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虫夏草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尼克妮可妮
包子-------
长夜应无寒
怀瑾握瑜owo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冬虫夏草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木萤咏调
冬虫夏草初始皮肤.jpg

画师:

冬虫夏草满星皮肤.jpg

画师:

冬虫夏草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冬虫夏草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冬虫夏草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冬虫夏草头像.jpg 冬虫夏草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立花慎之介 风袖
专属堕神 头像-海兔.png
海兔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菠菜面.png菠菜面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06 / 390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213 / 5668
Def icon.png 防御力 29 / 67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01 / 2606
Hp icon.png 生命值 500 / 1109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100 / 9282
食物 冬虫夏草
类型 补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喜怒无常
身高 179cm
关系 喜欢: 赤水虫茶头像.jpg 赤水虫茶 松花蛋头像.jpg 松花蛋
信条
其他人的一切,与我何干。
简介
冬虫夏草(Ophiocordyceps Sinensis),别称冬虫草,是冬虫夏草和蝙蝠蛾科幼虫的复合体,冬虫夏草最适合的吃法是常温生服,作为一种滋补食材受到人们欢迎。
背景故事
肆意妄为的青年。他并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擅长挑起其他人对他的善意,但是对于他而言,也许真正重要的只剩下了自己的妹妹,对于妹妹的愧疚化作了极强的保护欲。因为身体正在慢慢地木质化,逐渐丧失感觉,对于极端的感觉,不管是疼痛还是寒冷温热,都格外痴迷。虽然很喜欢松花蛋带来的冰冷,但是却不愿承认。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冬虫夏草-基础技.png
月下蝶舞
(1级)冬虫夏草向对象洒出鳞粉,每秒恢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友方单位41点生命值和2点能量,持续5秒,同时驱散友方全体的减益状态。
(41级)冬虫夏草向对象洒出鳞粉,每秒恢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友方单位533点生命值和2点能量,持续5秒,同时驱散友方全体的减益状态。MAX
能量技
冬虫夏草-能量技.png
狂悦之歌
(1级)冬虫夏草摇动笼子,展开领域,提高全体友方10%攻击力和20%攻击速度,持续8秒。
(41级)冬虫夏草摇动笼子,展开领域,提高全体友方50%攻击力和84%攻击速度,持续8秒。MAX
连携技
冬虫夏草-连携技.png
超级狂悦之歌
连携对象 松花蛋头像.jpg 松花蛋
(1级)冬虫夏草摇动笼子,展开领域,提高全体友方10%攻击力和20%攻击速度,持续10秒。
(41级)冬虫夏草摇动笼子,展开领域,提高全体友方50%攻击力和84%攻击速度,持续10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啊——人类么,算了也是个不错的材料呢,我是冬虫夏草,我很喜欢你哟~
登录
你那么快就回来啦~我还没玩够呢~不过你既然回来了......也不错。
冰场
嗯————这里的温度还挺舒服的。
技能
乖乖听话哦~这样会没有那么痛苦。
升星
这样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呢。
疲劳中
我有些累了......只是累了而已,你可别多想。
恢复中
唔,握住我的手,让我感觉到我依旧能感受到你的好么......
出击编队
哦?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生气的话,那就交给我吧。
落败
我会轮回于冥河之间么......
通知
尝尝嘛,我不会给你吃什么奇怪的东西的~
放置台词1
为什么虫茶总是躲着我,难不成她喜欢松花蛋那个家伙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绝对不可能喜欢那个大木头多过喜欢我!
放置台词2
一时贪欲?哼,那又怎么样。
触碰台词1
嗯?你在干什么,有些地方可不能乱碰哦。
触碰台词2
嗯?这些红色的小家伙很可爱吧?但是我劝你还是不要碰它们比较好哦。不信?要不要试试看呀?
触碰台词3
(拖长的鼻音)——明明我是虫茶的哥哥,为什么虫茶总是躲着我......我只是想抱抱她而已嘛......
誓约台词
还好在我丧失所有的感觉之前,遇到了你。至少就算我和虫茶无可避免那样的结局,但是好歹,我还能记住来自你掌心传来的温度。
亲密台词1
也许有一天,我会一点点丧失所有的感觉,那时候,我还能像现在一样感觉到你的温度吗?
亲密台词2
有的时候,我其实还挺希望你能碰碰那些红色的小家伙的......这样你就永远都不可能背叛我了......
亲密台词3
还好虫茶也很喜欢你......不然......唔?没什么~我带你去看看最新的研究好不好呀~
放置台词3
我不会让那时候的事情再发生一次的......
胜利台词
哼哼,既然这样,那些家伙就都归我了对吧~
失败台词
明明说过......不会再让那一切发生的......
喂食台词
哎呀呀,我还要~好不好嘛~我不管我还要~
换装独白
木萤咏调 光阴眷恋,岁月偏好,这漫漫星河是木萤为了与你相遇之下的咏歌。

