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菲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包子-------
汉堡X奶昔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芭菲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花上眠
芭菲初始皮肤.jpg

画师:

芭菲满星皮肤.jpg

画师:

芭菲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芭菲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芭菲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芭菲头像.jpg 芭菲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田中美海 V17-苏婉
专属堕神 头像-赤灯鬼.png
赤灯鬼
头像-蛇君.png
蛇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牛油果塔塔.png牛油果塔塔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8 / 127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572 / 7092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44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19 / 2157
Hp icon.png 生命值 490 / 780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127 / 4212
食物 芭菲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高傲精致
身高 168cm
关系 喜欢: 棉花糖头像.jpg 棉花糖
信条
我要的完美,旁人无权支配。
简介
"芭菲"是法语Paefait的音译,意为完美,它指的是用奶油和水果为主料制成的冰淇淋水果冻。芭菲用料广泛,没有固定的配方,甜品师们往往发挥自己的创意,用冰激凌、水果、奶油、巧克力酱、坚果等的甜点进行搭配,装在精致的高脊玻璃杯中,每一杯芭菲都是甜品师打造的冲击颜值和味蕾的完美艺术品。
背景故事
出身高贵,流连在上流社会中,名与利却对她没有任何吸引力。她不在乎自身的地位,更在乎自由的精神,生活就要足够畅快才是完美。不喜欢别人的阿谀奉承,完美是她做事的准则,她自有一套行事标准。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芭菲-基础技.png
完美舞会
(1级)芭菲挥动扇子,赶走讨厌的附庸者,对最近的敌方单喂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34点伤害,同时恢复全体友方10点能量值。
(41级)芭菲挥动扇子,赶走讨厌的附庸者,对最近的敌方单喂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3042点伤害,同时恢复全体友方18点能量值。MAX
能量技
芭菲-能量技.png
我心我主
(1级)芭菲离开无聊的舞会,毫不留念,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44点伤害,同时恢复全体友方398点生命值。
(41级)芭菲离开无聊的舞会,毫不留念,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3172点伤害,同时恢复全体友方5174点生命值。MAX
连携技
芭菲-连携技.png
超级我心我主
连携对象 30px ???
(1级)芭菲离开无聊的舞会,毫不留念,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12点伤害,同时恢复全体友方579点生命值。
(41级)芭菲离开无聊的舞会,毫不留念,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056点伤害,同时恢复全体友方7527点生命值。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能将我召唤出来,说明你确实有成为料理御侍的资格,但若想我听命于你,你还要证明自己的力量——不过,力量的强大并不意味着一切,听从命令,也不代表达到了我的认可。
登录
你会是一成不变的舞会上,那个让所有人为之侧目的惊喜吗?
冰场
这里很有趣,你要和我一起进来吗?
技能
就让你见识一下最完美的设计。
升星
这样就更完美了。
疲劳中
这里太闷了,让人喘不过气来。
恢复中
你能陪我去外边呼吸点新鲜空气吗?
出击编队
又要参加舞会了吗?
落败
怎么可以......这么狼狈......!
通知
趁热吃,否则就不完美了。
放置台词1
舞会上虚伪的客套最让人感到无趣。
放置台词2
自认为高贵的人,通常都品尝不到自由的快乐。
触碰台词1
如果不能做到完美,那就不如不做。
触碰台词2
你很有趣——不,跳舞就不必了,我有点累。
触碰台词3
就算你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我的灵魂仍是自由的。
誓约台词
我很清楚你想要什么,但是直接满足你实在太无趣了,我们来做个游戏吧,只要你能让我感到愉悦,我就答应你。
亲密台词1
我早就厌倦了那些优雅的礼节,是你为我的生活带来了新鲜感。
亲密台词2
你能提出反对意见,不想随波逐流这一点很好,但你还是应该按我说的去做。
亲密台词3
我最近常会感到犹豫不决,是因为你吗?
放置台词3
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
胜利台词
这是理所当然的。
失败台词
......啧,太差劲了。
喂食台词
你不需要奉承我......礼物我收下了,有话直说吧。
换装独白
花上眠 嘘——花朵的精灵正在休息,出声打扰可是很失礼的哦。

