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宋汤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包子-------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罗宋汤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靡颜血舞
罗宋汤初始皮肤.jpg

画师:

罗宋汤满星皮肤.jpg

画师:

罗宋汤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罗宋汤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罗宋汤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罗宋汤头像.jpg 罗宋汤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大地叶 王燕华
专属堕神 头像-蛇君.png
蛇君
头像-青伞.png
青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蟹黄狮子头.png蟹黄狮子头
获取途径 【收获日记-心如水晶】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4 / 1187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53 / 2728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19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65 / 1401
Hp icon.png 生命值 485 / 772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852 / 7112
食物 罗宋汤
类型 汤品
发源地 乌克兰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热情
身高 167cm
关系 喜欢: 生蚝头像.jpg 生蚝 意大利面头像.jpg 意大利面 讨厌: 伏特加头像.jpg 伏特加
信条
凡事不必想太多,及时行乐才更重要。
简介
罗宋汤是一种冷热皆可享用的汤品,在东欧及中欧很受欢迎。俄国十月革命后,离开苏联来到上海的俄国人将罗宋汤传入中国。因早年上海洋泾浜英语中俄罗斯的发音而得名罗宋汤,东北则取"汤"的英文发音,称其为苏伯汤。
背景故事
自称故乡是耀之洲的飨灵,但不论外貌还是言行都和耀之洲风格不同。她从不对人敞开心扉,甚至让人感觉到有些不合群,但也还是表现得无比热情,唯独对待伏特加冷如寒冬。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罗宋汤-基础技.png
守护之意
(1级)罗宋汤将手中的袋子掷向空中,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5点伤害,同时驱散敌方全体增益状态,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
(41级)罗宋汤将手中的袋子掷向空中,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95点伤害,同时驱散敌方全体增益状态,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MAX
能量技
罗宋汤-能量技.png
狂乱之怒
(1级)罗宋汤抛出手中的袋子,将蔬菜投掷到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45点伤害,同时使最近敌方单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5秒。
(41级)罗宋汤抛出手中的袋子,将蔬菜投掷到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3185点伤害,同时使最近敌方单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5秒。MAX
连携技
罗宋汤-连携技.png
超级狂乱之怒
连携对象 意大利面头像.jpg 意大利面
(1级)罗宋汤抛出手中的袋子,将蔬菜投掷到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94点伤害,同时使最近敌方单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5秒。
(41级)罗宋汤抛出手中的袋子,将蔬菜投掷到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822点伤害,同时使最近敌方单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相信我们之间会有一个好的开始。
登录
原来是您回来了,刚才听到动静还吓我一跳呢。
冰场
这冰冷让我想起不好的回忆,真不舒服......
技能
你会后悔的!
升星
御侍大人,谢谢您帮我。
疲劳中
累了,真的累了,让我休息一下。
恢复中
我没您想得那么脆弱,再等一下就回去工作。
出击编队
要出发了?也好,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落败
我的结局......竟然和他们一样......
通知
御侍大人,这样就行了吗?
放置台词1
太安静了,我不喜欢这样。
放置台词2
迄今为止没有暴露,连御侍也没什么异常,很好……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这可不是什么绅士的举动哦。
触碰台词2
在这里工作挺好的,当然,御侍大人您也不错,我很喜欢~!
触碰台词3
我最喜欢的颜色……反正不是红色。
誓约台词
……我本想低调地活下去,但您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啊,好啊,那请您以后好好保护我,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亲密台词1
生活上也要注意自己的品味,我来教你怎么打扮自己吧!
亲密台词2
曾经为了活下去而牺牲了太多,现在终于不用担忧了。
亲密台词3
你身边就是我的归宿,我已经很满足了。
放置台词3
活下去,是我最大的希望。
胜利台词
现在的胜利,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失败台词
失败的滋味,多少有点习惯了。
喂食台词
御侍大人?看来您对我很有兴趣?
换装独白
靡颜血舞 火光映上舞裙,素妆染上了猩红的色彩,在火光中起舞的是死于过往的执念,还是灼烧怨恨的烈焰?

