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婆豆腐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麻婆豆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霓裳春色
麻婆豆腐初始皮肤.jpg

画师:

麻婆豆腐满星皮肤.jpg

画师:

麻婆豆腐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麻婆豆腐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麻婆豆腐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麻婆豆腐头像.jpg 麻婆豆腐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田所梓 昱头
专属堕神 头像-般若.png
般若
头像-土蜘蛛.png
土蜘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牛油果塔塔.png牛油果塔塔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5 / 460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123 / 5218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49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32 / 1815
Hp icon.png 生命值 582 / 1291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65 / 4445
食物 麻婆豆腐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仗义
身高 168cm
关系 喜欢: 佛跳墙头像.jpg 佛跳墙 北京烤鸭头像.jpg 北京烤鸭
信条
来来来,有什么事情不好解决的,包在我身上好了!
简介
麻婆豆腐是四川的传统名菜之一,其佐料中加入的花椒与辣椒贯彻了川菜"麻辣"的特点。在现代,麻婆豆腐已经远渡重洋,成为了许多国家倍加喜爱的美味,使其从一道家常小菜,一跃成为了国际化的名菜。
背景故事
极为仗义,会为了不平事挺身而出。同时也热情好客,豪爽而不失仪态。是十分可靠的大姐姐。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麻婆豆腐-基础技.png
麻辣鲜香
(1级)麻婆豆腐呼唤火焰点燃拳头,对最远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5点伤害,同时对最远的敌方单体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带10点伤害,持续3秒,并沉默敌方全体单位,持续3秒。
(41级)麻婆豆腐呼唤火焰点燃拳头,对最远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455点伤害,同时对最远的敌方单体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带130点伤害,持续3秒,并沉默敌方全体单位,持续3秒。MAX
能量技
麻婆豆腐-能量技.png
烫酥嫩活
(1级)麻婆豆腐下坠后卷起火龙,对最远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502点伤害,同时使敌方防御力最高的单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5秒。
(41级)麻婆豆腐下坠后卷起火龙,对最远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6526点伤害,同时使敌方防御力最高的单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5秒。MAX
连携技
麻婆豆腐-连携技.png
超级烫酥嫩活
连携对象 狮子头头像.jpg 狮子头
(1级)麻婆豆腐下坠后卷起火龙,对最远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602点伤害,同时使敌方防御力最高的单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5秒。
(41级)麻婆豆腐下坠后卷起火龙,对最远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7826点伤害,同时使敌方防御力最高的单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30%,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嘿,第一次见面,想要尝尝我的拿手好菜吗~
登录
你回来啦~给葱花带了它的笋笋吗?
冰场
嘶......这个地方怎么那么冷......
技能
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升星
我感觉,还可以更辣一些的噻~
疲劳中
唔......今儿就到这儿吧......打烊了打烊了......
恢复中
唔......葱花......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儿......
出击编队
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落败
不要伤害他......
通知
要不要再加些辣子?
放置台词1
葱花!这个不是给你吃的!
放置台词2
御侍回来的时候一定很饿了,先给他做点好吃的吧。
触碰台词1
诶?你也想抱抱葱花吗?
触碰台词2
川花椒可不能太早放,不然香味和麻味就出不来咯~你可要认真记好咯!
触碰台词3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火锅又来了呢,我可不想再和她打几天几夜的麻将了。
誓约台词
你想要抱葱花多久,都可以哦!
亲密台词1
好嘛好嘛,再等一下就做好了。
亲密台词2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告诉我,不论什么我都会陪你一起做的。
亲密台词3
原来你还是喜欢葱花更多一些么?......噗,逗你的!
放置台词3
唔,今天的客人真少啊。
胜利台词
早点认输不就好了嘛!
失败台词
是我做的还不够好......
喂食台词
这是给我的吗?谢谢你!作为回报今天有大餐哦!
换装独白
霓裳春色 霓裳羽衣四海谣......由我来,真的好吗?

