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压缩饼干

阅读

  ·  

2020-12-25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2-25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压缩饼干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圣诞星夜
压缩饼干初始皮肤.jpg

画师:

压缩饼干满星皮肤.jpg

画师:

压缩饼干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压缩饼干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压缩饼干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压缩饼干头像.jpg 压缩饼干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诹访彩花 AKB48 Team SH 李诗绮
专属堕神 头像-蛇君.png
蛇君
头像-大雀.png
大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奶油蘑菇意面.png奶油蘑菇意面
获取途径 协力作战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3 / 1340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29 / 2692
Def icon.png 防御力 27 / 52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71 / 3390
Hp icon.png 生命值 470 / 728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482 / 5632
食物 压缩饼干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不详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淡漠
身高 157cm
关系 喜欢: 日式牛肉饭头像.jpg 日式牛肉饭 烩面头像.jpg 烩面
信条
人类比堕神麻烦的多,我只想处理堕神,不想再面对人类。
简介
饼干的词源是"烤过两次的面包",是用面粉和水或牛奶不放酵母而烤出来的,作为旅行外出时必备的储存食品,特别是在战争时期用于军人们的备用食品是非常方便适用的。而压缩饼干,是用膨化粉制成的饼干,具有香苏脆、不吸水变软的特点。由于膨化时经高温高压灭菌清毒,适宜长期保管和运输,用塑料袋包装既卫生又方便,更是适于军需用。
背景故事
诞生于战火纷飞的年代,早期以雇佣兵的身份活跃于格瑞洛、奈弗拉斯特等地,后因某个契机放弃了参与人类内战的生活,将目标转向了堕神。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压缩饼干-基础技.png
战时补给
(1级)压缩饼干吃掉嘴里的饼干,使自身下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并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额外伤害。
(41级)压缩饼干吃掉嘴里的饼干,使自身下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并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额外伤害。MAX
能量技
压缩饼干-能量技.png
精准狙击
(1级)压缩饼干蓄力瞄准,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21点伤害。当敌方单位当前生命值小于等于25%时,目标直接死亡。
(41级)压缩饼干蓄力瞄准,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873点伤害。当敌方单位当前生命值小于等于25%时,目标直接死亡。MAX
连携技
压缩饼干-连携技.png
超级精准狙击
连携对象 日式牛肉饭头像.jpg 日式牛肉饭
(1级)压缩饼干蓄力瞄准,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65点伤害。当敌方单位当前生命值小于等于30%时,目标直接死亡。
(41级)压缩饼干蓄力瞄准,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3445点伤害。当敌方单位当前生命值小于等于30%时,目标直接死亡。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就是新的雇主?
登录
是有新任务了吗?
冰场
好空旷,埋伏都不方便。
技能
只有死了的猎物才算猎物。
升星
能帮我把枪械也升级一下吗?
疲劳中
精神一直紧绷着,太累了。
恢复中
来一杯吗?这酒味道不错。
出击编队
指令收到,目标确认。
落败
情报有误......
通知
饭?饭......干粮要吗?
放置台词1
家里......没有靶场?算了,我先去研究所那边待一会。
放置台词2
真是好久没有这么安静了,反而有点不习惯......
触碰台词1
都是针对堕神的行动,这很好。
触碰台词2
人类大都一个样,但你——有些特别。
触碰台词3
别碰它!我的意思是如果走火了会很危险。
誓约台词
迄今为止的记忆里只有铁与火,即使这样你也愿意的话......那么,我归你了。
亲密台词1
站到我身后去!小心点,战场很危险。
亲密台词2
我不太懂说那些话,但是,现在这样,我很喜欢。
亲密台词3
这衣服......轻飘飘的......好吧,你喜欢的话。
放置台词3
差不多的敌人,差不多的日子,还要这样过多久呢......呼......呼......
胜利台词
下个目标是谁。
失败台词
暂时撤退。
喂食台词
能换成......算了谢谢。
换装独白
圣诞星夜 唯有今夜,御侍,短暂放纵一下吧。

故事

雨夜


  「喂!停下!说你呢!」

  男人呼喝着,挥舞手中的电筒与长棍大步朝我走来,明晃晃的光道被雨幕拆解的支离破碎。

  「前面不能过去,那里是封锁区。」

  严肃的声音透着些许不安与焦虑,混在淅沥的雨水中,断断续续,模糊不清。

  手指不自觉地滑向腰间的匕首,我忽地想起某人的警告,十分艰难地停下了动作,别扭地开口应道。

  「让.......请让让。」

  若按往日的习惯,这般脆弱的人类我只需一个手刀或者一发子弹就能让他安静。

  但今晚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烦闷地侧过脑袋,试图让雨水把那些令人生厌的警告与规矩洗刷干净。

