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西班牙海鲜饭

阅读

  ·  

2022-05-23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23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林久i
包子-------
久离哩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西班牙海鲜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西班牙海鲜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西班牙海鲜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西班牙海鲜饭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西班牙海鲜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西班牙海鲜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西班牙海鲜饭头像.jpg 西班牙海鲜饭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绪方佑奈 小巫
专属堕神 头像-迦楼罗.png
迦楼罗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山药鸽子汤.png山药鸽子汤
实装日期 2021年06月24日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9 / 4135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129 / 5249
Def icon.png 防御力 25 / 58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392 / 6759
Hp icon.png 生命值 590 / 11377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629 / 6984
食物 西班牙海鲜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西班牙
诞生年代 15世纪
性格 强势野性
身高 168cm
关系
信条
舞台就是我的战场!
简介
西班牙海鲜饭是西餐三大名菜之一,与意大利面,法国蜗牛齐名。它源于西班牙鱼米之都--瓦伦西亚,是用西班牙产艮米作为原材料制成的一种卖相极佳的饭类菜品。黄橙橙的饱满米粒中总是点缀着虾子、螃蟹、黑蚬、蛤、牡蛎、鱿鱼,惹人垂涎。
背景故事
西班牙海鲜饭是幻乐歌剧团的首席演员,她极富野性和奔放的表演风格吸引了无数仰慕者。她天性不羁坦荡,为人处世不拘一格,会为了保护认可的人和事豁出一切,在她着来,尊重是相互的,不然,以牙还牙绝对是必要的。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西班牙海鲜饭-基础技.png
热情舞步
(1级)西班牙海鲜饭踏出热情舞步,对最远两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92点伤害并使其眩晕,持续两秒。
(41级)西班牙海鲜饭踏出热情舞步,对最远两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196点伤害并使其眩晕,持续两秒。MAX
能量技
西班牙海鲜饭-能量技.png
自由火炬
(1级)西班牙海鲜饭燃烧火炬,呼吁飨灵的自由平等,号召力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411点伤害同时在4秒内使全体友方攻击力和攻击速度提高15%
(41级)西班牙海鲜饭燃烧火炬,呼吁飨灵的自由平等,号召力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5343点伤害同时在4秒内使全体友方攻击力和攻击速度提高35%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あたしと一緒に旅がしたい?別にいいけど、あんたのやる気次第ね。
想和我一起旅行?也不是不可以,看你表现吧。
登录
あら、またここであたしを待ってたの?
啊?你又在这里等我啊~
冰场
ここ嫌い、早く外に出して!
我讨厌这里,快带我出去!
技能
あたしの火種よ、思う存分燃えなさい!
尽情燃烧吧,我的火种!
升星
あたしの事をどんどん好きになるわ!
我永远喜欢这样的我!
疲劳中
今日は公演がないから、つまらない。
今天剧团没有公演,真无聊。
恢复中
準備OK!いつでもステージに立てるわ!
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我随时可以出场!
出击编队
もうすぐ出番よ、元気を出しなさい!
快登台了,还不给我打起精神!
落败
イヤ!こんな終幕なんて!イヤよ!
不,这样的谢幕!不行!
通知
ご飯の時間よ、早くして!
过来吃饭,动作快点。
放置台词1
シフォンケーキ、許さない!また団長にあたしのセリフを変えさせるなんて!
戚风蛋糕他死定了!又让团长改我的台词!
放置台词2
御侍、そろそろ次の都市に行って公演を行うよ。ついてこれなくても、文句言わないでね。
御待,我要去下一个城市演出了,还不跟上,别怪我不告而别哦。
触碰台词1
ねぇ、ちょっと離れて。歌劇は観客席から鑑賞するのが一番よ。
喂,离我远点,观看演出的话,台下才是最佳距离哦。
触碰台词2
女の子は皆生まれつき闘牛士なのよ。あたしの挑発を受ける準備はできた?
每一个女孩都是天生的斗牛士,准备好接受我的挑衅了吗?
触碰台词3
あたしをコントロールしようなんて、やめた方がいいわ。あたしの事はあたし自身で決める。
你可别想掌控我~要做什么,我自己说了算。
誓约台词
ステージ上のあたしだけじゃ足りなくて、プライベートの感情も独占したいの?ほんと欲張り。でも、その勇気は嫌いじゃないわ。少しだけご褒美をあげる。
欣赏舞台上的我还不够,还想要享用我私下的感情?真是得寸进尺。不过,我欣赏你的勇气,那就给你—些奖励吧。
亲密台词1
あんたの誘いを受けてもいいけど、先に言っておくわ、このダンスの主導権はあたしにあるのよ。
我可以答应你的邀请,不过先说好,这支舞的主导权在我。
亲密台词2
あたしを追い求める人は多いけど、あたしに覚えて貰える人は少ないわ。あんたは、特別かもね。
追随我的人很多,但被我记住的很少,你还挺特别嘛。
亲密台词3
公演が終わったら、あんたに会いに行くから、そのまま大人しく待ってて。
演出结束后,我会去找你的,乖乖等我就好了。
放置台词3
やるなら早くやって。ボーっとしない!
做事要痛快一点,成天发什么呆!
胜利台词
このロッドさえあれば、あたしは無敵よ!
既然手握权杖,当然要做到所向披靡!
失败台词
フッ、なかなかの腕じゃない。次は全力で挑むわ!
呵,有点本事,下次我要认真起来了!
喂食台词
これだけー?御侍、あたしの事舐めてない?
这~种分量?御侍,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故事