故事

酒馆


  奈芙拉斯特的某个小镇里有着这么一个酒馆。

  老旧的木牌上画着一个大大的酒桶。
  没有悠扬优雅的音乐,来回进出的大多是些摇摇晃晃满脸通红的醉鬼。

  酒馆里也都是些耐得起砸打的结实木桌,打开门后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就连空气都仿佛要将人灌醉。

  并没有什么礼仪可言的客人们高举着酒杯,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而欢呼雀跃。
  毫不相识的人们会因为一杯酒而结下友谊。

  有时会有带着剑或法杖,披着灰扑扑的长袍风程仆仆赶路而来的旅人。
  热情的客人们并不会在意他们在此之前是否相识。
  他们拉上新来的伙伴们喝上一杯酒馆里的特酿。
  这种特酿虽然并不昂贵但却足够香醇。

  桌面上摆放着的食物大多也都只是些普通又有些粗犷的肉食,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仿佛是这里所有人的习惯。

  当然,有着一堆酒鬼的地方难免会有冲突。

  两个酒精上头满脸通红的莽汉因为小小的琐事而大打出手,几乎已经是每日的常态。

  好在酒馆的桌椅都足够结实,往往这时好事的酒友们或是将桌椅拉开清出一片场地,或是站在椅子上高声地起哄。

  而这样一个每日充满了欢声笑语的酒馆,不可或缺的自然是一个酒柜后的漂亮老板娘。 
  而我,便是这个酒馆的老板娘。


  我斜倚在酒柜后,看着因为一些小事儿而卷起了袖子、涨得面红耳赤摆出了一副不死不休模样的两个男人。

  嗯,他们两个正在为了谁的头发更黄一些而争论,结论便是他们需要进行一场男人间的决斗。——拼酒。



  看着两个幼稚的酒鬼,我忍不住摇了摇头,支着下巴看着这场闹剧。

  「老板娘!!再来两杯!最大杯的!」
  「来啦来啦~」

  从酒桶里倒了两大杯满溢着白色泡沫的啤酒给那两人送去,而一旁围观的人们则是看  着两个不断吞咽着啤酒的人一刻不停的起哄。

  「哦哦哦哦!!!喝完啦!!!!」

  酒鬼之间的友谊就如同酒鬼的情绪样令人难以捉摸,一通畅饮过后原本剑拔弩张的两人便勾肩搭背地靠在了一起,打着酒嗝互相喷吐着浓郁的酒气。

  「诶诶诶!你们可别吐在我店里啊!要吐出去吐!出去吐!」

  我捏着鼻子挥着手笑骂着这两个明显已经喝得没了脑子的男人,忍不住笑意地给他们两人一人盛上了一碗热汤。

  「诶!!!老板娘你这样说我们会很伤心的!」
  「老板娘我也要你做的汤!」
  「你们俩好狡猾!!我也要!!!!」
  「去去去,哪有那么多,记得给钱呐!」

  挂在门上的门铃,叮铃铃地晃响。
  喝得醉醺醺的人们相携着离开。

  站在门口和他们挥手告别后,回到酒馆里将那些歪七扭八地倒在桌上的酒瓶酒杯收拾干净。这便是我平时每天最后的一项工作。



  忽然伴随着身后叮铃的声响,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心里嘀咕着下次得让那些喝高了便喜欢踹门的家伙给我换个新门,头也没回地和来人说道。

  「不好意思打烊了,明日请早。」
  「罗宋汤。是我。」

礼服


  来人并没有在听到我的话后离开,鞋跟在地上踩出了一声声闷响。

  传入耳中的并不是那些听惯了的粗鲁的醉汉们的声音。
  那声音和这个略显简陋的酒馆有些格格不入,带着贵族般的矜贵。
  原本嘴角的笑容微微收敛下来,我长出一口气将手中的抹布放下。



  「这是最近的几个委托人的名单和他们的祈愿。」

  我走到酒柜之后,将存在其中比收钱的钱盒更要深处的几个小小的纸袋交到了来人的手中。

  我看着眼前这个一举一动都甩脱不掉贵族气息的人支着下巴。

  「喂,选好了吗?我亲爱的意大利面先生?我这儿明天可还要开业呢。」
  「委托人是需要仔细挑选的。」
  「好好好,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忘了说了,除了酒馆老板娘之外,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兼职。
  刚刚那个满脸写满了“我是贵族”的家伙,便是我背后的老板,我的工作便是为他收集一些信息。
  不管是需要达成愿望的人的资料,还是他所需的情报,都可以从我这里获得。

  我撇了撇嘴坐到了酒柜之后的座位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那个正在低头一个个仔细检查委托内容的人身上华贵的服饰,思绪渐渐飘远。



  曾几何时,我的御侍也曾经穿着这样的外衣,然而她却一步步地走向了灭亡。

  我的御侍是最高权利者家唯一的女儿,手掌极权的贵族之女。
  吃穿用度无不精细,哪怕连用餐所用的餐具,都得是名家制作的精品。

  身为她飨灵的我。
  被她视为妹妹一般的我,自然也无需和其他的飨灵那般外出冒险。
  我只需要如同另外一个公主一般,在她身边陪伴着她度过被圈养在宅邸之中的每一天。