故事

被安排得明白


  「你说什么?」

  黛西的禀报吓得我一时间忘了自己正在做高难度的瑜伽动作,一扭头差点闪了腰。

  「芭菲小姐你先别激动……小姐?你换双鞋再去呀——」

  我火急火燎地踩着舞鞋推开了御侍书房的门。

  「御侍大人,您别再擅自替我安排去处了,其他人家我才看不上眼——咦?」

  书房里,御侍正颇为亲密地握着一个陌生青年的手,一旁还坐着一个长发男人。三人诧异地看着闯进门的我。
  三人诧异地看着闯进门的我。

  ………………
  …………
  ……

  「……笨蛋黛西,话也不说全……早告诉我是御侍和客人在聊天时候说的话不行吗……看我这么冲上来也不提醒提醒我……」

  我坐到御侍大人身边的椅子上,将穿着舞鞋的脚往椅子后又缩了缩,心里的吐槽飓风一般略过,面上还必须假装淡定地端起茶杯,抬头挺胸,优雅地喝了一口茶。

  ——几个月前,御侍大人确诊了「阿兹海默综合症」,得了这种疾病的老人会一点点失去自己的记忆,意识也会渐渐退回到懵懂的孩童阶段。

  得知此事,这位一生从容应对过帝国国难,战争,政权交替等重大变故的教育学家突然就乱了分寸,这几个月想尽办法要帮我安排未来的出路。

  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每天对着风吹草动如临大敌。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洛克,和你的御侍是同行。这位是我的飨灵,他叫萨赫蛋糕。」

  在我对面的男人微笑着自我介绍。

  他说话和声和气的,相貌很年轻,虽然气场强大,但从气息看来,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类。

  反倒是他身旁那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青年,身黑衣,过长的头发凌乱地遮住了大半张脸,手里此时还提着一个奇怪的木箱。虽然有点奇怪,但他的确是个飨灵。

  但当务之急并不是观察他们。

  「御侍大人,你们在商量什么呢?我听说您让黛西去给我收拾行李,准备生活用品和马车……」
  「啊,那些是为你在学校里的生活准备打的,你长这么大,还没有独自住过宿舍呢。」

  御侍大人愉悦地说道。

  「学校?宿舍?」
  「是的,事实上这是我和你的御侍共同筹备的计划,芭菲小姐。」

  洛克伸出手,一旁的萨赫马上打开他那紧紧握着的箱子,从中拿出一叠文件来,又迅速将箱子合上了。

  动作之敏捷,就好像那箱子里有什么凶猛的野兽随时要扑出来咬人一样。

  洛克大叔将文件递给我。

  「『帝国通等教育课程改革实验申请书』……这是什么?」

  我一头露水地打开了它,几分钟后,我瞪大了眼,合上这薄薄的文档。

  「让飨灵去学校上课?我是第一批实验推荐对象?」
  「芭菲小姐不仅美丽动人,在帝国的飨灵中声名远扬,有您来做这第一个示范,我相信会对改革的推进起到十分积极的动员作用。」

  一旁的御侍大人乐呵呵地跟着点头,但我却对此有所疑惑。

  「洛克先生,我们大家都知道,如今帝国的情况,飨灵与人类的矛盾激化成这样,原因并不在于教育……这一切是香槟成为了新的君主。飨灵执政,这是第一次,人类难免恐慌。」
  「所以这位刚上任不久的国王陛下已经通过了这个教育草案,显然,身为飨灵的他也希望改善我们和人类之间的关系。」
  「您认为这有用吗?」我将文件双手交还给洛克先生。
  「当然,飨灵和人类一样,都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物种。如果所有的飨灵都和你一样,从刚被召唤开始,就接受正直的教育,飨灵的犯罪几率将会大大降低。我说的对吧?」
  「嗯,如果可以成功,这将是一件极大的好事。」

  御侍大人说完,用殷切真诚的眼光看着我。

  ……少来了,少来了,装可怜这招,就算你是长辈,对我也没用!

