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赤水虫茶

阅读

  ·  

2020-04-02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4-02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尼克妮可妮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赤水虫茶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韵节镜舞
赤水虫茶初始皮肤.jpg

画师:

赤水虫茶满星皮肤.jpg

画师:

赤水虫茶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赤水虫茶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赤水虫茶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赤水虫茶头像.jpg 赤水虫茶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小松未可子 杨鸥
专属堕神 头像-暴饮.png
暴饮
头像-河豚.png
河豚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薄荷菠萝.png薄荷菠萝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2 / 131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19 / 2569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44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91 / 3488
Hp icon.png 生命值 421 / 771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520 / 5780
食物 赤水虫茶
类型 饮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刁蛮泼辣
身高 168cm
关系 喜欢: 冬虫夏草头像.jpg 冬虫夏草
信条
我不喜欢的人就去死好啦。
简介
虫茶是我国特有的林业资源昆虫产品,其中赤水虫茶最为著名。赤水虫茶仅产于赤水四洞周边深山中生长着一些百年树龄的大白茶树,人们采摘野生白茶嫩叶加工发酵,招引一种名叫"化香夜蛾"的昆虫繁殖幼虫,幼虫食酵叶后排泄出一粒粒比油菜籽小的虫屎,然后收集虫屎晾晒而成虫茶。虫茶富含营养物质,味美可口,爽目沁心,有提神醒酒、解毒清热、降低血压等医药功能。赤水虫茶在清朝历为贡品,现今还是钓鱼台国宾馆与人民大会堂指定饮用茶。
背景故事
直爽泼辣的少女,挥舞着和自己外形并不相符的巨斧,拥有惊人的战斗力。会很直率地表达自己的喜好,对于敌人拥有一般女孩儿没有的心狠手辣。身体正在逐渐木质化,丧失疲惫、疼痛味觉等感觉。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赤水虫茶-基础技.png
血袭
(1级)赤水虫茶的巨斧砸向敌方,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61点伤害,同时提高自身10%攻击力,持续5秒。
(41级)赤水虫茶的巨斧砸向敌方,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793点伤害,同时提高自身50%攻击力,持续5秒。MAX
能量技
赤水虫茶-能量技.png
狂舞
(1级)赤水虫茶跳起,巨斧重重砸下,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22点伤害,若敌方血量低于50%则造成攻击力333的额外伤害。
(41级)赤水虫茶跳起,巨斧重重砸下,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886点伤害,若敌方血量低于50%则造成攻击力4329的额外伤害。MAX
连携技
赤水虫茶-连携技.png
超级狂舞
连携对象 冬虫夏草头像.jpg 冬虫夏草
(1级)赤水虫茶跳起,巨斧重重砸下,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66点伤害,若敌方血量低于50%则造成攻击力400的额外伤害。
(41级)赤水虫茶跳起,巨斧重重砸下,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3458点伤害,若敌方血量低于50%则造成攻击力5200的额外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让我看看~你就是我的御侍吗?我很喜欢你哟~
登录
嘿——啧,竟然让你躲过了。算了,看你下次还敢不带我一起出去。
冰场
嗯?很冷么......你过来~这样就不冷了吧!
技能
把我原本的身体还给我——!
升星
如果那时候就有这样的力量就好了......
疲劳中
唔其实我觉得还好,但是既然你让我休息,那就听你的吧。
恢复中
哎呀不要絮絮叨叨的了,我好好休息就是了!
出击编队
真是的,你就好好跟在我身后吧!
落败
怎么......为什么......动不了了......
通知
嘿嘿,我加了不少不得了的东西,你吃吃看嘛~
放置台词1
也不是不喜欢虫草那家伙......只是他有的时候实在是太烦人了些......
放置台词2
现在的我,再也不是以前那种软弱的模样了......
触碰台词1
诶?你在干什么?诶————我要摸回来!!!
触碰台词2
哎呀很痒的!这么想我的话,过来抱抱怎么样?
触碰台词3
嘘——虫草来了!不要被他发现!他烦死人了!
誓约台词
虽然现在的我,没有办法和以前那样驱动那些可爱的小家伙了。但若是有一天,你背离我的话,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是做得到的哟~
亲密台词1
你会一直和我呆在一起的吧?是吗......那就好。
亲密台词2
这个埙啊,是我以前的武器,喜欢吗?嘿嘿喜欢也不给你!
亲密台词3
我的脚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疼的你别担心啦!
放置台词3
唔......讨厌——为什么他们老是丢下我一个人嘛!我又不是以前那个小女孩儿了。
胜利台词
庆幸你们听到的不是我的埙曲吧,自作自受的家伙。
失败台词
不......不要告诉其他人......就说......我出去玩了......
喂食台词
看上去很好吃呀......谢谢你了~
换装独白
韵节镜舞 镜中相映之景,是春阳时的美梦,还是心中所愿

