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羊蝎子

阅读

  ·  

2020-1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汉堡X奶昔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羊蝎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羊蝎子初始皮肤.jpg

画师:

羊蝎子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羊蝎子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羊蝎子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羊蝎子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羊蝎子头像.jpg 羊蝎子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涉谷慧 修缘
专属堕神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头像-面刀.png
面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酥炸鳕鱼.png酥炸鳕鱼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5 / 120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52 / 2722
Def icon.png 防御力 20 / 38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89 / 3475
Hp icon.png 生命值 410 / 652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441 / 5466
食物 羊蝎子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7世纪~18世纪
性格 孤僻冷峻
身高 177cm
关系 喜欢: 明四喜头像.jpg 明四喜
信条
自己的力量,才是最好的武器。
简介
羊蝎子是一道鲁菜,其主料为代里脊肉和脊髓的、完整的羊脊椎骨,因其横截面有三叉,酷似蝎子张开双鳌的形状而得名。经过长时间的炖煮,覆于骨上的里脊肉口感香嫩,原汤极其鲜美,自古以来深受喜爱,除此之外,羊蝎子还具有滋阴清热,养肝明目,补肝益气的功效。集美味与养生于一体的羊蝎子,在百花齐放的中国传统饮食文化中占据了不可代替的地位。
背景故事
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孤僻,沉默寡言,实际上是因为不通世故所以不擅长与别人交流,也有自己纯真的一面。因为自己原先的经历而变得不信任人类,对人类有很高的警惕心。此外非常喜欢动物,私下里照顾过许多动物,也会和他们交流。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羊蝎子-基础技.png
骨刺
(1级)羊蝎子用力把弯刀插入地下,蝎尾刺杀敌方,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29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力降低25%,持续3秒。
(41级)羊蝎子用力把弯刀插入地下,蝎尾刺杀敌方,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677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力降低45%,持续3秒。MAX
能量技
羊蝎子-能量技.png
疾刃
(1级)羊蝎子举起弯刀跃向敌方,挥刀斩杀,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42点伤害,若其生命低于20%则直接斩杀。同时有几率每秒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25%的伤害,持续4秒。
(41级)羊蝎子举起弯刀跃向敌方,挥刀斩杀,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4446点伤害,若其生命低于20%则直接斩杀。同时有几率每秒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45%的伤害,持续4秒。MAX
连携技
羊蝎子-连携技.png
超级疾刃
连携对象 30px ???
(1级)羊蝎子举起弯刀跃向敌方,挥刀斩杀,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14点伤害,若其生命低于30%则直接斩杀。同时有几率每秒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35%的伤害,持续4秒。
(41级)羊蝎子举起弯刀跃向敌方,挥刀斩杀,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5382点伤害,若其生命低于30%则直接斩杀。同时有几率每秒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55%的伤害,持续4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又是人类吗......
登录
......你回来了。
冰场
这里......和我以前待的地方很像......
技能
速战速决。
升星
新的力量吗......谢谢。
疲劳中
讨厌的感觉。
恢复中
你......很担心我吗......
出击编队
收到命令。
落败
我还不能到下......
通知
这是按照你说的做的......嗯?蝎子......不可以吃吗?
放置台词1
比起人类,动物才是最好沟通的。
放置台词2
阳光吗......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触碰台词1
别乱碰......我是说......刀很危险......
触碰台词2
你......不害怕我?
触碰台词3
这些小狼跟了我很久......它们似乎......很喜欢你......
誓约台词
你让我......对人类产生了不一样的看法......以后,请让我来保护你。
亲密台词1
......拥抱是什么?就、就是这样......?我知道了......
亲密台词2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亲密台词3
面具?你想摘下来......?嗯,我不介意......
放置台词3
被关心的感觉......是这样的吗......
胜利台词
任务完成了。
失败台词
可恶......
喂食台词
......给我的?谢谢......你......很开心?


故事

小朋友


  ……
  是谁?
  某处传来微不可闻的轻响,窸窸窣窣,像是直接在我心中响起。
  听错了么?
  我侧耳倾听,却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沙沙——」
  「谁在那里?」

  我忍不住开口,黑暗中的响动立刻停止。暗无天日的地下陵墓重归死寂,感官却再次开启。

  压抑、暴虐、不甘……

  又来了——

  强烈而又复杂的情绪,从黑暗的墓室深处传来,让我不由颤栗。
  四面八方的冰冷空气仿若实质,挤压着我,禁锢着我,却又放任我坠入深渊。

  我无法定位,无法动弹,只能在黑暗中无限下落。
  也许,我会就这样漂浮在尘世之外,被永远遗忘。

  就如同一直以来的那样……

  「 沙沙沙——」

  角落的声响骤然将我拉回现实,声音迅速靠近,还未及反应,我感到手指轻微的刺痛。痛感袭来的一瞬间我竟然松了口气。

  呼……
  活着的感觉,真好……

  地底深处,我多了一个小小的朋友。
  我尝试用自己的灵力滋养它,大约是感受到我的善意,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