强行成为共犯


  马车摇摇晃晃行驶在石板路上。

  「小姐,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驱蚊液滴在香薰里,这样蚊子就不会吵你啦。」

  「对了,香薰你记得放在哪里的吧?就在那个红色的最大的箱子里。」

  「哦,你的珠宝首饰,记得晚上脱下来以后要锁进保险柜里。」

  「小姐,你们的宿舍里有保险箱吧?」

  我精神恹恹地躺在马车上,想把黛西唠叨个不停的嘴堵上。

  黛西是御侍大人的得力助手,她细心周到,御侍大人总是愿意将各种事交给她做,比起黛西,我似乎称不上一个合格的帮手,难怪御侍大人会这么轻易决定要将我送来学校,就算这是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我的心又郁闷了几分。

  马车一个颠簸,在我的走神中缓缓停下。

  黛西拉开窗帘:「小姐,到啦!」

  我深吸一口气,拉起裙摆,走下马车。

  我也任性了这么多年了,既然这是您在生命最后交给我的任务,这一次,我一定会努力完成!



  下一秒。

  我的面前呼啦啦刮过一阵疾风,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奔跑着远去的黑衣青年竟然十分眼熟。

  「萨赫?」

  我记得洛克先生说,萨赫也作为这一批学生飨灵和我一起入学,不过他可能会比我早几天过来……不对!

  刚迈步,我脑中金光一闪。

  洛克先生说过,因为这所学校的许多教师,还有工作人员都是普通人类,所以这所飨灵学校有一个基本原则∶学期之内,我们只有学校内,在飨灵任课老师的指导下,才能使用灵力。

  而在学校之外的地方使用灵力,一旦被发现会受到严厉惩罚。

  那家伙看起来规规矩矩的,没想到刚来几天就触犯原则,要是被学校的守卫飨灵们发现了,飨灵好不容易争取的微薄信任就将毁之一旦。

  我双眼微眯,看向萨赫离开的方向。

  「黛西,你先将我的东西送到宿舍。」
  「嗯?」
  「别担心,我马上回来。」

  二话不说,我向萨赫追踪而去。


  「呼.……怎么到这里,灵力的气息突然就断了?」

  环顾四周,这里是一个山坡,下方有茂密的树林,能依稀看见树林那一头的建筑群,正是学校。

  「后山?这家伙不上课,来这里干什么?」
  「你为什么跟着我?」
  「欸??」

  萨赫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还是一身黑衣,手上也依旧提着那个黑色的箱子。

  「学校规定飨灵不能在校外使用灵力。你才来几天,就不记得校规了吗?」
  「那你刚才在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
  「你追踪我,难道不是也用了灵力吗?」
  「……那,那也是你违规在先!」
  「但是你明明可以事后将这件事以正确渠道告知保卫处,为什么跟上来?」
  「我……」

  我一时噎住,萨赫缓缓靠近一步。

  「承认吧,在你追来的那一刻,是你的好奇心战胜了所谓的校规,其他的都是借口。」
  「我才没有……」

  我不知不觉握紧了双拳,挡在胸前,但他丝毫不惧,又上前一步。

  「在你决定跟上来的那一刻起,你已经是我的共犯了。」
  「胡说!这怎么会一样!」
  「那么你敢和我去保卫处对峙吗?共、犯、小、姐?」
  「你别过来——」

  他又一次逼近,我终于崩溃,后退一步,跌坐在地。

  半晌,低垂的视野里缓缓伸进-只手。我向上看去,萨赫蛋糕的另一只手依旧握着黑箱子,但眼神里没有了方才的咄咄逼人,此时平和的模样,就好像换了一个人。

第二不提也罢


  「诺,看吧。」
  「哦!」

  不出所料,御侍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诶,御侍大人,这是我的成绩单,不是用来折纸飞机的!」

  我大声惊呼,但是御侍大人充耳不闻,成绩单三两下变成了他的新玩具。

  「好吧,你开心就好。」

  我无奈地拍了拍御侍大人的肩膀,坐在轮椅上的他抬头对我露出了孩子般的笑。

  目睹了这一切的黛西捏捏我的肩,「小姐,要难过,等教授清醒的时候,我会把你这学期拿了全科目A的好消息转告他的。」

  「我还被选为校园形象大使了。」
  「是是。而且你还拿到了二等奖学金!!」
  「又不是一等奖,这个就不用汇报了。」
  「没事啦,没有评选上一等,也只是因为那天开学报道,小姐迟到了嘛!」
  「……」