朋友


   「法雅小姐,国王陛下再次让我转告您,他对您在飨灵大赛中的演出表现的确感到非常满意。」
  
   「所以,他希望您可以慎重考虑是否继续留在这里,我们会在米德加尔为您打造最好的舞台给您最好的乐队。以后,整个格瑞洛的观众都将为您沉醉。」
  
   身穿燕尾服的皇室管家虽然说话客客气气,但无论是他微微抬起的下巴,还是挺直的腰背,都传达出一种不容我拒绝的态度。
  
   「谢谢,但是我也再次说明,我不需要你们的扶持,我在哪个舞台演出,哪个舞台就是最好的。」
  
   管家一愣,半晌,他轻轻一笑。
  
   「法雅小姐,您这样固执……就不怕从此以后失去登台的机会吗?」
   「如果您执意离开,那么,您将失去在整个格瑞洛登台演出的机会。」
  
   威胁我?
  
   我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幻化出火焰权杖,紫红色的火星露雳闪现在空气中,直冲他的面门管家变了脸色,转身拔腿就跑,我故意要好好吓唬吓唬他,操控着火焰紧追不舍。
  
   他连滚带爬出门,我举着权杖对准他的脑袋正要烧,忽然,一道冰蓝色的光剑挑开了我的权杖,火星偏了方向,在地上滋溜一声消散了。管家惊魂未定地爬起来。
  
   「谢,谢谢慕斯先生!」
  
   他朝来人慌张一鞠躬,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在大门口又撞上一人。
  
   「哎呦!」
   被撞了一记的戚风蛋糕揉着肩膀走了进来。
  
   「那不是陛下身边的老管家吗?西班牙海鲜饭,有话好好说,干嘛动用灵力欺负他!他是人类!」
   「啊,我是飨灵,为什么要惯着人类的臭毛病?况且我的御侍早就死了,我想欺负谁就欺负谁,你管得着吗金丝雀?」
  
