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丽特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玛格丽特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青苍魔女
玛格丽特初始皮肤.jpg

画师:

玛格丽特满星皮肤.jpg

画师:

玛格丽特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玛格丽特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玛格丽特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玛格丽特头像.jpg 玛格丽特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石原夏织 V17-钱坤
专属堕神 头像-暴饮.png
暴饮
头像-绿团子.png
绿团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卡布奇诺(食物).png卡布奇诺(食物)
获取途径 【收获日记-青柠少女】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9 / 123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20 / 1620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408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24 / 2114
Hp icon.png 生命值 421 / 771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450 / 5610
食物 玛格丽特
类型 酒品
发源地 美国
诞生年代 20世纪
性格 活泼
身高 165cm
关系 喜欢: 龙舌兰头像.jpg 龙舌兰
信条
神明大人,我有资格站在您的身边吗?
简介
玛格丽特被称为"鸡尾酒之后",口感浓郁,入口酸甜清爽,带有清新的果香与龙舌兰独特的香味。但很少有人知道,在玛格丽特的盛名之下,隐藏着一段凄美的故事,那杯边的盐粒正是为爱垂落的眼泪。
背景故事
活泼娇俏的可爱少女,对未知的事物都比较好奇,对于自己的"神明"有着异样的执着,决不允许任何人侵犯玷污他。对于外界的事物比较懵懂,有些雏鸟情节。对于信任的人说什么信什么。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玛格丽特-基础技.png
盐霜之佑
(1级)玛格丽特指挥青檬飞盘,撒下盘子中的盐粉,使友方攻击力最高的三个单位造成的伤害提高1.2%,持续3秒,同时提升他们15%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
(41级)玛格丽特指挥青檬飞盘,撒下盘子中的盐粉,使友方攻击力最高的三个单位造成的伤害提高17.2%,持续3秒,同时提升他们15%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MAX
能量技
玛格丽特-能量技.png
青檬守护
(1级)玛格丽特指挥青檬飞盘,形成护盾笼罩友方,每秒恢复友方全体75点生命值,持续5秒,同时增加友方全体20%的攻击力,持续5秒。
(41级)玛格丽特指挥青檬飞盘,形成护盾笼罩友方,每秒恢复友方全体975点生命值,持续5秒,同时增加友方全体20%的攻击力,持续5秒。MAX
连携技
玛格丽特-连携技.png
青檬庇佑
连携对象 龙舌兰头像.jpg 龙舌兰
(1级)玛格丽特指挥青檬飞盘,形成护盾笼罩友方,每秒恢复友方全体90点生命值,持续5秒,同时增加友方全体20%的攻击力,持续5秒。
(41级)玛格丽特指挥青檬飞盘,形成护盾笼罩友方,每秒恢复友方全体1170点生命值,持续5秒,同时增加友方全体20%的攻击力,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您好呀~我叫做玛格丽特~请问,您是我的神明大人吗?
登录
大人您回来了呀,外面的世界都有些什么呢?
冰场
这里,有些冷啊......
技能
你~你走开——!
升星
这样,我是不是能离神明大人,更近一些了呢......
疲劳中
大人,我想,待在您的身边。
恢复中
真的么?真的不会抛下我么?那我......就再休息一下吧......
出击编队
我不会辜负大人的期待的!
落败
我......还没有......
通知
大人,快来享用您的供奉,哦不……晚餐……
放置台词1
唔,堕神?为什么和邪神大人,那么相似呢……
放置台词2
我要快点强大起来,这样才能帮上大人的忙呢。
触碰台词1
大人要喝一杯玛格丽特吗?......不、不是指我!
触碰台词2
堕、堕神?那种很可怕的东西吗......唔!御侍大人你太高估我了。
触碰台词3
跳,跳舞?!我真的可以和您一起跳舞吗?!
誓约台词
真,真的么……我真的已经有资格站到您的身边了吗!
亲密台词1
神明大人……我有一支舞……想要跳给您看……
亲密台词2
为什么要叫您,神明大人?唔……您不就是神明大人吗?……嗯,您就是玛格丽特的神明呢。
亲密台词3
我的爱,我的身体,我的一切,都属于您。
放置台词3
神话里,人类的始祖用自己的肋骨。化成了自己的妻子,那么,我有没有可能。也是大人的肋骨所化呢?
胜利台词
原来我真的可以做到......
失败台词
我,果然......还是不行......
喂食台词
大人这是给我的......吗?谢谢大人!我一定不会忘记的......一定......不会......
换装独白
青苍魔女 这是无法避免的终焉之局,希望站在你对面的我,能够盛开出让你铭记一生的灿烂花火。

