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跳墙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佛跳墙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佛跳墙初始皮肤.jpg

画师:

佛跳墙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佛跳墙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佛跳墙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佛跳墙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佛跳墙头像.jpg 佛跳墙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新桓樽助 轻薄的假相
专属堕神 头像-迦楼罗.png
迦楼罗
头像-雷鸟迦楼罗.png
雷鸟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毛蟹炒年糕.png毛蟹炒年糕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33 / 490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2153 / 10679
Def icon.png 防御力 12 / 28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230 / 5923
Hp icon.png 生命值 403 / 756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53 / 3943
食物 佛跳墙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野心家
身高 187cm
关系 喜欢: 北京烤鸭头像.jpg 北京烤鸭 麻婆豆腐头像.jpg 麻婆豆腐
信条
凡事必有所得,为此花费时间也是应该的。
简介
佛跳墙的诞生有着许多传说,但最核心的,是其烹饪时,将诸多食材汇聚到坛中,把鲜美凝结成了极致这一点,是人们对其无比喜爱的原因。在20世纪60~80年代掀起的佛跳墙热,更是把这一美味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受到了更多人的喜爱。
背景故事
不论是山珍海味,还是金钱与声名,只要是唾手可得的东西,他都想要拥有,所以总是没有时间的样子。实际上对朋友非常慷慨,但似乎不是很在意御侍的样子。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佛跳墙-基础技.png
玉坛香琼
(1级)佛跳墙操控玉坛,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55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提高20%,持续3秒。
(41级)佛跳墙操控玉坛,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715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提高20%,持续3秒。MAX
能量技
佛跳墙-能量技.png
景福满园
(1级)佛跳墙从玉坛中引出汤汁,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35点伤害,同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
(41级)佛跳墙从玉坛中引出汤汁,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4355点伤害,同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MAX
连携技
佛跳墙-连携技.png
超级景福满园
连携对象 麻婆豆腐头像.jpg 麻婆豆腐
(1级)佛跳墙从玉坛中引出汤汁,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402点伤害,同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
(41级)佛跳墙从玉坛中引出汤汁,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5226点伤害,同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不要挡我的路......什么?你是我的御侍?那就跟我一起来吧。
登录
你来了,我的雪茄带了吗?
冰场
这是浪费时间。
技能
滚!
升星
用这样的力量去获取更多的利益吧。
疲劳中
我要休息,别让人来打扰。
恢复中
不要催促,急什么。
出击编队
哼,志在必得。
落败
不......不可能......我怎么会......
通知
拿去吧,这些食物会大受欢迎。
放置台词1
飨灵和御侍之间的关系,说白了就是生意伙伴。
放置台词2
欲望不可耻,可耻的是被欲望支配,选择了错误的实现方式。
触碰台词1
这是你的账本?太穷酸了,还是把生意交给我管理吧。
触碰台词2
现在海上生意不好做,得有足够的人手才行......你是要自荐吗?
触碰台词3
狮子头那家伙总在关键时刻找不到人,你不要像他一样。
誓约台词
既然想将一切交给我管理,那就要听我的安排。就算是御侍你......好吧,我会提前与你商量的,但最终要由我来做决定。
亲密台词1
给我一张你的照片,我要放在怀表里。
亲密台词2
这些上等补品都是我特意找来送你的。一个也不能剩下,你要全都吃掉。
亲密台词3
不用怕,他们不敢在我们的码头动手。
放置台词3
我不是真的需要名利,我只是喜欢坐拥一切的感觉。一般人是不会理解的。
胜利台词
这是理所当然的。
失败台词
生意场上总有输赢,我会翻倍赢回来的。
喂食台词
难得你这么用心,谢了。


故事

神秘邀请


  「你要接受这个邀请吗?」

  贴了金箔的邀请函价值不菲,却不知是谁送来的。
  御侍小心翼翼拿在手上,贪婪地将邀请函上的内容读了数遍才做下决定。

  「当然要去。连这么一张邀请函都这么贵重,那里一定有利可图。」

  望着御侍兴奋的神情,我不置可否,只打算先和他赴会后,再决定是否要相信发出这封邀请函的人。

  我的御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如世人眼中的大多数商人一样嗜钱如命,为了钱财可以不择手段。
  相较于御侍只为逐利的经营理念,我更欣赏他求学归来便接手了家中生意的长子的经营方式:以信义立本,与人为善,绝不出尔反尔。

