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红豆饭

阅读

  ·  

2021-07-02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7-02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林久i
丿奶丶茶灬
汉堡X奶昔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红豆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杏礼祝颂
红豆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红豆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红豆饭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红豆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红豆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红豆饭头像.jpg 红豆饭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藤田矅子 王燕华
专属堕神 头像-山雀.png
山雀
头像-雷鸟迦楼罗.png
雷鸟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毛蟹炒年糕.png毛蟹炒年糕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5 / 98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77 / 2930
Def icon.png 防御力 20 / 38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36 / 2228
Hp icon.png 生命值 466 / 74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20 / 2958
食物 红豆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可靠体贴
身高 163cm
关系 喜欢: 日式年糕头像.jpg 日式年糕
信条
大家都要好好相处呢~
简介
红色在日本象征着喜悦,所以日式红豆饭就也蒂肴了吉祥的寓意。在日本,家里有例如结婚或孩子成年这类的好事发生,人们就会煮红豆饭。这道料理与喜庆之事有强烈的连结,因此当说"来吃红豆饭吧!“就意味着“来庆祝吧! "。
背景故事
观星落的大姐姐,总是穿着白无垢的温柔女性,传闻看到她的人都可以得到幸福。只要看到她就会感觉到—种幸福的感觉。吉兆之一。代表着幸福。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相处。如果在她面前不好好相处的话可能会让她生气。有点小小的天然黑,在平时休闲的时刻,总是会抓住奇怪的重点。就算咋咋呼呼不坦诚的孩子看到她也会满脸通红的不好意思耍性子。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红豆饭-基础技.png
红豆灼焰
(1级)红豆饭跪在地上拍手祈祷,面前红豆发光,使全体友方恢复147点生命值并回复5点能量。
(41级)红豆饭跪在地上拍手祈祷,面前红豆发光,使全体友方恢复1911点生命值并回复18点能量。MAX
能量技
红豆饭-能量技.png
花雨摇红
(1级)红豆饭跃起摇晃红豆,身下出现法阵,凭空出现红色花雨,恢复全体友方260点生命值,并在4秒内每秒回复全体友方5点能量同时攻击力上升5%
(41级)红豆饭跃起摇晃红豆,身下出现法阵,凭空出现红色花雨,恢复全体友方3380点生命值,并在4秒内每秒回复全体友方9点能量同时攻击力上升25%MAX
连携技
红豆饭-连携技.png
超级花雨摇红
连携对象 30px ???
(1级)红豆饭跃起摇晃红豆,身下出现法阵,凭空出现红色花雨,恢复全体友方302点生命值,并在4秒内每秒回复全体友方7点能量同时攻击力上升15%
(41级)红豆饭跃起摇晃红豆,身下出现法阵,凭空出现红色花雨,恢复全体友方3926点生命值,并在4秒内每秒回复全体友方11点能量同时攻击力上升35%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是有什么喜事发生了吗?如果是的话,那就太好了。
登录
您回来啦,我已经备好饭菜了,快换下外衣好好歇息一下吧。
冰场
啊!这、这里......呼--御侍大人,谢谢您。有您在真好。
技能
请展露出最幸福的笑容吧--
升星
是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了吗~
疲劳中
御侍大人,我可以.......靠着您吗?
恢复中
我很快就会回到您身边,所以,请不要再担心了。
出击编队
偶尔,也要学着依靠我哦,御侍大人。
落败
御侍大人.......请.......闭上眼晴......回想起我带着笑容的样子......
通知
来吃红豆饭吧~
放置台词1
如果我的笑容,也能成为支撑大家的力量就好了。
放置台词2
希望大家,都能够得到一个美好的结局呢~
触碰台词1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不用害羞,可以尽管提哦。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别着急,我这就来帮您。
触碰台词3
能和大家好好相处的孩子才是好孩子哦~御侍大人,您有没有和大家好好相处呢?
誓约台词
在第一次见到御侍大人的时候,我就察觉到您的身边被幸福环绕,我想要留在您的身边,想要看到您的脸上展露出最美好的笑容,想成为能够支持您的力量。但当真的到了这个时刻,我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做到,我真的......可以如此幸福吗?
亲密台词1
御侍大人,这种时候,我真的很想抱抱您,所以,可以给我—个温暖的拥抱吗?
亲密台词2
御侍大人还真是调皮,调皮的坏孩子可是会被惩罚的哦~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我偶尔,也是会想要向您撒娇的,所以,请您不要笑我哦......
放置台词3
御侍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呢......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和御侍大人说......
胜利台词
御侍大人,原来你是想要吃这些小家伙吗?
失败台词
御侍大人,请不要担心,一次的失败并不会关上通往幸福的大门。
喂食台词
这是御侍大人做的?!太好了......御侍大人长大了......
换装独白
杏礼祝颂 愿这份母亲节的祝愿,像这漫天的银杏一般,永恒灿烂。