  也许是雨不够大,又或者那人给的钱实在太多,总而言之我还是按捺下了动手的念头。

  继而开始努力思考有什么方式可以绕过阻拦而不伤害到他。

  「前面有堕神,很危险,明白吗?快回家吧。」

  男人弯下腰凑到我的面前,似是看清了我的容貌,因而误会了什么,语调缓和,带上了一丝暖意。

  然而下一秒,这份暖意便被寒凉的雨水浇了个通透,一根锋锐的利刃突兀地刺穿了男人的胸膛,将他吊了起来。
「嗷——」

  令人惊惧的嚎叫划破夜空,在旁沱的雨幕中越传越远。

  「快......跑......」

  男人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惨笑着,手臂颤巍地抬起,旋即无力地下垂。

  比方才更加浓郁的不悦感上涌,分不清是因为男人突兀的死,还是因为堕神在我面前出手杀人。

  或许二者兼而有之。

  毕竟就算我再怎么不在乎人类,但再一次看到相似的景象还是会生气。

  双眼微微眯起,目光穿透夜色,直视着不远处街道上的怪物,我一口咬碎了嘴里叼着的饼干,掏出怀表,咔塔一声,定格计时。
  「十一点三十三分,任务开始。」

拒绝


  「你做的很好。」
  白松露搂着她的宠物坐到了我身前,表情沉痛。

  「我代表卢帕城的居民感谢你的帮助。」

  「我不需要这个。」

  脑海中莫名闪过某个死去已久的男人,我指了指桌上的黑色钱卡,意简言赅。

  「钱才是我出手的原因,人类的死活与我无干。」

  顿了顿,我又补充道。

  「如果在意他们可以给我更多钱的话——」

  「饼干小姐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白松露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神情微微放松,说着,她将一块令牌推了过来。

  绘有洁白羽翼与黑色羊角的牌面隐隐泛着金属光泽,小巧而精致。

  「我这还有一件委托,不知你是否有兴趣。」

  「这是什么?」
  我捻起令牌,将其置于指间反复把玩,不论是造型还是指尖传来的温润触感都让我十分喜欢。

  「佩里戈尔研究所的认证令牌,出示它可以在与研究所有关联的任何机构寻求帮助,这是新委托的预付报酬,假如你接下了的话。」

  「所有机构?」

  我停下了指间的动作,将它放回了桌上。

  「那我恐怕没有兴趣。」

  说着,我将钱卡收起,背上行囊准备告辞。

  白松露似是对我的举动感到意外,她先是愣了愣,随后不解道。

  「不先问问委托的内容?」

  「帮助这个概念很笼统。」

  我将钱卡拿出,对着白松露晃了晃。

  「可以很小也可以很大,如果很小,我何必用它?人情亏欠总是比金钱交易来的麻烦。」

  「如果很大,我也不会用它,因为那往往意味着我要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

  「而且拿了这个令牌同时也代表被标上某种身份,我不太习惯,还是钱来得直接简单。」

  白松露没想到我会给出这样的回答,她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揉摁着太阳穴款然道。

  「抱歉我不该用这种方法试探你,黑松露说得对,这种方式的交谈我不合适。」

  「直接一点,我想聘请你加入佩里戈尔,担任安保部负责人。」


尴尬的善意


  「这不挺好的吗?那个什么.......佩.......佩啥玩意来着?」

  酒保双手握着摇壶灵巧地翻转着,不大会儿,一杯泛着深蓝气泡的酒水就被推上了桌前。

  「佩里戈尔。」

  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冰凉的酒液顺着喉咙一淌而下,在腹中化作炽热的燥意,飞快地蔓向四肢百骸。

  我喜欢这种感觉,微醺不醉,意识清醒。

  「你知道我对这种拗口的词汇向来苦手,毕竟没什么文化。」

  酒保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又替我盛了杯冰水。

  「能有摆脱现在这种生活的机会为什么要拒绝呢?」

  我察觉到了他话语里的那一抹特别的意味。

  这样的意味我在人类世界感受过很多次,有的真切,有的虚假。

  我不在意,也不在乎,因为不管哪种,背后的意图都相差不多。

  我和酒保认识了很多年,初见的时候那个被称作御侍的男人还在我身边。

  而他们俩也是为数不多于我而言稍显特别的人类。

  平常的话我会一言不发,然后等着他岔开话题,这样我就不需要去思考那些麻烦的事情。

  但显然这次酒保不想就这么结束。

  「你该考虑接下来的生活,饼干,唐他不会想......」

  对话中止,酒馆突兀地陷入沉默,因为有东西堵住了他的嘴。

  「没有下次。」
  收回手枪,我面无表情地扯过一旁的纸巾将枪口的湿意擦拭干净。

  酒保脸色陡然难堪了起来,在数个呼吸间反复变幻,逐渐归于平静。

  随后他又恍若无事地调了一杯新酒放到我的面前。

  「权当赔罪。」

  言辞恳切,表情认真。

  想到我们三个并肩作战的曾经,我垂下了眼帘不去看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再送我条消息。」

