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条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辣条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辣条初始皮肤.jpg

画师:

辣条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辣条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辣条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辣条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辣条头像.jpg 辣条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泽城美雪 黄莺
专属堕神 头像-青伞.png
青伞
头像-般若.png
般若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炸薯条.png炸薯条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勋章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38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35 / 169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61 / 3338
Hp icon.png 生命值 364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97 / 2542
食物 辣条
类型 零食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占有欲强
身高 167cm
关系 喜欢: 麻辣小龙虾头像.jpg 麻辣小龙虾

讨厌: 鱼香肉丝头像.jpg 鱼香肉丝

信条
属于我的东西就要乖乖听话
简介
陪伴无数人成长起来的辣条,在众多质疑声中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单单看到那热焰般的外表就让人口舌生津,当然,始终不变的依然是那熟悉的味道。
背景故事
S系大姐姐,占有欲极强。强势的性格加上火辣的身材经常会让人觉得既害怕又想接近,喜欢调教、魅惑身边的人。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辣条-基础技.png
无情鞭挞
(1级)辣条鞭打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9点额外伤害。
(41级)辣条鞭打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60%的伤害并附加300点额外伤害。MAX
能量技
辣条-能量技.png
麻辣诱惑
(1级)辣条向最近敌方抛媚眼,对其进行鞭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71点额外伤害。同时对其进行魅惑,持续3.5秒。
(41级)辣条向最近敌方抛媚眼,对其进行鞭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121点额外伤害。同时对其进行魅惑,持续3.5秒。MAX
连携技
辣条-连携技.png
超级麻辣诱惑
连携对象 麻辣小龙虾头像.jpg 麻辣小龙虾
(1级)辣条向最近敌方抛媚眼,对其进行鞭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92点额外伤害。同时对其进行魅惑,持续4秒。
(41级)辣条向最近敌方抛媚眼,对其进行鞭打,造成自身攻击力195%的伤害并附加1453点额外伤害。同时对其进行魅惑,持续4秒。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消磨时间.png
消磨时间
【0星开启】
(1级)减少品鉴之旅再挑战时间150秒。
(10级)减少品鉴之旅再挑战时间600秒。MAX
厨房技-突出味道.png
突出味道
【2星开启】
(1级)增加品鉴之旅进行时所有参与餐品味道55点。
(30级)增加品鉴之旅进行时所有参与餐品味道200点。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听起来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那么,就让大姐姐稍微陪陪你吧。
登录
这么久才来,看样子你还是不明白自己的立场呢。
冰场
哦~御侍,要陪我玩一局吗
技能
呵,卑贱。
升星
嗯,也想尝试一点新的玩法呢。
疲劳中
我很累了,给我到一边去。
恢复中
嗯?看起来你已经迫不及待了?
出击编队
哦呵呵,调教时间。
落败
小东西,我还会回来的。
通知
饭已经做好了,姑且作为你听话的奖励好了。
放置台词1
真是无趣,一个两个统统都是废物。
放置台词2
你,是不是忘记鞭子的声音了?
触碰台词1
御侍?不过是需要被踩踏的存在而已。
触碰台词2
看你这可怜的眼神,是不是想要在火辣之中品尝甘甜的味道呢?
触碰台词3
就让我来创造令你无法忘却的痛楚吧。
誓约台词
哦?你竟然……呵,胆子不小嘛,既然如此,就做好一辈子来承受的心理准备吧。
亲密台词1
属于我的东西就要乖乖听话,难道你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亲密台词2
竟然不经我的允许私自抬起头来,可真是大不敬呢,要惩罚了哦~
亲密台词3
你,眼睛在看哪里?把头低下去!