故事

埙音难寻


  埙曲悠悠,但是总也吹不出当年的模样。

  手中的埙已经有了裂痕,虫草说要给我换个新的,但我总觉得没什么必要。
  即使是是换了新的,也是吹不出当年的曲调的。

  因为,吹曲的人,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孩子。

  指尖抚上手中的乐器,指腹拂过那些小小的裂痕,入手的触感与触碰其他东西一样。

  「噗——!!!!虫茶!!! !!!!!你又往吃的里放了什么?!!!!!」

  从房内忽然传来的咆哮声让我手一抖,埙顺着屋顶滚落下去,正巧砸到从屋里蹿出的松花蛋。

  他接住了我的埙,揉了揉头顶,仰起头看着我。

  表情惯如往常的冷淡,只是身上的衣服显然被喷了些什么,看上去狼狈异常。

  「噗——松花蛋,你怎么又没躲开啊。」

  我忍着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松花蛋将埙递给了我就离开了,但是显然脚步加快了速度。

  哼,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无趣。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忽然,来自背后那幽怨的声音让人感觉到一阵侵入骨髓的寒意。

  「虫——茶——!!!」

  过往的经验告诉我,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回头只有赶快跑才是唯一的活路 ! !

  我揉了揉被揪疼的耳朵,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明明看上去年纪轻轻,但却和那些老头子那么絮叨的虫草。

  「好了,我喝还不是么....年纪轻轻就和个碎嘴婆婆似......」
  「你说什么?!」
  「别别别,我马上就喝。」

  将带着淡淡腥味的药如数灌进了肚里,我抹了一把嘴看着虫草推过来的青梅。

  「吃一个吧,这次的药里有些东西苦得很,但是也没办法,好歹去去嘴里的味儿。我去忙了。你要是想玩就让松花蛋陪着你去,不要自己一个人到处乱跑。」
  「诶! ! !! !我一个人也可以的啊!那些家伙又打不过我!」

  我看着虫草格外严厉的眼神,垮下了肩膀。
  「好吧好吧。」

  将青梅丢进了嘴里。
  嗯!应该是酸酸甜甜的。好吃。

  我戳了戳虫草格外瘦弱的肩膀。
  「哥 ,你也好好吃药。 」
  「.....嗯。」
  「.....嗯!那我出去玩啦!」
  「嗯,对了,别和那些个人类说话!特别是男的!不许!小女孩儿也小心点!」
  「哎呀你烦死啦! !走啦!」
  「啧!你个小崽子!听到没!」
  「听到了听到了。 走了!」

  走出虫草的小楼,松花蛋已经在一旁等待。
  忽然心头一动,我猛地加快了脚步飞奔向松花蛋,猛地一蹦跳到了他的背上,他一个踉跄这才站稳了身体。

  「嘿嘿,吓到了吧!」
  「嘿嘿。我们走吧!去玩咯!!!」
  「......」
  「松花蛋你倒是说话啊。」
  「下来吧。虫草会生气。」
  「我不!我不嘛!」