   我在气头上,不想搭理这个蠢货。
  
   「你——慕斯!别拦着我,我要和她决斗!」
   戚风蛋糕被我一句话戳到肺管子,气得跳脚。
  
   「法雅, 」慕斯一边拦住戚风蛋糕,一边担忧地看着我, 「……他们威胁你了?」
  
   看着他温柔的蓝色眼眸,慢慢的,我心中的怒火渐渐平静下来,点了点头。
  
   「那老头儿说,我如果不留在米德加尔,今后到哪都别想登台跳舞了。」
  
   「……太过分了。」
   慕斯皱起了眉,一旁的戚风蛋糕也顿住了。
  
   看着他们严肃的表情,我心里有些别扭,挥了挥手。
  
   「行了,这些年我走遍了格瑞洛,早就想出国去其他地方转转了。等我到了国外,给你们寄礼物!」
  
   慕斯和戚风蛋糕闻言,对视了一眼,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复杂的情绪。
  
   我顿时猜到了什么。
  
   「怎么,你们的御侍也给你们下了对我的封杀令么?」
   「和戚风没关系,是我……抱歉,法雅。」
  
   慕斯垂下眼眸。
  
   慕斯和戚风蛋糕,他们是我在米德加尔参加飨灵比赛期间新认识的朋友。
  
   慕斯的御侍是格瑞洛的公主,在皇室的教导下,慕斯他无论何时总是优雅得体,没有人不喜欢他,也没有谁敢说他不出色,最后,虽然在总决赛上,我的支持率输给了他,但我输得心服口服,私下里也愿意和他往来。
  
   而戚风蛋糕呢,他的御侍也是贵族,和慕斯是好朋友,却一点没学好,成天叽叽喳喳,就像一只臭美的金丝雀——
  
   「好了好了,你别老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扛!是公主她不让你和西班牙海鲜饭来往的,这事又怪不到你身上!还是说正事吧!」
  
   好吧,这家伙虽然没脑子又娇气,但心眼不坏,也讲义气,是个能交心的朋友。
  
   戚风蛋糕拍了拍慕斯的肩膀安慰她,然后转过来和我说。
  
   「西班牙海鲜饭,慕斯不好意思说,我可就直说了啊,我们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你为什么非得离开米德加尔?」
  
   「别的不说,这里是格瑞洛的首都,最繁华的城市,你想要什么都有,你想要舞台,没有哪里比这里更好,你不想专门给皇室演出,我和慕斯也会罩着你,不会让你受欺负。就算你不在乎这些,那慕斯呢,还有我,你不是说你自己一个人走了那么多地方,难得结识聊得来的朋友吗?」
  
   戚风蛋糕的话让我有点动容,但我还是摇了摇头。
  
   「我必须要走。」
   「为什么呀?你想清楚了,你要是走了,就是拒绝了皇室,让他们丢了面子,公主殿下是绝不会让慕斯继续和你联络的,可能今天就是最后一次看见我们了!」
   「……我有一定要走的理由。」
   「你倒是说呀!」
  
   看着他们眼里的倔强,我终于放下手里的权杖。
  
   「好吧,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这事要从头说起。」
  

舞蹈


   我是西班牙海鲜饭,「法雅」是我的御侍给我起的人类名字。
  
   很多人说飨灵是一种和人很像,但据说能不死不灭的种族。
  
   可在我看来,时间是用来流浪的,身躯是用来舞蹈的,生命是用来享受当下的。。
  
   只要能天天这样,什么不死不灭,那不是我关心的事情。
  
   不过,如果说有一天我消失了,有什么遗憾的话,也还是落在跳舞这件事上。
  
   我刚被召唤出来的那天,御侍跳了一支舞,可惜,我只见到其中一半。
  
   那天,我在虚空之中听到一段激昂的旋律。
  
   心脏从那一刻开始跳动,我睁开眼,一座高大的舞台撞进我的视野。
  
   不,或许叫它祭台比较合适……高台周围,摆满了用纸板做成的彩色人偶。
  
   它们胡乱堆砌着,奇形怪状,什么造型都有,什么颜色也都有,但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把火忽然烧到我眼前,将它们都烧成了统一的鲜红色。
  
   它们就像红色的幕布一样,将高台遮成了半透明的样子。
  
   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我转头一看,祭台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他们围绕着这座高台欢呼雀跃,嘴里喊着我听不懂的字节。
  