  它喜欢呆在我的掌心,用细碎的步子来回踱动。
  黑暗中我无法看到他的样子,只能凭借感觉,大致确定他的模样。

  坚固、冰冷、僵硬,有着长长的尾节,还有,曾刺伤我的鳌螫。

  就像是记忆里,曾在画册上看到过的耀州狼蝎。
  我不知道原本应该群居的狼蝎为何落单,也许和我一样身不由己。

  狼蝎在灵力的滋养下,体型不断变大,远超我看到的那些。
  「唔……它……应该是这样的……么?」

  「算了……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
  而且,它巨大的体型和银狼好像啊。

  银狼是我另外一个朋友,我离开的时候它才刚刚成年。
  不知道银狼现在怎么样了,我有些想念它。

  不断消耗灵力让我愈发疲惫,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可如果不给狼蝎充足的灵力,它便无法继续存活。

  我真的很害怕,由于沉睡太久而失去唯一的伙伴。
  我能做的便是不断为狼蝎输入灵力,把这当做一种本能。

存在的意义


  被巨大的噪声和强烈的震动感唤醒之前,我正在经历一段漫长的梦境。

  梦中我回到了御侍大人的故乡,宅邸虽然年久失修,但周围的风景很美。
  我曾在那里认识了很多朋友,跟银狼的关系最为要好。

  梦中,朋友们都在,狼蝎也在,我看到了它,除了体型巨大,一切都如同想象中那般。它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有银狼那样柔软浓密的毛发。
  它沉默无言,却一直陪在我身边。

  就叫它,阿默吧。

  地面一阵剧烈晃动,刚刚睁开眼睛的我,懵然看着头顶的黑暗被劈开,伴随而来的一丝光线如同利刃,刺入我的眼睛,激起灼烧般的疼痛,但我舍不得闭眼。

  落石惊起烟尘,身侧一道庞大的影子挡在我身前——是狼蝎阿默,如梦中……

  不,比梦中所见更为巨大。
  阿默周身灵气环绕,几乎与我等高,那狰狞的外表却让我倍感亲切。

  我们之间多了某种天然的联系,相依相生,不离不弃。
  我知道一些飨灵在受到召唤时便会有自己的伴生灵,后天形成的伴生灵,从未听闻。

  我想对它笑一笑,但面部肌肉僵硬,嗓子也干哑到发不出声。

  「嗯?飨灵?」
  男人的声音温润,如春花微雨,清风拂面。

  我循声望去,光线从洞开的天顶汹涌而入,踏光而来青年男子比我高出许多,让我不由仰望。

  御侍大人?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那是我的御侍。

  但是我的御侍大人应该已经不在了吧,我也早就习惯了失去契约的空虚感。
  而且,对方并非人类,似乎也是灵族。

  「你还好么?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从来不受待见的我,早已学会察言观色,对情绪和表情十分敏感。
  此时男子熟稔又关切地望着我,仿佛我对他十分重要。
  我消化着这种新奇的感受,久久无言。

  「能跟我说说你的遭遇么?」
  我不知该如何应答,只好继续沉默。
  男子好看的眉毛微微纠结,眼中的喜悦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浅浅的失落。

  外面陆续有人类进入,他们称呼青年为明四喜大人。

  在这安静的墓室中太久,我对声音亦十分敏感
  那些人四处搜寻,发出的吵嚷声让我有些心烦意乱,而这个高大的男人始终在我身侧。

  「大人,周围没有其他有价值的线索了。」
  「知道了,你们带着东西先撤出去,在外面候着。」

  领头的几个家伙相互对视后,十分凶狠地瞪向我。

  「嗯?」
  叫做明四喜的青年男子不急不缓地说着,言语中却有种不容置疑的权威。

  「还愣着做什么!」
  「是,大人!」

  墓室中终于恢复清净,只剩下了我和他。

  我愈发感到,他和御侍大人的相似。

  一样的优雅从容,一样的自信耀眼。
  不同的是,眼前的男子会对我露出微笑。

  那是我未曾从御侍大人那里得到过的,哪怕只是礼貌性的、敷衍的、虚伪的微笑。

  「你现在自由了,想要去哪里,或者想要做些什么?也许,我可以帮忙。」
  明四喜直直的望着我的眼睛,唇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我反复思考他的话,自由?想要做什么?
  这些……我从来没有想过。
  飨灵,存在的意义,不就是听从御侍大人的安排么?

