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舌兰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包子-------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龙舌兰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圣枪之誓
龙舌兰初始皮肤.jpg

画师:

龙舌兰满星皮肤.jpg

画师:

龙舌兰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龙舌兰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龙舌兰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龙舌兰头像.jpg 龙舌兰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冈本信彦 小忻
专属堕神 头像-雷鸟迦楼罗.png
雷鸟迦楼罗
头像-贫乏之魂.png
贫乏之魂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毛蟹炒年糕.png毛蟹炒年糕
获取途径 【灿若龙舌】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0 / 126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865 / 3847
Def icon.png 防御力 13 / 25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54 / 2816
Hp icon.png 生命值 389 / 6029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943 / 7473
食物 龙舌兰
类型 酒品
发源地 墨西哥
诞生年代 3世纪
性格 爱憎分明
身高 173cm
关系 喜欢: 玛格丽特头像.jpg 玛格丽特
信条
我会为你驱散,那些注定悲剧的黑暗。
简介
用龙舌兰的汁液作为原料,酿造出的龙舌兰酒是墨西哥的国酒,也被喻为墨西哥的灵魂。如果用墨西哥传统的方式来饮用龙舌兰酒,那热辣酸爽的口感会让你终生难忘。
背景故事
龙舌兰喜欢四处冒险、猎杀堕神,性格明朗,并且在对于错误的事情时会有着比较激烈的一面,因为故人的原因进入了教廷。为了不让其他人遭受同伴那样的悲剧而努力。行为举止矜贵贵气。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龙舌兰-基础技.png
醇香蒸馏
(1级)龙舌兰突然跃起在半空对敌方进行射击,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75点伤害,同时降低其25%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
(41级)龙舌兰突然跃起在半空对敌方进行射击,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975点伤害,同时降低其25%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MAX
能量技
龙舌兰-能量技.png
忘我醇香
(1级)龙舌兰脚下逐渐聚集风气,使友方全体单位在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自身88点生命值,同时增加友方全体25%的普通攻击伤害,持续5秒。
(41级)龙舌兰脚下逐渐聚集风气,使友方全体单位在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自身1144点生命值,同时增加友方全体25%的普通攻击伤害,持续5秒。MAX
连携技
龙舌兰-连携技.png
超级忘我醇香
连携对象 马提尼头像.jpg 马提尼
(1级)龙舌兰脚下逐渐聚集风气,使友方全体单位在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自身106点生命值,同时增加友方全体30%的普通攻击伤害,持续5秒。
(41级)龙舌兰脚下逐渐聚集风气,使友方全体单位在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自身1378点生命值,同时增加友方全体30%的普通攻击伤害,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要一起喝一杯吗!御侍大人。
登录
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可要出门找你去了。
冰场
唔......这里需要喝点酒暖暖身子。
技能
我必将竭尽所能阻止悲剧再次发生!
升星
这种感觉,就像冬天晒着太阳的时候喝上一口酒那么舒服......
疲劳中
我只是有点累了,休息一下就会回来,你露出这种表情我会担心的......笑一笑,好么?
恢复中
唔——真舒服。啊!我没有偷喝!你看错了!那是水!
出击编队
希望我的力量可以帮到你。
落败
是我的错......
通知
快来尝尝,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
放置台词1
嘶……这个柠檬太酸了……不行我得去买点新的。
放置台词2
唔--呼……呼……明明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怎么会忽然又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了……
触碰台词1
你可要跟紧我哦,别像马提尼那个笨蛋一样把自己弄丢了。
触碰台词2
唔,如果你想学射击的话,我可以教你哦!手把手的那种
触碰台词3
是想再喝一点吗?不可以哦,你已经喝得太多了
誓约台词
从这一刻开始,我的一切都属于你。我将为你驱散所有的黑暗。
亲密台词1
你啊,想我了就说嘛。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亲密台词2
枪不可以乱摸,会走火的哦,不过我可以。
亲密台词3
唔--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就一会儿……啊--不要掀我的被子!!
放置台词3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一会儿带御侍出去吧。
胜利台词
光明终将战胜所有的黑暗,期望那曾经的悲剧不会再次发生。
失败台词
这不过只是一次失误而已,我不会认输的。
喂食台词
可是我还没准备好给你的回礼......那只能把我自己送给你了。
换装独白
圣枪之誓 花落之时,我将回到你的身边,为你扫除所有黑暗。

故事

.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就像是明媚的午后,温柔而充满光。
  这是个值得被保护的世界,也是个值得被探索的世界。

