼罗.png
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炒菌菇.png炒菌菇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勋章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9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82 / 1917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66 / 2385
Hp icon.png 生命值 332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93 / 4278
食物 粽子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公元前770~221年
性格 忠诚
身高 181cm
关系 喜欢: 汤圆头像.jpg 汤圆
信条
背负着命运从历史中走来,我将会尽全力守护住自己重要的人。
简介
粽子是用粽叶包裹着糯米蒸煮的甜品,相传是为了纪念屈原,粽子淳朴简单的外表,带着坚不可摧的坚韧和柔软的内心。
背景故事
对御侍大人十分忠诚。性格谨慎,经常劝告御侍大人不要轻易冒险,但即便御侍大人一意孤行,他也会誓死跟随。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粽子-基础技.png
人剑合一
(1级)粽子引发了他内在的潜力,提高自身2点攻击力和20点攻击速度,持续2秒。同时减少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2点防御力,持续2秒。
(41级)粽子引发了他内在的潜力,提高自身18点攻击力和180点攻击速度,持续2秒。同时减少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18点防御力,持续2秒。MAX
能量技
粽子-能量技.png
万剑齐发
(1级)粽子运用剑术对敌方全体发起猛攻,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80点额外伤害,并有概率减少敌方全体5点防御力,持续5秒。
(41级)粽子运用剑术对敌方全体发起猛攻,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264点额外伤害,并有概率减少敌方全体45点防御力,持续5秒。MAX
连携技
粽子-连携技.png
超级万剑齐发
连携对象 汤圆头像.jpg 汤圆
(1级)粽子运用剑术对敌方全体发起猛攻,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04点额外伤害,并有概率减少敌方全体7点防御力,持续5秒。
(41级)粽子运用剑术对敌方全体发起猛攻,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1643点额外伤害,并有概率减少敌方全体63点防御力,持续5秒。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突出香味.png
突出香味
【0星开启】
(1级)增加品鉴之旅进行时所有参与餐品香味55点。
(30级)增加品鉴之旅进行时所有参与餐品香味200点。MAX
厨房技-迎合喜好.png
迎合喜好
【2星开启】
(1级)增加品鉴之旅评委心情3%
(10级)增加品鉴之旅评委心情30%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背负着命运从历史中走来,您将是我的御侍大人,我会誓死追随您的。
登录
御侍大人~等您好久了!
冰场
这里有些寒冷呢,御侍大人也这么觉得吗?
技能
不可饶恕!
升星
这一切,都是为了御侍大人
疲劳中
我好像感受到了江水的冰冷
恢复中
稍微休息一下,御侍大人能陪在我的身边吗?
出击编队
这一次,我一定会守护好的。
落败
誓死保护御侍大人。
通知
终于完成了,御侍大人你快看。
放置台词1
御侍大人这次出去又不带我,感觉有些小落寞。
放置台词2
无力反抗是我最讨厌的事情,以后我一定会尽全力守护。
触碰台词1
御,御侍大人,这样不可以,请您自重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叫我有什么事情?
触碰台词3
总觉的这一叶扁舟,像极了那时候的漂流。
誓约台词
我会一直守护着您的。
亲密台词1
这,这么早吗?~唔~让我准备一下~
亲密台词2
我以后每天都会在御侍大人身边的。
亲密台词3
不可以乱玩那把剑,那是保护你的武器,如若是伤到你,可如何是好?
换装独白
旌旗临舟 龙舟之会,画船云合,既然身负重任,我定不负所托。

故事

扁舟之上


  夕阳西下,河水也被染成了暖橘色。狭长的山崖间,河流自上而下地流淌着,波光粼粼。一叶扁舟就这么缓缓地从崖间漂流下来,带着淡淡的水痕。


  我孤身站在船头,怀中抱剑,一直朝着那夕阳矗立着。


  穿过山崖的间缝之后,是一座山谷。


  山谷的另一面是一条湍急的江流。


  若是没有了这座山谷,那时村庄的河道便不会被堵住了去路。


  这里是处于江河下游的一个村庄,江流常会因为连日积雨,无路可退而造成水灾。


  那时水漫遍野,几乎所有庄稼都会因此而死去,连人们日常走的道路都会因为那过腰的积水而变得无法通行。


  虽然早年间就开始了治水之道,然而多次都没有善终。   这次是长达了七个多月的开山泄水。


  村里的所有劳动力几乎全都投放在了这里,我的御侍大人也没有例外地加入了治水大军。


  唯一的不同之处大概就是发起号召要开山泄水的人就是御侍大人他自己。


  微波粼粼,竹筏上用绳子绑着御侍大人最爱的用芦叶包裹着糯米的食物,顺着河流缓慢地行进着。


  我随着竹筏,刚出了山崖,就听见了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响,随后就是人们欢呼雀跃的声音。


