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双皮奶

阅读

  ·  

2020-03-26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3-26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双皮奶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岁贺子神
双皮奶初始皮肤.jpg

画师:

双皮奶满星皮肤.jpg

画师:

双皮奶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双皮奶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双皮奶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双皮奶头像.jpg 双皮奶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角元明日香 V17-宝仪
专属堕神 头像-酒团子.png
酒团子
头像-酒童子.png
酒童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牛油果塔塔.png牛油果塔塔
获取途径 协力作战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4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01 / 1531
Def icon.png 防御力 16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199 / 5484
Hp icon.png 生命值 300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09 / 1534
食物 双皮奶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约18~20世纪
性格 勇敢坚定
身高 155cm
关系 喜欢: 松鼠桂鱼头像.jpg 松鼠桂鱼
信条
为了武者的荣耀,我会全力以赴!
简介
双皮奶是一种粤式甜品。用水牛奶做原料,上层奶皮甘香,下层奶皮香滑润口。吃起来,香气浓郁,入口嫩滑,让人唇齿留香,这种营养又美味的甜点据说在清朝时被发明,起源自顺德,现遍布于广东、澳门、香港等地。
背景故事
外表年幼,内心成熟,对认定了的事情会全力以赴,很重视武术的荣誉感,认为武术不是用来街头打架,或者炫耀力量的工具。在被要求表演武术的时候会很生气。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双皮奶-基础技.png
武之计略
(1级)双皮奶将力量聚集在双拳,提高自身30%攻击力后,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2点伤害。
(41级)双皮奶将力量聚集在双拳,提高自身30%攻击力后,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46点伤害。MAX
能量技
双皮奶-能量技.png
武之荣耀
(1级)双皮奶拚上内心荣耀全力连击,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33点伤害。
(41级)双皮奶拚上内心荣耀全力连击,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3029点伤害。MAX
连携技
双皮奶-连携技.png
超级武之荣耀
连携对象 松鼠桂鱼头像.jpg 松鼠桂鱼
(1级)双皮奶拚上内心荣耀全力连击,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80点伤害。
(41级)双皮奶拚上内心荣耀全力连击,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3640点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鄙人双皮奶,耀之州的乡野武师,御侍大人请多指教。
登录
回来啦?我也刚做完今天的功课,一起喝杯茶吧。
冰场
原来如此,在冰上练拳很考验下盘的功夫呢。
技能
我要动真格的咯。
升星
好像......身体的束缚被解开了。
疲劳中
呼——体力不够了,我得休息一下。
恢复中
再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出击编队
希望能对上势均力敌的家伙啊。
落败
唔唔......还不够......强吗......
通知
饭做好了哦,嗯?很意外?孤身修行的时候没有好厨艺可不行。
放置台词1
嚯!啊......木桩又坏了,上个月才刚买的......怎么办......
放置台词2
伤脑筋,最近大家好像都不怎么想和我对练......是被嫌弃了吗......
触碰台词1
嗯?喝!啊——对不起对不起,御侍大人我不是故意的,这是条件反射......
触碰台词2
传统武术不是擂台表演,武者出手可是要分生死的。
触碰台词3
基础的体能训练?我的话,每天俯卧撑、仰卧起坐、下蹲各百次,以及长跑十公里。
誓约台词
好啊!既然回应了你的这份心情,我就会认真负责到底,那么,御侍大人,未来的日子请多指教。
亲密台词1
我想登上武道的巅峰去看一眼,你能陪我一起吗?
亲密台词2
强大以后?咦......说起来我好像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欸......那......保护你?喂!不准笑!
亲密台词3
嗯?我并不打算教导你武艺啊,毕竟,有我在,不会让你面对危险的。
放置台词3
御侍大人还没回来啊......那就再加练几组动作吧。
胜利台词
承让。
失败台词
呼——调整心态,下回再战。
喂食台词
啊!感激不尽。对了,不嫌弃的话,这是回礼。
换装独白
岁贺子神 偷偷摸摸是不好的!小家伙快把油汤放下来!