故事

小店


  婆婆临走前,将她的小店留给了我。

  婆婆做着一手好菜,最拿手的就是远近闻名的麻婆豆腐。

  她的嘴中总是念叨着做麻婆豆腐的秘诀,要麻辣鲜嫩,滚烫香酥,看上去色泽饱满,这样才能让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胃口大开。

  一碗碗麻辣鲜香的麻婆豆腐刚出锅就浇到热气腾腾的白米饭上,那鲜艳的色彩总是能让人胃口大开。

  香气四溢的麻婆豆腐配上一大碗米饭,只收普通餐馆一半不到的价钱,还可以免费添饭。
而且几十年如一日的从不涨价,这让麻婆豆腐的美名传遍了码头的角角落落。

  本就没有多少薪酬的伙夫们总喜欢在下工后来到婆婆的小店,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麻婆豆腐。而婆婆也总是笑眯眯地为他们用大海碗打上一大碗白米饭。

  只要吃过婆婆做的麻婆豆腐的人,无一不会对那味道竖起拇指。
  有不少人为这一碗麻婆豆腐不远千里赶来。

  也曾有乡亲问过婆婆,为什么她做了那么多年的麻婆豆腐,都从未涨过价,婆婆总是笑眯眯地说。

  「我想让他回来的时候,还能吃到和当年一模一样的麻婆豆腐。」

  婆婆曾经的恋人是码头的船员,他们因为一碗麻婆豆腐而相识相知,但是他和他的同伴们在一次出航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有人说,他们是遇到大风暴了。
  有人说,他们是去了仙境之中,忘却了回来的路。
  还有人说,他们已经葬身于大海上那些凶恶的堕神。

  而婆婆就这样一直在店里等啊,等啊……
  一直到头发都白了,她也没有等到她做梦都想见到的情郎。

  婆婆躺在床上看着哭哭啼啼的伙计们,拍拍我的手,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麻婆豆腐,婆婆的店,就交给你……要是那个人回来了,你要帮婆婆给他做一碗最好吃的麻婆豆腐啊……」

  第一次,我没有办法忍耐自己的眼泪。

  我看着婆婆逐渐从我手中滑落的手掌,低下头将脸埋在婆婆还带着余温的手心里,颤抖着肩膀答应了她的嘱托。

  「我一定会替婆婆等到他的……一定……」

  春去冬来,我就在这个小小的店里,替婆婆等待着那个也许永远不会回来的人。

  「老板娘!再来一份麻婆豆腐!」
  「来嘞!」

  我端着托盘穿过坐了满堂的客人,将一碗盛得满满当当的麻婆豆腐放到他们桌前。

  另一旁还坐着个第一次吃到麻婆豆腐的客人,他被辣得满脸通红,吐着舌头不断地用手给自己扇着风,伙计连忙给他倒了杯茶,然而下一刻他就被茶水烫得直蹦。

  店里的客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善意地笑开。

  麻婆豆腐的小店,就如同这样平平无奇的日常那般,平静却从不缺席地在码头的角落营业。

砸场


  物美价廉的麻婆豆腐几乎成为了码头所有伙夫的首选,就连附近的住户们也都会时不时来我这儿打包一份麻婆豆腐回到家中加菜。

  虽然每盘并赚不了多少钱,但是这样红火的生意却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码头在新来的商会到来之后,越发壮大了起来,原本只是一个村民们和外头交流的小码头,现在已经越发繁华起来。

  那些看中了码头未来生意的人,就对婆婆的小店越发不顺眼了起来。

  听乡亲们说,小店不远处造起了一家气派的饭馆,不过那里让人望洋兴叹的价格和并不怎么好的味道实在是令吃惯了麻婆豆腐的乡亲们无法提起兴趣。

  饭馆的老板并不会从自己的身上找到原因,他们总以为,只要没了这家小店,他们的生意就可以像婆婆的小店这样红火起来。
  于是,他们开始用各种方法想要将我赶走。

  几个地痞流氓手里提着木棒大摇大摆地走到店面前,伙计们好意地上前询问他们要吃点什么的时候,他们却忽然发难。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葱花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得钻到我怀里。

  那个靠近他们的伙计被作为发泄的对象,被狠狠地踹进了店里将店里的桌子撞得东倒西歪。
  店里的客人都受到了惊吓,或是逃跑,或是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

  我拍了拍葱花的小屁股,将它放到了另外一个伙计的怀里,在衣服上蹭干了因为做菜打湿的手,走出厨房。

  看着一片狼藉的店面,我皱着眉头看向那两个扛着木棍一脸器张的流氓混混,微微眯起眼。

  「看来,我们是没有办法好好商量了。」



  那两个被我打得鼻青脸肿的流氓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我的小店,手上被折断的木棍和脸上的鼻血让他们显得格外狼狈,在大家的欢呼声和嘲笑声中,他们两个指着我,说出了每个反派都会说的那句台词。

