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若龙舌】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食之契约WIKI > 2019年活动总集 > 【灿若龙舌】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本文由 新东方攻略组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

活动页面

灿若龙舌活动页面.png


活动时间


   2019年8月29日更新后~2019年9月4日23点59分 ,共约7天。

活动描述


   有些花一生只开花结果一次,花后便死亡。在生命的尽头,数以千计的花朵绚烂绽放,仿佛要将生命在此时燃尽。

活动规则


  1. 活动期间内,通过挑战活动关卡获得积分,积分越多,获得的奖励越丰富,可获得SR飨灵-龙舌兰等丰富奖励。


活动攻略


   请点击查看:【限时活动】PT副本暴饮boss攻略

灿若龙舌玩法说明

【基础玩法】


  1. 每50点信仰磷石可参与一次堕神讨伐。
  2. 信仰磷石每4分钟回复1点,回复上限为180点。
  3. 可消耗30幻晶石购买100点信仰磷石,每日购买5次。


【堕神讨伐】


  1. 在活动期间内挑战来袭的堕神,每次挑战消耗信仰磷石50点。
  2. 根据对堕神造成的伤害可以获得对应pt点数。
    • 1-100000以下伤害可获得40pt点数;
    • 100001-530000伤害可获得41pt点数;
    • 530001-2300000伤害可获得42pt点数;
    • 2300001-6300000伤害可获得44pt点数;
    • 6300001-10300000伤害可获得46pt点数;
    • 10300001-22000000伤害可获得48pt点数;
    • 22000000伤害以上可获得50pt点数。
  3. pt点数达到一定数量后可以解锁剧情以及奖励,奖励只能领取一次,剧情可以进行重复观看。


【pt点数排行榜奖励】


   活动结束后,根据pt点数百分比排名可以获得丰富奖励。

【总伤害排行】


   根据活动中玩家对BOSS造成累计伤害进行百分比排名,可以获得非常稀有的头像。

【特殊规则】


  1. 此次活动排行榜均为各个服务器玩家进行百分排名。
  2. pt点数和总伤害排行出现相同分数时,则按照达成时间先后进行排序,不存在并列名次。
  3. 排行榜奖励将在活动后结算,通过邮件统一发放。


商店限时售卖

龙舌兰PT特惠包
龙舌兰PT特惠包.png
价格:¥12
每日可购1次
礼包内容
● 信仰磷石(三)*700
龙舌兰PT超值包
龙舌兰PT超值包.png
价格:¥68
限购1次
礼包内容
● 信仰磷石(三)*2500
● 幻晶石*300


灿若龙舌奖励

PT点数奖励

累计pt点数达到 获得奖励 累计pt点数达到 获得奖励
20pt 金币x20000.png 金币*20000 100pt 小经验瓶x50.png 小经验瓶*50
200pt 初级调味料x20.png 初级调味料*20 350pt 探索加速券x5.png 探索加速券*5
650pt 灵火种x150.png 灵火种*150 900pt 龙舌兰碎片x15.png 龙舌兰碎片*15
1200pt 豪华餐盒x3.png 豪华餐盒*3 1500pt 初级调味料x30.png 初级调味料*30
1800pt 龙舌兰x1.png SR飨灵-龙舌兰 2100pt 中经验瓶x50.png 中经验瓶*50
2400pt 委托券x8.png 委托券*8 2700pt 龙舌兰碎片x15.png 龙舌兰碎片*15
3000pt 金币x100000.png 金币*100000 3400pt 工会高阶建造券x3.png 工会高阶建造券*3
3800pt 龙舌兰碎片x20.png 龙舌兰碎片*20 4200pt 龙舌兰的挑战券x5.png 龙舌兰的挑战券*5
4600pt 大经验瓶x50.png 大经验瓶*50 5000pt 龙舌兰碎片x25.png 龙舌兰碎片*25
5400pt 灵体再生器x10.png 灵体再生器*10 5800pt 龙舌兰碎片x25.png 龙舌兰碎片*25
6200pt 灵火种x300.png 灵火种*300 6600pt 龙舌兰碎片x25.png 龙舌兰碎片*25
7000pt 龙舌兰的挑战券x10.png 龙舌兰的挑战券*10 7400pt 镜像体x3.png 镜像体*3
7800pt 龙舌兰碎片x50.png 龙舌兰碎片*50 8200pt 普通塔可夹x10.png 普通塔可夹*10
8600pt 龙舌兰碎片x50.png 龙舌兰碎片*50 9000pt 镜像体x3.png 镜像体*3
9400pt 龙舌兰碎片x130.png 龙舌兰碎片*130 9800pt 龙舌兰的挑战券x25.png 龙舌兰的挑战券*25