故事

目标


  我打败了我的第三十一任师父。

  拳头离要害仅咫尺,他没能避过。

  这套拳法讲究速战速决,极耗体力,也威力无穷。

  若不留分寸,让他吃下这一招,伤势必然不轻。

  汗珠从额角滑落,沾湿的胡须紧贴着他的下颚。
  他垂下眼睑,卸了力气,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推开。

  收了架势,我从师父身侧站起,顺了顺气。

  「师父,承让了。」
  我作了个揖。

  胜负已定。
  按照常例,从现在起,我便算是出师了。

  武馆内一片哗然。


  一场对决下来,不论是师父还是我,都需要一段时间歇息。

  弟子们在场外外围了一圈,待我退到边上坐下,他们立刻如看到饵食的鲤鱼一般涌上去,哄闹着将师父团团包围。

  一位师兄却没凑过去。
  不知怎的,他脸色煞白,表情很是难看。

  「双皮奶,我、我不允许你走!!」

  「理由是?」

  如果有一方舞弊,这场对决便不作数。

  他斟酌了半天说辞,终于磕磕巴巴地吐出几句完整的话。

  「你、你进武馆不过半月,怎可能单凭拳法就与师父势、势均力敌!我不信!!快说你用了什么手段!这是蔑视武道!!」

  「不曾用过下流的招数。」
  我问心无愧,直视着他,语调平稳。

  「对武道,也不比任何人少半分敬畏。」

  「倒是师兄你,为什么总想妨碍我呢?」
  不去练习,反而对别人打歪主意,才是蔑视武道呢!」

  「你——」
  师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想必是没能料到我早就发现他在我周围到处做手脚。他把这「你」字重复来重复去,半天没憋出下半句话来。

  「够了!」

  这边半场唇枪舌战过去,老爷子终于也恢复了点力气。他挥开殷勤的徒弟们,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板儿。

  师父要说话,众人识相地噤声。

  「我输的心服口服,你又胡言乱语些什么?」

  「......」

  师兄垂下头,紧咬着下唇,额上冷汗涔涔。

  「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罚你。」

  他剜了师兄一眼。
  然后又转头看我,眸中冰霜融化,嘴角挂起笑意。

  「双皮奶,你出师了。」

  「多谢师父!」

  我低头行了一礼,答得爽快。

  老人揉了把腰,长出一口气,径直走过来,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按在我的发顶。

  「接下来,打算去哪儿?」

  「武道的巅峰!」

  不管路经何处,我的目的地,始终只有那里。


冒险


  冒险故事总是大同小异。
  一个踏上旅途的理由,一个明确的目标,一个宿敌。

  理由与目标都很明确,作为武师,我向往着。
  也必须前往更高的地方。

  至于宿敌——

  「喝!」

  咚!
  庞然大物摔落在地,砸出敦实的一声。

  不等我回头,又是一团黑雾迎面而来。

  飨灵的宿敌,也就是堕神。

  这儿有好几个。

  血盆大口裹挟着一阵腥风逼近过来,我只好踏着一旁堕神的躯体借力跃起,俯冲而下,以随手捡的破木棍贯穿它的头部,这才堪堪躲过一击。

  它化作烟尘四散开去。

  解决了一只。
  只是这样一来,我手中连武器都没有了。

  怎么办......

  一对一,这群家伙并非我的对手。

  问题在于数量。

  我一咬牙,上勾拳扎实地打进堕神的身体。

  效果甚微,打不动。它在不远处滚成个圆球,很快便重振旗鼓,张开大嘴又扑过来。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只能拼一下了。

  我侧身避过,压肘,缩肩,掌心蓄力,默念口诀。
  师父说过,这一招,只要使出,便是背水一战。

  若不能击中,我——
  「放松身体!」
  唐突的女声打散了我集中起来的注意力。

  「唔!什么?!」视角骤然上升,我忍不住发出惊呼,一拳挥空。
  我的衣领一紧,像被人拎着后脖颈皮提起来。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

  一瞬的恍惚过后,我发现自己正从上空俯视一位陌生少女的头顶。

  「嘿—!!」

  她吃力地挥舞着青色的竹竿。竹竿顶端系着的韧线细得笔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我确信了。

  不该说「像是被提起来。」
  因为现在,我正被不认识的女孩儿用鱼竿勾着后领,甩到半空中,飞快远离堕神的包围圈。

  身后是扑空了的堕神,而我,正如一条咬钩的大鱼,从上空划过。

  「要抓紧了哦!」少女举着鱼竿奔跑起来。
  「什么抓紧?!啊!!等、等一下!!!」

  还没能完全理清状况的我,老老实实攥紧了那根细线。

  抓是抓紧了,可,问题在于,前面是——

  「前面是悬崖!!」
  「不用担心,会得救的啦——」
  少女一跃而下。


获救


  「阿嚏!」
  少女坐在一条绯色大鱼的背上,捂着脸打了个喷嚏。
  有所感应一般,鱼甩了甩尾巴。

  好不容易被篝火烤干了些许的上衣立刻又染上潮气。

  「哎呀,阿桂!你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她皱眉,踢了一下大鱼肥肥的肚腩,搓了搓鼻尖。
  看着那条肥硕的鱼,我回想起方才惊心动魄的坠落。
  确实如少女所说,我们得救了。