「我……」

  我突然想问这个被人类称作大人的同类,飨灵,到底为什么存在。
  话到嘴边,只剩下沉默。

  「如此……罢了,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你愿意跟我一起出去么?」
  「嗯。」

守密人


  当我得知当下的时间后,仅存的一点点念想也烟消云散。

  一百多年过去了,老宅和那些老朋友,应该已经不在了吧。
  只有我,被遗忘在了时间的夹缝里。

  最终我还是没能回答明四喜的问题,离开陵墓后,便暂时跟在他身边。

  战斗发生的很突然,处理完陵墓,刚刚回到附近城镇的落脚点,就遭遇到了埋伏。
  对方等候多时,准备充分,却没有料到队伍中多了一个我。

  令我惊讶的是。
  原本无法控制体内毒素,还差点因此而伤害到御侍大人的我,在狼蝎阿默的帮助下,竟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逸散的毒素被阿默吸收,我再也不必担忧毒素外泄,握紧手中弯刀,招式愈发得心应手,似乎本来就该如此。
  战斗有惊无险地结束,我们赢得了胜利。

  明四喜有条不紊地指挥手下收拾残局,那些人类看我的眼神也变了,但仍然让我感到不自在。

  「多亏有你在。」
  回到书房,明四喜坐在我身边。

  「还未正式介绍,不才明四喜,南离印馆的……副馆长。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羊蝎子」

  我不知道什么是南离印馆,但方才在战斗中,这个男人替我挡下了最初的攻击。
  也许,我也应该和其他人一样称呼他为大人?

  「你很厉害,也很特别。愿意加入我们么?」

  就在此时,明四喜大人的护卫,拖着一个锦衣华服却鼻青脸肿的中年男人。

  「大人,这些可恶的家伙是附近的贵族,他们知道陵墓的事情,早就盯上我们了。」
  「哦?」

  明四喜大人饶有兴趣地看向被俘的贵族,他涕泪齐下,哀嚎着跪地求饶。

  「飨灵大人饶命啊,我知道陵墓的秘密,陵墓下面藏着玄武大帝遗留的宝藏,只要挖开……」
  「不可,那不是宝藏,是阵法。」

  我脱口而出,太长时间没有说这么长的话,声音嘶哑难听,但此时顾不得这些了。
  如果听信这个人类的话,贸然挖开法阵,让那恐怖的力量外泄,就麻烦了。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愚蠢而聒噪的人类,张牙舞爪,变相承认了自己的谎言。

  明四喜大人看向我的眼神暗藏惊喜,继而玩味地警了瞥如泄气皮球一般的贵族男人,还有他身后一脸好奇的护卫。

  「哦?难道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么?」

  贵族男子重新骄傲起来。

  「当然,这可是我们贵族代代相传的隐秘!」
  「那么,仔细说说阵法吧,你知道多少?」
  「你们先放了我,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我就告诉你!」