  红茶若是温度有一丝不对,我被养得格外金贵的舌头一口便能尝出,甜点哪怕多放了一小撮糖,都会腻得无法入口。

  御侍大人告诉我,一个合格的贵族,每日上午和下午不能穿同一条裙子。
     每次参加舞会都要制作新的裙子,每条裙子必然要搭配一套最新的首饰。
  而手中的羽扇都必须是稀有的鸟类羽毛制成,镶嵌最好的宝石。这才能配得上我。

  如此娇惯之下的我们,是每场舞会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无数的贵族男性以各种方式想要讨好我们。
  而我们每次舞会的第一支舞,都会成为他们争抢的目标。

  现在回想起来。
  那种被人追捧的感觉,让人沉醉其中,令人迷失,甚至会令人无法认清现实。

  那时的我还不明白,我们身上那雍容华贵的礼服,穷奢极欲的首饰,层层叠叠的蕾丝裙下堆叠的是无可比拟的权力。

  他们追逐的方向,从来都不是作为衣架一样展示着这些的我们。

清醒


  我们终日流连于那些舞会之中,华丽的舞裙在舞曲中带起层层叠叠的波澜。
  我们享受着平民们绝不敢想象的优待,沉溺于其他人或是仰慕或是艳羡的眼神。

  这样的生活就如同梦境一般。

  好像永远都不会醒,但又随时都会醒。
  我们并没有想过,我们会被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叫醒。

  那一天,穿着朴素打着层层补丁的人们冲进了我们的舞会。
  惨叫声、瓷器破碎声,一切一切都仿佛在提醒我们。

  你们的梦,结束了。

  我和御侍大人在侍卫们的保护下,努力地奔跑。
  然而宽大的裙摆并不适合这样的动作,脚上的高跟鞋在几步之后便扭伤了脚踝不得不丢弃。

  柔软的脚心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奔跑时,我们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但当我们离开了那个圈养的小小宅邸,地上的碎石很快便划破了脚心。


  出生后便几乎从未体验过的疼痛感让御侍大人漂亮的眼睛很快蓄满了泪水。

  然而身后可怕的人群让我们无法停下脚步。
  身上华美的裙子伴随着跑动逐渐被各种各样的杂物给划破,外层的薄纱早已破碎不堪。

  御侍大人因为过长的裙摆而摔倒,她擦破了自己光滑柔软的小腿。
  我们头上精致发型也在跑动中被弄散,镶嵌着宝石的发饰也在慌乱中不知去了哪里。

  纵使狼狈如此,我们都不敢停下我们的步伐。


  来自御侍大人父亲的亲卫队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和我们一同逃离的贵族们一个个在愤怒中被抓。

  身上的衣服已经残破不堪,原本最为喜爱的宽大裙摆此时反而成为了妨碍。
  我咬牙用侍卫留下的匕首将长裙撕开,拉着御侍大人躲进了那片冰天雪地的森林之中。


  身后举着火把愤怒地喊叫着的人们,将我们从美梦中惊醒。

  然而,我们醒得太早,又醒得太晚。

  这本该永远继续下去的美梦,被已经无法再承受压迫的人们用自己手中的农具划破,将沉溺其中的我们以冰冷的手掐醒。

  而醒来的我们却已经来不及逃开这只将我们掐得无法呼吸的手。

  我和我的御侍大人屏住了呼吸,在这片冰原之中躲避着身后的人群。
  人群的脚步声逐渐走远,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我们却看到了那站在不远处树枝上,冷冷地看着我们的那只…

  白色的鹰。



  「罗宋汤?」

  我猛然回过神来,背后已经因为那双眼睛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看着站在面前有些疑惑地看向我的意大利面,勉强扯出了个笑脸。

  无论过了多久,那双鹰眼,我都无法遗忘。

  意大利面将手中他选定的委托人交给了我,拍了拍我的肩膀。

  「她的委托,我接下了,你安排个时间让我们见一面。」

  我有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那双噩梦中频频出现的眼睛让心脏不断地激烈跳动。

  「怎么了?」
  「没事。你快回去吧。」
  「嗯。那你约好时间用老方法通知我就是了。我先走了,你的脸色并不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因此而影响到我们的工作。」
  「嗯。不会的。」

