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酸梅汤

阅读

  ·  

2020-08-31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8-31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酸梅汤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长灯渡蝶
酸梅汤初始皮肤.jpg

画师:

酸梅汤满星皮肤.jpg

画师:

酸梅汤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酸梅汤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酸梅汤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酸梅汤头像.jpg 酸梅汤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兴津和幸 刘垚
专属堕神 头像-河豚.png
河豚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胡萝卜餐包.png胡萝卜餐包
获取途径 配送空运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1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50 / 1499
Def icon.png 防御力 27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50 / 2114
Hp icon.png 生命值 213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58 / 2001
食物 酸梅汤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7~20世纪
性格 温文尔雅
身高 178cm
关系 喜欢: 鱼香肉丝头像.jpg 鱼香肉丝 北京烤鸭头像.jpg 北京烤鸭 冰糖葫芦头像.jpg 冰糖葫芦
信条
花终会落败,但也会重开。
简介
酸梅汤是清代御膳房经过改进后给皇帝饮用的御用饮品,之后慢慢传入民间。酸甜可口的酸梅汤清爽而又解渴,温和而又儒雅,恍如一阵清风。
背景故事
富有学者气息,俊美的外表和温文尔雅的举止吸引着身边的人。热衷于听戏和唱小曲,他走过的街道常会回荡着刚哼过的小曲,总是一副悠然自在的模样。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酸梅汤-基础技.png
强酸奇袭
(1级)酸梅汤用自己特别酿制的超酸饮品强行灌进敌方当前攻击力最高的目标的胃里,降低其攻击力2点,持续2秒。
(41级)酸梅汤用自己特别酿制的超酸饮品强行灌进敌方当前攻击力最高的目标的胃里,降低其攻击力42点,持续2秒。MAX
能量技
酸梅汤-能量技.png
清凉消暑
(1级)酸梅汤为队友调配降暑饮品,使友方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目标回复300点生命值,同时每秒为此目标恢复40点生命值,持续3秒。
(41级)酸梅汤为队友调配降暑饮品,使友方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目标回复2700点生命值,同时每秒为此目标恢复632点生命值,持续3秒。MAX
连携技
酸梅汤-连携技.png
超级清凉消暑
连携对象 粽子头像.jpg 粽子
(1级)酸梅汤为队友调配降暑饮品,使友方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目标回复360点生命值,同时每秒为此目标恢复52点生命值,持续3秒。
(41级)酸梅汤为队友调配降暑饮品,使友方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目标回复5688点生命值,同时每秒为此目标恢复468点生命值,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待大人,请多指教,我是酸梅汤,希望,可以一同进步吧。
登录
相见时难别亦难,御待大人,请坐。
冰场
冰镇的感觉,比之前更加清凉了御待你觉得呢?
技能
夏日的炎热让你有些难耐吧!
升星
这就是传统的韵味啊。
疲劳中
我想我有些中暑了。
恢复中
清凉的风,果然是夏季最好的礼物。
出击编队
走吧。
落败
花终会落败,但也会重开。
通知
成熟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放置台词1
不知为何,独自听这西河大鼓却少了一番韵味。
放置台词2
御侍大人,人生在世追求的究竟是富贵荣华还是田园野趣。
触碰台词1
有什么事情吗,要一起来看书吗?
触碰台词2
下棋最重要的是心静,御待大人过于浮躁了。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要和我一起去听西河大鼓吗?
誓约台词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如此,甚好。
亲密台词1
御侍,早餐已经做好了,要我帮你洗潄一下吗?
亲密台词2
缘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御侍,要怎么解释我们这段美妙的缘分呢?
亲密台词3
我去帮你摘些梅子回来,我怎么忍心让你被这炎夏困扰。
换装独白
长灯渡蝶 夜路难寻,便让这满天灯火伴你归途罢。

故事

玉京轶事


「看来他们的气数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我安坐在巷口的小马扎上,看着街道上往来匆匆的行人,他们神色惶恐,几乎没谁能注意到我这个小破摊子。一句话说出口,也只能是自己听着玩儿了。

「哎,做什么的?」

唯独到这里询问的,只有在城里巡逻的戍卫郡反叛军,自从玉京城破之后,他们就一直在搜捕暗中保护神君的继任者,因为只有彻底消灭神君,才能让百姓服从。

「就是给人聊天歇脚的,军爷您来着了,我这儿还有免费的茶水,来一碗?」

「你是飨灵啊? 」他毫不客气地坐下来揉腿,然后端过我递上的大碗凉茶一饮而尽,舒服地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个“啊~”字。「痛快痛快!」

「我是本地人,平时读书累了,就出来看看街上的热闹,顺便摆个小摊子,有缘的就来坐坐,说不上生意。」

「嗯...有个逃犯是一名神官,他犯了弑君之罪,如果你看到他的话就通知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知道,知道。」

士兵满意地离开了,环顾四周,确认再也没有别人注意之后,我也收起马扎回到巷子里,轻轻敲了敲紧闭的木门。

「已经安全了。」

信仰之故


承袭千百年的古老王城玉京,已经被战火席卷了十几天。耀之洲神君「白虎」神寿已至,还没等继任者出现,成卫郡就伺机造反,西进占领了玉京。

眼前这名年轻的神官,今早正打算从玉京的下水道逃去望京,但中途却被堕神袭击,刚巧被我听到了动静,就把他救了下来。虽然保住了性命,但继续待在城里依然很危险。

「您还是要走?」

「叛军封锁了玉京陷落的消息,如果不把这件事告诉南翎大人,那他来赴任就等于中了圈套,必死无疑。」

「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为什么不放弃呢?」

「你一个飨灵怎么懂得!!? 」听到我的提问,他有点生气。

「抱歉,我只知道强扭的瓜不甜,顺其自然才对。」长年以来我读了许多人类的书籍,这种被称为“道理”说辞最能打动他们,但眼前的这位神官却并不买账。「耀之洲和平安泰,换谁治理不都一样嘛。」