故事

相似


  相像的人如果没有成为朋友,那就会成为互相讨厌的人。

  我看着眼前这个将我拦住的家伙,不知为何脑海里就冒出了甜豆花说过的这句话。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见的便是一座死气沉沉的村庄,从她的言语中我知道了她的目的。

  「我想要救这个村子,但是只有我不够,你也是人类召唤出来的飨灵吧。」

  我看着她坚定的神情,恍惚间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我曾经的眼神,也是这样天真得有些可笑的样子。

  我看着她身后不远处的乱石堆中那副老爷做派,抽着烟斗,带着金丝单边眼镜就好像自己坐在太师椅上一样悠闲的家伙,挑起了眉角。

  「你为什么不找他帮忙,他的实力应该比我强吧。」

  然而,还没等稍显尴尬的她回答我的问题。
  原本隐藏在附近的气息却忽然向我们包围了过来。

  几个骨瘦嶙峋的村民颤颤巍巍地靠近我们,而眼前这个天真的家伙还想要转过身扶住那个即将摔倒的老人。

  手中的长鞭挥舞过后,地上裂开的痕迹足以吓退那些村民。
  而他们眼神中掩藏在惊惧之下的狠戾,更是让我确认了我的猜想。

  那些人,一定会伤害她的。

  绝对。



  「不要帮他们,你会后悔的。」

  「不管我是否会后悔,人类始终是将我唤至这个世界的存在,人类的历史上虽然有很多黑色的部分,但是我相信还是会有值得传颂下去的一面的。就算只是为了这个可能性,我无法对他们置之不理。」

  那个家伙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头都不回的走向了那群明显不怀好意的村民。
  我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心底忽然升起一股烦躁。

  脑中忽然回忆起之前在雪山上遇到那个单纯的家伙。

  现在的飨灵,都是那么天真的么。

  真是,一群白痴。

同伴


  我有几个同伴。

  都是被麻辣小龙虾带回来这片难得的清净之地的。

  时常和自己弟弟纠缠不清,负责帮我们治疗的甜豆花。

  以及将我带回这里重新找到活下去的意义的麻辣小龙虾。



  「啊辣条你回来啦,我要的药材你带回来了吗。」

  「嗯,一会儿就给你,还有麻辣小龙虾的酒。」

  「好,谢了。对了,听说这两天又有个村子被那个邪教给毁了,就你回来的路上,你看见没。」

  把药材往柜子里放的动作微微停滞,甜豆花却没有停下对话。

  「据说他们还抓了想要帮他们的飨灵想要……唔……据说是祭天。」
  甜豆花的口气仿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这些人类居然还会相信啊~嘻嘻嘻,也对,毕竟我们的存在就已经能颠覆他们的认知了吧。」

  我对此毫无反应。
  「好像会被送到哪里去呢~具体的我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过,既然都是被人背叛过的同伴…」

  「呵,那个家伙根本没有救她的价值,也没有救她的必要。」

  我打断了甜豆花的话,我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希望那个愚蠢的家伙,经过这次之后能长点记性吧。

  随后我便离开了屋子。



  「被人背叛的同伴吗…」
  我忍不住复述了甜豆花刚才的话。
  呵,真是多余,明明也只会让人想起多余的事情。



  那是个很普通的午后,就连微风和阳光都没有什么特别。

  没有倾盆的大雨,也没有怪异的天色。

  我眼前的景象却开始逐渐模糊,唯有怀里的温度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手。

  然而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依旧沾染着地上的沙土。
  即便只是粗粗地撒上了一些药粉,也会感受到被重物碾过身体时传来钝痛。
  回过神的时候,我的眼前是背对着我坐在屋外看着天空饮酒的麻辣小龙虾。

  「哦,你醒啦。」

  「……是你救了我吗,那我……我带着的那个。」

  「那个幼小的人类啊,我看见你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不过就算是没死我也不会救她的。」

  从和他交流的过程中,我知道了我眼前的这个人是麻辣小龙虾。
  他厌恶着人类,但是却对飨灵有着属于他的友好。

  无论敌友,只要他认为有价值的飨灵,他都会救。

  霸道,又固执,但是却有着属于自己的信念。



  他在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叫住了我。

  「喂,你要去哪里,你还有地方可以去吗?」

  直接到丝毫不顾及我的心情的话语,让我的心猛地一颤。


  是的,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我最后的归处,也已经被那些人类残害。
  那我,又该去哪里呢?