   我跟着他们的眼神看向高台,透过火焰组成的幕布,台上有一个正在跳舞的女巫。
  
   她穿着红色的长裙,就像一簇激烈跳动的火焰,甚至比周围的熊熊大火还要炙热。
  
   我呆呆望她,我知道那是我的御待,她和我之间有灵魂的契约。
  
   我的整颗心跟着她的舞动砰砰乱跳,我知道她现在很危险,我应该救她,但我的脚好像扎了根一样挪动不了。
  
   而她也没有呼救,她只是跳啊,跳啊,毫不在乎她周围已经满是火帘。
  
   她好像把自己的全部灵魂都翻动起来了,要跳出一个看不见的框架去,
  
   我只能呆呆看着她,看着她在周围震耳欲聋的呼唤中燃烧着自己。
  
   直到最后,在她彻底化作真正的火焰之前,她忽然看向了我。
  
   「法雅,我的好孩子,离开这里!」
  
   说完这唯一的一句话,她变成真正火焰的一部分,彻底消失了。
  
   我和御侍之间的联系就这样切断了,除了给我留下一个名字,再没有其他信息。
  
   但我再也没有忘记过那半支舞。
  
   它太美了,只可惜,我只见过一半。就算我再怎么凭借记忆里的画面想要将它编排完整,总是差了一点什么。
  
   为了找到那只舞蹈的最完整版本,我去过无数地方,听说哪里有出色的舞者,我就会不顾一切去观看,讨教,和他们切磋。但我再也没有遇到过知道那只舞,或者能跳出那种味道的人。
  
   就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我的名字,法雅。
  
   他们叫我流浪的舞蹈家,为了看我的表演或者一掷千金,或者苦苦等待。
  
   但越是这样,我越对人类失望,因为他们似乎除了物质和时间,拿不出更让我感到有价值的东西。
  
   在御侍的那半只舞蹈里,我曾经见过那样东西虽然叫不出名字是什么,但我知道那比起时间和物质,更有价值,更令灵魂战票。
  
   我下定决心要找到它,不管耗费多少时间,要走过多少地方。
  
   终于,三个月前,当我来到米德加尔,一个令我振奋的线索出现了。
  
   那是一个符文,就印在飨灵比拼大赛的参赛海报上,笔画看上去像一个捏着裙摆正在舞蹈的人形,又像一朵开到极致的藏红花。
  
   我见过它,就在御侍消失的高台上,那儿有一小块地方神奇地没有被大火吞噬,就画着这个符号。
  
   我毫不犹豫报名参赛,一路比拼,但我不是为了冠军和财富,我只为了见到这个比赛的创始人,我想知道,为什么他要用这个符文作为比赛的标志,他是不是见过我的御侍,他是不是见过完整的那只舞蹈?
  
   「……呵,直到比赛结束,负责人才告诉我,那个创始人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在米德加尔了。我这才知道他们拿他做饵,就为了让我安心完成比赛,他们能把比赛的票钱卖得好一点。」
   「现在,他们还想强迫我留在这里专门为皇室演出,真是痴人说梦。」
   我不屑地总结道。
  
   听完我的故事,慕斯沉吟了片刻。
  
   「法雅,你要找的那位洛克先生的确很多年没有出现了,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这些年的飨灵比赛,一直是他聘请的代理团队在打理。」
  
   我摆了摆手。
   「没关系,他如果有一天会回来了,到时候麻烦你帮我…… 算了——戚风蛋糕!你要给我好好留意,要是他来了你没通知我,你就死定了!」
   「哈??你这是求人帮忙的语气吗?」
   「嗯?」
   我活动了一下手腕。
   「……好啦好啦!帮你就是了!凶凶怪!」
  
