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葫芦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冰糖葫芦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俏皮小厨娘
冰糖葫芦初始皮肤.jpg

画师:

冰糖葫芦满星皮肤.jpg

画师:

冰糖葫芦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冰糖葫芦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冰糖葫芦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冰糖葫芦头像.jpg 冰糖葫芦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浅野真澄 陶典
专属堕神 头像-红团子.png
红团子
头像-绿团子.png
绿团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菠萝炒饭.png菠萝炒饭
获取途径 小费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5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00 / 950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08 / 2331
Hp icon.png 生命值 300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48 / 968
食物 冰糖葫芦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2~13世纪
性格 天真
身高 155cm
关系 喜欢: 酸梅汤头像.jpg 酸梅汤 北京烤鸭头像.jpg 北京烤鸭 鱼香肉丝头像.jpg 鱼香肉丝
信条
有些人叫我糖墩儿,有些人叫我冰糖葫芦,但不管是哪个名字,我还是我哦!
简介
冰糖葫芦是中国从古至今都深受孩子喜爱的甜食,酸酸甜甜的野果上覆盖着红糖色的外衣,充满了孩子一般的童真。
背景故事
对所有事物都很好奇,喜欢用天真求知的眼神看着身边的人,天然呆的小性子让人喜爱,总喜欢问为什么,是飨灵中被人宠爱的小妹妹。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冰糖葫芦-基础技.png
冰糖烈焰
(1级)冰糖葫芦向最近敌方目标挥击,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50点伤害,并有概率额外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5点伤害。
(41级)冰糖葫芦向最近敌方目标挥击,造成自身攻击力160%的伤害并附加790点伤害,并有概率额外造成自身攻击力160%的伤害并附加237点伤害。MAX
能量技
冰糖葫芦-能量技.png
山楂棒
(1级)冰糖葫芦砸山楂棒攻击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50点伤害,有概率额外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80点伤害。
(41级)冰糖葫芦砸山楂棒攻击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4%的伤害并附加3950点伤害,有概率额外造成自身攻击力64%的伤害并附加1264点伤害。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驾轻就熟.png
驾轻就熟
【1星开启】(适用职业:厨师)
(1级)飨灵在厨房中制作食物时,单次制作数量上限提高5个。
(10级)飨灵在厨房中制作食物时,单次制作数量上限提高14个。MAX
厨房技-整理达人.png
整理达人
【3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
(1级)餐厅的橱窗出售食物数量上限提高10个。
(10级)餐厅的橱窗出售食物数量上限提高28个。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就是你召唤的我吗?御侍大人,要记得要经常带我出去玩哦!
登录
哇哇哇!御侍大人,我好想你~
冰场
哇哇哇,御侍大人,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游戏,我们一起躲猫猫吧?
技能
看起好很好玩的样子,我也要加入~
升星
哇好好玩~!!再来一次好不好嘛~
疲劳中
要休息了吗?我还没有玩够呢……
恢复中
唉?还没好嘛?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玩呀?
出击编队
耶~出去玩咯~
落败
唔~我还没玩够呢~
通知
好香啊,终于可以吃了!
放置台词1
御侍大人,今天我们去哪玩呀,御侍大人,御侍大人,咦?不在吗?
放置台词2
出去玩什么的,最开心了~
触碰台词1
有些人叫我糖墩儿,有些人叫我冰糖葫芦,御侍大人你喜欢叫我什么呀?
触碰台词2
打怪兽那个游戏好好玩,御侍大人你和我一起玩好不好呀?
触碰台词3
哇哇哇~御侍大人是要带我出去玩了嘛?最爱御侍大人啦~
誓约台词
好好玩,好好玩!
亲密台词1
哎?这是一个新游戏吗?
亲密台词2
御侍大人是不是以后每天都可带我出去玩了?好棒哦,最喜欢御侍大人了。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我可以换了这个桌布吗?我喜欢那个颜色的。
换装独白
俏皮小厨娘 料理什么的,真的好有趣呀~唔……让我看看今天做什么来吃呢?