故事

南国 秋


  「吾去汝留,两重秋」
  
  手中的俳句集停留在这一页,我抬头,从卷起的御竹帘看向室外。
  茶庭内精心修剪的灌木仍自青翠,枝头挂满艳红的果穗,颗粒饱满。
  
  转眼又逢秋时。
  如今天光一年不如一年,若非有灵力滋养,观星落的景致怕是早已凋零。
  
  「大姐——大姐!!!」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闭着眼睛也能猜到,是日式年糕来了。
  
  我放下看了一半的俳句集,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姐——出事了,新来的老头儿撞邪了!」日式年糕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越来越近。
  我一边摇头,一边起身,拿起斗柜上的漆金食盒,迎上前去。
  
  「别急。」
  不动声色地把日式年糕拦在廊下,我盯着他沾满尘土的鞋子,一阵后怕。
  
  「这里风凉,先坐下吃些果子,歇一歇吧。」
  我适时地递上食盒,日式年糕不疑有他,就地坐下,打开了食盒。
  
  小孩子就是这样,有吃的,就能把烦恼的事情都抛开。
  拿出泡好的茶,看着日式年糕吃得香甜,点心渣子落了满地,我竟颇有些庆幸。
  
  「唔……大姐做的果子真好….咳咳!」
  「来,喝茶。还有,要叫我红豆饭姐姐。」
  「嘿嘿,谢谢大姐,果子真好吃,就是太少了。」
  「……」
  
  对于这个冒失的家伙,我向来没有法子,只能快些糊弄过去,快些送走才是。
  于是,我略一思忖,假装露出好奇的神情,笑问。
  「下次多准备些果子给你送去。你且说说,撞邪的事情,可是真的?」
  
  日式年糕口中的老人家,是在人类皇室中十分有名的天文和历法大家。
  首座大人亲自拜访,好不容易才将老先生请入观星落,力压众多阴阳师,直接任天文博士。
  我曾在宴席上见过几次,那是一位十分严肃正直的贵族。
  
  「真的真的!他看完历书后就疯疯癫癫的,几天不睡,一直盯着天空看。」
  日式年糕兴奋捶地,咚咚响声在廊间回荡。
  
  呀……这地板……才重新铺没多久……
  
  「我觉得那个老头应该很早就撞邪了,不然他怎么可能去看那些墨团子,那可是满满一屋子的书,想想就可怕呀!」
  
  日式年糕疑惑一阵后,仿佛忽然想通了什么,激动地嚷嚷起来。
  
  「他还一个劲说我们出不去了,所有人都要死……大姐,你说是不是那些旧书里的鬼怪附到他身上了呀?书里真的会有鬼么?你说我要不要去抓鬼?」
  「呼,有首座大人在,我们观星落不会有鬼怪的。而且……我猜你已经问过大人同样的问题了。」
  「哇!大姐好厉害啊,我真的问了,首座大人说不用管他,过阵子就好了。」
  