   戚风蛋糕冲我做了一个鬼脸,我瞪他一眼,正要发火——
  
   「……法雅」
  
   一度沉默的慕斯忽然说话,我和戚风蛋糕顿时不再打闹。
  
   「虽然以后,我们不能联络……但我想帮你。」
   「谢谢你慕斯……」
   看着他诚恳的眼神,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公主殿下不喜欢我,你还是不要勉强和我来往了,你放心,我心里,永远记得你是我的朋友。」
  
   慕斯勉强一笑。
  
   「谢谢你的理解。我是想说,虽然将来我很难帮你什么,但现在,关于那支舞蹈,我也许能帮到你一些。」
   「什么?」
   「殿下曾经找来各国最出色的舞蹈大师为我授课……虽然不敢说尽得真传,但或许其中有和你说的那支同源的体系。」
   「法雅,如果你愿意将那半支舞蹈展示给我,或许我可以帮到你。」
  

疯魔


   慕斯提出要帮我找回它,我当然高兴。
  
   戚风蛋糕拿起他的手风琴,定好我要的节拍。
  
   欢快的音乐声响起,我捏起裙摆,这一个定势后,开始了我的舞蹈。我将裙摆甩向身后,同时也难免陷入那一天的回忆里,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周围是熊熊的烈火,我的世界里只有那一个高台上的舞者。
  
   渐渐地,我忘记了现实,一心沉醉在自己的舞步中……
  
   「慕斯?诶,哭了?……你去哪?喂——」
  
   音乐突然停了,我顿时从舞蹈中抽离出来,回神一看,慕斯一把甩开了试图拉住他的戚风蛋糕, ,不管不顾往外冲了出去。
  
   我心中一跳,跟着戚风蛋糕往外追,但到了门口,只看见戚风蛋糕站着,慕斯不见踪影。
  
   「慕斯呢?」
   「你不看见了嘛,跑了啊。」
   「笨蛋!你怎么不追上去!」
   「你才笨呢!他这样肯定是因为想到不得不和你断交的事 慕斯太可怜了,偏偏碰上公主那种御侍,压力太大了……难过的时候,被朋友看见多丢人啊……还是让他一个人缓一缓好啦。」
   「……没这么简单。」
   「嗯?」
   「 ……我刚才,有件事没有告诉你们。」
   「什么事啊……喂喂,你别这个表情,正常点。」
  
   我深吸一口气。
  
   「我刚才说,我的御侍跳完这支舞,就被大火烧死了。所以我离开了那里,去找关于这支舞蹈的记录……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不去问问当时台下的人类呢?
  
   「对哦——」
   戚风蛋糕一拍额头。
   「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疯了。」
   「哦原来是都疯了……什么? ? ?疯了? ? ?」
  
   对,疯了。
   我是亲眼看着那一切发生的。
  
   御侍在台上跳舞,她越跳越快,渐渐地,她变成了一颗紫色的「火种」
  
   那诡异的火光从她跳舞的地方蔓延开,一路飞驰到了那些彩色的纸偶上,接着,火星又跳到了台下的人群里。
  
   但除了我,似乎没有人看得见那些火种,他们毫无察觉,还是狂热地拥护着高台上的御侍。
  
   直到那只舞结束,我回过神,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周围的人类依旧陷在精神混乱里,他们举着真正的火把,四处点燃了自己的房子,在无休止的大火里欢呼。
  
   他们全都成了没有理智的疯子,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再怎么问关于御待和那只舞蹈的事,都无法得到回答,只能带着所有谜团离开了那座疯子小镇。
  
   「等等,你是说……刚才慕斯……你疑他也……因为看了你的那段舞?可是,我怎么没事??」
  
   我摇了摇头。
  
   「这半支舞我对着镜子跳过无数遍,也给别人跳过,都没出事……没想到……总之,现在要快点找到他!」
  
   轰隆——
  
   就在我和戚风蛋糕斩钉截铁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一声闷雷响起。
  
   我抬头一看,天上翻滚着浓厚的乌云——要下雨了。
  
  
  