故事


  「哥哥,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吗?」
  「会的。」

  看着眼前正歪着脑袋打量指尖彩蝶的虫茶,我无数次地想要狠狠骂醒那时愚蠢的自己。

  这是我的梦。
  ——只有在梦境之中 ,她才能再次露出这样的笑容。

  虽然这一切都是梦,但我还是不受控制地向眼前的这一切伸出了手。

  因为,只要我睁开眼,眼前这点微不足道的安逸便会灰飞烟灭。

  刺骨的疼痛刺破了眼前的梦境,虫草的眼下流出血泪,她在花海之中向我哭喊着什么。


  我挣扎着想要回到她的身边,但是无论我怎么动作,我的双腿都无法迈动。

  「虫茶!」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

  那梦魇中的一幕幕还在眼前回放,身侧穿着黑袍的人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既然你醒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很痛,不管是那些木枝的根茎刺入身体,还是那些几乎将我的内脏完全搅成一团的药物。

  但是如果我不疼的话,疼得就是虫茶了。

  我是个没用的哥哥,没有力量保护好她,但至少还可以不让她那么痛苦。

  而这时依旧愚蠢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我的自我满足。

  我为什么会那么蠢。
  我为什么会相信,会做出这些事的人,会因为我的牺牲。就放过她呢?

  他们从来不让我见她,也从来不告诉我,他们许诺的自由何时会到来。

  我只能从小小的窗口感觉到窗外那不断变化的四季,淡淡的梅香随着点点飘雪落进这永无天日的黑暗中,又在刹那间化去。

  唯一的好事,应该就是原本无法忍耐的疼痛渐渐地好像已经没有那么难以忍受。

  我能感觉到那埋入骨血的枝蔓逐渐在我的身体里伸展,吸取着我的生命肆意生长。

  我能感觉到原本会感觉到寒冷炎热的身体逐渐失去了灵敏的知觉,对一切开始变得麻木。

  我能感觉到,我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些希望,那些渴求。

  和那愚蠢得令自己发笑的......天真。

  其实我已经能够隐隐感觉到,此时的坚持实在是再可笑不过的妄想。

  但......那也是我心里最后的一丝光芒......

  我必须要坚持下去,这样,说不定他们就能放过虫茶。

  即使那时的我已经知道,这不过是当时他们哄骗我的手段,但是.....

  如果连这个希望都没有了,那....那么久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听到脚步声逐渐靠近,我的耳朵其实已经听不太清,但是......不知从哪一天起,我身体里伸展出来的枝叶好像代替了我的耳朵,「听到」他们的声音,甚至「听到」以往我听不太清的声音。
  「这个试验品应该算是最成功的一个了吧?」
  「嗯,他融合的很好。这样圣主大人应该一高兴会赏我们不少东西吧?」
  「东西倒是没什么,我倒是希望圣主大人能再给我一些实验材料。毕竟......飨灵可没那么好搞到手。」
  「唉,毕竟是一群怪物嘛。哪有那么轻易就能抓到。」

  毕竟是一群怪物嘛?