  「呵,看你那时候抱着那个人类的尸体,她也是被人类害死的吧。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人类这种生物,就不该存在。我会让他们消失的,那时候,你的仇也报了。」

  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回过头看见的那个红色的身影,和他脸上自信且傲然的笑容,以及向我伸出的那只手,是我眼前那一片漆黑的世界中,燃起的一簇鲜红色的火焰。


饥荒


  人类的世界一直有着各种各样的灾难。

  除去他们自己带来那些人祸之外,还有着不断地夺去他们生命的天灾。

  而今年,连绵不断的大雨带来的便是足以冲毁村庄城市的洪水。
  洪水过后,死去的牲畜以及被淹坏的土地让一种名曰饥荒的灾难迅速地蔓延开来。

  我曾跟着麻辣小龙虾一起出去过数次,仅次于战争的惨烈景象。
  残破的尸体以及被拔光的树皮,还有伸出瘦骨嶙峋的手妄图抓住什么的人类。

  所以我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执念,才能令眼前这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孩儿步入这个人类眼中的不归地来找寻一线渺茫的生机。

  也许是因为瘦得过分,所以这个家伙的眼睛反倒显得格外的大。
  又大又亮的眸子看着这片肥沃的土地写满了不可置信。

  下一刻,这个虚弱的仿佛随时就要昏厥过去的家伙竟然猛地扑进了小溪之中,用我都没有想到的速度抓起了一条小鱼,毫无停顿地啃咬了上去。

  看着啃得一嘴血红的他,我觉得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



  伴随着剧烈的鞭响,带来的便是猛烈的劲风。
  劲风卷起的竹叶擦过他的脸颊给他蜡黄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明显是被吓着了的小孩儿愣愣地看着我的方向,眼底的那种惊惧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人类这种生物,就该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拥有他们没有的强大力量的我们。

  「滚出去,或者,死在这里。」

  某个瞬间,他瘦得脱形的脸上,那双毫无杂质的眸子陡然间和过去的那双眼睛重合。
  而这一分神,则让原本应该落在他身上的鞭子落到了他的脚边。

  就在不远处的甜豆花听见了我们这里的响动,走了过来。

  「这么小的小孩儿,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你……你们就是住在这里的妖怪么!我!我!我是想来!请求你们帮我报仇的!」

  果然是人类,无论多小的孩子,都还是这样。

  我听见甜豆花略带玩味的声音,可能是因为想起了他的那个弟弟吧。

  「报仇?」

  「是!求求你们!」

  「我们凭什么要帮你呢?」

  「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要我的命也可以!只要能报仇!那些人!不配活着!」

  那个孩子眼中的仇恨之深,是我从未见过的。
  哪怕是成年人的眼中,都不曾有他如此之深切的仇恨。

  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已经不想再听下去。
  而且,再过不久,麻辣小龙虾也该回来了。
  他不会让这个家伙活下去的。

  「你这种废物的命算得上什么,快滚吧。再被我看见你,就杀了你。」

  原本站在一旁还想继续逗弄他的甜豆花见我没了兴趣,便也耸了耸肩跟着我一起离开了竹林。

人类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

  我会再次见到那个孩子。

  麻辣小龙虾每次回来总会带些什么,若不是带些酒、茶点,那便会带些伤回来。

  但是这次他却用蟹钳提着刚刚被我们赶走的那个小鬼的后领走了进来。

  就连甜豆花都有些惊讶,如此讨厌人类的麻辣小龙虾为何会将他带进这个属于我们的住所。

  「说说吧,为什么想要用命换我们帮你杀人?你要杀谁?」

  从麻辣小龙虾嘴角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并不差。

  而他面前那个孩子则是在落地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出了一个十分俗套的故事。

  人类之间的斗争,永远都是丑陋且令人恶心的。

  小孩儿的姐姐有着惊人的天赋,她可以使用一些奇怪的力量治疗其他人的伤势,但是这种能力,对于乱世之中一个没有权势的家庭来说。只能说是催命符。

  他的姐姐爱着人类,所以用尽了自己的所有力量拯救所有她能拯救的人,然而其他人却是永远不知餮足的。

  在利诱无法达成他们的心愿的情况下,便只剩下了威胁、恐吓、强迫。

  原本和睦的家庭顿时支离破碎,而本来温柔的姐姐也因此而陷入了疯狂。
  直至临死之前,那双已经失去了眼珠的双眸不断溢出如同眼泪一般的血水。
  她在自己弟弟瘦弱的怀里哭喊着,嘶吼着,诅咒着她本来最为喜爱的人类。