  我经历过大海上的狂风暴雨,也见到过随风飘散的无数蒲公英。
  夕阳下染成金红色的麦田、冬日被白色妆点的城市、烈日下镌刻着历史的沙漠古城,这些都是我所钟情的景色。

  不管是耀之洲腼腆矜持的少女,还是格瑞洛热情奔放的女孩儿,人类的身上都有着令人神往的活力。
  ……虽然可能并不是所有人。

  如果没有那些给美景带来阴霾的怪物,这个世界应该会更加美好。
  不过还好,我有着能够驱敬这些阴霾的能力,也有着和我志同道合的伙伴。

  枪口倾泻出的子弹和带着光芒的箭矢如流火穿透过去,那些怪物被驱逐出这个不属于它们的世界。

  战斗结束后,我们接受了那些人饱含谢意的邀请。
  篝火下的舞会乐曲悠扬美妙,我看着门外热闹的人群,这样温暖的景象总是令人沉迷。

  夜深时分,那个迷路到不知道哪里去的笨蛋这才在一群女孩儿的簇拥下回到旅馆。
  「哟!龙舌兰!你跑到哪里去了!嗝!」

  那个徒有其表的家伙完全没有他看上去那么能喝,打着酒嗝满脸通红的样子明显是醉得不轻,我只好无奈地将他从女孩儿们手中接了过来。

  天光乍晓,我从休息的房间走到旅馆]外的水井边,想要打盆水洗洗脸。
  而昨天晚上起就抱着旅店门外桌子不愿意松手的马提尼依旧趴在桌面上一动不动。

  就像是死了一样。

  我感觉自己的额角青筋微跳。
  中指和拇指圈起在嘴边呵气,对准那个白痴的脑门,弹射。

  随着一声惨叫,马提尼这个混蛋总算从他的美梦中清醒过来。

  「痛痛痛——」
  「知道痛就好,今天一早就要出发,还喝得烂醉,我看你是想醉死在酒里吧!」
  「胡说!我才没有醉!况且你才是喝得最多的那个吧!!!你想想昨天桌上的那些酒杯!!!」
  「我又不会醉!」
  「那上次和炸鱼薯条喝多了要上树摘草莓,最后被可颂挂在树上反省的是哪个笨蛋!」
  「唔——!那是意外!!!意外!」

  无意义的争吵还在继续,这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日常。
  只是马提尼忽然停下,耳尖微动眼神一厉,便拿起自己的长弓冲向了镇外。

  堕神可怖的嘶吼从远处传来。

  我赶到的时候,不少堕神已经倒在了马提尼的箭矢之下,而他身边的女孩儿正是昨天将他送回来的女孩儿们中的一员。

  不过现在的情况让我来不及思考太多。

  在朝阳完全升起之前,我们终于将所有堕神清理干净。

  女孩儿愣愣地仰着头望着我们,她的样子令我有些恍神。

  她双手十指交叉握于胸前,眼神里满是憧憬的模样……
  「你们,是上天派来保护我们的神明大人吗?」
  
  就像是……
  就像是那个我无论如何都忘记不了的家伙……
  
  如果……我更早一些发现她的问题……
  我们是不是,
  就不会走向那样惨烈的终结。

相识


  我原以为我救下她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小插曲。
  就像我救下任何被堕神袭击的人一样。
  只是一个旅行中的插曲而已。

  裹挟着黄沙的风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不得不穿上斗篷遮挡,但是我并不讨厌这里。

  这是一片很美的荒原,虽然没有娇艳的鲜花,没有潺潺的溪流,却有着它所特有的生命力。
  微微泛着黄色的杂草从岩石的缝隙中钻出头来,适应了这里恶劣环境的生命展现着自己的顽强。

  当然,如果眼前这个被堕神追得喘不过气的家伙能够再争气一些,我会更高兴一点。

  夕阳下奔跑着的少女被乱石绊倒,她身后穷追不舍的堕神眼看就要扑向她的时候,我无奈地抽出了自己的枪将它打倒。

  坐在地上的女孩儿一边尖叫着一边不停将口袋里的盐粉洒向堕神的尸体。
  我走向坐倒在地上的玛格丽特,向她伸出了手,然而这个闭着眼睛的笨蛋并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安全,不断地向我抛洒着盐粉。

  「哎呦!」

  玛格丽特揉着被敲疼了的脑袋,委屈巴巴地撅起嘴。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的盐是不能打倒这些怪物的!要用你的灵力才行!灵力!」
  「呜——我知道啦,下次能不能不要敲我的头呀?我本来就很笨了,要是敲得更笨了该怎么办……」
  「还顶嘴!要是下次我不在,你一个人遇到堕神该怎么办!」
  「呜哇——!神明大人我知道错啦——」