  是夜,我陪同御侍前往约定的地点。
  这是一个废弃的宅邸,院中一棵槐树,一口枯井,风声如鬼泣。御侍有些不安地向四处张望。

  两个身穿黑袍头戴凶兽面具的人突然出现,他们的打扮和来送邀请函的人一模一样。他们走近后,要求蒙住御侍和我的眼睛,才会将我们带去真正的聚会地点。
  御侍惴惴不安地念了好一会儿「既来之则安之」,才让黑袍人遮住他的眼睛。

  我对这件事并不反感,反而对这个神秘的聚会更加好奇。
  蒙住眼睛,坐上不知何时出现的轿子,我感觉一路颠簸,或上或下,走了很久。但除了轿夫的脚步声,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再一次听到风声,我们已经抵达了目的地。摘下眼罩,我和御侍身处一幢在京中从未见过的高阁之前,还未来得及观察周围,我们便被黑袍人领入其中。

  阁内装潢精美,空间极大,有许多黑袍人戴着相同的面具分坐两排,只有我和御侍是原本的面貌。
  尽管看不到他们注视的方向,我却能感觉到他们仿佛在对着我窃窃私语,让我感到极不舒服。

  御侍面对这样的场景有些局促,甚至躲到了我的身后。

  「欢迎来到承天会。」

  坐在最前方的黑袍人对我和御侍张开双臂,像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我和御侍坐在未席新添的座位,听他说明邀请我们的用意。

  承天会,维持着这个国家正常运转的秘密机构,他们在背后控制着国家财政,甚至连皇位更替都能影响。
  他们一直在寻找有能力的人加入他们,同将国家变得更为强盛。

  御侍的财力,将会成为他们最大的助力。
  而他们,也会给予御侍最好的回馈——让他从一个平民,摇身变为士族的一员。

  名和利,那是人人都会追求的东西,我同样喜欢。

  这样的噱头确实让我心动,但黑袍人夸张的描述却让我皱紧了眉头。
  我所喜欢的,是坐拥以我自己的力量得来的一切,而不是依靠他人的恩惠 ,腾空过龙门。

  我所在的国家自建国以来便被世家把持朝政,连建国的那位皇帝都是在世家的帮助下平定的战乱。
  士族子弟任职于朝廷中枢要位,很少有庶民出身的官员,庶民也很难改变自身的阶级。我深知这点,短期内也只想要与御侍将财之一字做大,再考虑要如何迈过更高的门槛。

  虽然不知道那些面具下的人都是谁,但从他们的说法来看,恐怕这个组织与世家脱不开关系。
  只是,他们为什么会选择白手起家的御侍呢?或许正如他们所说,是因为御侍如今的财力,才为他打开了这扇通往上流社会的大门。
  但……

  我转过头看向面露狂热之色的御侍。
他竟然已经相信了那个人的说法。

  我在心中暗叹口气。
  果然如此……贪婪之人最易受到蛊惑。

危险的秘密


  御侍忙不迭答应,我连劝阻的机会都没有,便将到了嘴边的警告咽了回去。

  承天会让御侍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让他上交名下的店铺。不多,只要几间就好。
  我丝毫不惊讶他们的要求,这只是一个试探罢了。我只是有点意外,他们竟在最初就要求御侍的立身之本,那之后他们要求的事情,又会到怎样的程度?
  如果这只是一个试探,他们真正想要的又是什么?


  御侍犹豫了几天才决定将几间生意不好的店铺交给承天会。接管了家族生意的公子很快就发现了这件事,拿着账本质问御侍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拦下步步紧逼的公子,御侍却让我退开。我扫了御侍一眼,遵从他的命令将书房的门关上,听他将承天会的一切向公子和盘托出。

  我从未见过公子如此愕然的神情,一直到御侍声明他是为了日后的地位才会做出这样的牺牲,公子也只是颤抖着双唇,半天稳不下心神。

  「佛跳墙,这都是真的? 」
  「如你所闻。」

  公子试图从我这里确认这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给了他肯定的答复,却没有将心中的担忧坦诚相告。

  我观察着逐渐冷静下来的公子,他看起来像是已经接受了御侍的做法,但他紧握的双拳或多或少暴露了内心的想法。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恐怕会做一些让我们料想不到的事情。

  不出我的预料,公子果然有所行动。
  在这次「父子相谈」的几日后,我无意中发现公子的飨灵神神秘秘地从宅邸的后门进出,便越发留意起来,在他下一次离开时悄然跟在他身后。
  他去的地方很隐蔽,在路上也很小心不被跟踪,但还是防备不了早已有所准备的跟踪者。我虽然没能听到他和与他接头的人说了什么,但从他递过去的信封来看,承天会恐怕已不是秘密。