  我握住了自己还有些依稀在颤抖的双手,深深吸了一口气。
  空气中带着令人熟悉的酒香让我安心了不少。



  没事的,已经过去了。

  现在的我,也已经不是那时候只能作为昂贵的摆设存在的我了。

爱情


  作为一个飨灵,我并不知晓爱情是给种什么样的东西。

  它仿佛拥有着魔力,它可以令胆小的人鼓起勇气,同时它也是欺诈者最常用的谎言。



  意大利面新选定的委托人是个很可爱的少女。

  少女有着一头漂亮的淡金色微卷的长发,脑后别着一个可爱的蝴蝶结,身上还穿着过去的我最为喜欢的华丽裙装。

  纵使用黑色的长袍遮挡了自己的外貌,她这样的人在我的酒馆这条街上,都是很稀有的一个品种。



  她有些胆怯地站在店门口,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张望着依旧还热闹着的店面,兜帽下露出的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好奇。

  又是一个被娇养着的孩子啊。



  酒馆里的大老粗们也大多没有见过这般细皮嫩肉的金枝玉叶。

  他们屏住呼吸,尽力用自己最温和的声音小心地问着这个少见的客人。

  「你好?你来这里是来做什么的呀?」
  「我……我……」

  我看见那个被人群围在了中间惊吓得快要哭出来的少女,忍不住回忆。

  过去的我和御侍大人,难道也是这种软弱的模样……

  「去去去,你们都给我让开!别吓着我的客人了,今天提前打烊提前打烊。」
  「诶!!!怎么这样!!酒都还没喝完!!」
  「今天酒水免单,快走快走! !」
  「好好好!老板娘你可别反悔!」

  我抬手将少女带进了自己怀里,将那些因为吓着人而有些不好意思的酒鬼们轰走。

  看着总算安心下来捧着酒杯小口的喝着水的少女,我有些忍耐不住地开口。

  「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有茶杯只有酒杯,你将就下吧。能和我说说,你到底要委托我们什么吗?」

  少女因为安静下来的酒馆,逐渐安心了下来。她有些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放下手中的酒杯,笑得腼腆。

  「我啊?我是为了我的爱人和我的父亲来的。」



  少女白嫩的脸上腾起一片红晕,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细细地说着她的故事。

  她的家境虽不像我的御侍那般富裕,但也算得上是有些家底的人家的小姐。

  她喜欢上了一个和她的地位截然不同的侍从,而那个侍从也深深地爱上了她。

  但是她的父亲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她和这样一个完全配不上她的家世的人,成为他的女婿,并且为了让她死心,迅速地给她定下了一个有钱有势的未婚夫。

  正当她绝望之时,她听闻了我们的传言,鼓足了勇气,想要为自己的爱情,再争取一个渺茫的机会。


  「我啊,最喜欢我的父亲了,虽然他很严厉,但我也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也很爱很爱他,我不想和他分开。」
  说着这话的少女漾着淡淡的微笑。
  「我希望,我们能够和睦地生活在一起,他也能够,被我的父亲所接受。」



  我看着她憧憬的笑容,忍不住想要开口。
  然而还未等我的话说出口,门再次被推开,意大利面已经走了进来。

  「你就是委托人吧。来吧,我们到内间聊。」



  可以说,如果意大利面想要伪装的话,他会是个足以让所有涉世未深的少女能够安心叙说自己困难的帅气家伙。

  我看见从我身边走过的意大利面看向我的眼神带上了几分警告的意味,无奈地抿紧了嘴唇。

  我只是想要告诉她。

  她的爱情,可能从一开始就并不那么纯粹。



  我的御侍除却她身后代表的权势之外,生了一副极好的样貌。
  有男人痴迷于她仿佛就是种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

  然而当我们自那个寒冷的地方被发现后,整个世界都开始崩塌。

  或者说……这本来就不过是个虚假的空壳。

  我们被关押在那个小小的囚车中,带回了原本是我们的乐园的宅邸。

  那时,我们看见了那些曾经近乎疯狂般追求着御侍大人的男人们。

  他们在第一时间就交出了自己的权利和大部分财富,保住了他们如今空有头衔的地位和安全。


  御侍大人抓住了其中那个对我们最为温柔的人的手,请求他能够救救我们。

  而那个男人却不复往日的温和,甩开了她的手。

  「如果不是你的爸爸许诺,你的丈夫将继承他的所有财产权力,谁愿意追你这么个难伺候的娇小姐。」



  简单的一句话,将原本就被野外的天气冻得四肢发凉的身体,彻底连心都冻结了起来。

  曾经如同蜜糖一般的甜言蛮语,在此时就如同一把把冰铸成的刀子狠狠插进了心脏。



  这句话,就如同之后所有噩梦的开端。

  爱情,不过是个欺诈者最常用的谎言罢了。

罗宋汤


  曾经有那么一个国家,它由贵族统治,贵族享受着国家大部分的资源以及特权。

  统治者的残暴给予了革命孕育而生的温床。



  当被统治者高举手中的武器,那么,特权被推翻只不过是一夕之间的事情。

  而在这个特权阶级的顶端,有那么一个贵族小姐,她作为一名料理御侍,却从不用进行那些危险的战斗。

  她的飨灵则是被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那般,一起娇养在了那座豪华得惊人的宅邸之中。