  原来......你们一直就是这么看待我们的?

  我们一直用尽了全力想要保护的人,就是一直这么看待我们的?

  是啊......如果不是这么看待我们的....又怎么会把我们当成货物一样......卖给这些人呢.....
  ——把救了你们无数次的我们,当成货物卖给这些真正的怪物。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这个试验品的实验正式结束了。等最后的测试结束用记录石记录好数据就销毁吧,他的力量太强,我们暂时还没办法控制,但只要有了数据,以后要再做多少个都可以。」

  实验......结束了?

  「不过说起来,也多亏了这个实验品的意志力强大,另外一个才这么点小实验就差点消散。也只能做点外部改造,不然我们这次就有两个成品了。」

  .....另一个......试验品?

  「是啊,明明是同一个御侍卖给我们的。真是没用。」

  .....同一个.....御侍?

梦醒


  我可笑的、自我满足的梦,醒了。

  那一瞬从身体里绽开的枝叶藤蔓穿破了我无数次想要破开的牢房,那两个人类也被枝蔓高高悬起。

  「他在哪里?」
  「你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快!快叫人来!!」
  「他在哪里——!」
  「谁谁谁谁在哪里! !别杀我!!别杀我!我......我可以带你逃出去! 我.......」
  「他在哪里!!!!!」
  「啊——」

  我将视线看着另外一个并没有被血色侵染的人类。

  「说,他在哪里。 」

  他颤颤巍巍地看着身旁那团「枝蔓养料」, 支支吾吾害怕的样子,和平时来做实验时趾高气扬的样子截然不同,甚至还有些好笑。
  「我我我......」
  「另外一个试验品,他在哪里?」
  「我知道我知道!!!我这就带你去!!!」

  希望不是你......

  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可能有些卑鄙。

  这个世间,只有我们我们飨灵是为同伴,大家本该互相保护。
  但此时,我却不断地祈祷,事情绝对不要是我想的那样,受到这样伤害的,会是我从未见到过的其他同伴。

  牢门被打开。
  我那愚蠢的梦,终究还是醒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哥哥太没用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紧紧抱着怀里没有一丝温度的身体,她的身体轻得像是一段枯枝,在深寒的冬夜里甚至要比天上降下的飘雪要更加寒冷。
  她脸上的血痕被我的眼泪冲刷。

  虫茶是个很爱美的女孩子,每天总是要让自己干干净净的。

  我想用自己的手擦掉她脸上的血,但我的手却将她的脸弄得更花。

  虫茶一点都没有生气,还是和以前那样,抓着我的手轻轻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哥......哥......没......关系......的......」

  冲天的火光焚烧着那些人类,也焚烧着已经成为我身体一部分的枝蔓,从身体里扯出燃烧中枝蔓时带来的疼痛,也斩断了我对于人类的最后一丝眷恋。

  你们.....明明比我们要更加像是怪物......
  在这个混乱的夜晚,我让大火带走了那些「怪物」。

  也带走了无数被他们所害的同伴们。

  那黑暗的小屋里,有数不清的笼子,或大或小。
  有些,是已经接近涣散的飨灵,还有些,是身上和我一样生出了枝蔓的小小毛团。

  看着虚弱的同伴们的眼神,我知道,他们即使无力逃离,也不想继续留在这个污浊的世界。

  点燃了那燃尽一切的业火时,我看到他们喃喃地对我......