  「你、你给我们等着! ! !」

  我向他们挥了挥手,带着笑意回应。

  「记得下次让你老板多派些耐揍的人来,可别是你们这样的杂碎了!」

  在乡亲们的掌声和笑声中,我向大家拱了拱手回到了店里,招呼着伙计们收拾好被弄乱的桌椅准备再次开张。

  在收拾的时候,一个已经在婆婆去世后也没有离开的伙计神色有些躲闪,我不由得有些在意。

  我看着他皱紧的眉心开口。

  「老洪?你怎么了?要是有什么难处可要记得和大家伙说啊。」

  老洪仿佛猛地从噩梦中惊醒,他一个激灵后慌乱地扯出了一抹笑容,虽然笑容有些勉强。

  「没、没什么。」

  我看着老洪背过身后又再次佝偻起来的背脊,不明地皱起了眉头。

背叛


  老洪的行为越来越异常。他是个不怎么会骗人的老实人,但他最近总是躲躲闪闪地偷看着柜台,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直到有一天——我外出买菜归来整理抽屉时,发现一直被我藏在柜台深处的印章有被动过的痕迹。

  我并没有过于在意,只以为是自己拿钱时弄乱了抽屉。

  那些来找麻烦的家伙来得越发频繁,我也已经习惯了将赶走他们作为每日开店之前的热身,但是忽然有一天,他们竟然没有准时出现。

  同样也习惯了将每天的砸场当做一天的谈资,端着板凳瓜子坐在了街边等着他们到来的街坊们也有些好奇地探头探脑。

  「老板娘,他们是不是被你打怕了,不会来啦!」

  还没等我做出回答,一个在街边卖些杂货的小贩就急急忙忙地冲了过来。

  「老板娘!你快带人去躲躲吧!」
  「……怎么了?」
  「那家饭馆的老板带着一群人来了! 好多好多人!气势汹汹的!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的!快去躲躲吧!」

  听到这个消息,乡亲和伙计们都向我投来了担心的视线,大家七嘴八舌地劝我快些拿上贵重东西去避避风头。

  我有些犹豫地看着已经经营了几十年的小店,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你们若是害怕的话,就先出去躲躲吧。这里交给我。」

  令我意外的是,在我这么说后,原本有些害怕的伙计们竟然没有一个离开 ,甚至连乡亲们都有不少从家里抄出了扫把扁担要给我帮忙。

  还未等我向大家表达感谢,那群浩浩荡荡的人就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站在最前方扫视着那个穿着一身华贵锦袍的老板,看着他脸上志在必得的笑容,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我所忽视。

  「老板娘,我今儿个来可不是来和你打架的。我这次来,是来和你谈谈这欠账的问题。」
  「欠账?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这可就得问问你自己了。」

  我看着他从衣服里抽出了一张纸条,纸条的下方赫然敲着我们店里的印章。

  「你看,这是不是你们店里的印章呀~老板娘~」

  我看着他嘴角不怀好意的笑容, 忽然想起那日莫名出现在柜台夹层外的印章。

  难道……

  我狠狠瞪向那个笑容越发得意的老板。

  「你——!」
  「哈哈哈,看来老板娘是知道了?不过知道也晚了,我们拿着这个欠条,怕是老板娘的店铺都要抵押给我了吧!给你三天时间,要么老老实实关店走人,要么,我带公家来抄你的家!」
  「你——!这明明就是假的!」
  「但是这上面的章可是真的呀!老板娘,你难不成不认这个章吗?哈哈哈哈哈! !」
  「不认这个章,也未尝不可呀。」

  正当我们在对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打破了我们之间紧张的氛围。

  我们将头转向一边,那个一身西装的男人发现我们终于将注意力转向了他,轻挑一边的眉角带着微笑向我们打了个招呼。

  「我想,关于这个印章的问题,我能给你们解答。」

  那个男人仿佛很习惯所有人都将自己的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轻易地从饭馆的老板手中抽出那张纸,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便抬头缓步踱向老洪,将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这么新的痕迹,而且欠条的字迹也不是老板娘的。老板,你说你找这么个胆小的家伙,是不是会碍不少事儿啊?来,这位兄弟,能否说说,前日你趁着老板娘外出买菜之后,在街角的拐角里和饭馆的老板,聊了些什么?又给了他什么?」
  「我——」
  「兄弟,你可得一字一句地好好说清楚,那天, 我的弟兄可是在巷子口听得一清二楚啊……」


  老洪在听到男人的话后,脸色越发苍白,在他说完之后,老洪就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向我连连磕起头来。

  「老板娘,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我、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这张纸是这个意思啊……老洪不识字啊……老板娘……」

  我看着一个接一个响头将额头磕得发红的老洪心中虽早已有答案,但却还是有些无奈。

  「老洪……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
  「……老板娘……老洪知道,你也没什么钱。我娘那病,得卖多少碗麻婆豆腐才能赚回来啊……」

