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梦

来自烟雨江湖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雷火叶弄舟
烟雨梦


| 7788854 于1月前修改了此页面。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对于页面内容有问题或意见,可以在WIKI建议反馈区或页面下方评论区进行反馈。
本文由 不觉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接。


     ——远空接苍翠,啼鸟鸣珠碎


江湖中,不知何时不知何人传出一个消息:“佛子功成大昭,全因大昭内存有秘法,可使人凭空增长一甲子功力。”

许多人嗤之以鼻,若大昭真有此等秘法,早就名震江湖了,何至今日才出一个佛子这般的人物。

然而更多的人不远千里纷纷赶往大昭,想要求取一番机缘,一举成为顶尖高手。

如果求取不成,那自然是武林规矩,有德者居之,抢来便是,佛子已死,还有什么害怕的。


只是,大昭,还有一位守护者。


雪下,大昭。 寺前空地,十几人手持兵刃面对一位姑娘。


“一个姑娘家,劝你不要趟这趟浑水,我等前来只是想借秘籍一观,若是逼急了我们,攻破寺门后,佛门净地可就要遍地僧血了!”


绿珠一语不发,手扶刀柄。 贼人还想入大昭?先问过我手中刀!


“上!我们这十几个人就不信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姑娘!”


五人猛攻而来,刀剑如网,另外还有几人在外围各自寻找位置,欲结成阵法。 绿珠神色不变,静待刀剑临身。 在剑网笼罩而下的刹那,一轮明月自绿珠周身升起。

月影!

剑网如同一张破渔网般被击得粉碎,刀剑碎片激射而回在几人身上留下数个血洞。 几人还没有来得及哀嚎,便被绿珠以刀身抽飞了出去。 另有七人神色丝毫不变,目光冰冷,以前边几人重伤为代价快速结成阵法,或者说他们本就是棋子。


绿珠身形一滞,如坠泥潭。


剑气如织,七人从不同的方位配合阵法攻击而来,威力甚大的拔刀之法短时间无法再次使用,他们想要慢慢磨死绿珠。


片片流云在阵中浮现,浮光掠影,浮起的云朵在阵法中飘过,落在几人剑上却重若万钧。


流云!


慢刀刀法无视慢阵,斩在几人剑上,刀剑相接下几人虎口被震裂,一脸惊骇,没想到这女子刀法如此刚猛。


绿珠一步欺前,当头一刀斩下! 挨打可不是我的风格!


一人匆忙横剑格挡,谁知一股无匹的力道直接崩断长剑。 绿珠最后却收住了力道,变砍为拍,刀身将其拍晕了过去。


阵法缺少一人也被破开,绿珠再无束缚。


远处一黑衣人看着寺前的战斗。

“刀法刚猛,若没有达到化境,收招远比杀人难。” “一次次反噬,你也只剩一个空架子了吧。” “留人伤己,我看你还能撑过几波,熬过多久。” “各地乱起,雪山这么平静,不好。”


破开阵法,剩下几人功夫只是三流,绿珠轻松解决,收刀入鞘,转身推门回到寺中。 刚关上门,鲜血就从嘴角溢出,绿珠习以为常的拭去。

来到后山,那里有着一座座的佛塔。 绿珠来到一座新建的佛塔前,轻轻抚过,喃喃到:“第十一次,小和尚,你可又欠我一次,而且这次也是没杀一人,如此算来,你欠我二十二次了。”


明月夜,矮佛塔。 千里雪山,凄凉此处话。


第二日,又有一队人马赶至大昭,想要闯寺。

寺前绿衣仍在。

后边赶来的人都知道大昭有一位女侠守护,刀法刚猛,刀术无双,单打独斗绝不是他们这种人能击败的,因此聚集一起强闯的人数越来越多。

一日,绿珠击退三十余人后归寺,刚掩上寺门,一口鲜血喷出,晕死过去。 身边的和尚赶忙扶住,急忙将绿珠背到八药师佛殿请仁波上师救治。


仁波上师给绿珠把了下脉,面色凝重无比。

“绿珠姑娘受了极重的内伤,从脉象上看应该是不久前一点点累积而成,又因……又因佛子之殇郁结于心,如今身心俱如风雪残烛,药石难医。”

“阿弥陀佛,我大昭有愧于佛子,更有愧于绿珠姑娘。”

“那该如何是好?”身边的和尚满脸愁容,“我大昭苦了绿珠姑娘,但若外边贼人知道绿珠姑娘深受重伤,姑娘与大昭怕是再难存一日了。”

“为今之际,只有先唬住外边的贼人,然后求助武少侠了,虽然他对大昭并无好感,但只要他能念昔日与佛子旧交,保住绿珠姑娘,我大昭焚毁也无憾了。”


一日后,太乙教核心弟子居所。

武连天正在修炼,听得窗外传来一阵扑棱声,一只信鸽落在窗沿上。

起身从信鸽身上取下纸条。 “武林中人围攻大昭,绿珠姑娘深受重伤,性命垂危,还望少侠念往日之情赶来大昭。”

绿珠?垂危?! 纸条被外泄的真气震的粉碎。

武连天脚下一踏,一道剑光从窗口掠出,直奔大昭。

小和尚说江湖能胜我之人不过一掌之数,但我没能护住他,如今连绿珠也因大昭性命垂危,真当我不敢平了你们这破寺?