  我开心的情绪被泼了一盆凉水。

  「小姐,那天你到底去做什么了呀?这么久了,真的不能和我说说吗?」
  「不能,当然不能!」

  我的思绪随着回忆回到了那天——

  萨赫蛋糕的咄咄逼人让我后退一步,不慎跌倒。

  我狼狈地坐在地上,萨赫蛋糕却冷静地伸出手。

  「我不是想要故意吓唬你。」
  「不是故意?」
  「只是把刚学到的刑事审问手段做了一个练习。」
  「什么?你拿我做练习?等等,我们的学校还有这种课程?!」
  「选修课。你有兴趣吗?」
  「我才不要学这种奇怪的学科!」
  「那么,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你从来没在校外见过我,可以吗?」

  我一下拍开了他的手。

  「我自己能起来。」

  我咬牙起身,拍了拍裙摆,整理了一下头发,仰首阔步往回途走去。

  「你确定要原路走回去吗?这么远,用人类的脚程?」

  萨赫在问道。

  我一顿。


  「绕过下面的树林,就能到学校的另一个大门。」他淡淡说道。
  「……这么明显的事,我也看得出来,我本来就是要往这边去的。」

  我嘴硬地转过身,往树林里快步走去。

  身后萨赫的声音又不急不慢飘了过来。

  「这片树林里有灵力禁制,而且有很多野兽。」
  「……」

  萨赫慢悠悠提着箱子经过僵立着的我。

  「但我知道安全的路。」


  「小姐,小姐,你放过手里的折扇吧,都快捏碎了……我们换个话题,换个话题———嗯…. 对了!」

  一旁的黛西一拍脑袋。

  「小姐,这次,你们学校里拿到一等奖学金的是谁呀?」
  「……黛西,你总是这么会挑话题。」
  「哈哈哈,我也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好奇。」

  壁炉前的轮椅上,御侍大人拿着那个成绩单折成的纸飞机,但此时他已经清醒了回来,笑眯眯地看着我。

  「御侍大人!」

  我扑进他的怀里。

  「几个月不见,我们芭菲怎么也有哭鼻子的时候了?是在学校里受委屈了吗?」

  御侍大人慈祥地抚摸我的头发,我摇摇头,将眼泪憋了回去。

  「我在学校很好,老师都很喜欢我,不管是人类老师还是飨灵老师,他们都很喜欢我。」
  「嗯,我知道,我们芭菲不会让我失望的。」

  御侍亲昵地拍了拍我的头。

  「不过,究竟是谁拿到了一等奖学金呢?」
  「……御侍大人!」

  御侍大人开怀大笑。看见他的笑容,我心底那一点点挫败和恼羞成怒消散不见。

  「好吧,是萨赫蛋糕总分第一,所以拿到了一等奖学金……不过,这只是暂时!我发誓,下个学期,我一定会超过他!」
  「好,不过那是下学期的事情,现在回到家里,还是好好度过愉快的假期吧。」

必修的选修课


  「今天不上课?」
  「是啊,教务处通知我们,在学校后山发现了可疑的灵力痕迹,所有的人类教师和工作人员必须先撤退到安全的区域里了。同学们今天先回宿舍自习吧。」

  教我们历史的人类老师抱歉地和我们解释了一番以后,收拾讲义匆匆离开了。
  我看着她离开前藏着惊慌的神色,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就算我们在学校里规规矩矩按人类的样子生活学习,但一旦出现了异常情况,他们还是会对我们感到害怕。

  第二个学期刚开学没几天,就发生这种情况…….而且又是后山……难道又是萨赫吗?