  我不奢望以后的日子会一直这样下去。
  只求,这样的日子。
  长一点,再长一点。

  不要再变了,我们,都很累了。

梦魇


  曾经我们也住在现在这样的寨子里,周围到处都是艳丽的花朵,林地之中鲜艳的虫蝶循着埙音飞舞,这是一般人领略不到的美。

  如同花瓣一般的蝶循着埙音在风中起舞, 一些可爱的动物躲藏在树木之后小心翼翼地偷看着。

  我的力量在飨灵里很弱。
  弱到只能用埙曲引来一些虫蝶带着它们翩翩起舞。

  「虫茶?虫茶?该回家了!」

  「诶——来啦!」

  那个熟悉却又让我感觉到怀念的温柔嗓音响起,我回过头,果然是那个笑得傻气的家伙。

  一头的长发让他在林地中行进并不那么方便,甚至还数次差点被自己的长发绊倒。

  「哎呦! 」

  随着闷声的巨响,他最终还是跌倒在我面前,但我还是没忍住快步走到他面前,将他扶起。

  「哥,你怎么又摔倒了!」
  「头发太长了...前明明剪短过啊......」
  「好啦,回去啦!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呀?」
  「呃.....」
  「......算了,还是我回去做吧。」

  忽然,扑面而来的火焰燃尽了眼前的林地。
  也将面前那张温柔得有些傻气的脸烧去......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我救了你们多少次?啊?多少次?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无数的枝蔓从他的身体里绽开,那红色带着腥味的液体自他的眼下,鼻下,嘴角潺潺流下,每一句话都带着啼血的悲鸣。

  「我明明已经答应了你们,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还要动她......」
  「为什么你们还要动她......」
  「她是我妹妹啊......」
  「就算我们不是人类,没有血缘,但是她也是我妹妹啊....」

  我伸出手,想要擦掉他脸上的血。

  他最喜欢干净了,一点不干净的东西都能让他不开心很久。

  哥,别哭了,脏兮兮的,我们不哭了。

  我想告诉他,没事,我一点都不疼。
  但是我却说不出话,只能看着那大火将他身上蔓延而出的枝蔓逐渐染上火光。

  他紧紧带着我,即使自己已经站不稳还是带着我。
  以前那头让他总是跌倒的长发不知何时已经被剪去......

  ——真可惜啊,我很喜欢那头长发的,很好看又滑又软,和那时候的哥哥一样。

  他揉着我的头发,将我摁在怀里。

  「没事的。」
  「会没事的。」

  终于,那数不清的火光将我们包围,他露出了我见过的,最后一个一如往昔的温柔笑容。

  「虫茶,我们绝不可以落在他们手上。所以,和哥哥一起去好么?」

  眼前,是那传闻之中有去无回的凶地。

  「嗯!」

  如果那时的我,能像现在那样,举起手中的斧头扫尽我们眼前的敌人。
  如果那时的我,手中不只有能引来虫蝶的埙。

  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保护


  醒过来的时候,我没有看到虫草,倒是松花蛋和初见时那样站在我的床头一动不动。

  「你怎么老是和背后灵一样站着一动不动啊......松花蛋。 」

  我抬起手掩住嘴打了个呵欠。

  「你睡了五天。」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睡了那么久果然很舒服啊,我要去活动一下身体!」

  我提起放在床头的斧子,在松花蛋欲言又止的表情下旋转起来。

  现在它才是我最好的伙伴,除了虫草和松花蛋以外最好的伙伴。

  虽然我还是很喜欢埙,但是它不能帮我保护他们。

  随着旋转飞舞的斧子重新落回地上震起飞灰,我歪过头看向拉着我向屋外走的松花蛋。

  「嗯?怎么了?」
  「房子。 」
  「房子怎么了?」
  「房梁,被你弄断了。」

  我们前脚踏出屋外,随着令人牙酸的声响,我的小屋再一次因为我活动筋骨时弄断了房梁而崩塌。

  我缩着脖子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有些说不出话。

  「唔......」
  「......」

  松花蛋欲言又止的表情,让想起了我们初见那天,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天也是这样。
  我刚刚从慌乱中睁开眼的时候,眼前便只有这个几乎没有表情的,冷冰冰的家伙。