  「......好!」

  感受着这个我连名字都不想去记忆的男人话语里逐渐上扬的欣喜,我在心底默默叹了囗气。

  你死的那么早,剩下的人类,真的都很无趣。


意料之外


  枪响如雷鸣,铁屑纷飞,火花进溅。

  面前的男人脸色惨白,脑袋右侧墙壁上的弹坑还在冒着袅袅青烟,但他脸上仍挂着兀自强撑的笑意。

  「饼干小姐请冷静一点,我只是一封信。」
  说罢,他深吸一囗气,毕恭毕敬地递上了一张名片。

  我看也不看,随手甩出一把匕首将名片钉在男人皮靴的跟前。

  「......胡景现在人在哪里?」

  微眯起眼,我在脑海中翻找许久,终于想起了酒保的本名。

  「胡先生现在很安全,我家老板希望能和饼干小姐做一笔交易。」

  「怎么样的交易?」

  我按捺下心中不断上涌的杀意,声音暗哑。

  我不在乎人类,也不算在意这个曾经并肩作战过的家伙,哪怕我喝了许多年他调的酒。

  「老板说当年饼干小姐和唐君杀了他许多人,手上的血总要有人还,但现在唐君已经死了这么久,再去追究旧债难免不美,所以只要饼干小姐帮着做一件事,便可让胡景先生回来。」

  但我在意那个叫唐君的白痴,虽然他总是让我喊他御侍。

  「老板说,饼干小姐杀过他多少人,就帮他再杀多少人,帐便两清了。」

  胡景跟了唐君这么多年,我总得替他做点什么。

  「......如果你们调查过我,就应该知道,现在的我只杀堕神。」

  深深地吸了一囗气,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段鲜血飞溅,笑和哭与哀曦还有惨叫充斥着的岁月,我一字一顿道。

  男人,或者他背后的人似乎早就知道我会给出怎样的答案,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接上。

  「老板说,就像我是一封信那样,饼干小姐您也只是一把枪。」

  「杀人或者杀堕神,都是扣扳机。」
  我盯着男人的眼睛一动不动,直到他脸上的冷汗点滴串成线。

  良久——

  我开口道。

  「你说的对。」
  还不待男人表情放松。

  我又补了一句。
  「杀人和杀堕神,都只是扣扳机。」

  枪响如雷鸣,鲜血进溅,重物应声倒地。

  望着面前生机全无的男人,我掏出了放在口袋里的一块令牌,脑海浮现出白松露的模样。

  「你总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先收着,如果不用也无妨。」

  摇了摇头,我自嘲一笑。

  「你说的对,人类真的好生无趣。」

压缩饼干


  格瑞洛是一个很大的地方,光鲜,繁华。

  所以很自然的,也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阴沟与污秽。

  有人说,人类最大的敌人就是堕神。

  这话对也不对。

  因为堕神只会杀人。

  但人类不仅会杀人,他们——还会吃人。

  「从今天起,他们就是历史了。」
  白松露揉着怀里的乖巧小狗,站在天台上,望着不远处的火光声响,平静地对身边的压缩饼干说道。

  「胡先生也救出来了,只有皮外伤,没有生命危险。」

  「......麻烦你了。」

  压缩饼干无意识地在手里甩着刀花。

  「不麻烦,我有钱,很多的钱。」

  白松露转过身来「凝视」着身边的少女,认真道。

  「但很多事情有钱解决不了,所以我需要你,接下来要麻烦的,也是你。」

  「我不怕麻烦。」

  压缩饼干回过神来,收刀入鞘,向白松露递出手掌。

  「我只是不想跟人类打交道。」

  「佩里戈尔的安保部门只会和堕神打交道,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白松露笑了笑,握住了那只递来的手掌。

  怀中的小狗跃到了地上,亲昵地蹭了蹭压缩饼干的小腿。

  「你要去看看胡景吗?」

  白松露似是想起了什么,提醒道。

  「他现在在研究所的下属医院。」

  「......不了。」
  沉默了一会,压缩饼干摇了摇头,同时将手腕上的一圈老旧的手链小心地取了下来,换上了佩里戈尔的令牌。
  「来谈工作的事儿吧,这个安保部门的主要职能是什么。」

  「猎杀堕神,保证开拓地的研究所安全,必要的时候协助其他组织解决与堕神相关的麻烦,当然,协同过程不需要你出面。」

  「听起来还不错。」

  两位少女并肩而行,背对着火光朝着研究所走去。

  「对了,安保部门现在已经有一位成员了,加上你的话,就是两个了。」
  「人类?」

  「不,是飨灵,她叫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