PT点数累计排行奖励


前5% 灵火种x900.png 灵火种*900
前5%~15% 灵火种x750.png 灵火种*750
前15%~30% 灵火种x600.png 灵火种*600
前30%~50% 灵火种x300.png 灵火种*300


累计伤害排行奖励


前10%
头像-无畏勇者.png
无畏勇者(头像)

活动剧情

【病痛】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口纱帘在病床上打下一个个圆形光斑,躺在病床上的青年脸色苍白格外虚弱。

  龙舌兰:唔……

  尚未愈合的伤口带来了疼痛,这使龙舌兰即使在睡梦中也紧锁着双眉。马提尼抱着自己的弓坐在他床边,他的脑袋靠着弓一点一点的,显然是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龙舌兰:唔……水……

  从昏迷中醒来,龙舌兰摇摇晃晃地坐起身,他扶着眩晕的头低吟出声,睡得并不安稳的马提尼也突然被惊醒。马提尼猛地一个哆嗦,睁开了眼,还没缓过劲来就连忙倒了杯水递到他的面前。

  马提尼:你醒了。

  龙舌兰显然还没有从刚刚醒来的昏沉中恢复过来,他捂着自己的额头沉吟一声,火烧火燎的喉咙让他捧住马提尼递来的水杯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看到他的动作,紧皱着眉头的马提尼这才松了口气。

  龙舌兰:……咳咳!咳咳咳咳!!!

  马提尼看着呛得不断咳嗽的龙舌兰有些无奈,却也只能帮他拍着后背顺气。

  马提尼:喝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龙舌兰:谢、谢谢。

  马提尼见龙舌兰没什么大碍,松了口气起身走出了病房,像是要去叫什么人。

  没过多久,慕尼黑白香肠便跟着马提尼一起回到了病房,身后还跟着总是会来给慕尼黑白香肠送下午茶点心的炸鱼薯条。

  经过仔细地检查,慕尼黑白香肠紧绷的脸色舒缓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慕尼黑白香肠:没什么问题,堕神的瘴气并没有侵入,摄入的迷药也已经全部代谢干净,再休息两天应该就能活蹦乱跳了。

  炸鱼薯条:太好了,龙舌兰你这小子!也太莽撞了吧!竟然自己冲进堕神的巢穴里去!

  龙舌兰:这不是没事儿吗,放心,我有分寸。

  慕尼黑白香肠:你——有——分——寸?!

  慕尼黑白香肠陡然变得阴冷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后颈一凉,特别是最常被白香肠收拾的炸鱼薯条甚至直接抱住了马提尼躲到他的身后。

  慕尼黑白香肠:既然这样,把药吃了吧。

  龙舌兰听到药字打了个寒颤,霎时间脸色甚至比刚醒的时候还难看了不少。他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看向白香肠。

  龙舌兰:我……我都快好了……就不用吃药了吧?

  慕尼黑白香肠冷笑了一声,将手中散发着诡异气味的药汤塞到他手中。

  慕尼黑白香肠:这可是根据耀之洲的药方研制出的药物,对你这种屡教不改不把别人的话放心上的家伙,有奇效。

  龙舌兰:那个……那个……

  慕尼黑白香肠:既然不肯喝……马提尼、炸鱼薯条,帮我按住他!

  龙舌兰:唔——唔唔唔——救——救——

  慕尼黑白香肠:让你们下次继续胡闹。哼。

  在两人的帮助下,那一碗气味诡异,味道也有些可怕的药汤被如数灌进了龙舌兰的嘴里,伴随着龙舌兰的惨叫,慕尼黑白香肠满意地推了推自己反光的镜片,欣赏了一会儿龙舌兰的惨状,神清气爽地离开了病房。

  龙舌兰:唔————水——我要水——

  炸鱼薯条心有余悸地看着掐住喉咙惨叫的龙舌兰,同情地摇了摇头。

  马提尼:活该。

  一边说着,马提尼倒了杯水递给龙舌兰。

  龙舌兰:你们……竟然……助纣为虐!!!!

  炸鱼薯条机敏地躲开龙舌兰的飞踢,心虚地扭过头,躲闪着他眼底的哀怨。而龙舌兰则适时地拍上了炸鱼薯条的肩膀,语气沉重表情严肃地说道。

  炸鱼薯条:如果我们不听白香肠的,下次受伤倒霉的就是我们了。龙舌兰,你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禁足】


  和炸鱼薯条的调侃不同,马提尼的脸色很难看。就连说出的话都有一些刻薄。

  马提尼:你是自找的,你回来的时候全身都破破烂烂的,白香肠看到你都快气疯了。拐杖糖差点因为你哭了,她都多久没哭过了?!