故事

血染的日常


  我生活在一个普通小镇上。

  热闹熙攘,人来人往。

  今天和铁叔说好要去他那里拿腊肉。

  从床上爬起,我收拾好自己,向铁叔家跑去。

  「糖葫芦欸!这是给你的~」经过早餐店,王伯给我递了一份包子。

  「小葫芦跑慢点,别摔着了。」隔壁的张姨见我又递了份豆浆。

  大家都是对我很好的人。

  「陆爷爷为什么做木雕的时候不带眼镜呀?」
  路过镇子上的木雕坊,面容慈祥的老人朝我挥挥手。

  「宁姐姐为什么总要在手帕上绣鸳鸯呢?」
  跑过转角的绣娘铺,温婉的大姐姐对我笑了笑。

  大家都是对我很温柔的人。

  「小葫芦来听一曲吗?」走过桥头,琴师轻声问我。

  「今天玩水吗?小丫头。」桥下的渔夫看着我摇了摇船杆。

  大家都是我喜欢的人。

  穿过几片城区,我终于来到了铁叔家的小巷。

  「铁……」还不等我走到门前叫嚷,铁叔家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不……应该说是被撞开了。

  身材壮硕的铁叔就像一块皮球,被巨大的外力狠狠地砸出家门。

  湿润的液体洒在我的脸上。

  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指尖还能感受得到温度。

  「血……」

  我呆呆地愣在了原地。

  一只脚踏出了铁叔家的门槛。

  一位半眯着眼,发尾绑着一根辫子的男人出现在我眼前。

  「铁衣书?」男人的语调温和,却让我莫名感到一阵压力。

  「呵……」铁叔大口喘着粗气,嘴角溢出血沫。「没错……是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止住了。

  裹着厚重灵力的烟雾,重重地压在铁叔身上。

  眨眼间,生机全无。

  对我好的人,我喜欢的人,变成了死人。

淡漠的凶手


  「铁叔!」我终于回过神来,跑到他的身边。

  然而这个高大的男子并不能再像往日一样,伸出手抚摸我的脑袋,轻声呼唤我的名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我甚至还没组织好情绪,只是凭借本能地质问。

  「飨灵?」男人扫了我一眼,表情淡漠。「他是你的御侍吗?」

  「不是……不对。」我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站起身掏出武器。「你为什么要杀害铁 叔?!」

  「因为他是恶人。」男人并没有更多交流的意愿,丢下了这么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别走!铁叔不是恶人。」我挥动着武器攻向眼前的男人。「留下来把话说清楚。」

  还没等我靠近,小巷中飘荡的烟雾便猛地聚起,轻松地将我困住。

  男人头也不回,依旧自顾自地走着。

  「你才是……恶人。」咬牙撑开烟雾的束缚,我拿起武器再一次冲了上去。

  「嗯?」男人终于有了反应,侧过脸,我看见了他露出了讶异的神情。

  还不待我多想,身体蓦地一沉。

  比方才更厚重的烟雾再一次锁住了我。

  「我是恶人?」男人偏了偏脑袋,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可你铁叔做的事情,跟我没差多少。」

  「你骗人!」完全不需要思考,我的反驳脱口而出。「铁叔怎么可能干坏事。他不可能是坏人!」

  男人轻笑出声,没有和我争执的意思。

  他抬手,困锁我的烟雾逐渐散去。

  「我没有时间陪你闹,小东西。」男人说着,悠悠然地转身离去。「想知道更多的话,就跟上来,等有空了,或许我会说。」

  被他奇怪的举动弄得一时间怔在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

  看着他的背影,一咬牙,我跟了上去。

不解的答案


  离开小镇,穿过山林,我追着他一路赶到了片竹林。

  没有刻意放缓速度,男人像是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一般,以悠闲却又异常快速的姿态自顾自地赶路。

  那模样仿佛是在对我说,如果跟不上,就乖乖回去,什么都不要管一样。

  我不会让铁叔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的。

  这般想着,我又一次提高速度,然而与他的距离还是在越拉越远。

  最终当我停下的脚步的时候,男人早已不见踪影。

  此刻在我面前呈现的是一座漂亮的房子,门口杵着一位身穿长袍的青年,似是在等我一般。

  「刚刚那人呢?」我气冲冲地质问青年。

  「大人在休息,吩咐我来接待你。」青年对我施了一礼。「我是酸梅汤,你的问题可以问我。」



  和酸梅汤走在庭院间,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与而后出声质问。

  「铁叔他是好人,对我对大家都很好,怎么就成了坏人。」

  「因为他是邪教徒,蛊惑过很多人。」酸梅汤不急不缓地解释道。

  「蛊惑……是什么意思。」

  「骗别人去做不好的事。」

  「可是他没有骗我,铁叔他一直都对我很好!」

  「因为没有绝对的善恶。」

  「呜……什么意思。」

  「一个人的行为不存在纯粹的善恶,就算是恶人,也会有善念,但是恶人做过的恶事不会因为存在善念被消抹。」

  「所……所以铁叔才死了吗?不对,再怎么样,你们也不能……」

  「你有想过那些被铁衣书害死的人吗?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此而已。」

  「……」



  失魂落魄地离开庭院,我迷茫地走在竹林间。

  我无法理解平日里大家都喜欢的好人铁叔,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个男人明明杀害了他人,可听酸梅汤解释起来我竟然会觉得没有做错。

  大家不都应该是好人吗?