  「清蒸武昌鱼,你和公子在计划什么?」

  接头的人离开了,武昌鱼原路返回。我在半途截住了他,单刀直入地询问。
  武昌鱼像是被我吓到了,却临危不乱,没有慌张。他同样没有浪费时间去编造理由。

  「公子和我要拯救这个已经身不由己的国家——不要说出去 ,佛跳墙,那样对我们每个人都好。」

  「身不由己……」
  这可能不是一个最恰当的形容,我却非常赞同。
  如果连掌权者的更替都受到他人的控制,这个国家的命运不也是处于被他人控制的状况中吗?
  我的御侍如今也不过是个不知道会被如何利用的棋子。

  可悲至极。

  「你们做的事很危险。」

  「公子和我都有为此丧命的觉悟。」
  「呵,你也知道,如果事发,不只是你们,御侍乃至整个家族都会被你们连累。这样的风险就是你们的觉悟吗?」
  「……」
  「我能发现你们的事情,那个『手眼通天』的组织也会察觉。趁早收手,或者做得更谨慎更彻底吧。这一次我不会告密,但我不想在未来的某一日为你们陪葬。」
  「我知道了。我们会小心的。」

  武昌鱼在经过我的提醒之后,行事确实越发隐秘。
  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在我发现他们的谋划之前,承天会就已洞悉了他们的意图,我们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己的棋子。

这是你的人情


  「佛跳墙你让开!我要把御侍带走!」
  「你冷静点!」
  「冷静? ! 御侍就要被交给承天会了,我怎么可能冷静!」
  「不冷静下来,你跟公子一个都走不了!」

  我拦下想要冲进公子卧房的武昌鱼,将他击退后瞄准他的要害,将满目怒容的他拦在院子里。
  我可以理解他的愤怒,我同样震惊于承天会竟会要求御侍上交公子。而御侍竟真的将公子关了起来,命我把守他到承天会来人带走他为止。

  「不要让情绪冲昏你的头脑!你好好想想,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说明你们的人早就暴露了,你接下来想要怎么办?」

  在我的震喝下,几乎因冲动失去理智的武昌鱼迅速冷静了下来。

  「……我们的事业不会结束,其他人会自行转移,我现在只要带御侍离开,日后就会有能够挽回一切的机会。」
  「呵呵……事业?让我猜猜,你们所谓拯救国家的计划应该和皇帝有关吧。你们从前并不知道还有承天会的存在,只以为是世家胁迫皇帝,不能做真正有利于民众和国家的决策,我说的对吗?」
  「……」
  「你们一定猜到了承天会和世家有关,但是在消息传递的过程中,不知道是在哪里泄露了你们已经知道这个组织的事情。或许是我,或许是皇帝身边的人,更有可能……是你们内部的人。」
  「不可能是他们!」
  「呵呵,看来我说的这些都对了。但是为什么他们以前不动手,现在却对公子出手了?」
  「……我不知道。」

  我叹了口气,拍拍他的手臂。

  「我对此也很好奇,我甚至觉得他们是为了公子,才特别招揽的御侍……你先回去吧,后半夜再来。别愣着了,走吧,到时你会如愿的。」

  送走武昌鱼,我拿出怀表看了眼时间,收起后望着某个方向活动手指。

  在他们离开前,我再帮他们一个忙吧……


  后半夜,武昌鱼如约而来。

  我独自把守的小院里没有第二个守卫,我将武昌鱼领到早已收拾好行李等候他的公子面前,望着他和公子喜极相拥,催促他们赶快上路。

  「包裹里的盘缠足够了,出国的路线我也交给公子了,路上的几个避难所都很隐秘,是我以前帮御侍打理生意时结识的朋友,他们很愿意提供帮助。承天会监视这里的飨灵已经被我解决了,你们可以放心离开……等到你们有足够改变这个国家的力量时再回来吧。」

  公子和武昌鱼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武昌鱼抓住我的手臂,身体不由倾向了我。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我们还不清楚他们的势力究竟有多大。你这么做,不只是老爷,连你也会一一」
  「为了个人利益可以出卖自己的亲人,那这个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说不定有一天,也会轮到我为他的野心付出代价!」我打断了武昌鱼的话,对他摆摆手。