「只有南翎大人继任神君之位,耀之洲才能安泰……」他看着望京的方向,眼神里充满了坚毅的神色。

「你不怕就这样死掉? 」

「这才是我信仰所至! 」

「信仰? 」

「信仰!」他目光如炬地看着我,几乎是用尽全力地说出了这个词。仿佛那就代表着他的一切。

但对我们飨灵而言,契约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我们遵循契约守护着自己的料理御侍,消灭堕神,就是职责所在。但这也是过去的事情,我的料理御侍无亲无故,三年前寿终之后,把这个小宅院留给了我,从那以后,除了每天看看书,就是在玉京随处溜达,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可做的,一直到我救下这位神官。

「时间不等人啊,我得走了。」他站起身来向我致意,然后颤颤巍巍地向外走去。

「……等等,我再送您一趟吧。」

「哎?为什么?」

「我都不知道您脚还受伤了,这行动起来太不方便,要是碰上堕神还是死路一条。」

「你、你都帮我那么多次了,用不着这么的……」

「帮人帮到底嘛。」

信仰,虽然我也不知道那到底算什么,但能让他甘愿拼上性命的,就一定是最重要的存在。

请托

玉京城门已经被叛军严加看守,从正门离开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城里这十几天的战乱,一直没有人清理打扫的下水道现在潜伏了不少堕神,虽然危险,但也是悄悄逃离玉京的唯一通道。


「到头来还是得从这里走啊,不过这次有你陪着,我相信一定没问题。」


「还是不要放松警惕吧。」


也许我这句话提醒了他,我俩在下水道中一言不发,好一会儿,我们只能听到腥臭的废水流动声。


「我想麻烦你件事。」他突然停下来,我转过身去,昏暗的环境里只能看到他的轮廓。「虽然我是神官,但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终究会死,可你不一样……」


「如果我被抓了,那就请你代我吧消息转告给南翎大人,拜托了!」


说完,他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你贵为人类,就别对我这个飨灵低声下气了。」


「这不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要明白,南翎大人必须继任神君,这关系到耀之洲的未来。」


人类真奇怪,明明是人与人的事,却总要从宏观角度去考虑结果,不过这也是他们能主宰缇尔菈世界的重要原因吧?


之后一路无话,虽然途中遭遇了些堕神,但都被我轻松摆平,没多久,我们终于看到了下水道出口的光。


但,那道光却被许多阴影切割的支离破碎。

道理

望京城外集结了一支盛大的队伍,为首的是一辆奢华的牛车,其中坐着的男子身披华裳,面容俊美,我想,那就是神官一直在找的神君继任者——南翎,于是便走上前去。


「干什么的?」卫士见我靠近,就过来阻拦。

「不要挡着南翎大人的路!」


「鄙人是飨灵酸梅汤,有很重要是事情要和南翎大人讲。」


「那你稍等。」卫士很通情达理,转身道牛车旁边回事,不一会儿,牛车缓慢驱动,停在了我面前,南翎探出头来,面露微笑。


「酸梅汤么?幸会幸会,有什么事?」


「……有个神官托我捎话给您,玉京被戍卫郡的叛军占领了,如果您现在就去赴任恐怕凶多吉少,还请在望京召集好兵马,然后去清剿叛军,夺回玉京。」


「嗯,我知道了。」他的回复很平静,仿佛事情在他看来并没有那么严重。但这却让我的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了火焰一般的灼热。


「您……对他的死没有什么想法?」


「想法?哦,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非不对他的牺牲感到伤心,但你既然接触过他,就一定知道他的想法,比替他伤心更重要的是我的使命,只有继任神君才能让他瞑目,不是吗?」


南翎和神官说的话完全一致,看来他们想到了一起,甚至达成了默契,但我还有一点始终没能明白。


「南翎大人,他经常提起的信仰,究竟是什么?」


「你不明白吗?」他思索了一下,见我一言不发,便收起了笑容。「这不是我或者别的什么谁能教给你的东西,信仰是属于你的信念,你必须亲自验证它,了解它,如果你做到了,那你也就能为它改变,甚至为了它而付出一切。」


「就像那个为此死掉的神官一样?」


「可能在你眼中这是无价值的,但请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如果无从探索,那就从你身边的人开始。」

酸梅汤


  南翎最终成为了新一代神君,叛军也重新回到了戍卫郡守护着耀之州的边境。这片土地与人民在他的治理下恢复了勃勃生机,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无人知晓。

  酸梅汤在这之后返回了玉京,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飨灵,凭借着自己聪慧的能力,他在玉京活跃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信仰」却是他始终挂在心头的念想。

  信仰究竟是什么?

  飨灵是否也应当有信仰?

  这一切在他心理暂时还没有答案。

  「或许总有一天,我会遇到一个能够让我明白信仰的身边人吧。」

  坚信这一点的酸梅汤,望着玉京昆仑宫的方向许久,才转过身去,消失在往来的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