  大鱼从悬崖下的溪流中一跃而起,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我们,沿着水流一路往下。
  我向后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跟来。

  大难不死,我抓着鱼背刚松一囗气,她却一脚踩空,尖叫着一头扎进水面,扑通一声砸出漂亮的水花。

  那水花把我浇了个透心凉。
  被送到岸上之后,她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木柴,就地生起篝火,要帮我烘干衣服。
  坐在火堆旁听她讲着她奉老板之命四处旅行的经历,时间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天都暗了一半,衣服却还是半干不干我捏了捏衣角。

  「唔...……不好意思呀,刚才那一下没坐稳,害你的衣服也都湿透了.….」
  注意到我动作,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

  「不,你不该道歉的!我才要感谢你刚才出手相救!」
  我连忙摆手。

  「不谢不谢啦,我也没做什么,嘿嘿~」
  她眉眼弯弯,抬头又对我笑起来。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被那么多堕神包围呀?」

  「啊....…看到第一只的时候,我以为自己能赢,后来它们聚了起来...….就...….」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

  「哇...…..换做我的话,早就逃跑了!」
  她比划了一个逃跑的动作。

  「嗖嗖地!」

  「怎么能逃跑呢。一直选择逃避,是没法变强的!」

  「唔~但你打不过它们呀?」

  「可我的目标是武道的巅峰,我必须——」

  「不管你的目标是哪,都要活着才能去呀,要是我没来救你可怎么办!逃避可耻,但到关键时刻,可是很有用的呐!」

  「.....」

  「对不对?」
  「.....你说得对。我会好好反省的。」
  我垂下脑袋。

  这也是重要的一课。

  看我垂头丧气,她摸了摸我的头。
  不习惯被摸头,我晃晃脑袋,她也不介意,笑嘻嘻地收回手。

  「为什么急着变强呢?慢慢来也挺好的呀,停下来看看风景,享受一下旅行的乐趣嘛~花花草草都长得不一样,它们背后的故事也都可有意思啦!」

  「不行的。我的目标是武道的巅峰,但就我现在的水准,连它到底有多高都窥探不到。我还得更加努力,才能有朝一日——唔?」

  身后的草丛窸窣率地动了一下。
  我停下交谈,猛地回头,余光捕捉到一个人影。

  偷袭?!

  我起身抬腿勾住对方的脖颈,锁喉,坐上对方的肩膀,后仰。

  「唔哇?!」

  动作一气呵成,我将对方制服在地。
  他的四肢都被我牢牢扣住,动弹不得。
  「啊—疼疼疼疼!!」
  「你是谁!?」


保护


  质问和痛呼同时响起。
  独自游离于紧张气氛之外,少女啪叽啪叽地鼓起掌来。

  「哇哇!!真厉害!!」
  「嘶...…….疼疼疼!松鼠桂鱼,快别鼓掌了,你解释解释......」

  「啊,对对对,差点忘了...……叫花鸡是我的朋友,来找我的,不是坏人啦,松开他吧!」

  「呃,是这样吗?!对不起!!我不习惯被人从身后接近......这已经是条件反射了......」
  我立刻松开禁锢,手忙脚乱地把被称作叫花鸡的青年从地面扶起。

  「没受伤吧?!」

  「我没事,误会解开就好.....」
  青年缓过气来,衣衫凌乱,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我仔仔细细看了一圈,确认他没有受什么伤,这才松了口气。

  「别在意,真的没事。」
  叫花鸡拍拍身上的灰尘,冲我笑笑,转头看松鼠桂鱼。
  「这是你的新朋友吗?」

  「嗯!她被好多堕神围在路中间呢,我刚好路过就把她救下来啦~你都不知道,当时状况可别提多凶险了——对吧?呃..….」

  「哎呀,我好像忘记问你的名字了哎..….」
  松鼠桂鱼冲我眨眨眼睛,我才想起自己忘了做自我介绍。
  「失礼了。鄙人双皮奶,乡野武师——」

  「双皮奶?」
  「双皮奶?!」
  两人同时抬高的声调把我吓了一跳,半句话卡在喉咙口又咽了回去,化作一声弱弱的「在」。

  「你就是双皮奶!!」
  松鼠桂鱼突然哇地叫了一声,冲我抱过来。

  「承天会没对你做什么吧?!」
  「什、什么承天会?」

  我不太习惯这样的身体接触,感觉脸上烫得厉害,想推开松鼠桂鱼的手,却看见她眼角发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只能由她抱着。
  「你不知道承天会?他们的事情,前不久闹得还挺大的..….」
  叫花鸡有些吃惊。