  我左思右想,收拾书包,往后山的方向跑去。

  冬天刚过没多久,这座小山坡上依旧冷风阵阵。但四周十分安静,既没有学校的搜查队,也没有其他人烟。

  我正感到奇怪,忽然,小树林传来了动静。我小心翼翼朝发出声响的地方走去。

  「哦,是可爱的芭菲小姐呀。」
  「洛克先生?」

  我讶异地看着眼前笑呵呵的男人,和身边正不知为何,正捂着胳膊低头沉默的萨赫蛋糕。

  「不好意思,我正在教育我不听话的飨灵呢。」洛克先生说道。
  「这样啊。」我心里稍稍放松。

  果然你偷用灵力,被御侍抓到了吧?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朝他们走去。

  「别过来!」萨赫突然抬头冲我呵斥道。

  我一愣,下一秒,他身旁的洛克先生忽然对我一笑,那笑容令我不寒而栗,这时,一阵奇怪的香味钻入鼻腔,我随即失去了意识……


  「芭菲!芭菲!醒醒!」

  我张开眼睛。

  萨赫蛋糕眉头紧锁,担忧地看着我。

  「咳咳咳…….刚才…唔唔唔——」

  话未完,萨赫蛋糕捂住了我的嘴。
  「别出声!」,萨赫蛋糕低声说道,「他刚走不久,我好不容易弄断了绑着我们的绳子,现在,跟着我快走,他很快就会回来!」
  「到底怎么回事?你的御侍为什么要绑架我们?」
  「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御侍。」
  「什么?」

  萨赫蛋糕头也不回,带着我在树林间穿梭。

  「半年前,他绑走了我的御侍,也就是真正的洛克教授,并将他藏了起来,从那以后,就用我御侍的性命威胁我替他做事。」
  「半年前?你是说——」
  「嗯,去你家,和你的御侍沟通的,是假的洛克教授。他趁你的御侍生病,记不清人的长相,才敢骗他,通过他的关系,将我送来这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以学生的身份为他探查情报。」

  我惊讶地深吸了一口气。

  「探查情报?他要做什么?」
  「他是一个‘反灵主义者’,他想要搞乱这次教育改革,在这所飨灵学校制造混乱,伤害那些人类教师,然后嫁祸给飨灵,让人类和飨灵的关系更加恶化。」萨赫蛋糕说道。
  「不过这也就算了,但是这家伙比我以为的更丧心病狂,我原本以为帮他探查这个学校的地形就已经足够了,但是他竟然想要在引发暴乱后杀我灭口……」

  我跟在他身后,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萨赫蛋糕,」我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萨赫蛋糕停下脚步,露出不解的眼神。

  「你有想过,我们的御侍,他们为了推动这场教育改革花了多少心血吗?而你在做什么?在为他们的反对者做马前卒?现在,他马上就要伤害老师们了,你却要带着我逃跑?」
  「我只是审时度势,做最优利益的选择而已,如果今天被绑架的是你的御侍,你会和我做一样的选择。」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会怎么做?!」
  「难道你要不顾你的御侍的安危吗?举着为他的理想牺牲一切的旗帜?」

  我一愣,握紧了拳头,挺直脊背。

  「如果是我,我的御侍,他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我丢下这么一句,转身就走。

  「 你去哪?」

  萨赫拽住了我。

  「回学校,保护老师们。」
  「等等?我的御侍还在他手上!」
  「放手!」
  「你冷静一点!」
  「……」
  「我也是飨灵,芭菲,我和你一样对人类有感情……」

  萨赫的口气稍微软了一些,他踌躇片刻,最后叹了一口气。

  「放心吧,从这里通向学校的路只有一条是安全的,就是我上次带你走过的那条,但是我给他的路线是错误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只是想要争取一些营救时间而已,不会真的让人类陷入危险。」

  我对萨赫的话半信半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过现在可没有太多时间供我一一推敲细节。

  「相互表露真心的游戏结束了,你们这些只会模仿人类的怪物。」

  一个阴险恶毒的声音响起,假冒的洛克先生举着一只特质的猎枪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将黑默黔的枪口对准了我们。

  「萨赫蛋糕,看来你是不想要你的御侍的命了,你居然敢给我错误的路线。我就说嘛,你们飨灵,根本都是自私自利的东西。」

  我捏紧了扇子,可恶,在这里,一点灵力也发挥不出来的。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正确的路。」
  「芭菲,去将这里发生的事告诉护卫队!」

  萨赫突然飞身扑了出去,和举着猎枪的假洛克扭打在一处。

  「快走——」他嘶吼的声音混合着两发枪声响起,瞬间传遍了整个树林。

  走……走!