  这个人类摆出一副自以为狡黠自得的表情,不知畏惧地抬头看着我们。
  明四喜大人也笑了,他无声而温和地笑着,微微侧脸,长发滑落肩头,专注地望着我。

  「你说呢?」

  我?我只知道他们假托玄武陵墓隐藏阵法,我所处的位置只是其中一个法阵的入口。
  我曾目睹他们将鲜活的生命送入陵墓深处,最终却没有一人出来。

  「阵法很危险,我能感觉到残暴,血腥,压抑,还有,很强的力量。」

  我闭上眼睛仍能回想起那种情绪,整个阵法似乎是活的,我想起飨灵大人无意间透雾的信息不太确定地补充。

  「这样的地方应该不止一处……唔,距离好像很远,但是,似乎会相互影响。」

  明四喜大人对我眨了眨眼睛,片刻后垂眸,喃喃低语。

  「这样啊……」

  他起身,抬了抬手,贵族男子的表情僵在脸上,应声而倒的还有立在一旁的护卫。

  「如此,你们便保守着秘密死去吧。」

  我的内心没有太大波动,很久以前,我的御侍大人也是如此,他们说这叫做杀伐果断。

  「这个秘密,如果透露出去,我们都会很危险。」

  明四喜大人再度靠近我,高大的身影,遮挡住刺眼的光线。

  「羊蝎子,可以和我一起守护这个秘密么?」
  ……

试探


  我成为了明四喜大人新的护卫,跟随他回到南离印馆。
  这是个很有趣的地方,足够大,能躲开令我厌烦的吵闹。

  明四喜大人每天都很忙,并不会让我时时跟在身边。
  而我最喜欢躲在资料馆里,什么都不做,可以安静的待上一整天。

  「喂,你就那个被选中的少年么!」

  我正在发呆,突然有个声音从背后响起,回头看到两个飨灵站在那里。
  说话的是左边那位眯着眼睛的青年,他正用扇子遮着嘴巴,嗤嗤笑着。

  「莫要失礼!」

  右边的青年似乎有些无奈,一丝不苟的向我行礼。

  「在下松子酒,是南离印馆的副馆长,这位是馆长——京酱肉丝大人。敢问可是羊蝎子?」

  我不会行礼,只能点头回应。

  「果然是你啊,听说你的战斗能力很强呢,不要跟着明四喜了,不如来做我的护卫呀~」

  这,就是馆长大人?我有些疑惑,摇了摇头。旁边的松子酒似乎忍无可忍,但仍然极力忍耐。

  「馆长,请您注意体统。」

  随后,松子酒半含歉意地看着我。

  「请不要介意。不过,近期确实有些麻烦的事情,如果方便的话,希望请你帮忙。」

  我还未回答,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是明四喜大人,他也来了。

  「最近有一个新的遗迹要探寻,正需要羊蝎子,馆长另请高明吧。」

  明四喜大人走到我身边,我顿时安心地松了口气,不用费神思考到底该怎么应对了。

  「哟,是明四喜呀,你不是去雨燕村了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雨燕村,那不是御侍大人的老家么?我看向明四喜大人,他微微一笑。

  「一点小事,不敢劳馆长费心。」
  「好说好说,不过我感觉羊蝎子这小家伙跟我十分投缘……」
  「馆长有所不知,这孩子,若离开我太久,会出问题的。」
  「哦,怪不得你要去雨燕村……」

  松子酒似乎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京酱肉丝大人的话。

  「既然副馆长不肯割爱,我们还是再做打算吧,馆长大人,您还有文件需要批阅。」
  「那些有松子酒就可以了啊,根本不必本馆长亲自出马……好了好了,知道了,我们走吧。」

  临行前,松子酒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忌惮?

  「轻浮的家伙!」

  耳朵捕捉到明四喜大人的低语,我抬头看去,大人的脸色少见的难看。

  我瞬间明白他说的是馆长大人,他虽不像是坏人,但也确实不像是个……正经的馆长。

  「羊蝎子,我们也走吧。」
  「好。」

  回到居住的院外,我心中突然有所悸动。打开院门,里面有三只狼崽,正在玩闹,滚作一团,银白的毛色,十分熟悉。

  「这是,此次去雨燕村的途中,无意中救下的,虽然只是毛色相似……我记得你曾说过,你的朋友……」

  明四喜大人的话我没有听完,因为我真的太开心了。
  仿佛回到了雨燕村,那段最快乐的时光。

  说来也奇怪,我和狼蕙们很快熟悉。他们对阿默也十分好奇,在它身边闻东闻西,拱来拱去。

  啊,就像在梦中一样开心。

  「这就是他们以为的,我手下最冷酷无情的杀手么……呵……」
  「啊?您有在说话么?」
  「……我是说看你们玩得开心,我的兴致也高了不少。」

  明四喜大人哭笑不得的样子,很少见。

  自从选择跟随明四喜大人后,我遇到了许多未曾经历过的事情。
  能呆在明四喜大人身边,我也觉得非常开心!

  诞生以来,我第一次感到,存在,竟然是如此的美好。

  我努力让自己的嘴角上扬,虽然不能和明四喜大人那温暖和煦的笑容相比。
  但我,也想学着回应。

  「唉……还是个需要保护的孩子啊……」
  「啊?明四喜大人?您说什么?」
  「……」
  「耳朵倒是很敏锐啊……」
  「没什么,我是说,大家都觉得你很厉害呢。」

羊竭子


  玄武大帝座下曾有一名大臣,仪表堂堂,学识渊博,口才极佳,深得大帝赏识。
  大臣的儿子也十分优秀,还有一位厉害的飨灵,名噪一时。

  但极少有人知道,这位大臣也曾召唤出飨灵。只有府里的老仆,对那个突然出现的少年有些许记忆。

  那是一个外表冰冷,木讷寡言的少年,大臣很谨慎地对外宣称他是自己乡下的侄子。
  少年呆呆傻傻,神情阴郁,不爱讲话也不讨喜,大家对他没什么好印象。
  原本勉强还算亲切的大臣,也逐渐开始厌弃少年。