   暴雨下了整整一夜。
  
   我找遍了慕斯可能去的每一个地方,但都没有结果。
  
   天亮了,我和戚风蛋糕约好了,不管有没有找到人,在天亮时就回到住处互通消息。
  
   等我精疲力竭回到住处时,在门口迎面看见孤零零一人回来的戚风蛋糕。
  
   他一见到我也是一个人回来,顿时绝望地捂住脸:「完了完了,真的丢了!」
  
   我一咬牙,转身就走,被他一把抓住。
  
   「你干嘛?」
   「继续找!」
   「就我们两个人要找到什么时候,我已经想好了,我们还是找个报社登寻人启事吧!」
   「哈?」
   「发动他广大的群众基础!只要一说是慕斯走丢了,整个米德加尔的年轻女孩肯定都会自发去找他!」
   「……」
  
   我沉默半晌,想来想去,竟然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我们身旁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了。
  
   我和戚风蛋糕同时扭头,慕斯站在门内,无辜地朝我们眨了眨眼。
  
   「我听到你们的声音……说什么报社?唔——等一下——」
  
   威风蛋糕冲了过去,一把掐着慕斯的肩膀摇晃起来。
  
   「你这家伙! ! !一晚上到哪里去了啊!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他现在没事,但是你再这么晃下去,可能要出事哦。」
   「诶?!」
  
   陌生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戚风蛋糕吓了一跳。
  
   慕斯身后站出一个白色长发的男子。他戴着眼镜,笑脸盈盈,十分好奇地打量着我。
  
   「你好,你就是法雅?」
   「你是哪位?」
  
   我被他的目光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慕斯却轻轻笑了。
  
   「法雅,他就是你要找的洛克先生。」
  
   我诧异地张大了眼睛。
  

精灵


   慕斯告诉我,他记不清昨天自己是怎么跑出去的,清醒以后已经在郊外迷路了,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他听到不远处有小提琴的声音,顺着声音而去他发现了一栋花园别墅,见到了那里的主人——正是洛克。
  
   「我也没想到,刚回米德加尔,就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大活人。」
  
   洛克这么笑道。
  
   慕斯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让您看笑话了,我也不知道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那只舞果然有问题!」
   戚风蛋糕说。
  
   慕斯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
  
   「戚风,我们先走吧,法雅和洛克先生有重要的事要说。」
  
   送走慕斯和戚风蛋糕,房子里只剩下我和洛克我的确有很多问题想问他,比如你是怎么知道那个符号的?为什么用它做飨灵比赛的标志?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没想到,反倒是洛克比我更急切地开口了。
  
   「法雅小姐,今天冒昧过来,我是想问,慕斯说我的比赛的标志符号,你在你的御侍那里见过,是真的吗?」
  
   我点点头,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我熟悉他的眼神,那是正在寻找谜底的眼神。我明白了,原来他和我一样,都是在谜团之中的人。
  
   「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但你也要告诉我,你知道的关于它的一切.」
   「好。」
  
   于是,我将御侍的那只舞蹈,还有那场大火,和之后疯掉的小镇居民通通告诉了他,洛克的神情倏忽变化。
   洛克沉默片刻。
  
   「……法雅难小姐,你相信精灵族的存在吗?」
   「……精灵?」
   「对,我猜想,你的御侍,很可能和精灵有关。」
  
   ……
  
   在缇尔兹大陆上,人人都知道精灵的存在,不过大家都以为,那是存在于上一个文明里的种族。人类纪元的开始,就是以精灵王朝的覆灭作为起点的。
  
   但洛克说,精灵从未消失,他们隐藏了自己的身份,至今还生存着。
  
   洛克这么笃定,是因为他自己就诞生在一个隐蔽于世的精灵乡,他真实的身份是名为「蓝纹奶酪」的飨灵。
  
   蓝纹奶酪说,他受过精灵的帮助,后来虽然精灵单方面切断了和他的联系,但这些年,他一直在寻找它们的相关踪迹。
  
   「你借着比赛印发这个符号,也是为了找到精灵?」
   「在精灵语里,这个符号的意思是召集,召唤我想看看会不会有能认出它的精灵,或者其他和我一样,在精灵之乡被召唤的飨灵出现。」
   「你的御侍或许是遇到了什么难以招架的事利用这个符号和某种精灵的魔法,强行将你召唤了出来。不过,这些也只是猜测,具体发生了什么,或许只有回到那个小镇才能知道。」
  