  我看着抱住脑袋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模样的玛格丽特感觉到一阵无力, 却还是狠不下心来伸出了手将她从地上拉起。

  「都说了,别叫我神明大人,我不是什么神明大人。」
  「可是……嘶——」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我在玛格丽特的抗拒中强硬地将她的靴子脱下,果不其然,她的脚踝肿起了很大的一块儿。无奈之下的两相对视后,我只好将她背到了背上。

  这个叫做玛格丽特的家伙,是我之前在游历时从堕神的手中救下的女孩儿。
  她虽身为飨灵,却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做到什么。

  那天她被一只堕神追得走投无路,却恰巧撞进了我所在的战场。
  不长眼的子弹自然不会避开忽然出现的她,她的衣服上绽开了一片嫣红的血花。

  将其他堕神处理干净后我急忙赶到她的身边。她非但没有捂着自己的伤口任由鲜血横流,还一脸惊讶地仰慕地望着我。
  那表情,就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你是……神明大人吗?」
  「你在胡说什么!快捂住你的伤口……诶?你……你不是人类?」
  「呃?神明大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快把你的灵力凝聚到伤口!再流失灵力你会死的!」
  「凝聚……灵力?」
  「…….你不会么?算了,还是我来吧!」

  我误伤了她,所以我得照顾好她。

  玛格丽特除了总是要称呼我为神明大人以外,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儿,只是她好像从未离开过以前居住的地方。
  她就像一只刚出壳的雏鸟,对一切都保有着无比的好奇心。



  从一开始有些生疏,到互相逐渐熟悉。

  这是个善良得甚至有些偏执的女孩儿,对于消逝于眼前的生命她总会十分的暴躁,那种近乎疯狂的情绪让我感到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文静。
  我一直将这解释为她的温柔,她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消逝在她的面前而她却对此无能为力。

  我将她带在身边已有一段时日。
  她总能第一时间感觉到我想要做什么,这种如同一体般的默契是我从未感受过的。

  我甚至开始思考,是不是我的旅途可以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
  有这么一个默契的同伴在身边的旅途,要远比一个人有趣得多。

旅途


  一路上除了教导玛格丽特使用灵力外,一切都十分顺利。

  顺利得让我甚至忽视了每个月月光最为黯淡的那一天夜晚,玛格丽特总是会不知所踪。

  忽视了,她对于人类生命微妙的态度。
  忽视了,她注视着我的眼神,其实总是像透过我看着我身后的什么人。

  我忘记了是曾经听谁说过,当一个人在你的眼里特别好的时候,你会本能地忽视掉她的所有缺陷。
  就像我忽视了她所有可疑的地方,全心地信任着她。



  所以,当她邀请我前去她的故乡参加一年一度的祭祀时。
  我没有一丝的怀疑。

  我跟着她走了很久,比我想象中久得多。
  以我的方向感做担保,我们走到了甚少有人涉足的偏远地区。

  那是个很……
  奇怪的村子。

  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味道,说不出是臭,也算不上什么香味。
  如果说起来更像是什么植物焚烧过后的气味。这种味道……令我感到熟悉……却又无法想起究竟在哪里闻到过。

  整个村子里的人对这种气味视若无睹,他们有些浑浑噩噩,而玛格丽特对于这种气味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也许是我想太多了。

  这种气味让我有些头昏脑涨,等再度回过神来时,跟在身边的玛格丽特已经不见了影踪。

  我焦急地寻找着她,正在这时一阵直击心房让人感觉到胸闷的鼓击声急促地响起。
  没有间断的声音让我有些焦躁,甚至呼吸困难,心脏随着鼓点跳动得像是要跃出胸口。

  极为不适的感觉让我有些越发感觉到不妙,我想要尽快找到玛格丽特和她一起离开这里,而这时玛格丽特却随着鼓声慢慢走上了眼前的舞台。

  她换上了一身漂亮的舞衣,圣洁的如同月光。
  脚踝上还挂着一串随着她的动作不断作响的铃铛。

  我张口想要叫她一起离开,然而身侧却忽然出现了不少身着黑色祭祀长袍的村人,他们架起我的手臂捂住了我的嘴。

  「你们要对他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放开他!你们放开他!」

  玛格丽特略显尖锐的声音炸响都无法将我唤醒。

  意识在越发浓郁的气味下越发恍惚,身体如同风暴中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浮浮沉沉无法真正清醒。

  「玛格丽特,你做的很好!」
  「你们要对他做什么!」
  「……玛格丽特。是吗,你已经醒了啊。那你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欺骗