  我看着趴伏在地上痛哭的老洪,紧紧地攥紧了拳头。

  而对面的饭馆老板眼看事迹败露,不甘心自己的计划就此失败,恼怒地大喊。

  「都给我上!给我把这家破店拆了! ! 我看它再抢我生意!」

  而那个简单几句就扭转了局势的男人冷笑着转过身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怎么就恼羞成怒了?兄弟们,今天就让老板看看,这码头到底是谁说了算,我景安商会的地盘儿,何时轮到他一小小饭馆的老板来指手画脚!」

原谅


  一阵混乱过后,饭馆老板带来的地痞流氓都已经被商会的成员们打得屁滚尿流,他们还在叫嚣着挥舞拳头,肿成猪头的脸和缺了几颗的牙齿却逗乐了不少围观的乡亲。

  让还围在店门外的乡亲们回家之后,伙计们也提前下工,唯独老洪还跪在店门前不愿离去。

  我回过头看到那个男人正优雅地将刚刚因为打斗而卷起的衣袖缓缓放下,他身边的部下为他递上了西装的外套。

  「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看那个家伙在我的地盘上为非作歹不顺眼,这个理由可以吗?」

  我看着那个男人露出的笑容,眉头不满地蹙起。

  「我看上去像是那么好骗的人?」

  男人带着笑意看了我一会儿,最终收起了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将西装外套挂在了手臂上。

  「说实话 ,我是来找在你店里的那位一直没有露面的先生的。北京烤鸭先生,闻名不如见面,请多指教。」

  我顺着他的视线回过头,北京烤鸭那个家伙不知何时已经溜达出来斜倚在我的小店门口,手里端着他那根一直不离身的烟斗。

  「景安商会会长,或者说,佛跳墙先生,久仰久仰。」

  看着那两个莫名开始客套的家伙,我头疼地将他们两个的事情暂且搁置,他们两个也并没有和我客气的打算,互相客套着就走进了我的小店坐下。看上去像是要聊些大事什么似的。

  我看着依旧跪在地上没有抬起头的老洪,无奈的情绪再次升起。

  我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扶起,将他身上的灰尘拍开。

  「老洪,你这是何苦呢。」

  向来老实巴交的男人颓败地站着,低着头不愿意看向我,他从来都是憨厚地笑着,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悲痛的表情。

  「我知道我对不起老板娘,也对不起婆婆,但是……我真的需要钱……对不起……对不起……」

  「……你等等。」

  我转过身走进了小店,北京烤鸭那个家伙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和佛跳墙相谈甚欢,他们俩有些疑惑地看着走进店里的我。

  「麻婆豆腐?怎么了?」
  「之前的情报费,结一下。」
  「诶?怎么忽然又愿意收了……」

  北京烤鸭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低下头将自己腰上的钱袋解了下来,直接递给了我。

  「你自己拿吧。」

  我从中拿出了些钱,将钱袋丢回了北京烤鸭的怀里。

  「只拿这点吗?」

  「够了。你们继续聊,一会儿记得好好和我解释一下来龙去脉。」

  我走出店门,老洪果然还没有离开。

  我走上前将手中的财物塞到了他的手中,他惊讶地瞪大双眼抬起头看向我。

  「老板娘? !」

  「别这样看着我,我答应婆婆要照顾好这家店,你也是这家店的一份子。」
  「谢谢、谢谢——」
  「别高兴得太早了,我愿意给你钱不代表我原谅你了。你自己犯过的错误,你要自己努力加倍偿还。从明天开始,你每天上工时间增加两个小时,工资扣半,直到还清为止。还得帮忙刷厕所。」
  「好的、好的……老板娘……呜呜呜」
  「哭什么哭!」
  「呜鸣呜老板娘…………」

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是个极为豪爽的家伙,她仗义、大气、豪爽,乡亲们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请她帮忙。

  而她的御侍也是一个乡亲们交口相赞的善良的老婆婆。

  婆婆没有孩子,麻婆豆腐继承了她的小店,将婆婆最擅长的麻婆豆腐做得青出于蓝。

  有很多人问过她,为什么不涨价。
  麻婆豆腐总是笑着摇摇头不做回答。

  红火的生意自然也招来了一些人的红眼,他们以卑劣的方法想要将麻婆豆腐赶走,但是在佛跳墙的帮助之下,那个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阴谋几乎是一瞬间就被戳破了。

  麻婆豆腐并没有赶走那个因为着急用钱而急昏了头脑的伙计,那个男人自婆婆还在的时候就在店里工作,兢兢业业了十几年。

  麻婆豆腐知道这个将婆婆视作自己母亲那般孝顺的中年男人是个多么孝顺的家伙,她也能够理解为何男人迟迟不敢向自己开口求助——小店虽然有着红火的生意,但是每卖出一份麻婆豆腐的收益实在是低得可怜。