伤绿珠者该死,你们这帮秃驴也害人不浅。

世人皆知剑修难惹,和尚道士难缠,不好意思,武某人太乙教剑修!

这次我让你们后悔踏入雪山一步!



——寺门闻犬吠,风雪夜杀人


待武连天到时,已是深夜。

早就守候在门前的僧人连忙推开寺门,武连天一眼都未多看,寻着熟悉的气息飞身来到八药师佛殿。

偏房榻上,一袭绿衣安静的躺在那里,原本俏丽红润的面庞苍白无比。


“武施主……”仁波上师刚开口说话,一缕剑气直指咽喉。

“出去。”武连天声音平淡。

仁波上师看了他一眼,一语不发的走了出去。


武连天上前,握住了绿珠手腕,入手冰凉,一股温和的真气入体循环一周,大体情况也基本了解。

绿珠感觉到有人,吃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武连天,苍白的脸色多了一丝血色。 “你来了。”声音微弱的让人心疼。 武连天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丹药,“这是九转还魂丹,能护你一时,你快服下。”


绿珠抓住了送到嘴边的丹药,双目直视武连天:“你说,我是这样好,还是先前好。”

武连天虽然飞速赶来,但是也在路上收集了一些情况,先前,绿珠一月之内击退贼人十七波,共计二百余人。

“只是我……”

“有我。”武连天收回丹药,“虽然我对秃驴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这是为了你和小和尚。” “谢谢……”绿珠声音更加微弱。

“来生我会和小和尚在一起么。”绿珠突然喃喃道。 “会的!”武连天斩钉截铁。

“小和尚为守护大昭而死,你为大昭打退十几波觊觎秘法的武林中人,都是因,佛家既讲因果来生,那这样的因还结不出善果,”武连天看向殿中佛像,“那这禅还参它做甚!这佛还修他为何!不如一剑斩了来得爽快!”

“谢谢……”这次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不好了……”外边一位僧人声音传来。

“你好好休息,我去去便回。” “嗯……”


“他们不知从何处得到绿珠姑娘深受重伤的消息,现在百十人堵住了寺门,围住了寺庙,说是在不交出秘法便血洗大昭!”

“你们生死无我何干?生死都参不透,还修佛法修来生?”武连天一脸讥笑。

“这次不是为了你们,是为了我兄弟,为了绿珠。”

武连天一伸手,殿前兵器架上一把长刀一把长枪飞来,均是僧众平时练习使用的武器,由雪山寒铁锻造,虽然说不上锋利,但是足够坚韧。

武连天将长枪负于身后,长刀与剑同侧,来到寺前,打开寺门。

门前百余人聚集,火光在雪地上更为刺眼。


武连天身着白衣,如同缟素,背负长枪,腰间刀剑交错,手上一双截江熠熠生辉。


望着寺前吵杂的百余名江湖中人,手按剑柄,朗声道:“太乙武连天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底下声音一静,然后皆是嘲笑:“你算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诸位更加不是。”


”诸位都号称是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今日却围攻一个女子,既然脸都不要,还算东西?不服便来,我让你们死的更无尊严!”


“好大口气,今日我开碑手林泰倒要讨教一下你的功夫!”人群中有一人冲出。


一掌先攻而出,掌未至,掌风刮的武连天道袍哗哗作响。

武连天正眼都未多瞧,一拳正对一掌。


一拳开山!


掌碎,臂断。 号称开碑裂石的开碑手被正面一拳打碎了右臂。

变拳为掌,自右划过,好大一颗头颅飞起。


“下一个。” “裂山枪前来讨教!”

武连天从背后解下长枪。 两回合后,武连天硬抗一记横抽,一招刺穿心脏,将他钉死在寺前空地。


“下一个。” “在下断江刀!”

武连天江长枪钉于地面,拔出腰间寒铁刀。 一回合,两人互换一刀,武连天以伤换命,不给任何机会,一刀劈开了这位所谓的刀法高手。


“下一个。” …… “下一个。” …… “下一个。” ……

一声声下一个如厉鬼索命,不主动没关系,武某挑人。


你拳脚高超,我便以拳法捶杀你。 你刀法大家,我便以刀法斩杀你。 你枪棍出众,我便以枪法刺杀你。

你剑术无双,不好意思,武连天按了按剑柄,你会死的更惨。

我说要你败的毫无尊严,就要让你连战死都是耻辱,让你昔日名声变为笑柄。 开碑手裂山枪? 以后江湖再说起,就是两回合都走不完的垃圾?

接连十余人毙命,剩下的人有些惊慌,怎么女武神刚倒下,又来一人?

“不要怕,他只有一人,我们足有百人,一起上耗死他!”人群中一人喊到。

人群如潮水般涌来,兵刃寒光粼粼。

人多?我太乙就是不怕人多!