  我不知道该不该庆幸。
  玛格丽特从来没有忘记过我教导的话。

  她用我教过她的方法从那群人手中救出了自己,也救出了我。

  离开了村子里那种奇怪的味道,我的力气正在逐渐恢复。
  她为了保护我,身上留下了不少伤痕,我握紧拳头,不断地告诉自己。

  ——她欺骗了你, 你不需要再救她。

  然而不断地默念都无法让我抛去我脑海中的念头,至少,要让她安全离开。

  我握着枪,背对着已经站不稳的玛格丽特,不愿意再面对她的脸。

  「走。」
  「神明大人!」
  「不要这样叫我!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这是我的记忆里,第一次对她那么大声说话。

  她果然,离开了。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将这个女孩儿当做亲人一般的存在,然而刚刚的那一切都让我不得不相信。   ——即使她是被人利用 ,她也欺骗了我,将我带入这种绝境。

  追兵们的手中的武器十分罕见,竟能对我们这些飨灵起到巨大的作用。
  在他们攻击下留下的伤口并不能使用灵力愈合,灵力逐渐流逝。
  渐渐地,子弹再也无法精准地穿透目标,我眼前的视线也开始模糊。

  倒下前,我好像又听到了她的声音。

  再次醒来时,入目的是一片昏暗的山洞,来自身上的剧痛让我动弹不得。
  我的伤口处却不断有暖流涌入,这股暖流逐渐治愈着疲惫的身体。

  我艰难地转过了头,身侧的玛格丽特满身是伤,她的腰侧还插着一把格外精巧的匕首,如  果我没有看错,那应该是她用于祭祀的匕首。
  那股暖流,正是从她伤口处而来。

  飨灵的身体构造几乎完美地复制了人类,但是却又和人类不同。

  自腰侧潺潺流出的鲜血,化成了灵力的模样融入我的伤口,修补着我身体上的破损。
  而玛格丽特则好似完全感觉不到疼痛那般,她双手紧握着我的手,嘴中不断地祷告着。

  她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灵力不断地流逝,也完全没有在意我曾经告诉过她的。
  ——身为飨灵,可以受伤,但是却不可以失去所有的灵力,失去所有灵力的那天,那么你也将不复存在。

  她拼命地将自己的灵力灌注到我的身上。
  看到我的醒来,她惊喜地想要起身却虚弱地坐回了地上。

  「太好了……太好了……您没事……我还有很多灵力!我还有很多……都给您!统统给您!」
  「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就是您的祭品,我也可以把我的生命献祭给你,这样您就不会有事了,您不会有事的。」

  玛格丽特苍白的脸色和她脸上的疯狂截然不同,我第一次意识到她的表情是如此骇人,但是我却无法抽出还没有恢复力气的手。

  「玛格丽特!放开他!你和他,都需要治疗!」


龙舌兰


  龙舌兰将自己远从耀之洲带回的礼物放到拐杖糖的手中,那个可爱乖巧的女孩儿捧着礼物手足无措的模样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笑开。

  细心的女孩儿发现了龙舌兰藏在斗篷下那渗血的绷带。
  向来绵软的小女孩儿一下子瞪大了眼,她难得强硬地让其他人帮忙摁住了想要逃跑的龙舌兰。

  拐杖糖的眼底嗫嚅着泪水,一抹温暖的光芒从她手中亮起,龙舌兰的伤口在她的手中逐渐愈合。

  对于拐杖糖而言,同伴身上的每一个伤口都在不断地提醒着她。
  她是那么弱小,她没办法陪伴着大家前往那些危险的地方。

  女孩儿的泪水让龙舌兰手足无措,他手忙脚乱地哄着这个体贴温柔,又格外坚强的女孩儿。  拐杖糖自从来到教廷之后就坚强了很多,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个女孩儿落下泪来的模样。

  看着正在不断和拐杖糖保证下次不会再不顾自己安危的龙舌兰,炸鱼薯条叹着气用手肘撞了撞身侧的马提尼。

  「喂,那个家伙又来了?」
  「是啊,一副不要命的样子。」

  「唉……慕尼黑白香肠知道了,可能又要让他去享受一下他的独门治疗法了吧。嘶——!惨绝人寰惨绝人寰。」

  「谁知道他在想什么,拦都拦不住啊。」
  「算了下次我也陪你们一起去吧。多一个人,总会好些吧……」

  站在可颂面前报告着这次行程,龙舌兰在斗篷下的手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拇指,趴在门口偷看的马提尼他们清楚地知道,这是他紧张时的动作。