  ——谢谢。

  有些小小的毛团在我帮他们打开了牢门之后便一直跟在我的身边。
  甚至还有一只说不出是什么的断角巨兽替我和虫茶引开了不少人,它回过头时的那一眼带着让我说不出来却感到悲痛的情绪。

  它会被他们抓回去......
  ......明明,我连它的名字都不知道。

  看着渐渐向我们围来的火光,我低头看向那些小小的毛团们。

  「走吧,他们的目的是我,你们可以走的。」
  「走吧 ,快走吧。 找到那个大家伙,想办法把它救出来。」
  「快走啊——!」

  赶走了那些笨蛋毛球,我看着那片弥漫着浓郁不祥气息的无归之地,有些歉意地看向虫茶。

  终究,我还是没能带她回到她想要的生活。

  但是......我们不可以再被那些怪物抓到。

  即使是就此消失,也!不!可!以!

  「虫茶,我们绝不可以落在他们手上。所以,和哥哥一起去好么?」

  「嗯!」

  她的脸上,依旧带着这个世界上最甜美的笑容。
  就仿佛我要带她去的并不是冥府,而是一个什么百花盛开的地方......

  对不起,是哥哥太没用了.......

野兽


  他们没有追来。

  让我惊讶的是,竟然到这个时候,我果然还是不想死。

  我不想就这么死。
  也不想就这么让虫茶死去。

  不想就这么......放过那些人死去。

  让我觉得嘲讽的是,如果是以前的我,在这么凶险的地方,是绝不可能活下来的。

  他们做的实验,让我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

  但就算是这样,我带着虫茶跌入那个地宫的时候,也已经是穷途末路。
  沉重石门上的机关被我倾注全部灵力打开,我看着身后的那些堕神,头也不回地闯进了那未知的地宫之中,落下石门。

  九死一生。

  和我想象中并不一样,地宫之中......并没有那些肆虐的堕神。

  甚至在我们跨入这一片地宫之后,留在地宫外的枝蔓感知到,那些堕神竟然害怕地逃开了......

  一片深邃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扯下身上已经断裂的长枝,点燃了小小的火光,摸索着,将虫茶安置在一侧。

  心脏还在不断地狂跳,那咚咚的声音是这个寂静地方唯一的声响。

  我试探着向前伸出脚步。

  小小的火光照亮了黑暗,我看到了以血色朱砂镌刻在整个地宫中晦涩难懂的咒文。

  顺着咒文的方向向中心看去。

  一个全身被咒文所纠缠的身影跪立于整个地宫中心的棺椁旁, 双手被暗色锁链高高吊起。

  他安静......就好像死了一样......

  而在这时,仿佛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垂着头的青年他机械而缓慢地抬起了头。

  他定定地看向了我......
  或者说是,我手中的火.....

  「......啊......」

  沙哑的声音。

  显然是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他的双眼空洞而无神,但却牢牢地盯着我手中的火光。

  他的动作带起了锁链悉索的声响,我借着火光看到那沉重的双枷上满是血痕。

  应该是挣扎的时候......留下的吧....

  他是个飨灵。

  改造之后的我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灵力,以及.....已经在疯狂的绝望过后近乎无澜的心绪。

  应......也是被那些怪物......困在了这里吧......

  过去的愚蠢让我不会再轻易地相信他......

  即使同为飨灵......也还是有不少帮那些怪物一起伤害同伴的家伙存在。

  「啊——啊——」

  他看着我,一改最初时的平静,近乎疯狂地看着我手中的火光,眼睛一眨不眨。锁链被他拉扯带下了纷飞的尘土。

  是想要......这个吗......

  手中的枝蔓很快便燃烧殆尽。

  微弱的火光熄灭,一切都恢复到平静的黑暗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在着火光消失的瞬间响起,伴随着悉悉索索的锁链被挣动的声音,我的藤蔓已经感知到空气中微弱的血腥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几乎将耳膜都能刺破的声音不断在地宫中回响,我紧皱着双眉,将虫茶护在了身后。

  「光......光......」

  他......是......想要光吗......

  再次扯断一根断枝,点燃了火焰。

  近乎疯狂的野兽仿佛被微弱的光源安抚,然而那暴涨的灵力依旧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嘭——」

  身后的石门忽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嘭——嘭——」

  「圣女大人,多亏了您在这里。不然我们也不敢进这片绝地。」
  「罢了,先找到他们吧。不然圣主那边也不好交代。」
  「是是是。」

  他们......还是追来了。

  ......毕竟那一路的堕神都已被我解决,他们在后面追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石门门的机关已经被我破坏......
  它撑不了多......