  我当然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


  这治水的几个月以来,我从未像现在这般觉得这运送食物的竹筏随波追流的时间是如此的漫长。


  我很想立刻和治水的大家分享这来之不易的喜悦,但是此时我的内心却更希望御侍大人可以早点回家去见他的妻子。


  御侍大人开山的一个多月前,他的妻子就怀有了身孕。


  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毅然地离开了家,和村民们一起挖凿山石。   我曾经这样劝阻过御侍大人。


  「治水之路,道阻且长。」


  那个人做事向来亲力亲为,我只是担心他会因为治水错过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然而,他却笑着对我说,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出生在一个更加太平的世道,一个不用为了生存而担忧的世道。


  为此,他要先去做好第一步。我何尝不明白他的苦心,所以,我才一直默默地在他身边支持他,尽量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这是我唯一能为御侍大人做的事情了吧。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希望,御侍大人能在对他如此重要的日子来临之前,可以回到他最重要的人的身边。

蝉鸣而知夏


  安静的夜晚。

  我走在这条被月光照耀着的小路上。
  小路一直延伸到村子里,而御侍大人的家就在那里。

  篱芭围着的小院里,有着两棵樟树,正好就在屋子的两侧。
  参天浓密的枝叶正好将那个砖石小屋掩盖住了,想来夏季能增添许多凉意的。

  我刚走到路口,就看到了那遥遥之处的身影。
  在小院前,缓缓走出了一个腹部浑圆的盘发女子。
  那便是御侍大人的妻子。

  她捧着自己怀着胎儿的肚子,站在篱笆外的路口,看着这条小路。

  那是一直以来御侍大人回来的路。
  而因为开山治水,御侍大人已经数月未曾归家了。

  所以她才每天都在这里期盼着,期盼着能看到月光照到那熟悉的身影。

  这是她这些日子每天都在做的事情。
  即便她每天最后等到只是我这个每天都会来往于石山和村子之间,负责替山上的那些村民送饭的飨灵,她也没有间断过。

  「御侍大人就快回来了。」
  这是我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对她说的话。
  尽管那样的日子一直都遥遥无期。
  她也每次都是笑着接受了我的谎言。

  如今,樟树上夏蝉已经开始长鸣。

  女子仰着头,看了看那即使在黑夜也无法遮住绿意的樟树。
  良久以后,她又一次看向了小路。
  此时我已在与她咫尺的距离停下了。

  在四目相对的那个瞬间,我又看到了她和之前那样失落的微笑。
  她以为这次我也会和以前一样的吧。
  但是在我身后,渐渐出现了的另一个人影就在下一刹那让她满眼含泪。

  那是她在漫漫长夜里思念了无数次的人。

  似是在那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还怀有身孕,她跑向了她日思夜想的人面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看着这样的场景,嘴角不禁得上扬了起来。

  终于不用再看到她那个落寞的眼神强装出来的笑意了。

  我看着那个四季常绿的樟树,听着蝉鸣,不由得感叹道。

  「已经入夏时分了啊。」

存在的意义


  哗——哗———

  天阴沉沉的,仿佛就要压下来一样,风吹着屋外的樟树发出巨大的声音。

  小屋里内室时不时传来女子痛苦的呻吟声,在另一个屋子,我和御侍大人坐立不安地在外面等着孩子的出生。

  而此时外面下着的飘泼大雨,仿佛加重了这令人窒息的氛围。

  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急匆匆地冲到御侍大人的门口,说有巨石从山上掉落又将好不容易开出的河道给堵死了。