  他身上不祥的气息让我本能地想要向后躲避,但是我忽然想起了和我一起进入凶地的虫草。

  「......你是谁!虫草呢!我哥呢!」

  他冷冷地望着我,那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虫茶!你醒了!怎么样?有哪里有问题吗?!」

  虫草端着一碗散发着浓郁苦味的药汤走进屋里,看见我醒来显然有些激动,手里的药汤都撒了不少。

  这次醒来后,我的埙坏了。

  虫草向我道歉,他说,他没保护好我。

  我们一起诞生,是同一个地方唯二的异类。
  他总是将我视作他需要肩负的责任,我也一直甘心如此。

  天真的我一直以为,我和他会一直在山林之中就这样过着属于我们的悠然生活。
  但是直到那一切降临,我才知道,曾经让我自豪的、可以诱来虫蝶的埙曲是多么无力。

  破碎的埙混杂着我的眼泪和灵力,还有自手心渗出的血,凝结成了一把巨大的斧子。
  一把我一直认为过于粗鄙野蛮的斧子。

  透明的水滴滴落在红色斧子的斧面上,映出我的笑容。

  「没关系,以后,我也能保护你了。」

变化


  虫草变了。
  他以前很温柔。

  甚至有的时候有些傻乎乎的。

  现在,他总是望着一个方向出神,身上却带上了以前从来没有的阴郁。
  性格也变得格外诡异,喜怒无常,又心狠手辣。

  如果是以前,他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人类死在他面前的。
  更不会亲自动手......

  现在的他,就像是从冥河归来的恶鬼。

  他不再是那个和我无话不谈的哥哥,他有了自己的秘密。
  很多话,他开始只告诉松花蛋,却不愿意告诉我。
  不过我并不会因此而生气,如果这样可以让他更加安心,不再夜夜被梦魇所惊醒的话,我可以在他面前变回曾经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不过,其实我也变了。
  我用斧子割断了自己的长发,告诉自己不能再哭泣。

  我逼迫自己变得开朗、活泼,甚至有些泼辣。
  不再是以前那个怯懦懦的,只会哭着躲到哥哥身后的小女孩儿了。

  这样他就不会担心我独自一人时会被欺负。
  这样.....不会再每次看到我时,都满脸的自责。

  我长高了,也不怕疼了,割断了代表过去软弱的长发,我变强了。
  好像这样,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再往好的方向发展。

  我们都因为这样的变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但是总好过,继续活在自己想象中的那个美好世界里。

  我第一次察觉到自己最大的变化的时候,是虫草因为我做的饭满脸惊恐的时候。

  他捂着嘴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虫草你放了什么 ?!这味道!!! !」

  就连松花蛋都变了脸色,我这才发现。

  原来不是虫草最近做的药变得容易入口了。
  原来不只有四肢在慢慢失去知觉。

  我不能告诉虫草,他已经为了我甚至同意了那群人的要求。

  那群把我们变成这样的人,他们以为送上几颗头颅便能让我们放下一切,重新为他们卖命。

  而那时,身边只有松花蛋和我的虫草,为了能得到更多延缓我们身体变化的药材,继续为此而研究,不得不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哈哈哈哈!上当了吧!!」