  只有先离开这里,否则,否则……

  我咬紧下唇,狠下心转身逃亡。

  那些令我厌恶至极的荆棘和树丛刮坏了我的公主裙,划伤了我的手臂,勾乱了我的头发,但我如今再无暇顾及。

  我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离开这里,走出这片树林,然后用我的灵力……我要用我的力量……我必须捡起我的力量——

  「砰!」

  被子弹击中的那瞬间,痛觉来得比身体的其他反应都要缓慢。

  我跌倒在丛林里,阴险的猎人用贪婪而疯狂的眼神盯住了我,他缓缓靠近,挑衅地踩住了我受伤的脚。

  痛。
  好痛。
  疼痛后知后觉地从被子弹击中的地方炸裂开,蔓延到我的全身。

  这是特质的子弹,原本应该是来防御堕神的子弹,它对飨灵同样有效,我的灵力正在从我的伤口处不断流失。

  但我没有哭。

  「芭菲小姐,你知道整个帝国,多少人想要看见你现在这样脆弱而不堪一击的样子吗?」

  我愤愤地往他的鞋面上啐了一口。

  「……呵。」

  意外的是,他没有暴跳如雷,而是慢慢收回脚,用枪口点了点我的脚背。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我只是想要从学校里拿走一个对于你们飨灵来说,无关紧要的小道具而已,绝不伤害人类。」

  「也许那个小道具,会对人类和飨灵的关系,会有一些,无关紧要的影响……不过,芭菲小姐,我可以保证,那些都将和你无关。」

  这个举着猎枪的高大人类咧开了嘴。

  「我们已经有一个死了的替罪羊了,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你推到萨赫蛋糕的身上就好了,不是吗?」

  「你只要带我穿过这片树林就可以,没人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以后依旧是人人喜爱,纯洁无瑕的芭菲小姐,是你御侍心中的完美的飨灵。」

  假冒的洛克俯下身来,原本和善的脸庞忽然令人恐惧。

  「当然,如果你拒绝了这个提议,我会让你和萨赫蛋糕一样死在这里,像一个破烂娃娃,被野兽咬烂,被乌鸦啄食,被滋生的堕神一点一点吃掉。」
  「……」

  我抓紧了身下的草屑,耳边仿佛传来了这座树林深处可怕野兽的低吼声。

  「起来吧,芭菲小姐。」

  猎人朝我伸出了枪杆。

  「我知道这点伤口对于你们飨灵不算什么。」
  「……」

  我低头沉吟片刻,心中下了决定,伸手握住了冰冷的枪。


  天色晴朗,阳光洒落在林间。

  脚踩在松散的落叶层上,我提着裙摆,脚步却比第一次还要轻快。

  毕竟开学那一天,我是不情不愿跟着萨赫蛋糕走的。

  那天他走在我前头,提着奇怪的黑箱子,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一声奇怪的野兽的低吼声响起,我被吓了一跳,差点被脚下的小石头绊倒。

  萨赫蛋糕看了我一眼,嘴角的笑被我威胁的眼神硬生生憋了回去。

  「你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这片树林有禁制,飨灵无法使用灵力?」

  这一尴尬的情景过去以后,我们之间的空气反而似乎流动顺畅了一些,萨赫蛋糕若无其事地提起了话题。

  「这所学校的前身很古老,这么古老的学校,有些禁制也不奇怪,说不定是战争期间留下来的。」我说道。

  「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萨赫拨开一道藤蔓继续往前走,「但是学校里还流传着另一个说法。」

  「据说这片围绕着学校的树林是一个种在地狱之门上面的法阵,扣押着一只来自地狱的恶犬,如果进来的人不按正确的道路走,就会被那只地狱犬吃得不剩骨头。」
  「这种毫无逻辑的传说,骗骗小孩就算了。」
  「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难道不是吗?」
  萨赫蛋糕神秘地摇摇头。