  「不知道。」
  我有些不好意思道。除了武道之外,大事小事我都不太往心里去。

  「他们是十恶不教的坏人!」
  松鼠桂鱼抬起头,义愤填腾。

  「害了好多人!!」
  叫花鸡点点头,顺着松鼠桂鱼的话解释起来。

  「承天会是臭名昭著的世家集会。」
  「他们一向把飨灵视作兵器。为了研究强行控制维灵的方法,他们曾经进行了大批量的实验。」

  「他们盯上了我?可我没感觉有人在跟着我——」
  「我刚刚还纳闷,为什么会有人埋伏在我和松鼠桂鱼约好交换线索的地方附近。」

  「....….」

  「还以为我们的行踪暴露了…….害我怪紧张的,急匆匆赶过来,没想到他们是跟着你来的。不过,这下也算是可以确定了。」
  「他们要拿我做实验,找办法控制我,然后做坏事?」

  「不一定。碎雪计划成功之后,他们的大部分势力都已经散了,就剩一支逃出来的残党在苟延残喘着。」
  「放在现在,慢慢想办法控制编灵这种长期计划就不太明智了。他们的目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找到你,拖住你,等未来的靠山来取。」

  「......」
  被当成物品对待的感觉着实不太妙,一股恶心的凉意顺着脊骨往上窜。
  「不用怕双皮奶,我们来自景安商会,是碎霄计划的协助者哦!」

  松鼠桂鱼的眼神颇为认真。

  「我们会保护你!保证谁都抓不到你!」


双皮奶


  双皮奶的世界很单纯。

  俯卧撑、仰卧起坐、下蹲各百次,外加长跑十公里,这是她的日课。
  除此之外的时间,她也认真地锻炼着自己,在耀之洲各地的武馆辗转着求学。

  有错误,就承认错误、有不足,就克服不足。
  不懈努力之下,她飞快地成长着。

  她是天生的武师。
  南攀北腿,刀枪棍棒,每一样都能以令人膛目结舌的速度融会贯通。
  她的灵力也随着武道精进,逐渐成长起来。

  她有可期的未来。

  她相信着自己终有一天能够踏足巅峰。那高处的风景,是她要回馈给恩师们的礼物。

  真实的世界却不如她所想的那样单纯。

  她所珍视和敬畏着的力量被视作资源。
  若有万一,她身上流淌着的灵力、她学会的一招一式,都会成为迫害他人的凶器。

  双皮奶选择在景安商会留下。

  不过,不是作为保护对象。
  她希望自己作为商会的一员留下。

  双皮奶明白自己还没有能力从心怀不轨的人手中自保,而景安商会可以帮助她。

  她接受了帮助,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只能是被保护的那侧。
  「倒也可以。」
  佛跳墙思索片刻,指了指松鼠桂鱼和叫花鸡刚搭上的船。
  「你和他们一起出发吧。」

  双皮奶抬头看松鼠桂鱼。

  松鼠桂鱼扒着围栏点头如捣蒜。

  双皮奶迈开脚步向她走去。

  海浪轻推,汽笛声中,港口逐渐从视野里消失。

  此时,耀之洲某处,幽暗的石洞内。
  身着黑袍、戴着面具的男人坐在乱石之上,面前跪着同样一席黑袍的青年。

  「是、是属下办事不力...……没、没能....……拖延住双皮奶....….」
  冷汗从青年下颚滑落。
  男人冷笑一声。

  「他不也一样,没能追上那个小姑娘?」
  「那些大人们还没赶到武馆,你们就把她弄丢了。」
  他走下石礁,站定在青年面前。

  「打算怎么赔罪?」

  他抬腿,将青年踢倒在地。

  「想想办法,补上空缺?嗯?」

  「.....请、请大人,指教....….」
  青年面色煞白。

  「你有办法的。他不是还在么。」

  他以鞋尖抬起青年的脸,隔着面具狞笑出声。
  「别怕,你很快就要重获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