故事

生命的价值


  我居住的村庄,是个并不大的村落。
  我为村子里的人们自豪。

  大家都是那么善良。
  每一条生命都是神所赋予,我们都是那么虔诚地、满含敬意地尊敬所有的生命。

  我想不起来诞生之前的事情。
  只能隐约地感觉到,那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那时的我全身都被一种温暖的力量所包裹。

  我想,这也许就是神明大人的力量吧。
  那么的温暖、和煦,就如同沐浴着冬日的阳光。

  我曾经疑惑过,为何神使他们选择我作为新任的祭司?
  他们说,我的诞生是一种奇迹,我身上有着只有神明赐予的力量。

  起初,我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神使告诉我,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主持祭祀。

  当其他人为祭品辛劳奔波时,我只能坐在草地上吹着微风发呆。

  我曾经很多次提出我也可以为大家做些什么,却总是会被拒绝。
  大家告诉我,虔诚地主持好每一场祭祀,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

  这里每个月都会举行祭祀。
  被选定的「羔羊」将成为「神子」,在神明的旨意下,他们将有聆听神语、侍奉在神身边的机会。

  大家的生命只有在这一刻才会展现出它最大的价值。

离开


  我不是很喜欢进行祭祀。

  神使他们口中的神明,并不是那么温柔的存在。
  「他」在祭祀时会总会变得贪得无厌又残暴。
  「他」不准许任何人否定「他」。
  「他」要求所有人都必须遵从他的指引。

  没有听从「他」的那些人,很快都不见了踪迹。

  除了「神子」以外,他们口中的神明大人每年都需要一名「新娘」,纯洁、美丽的新娘。
  那个和我有着来自灵魂的联系的女人,就曾是一名「新娘」。

  「那个女人」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时看到的第一个人。
  也是她告诉了我,神明大人是多么温柔、贤明、优雅、睿智的存在。

  她总是比其他人都要虔诚,而她的虔诚也得到了回报——她被选做了神明的「新娘」。
  最初的时候,她对于自己被选为「新娘」感到十分欣喜。
  在她口中的「他」是那么尊重生命、怜爱世人。

  但是在祭祀的那天,发生的一切却让我迷茫。


  那天祭祀一如既往的顺利。
  只是在祭祀结束之后,我看见了本该送往祭坛等待神明的「那个女人」被送往了另外一个方向。


  我偶尔能够通过那种微妙的联系感觉到「那个女人」的情绪。

  那天的她,十分的愤怒、悲伤、甚至……
  绝望……

  因为这些令人不快的情绪,我来到那座木屋前。
  那时的木屋燃起了熊熊火焰,「那个女人」在火焰中尖锐地笑着。

  「神明啊一—这场火和我的生命——就是我对您最后的祭礼——我爱您。」

  熊熊火焰持续了整个夜晚,我看着这场大火,生出了一股别样的悲伤。

  染红整片天际的火焰熄灭后,在燃烧殆尽的焦土中人们发现了她的耳环。
  和她一起被发现的,还有上一任祭司。

  他们说,那是神明大人降下的天火。
  也有人吵吵嚷嚷地表示,那是他们渎神的惩罚。

  但我知道,这不是神明大人的旨意。
  这场大火是一场献祭。
  一场用自己的生命完成的献祭。

  那个女人死后被剥夺了名字,我们只能称她为——「那个女人」。

  在那之后来了一群穿着长袍戴着面具的人。他们自称是神的代行者。
  他们告诉我,那位祭司和「那个女人」触犯了神明的禁忌,所以神明惩罚了他们。
  而现在,神明想让我成为神明的代行者,为他们带来更多的信徒。

  对于能够成为祭司这件事情,我感到十分荣幸。

  如果成为了祭司,我就可以主持神明的祭祀,可以离神明大人更近一些。

  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和我想象中眼底应该流露着满足的「羔羊」不同。
  他们在祭祀台上的表情让我感觉到了一种绝望。

  明明成为「神子」是那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他们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一定是我把哪里搞错了……
  一定是!
  我不能抱着这种心情为神明大人主持祭祀。

  我前往代行者的居所,告诉他们我想要离开一段时间,找回最初时那个虔诚的自己。

  代行者们宽容了我的任性,并且给了我在外祭祀时所需的香料。
  这种香料十分珍贵,是只有我们这里才有的香料,每一个虔诚的信徒燃起这种香料时,便会受到神明的庇佑。
  即使是祭祀时我们也不会使用太多,但是代行者们却一口气给了我足够一年使用的数量。