  听到了这句话的御侍大人一瞬间怔住了。
  但是又在下一秒披上了蓑衣,在御侍大人刚想戴上斗笠时,我抓住了他的手,阻止道:

  「御侍大人,天气恶劣,那里的水势定是险恶湍急,你若贸然前去,稍有疏忽,易有所不测。」

  可是,御侍大人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决定。
  他甩开了我的手,戴上了斗笠,笑着留下了一句「拜托你了」,就离开了。

  我一手紧握着剑,另一只手被甩开后一直放空着。

  「拜托我?可我又能为你做什么呢?」

  我多么希望我能有一剑斩开所有山石的能力,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替御侍大人承担所有的责任。

  要事我也能去开山凿石的话... ...
  咦?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呢?

  「哇————哇————」
  房内传来了响亮的啼哭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但此时的我已经顾不得其它,直接冲了出去。

  河流远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湍急,竹筏虽然有些颠簸,但很快就进入了山谷。
  在山谷那里已经有几个村民在用麻袋装土筑坝,欲将那从山上滚落的巨石凿开搬走。

  御侍大人那时早已将之前穿在身上的斗笠蓑衣全都扔在一边,在河流中筑坝。

  我看着御侍大人站在刚刚筑好的坝中间,不断地拿锤子在那里敲打着巨石的四周,同时村民用厚实的木桩当做杠杆来使巨石松动。

  「你在干什么啊?快一启来帮忙吧!」
  慌乱之中村民们都没有认出我这个飨灵,这么对我吼道。

  是啊,我早就该这么做了。
  我能为御侍大人做的不是考虑他的后顾之忧。
  我是御侍大人的剑,我要为御侍大人劈开所有眼前的障碍,这便是我存在于此的意义。

  此刻的我和御侍大人一起站在土坝上开始凿石,不知为何,心里反而觉得快意了许多。

  霎时,我似乎感觉石头似乎动了一夏,便说了一句。
  「御侍大人!石头刚刚松动了!」

  「真的么!」
  御侍大人一下子来了气势,号召着村民们一鼓作气将碎石搬开。

  「哐当————」
  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打击声。

  石头如同失了重一般滚开了,河水像个撒欢的孩子一样不断奔腾流入那更为激进的江流之中。

  我还没来得及为此而感到高兴,就眼睁睁地看着刚刚还在我旁边敲打着巨石的御侍大人,被冲刷着土坝的激流弄得失去了平衡,摔入水中。

  因为积蓄的水一下子决提,将御侍大人冲到了很远的地方。
  即使御侍大人一直在往回游,也没有办法越过激流的阻力,反而越来越远。

  上天是在惩罚现在才醒悟的我么?

  在看到御侍掉下去的那一刻,我也毫不犹豫跳下了水。

  如果真的是惩罚的话,只要惩罚我就好了。
  那个人不能有事啊,还有人在等他啊!

  我将剑插入山石中,一手握着剑,另一只手尽可能地向外伸着,喊道:

  「我是为了守护御侍大人而存在的啊!」

故道人未还


  依旧是这令人怀念的夕阳景色,如今的我依旧还是孑然一身地站在那一叶扁舟之上。

  御侍大人如今又身在何处呢?

  我如此这般地想着,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和另一只掌心空空如也的手。

  我至今无法忘记那一天。
  相触的指尖慢慢靠近又在下一瞬间错过,耳边都是河水拍打着山石的声音,连村民呼喊的声音我也全然听不见。

  那时的我只是想仅几抓住眼前的那双手,可明明只是近在眼前的距离,却又那么遥远。

  这触碰不到的距离就像渐渐脱离的意识一般越来越远,直到沉入江水的冰冷成为了最后的回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救上来的。
  听说是村民好不容易找来了绳索,然后下水将我救了上来,但却没能找到御侍大人的下落。

  为什么最后被救的是我呢?我明明就不会这么死去啊~



  我至今都记得,最后那沉入江河之中的冰冷的窒息感。
  好像要剥离我的理智一般疼痛着的绝望,就这么沉眠于那水底。

  我无数次地在想御侍大人最后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离去的呢?
  他可曾有怪过我?