  「我不知道。毕竟只有真的敢走错的人,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地狱。」


  而今天,我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是有地狱的。

  回忆里的萨赫蛋糕不见了,我的身后跟着假洛克,而眼前是一只喘着粗气的一口獠牙的巨兽。

  它潮湿得好像从什么水潭里刚刚爬上来,但是红色的眼睛却宛如两团地狱的岩浆,燃烧着足以灼烧一切的火焰。

  「该死!这是什么东西!」

  身后的假洛克举起猎枪,他声音颤抖,不受控制地大吼。

  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的恐惧一下少了大半,对他轻蔑笑道∶「这是能让你下地狱的东西。」

  「你!」洛克一下反应回来,「你故意带错路!」

  我没有和他废话,而是猛然发动了攻击,飞蹬一脚,扫在洛克的膝盖上,接着趁他倒地的瞬间,转身一跃,用胳膊扼住了他的脖子。

  与此同时,那只地狱犬也张大了嘴,朝我们扑来。

  「一起下地狱吧!」我闭上了眼。

  ——拘歉,御侍大人,没想到先离开的是我。不过,既然你生病了,那么马上就能忘记我吧?

  半晌。

  想象中的被撕裂的痛感并没有到来。

  我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笑声,中间还夹杂着……犬类的呜嘤声?

  我迟疑地睁开了眼。

  黑色的巨犬眨着雾蒙蒙的红色大眼,兴奋得围绕着我和洛克,身后的尾巴愉快地甩动着,喉咙里发出了讨好的呼噜声。

  震惊之余,我的手不自觉地放松了力气。

  这是……怎么回事?

  「好了,芭菲,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

  我一怔,飞快缩回了手,捡起地上的猎枪,向后朝洛克撤出了安全的距离。

  「别动!」

  但洛克没有理会我的警告,他笑脸盈盈,在我的枪口威胁下,甚至有闲情安抚了一下一旁不断围着他转圈的地狱犬。

  接着,他朝身旁抬起了右手——

  等等……萨赫蛋糕?

  我惊讶得看着萨赫蛋糕毫发无伤地从一旁的树丛后走了出来。

  他的手上,那个黑色的箱子又莫名其妙出现了。他丝毫不见方才的急躁和慌乱,沉稳地打开箱子,交给青年一纸文书。

  我突然反应回来,半年前,在家里第一次见到的萨赫,就是这幅淡然自若的模样。

  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洛克朝我走来,他靠近我,将那份文件递给了我。
  这下我终于感受到了——这个家伙的气息,竟然也是飨灵!

  「恭喜你通过选修课测试,这是入营资格书,以后你就是我的学生了,记得叫我鹿教官。」
  洛克,哦,不,鹿,朝我亲切地眨了眨眼。

  「选,选修?什么选修?」

  我迷迷糊糊,睁大了眼。

  「嘘——」他微笑着将食指轻轻碰在两唇之间「选修课的课程,要保密哦。」

芭菲


  粉色高跟优雅地踩在填充着暗花的地毯上。

  这双鞋的女主人手上握着一把折扇,轻轻遮住上方洋洋洒洒的细雪,款款走向她的目的地。

  她要去的地方在这间飘雪之屋的最里间,那里被称为「礼物房」,通常不对外开放。

  除非——

  「来了呀,今天可真漂亮。」

  白色的礼物房里,鹿对进屋的芭菲说道。

  他似乎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但铺了一层厚雪的地板上,并没有他的脚印,倒是有一些梅花状的,类似动物的路印正在不断出现。

  就好像这间到处堆满了各色的礼物盒的房子里,除了这个男人,还生活着某种看不见的动物。

  「马车在门口等我了,拿来吧。」

  芭菲合上手上的折扇,她对这里的一切见怪不怪,坦然朝面前的男子伸出手掌。

  「这么着急?」

  鹿微微侧首,露出了一些难过的神情。

  「我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像你这么喜欢的学生,没想到才过了两年,你就通过结业测试了……今天以后你就要离开这里,会很长时间见不到我,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不舍么?」
  「别说得好像当初是我主动要来这里一样,你和萨赫蛋糕是怎么骗我的,我都记得呢。」芭菲不为所动地直视着他,「别说废话,快点拿来。」