  龙舌兰:……对不起。

  马提尼:和我说对不起做什么,受伤的是你。

  龙舌兰:……

  马提尼: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要独自一个人去敌人的老巢?

  龙舌兰握紧了双手,指骨攥得发白,眉眼间的沉郁让马提尼和炸鱼薯条都忍不住屏住呼吸。

  龙舌兰:我……看见那些家伙了。那些利用了玛格丽特的家伙。

  随着龙舌兰的话,病房里的气氛陡然沉重了起来,龙舌兰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勉强地扯了扯嘴角。他们所有人都知道,玛格丽特这个名字对于龙舌兰意味着什么。

  马提尼:……你。

  龙舌兰:如果……那时我就发现了玛格丽特的异常……

  马提尼:为什么不告诉我?

  龙舌兰:我不想连累你……

  马提尼的脸色却越发深沉,水杯在他手里被捏得嘎吱作响,站在两人身旁的炸鱼薯条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两人,却不知该如何安抚。

  炸鱼薯条:啊啊啊啊,那个!教廷外最近有个特别可爱的卖花的小姐姐!下次我们一起去她那边买花吧!啊?!她好像喜欢吃甜点!

  炸鱼薯条满头冷汗地打断了快吵起来的两人。龙舌兰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也安静下来,不再提会让马提尼生气的事情。

  龙舌兰:对了,你们俩既然都在这里,那我们准备一下就快点出发吧,最近任务很多都快忙不过来了。

  炸鱼薯条:呃,龙舌兰……这是可颂给你的禁闭处罚。你最近被禁足了,等你彻底反省了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毛病之后,你才可以再去执行任务。

  马提尼:哼,最近我会和炸鱼薯条合作。你就好!好!养!伤!

  马提尼一改平日的温和幽默,显然他也因为龙舌兰的话有些生气,却又不能对伤员发火。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病房,狠狠摔上了门。

  砰——

  炸鱼薯条:……

  龙舌兰:……

  炸鱼薯条:……龙舌兰,马提尼这次真的很生气。

  龙舌兰:……嗯,我知道。是我害他被暗算了。

  炸鱼薯条:……你明明知道他不是因为这个生气,算了,我也管不了你们。唉……你好好养病吧。

  随着炸鱼薯条离开病房,龙舌兰坐在病床上,愣愣地看着自己绑满了绷带的双手,双手紧握抵上了额间。

  龙舌兰:对不起……

【后悔】


  咚咚——

  龙舌兰被敲门声叫回了神,他回过头看向门口。

  乖巧的拐杖糖捧着一个和她身形并不相称的巨大托盘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她屏住呼吸踮起脚将托盘放到了病房的小餐桌上,这才松了口气。对着龙舌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拐杖糖:龙舌兰,早上好呀~

  被拐杖糖的笑容感染,龙舌兰也跟着笑了起来,伸出手揉了揉拐杖糖的脑袋。

  龙舌兰:你怎么来了,今天可颂布置的功课做完了?

  拐杖糖:可颂大人说我做得很好,所以今天给了我个很重要的任务。

  拐杖糖的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无论大家多么难过多么疲惫的时候,大家看到她总能打起精神,即使是在困境之中,看到她的笑容大家也会有继续坚持下去的力量。

  龙舌兰看着她甜甜的笑容,之前因为那些事而紧锁的愁眉舒展开来,连表情都柔和了不少。

  龙舌兰:嗯?很重要的任务?那你为什么不去执行任务到我这里来了?

  拐杖糖:嘿嘿,我的任务就是要看好你,不能让你逃跑~

  拐杖糖吐了吐舌尖,调皮地笑开,她爬上龙舌兰身侧的凳子坐好,双腿悬在空中轻轻摇晃。

  拐杖糖鼻间哼出了轻快的童谣,她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放上了一篮精致的小饼干,打开了书本,一副准备长期作战的模样让被「监视」的龙舌兰有些无力地垮下肩膀。

  龙舌兰:连拐杖糖你也……

  拐杖糖:哼,谁让龙舌兰太不听话了,每次都把自己弄得破破烂烂地回来,可颂大人和白香肠说要让我好好看着你!

  龙舌兰:呃。

  拐杖糖:我可没有炸鱼薯条那么好说话哦!如果龙舌兰不听话的话,我可是会和白香肠老师告状的。他说他准备了不少饮料给不听话的孩子呢!

  龙舌兰:别别别,我不跑!不跑!