  于是,麻婆豆腐向那个向来都很有钱的家伙开了口。

  说起北京烤鸭,他一直在追寻着一个邪教的消息,而一直生活在码头附近的麻婆豆腐则是他的暗桩之一。

  麻婆豆腐在了解了那个邪教曾经做过的恶行后,没有任何条件地同意了他的请求,主动地成为了他的暗桩之一, 为他收集起邪教的蛛丝马迹、传递着情报。

  她不曾因此而向北京烤鸭索取过一点费用,哪怕这是北京烤鸭一开始就许诺过她的报酬,甚至,连北京烤鸭将钱袋塞到她手中后,都会被她偷偷地塞回北京烤鸭的行李里。

  所以当她向北京烤鸭索取情报费用时,北京烤鸭还感到了惊奇。

  是什么让这个有些倔强的家伙红着脸向自己开口索取报酬?
  躲在店里只能隐约听到个大概的北京烤鸭有些玩味地摸了摸下巴。

  很快,他就从佛跳墙的口中得知了麻婆豆腐店中那名伙计的事情。

  所以当麻婆豆腐等到佛跳墙心满意足地离开后,她回到店里看到的便是北京烤鸭似笑非笑还带着点揶揄的表情。

  「以后需要帮忙就直说嘛,不用自己硬扛着,我们好歹也算是战友不是么?」

  麻婆豆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不说我了,那个叫佛跳墙的家伙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他来找你干什么?」

  北京烤鸭眯着眼睛看着想要转移话题的麻婆豆腐,在她恼羞成怒之前开口回答她的问题。

  「他是景安商 会的会长,最近想要开始发 展陆地上的贸易,而对于商人最重要的,自然也就是情报了。」
  「所以?你就敲他竹杠了?」
  「这怎么能叫做敲他竹杠呢?这叫做志同道合的合作~合作~」
  「一群奸商……」
  「哎呀,我可不是什么商人,我只不过是个典当行老板,低调,低调。不过和聪明人聊天可真是愉快呀~」

  麻婆豆腐没好气地瞥了一眼正吞云吐雾眯着眼睛的那个家伙,北京烤鸭虽然依旧神色平静,却难掩那做成了大买卖后的惬意。

   「葱花,我们走,不掺和这些有钱人的事。」麻婆豆腐伸手抱起一直在她脚边跟着的熊猫。

  「诶——别这样, 我还想吃你做的麻婆豆腐呢。」
  「不给你吃。」
  「那葱花给我抱抱?」
  「葱花才不给你!」

  正当麻婆豆腐和北京烤鸭争夺葱花的时候,一个苍老的身影由一个年轻人搀扶着,颤颤巍巍地来到了小店的门前。

  「我终于回来了……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回来了……」

神器

  • 葱花
  • 神器线路
麻婆豆腐神器.png
力量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普通攻击伤害增加4.8%6.1% 7.6% 9% 10.6% 12.3% 14.3% 16.9% 20.1% 24%);普通攻击有30%概率魅惑随机一名敌方角色,持续2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技能伤害增加2.4%3% 3.8% 4.5% 5.3% 6.1% 7.1% 8.4% 10% 12%);普通攻击有30%概率魅惑随机一名敌方角色,持续2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所有伤害增加1.6%2% 2.5% 3% 3.5% 4.1% 4.7% 5.6% 6.7% 8%);普通攻击有30%概率魅惑随机一名敌方角色,持续2秒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10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同时附加每秒自身攻击力3%3.8% 4.7% 5.6% 6.6% 7.6% 8.9% 10.6% 12.5% 15%)的持续伤害,持续3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30%概率触发额外效果:施予全体角色无敌,持续2秒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40%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0%)的额外技能伤害,每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2%41% 50% 60% 70% 82% 95% 113% 134% 160%)的额外技能伤害,每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对最近三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8%36% 44% 52% 61% 71% 83% 99% 117% 140%)的额外技能伤害,每2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全体友方角色技能伤害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持续7秒;50%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全体友方角色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持续7秒;50%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全体友方角色所有伤害增加3.2%4.1% 5% 6% 7% 8.2% 9.5% 11.3% 13.4% 16%),持续7秒;50%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技能伤害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攻击速度增加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基础技额外对所有敌方角色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攻击速度增加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基础技额外对所有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1%26% 33% 39% 46% 53% 62% 73% 87% 104%)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攻击速度增加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基础技额外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53%67% 82% 98% 115% 133% 155% 183% 217% 260%)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