  「我们对承天会知之甚少,我可以帮你们一时,但无法一直帮助你们,你们最终要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个国家。但……不论如何,我所追求的东西, 在这样的国家里是无法实现的,如果你们真的能改变这个国家,那也不错。」
  「你追求的东西?」
  「呵呵,这个你们就不必知道了。不要再停留了,快些离开吧。」
  「……谢谢你,我们欠你一个人情。」
  「不必道谢,日后我会向你讨回这个人情的。」
  

第三个要求


  公子和武昌鱼离开了。御侍震怒,却已无可奈何,只能先将此事隐瞒下来。
  但纸永远包不住火,承天会很快就知道了公子和武昌鱼逃走的事情,他们所做的就是将公子的死讯带给御侍,同时对他提出了第三个要求和我解除契约 ,将我交给他们,否则他将来不仅无法再保有他的财产,更会招致灭门惨祸。

  望着泣声向我请求的御侍,我控制住没有流露出一丝嘲讽,而是平静地问他。

  「武昌鱼呢?公子被他们杀了,武昌鱼也随公子一起死了?」
  「武、武昌鱼?我不知道,他们没说,也许他自己跑掉了呢!」

  武昌鱼是不会弃主独自逃脱的,除非他也遭遇了意外。

  我的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一个想法。
  难道……铲除参与密谋的公子只是顺便,想要得到作为飨灵的我和清蒸武昌鱼,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这个大胆的想法让我感到困惑,得到一个不甘愿向他们效命的飨灵有什么用?

  「佛跳墙,你定要救救我,如果没有我的召唤,你原本也不会出现在这世上……」
  「好,我会去的。」

  我不想再听御侍挟恩相求,便打断他的话,一口答应 了他的请求。
  御侍的背信弃义已经注定了他必然惨淡的未来,我不如趁这个机会和他解除契约,在我的困惑得到解答后,救出武昌鱼,离开这里。


  离开宅邸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留恋,也没有做任何抵抗,始终都很配合。
  承天会的人想必没有料到我会毫无反抗,还派来了一个飨灵负责押送我。
  起初,那个飨灵还很警惕,担心我会随时发难,直到他们带我到达承天会的地盘,才逐渐放松了戒备。

  我听到他们将这里称作饮冰台,似乎是专门用来做什么试验的地方。

  进入饮冰台,再往深处走,就要在关卡处进行交接。
  我借着这个时机发难,偷袭了那个对我放松了警惕的飨灵。与他交接的飨灵楞了一下 ,随后竟将通道中的其他人类全部放倒!

  「你……是什么人?」
  「我是金华火腿,我想请你去救清蒸武昌鱼。」
  「武昌鱼在这里?」
  「嗯,你随我来。」

  紧要时刻,我也只能选择暂时相信这个帮了我的飨灵。

  金华火腿与承天会定有很深的渊源。他很熟悉饮冰台的布置,带着我在通道内穿梭亦无其他人怀疑,这给了我们偷袭路上守卫的便利。
  很快,他便将我引到了关押武昌鱼的房间。昏迷的武昌鱼被锁在一个台子上,周围放着许多用幻晶石和不知名的金属制成的工具。

  「……这些是? 」
  「这是他们用来做实验的工具……他们一直在寻找强制飨灵和他们签订契约的办法。」
  「什么?!」
  「得到更多的飨灵,就会拥有更强的力量。到那时,他们将不仅控制这个国家,其他的国家……甚至整个耀之洲都会落入他们手中。」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武昌鱼帮过我的忙,我现在把这个人情还给他,请你带他离开吧。」

  解开禁锢武昌鱼的枷锁,我将他背在背上,跟随金华火腿走向最为隐秘的逃离通道,试探着向他询问他的身世。
  金华火腿避而不谈他的故事,只说他不想再见到承天会迫害其他人了。

  「你不和我们一起离开吗?」

  「不了……我的事情只能在这里了结。你们的避难所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如果相信我,就带着武昌鱼去那里,让他好好养伤,重整势力再来对付他们。如果那时我还在这里,可以为他提供最大的助力。」
  「……保重。 」

  见金华火腿意已决,我便不再劝说,带着武昌鱼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每个人都有他们所追求的东西,并因为自己的选择取得报酬,或者付出代价。
  这个国家没有我所留恋的东西,我就离开这里,在其他的地方重新开始。
  但我所认识的人们,他们的根基都在这里。