  她竭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将自己的力量全部注入了她的弟弟的身体。
  这才让他有了能够来到这里的可能性,带着如同诅咒一般的话语回荡在还年幼的孩子的心底。



  「那些人,贪婪,愚昧,不知满足,就不该继续存在下去。」
  这个小孩儿的话语,忽然和我的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起来。

  一样出生平凡却拥有了不平凡的能力,一样曾经,那么的爱着人类。

  最终又被人类所背叛。

  留下的,只有浓浓的不甘以及刻骨的恨意。

  而那些爱着他们的人,被他们留在了这个世界继承了他们恨,他们的怨,他们的不甘,在所有的理智被恨意卷走之后,能余下的也只剩下了复仇的愿望。

  「哈哈哈哈哈!说得好!既然如此,我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个机会。辣条!他就交给你了!我期待着有一天,人类和讨厌人类的人类,自相残杀的场景。」



  如果是这样的话,调教这个废物的时间也没有白费吧。

辣条


  辣条被召唤出来的地方,是个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小村庄。

  而她的御侍,也是一个平凡无奇,笑容甜美的普通女孩儿。

  一个胆小,却又坚强的女孩儿。



  女孩儿是个孤儿,所以辣条的出现让她原本略显孤独的人生开始不再那么形单影只。
  而女孩儿对于初入人世的辣条来说,也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这个平凡到不能更平凡的村庄,自然也就没有出现过传闻中的料理御侍那般人物。

  女孩儿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自从女孩儿召唤出了辣条,村庄就变了,以往对女孩儿视而不见的村民们越发的和蔼起来。

  而意识到自己的变化的女孩儿,也开始负担起莫名就到了她瘦弱的肩膀上的责任。

  她是料理御侍,她要保护她所爱的人们。

  不仅仅是那些堕神,就连那些侵犯庄稼的野猪、乌鸦,也都变成了这个少女的责任。

  那时候,整片土地上都还没有几个飨灵的存在。
  少女甚至被村长作为为了他们创造利益的雇佣兵送到了其他的村庄,与那些怪物战斗。



  日复一日的挥舞着自己的皮鞭的辣条身体逐渐虚弱了下去。

  少女不愿再让辣条继续这样下去,鼓足了勇气提出了她的意见。


  于是,不再能为村庄创造价值的女孩儿,被作为研究室对于能够召唤出飨灵的人类的研究对象,「自愿」送进了研究所。

  辣条从女孩儿将她藏起来的地方恢复体力出来之后,找到的便是已经再也看不出原样的女孩儿。

  不见天日的残酷实验让原本温和的女孩儿受到哪怕一点点刺激都会尖锐地惨叫,就连辣条的靠近都将她惊吓至失控的状态。

  由辣条编起的漂亮麻花辫,此时也已经因为实验而被剃光。

  原本连被骂了都不会还嘴的女孩嘴中吐出的怨毒话语,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甚至,都没办法让辣条认出她是那个她记忆里的御侍。

  她努力地带着女孩儿逃跑了,但是女孩儿的身体已经破败。
  离开支撑着她生命的器械之后,在她最喜欢的晴朗的天空下,嘴中喃喃地吐露着对于那些她曾经抱有善意的人的诅咒,离开了这个世界。



  辣条看着接连数天大雨后难得晴朗的天空,不由地有些失神。
  再次回过神来时,手中的皮鞭啪啪作响地打在了那个因为身上负重而不断颤抖的男孩儿的脚边。

  「麻小可是把你交给我了哦~不听话可是要惩罚的哦,乖乖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