  拥有了这种香料,我就算暂时离开了村子,也可以在每个月月亮最暗的那天,在遥远的远方为神明大人虔诚的祈祷。

  希望外出游历过以后,我就会解决我的那些困惑,归来后能够更真诚地侍奉神明大人。

神明大人


  外面的世界,没有我们那里美好。
  这里的人都需要一种叫做「金币」的东西作为交换,才会将你所需要的东西给你。

  而我们那里,一切都可以互相依靠,从不会索取任何的回报。

  这里还有数不清的邪神,而邪神只有神明的力量可以击退它。
  离开了祭坛的我并没有办法好好运用神明大人赐予我的力量。

  我走过了一些地方,还是不能习惯外界的种种暴行。
  人们会去哄抢其他弱小者的东西,会肆意地使用暴力。
  他们甚至会肆意掠夺神明赋予的生命。

  果然就如同代行者他们所说的。
  外界没有神明大人庇佑的人,都是那么污秽不堪。

  看着如同炼狱一般的这一切,我告诉自己,我需要再找一找答案。
  我不能任性地肆意离开,又在觉得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回去。
  我做下了决定,明年最大的祭祀的那天,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答案回到村子里,侍奉在神明大人的身边。

  时间过去了很久,我甚至开始想要放弃,但是就在那时,我遇到了真正的神明。

  他是那么的耀眼,即使是面对怪物他依然能够露出温柔的笑容。

  那一片了无生机的荒原里,我仓皇逃跑间误入了他的战场。
  那些凶神恶煞的邪神将他包围在其中,但他的笑容却是那么自信。
  我看着他的笑容甚至忘记了追在我身后的威胁。



  他的子弹穿透了邪神的头颅。
  也穿透了想要帮他抵挡住攻击的我。

  代行者告诉过我,普通人的攻击是无法伤害到那些邪神,只有神明的力量才可以做到。

  「你是……神明大人吗?」

  他气急败坏地使用「灵力」帮我压着伤口,我看着他的侧脸有些出神。

  我从他口中知道了他的名字,他称呼自己为龙舌兰。
  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是他笨手笨脚地帮我包扎的样子其实有些可爱。

  神明大人告诉我,他使用的这种力量叫做「灵力」。
  他不是神明,而是飨灵,和我一样。
  而那些邪神,也不是我所知道的邪神,只不过是一种叫做堕神的怪物。

  他说,他误伤了我,所以在我康复之前,他会负起责任来。
  他说,我和他拥有一样的力量,只是我不会利用,他可以教我。
  他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好的人,所以他会努力地保护好他们。
  他说,我和他拥有一样的力量,只是我不会利用,他可以教我。

  我看着他的模样有些出神。
  他就像是……
  来到了这个世界的神明,忘记了自己是谁,却没有忘记用自己的力量温暖这个世界。

  跟在神明大人的身后,我才渐渐发现,外面的世界并没有神使他们所说的那么污浊。


最后的祭祀


  跟在神明大人身旁的日子过得非常快,快得我差点要忘记祭祀这件事。

  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参加祭祀,进行祭祀闻到香料的味道时我竟会有些不习惯。

  我曾小心地试探过神明大人对于祭祀的看法。
  他说,只要足够诚心,神明不会介意祭品是什么。

  于是我尝试着更换了祭品,用在外面吃到过的美味甜点代替了「神子」。
  果然,温柔的神明大人没有降下天罚。

  也正因如此,我下定决心要回去告诉他们这件事情。
  我们不需要再选「神子」和「新娘」,神明大人并不会怪罪于我们。
  就让去年的祭祀,成为最后一次吧。

  我已经不想再看到那样绝望的表情了。

  我邀请神明大人陪我一起回到我的家乡,他没有丝毫犹豫便同意了我的请求。

  在此刻我忽然感觉到一阵从未有过的轻松,这也让旅途格外愉快。
  唯一让我觉得有些苦恼的,便是一路上神明大人都不愿意停止对于我的教导。

  他认真地教导着我该如何使用我的力量,该如何保护自己。
  他总是将「笨」字挂在嘴边,却从没有抛下我。
  甚至在人多时,他还会为了避免让笨拙的我走丢,放慢脚步抓住我的手。

  曾经有一次我被邪神追逐的时候扭伤了脚,他虽然敲了我好几下脑袋,却也无奈地背起了我。
  我趴在他的背上这样想到。
  ——如果他真的和他反驳的那样,不是神明的话,那就太好了……