  拐杖糖:嗯,那才是乖孩子,等你病好了,我给你做小饼干吃哦。

  拐杖糖轻轻地拍了拍龙舌兰的头顶,微扬起下巴有些小得意的模样让龙舌兰哭笑不得。

  龙舌兰:好好,我等着你的小饼干。

  龙舌兰满脸无奈地重新躺回了病床上,双手枕着头望着天花板发呆。

  飨灵虽然不似人类那般脆弱,但是在受到来不及自愈的重伤时,还是会有消散的危险。龙舌兰记得很清楚,若非及时赶到的普雷结和白香肠,他也许就没有再次睁开眼睛的机会,就连马提尼都会因为敌人的埋伏而身陷囹圄。

  龙舌兰:(唉……可颂他们这次很生气吧,自己受伤不算,还差点连累了马提尼。)

  就仿佛猜到他在想什么,一直看着书的拐杖糖没有抬起头,翻过了一页书页,甜甜的声音却说出了让龙舌兰全身僵硬的话。

  拐杖糖:可颂大人这次很生气哦,他的眉头都皱起来了呢!

  拐杖糖用两块拇指饼干比在自己的眉毛上,龙舌兰看着高高挑起的两块饼干,脑海中浮现了可颂的紧皱的双眉变成小饼干的模样失笑。

  拐杖糖:你笑什么呀?可颂大人真的好生气好生气!那天他把牛排切成了好多好多块,最后都切成肉泥了……

  仿佛是因为想起那一幕,拐杖糖抱住了自己的胳膊打了个寒颤。

  龙舌兰想象着可颂紧皱着双眉,毫无感情地看着他,拿着餐刀把他切成肉泥的模样,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龙舌兰:(完了完了,他不会在和白香肠计划怎么弄死我吧?)

【过去】


  拐杖糖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儿,结束了那段令龙舌兰背脊发凉的对话后,就乖乖地低头翻看着书籍,她翻动书页发出悉索的声响,这细微的声音莫名地让龙舌兰感到安心。龙舌兰回过头望着她出神……

  拐杖糖察觉到龙舌兰的视线,疑惑地抬起头。

  拐杖糖: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去给你倒些水来!

  龙舌兰:你别急,坐下,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拐杖糖:嗯?

  龙舌兰:拐杖糖,你有不想经历的过去吗?比如……做过什么后悔的事情?

  拐杖糖:后悔?有过哦!我昨天答应了用自己的煎蛋和炸鱼薯条换今天的曲奇,可是我到今天才想起来今天的菜单里根本没有曲奇!

  拐杖糖撅起嘴,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龙舌兰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她的鼻尖。

  龙舌兰:不是说这种小事,而是……更大一些的,比如说,你有没有后悔过,如果当时没有离开村庄,也许你现在根本不需要面对这些危险。你还在唱诗班里每天快快乐乐地唱歌?

  拐杖糖:唔……龙舌兰有这样的经历吗?

  龙舌兰:如果说是我的话……那还是有不少的呢,如果当时我一开始就注意到玛格丽特的异样,如果我进了村庄就察觉到他们的阴谋,如果我去他们老巢的时候有提醒马提尼的话……

  拐杖糖:诶……

  龙舌兰:我都说了,那你呢?

  拐杖糖:没有哦!

  龙舌兰看着拐杖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给了他答案,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龙舌兰:完全没有么?!不可以骗我哦?

  拐杖糖:嗯!虽然有些小事还是会觉得很遗憾,但是,我感谢我所经历的一切。

  龙舌兰:所有事情……

  拐杖糖:现在的经历,铸造了现在的我,就算有些事情可能当时会觉得很痛苦,恨不得自己从未经历过,但是经过了那些磨难的我,才是你们认识的我!没有过去的那些挣扎和苦难,我怎么会遇到那么好的你们呢?

  拐杖糖:我觉得,龙舌兰应该也没有后悔过吧,你从来没有后悔过救下玛格丽特,从来没有后悔过和她一起旅行……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加入我们成为我们的同伴。

  龙舌兰:我……也没有后悔过……

  拐杖糖:嗯!龙舌兰在愧疚的,是当时的龙舌兰做不到的事情,就和拐杖糖一样,拐杖糖也想过,如果当时拐杖糖就有现在的力量,也许村庄里玛丽奶奶,汉斯哥哥就不会因为堕神而去世……

  拐杖糖:但是这样的想法才让拐杖糖决定来到教廷,一点点变好。所有的愧疚,都会变成拐杖糖变好的动力!

  龙舌兰:一点点……变好?

  拐杖糖:是啊!龙舌兰也在变好!虽然龙舌兰以前就很厉害了,但是现在所有人里,龙舌兰是最机敏的!可颂大人和我夸奖过你好多次,好几次那些很细小的线索,都是龙舌兰发现的呢!

  拐杖糖并没有注意到龙舌兰的沉默,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还有些小孩子心性的她说话并没有多么清晰的调理,甚至还有些奶声奶气,但却一点点解开了龙舌兰心底的枷锁。

  拐杖糖:我最喜欢看到你们笑着的样子了,笑容是会传递的,所以我决定,不论经历了什么,我都一定要努力露出笑容面对大家,这样大家看到更好的我,一定也会笑出来吧!龙舌兰,你也要加油哦!