  我忍不住摇了摇头,观星落的藏书阁保留了樱之岛有史以来全部的天文历法原始资料,若存心研究,对比古今,自然会得出某些令人难以接受的结论。
  而且越是正统的人,就越容易受到冲击。
  
  毕竟涉及我们脚下这片大地的真实。
  也只有首座大人这样懒怠的性格,才会如此不当回事。
  
  「不要自找麻烦,这种事情 ,总会习惯的。」这是首座大人说过的话。
  
  「对呀,习惯就好了,你就不要担心了。」我看着无忧无虑笑着的日式年糕,摸了摸他的脑袋,露出微笑,却忍不住在心底叹息。
  
  有个生活懒得自理的老大,又多了个没心没肺的小弟。
  还真是不省心啊。
  

庆生 冬


  「扫庭抱帚忘雪」
  首座大人霸占了最为舒适的观景位置,故作深沉地望着被白雪覆盖的庭院,饮尽杯中热茶,念了句应景的俳句,附庸风雅。
  
  我含笑添茶,暗自腹诽。
  大人眼里只有雪景,手不沾尘,只怕是忘了,扫庭院是我,抱扫帚也是我。
  连着这么好的句子,也是从我搜集来的俳句集上得的。
  
  自从来到观星落,每年的第一场雪,首座大人都会空手前来为我庆生。
  往年的酒菜点心场地都由我布置,今年多了日式年糕,他打定主意要露一手。
  我虽然放心不下,但也不忍拂了他一片好意,便由他折腾。
  
  不用亲自动手,等待的时间十分悠闲。
  把温暖的热茶捧在手心,我静静看着大雪绵绵,不绝于空,思绪难免如茶烟飘远。
  
  许多年前,就是在这样的大雪天,我受到玲姬大人的召唤,来到了这个世界。
  
  「你就是我的式神么?你好漂亮呀~」
  「我的名字是——玲~我叫你红豆饭姐姐可以吗?」
  「今天是我的生日哦,红豆饭姐姐~嗯!以后也是你的生日啦!」
  
  那个时候的玲姬,牙齿尚未长齐,她看着我微笑的表情,我至今不能忘怀。
  
  「来吃红豆饭吧——」
  少年清亮的噪音,打破了隽永的寂然之美,却也多了几分烟火的暖意。
  
  日式年糕兴冲冲闯入茶室,小心翼翼地把抱在怀里的石锅放到暖桌上。
  我近前细看,连首座大人也好奇地靠了过来,三个脑袋凑在一起,盯着还在散发热气的石锅。
  
  「开锅咯~啊——烫烫烫——」
  日式年糕情绪高涨地掀开木盖,被烫得邮牙咧嘴,却还是笑着。
  
  热气扑面,浑身暖洋洋的,定睛一看,我却有些傻眼。
  
  「嗯,这……」
  这是哪门子的红豆饭?
  
  只见石锅里盛满了红褐色的植物果实,被蒸的脱了水,失去了饱满的光泽。
  这分明是我院内种的红豆忍冬……
  
  一时沉默。
  
  「快吃呀!」
  日式年糕殷勤地催促,首座大人便给他递了一双竹筷。
  
  「啊!难吃!」
  日式年糕的表情垮了下来。
  
  被我料到了呢,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啊。
  「虽然同名,但这可不是红豆饭的红豆哦!」
  