  也是从那天起我开始不想再称呼他为神明。
  我开始看清他的模样,而并非他身后那无法触及的神明。

  也许……
  他并不是所有人的神明……

  他是我的神。
  那个创造了我,赋予了我一切认知的神。

  我的力量在他的教导下越来越稳定,我也可以和他一样救下其他人。
  被人感谢的滋味是那么的温暖甘甜。

  我带着我的神回到了村子里,和神使说了我在路上见闻的一切。
  他的表情隐藏在阴影中,我看得不那么真切。

  他同意了今年的祭祀不再需要「神子」和「新娘」,这让我很高兴同时也同意了主持最后一次祭祀。

  等这场祭祀结束之后,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他不会知道这一切,而我们也可以新的旅途。
  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不再有任何献祭的旅行。

玛格丽特


  在教廷的记载中,有着这么一个村庄。

  他们盛产一种极为特殊的香料,闻到那种香料的人会整日恍惚,失去自己的判断能力和理智,被人轻易操纵。
  而更为难得的是,这种香料,除了对人类有效以外,对飨灵以及堕神也有着很好的效果。

  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发现这种香料的用处,将产出这种香料的村庄以「神」之名控制了起来

  除了利用他们开采香料以外,这群人还用这种香料做出了无数不可原谅的事情。
  很多很多,多到若使用律法来制裁他们,就连被蛊惑的所有村人都要付出生命为代价才能偿还。

  而玛格丽特就诞生于这样的一片「混沌」之中。
  被掠劫成为了「神子」的旅人身上,有着一颗神奇的石头。
  村子里最为虔诚的少女,用那块石头召唤出了玛格丽特。

  不管是美梦,还是噩梦,终究有醒来的那天。
  少女如愿成为了神明的「新娘」,只是,夺去了她最宝贵东西的人,并不是她想象中的神明,而是从未摘下过面具的「神使」。

  如果只是这样,也许她还会挣扎着不愿醒来。但当她在痛苦中听到了那些人毫无罪恶感的对话时,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如同泡沫一般碎裂。

  她锁死了房间,点燃了自己,将所有罪人连同双手沾满鲜血的自己一同烧死在了木屋里。

  只是这样的惨剧对于那群人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个插曲。

  玛格丽特想要离开是一种必然。
  而对于那些恶人来说,不再听话的傀儡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但是当他们想要动手时,隐藏在他们阴影中的那些人却制止了他们。

  「没关系,让她带上香料离开吧,她可是神明大人最虔诚的信徒。我想试验一下离开这个环境之后她还会不会回到这里。香料究竟能让她有多听话。」

  玛格丽特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
  她一直被香料所迷惑,对于神明的存在深信不疑。
  即使是在见识过了外面的世界,产生了怀疑,她都还是那么虔诚。

  她已经再也逃不出这张围绕她编织的网。
  毕竟这个世界里除了人类以外,对于一些人而言,飨灵也是极为昂贵的一种货物。

  然而当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晚。
  ——摇摇欲坠的龙舌兰已经中了他们的圈套。

  虽然对她极为温柔的龙舌兰即使是在被欺骗后,还是毅然挡在了她的身前,为她阻挡了身后的攻击。
  但是这也足以令她从这个噩梦中被惊醒。

  一一以龙舌兰重伤为代价。

  她一直在逃避自己做过的事情,不愿清醒。
  而这样的代价,便是让她最重视的那人受到了伤害。
  这样的认知使她陷入了疯狂。

  她拼尽了全力才带着龙舌兰逃到了他们一直进行祭祀的那个山洞。
  除了那群人外,村民们都因为害怕神明的惩罚不敢踏足这片禁地。

  灵力不断从龙舌兰的伤口中流出。
  玛格丽特记得,龙舌兰曾经告诉过她:

  「对于我们飨灵而言,受伤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但是当灵力全部枯竭的时候,我们也就将不复存在。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第一时间阻止灵力的流逝。」

  他就要消失了……
  因为我?
  因为我?我的神明就要消失了……

  崩溃、混乱、绝望,所有的负面情绪一瞬间涌入她的胸口,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和当年「那个女人」点燃火焰之前是如此的相似。
  巨大的绝望吞噬了她仅存的理智,此时的玛格丽特已经不再是彼时那个娇俏笑着的女孩儿。

  忽然,她想起了「那个女人」。
  「啊,是不是用我的生命献祭,我的神就会回应我的祈祷呢?」



  「你醒啦!我去叫黑布丁和意大利面!」可爱的少女提着裙摆急匆匆地跑出了房间,玛格丽特揉着还有些眩晕的额头撑着床坐起。

  「龙舌兰……不行我得去救他……龙舌兰……」

  意大利面来到房间的时候,玛格丽特已经跌倒在地,她的脸色苍白、虚弱得无法从地上站起,他向玛格丽特伸出了自己的手。

  「这个世界没有神,只有不断欺骗我们的人类,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光,要跟我一起夺回我们的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