  「好吧,真是一个记仇的小姑娘。」鹿委屈地皱了皱鼻头,他招了招手,顿时,房间某处一个粉色的礼物盒凭空动了一动。它悬空而起,一路飞到他的手中。

  鹿脸上的玩笑神色缓缓敛去。

  「这次的任务,你的目的地是米德加尔。」

  「你叫克里斯汀,是帝国一位富豪之女,继承了亿万家产,旅居各地,因为米德加尔的繁华而流连于那座城市。你喜好舞会,随心所欲结交朋友,无论身份,只论顺不顺心。」

  「不必提醒重点,这些资料我会在到达米德加尔之前全部记住。」芭菲提走了粉色的礼物盒。

  「嗯,我知道,你向来很优秀。」

  青年点了点头,稍作停顿后,他背过手转身看向窗外。

  「那我只有提醒你这一点了——这是一次长期的任务,我无法告诉你完成它需要多久,所以你将是一颗冬眠的种子,在帝国需要的时候才能醒来,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当然。」

  「去吧。」鹿笑了,他点点头,轻声说道。

  芭菲转身离。

  香槟称王之后,帝国内部,人类和飨灵的种族矛盾问题一度有过十分尖锐的时期。

  哪怕香槟推翻了专治的神权,将腐败滥权的贵族连根拔起,击退了别国的侵犯者,但是人类对于飨灵执政的恐惧依旧无法驱散。

  他很明白,种族的矛盾问题非一日可根治。想要攻破,需要多重调解。

  芭菲的御侍是这个国家的大教育家,他在晚年提出的飨灵教育计划试图从学习层面消除人类对于越来越多的自由飨灵的畏惧,同时,也从道德教育上,培养飨灵本身的主观良知。

  芭菲是第一批试验者,她在御侍多年的培养下,成为一名几乎与人类习性相同的,出色的社会成员,成为帝国优雅和高贵的代名词。

  不过,她也因这良好的出身,被另一个帝国的神秘部门挑中了。

  天堂与地狱之间,往往只差一个路口的距离,而这二者,人间缺一不可。

  在御侍迷迷糊糊不知情的情况下,芭菲既定的人生路,拐向了另一个方向。

  而这条路,或许更适合她的生命原本的舞步。


  马车一路朝南,开往米德加尔。

  车上,芭菲看完了手中礼物盒里的所有资料,深吸了一口气。

  「……第一个离开国境的长期的卧底任务,不知道那里联络站的组长会是什么掩护身份……到了地方要先找到他才行……」

  就在这时,车身一晃,突然停住了。

  芭菲一愣,但两年专业的训练让她再不会像两年前那样慌乱,她装作刚睡醒的模样,打开车门。

  外面却是一片墓园。

  「这是什么鬼地方?」,她假意娇恼,「车夫,你还记得我们要去哪里吧?」

  一路上没有说话的马车夫,慢慢摘下了他的宽檐帽,转过身来。

  「芭菲,欢迎你加入‘荷鲁斯之眼’。」

  「……萨赫蛋糕??怎么又是你??」

神器

  • 舞宴折扇
  • 神器线路
芭菲神器.png
力量青红黄紫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芭菲能量增加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点,每4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后,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31%41% 52% 63% 76% 89% 105% 125% 149% 180%)的伤害,每1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持续4秒,每12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普攻有30%概率施予最近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普攻有30%概率施予最远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普攻有30%概率施予最近一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20秒,使所有友方角色下3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并使友方角色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20秒,驱散所有友方角色身上的减益效果,并使所有友方角色攻击力增加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持续6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20秒,使除自己外友方角色能量回复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点,并使他们造成的技能伤害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4秒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技能伤害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所有伤害1.4%1.85% 2.35% 2.84% 3.38% 3.96% 4.68% 5.57% 6.65% 8%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的技能伤害,如果受到此伤害的角色生命值低于40%.则造成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二次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