  无数的思绪在龙舌兰的脑海中盘旋,那些人类的尸骨堆砌而成的罪恶感和悔恨曾经一度冲昏了他的理智,他无数次地质疑过自己为何没能更早地察觉到玛格丽特的异常。

  而逃脱的那群混蛋酿出的更多祸事,让他越发感觉到难以抹除的罪孽感。若是当时自己更注意一些,也许就不会遭遇暗算,也许就不会受伤,可颂他们更不会为了救治自己而不得不放弃即将抓捕的那群人。

  拐杖糖软糯的声音将龙舌兰心中那些复杂的杂音逐渐安抚下来。他伸出手一把摁住了拐杖糖的脑袋,将小女孩儿细心整理好的头发揉得凌乱。

  拐杖糖:呜哇————!!

  龙舌兰:拐杖糖,谢谢你。

  拐杖糖:嗯?不客气哦!拐杖糖最最最最喜欢你们了!

【开解】


  咚咚——

  恢复了笑容的龙舌兰和拐杖糖闹得正欢时,房门忽然又被敲响。

  拐杖糖:啊!可颂大人。

  可颂:拐杖糖,彩蛋正在找你。

  拐杖糖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捧住脸惊呼起来。

  拐杖糖:哎呀!我和拐杖糖约好了今天要去福利院给那些孩子们送礼物的!可颂大人,龙舌兰,我先走啦!

  可颂给急匆匆向外跑去的拐杖糖让开了路,自己却没有离开的打算,他缓步走到了龙舌兰的身边,在龙舌兰惊讶的表情中坐下。

  龙舌兰:……那个……可颂……你今天没有要忙的事情吗?

  要知道向来忙于公务的可颂很少会有空余的时间,龙舌兰看着他坐在自己身边越发不安。

  龙舌兰:可颂……呃……

  可颂:等会儿再说,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完。

  可颂的手里还抱着一沓没有看完的文书,几乎覆盖整个缇尔菈大陆的教廷要维持正常地运作,除了有大家的帮助以外,主持着大局的可颂几乎没有一天能够好好休息。

  龙舌兰惴惴不安地望着一言不发的可颂,焦躁感让他坐立不安。

  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小心翼翼地看向可颂。

  龙舌兰:可颂?

  病房里只有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可颂的视线不断地在那些文书上扫过,有条不紊地在文书的最后签下自己的名字。

  终于,在龙舌兰差点因为病房里紧张的空气想要跳窗逃跑的时候,可颂终于将手中所有的文书整理到一起,轻轻敲击桌面摆放整齐,抬起头直直地看向了龙舌兰。

  可颂:嗯。

  龙舌兰:我前些日子确实有些过激了,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龙舌兰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让可颂叹了口气。

  可颂:找到他们确实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更加珍惜自己,珍惜自己的同伴。

  可颂:你们每一个都是教廷的重要力量。我不希望再有因为你受伤而导致任务暂缓的事情发生。你应该知道,每时每刻都有人因为堕神的侵害而丧命。而我们能做到的也只有在侵害发生之前清理掉那些堕神。

  可颂的表情很冷淡,说出的话也有些不近人情,颇有些将大家视作工具的意味,但是龙舌兰却并没有一丝的不满。

  若非一直关心着每一个人的安全,可颂绝对来不及在那时候安排普雷结及时救下自己,不论是他们的安全,还是平日爱吃的点心、爱喝的饮料,情绪的变化,这些可颂冷淡外表下潜藏着对他们的关心,几乎体现在教廷每分每秒的生活里。

  可颂:你看看吧。

  龙舌兰结果可颂塞来的文件,疑惑地翻看起来。里面一桩桩惨烈的事件令他忍不住紧皱着双眉。

  龙舌兰:这是……?

  可颂:这是我们发现玛格丽特所在的那个村庄之前,发生过的献祭事件。他们不止残害飨灵,连他们的同类也没有放过。不止是这个村庄,他们在其他地方也有很多的同党,那是个很大的组织。只是抓住玛格丽特村庄的那些首脑,解决不了根源上的问题。

  龙舌兰:……

  可颂:但是我们在救下你之后,从你的证言之中得到了他们很多相关的特征,还有很多只有内部才能知道的情报,截止到上个月,你通过自己的经验已经阻止了至少八起同样的事情。

  龙舌兰:……我。

  可颂:暂时放过他们,是我的决定,这个决定拯救了更多的人。你不必为此而自责、焦躁,这些事情更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为了救下更多的人,你要好好保存自己的力量。