  我得意地插着腰,仰起头看着他们。

  果然,我的演技很好,他们没有看出来。


赤水虫茶


  小小的林寨中曾几何时,出现过两个没有什么力量的飨灵。

  他们不像其他的飨灵那样强大,一个可以简单地治疗其他人,而看上去更加年幼的那个,甚至连治疗他人的力量都没有。

  她微弱的灵力,只能让她通过埙曲招来一只只彩蝶。

  两人就这样隐居在林寨的一角,偶尔为来求助的村民们解决困难。
  他们是这片小小林寨唯二的异类。
  也是互相唯一的亲人。

  若是在没什么纷争的时代,这样的能力也许会给她招来不少爱慕者吧。

  但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时代,无忧无虑,不过是所有话本里实现不了的妄言。

  这样两个没什么力量的飨灵,很快便被林寨中的人当做货物卖给了许诺了金银财宝的商人。

  哪怕之前整个林寨所有人生了病受了伤,都是那位更年长一些的飨灵在为他们治疗。

  他们没有强大的力量,自然也无法反抗那些有着别样手段的家伙。

  所以那位兄长,不止一次地跪下央求。

  「你们要做什么我都可以配合你们,唯独放过她,她没有什么灵力,没有什么价值,让她走吧。」

  谎言,是人类最擅长的骗术。

  当那位兄长心甘情愿地忍受着刺骨疼痛,目睹着自己一点一点变成了一个怪物的时候。

  他那个有着一头柔软长发的可爱妹妹也在另外一个暗室之中,面对着属于她的地狱。

  也许是因为太痛了。
  所以,她才开始渐渐地,再也不痛了。

  原本矮小可人,总喜欢向兄长伸着双手讨要抱抱的女孩儿变成了四肢木化的少女。

  她目光呆滞地躺在那张冰冷的桌上。

  但是就算如此大的变化,她的兄长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她。

  自己经历了再多都没有发怒的青年第一次开始质问那些人。

  「我明明已经答应了你们,为么....为什么你们还要动她.....」

  少女向几乎被怒火灼烧了所有理智的青年伸出了手。

  她想告诉青年,自己一点都不疼,所以,喜欢笑的你,不要哭了。

  青年带着少女逃离了那片地狱,在逃走的时候他们还看到了数不清和他们一样被关在笼中的「异类」。

  ——除了人类以外,所有的「异类」。

  有飨灵、弱小的神明、堕神、和一些......已经看不出原貌的,怪物。

  虚弱的他们最终还是被追上了,但是,无论如何不想再次落到他们手中的青年,带着少女跑进了传闻中有去无回的凶地。

  少女失去了意识,但是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兄长的身边已经多了一名不善言语的青年。

  而自己性情大变的兄长,也无比信任他。

  不是语言上的信任,而是那种,在他身边异样安心的神情。


  少女不在乎他们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要那个人可以让那个夜夜梦魇的兄长有片刻可以安心就好。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些人带来的痛苦并非全然无用。

  痛苦带来了他们从未有过的强大力量。

  虽然这些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他们。

  但是少女并不在乎,只要这些力量可以让她坚强起来,强大起来。足以保护好自己,足以保护好此时已经全然变了样的兄长。

  少女割去了自己的长发,褪去了往日的怯懦,泼辣刁蛮的性格更是让她不会被任何人欺负。

  她知道,只有这样,每次看到她那已经变成木头的脚便会自责的兄长才会稍稍放松些许。

  少女正在一点一点的失去感觉。

  在某天的战斗结束后,少女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甚至有了一道几乎将她横劈开的巨大伤痕。若是以往,这样伤口带来的疼痛早已让她无法动弹。

  那个瘦弱的青年,用尽了方法,甚至不惜与自己最恨的人合作,都在拼命地想要得到可以让他们停止变化的方法。

  瘦弱的青年越发疯狂,不再顾忌伦理,他开始肆意寻找起可以用于实验的「实验材料」。

  冬虫夏草不让她进入自己的「暗室」,她也不会让她的哥哥为难。
  所以每当他带着松花蛋进入暗室的时候,她便会一个人独自或坐或躺地待在屋顶上,仿佛这样她就和地下室中的两人待在了一起。

  这是个月朗星稀的夜晚,赤水虫茶独自一人躺在高高的屋顶,双手枕着头看着圆圆的月盘不知不觉间有了睡意。

  梦中,是她藏在心底最深的过往,她愣愣地看着和长发青年坐在一起的女孩儿,他们的身边满是纷飞的彩蝶。

  她想要伸出手,却在看到自己的指尖时如同触火一般退回。

  而这时那个曾经柔弱而温暖的女孩儿回过了头,她的脸上漾着温柔甜美的笑容,但是眼底却满是泪痕。

  「如果,你早一点长大,那该多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