  我一边数落,一边无奈地起身,推开侧室的纸拉门。
  里面有我早起预备好的丰盛料理和一大盒点心,虽然很想信任日式年糕,可是……总不能让孩子们饿着肚子吧。
  
  努力保持淡然而不骄傲地呈上料理,我坐回暖旁。
  庆祝的话,当然少不了主角。
  
  「来吃红豆饭吧。」
  我从暖桌下捧出温热的饭钵,说出那句不知说了多少遍,却仍让我感到欢喜的话。
  

大吉 春


  「雪融唯自艳,当归淡紫芽。」
  梦中荒原大雪初化,雪地里淡淡青紫,当归不归,是无家可归。
  
  玲姬大人玉碎之后,我曾在这片叫做樱之岛的大地上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
  
  那段时间的记忆早已模糊,我只记得自己依循本能,寻找着「幸福」的踪迹。
  
  婚礼庆典,成年礼,庆生会……
  走马观花般看着不同的脸上浮现出类似的笑容,玲姬大人那纯真快乐、只为我展现的笑容,却无人可以取代。
  
  后来,大地上战火四起,灾患横行,生灵涂炭。
  
  人们的面容逐渐扭曲,丑恶,痛苦,悲凉,笑容成为奢侈的存在
  。
  无法坐视不管,我也曾尽微薄之力,救治伤员。
  逐渐成为人们口中的吉兆。
  
  但我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心里的裂口,越来越大,几乎要将我吞噬。
  哪有什么吉兆,我不过是出现在幸运者身边,而那些不幸者,早已逝去,口不能言。
  
  相比起来,我们才更需要人类吧,若失去校验结果的对象,那所谓的吉凶,又有何意义呢?
  
  可是,看看这片满目疮痍的大地,人类明明脆弱得连被照顾的角色都做不好,欲望却膨胀远超其能力所及。
  
  难道真如沿途遇到的那些同类所说,人类当死,吾辈方可解放?
  ……
  
  说来好笑,彼时人类的数量锐减,战争无以为继,竟因此迎来了久违的和平。
  我跟随某个送嫁的队伍来到人类都城,婚礼圆满,主家以为吉兆降临,奉我为上宾,我却怅然若失,茫然行近河川。
  
  「你回来了。」
  岸边柳树下,身着白色狩衣的贵族青年轻声招呼。
  
  「我是鲷鱼刺身,观星落现任首座。」
  「奔波劳累,不适合你,况且衣摆已沾染尘泥,是时候歇歇了。」
  
  我看了一眼,早已穿惯了的白无垢依旧一尘不染,何来尘埃?
  「我愿为你接风洗尘,不如加入我们,安闲度日,岂不快乐。」
  贵族青年仍懒散而温和的笑着,向我发出邀请。
  
  也许是他身上散发着同类的气息,也许是他态度可亲……
  也许,是那个只为我绽放的笑容。
  
  我加入了观星落,加入了这个隶属于人类皇室,掌管占卜、天文、时刻、历法、情报乃至一国安危的机构。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似乎回归了原本的生活。
  
  那个时候玲姬大人尚未成年,我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她。
  而现在,我的主要任务是照管观星落内务一—以及我们的首座大人。
  
  现任首座——鲷鱼刺身大人确实做到了安闲度日——仅限他自己。
  
  观星落上下,各道博士、大小阴阳师、录事、杂役一共百来人,每日的任务都颇为繁重。首座大人却每日躲在小院子里睡懒觉,美其名曰。
  「绵绵春雨懒洋洋,故友不来不起床。」
  
  「我很好奇,首座大人之前明明不认得我,为何特意邀请我?」
  「啊,这个啊,其实也不是什么非常玄妙的事情。不过是我占卜所得,那日南方河川上木下卯时遇贵人,大吉。」
  

无垢 夏


  「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夏日,是樱之岛一年中最热的时节,白昼相对较长。
  属于人类的时间多了,随之也多了许多鬼怪伤人的事故。
  
  有一次,城外出现鬼怪聚集,甚至惊动了首座大人。
  
  首座大人不过只是看起来懒散,见过他出手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实力,我第一次见识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呢。
  
  有首座大人出手,我对结果毫不担忧。更何况,日式年糕也跟着去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这次外出,却给我带回了一个新麻烦。
  
  「没错,我就是镜饼。咳咳,我允许你们称我为镜饼大人。」
  「我是不会加入你们的,但是只要你们供奉于我,我会保护你们的,我可是很强的哦!」
  衣着华贵的少女一脸骄傲,乱糟糟的头发和破旧沾尘的鞋履却暴露了她的状态不佳。
  