  而我的灵力.....已经接近枯竭。

  我回过头看向那如同野兽一般的男人,勾起了嘴角。

  既然这样,你们这些怪物,就和我一起死在这个家伙手上吧。


  「松花蛋!!!!离虫茶远一点!!!你是男的!!男的!!!!」
  「是。」
  「...............虫茶!!」
  「哥你烦死啦!我才不要和你玩! !」

  气恼地看着跑出木屋的虫茶,我回过头看向一旁面无表情的松花蛋。

  他虽然没有一丝表情,但我还是感觉到他眼神里的那一丝茫然和无辜。

  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将手中的采购单扔到了他的手里。

  「去,把我要的材料买回来。顺便看着点虫茶,要是有哪个人类不长眼敢碰她,直接宰了。
  「是。」

  看着松花蛋离开的背影,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望着窗外那被冬雪染白的屋顶,有些出神。

  又下雪了啊。


  松花蛋是那头我在地宫中释放出来的困兽。

  也是我最锋利的刀。

  我用一个承诺得到的,绝不会背叛我的利刃。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小小的地宫中满是令人作呕的气息。

  而那个如同野兽一样的家伙,则是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明灭不清的小小火光。

  那模样,竟和刚刚认识的那些毛球有些相似。

  我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将头转向我的方向,但是双眼却好像有些看不太清楚。

  「为什么?」
  为什么不杀了我?

  「恩。」

  他空洞的双眼之中写着些无助和茫然。

  他将我的手执起抵于额头。
  「主人,死,抛下我,独自一人封印此处。你,救我,报恩。」

  虽然有些混乱,但我还是听出了他的意思。

  那满地的残骸和眼前这个如同人偶一般毫无生气的家伙,让我忍不住捂住额头肆意地大笑出声。

  原以为的绝境,却为我带来了生机。

  甚至......还给了我最锋利的刀。

  我咧开嘴,抬起那人因为长时间的囚禁而脏乱的脸。

  「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奉我为主。只要你献出自己的一切的话,在我死前,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而你死前,也可以杀了我,我绝不会抛下你,不论生死。你愿意吗?」

  我看到他无神的双眼微微聚焦,甚至在这昏暗的光线下出现了点点亮光,他向我虔诚地低下头,缓缓地单膝跪下,将我的手覆于自己的额头。

  「是,主人。」

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走出地宫的时候,被堕神瘴气所覆盖的天空蒙着一层淡淡的暗色,虫茶依旧没有醒来,他的身后,则多了一个飨灵。

  他看着站在门口那一席纱衣,身姿妖娆的女人,眉目间已不是鸡丝汤初见他时的那般温和可欺。

  如同利刃般的嘲意和恶意毫不吝啬地向鸡丝汤投去。

  「圣女大人在这里,难不成是在等我?」
  「正是。」
  「呵,圣女大人就不怕和里面的那些人类一样?」
  「大人不会的,因为我手中,还有大人所急需的东西。」

  鸡丝汤盈盈一笑,然而这笑意却让寒意越发深重。

  「大人和虫茶妹妹身上所受之苦,并非为圣主本意,圣主本只意为提升飨灵之力,哪成想那些人......」
  「.....」
  「且,大人与虫茶妹妹身上的木灵之力,时时吞噬大人和虫茶的躯体,想来大人已有感受。」
  「............所以?」
  「想来对于治好无数人的大人您来说,想要治好自己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小事,但大人初出人世,总还是缺些俗物人力 ,圣教愿意提供大人所需的一切作为大人的补偿,浅浅薄礼,可成敬意?」
  「呵,圣女大人莫不是盘算着将我和虫茶重新诓回你圣教?」
  「小女子岂敢,只不过此事确并非圣主本意。而这些小小薄礼也不过是圣主大人所给的补偿,希望将来能做个朋友。还是说.....大人不敢?」

  身体里时时刻刻在不断吞噬身体的力量让虫草不得不谨慎,他冷眼看着笑如灿花的鸡丝汤。

  这个女人,即使在自己的所有下属都死于他之手后,眼神中都看不出哪怕一丝的动摇。
  若不是掩饰的太好,那便是心如蛇蝎。

  但......