  没过多久,大臣的嫡子召唤出了强力飨灵,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耀眼存在身上。而少年,则被送回了大臣未发迹前的偏远老家雨燕村。

  没人注意,那个木讷少年的消失,如同没人注意他的到来一样。
  之后,府里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大臣的家乡雨燕村,是一个山清水秀却极其贫乏的偏远乡村。
  老宅年久失修,缺乏供给,无人愿意呆在那里。

  一开始,大臣还会时不时召见少年。让他协助自己嫡子的飨灵,一起对抗堕神。
  但少年体内带毒,无法控制,战斗起来不分敌我,有一次差点酿成大祸。

  如果不是担忧杀掉他会让其它飨灵寒心,大臣肯定会当场了结这个惹事的家伙。

  就这样,少年被丢在老宅,便这么懵懂安静的成长,无人问津。
  原本就不善言辞的他,更加不懂得如何与人交流。

  冥冥中的存在,公正且无情。
  少年不善言语,却天生亲近自然。

  花鸟虫鱼,豺狼虎豹,在少年身边都可以和谐共处。
  少年仿佛能够和这些小生灵交流。
  有伙伴的陪同,倒也不觉得孤单。

  ……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臣竟然亲自来接少年回京。
  大臣想要杀死栖息在府邸的动物,幸好少年提前发觉,将他们放走。

  这是他唯一一次忤逆御侍大人。

  后来,少年被关了起来。

  玄武大帝为抵御堕神,保护耀之洲,倾国之力,修建大阵,需要大量活祭。

  在大帝的构想中,最终连自己也可以牺牲,他所亲近赏识的大臣,自然也在活祭之列。
  但大臣并不这样想。

  荣华富贵,儿女情长,骨肉情深,皆不可割舍。
  幸好,还可以拿飨灵替代。

  「世道不平,吾儿之飨灵关系家族存亡,不可轻易牺牲。」「这可如何是好哇?」
  「啊,对了,还有他啊……那个惹祸的家伙……」

  大臣此时十分庆幸,当初没有杀掉少年。
  万幸,还有这个多余的飨灵可以牺牲。

  「这是为了保护耀之洲。」
  「你应该感到荣幸。」

  荣幸?
  少年不知道。御侍大人让他去哪,他就到哪里去。

  也从来,没人给过他选择的权利。
  其实仔细想想,黑暗的陵墓地底,和四季分明的雨燕村,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只是……
  也许再也见不到朋友们了……

  少年抱着这样的想法沉睡,没想到还有重见光明的一天。
  那个笑容和煦的青年把他从地底带回人间,温柔而真诚地望着他。

  「能跟我说说你的遭遇么?」
  「你愿意跟我一起出去么?」
  「还未正式介绍,不才明四喜,南离印馆的……副馆长。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羊蝎子」
  「你很特别。愿意加入我们么?」
  「可以和我一起守护这个秘密么?」
  ……

  羊蝎子从不知道,做选择竟然这么难。
  那么,便随他吧——相信那个救了自己的人,那个给了自己价值和意义的人,就好了。

  他不知对错,也不问善恶。
  哪怕结局相同,至少这一次,由自己选择。

神器

  • 狼蝎
  • 神器线路
羊蝎子神器.png
力量绿紫黄绿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暴击值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攻速值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攻击力增加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塔可节点Ⅱ(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对攻击力最高的两名角色造成攻击力28%的二次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眩晕攻击力最高的两名角色2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自身获得5点能量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普攻有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概率施予最近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30%的持续伤害,持续2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普攻有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概率施予最远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30%的持续伤害,持续2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普攻有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概率施予最近一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3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次攻击额外获得1点能量,同时能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 5.9% 7% 8.3% 9.9% 12%)的伤害(每2秒内最多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次攻击给予最近两名友方1点能量;如果最近一名敌方角色生命值低于20%则眩晕他2秒并造成攻击力6%8% 10% 12% 14% 17% 20% 24% 29% 35%)的伤害(眩晕效果每4秒内最多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次攻击给予最近两名友方1点能量,同时能沉默敌方攻击力最高的辅助角色2秒并对这名辅助角色造成攻击力6%8% 10% 12% 14% 17% 20% 24% 29% 35%)的伤害(沉默效果每4秒内最多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最近一名友方释放技能时,眩晕两名随机敌人2秒并造成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最近一名友方释放技能时,眩晕一名随机敌人2秒,驱散他身上所有增益效果并造成攻击力3.6%4.8% 6.1% 7.4% 8.8% 10.4% 12.2% 14.6% 17.4% 21%)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最近一名友方释放技能时,驱散敌方攻击力最高角色身上的增益效果并造成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