  面对那汹涌着奔入江流的河水,我却对此无力反抗。

  这是我最讨厌的事情。

  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计可施的这种颓然,仿佛会压垮神经一般的沉重。

  但在我的记忆中,我不止一次地犯过这样的错。
  御侍大人凿石开山的时候我也是那样。
  那时的我一直在想身为飨灵的我应该要做的事情,我应该要听从御侍大人的安排,不能让御侍大人有所烦恼。

  然而我却没有想过我想要做的是什么,身为飨灵的我存在于此的意义是什么?

  我不是空无一物的傀儡,我明明有自己的思想,却只是随波逐流。

  直到那天,我才意识到了一个简单到令我都觉得诧异的答案。

  我只是想守护着御侍大人啊!

  明明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我会过了这么久才明白。

  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的那双手,才会什么都没有办法抓住。

  我俯下身,将手放入那冰冷的水中,木讷地看着那水从我的手中缓缓流过。

  自那时起,我便会时常泛舟于这江河之上。

  也许是我内心还存在着一丝侥幸,总觉得御侍大人也许已经被人所救,
  也许他只是遇到了什么事暂时没办法回来而已。

  于是,我开始了这早已有了答案的寻找。
  也许,我也只是在逃避而已。

  可是,即便已经度过了数个蝉鸣夏夜,
  即便连他从未见过面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
  我也没有办法让那个一直在等待着的人再见到那条被月光照耀着的路上归来的身影。

  只剩下月光洒落在那个被樟树的枝叶拥抱着的小屋,蝉鸣唱个不停,
  如同这没有尽头的等待。

粽子


  这里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着的静谧村庄。
  六十年前,因为处在江河的下游,一到雨季,水位暴涨的江水就会因为被山石堵住的河道口儿蔓延到村庄,形成水灾。
  那时,庄稼会被水淹没而侵蚀腐烂,就连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寸步难行。

  幸而,村子里有一位叫做梁君的青年,他号召了村里的人们开山泄水。
  经过数月的努力,这开山的工程便顺利结束了。
  然而,天不遂人愿,突然降下大雨的那日,河道口的山上滚落的巨石又一次堵住了水路。
  梁君又一次率领众人去开凿山石。

  所幸,最后山石成功被凿开,那场大雨并没有酿成灾祸。
  但是,也是因为那次的开凿山石,使得梁君落水,下落不明。
  村民们连日沿着河岸搜寻,终无果。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梁君,每到他失踪那天的日子,村里的人们就会做他最爱的用芦叶包裹着糯米的食物,投入河中。

  只有这个故事在这条江河旁的群山间流传了下来。



  「粽子,你知道这个村子的故事么?」
  汤圆一边伏在地上写着「福」字,一边认真地问道。

  迟迟没有得到粽子回应的汤圆,仰起头看着那个默默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粽子。
  却只看到粽子轻皱着眉,紧紧握着手中的剑。

  「粽子,你在想什么吗?」
  汤圆这么说着,便将刚刚写好的福字贴在了粽子身上。
  「愁眉苦脸的话,好运会跑掉的哦~这是月饼姐姐告诉我的!嘿嘿~」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一个人。」
  粽子保持着一如往常的木讷表情。

  「说起来,粽子的御侍大人是个怎样的人啊?也和粽子一样吗?」
  「那可是远比我要厉害的人,怎么能把御侍大人与我相提并论。」
  「粽子也很厉害啊!一直都在保护我呢。」

  粽子又一次沉默了。
  他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当初因不忍告诉御侍大人的妻子她夫君的死讯,粽子没有再回到那个家。
  之后,他便一直都在附近暗中保护着御侍大人的妻儿。
  直到御侍大人的孩子长大成人,可以守住那个家之后,他才离开。

  但是对于御侍大人的愧疚却丝毫没有因此而减少。
  御侍大人,他可曾有怪过那样无能的自己呢?
  粽子无数次地问着自己这样的问题。

  即便此时的粽子依旧紧握着手中的那把剑,他也依旧没有答案。

  然而,粽子本以为会这样空虚地度过接下来漫长的时间,却偶然邂逅了这个满带着善意的女孩汤圆。
  一直待在汤圆身边,也只是他想守护著那个幼小的没有任何杂质的温暖笑容。



  「这一次,我一定会守护好的。」
  粽子沉默许久之后,只是淡淡地说了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