  未来,不论他们的选择如何,我都会在其他某处,看着他们做出最后的选择。

佛跳墙


  佛跳墙的御侍在佛跳墙离开他的国家不久后,就因为私放谋逆之人而被惩处。
  佛跳墙在选择离开时,便已预料到了御侍的结局。对佛跳墙来说,那是一个抛子弃友的人应得的结局。

  在佛跳墙得知御侍想要将他的独子交给承天会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将来谋划。比起更易被追踪的陆路,佛跳墙选择了危险而又难以追捕的大海。
  他通过自己打理御侍生意时留下的积蓄,拜托可靠的人为自己置办了一艘商船,以供他随时可以出航。

  佛跳墙就这样带着清蒸武昌鱼到达了金华火腿为他们安排好的避难所,在那里,清蒸武昌鱼得到了庐山云雾的悉心治疗。

  佛跳墙向清蒸武昌鱼说了金华火腿帮助他们逃脱,却没有随他们离开的事情。
  清蒸武昌鱼怔了怔,也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佛跳墙没有多问,只是打开怀表看了看时间,去后厨取熬给清蒸武昌鱼的药。

  佛跳墙没有等到清蒸武昌鱼养好伤就离开了,他知道清蒸武昌鱼会回到他们诞生的那个国度,向那个控制着国家、害死了他的御侍的组织报仇。

  佛跳墙对承天会没有兴趣,他的志向并不在此。
  他早就知道了在这个国家之外,有着更为广阔的天空,足够他恣意挥霍他的能力,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名字,让更多的财富汇聚在他名下。只要他想,他可以拥有他想要的一切。
  ——当然,不是用承天会这样会自取灭亡的方式。

  佛跳墙选择离开是非之地,一个人、一艘船,从简单的运输与护送,到他回到陆地建立商铺,他经历了许多艰难。
  在这条路上,他结识了能够信任的兄弟,找到了足够可靠的同伴,组成了一支坚韧的队伍,将他的生意越做越大。

  在佛跳墙专心致志经营他的生意时,他也没有忘记过为了复仇而回到故国的朋友,他始终都在关注着他的消息,甚至还在必要时,提供一点必要的帮助。
  比如,在清蒸武昌鱼暴露了身份,被敌人追捕的时候,将他接到船上,让他暂时的避难。

  每一次,佛跳墙都会提醒清蒸武昌鱼,他又多欠了他一个人情,他总要一天要向他讨回,让清蒸武昌鱼尽力就好,不要为了复仇而付出性命。
  只是,佛跳墙从未让清蒸武昌鱼还他这些人情,他总会这么跟清蒸武昌鱼开玩笑。

  「总有一天,我会全部向你讨回来的。」
 

神器

  • 砂瓮
  • 神器线路
佛跳墙神器.png
魔法绿青红黄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能量增加1316 19 23 27 31 36 42 50 60)点,每30秒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后,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20%31% 43% 55% 68% 82% 99% 121% 147% 180%)的伤害,每8秒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持续4秒,每8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44%55% 68% 81% 95% 110% 129% 152% 180% 216%)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44%55% 68% 81% 95% 110% 129% 152% 180% 216%)的伤害,使其受到的技能伤害增加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44%55% 68% 81% 95% 110% 129% 152% 180% 216%)的伤害,使其受到的所有伤害增加2%3% 4% 5% 6% 7% 8% 10% 12% 15%),持续4秒
塔可节点Ⅲ(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使所有友方角色下3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同时所有友方角色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3%16% 19% 23% 27% 31% 36% 42% 50% 60%),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后,驱散所有友方角色身上的减益效果,并使所有友方角色攻击力增加29%37% 45% 53% 62% 72% 84% 99% 117% 140%),持续6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后,使除自己外友方角色能量回复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点,并使他们造成的技能伤害增加7%10% 12% 15% 18% 22% 26% 31% 37% 45%),持续4秒,但在之后的5秒内自身无法获得能量,每3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技能伤害1%2% 3% 4% 5% 6% 7% 8% 9% 10%),同时最近两名友方角色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同时最近两名友方角色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所有伤害0.8%1.6% 2.4% 3.2% 4% 4.8% 5.6% 6.4% 7.2% 8%),同时最近两名友方角色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免疫沉默和魅惑;基础技额外对敌方全体角色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免疫沉默和魅惑;基础技额外使所有敌方角色受到的技能伤害增加6%8% 9% 11% 13% 15% 18% 21% 25% 30%),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免疫沉默和魅惑;基础技额外对敌方全体角色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26%32% 39% 46% 54% 62% 72% 85% 100% 120%)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