  「这次又是为什么?」
  「……我以为……」
  「你以为找到那群人了是吗?」
  「你差点害死潜伏在他们之中的卧底。还差点害死你的同伴马提尼。」
  「对不起……」
  「禁足一个月,好好养伤,顺便去帮慕尼黑白香肠打扫一个月的诊疗室。」
  「喂!这过分了吧!」
  「有意见吗?」
  「没……没有。」


  龙舌兰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可颂的办公室,他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不去看那些幸灾乐祸的同伴们,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那天,可颂亲自带着教廷的人手到来,包围了这个隐藏得很好的村庄,大部分村人被抓,然而领头的那几人,却不见踪迹。

  龙舌兰知道,那时可颂他们为了救下他,几乎把所有的飨灵都集中到了他的身边,这才让那些人有机会逃脱。

  龙舌兰在炸鱼薯条的搀扶下看到了那所谓的祭坛背后埋葬的尸骨,他无声地质问着还在担心他的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一如既往的无辜表情,此时却令他背脊发凉。

  「他们都是我们献给您的祭品……」

  龙舌兰忽然想起了玛格丽特令人生疑的行为。

  每月一次的不见踪影之后玛格丽特身上带着的淡淡气味,这正是他在村子里闻到的味道。

  她那种透过他在看着什么人的眼神,也绝不是他的错觉。
  她看着的,是他背后那所谓的「神明大人」。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龙舌兰异常疲惫,他不想再面对不断请求他抽取自己灵力的玛格丽特,转身离开了那被她当作祭坛的山洞。

  山洞外明媚的阳光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却不知为何在龙舌兰的眼中掩上了一层灰霾。

  如果……他能更早一些发现玛格丽特的异常……
  是不是…….

  龙舌兰被可颂他们带回教廷养伤,比他们稍慢一步软禁着玛格丽特的车队却在半路遭到袭击。

  据说袭击了他们的,是一个挥舞着斧头的可爱女孩儿,除了她以外,还有好几个教廷一直在追查的飨灵也在。

  像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那个笑得甜美的女孩儿没有杀死任何人,她让虽然护送车队的炸鱼薯条身受重伤,却将他送回了教廷的门口。
  她仿佛在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他们,只要她想的话,炸鱼薯条就无法安然地回到教廷。

  当炸鱼薯条醒来时,他们看到了向来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可颂松了口气,但却在听见这段话后,那难得舒缓的眉头又再次紧蹙起来。

  也是从那天起,龙舌兰正式加入了教廷。


神器

  • 金纹圣枪
  • 神器线路
龙舌兰神器.png
魔法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暴击值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攻速值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攻击力增加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2% 28% 34% 41% 48% 57% 68% 81% 98%)的伤害,对攻击力最高的两名角色造成攻击力28%的二次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2% 28% 34% 41% 48% 57% 68% 81% 98%)的伤害,眩晕攻击力最高的两名角色2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2% 28% 34% 41% 48% 57% 68% 81% 98%)的伤害,自身获得5点能量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友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受到伤害时,对随机一名敌方造成这名防御力最高友方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 的伤害,另有8%概率回击敌人使其额外眩晕1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友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受到伤害时,对随机一名敌方造成这名防御力最高友方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 的伤害,同时这名防御力最高的友方角色有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概率得到2秒的无敌效果
模板绒球塔可.png 友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受到伤害时,对随机一名敌方造成这名防御力最高友方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 的伤害,同时这名防御力最高的友方角色有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概率得到4点能量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额外获得1点能量,另能眩晕敌方攻击力最高角色2秒并造成攻击力6.1%8.1% 10.2% 12.4% 14.7% 17.3% 20.4% 24.4% 29.1% 35%)的技能伤害,有10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给予最近两名友方1点能量,如果受到攻击的角色生命值低于20%则眩晕2秒并造成攻击力6.1%8.1% 10.2% 12.4% 14.7% 17.3% 20.4% 24.4% 29.1% 35%)的技能伤害,有5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给予最近两名友方1点能量,另能眩晕敌方攻击力最高的角色2秒并对造成攻击力6.1%8.1% 10.2% 12.4% 14.7% 17.3% 20.4% 24.4% 29.1% 35%)的技能伤害,有15秒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全体友方释放技能时,眩晕两名随机敌人2秒并造成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的伤害,冷却时间10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全体友方释放技能时,眩晕一名随机敌人2秒,驱散他身上所有增益效果并造成攻击力3.6%4.8% 6.1% 7.4% 8.8% 10.4% 12.2% 14.6% 17.4% 21%)的伤害,冷却时间10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全体友方释放技能时,驱散敌方攻击力最高角色身上的增益效果并造成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的伤害,冷却时间5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