  不出鸡丝汤所料,冬虫夏草并没有办法拒绝她提出的丰厚条件。

  如果不答应她的条件,与圣教撕破脸后,他若找到一个安定的容身之所解决身上的隐患,不知要花多少光景。

  这并非冬虫夏草想要面对的情况。

  曾经的天真并不代表愚蠢,能够轻易读懂医书的虫草甚至比起大部分人都要聪慧,褪去了所有天真的他,看着鸡丝汤的笑容,开始质疑起自己。

  为何曾经的他,就无法看出那些自己一直救治的村民们眼底的贪婪和厌恶。

  终究是那份天真和对于他们的信任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他自嘲地笑开,也不知是在笑过去的自己,还是在笑那些人。


  「既然是误会,那便麻烦圣女大人了。」

  三人就此在鸡丝汤所安排的地方落脚,和兄妹二人曾经的梦想一样,一个漂亮的小木屋。距离村寨不远。安静,又不会过于避世。

  一切都像是回到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时候一样。

  这一切,看上去是那么平静,又坚不可摧。却脆弱得,只要有任何人戳破那用浅薄假象掩盖的真实,就会顷刻间消失殆尽。

  洁白的雪自空中幽幽而落,此时的空气中已经可以呵出白气,白雪渐渐覆盖在土地上,将这一切过往掩盖。

  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他看着自己光洁平整的皮肤轻轻笑了。

  他知道,这皑皑的白雪和看似光鲜的外表下,隐藏的都是早已腐败、溃烂,却再也无法重见天日的诸多过往。

神器

  • 蛊灯
  • 神器线路
冬虫夏草神器.png
辅助绿红青黄绿.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最近两名友方角色能量增加34 5 7 8 9 11 13 16 20)点,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自身能量增加34 5 7 8 9 11 13 16 20)点,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所有友方角色能量增加11 2 2 2 3 4 4 5 7)点,同时施予可吸收140185 235 284 338 396 468 557 665 800)点伤害的护盾,护盾持续3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40秒,下一次攻击使防御力最高的友方单位受到伤害减少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40秒,下一次攻击恢复血量百分比最少一名友方单位已损失生命值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血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40秒,下一次攻击使攻击力最高的两名友方单位3秒内每秒获得34 5 7 8 9 11 13 16 20)点能量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15秒,下一次普通攻击恢复全体友方单位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点能量并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的伤害,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15秒,下一次普通攻击魅惑敌方攻击力最高角色并提高其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2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20秒,下一次普通攻击使全体友方无敌并增加所有伤害9%12% 16% 19% 23% 27% 32% 38% 45% 55%),持续3秒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攻时,对最近两名敌方造成攻击力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的技能伤害(每66 5 5 4 4 3 3 2 2)秒至多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攻时,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3%4% 5% 7% 8% 9% 11% 13% 16% 20%)的技能伤害,如果其生命值低于40%则附加攻击力22%30% 38% 46% 54% 64% 76% 90% 108% 130%)的二次伤害(每66 5 5 4 4 3 3 2 2)秒至多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攻时,对随机两名敌方造成每秒攻击力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每66 5 5 4 4 3 3 2 2)秒至多一次)
塔可节点Ⅴ(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所有友方受到伤害减少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所有友方普通攻击后有35%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的额外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所有友方受到伤害减少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所有友方释放技能后有65%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的额外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所有友方受到伤害减少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所有友方暴击后有45%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的额外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