贪狼! 地上隐隐有七星浮现,武连天已深入敌阵,脚踏贪狼位,剑施化玄法,数人支离破碎。

巨门! 星位再换,身后几十道攻击落空,数人人头落地。

“布阵法,拦下他!”有人指挥道。 慌乱中还是有许多同行人结成阵法,气势瞬间压了过来。

“可笑。”

禄存!文曲! 两星位连换,阵法的压制力根本无处施为,又有十数人毙命剑下。

廉真!武曲! 十余人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剑光一闪,便身首异处。

一步杀十人!

杀人就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

破军,还剩最后一个星位。


星位上身形还未凝实,一把匕首已经刺穿了胸膛! 匕首中剑气入体,经脉被割的七零八落,而且落地生根,牢牢扎在破碎的经脉中,恢复不能。

“嘿嘿,这局就是为了引你出来,否则大昭早就有高手攻下。” “七星星位我熟的很,死在我手下,你不怨。”

一截剑尖自胸膛冒出。 “怎么可能……”杀手看到贯胸一剑,看到自己刺杀之人并不是武连天!


剑气搅碎了他的内脏和大脑,瞬间暴毙。


“棋子都甩到我脸上了,真当我是傻子?” “北斗不只有七星,还有辅弼二隐星,八卦中宫配九星,这才是九曜移星步,你死的很冤。”

“不小心把太乙绝密说了出来,他已经死了,传不出去,那”,武连天看向周围“能不能也请你们死一下。”



——莲开结并蒂,绿蕊生佛心


寺内一片祥和,寺外血流成河。


“武连天!你身为太乙弟子,滥杀无辜,太乙岂能容你,江湖岂能容你!”一人色厉内荏。


“无辜?你们算哪门子无辜?拿起刀时就应该有被人砍死的觉悟!” “容我?江湖之大哪里不能容?” “太乙不能?我下山之时,师父说过,贼人行恶,斩之便是。”


“难不成你们在积德行善?”


风雪不止,犬吠仍在。


再多片刻,飞雪依旧,只留风声。


武连天服下一颗丹药,运功稳住了伤势。 以一敌百,真气流转过于迅猛,经脉已经有所损伤,若再多数倍,一旦真气不济,恐怕就要被活活耗死。


真气震散了衣服上的血腥气,虽然不能完全去掉,但也比刚从血池捞出来一样的味道淡上无数倍。

推门入寺,再入偏房。


“我回来了。”武连天轻声道。 “嗯……”绿珠的气息更加微弱,连眼睛都无力睁开。

“他们……”

“杀鸡儆猴,杀了几个不听话的,其他人都吓走了。他们就算再回来,我依然会在。” “你太心软了。”

他们都不听话。

“不是心软……我不想……多造杀孽,小和尚……不喜欢……”

你以为你被伤成这样,小和尚真的会在乎所谓的杀孽么? 他就算堕入地狱永不成佛他也不会在乎!

傻姑娘!小和尚在乎的是你,喜欢的是你啊!

“小和尚……我……来找你了……” 苍白的面庞无力的偏向一侧。


武连天起身,来到殿外。 寺中众人皆在。


“这事我本来不想管,不过现在,一是因为绿珠,二是因为此事也有算计我的原因。” “有人若是再来,我必定让他们后悔终生。” “现在,把小和尚的骨灰给我!”


“这……”卓仓法王有些迟疑,“佛子是佛门中人,理应葬在佛门。”


“小和尚为你们付出生命,绿珠也为你们而死,你们做了什么?” “佛子舍利你们可以留下,那是你佛门中物,但是小和尚骨灰我需要带走合葬。”


“阿弥陀佛,就依武施主所言。”


仁波上师前往后山佛林,不多时取回了一个白瓷罐,罐顶有一小洞,洞中一粒莲子。


“这是佛子生前最爱的佛莲子,施主一同带去吧。” 武连天接过白瓷罐,以白布包裹系在身后,入偏房轻轻抱起绿珠。


“我一天即回,不用担心有畜生再来。”


“阿弥陀佛。” 寺中众僧双手合十,对前深深一拜。


黄昏,雪山南方。 一座山峰半山覆雪半山青。


武连天用剑气在地上挖出一个坑,把两个瓷罐放了进去,填土埋实。 又在旁边开了半方池塘,将佛莲种下。 然后坐在地上,身依墓碑,上刻“布拉嘉措与其妻绿珠之墓”。


“我把你们带出来,只是不想让那些迂腐至极的和尚玷污了你们最后的纯粹,若是想看着大昭,”武连天看向远方喃喃道,“这里一样能看到。”

“若是想守着大昭,还有你兄弟我在。”

“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来生,好好在一起。”


数日后,仍有人不死心,不相信大昭有一尊杀神存在,拉拢数十人欲强闯大昭。

还未登上山门台阶,一道剑光砸落在地。


“太乙武连天在此,谁敢放肆!”


山顶池塘,佛莲悄然生长。

一日佛莲开,株生并蒂朵。

粉色花瓣中却是一团绿蕊。 绿蕊成团,宛如一颗珠子。


——来自TapTap 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