  日式年糕一脸不忿,却罕见地没有发作,只是撅着嘴,站在首座大人身旁。
  
  「唉,那可怎么办呢?这是我特意给伙伴们准备的果子,不加入我们的话,就没有了呀。」我打量镜饼片刻,突然笑开,多亏了日式年糕,我在对付小朋友时,已经颇有心得。
  
  果然,镜饼的态度,在好吃的果子面前逐渐软化。
  第二天,观星落多了一位新成员。
  第三天,我就多了一个嘴甜甜的小跟屁虫。
  
  我得知,镜饼原本是一个北方小村庄神社巫女召唤的式神,出生时天寒地冻,体质极寒,擅长防御。
  巫女几乎把镜饼当做女儿来宠爱,村庄民风淳朴,大家也都很喜欢这个长得讨喜的小姑娘。
  
  后来……
  
  「后来有一天突然来了很多鬼……他们打不动我……但是,我也打不过他们,呜呜——最后就只剩下我自己了……哇——」
  镜饼说的声泪俱下,呜呜哭了起来,挂在脸上的泪珠子渐渐结冰,室内的温度也骤降几分。
  
  「呜呜,对不起,我忍不住……我一激动就会……」
  镜饼不知是冷的还是抽泣,直打哆嗦,我不住心疼,她被召唤出来没几年,就经历了这样的事情,难免伤心。
  
  我搂住镜饼,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她却突然扭捏起来。
  小姑娘虽然不哭了,却缩到角落里发起呆来,哪里还有刚见面时那趾高气扬的样子,连好吃的果子都无法再吸引她的注意。
  
  我突然心头悸动,镜饼的样子,就像我刚失去玲姬大人时一样。
  
  玲姬大人最后憔悴的面容我已回想不起,只记得她气息微弱,握着我的手温度很低,指节苍白分明。
  
  「红豆饭,是他,来接我了么?」
  「有你送我,走完,最后一程,我很,幸福。」
  「对不起啊,明明是,你亲手缝的,我也好想穿上这件……」
  
  眼中光彩消散,记忆也停在这里。
  我整理一下身上穿着的白无垢,这是玲姬大人最后的愿望。
  
  回过神看,我发觉镜饼正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担忧地望着我。
  「红豆饭姐姐,你,是不是也想家了。」
  
  镜饼怯生生的靠近我,学着我安慰她的样子,轻轻搂住我。
  
  她的体温极低,却有着孩童特有的柔软,像是一片羽毛,触及我心中最软的那处。
  我轻轻地反握住她的手——胖胖的小手触感冰冷,却细腻滑嫩。
  
  「这里就是我的家呀,嗯,以后,也是你的家啦~小镜饼~」
  「哼!我才不小!」
  
  镜饼鼓起腮帮子,看了看我,又低头看看自己,有要气哭的趋势。
  
  我心中好笑,找回了曾经照顾玲姬大人的感觉
  「好孩子可不会轻易哭鼻子,小镜饼乖,姐姐给你讲故事听。」
  「哼!我,我才不是小孩子!」
  「那,姐姐给你做好吃的果子,悄悄给你做,不给日式年糕吃。」
  
  镜饼明显咽了口口水,却还是没有上钩。
  「……咕噜……哼,我才不会像日式年糕那么贪吃呢 !」
  
  「那……」
  我犯了难,想半天,想起玲姬大人小时候喜欢的东西,灵机一动。
  
  「那姐姐给你缝漂亮的衣服~怎么样?你的裙子都破了,我们直接做一套新衣服吧~」
  「真的?!」
  「嗯,真的~但是你要乖乖的听话哦。」
  「哇,谢谢红豆饭姐姐~我,咳咳,既然你这么诚心,那我就勉强答应你了。」
  