  从未经历过磨难的她们如同两个高阁之中的公主,受人追捧,且养尊处优。

  而这样的娇花,在革命之中却是民众们愤怒的中心。

  ——在我们冒着严寒酷暑劳作的时候,你们肆意地挥霍着我们劳动得来的食物。
  ——在我们饥寒交迫的时候,你们将一套套毫无用处的华服作为垃圾毁去。
  ——在我们的女儿因为疾病而失去生命的时候,和她们同岁的你正在舞会上醉生梦死地享受男人的追捧。

  纵使贵族小姐的父亲拼尽全力,让所有的亲卫全部去保护这个一直都被他圈养在金丝鸟笼中的女儿,但这一切,却是徒然。
  再精良的铠甲,再锐利的武器,也无法抵挡住无数劳动者高举的农具。


  在短暂的时间内,自己的世界完全崩塌。
  这对于从未经历过风雨的贵族小姐来说,实在是难以承受之重。

  她笑着,哭着,最终,又恢复了以往高傲的模样,用自己的牙齿狠狠地咬破了手腕上的血管。

  纵使是他们做错了,离去时,也还要留住属于他们贵族的尊严,他们的高傲,绝非平民可以侵犯。



  罗宋汤哭着想要捂住自己御侍手腕上深可见骨的伤口。
  苦难,使人成长,但对于罗宋汤和她的御侍而言,成长的代价太过于惨烈。
  贵族小姐在这场变故中一瞬间成长,她抚上了罗宋汤的脸颊,为即将面对亲人离开的罗宋汤表达着自己的歉意。

  「罗宋汤,不哭,我教过你,贵族,要有贵族的样子,贵族,要有贵族的傲骨,你要好好活下…代替我…」

  罗宋汤哭泣着,却也咬紧了牙关。



  她永远都能记得那双鹰的眼睛。
  那是个带着鹰的家伙,她眼睛就一如那只鹰隼那般冷漠。
  就好像自己不配进入她的眼中那般冷淡。

  在她的视线下,罗宋汤度以为自己不可能被放过,但是下一刻转身干脆离开的飨灵却让她莫名升起了一种感激。

  然而随后紧随而来的追兵却几乎一瞬间让她的希望破碎。



  咬紧牙关的罗宋汤忽然回想起那个冷漠的飨灵,她还在怀疑为何她会如此干脆地放走自己。

  原来……不过是为了玩猫抓老鼠的游戏罢了……

  但是今日,你放我离开,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后悔!

  带着浓浓的恨意,罗宋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己撑住虚弱的身体,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一点点撑了下来。
  罗宋汤凭借着这股恨意,在短暂的时间成长了起来。
  然而当她想要回到那个地狱复仇的时候,那些成为她梦魇的人,早已离去。

  就连随后成立的那个国家,也早已破碎。



  失去了目的的罗宋汤在茫然间,抓住了意大利面伸出到她面前的手。

  「如果不知道要做什么的话,那就听我的吧,我会给你方向的。」

  一如御侍那般写在骨子里的傲然,恍惚间那张自信的笑容和御侍曾经温和的笑不知为何重叠在了一起。

  「好……」



  今日,处于奈芙拉斯特的那座小小的酒馆,生意依旧兴隆。

  伴随着挂在门上的铃铛被推开的门撞响的声音,一只体态优美的白色猎鹰率先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

  随后便是一个干净好听,又带着几分冷漠的声音。

  「一杯伏特加,加整冰。谢谢。」

神器

  • 袋中之物
  • 神器线路
罗宋汤神器.png
力量黄红黄紫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能量增加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点,每4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后,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31%41% 52% 63% 76% 89% 105% 125% 149% 180%)的伤害,每1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持续4秒,每12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普攻有30%概率施予最近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普攻有30%概率施予最远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普攻有30%概率施予最近一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20秒,使所有友方角色下3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并使友方角色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20秒,驱散所有友方角色身上的减益效果,并使所有友方角色攻击力增加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持续6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20秒,使除自己外友方角色能量回复14点,并使他们造成的技能伤害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4秒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技能伤害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所有伤害1.4%1.85% 2.35% 2.84% 3.38% 3.96% 4.68% 5.57% 6.65% 8%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的技能伤害,如果受到此伤害的角色生命值低于40%.则造成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二次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