  龙舌兰忽然明白了可颂给自己看那些文件的用意,他抬起头希望从可颂的脸上看到一些其他的表情,但可颂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龙舌兰:……可颂,谢谢你。

  可颂:你不必谢我,希望你能记住。那些事情并非你一个人的责任,你不用一个人将所有的事情背负。

  龙舌兰:嗯……我已经想通了。谢谢你的关心,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可颂:我没有关心你,只是不希望你再次耽误任务执行。既然你已经想明白了,那我就先走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可颂虽然看起来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但在他站起身向外走去时,龙舌兰看着他有些匆忙的脚步和微红的耳尖忍不住微微弯起眼角。

【兄弟】


  龙舌兰看着可颂的背影,忽然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如此爱戴可颂,即使他平时表现的十分冷淡。

  可颂拉开房门的手微顿,他犹豫了一会儿回过了头。

  龙舌兰:可颂?

  龙舌兰并不知道可颂想要说什么,可颂回过头看向了龙舌兰。

  可颂:教廷永远都是你可以回来的地方,所有的一切大家都会共同背负。所以,不要和我一样,让最信任你的人失望。学会依靠大家吧。

  微妙的沉默过后,可颂拉开了房门,但是房门忽然不自然地向里弹开,就像是有什么人在用力推着门一样。

  顺着打开的门,趴在门口的马提尼猝不及防地跌了进来。他的脸色还是一样的难看,他扭过头不想去看病床上的龙舌兰。

  马提尼:……路过。我现在就走。

  龙舌兰:……马提尼。

  可颂:你们两个应该有话要说,顺便,龙舌兰你的禁足令取消了,我先回去了。

  可颂并没有顾忌马提尼和龙舌兰之间尴尬的气氛,他径直拉开门离开了病房,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

  马提尼:炸鱼薯条已经准备好出发了,我先走了。

  龙舌兰:马提尼!……对不起,连累你受伤了。

  马提尼转过头,他看着龙舌兰许久,最终还是没能忍耐住自己的怒意,快步走到他的身边提起他的衣领。

  马提尼:连累我了?你以为我在生气的是你连累我了吗?龙舌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兄弟来看?!

  马提尼并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他并不喜欢自己失控的模样被其他人看到,所以才总是以笑容掩饰,但是此时他怒目圆睁的模样让龙舌兰惊讶不已。

  龙舌兰:我……

  马提尼深深地喘着粗气,花了很久他才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咬牙切齿地看着还有些不明所以的龙舌兰。

  马提尼:要是普雷结他们来得不够及时怎么办?要是白香肠和拐杖糖没救下你怎么办?啊?!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

  龙舌兰:对不起……

  马提尼:口口声声说着兄弟,但是什么都不告诉我就自己冲了过去,你认为我会拦着你吗?还是我会拖累你?

  龙舌兰:我……我没有……

  马提尼: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兄弟,当时,是你说,可以把你当做兄弟,可以把这里当成家。你们会帮我找到我其他的族人!但是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呢?难道是因为我还不配做你的兄弟吗?

  马提尼的手在微微颤抖,龙舌兰望着他的样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自从马提尼来到教廷之后,没有人组队的马提尼时常会因为单打独斗而受伤,是龙舌兰向他伸出了手。

  在他的帮助下,对于所有人还十分戒备的马提尼开始一点点融入了教廷,马提尼无法忘记那天郊外明灭摇曳的篝火之下,向他伸出了手的龙舌兰。他告诉自己所有的事情他都会尽力帮忙,所以也请更信任他们一点。

  也许论战斗力来说,龙舌兰并比不上马提尼,但他却是第一个解开马提尼心结的同伴。

  马提尼颓然地将额头抵在龙舌兰的肩头,龙舌兰抬手轻拍着他的后背。

  龙舌兰:抱歉……让你担心了。

  马提尼:龙舌兰,我也想帮上你些什么。

  龙舌兰:对不起,我不该忘记你们。我总以为那些事情我一个人都可以解决……我明明和你那么说过,但自己却忘了我也可以依靠同伴。

  深深的呼吸过后,马提尼松开了龙舌兰的手,那总是能令人感到美好的笑容回到了他的脸上。

  马提尼:再有下次,我可是会揍你的。

  龙舌兰:好好好,这次任务结束,请你喝酒怎么样?

  马提尼:哼,这还差不多。走吧,我们该出发了!

【战斗】


  龙舌兰的事情对于忙碌的教廷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很快,为了解救被堕神所累的人类,教廷的飨灵们又恢复了昔日的忙碌。

  前往边境清理堕神的马提尼和龙舌兰也因为这件事情更加信任对方,战斗时分外默契的动作引起了不远处某个男人的注意。

  马提尼:啊!不好它要跑!