  我看到镜饼眼中闪过狡黠地光,忍不住揉了揉她白生生肉嘟嘟的脸。
  「来,姐姐给你梳头发!」
  
  镜饼兴高采烈地乖乖坐好。
  「红豆饭姐姐,我,我还能听故事嘛~」
  「可以呀。话说,很久以前……」
  

红豆饭


  很久以前,樱之岛尚且丰饶,孕育了许多繁荣的城市。
  玲姬就是某个富饶城主的女儿。
  
  玲姬在生日之时,学会煮红豆饭,也正是这份红豆饭,让她召唤出了属于自己的飨灵。
  被召唤出来的红豆饭陪着玲姬长大,看着她与老武士的儿子青梅竹马,情愫暗生。
  红豆饭亲历了玲姬所有宝贵的回忆,也亲历了她的欢乐与悲伤。
  
  「红豆饭姐姐~我又长高了呢!」
  「唔……好困啊,能不起床么……」
  「红豆饭姐姐~你做的裙子真好看呀~」
  「红豆饭!他终于成为武士了……而且,他向我告白了,嘻嘻……好害羞呀……」
  「你看,这是他家乡特有的红豆忍冬,是定情信物哦。跟你同名呢,嗯……那一定也很美吧!」
  「你说,这个种子真的会发芽么?」
  「哇~红豆饭,快来看呀,真的发芽了诶!据说这是一种药材呢~我们来多种一点吧,这样就可以救很多人了!」
  「红豆饭,父亲大人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红豆饭,你来帮我准备婚礼穿的白无垢吧,可以么~」
  
  「唉……父亲要他攻打临城,用临城的土地作为聘礼……」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我们现在不是也挺好的么?」
  
  「红豆饭……」
  
  「红豆饭……」
  
  后来,武士赢得了胜利,却输给了背叛。如同所有俗套的故事一样。
  
  玲姬的亲哥哥,听信谣言,认为武士将会取代自己。于是在武士迎娶玲姬的前一晚,宴请武士,私下却打算杀死他。
  
  玲姬的弟弟于心不忍,将消息告诉玲姬。当玲姬不顾一切冲到武士面前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武士早已饮下毒酒。
  
  被撞破阴谋,玲姬的哥哥恼羞成怒,甚至想要对玲姬出手。
  
  武士为了保护玲姬,与那个披着人皮的恶鬼同归于尽,最终死在爱人的怀中。
  
  红豆饭再也没有看到玲姬的笑容,直至最后。
  
  「红豆饭,是他,来接我了么?」
  「有你送我,走完,最后一程,我很,幸福。」
  「对不起啊,明明是,你亲手缝的,我也好想穿上这件……」
  
  后来,玲姬的弟弟继任了城主,红豆饭却离开了那里,那个本该是她故土的地方。
  
  痛失所爱,是只有被爱过的人才能了解的滋味。
  因为曾经拥有,才学会爱别人,才想再次被爱,被需要。
  
  红豆饭四处游荡,盲目地追逐着幸福,逐渐偏离了方向。
  她像是失去了指引的小船,在暴风肆虑的海上漂泊。
  
  ……
  到底什么是幸运呢?
  即使在很多年后,已经加入了观星落的红豆饭,依旧无法参透,甚至更加不解。
  
  在了解了世界真实之后,生活在这片如同牢笼的天地中,令红豆饭百感交集。
  
  「不需要烦恼,百鬼的某些家伙,比我们更加烦恼。」
  鲷鱼刺身大人懒洋洋地摊在廊下 ,眯着眼睛温吞地笑着。
  这个看似温厚好欺负的贵族男子,却是观星落最大的底牌,正是他多方周旋,方才换得百鬼与人类微妙的平衡。
  
  「我们只需要在关键时刻幸运地摘取胜利果实,就好了。」
  鲷鱼刺身惬意地翻身,伸了个懒腰。
  
  红豆饭烦恼地紧促眉头,看着鲷鱼刺身。
  「可是……」
  
  「别多想了,红豆饭,你就是缺乏信心,自信点,我们可是吉兆,吉兆呢。」
  
  「不是……您压到我的俳句集了……」
  
  这个世界似乎已经陷入癫狂,幸好,还有一群傻瓜仍在做梦。
  
  「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
  
  风中,不知是谁的呓语,悄然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