   我感到一阵失落,找了这么久,以为有一些进展,但却是这样的结果。
  
   「不要灰心,既然是曾经出现过精灵文字的地方,你说的那个小镇,我会去查看的,到时候你和—起去吧」
   「我为什么要去?」
  
   蓝纹奶酪顿时愣住了。
  
   「你不想知道你的御侍,还有你自己,和精灵到底有什么关系吗?」
   「我不在乎,我找你只是想要完成那支舞蹈。」
  
   蓝纹奶酪顿时愣住了。
  
   半晌,他轻轻笑开。
   「将过去完全放下,单纯享受现在吗……不愧是「法雅」小姐,你的御侍给你的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我皱了皱眉。
   「你说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蓝纹奶酪带上礼帽,冲我眨了眨眼。
  
   「在精灵语里,也有法雅这个单词哦。」
   「在精灵语里,法雅的意思是……自由。」
  

西班牙海鲜饭


   从前在缇尔范大陆的某处,有一个闭塞的小镇。
  
   这里没有飨灵,人们因为堕神的侵扰苦不堪言。
  
   有一天,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流浪的女人,小镇很久都没有客人了,居民们热情地接待了她,给她做了这里最丰盛的料理——海鲜饭。
  
   就在女人享受美食的时候,忽然,堕神又一次袭击了小镇。
  
   人们和过去一样纷纷躲进屋子里,而那个流浪的女人丝毫不怕,她挥动手里的铃铛,跳起了神奇的舞蹈。没多久,堕神就狼狈逃跑了。
  
   原来,女人来自一个世代流浪的巫族,他们一族是古精灵和人类的混血,虽然没有太强大的魔法,但她们的寿命超过常人,她们的舞蹈可以祛除恶念,祈祷好运,足以对付一般的堕神,保护自己。
  
   一饭之恩,女巫帮这个小镇驱赶了堕神,但小镇的居民们却另有想法。
  
   小镇的居民希望她永远待在这里,做他们的守护神。
  
   女巫当然不答应,小镇居民将将她扣押起来。
  
   她流浪于人世,原本以为靠自己的舞蹈可以击退最危险的堕神,在这个危机重重的世界保得自身周全。
  
   但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堕神是人心里的恶。
  
   没人知道她被扣押了多久,又遭受了什么样的虐待。
  
   最后,女巫妥协了。
  
   她同意留下来保护小镇的居民,同时她提出了一个祭祀活动。
  
   她告诉小镇的居民们,那些堕神产生于人们的懒惰,想要堕神不出现,就要将自己家里的旧家具和丢弃的旧物一起烧掉,如果没有旧物的,就要制作各种色彩缤纷的雕塑用来火祭。
  
   而在祭祀当天,巫女会跳起祈祷之舞,到时候所有人都要来看,可保佑大家不受堕神侵扰。
  
   居民们欢天喜地地答应了巫女的条件,精心布置了高台,将火祭所需的纸偶祭品堆满了家里。
  
   一切准备就绪,巫女登上了高台,开始她的祭祀。
  
   这是一支特别的舞蹈。
  
   流浪的女巫们代代相传:若有一天,就连流浪的权利也不得,那么就用这一首生命之舞,跳出最后的自由。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有随后漫天的火焰里诞生的西班牙海鲜饭听到了她唯一的宣言。
  
   「法雅,离开这里!」
  
   哪怕玉石俱焚,她也将自由的精神贯彻到底。
  
   ……
   ……
  
   西班牙海鲜饭哼着歌往戚风蛋糕的府邸走去。
  
   她心情不错,虽然那位国王陛下身边的老管家又来过一次,一边给她更多的优酬,一边威胁她如果不同意,就要在格瑞洛全境彻底封杀她的演出,但她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她已经从蓝纹奶酪那里得到了她一直寻找的答案——比起时间和物质,更有价值,更令灵魂战粟的东西,是自由。
  