  龙舌兰:可恶!太多了!让开!

  两人眼看着那只逃跑的堕神越跑越远满心焦急,但是负伤的堕神首领却轰然倒地。

  阻拦在两人身前的那些眷属们看着首领倒地后停下了动作,在短暂的骚乱之后便四散逃离。

  被围攻的两人这才松了口气发现,倒地的堕神身旁站着一个垂头低念着悼词的飨灵,龙舌兰看到他兜帽中露出的尖耳有些惊讶,用手肘捅了捅身侧的马提尼。

  龙舌兰:他不会是?

  马提尼: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在族里看到过他……

  两人不愿打扰眼前那人的吟唱,一直到男人吟唱结束,他这才回过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两人。

  啤酒:啊,你们好,我是啤酒,路过发现你们好像有些……应付不来,就擅自出手了。你们应该就是龙舌兰和马提尼吧?

  龙舌兰:你以前见过我们么?

  啤酒:啊……听一个小家伙和我说起过,你看上去已经没有信上说得那么冲动。是已经解开心结了吗?

  龙舌兰:(他怎么会知道我是龙舌兰?难道他接近我们另有目的?)

  啤酒:别担心,我不是什么坏人,不过这样说你们也许会更加戒备吧哈哈哈哈!

  马提尼和龙舌兰看着兀自大笑的啤酒面面相觑,最终还是龙舌兰抓了抓后脑勺。

  龙舌兰:不管怎么说,你帮了我们是事实,我们请你喝一杯吧!

  啤酒:好啊~

【酒】


  啤酒并没有在意两人对他的戒备,悠闲地哼着小曲走在两人身前。他熟门熟路地进了村子,一路上的人们都在看见他之后笑意盈盈地向啤酒打着招呼,看得出来,他很受大家的爱戴。

  马提尼和龙舌兰跟在啤酒身后来到了镇里的酒馆。

  啤酒:老板娘,三杯啤酒!最大杯的那种。他们俩不能喝烈酒,那我们就来点啤酒吧!

  龙舌兰和马提尼看着面前的啤酒有些发愣,眼前这个自来熟的家伙对他们十分熟悉。就连他们在外不会喝度数太高的酒这点也了解得很清楚。

  啤酒:好了,如果我想暗算你们刚刚不就是最好的机会么?放心吧,让你们来这里清理堕神还是我和可颂提起的呢。快坐下吧。这里的啤酒可是一绝!
  龙舌兰:……你还知道可颂?

  啤酒:嗯?可颂啊,他和烤羊排那时候算得上是我的学生吧。不说那些,我们先喝酒!

  可颂虽然是教廷的负责人,但是外界知道他身份的并不多,龙舌兰和马提尼越发戒备地坐在了啤酒的身边。

  啤酒:可颂那小家伙最近怎么样了?

  龙舌兰:(小家伙?)

  马提尼:……那个,刚刚您说,您是可颂的老师?

  啤酒并没有计较马提尼刻意忽略掉的那个人,他点了点头,捧着老板娘递来的啤酒喝了一大口,那豪爽畅快的模样和他看上去有些微妙神圣感的外袍并不合拍,马提尼和龙舌兰抓了抓后脑勺也不好继续矜持,也捧起酒杯大口地喝了起来。

  啤酒:那时候我在奈芙拉斯特停留了一段时间,遇到了可颂,还带过他一段时间。看不出来吧?哈哈哈!你别看我这样,我可比你们都大得多啊哈哈哈哈哈!

  龙舌兰悄悄地用白香肠给他们准备好的药剂检查了一下,他们的酒杯中并没有不该有的东西,啤酒有些没心没肺的笑声让龙舌兰和马提尼逐渐放下了戒心,他们挠了挠脸颊。

  男人之间增进友谊的方式,除了不打不相识以外,最受大家欢迎的无疑就是把酒言欢。

  啤酒显然和镇子里的人们关系不错,每一个进酒馆的人大多都能和他聊上几句,龙舌兰也是个爱喝爱闹的性格。马提尼在看到啤酒的尖耳之后也打开了话匣,没过多久两人就打着酒嗝搂着啤酒的肩膀称兄道弟起来。

  马提尼:嗝,兄弟你是不知道,嗝,可颂说是说可以让我动用教廷的资源去找我幸存的族人,嗝,但是我找了那么久,除了你,还有一个叫姜饼的小姑娘……嗝!都没见过几个耳朵和我一样的!

  啤酒算得上是个很不错的倾听者,马提尼都很快地举着酒杯和他诉起苦来。而啤酒也和两人说起了自己平日的见闻,以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啤酒就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魔力,马提尼和龙舌兰都很快便将他视作朋友,两人对视一眼,回想起可颂最近时常因为人员不足而苦恼,默契地将目光投向了啤酒。

  龙舌兰:啤酒,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还有很多善良的人需要我们的力量,只有我们,是远远不够的!