  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开解与决定


  「咦咦咦?」

  就在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在竹林中,埋头思索问题的时候,一阵惊讶的呼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小孩子?人类?飨灵?」

  一位满头绿发的青年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身前。

  「小东西你好?」


  「竹筒饭你说为什么呢?」一番交流后,我知晓了青年的名字,此刻我们正坐在一块巨石上聊天。「为什么铁叔那么好的人,以前会做那种事情呢?」

  「这个嘛……恶念上来了,谁说得准。」

  「大家就不能一直很友好地相处吗?」

  「你刚也说了不是吗?酸梅汤讲,没有纯粹善恶的人。」竹筒饭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小声地安慰我。「那个铁叔是罪有应得,别难过了。」

  「可我以后怎么办呢?」

  「没地方住了?」

  「不是……以后我该如何面对大家呢?」我托起下巴,愁苦地皱眉。

  「什么意思?」

  「大家对谁都很好,也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长叹一口气,我嘟嚷地抱怨起来。「可就算大家是坏人,我也生不出惩罚谁的情绪。」

  「为什么要苦恼这个?」竹筒饭突然揉了揉我的脑袋。「做你自己不就好了吗?小丫头不适合想那么复杂的问题,跟我一样每天随心所欲就好了。」

  「……做我自己。」听了竹筒饭的话,再回想起酸梅汤说的,我忽然明白了什么。

  我纠结这些做什么呢?有人好,有人坏,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只要我自己愿意去对大家好,做一个他们口中不存在的,纯粹的善,然后让大家慢慢变得跟我一样,不就好了吗?

  一念及此,我猛地站起身,向身旁的青年道谢。

  「谢谢你,竹筒饭,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欸?」


  一路小跑,我又回到了竹烟典当行的大门,酸梅汤还在门口忙碌。

  「你怎么又来了?」

  「我要对你们好。」

  「哈?」

  「不对……我是来阻止你们的,坏人也好,好人也好,我都不想伤害他们。你说没有纯粹的善,那我就用行动来告诉你们纯粹的善是存在的,让你们不要再去伤害别人。

  「不是……我们才没有……」

  酸梅汤有些哭笑不得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突然走出的人打断。

  「冰糖葫芦是吧?从今天起你就可以在这干活了。」

  酸梅汤闻声转身。

  「不……您这也太……」

  「……没什么。」

冰糖葫芦


  平日清冷静谧的竹烟典当行今天迎来了新的成员。

  与原本氛围格格不入的新成员。

  「这里为什么要这么叠呢?」欢快的女声在仓库响起。

  「……这样不容易塌。」无奈的男声有气无力。

  「为什么这里要放一个雕像呢?」走廊的拐囗,女声再一次响起。

  「……因为好看。」

  「为什么……」

  「……」

  声音刚停不到半晌,厨房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烟尘激荡,火光隐现。

  酸梅汤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厨房的火熄灭,看着站在其中一脸无辜的冰糖葫芦。

  青年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看着女孩的大眼睛最终还是噎了下去。

  然而他放过了冰糖葫芦,冰糖葫芦却没有打算放过他。

  「为什么会炸呢?明明步骤都对的呀……」

  「……为什么烤鸭大人会同意你加入呢……」

  「对啊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会问为什么呢……」

  庭院里回荡着女童困惑不解的疑问,还有青年纠结痛苦的哀鸣。



  另一边。

  铁衣书的住所。

  穿着旗袍,身姿曼妙的鱼香肉丝捧着一本书出现在此间。

  看似随意,实则认真地打量着整个房间。

  最后,她抬起手,一道灵力如毒蛇般飞速地窜向一堵墙壁。

  砰——地一声,烟尘四溢,石墙炸裂,露出了其后一个黝黑的通道。

  「找到了……让我看看,里面有没有其他残党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