   这么久以来,她执着于找到那只舞蹈最佳的编排方式,她找过无数厉害的编舞大师学习讨教想要找到一个完美的编排,但始终差了点什么。
  
   现在她明白了,那只舞蹈,从来就没有什么最佳的编排方式,它呐喊的主题,是御侍对于自由的渴望,所以那只舞蹈该怎么跳,不能有安排,它必须根据当下的心境去灵活变通。
  
   自由是最珍贵的东西,任何程式化的东西都不适合它。哪怕是再华丽的舞台,再高的权势都不能束缚她的脚步。
  
   她决定马上离开米德加尔,今天要去和戚风蛋糕道别。
  
   西班牙海鲜饭来到戚风蛋糕的公馆。
  
   奇怪的是,今天戚风蛋糕的公馆大门紧闭竟然有重重卫兵拦路。
  
   「走走走!」
  
   卫兵见到她靠近,连声驱逐。
  
   西班牙海鲜饭心下浮起一些不妙的直觉,她转身离开,找一条小路偷偷翻过围墙,直接跳到了公馆内。
  
   往日歌舞升平的公馆今天死气沉沉,西班牙海鲜饭在空荡荡的大厅找到了戚风蛋糕。
  
   戚风蛋糕耷拉着脑袋坐着,失魂落魄,仿佛变了一个人。
  
   「喂,你怎么了?」
  
   西班牙海鲜饭困惑地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法雅……」
   「嗯??」
  
   西班牙海鲜饭吓了一跳,戚风蛋糕从来都是直呼她海鲜饭的,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的御待……死了。」
   「什么?怎么回事?」
   「不知道……」
   「那,慕斯呢?这么大的事,他知道吗?」
  
   一声闷雷炸起,旧的故事结束。
   关于西班牙海鲜饭的另一个舞台,刚刚拉开序幕。
  

神器

  • 热情权杖
  • 神器线路
西班牙海鲜饭神器.png
力量绿红青黄绿.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能量增加34 5 7 8 9 11 13 16 20)点,每8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后,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伤害,每8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6.1%8.1% 10.2% 12.4% 14.7% 17.3% 20.4% 24.4% 29.1% 35%),持续4秒,每12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有40%的几率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额外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对随机三名敌方单位额外造成528696 881 1066 1268 1486 1755 2091 2495 3000)点固定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能量技时有40%的概率对全体敌方单位额外造成528696 881 1066 1268 1486 1755 2091 2495 3000)点固定伤害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次普通攻击都会使自身下个普通攻击额外造成352464 587 710 845 991 1170 1394 1663 2000)点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有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的几率魅惑最远两名敌方2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能量技时使自身技能伤害提高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并使全体友方免疫眩晕,魅惑,持续三秒(该效果有8秒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时有10%概率提升自身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攻击力和攻击速度,持续3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有50%的几率驱散随机三名敌方的增益效果并回复全体友方352464 587 710 845 991 1170 1394 1663 2000)点生命值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能量技时驱散全体减益效果并提高自身4%5.5% 7% 8.5% 10.5% 12% 14.5% 17% 20.5% 25%)的技能伤害,持续3秒
塔可节点Ⅴ(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时回复自身123162 205 248 295 346 409 488 582 700)点生命值,当自身生命值大于70%时,攻击会使自身攻击力提高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攻击速度提高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持续3秒(提高攻击力和攻击速度的效果有5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额外对最远两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并使其每秒减少23 4 5 6 7 8 10 12 15)点能量,持续3秒,同时使其沉默3秒(该效果有8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自身攻击力降低90%85% 80% 75% 70% 64% 58% 52% 45% 35%),释放能量技后回复自身100点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