【突袭】


  啤酒好像因为马提尼和龙舌兰忽然的邀请有些发愣,就连喝酒的动作都停滞了下来。

  龙舌兰担心他是因为教廷的任务会影响到他的四处游历而犹豫,连忙补充。

  龙舌兰:你别担心!教廷里很自由的!如果你不愿意一直住在教廷里的话,也是可以到各处走走的,整个缇尔菈大陆都有我们的支援点,只需要你偶尔接到求救信息前去支援就可以了!

  马提尼显然对啤酒有着不错的好感,希望他能够成为自己的同伴。

  马提尼:是啊!而且这样你到处游历的时候也不用担心没有地方住了不是吗!

  啤酒:唔……

  看着啤酒挠着脸颊还有些犹豫的样子,酒过三巡的马提尼和龙舌兰都是满脸失落地望着他。那眼巴巴的样子让啤酒都有些不好意思拒绝他们。

  啤酒:可是……

  龙舌兰:同伴的话你也不用担心!大家都是很好的人!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正当几人聊得正欢的时候,突然酒馆的门再次被推开。

  嘭——

  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气喘吁吁的可颂,马提尼和龙舌兰从未见过他如此狼狈的样子。

  他双手支着膝盖喘着粗气,额头上满是汗水,显然有些着急,他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很快便锁定了在酒馆偷懒的马提尼和龙舌兰。

  马提尼:唔?!!可颂怎么来了?!

  龙舌兰:快躲起来!

  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可颂,两个心有余悸的家伙都忍不住想要钻到吧台后面,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刚刚还在和他们聊天的啤酒此时早已不见踪迹。

  可颂:别躲了。

  从吧台后僵硬着身体慢慢抬起头来,龙舌兰和马提尼都忍不住尴尬地扯出一抹礼貌性的笑容。

  龙舌兰:那个……可颂……喝酒的钱不是经费……是我们自己的报酬……

  可颂:他人呢?

  龙舌兰:啊?

  可颂:啤酒,他人呢?

  龙舌兰:什么?

【邀请】


  可颂长叹了口气,他放弃了继续追问两个因为喝酒而反应迟钝的家伙,转过头问向酒馆的老板娘。老板娘怯懦懦地指了指酒馆的后门,可颂回头瞪了马提尼和龙舌兰一眼,便匆匆地追了出去。

  可颂: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了,一会儿就跟我一起回教廷吧。

  可颂匆匆离开之后,缩在吧台后面的两人,这才勉强松了口气。

  龙舌兰:呼……不过我们好像没做什么亏心事吧?这酒应该是啤酒请我们的……对吧?

  马提尼:那我为什么要躲起来?啊啊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可颂就有些心虚。对了啤酒人呢?

  啤酒:啊~小可颂还是那么有精神。真好。

  两人梗着脖子回头看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啤酒,他的脸上满是温柔且欣慰的笑容。

  龙舌兰:你刚刚到哪里去了?!

  啤酒:刚刚我去上了个厕所~不过我忽然有些急事马上就要走了,你们能不能帮我给可颂带个话?

  马提尼:什么?

  啤酒四处张望了一下,确认刚刚看着他们的人们都不再注意他们这个角落,原本脸上温和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显得有些严肃。

  啤酒:那些家伙的势力,好像已经发展到耀之洲了,过些日子,我会去樱之岛看一看,你们千万要小心,不要太相信身边的……人类。

  啤酒说完这番话便急匆匆地离开了,察觉到自己被耍了的可颂也很快回到酒馆,看到了因为刚刚啤酒的话而紧皱双眉的两人。龙舌兰和马提尼权衡过后,也将从啤酒口中获知的信息告诉了可颂。

  可颂:耀之洲么……我知道了,我会去和在耀之洲可以信任的那些人去商量一下这件事情。啊对了,这里有两封给你们的信。

  可颂仿佛刚刚想起了什么,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两封信件塞到了他们的手上。

  龙舌兰:我的信?

  马提尼:我也有?

  两人疑惑地接过信件,打开之后,脸上疑惑不减。

  「尊敬的教廷诸位,敬启。
   多日未见,甚是想念。为表诚意我将举办一场盛大的晚宴,特此邀请教廷的
   诸位一同参与。还望各位准时到达。」

  可颂:果然,你们的也是邀请函。

  龙舌兰:什么?也?你也收到了?

  可颂:不止是我们,就连最近根本没有在教廷的普雷结,和几乎没有出去过的拐杖糖都收到了。


攻略留页脚用LOG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