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花鸡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叫花鸡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少年游
叫花鸡初始皮肤.jpg

画师:

叫花鸡满星皮肤.jpg

画师:

叫花鸡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叫花鸡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叫花鸡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叫花鸡头像.jpg 叫花鸡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佐藤拓也 樊俊航
专属堕神 头像-尖牙蜗牛.png
尖牙蜗牛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芝士紫薯.png芝士紫薯
获取途径 飨灵收集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38 / 960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006 / 4406
Def icon.png 防御力 17 / 33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57 / 1851
Hp icon.png 生命值 421 / 771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87 / 1652
食物 叫花鸡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豪爽
身高 174cm
关系 喜欢: 烧饼头像.jpg 烧饼
信条
那个芝麻点儿是我兄弟,生意方面多多照顾啦!
简介
叫花鸡虽然脱胎自泥土,但他的香味却始终被人们念念不忘,以至于在他诞生的历史上被不断改进,而成为了现代家喻户晓的经典菜品。
背景故事
大大咧咧全然不管自己形象的飨灵,仿佛每天都在混日子,但却是一个十分可靠的人。和烧饼从小是拜把子兄弟,一起流浪。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叫花鸡-基础技.png
打狗棒
(1级)叫花鸡灵活地挥舞手中的打狗棒,提升自身10点攻击力,持续5秒。
(41级)叫花鸡灵活地挥舞手中的打狗棒,提升自身90点攻击力,持续5秒。MAX
能量技
叫花鸡-能量技.png
逍遥游
(1级)叫花鸡运用起打狗棒法,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带378点伤害。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10%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
(41级)叫花鸡运用起打狗棒法,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带4914点伤害。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10%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MAX
连携技
叫花鸡-连携技.png
逍遥叹
连携对象 樱饼头像.jpg 樱饼
(1级)叫花鸡运用起打狗棒法,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带453点伤害。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20%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
(41级)叫花鸡运用起打狗棒法,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带5889点伤害。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20%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是吧,今天起我就在这里打扰了,放心放心,不用给我房间的。对了,那个芝麻点儿是我兄弟,生意方面多多照顾啦!
登录
御侍啊你可来了,我快饿死了,饭呢饭呢?
冰场
好冷啊,真想有团被窝在这儿……
技能
棒打落水狗咯!
升星
是吗是吗?我又厉害了啊?
疲劳中
啊?我现在超累的,先找别人行不行啊?
恢复中
呼啊啊啊~真痛快,再睡一会儿吧……
出击编队
咦?有好玩的东西了?
落败
弟弟……快走啊……
通知
哇!什么玩意儿真香!请给我两份!
放置台词1
呼——呼——呵啊!吓我一跳!咦,刚才不是狗在叫吗?
放置台词2
趁现在去看看芝麻点儿那里转转吧......?
触碰台词1
老板,这衣服不要了吗?那就给我吧,我要!
触碰台词2
御侍啊,给我点儿钱花花吧,肚子好饿啊~!
触碰台词3
噗哈!真是好酒!干脆再来几颗花生豆,唔唔~啊喂!那只鸡腿是我的,不要动!
誓约台词
什么?什么什么?要一直在一起吗?也好啊,如果店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脏活累活就交给我吧,我很有力气的~!
亲密台词1
哎?洗澡?今天也没流汗啊……啊,喂喂,别赶我去睡仓库嘛!
亲密台词2
御侍,今天开心吗?不开心的话我来逗你开心吧!
亲密台词3
安心吧!有我在,没有小混混敢来店里捣乱的!
换装独白
少年游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御侍和我一起坐下来唠唠嗑怎么样?

故事

白手起家


  家徒四壁。
  也许说的就是我的御侍。

  作为家中长子,御侍尚未成年的时候,就负担起了家庭的重担——照顾父母留下的七八个尚且年幼的弟妹。
  除去要在外做些苦活负担家里的家用外,回到家还要给弟妹们做饭、洗衣。



  我是个意外。

  对于其他人来说算是一种助力的飨灵,对于御侍来说,却反而成了一种负担。

  他没有多余的衣服给我穿,破破烂烂的茅草棚里也没有多余的棉被给我盖。
  好在飨灵并不是必须进食的,不然还多了一张要吃饭的嘴。

  我不像御侍那样聪明,找不到能多赚钱的工作。
  临时工微薄的薪水大多被我拿去买了些御侍自己向来不舍得吃的东西,好给他补补身子。

  还有些好心的老板,看我身上破败的衣服,会将家里的旧衣服拿给我。

  而那时,那些小家伙们也就有了暖和的新衣服可以穿。

  没过多久,御侍就发现,他在外头辛苦做工的收入,依旧还是无法让他还年幼的弟妹们吃饱穿暖,咬牙之下,买下了一个小推车,做起了排档。

  御侍他真的是个很勤奋的家伙,比早餐铺子的老板起得更早,比做夜宵摊子睡得更晚。
  用料足,味道好,价格公道,而且还什么时候想吃都能吃到。

  御侍的生意越做越红火,家里的日子也好了不少。
  但是,生意越来越大,自然也有些人羡慕,嫉妒。

  其他被抢了生意的店家便雇了人,拿着木棍、锤子来到了御侍常驻的街边。
  他们打算毁掉御侍的小车。

  我看了看手中的打狗棒,忍不住笑得开怀。
  之前我帮不了御侍太多,现在,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将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之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小铺前排得长长的队伍,忍不住松了口气。
  还好,他没有注意到这里。
  这些小事,他们没有知道的必要。

离开


  御侍的生意逐渐做大,家中的生活也越来越好。

  他们不再需要我那些微薄薪水的补贴,于是我便安心地在店时近的街角里驻守了下来。

  毕竟,生意越大,来找麻烦的就越多。

  这条混乱不堪的街道,除了竞争者招来的麻烦外,还有些不长眼想要来索取保护费的家伙。
  街角的位置足以将每一个前来的人得一清二楚。

  这些事情,御侍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毕竟那些来找麻烦的家伙中,还有着不少曾经对他有过帮助的“恩人”。
  小家伙们的衣服换了又换,而我身上依旧还是最早时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
  人类的身体比飨灵脆弱太多,总还是得先保证他们的,更何况他们中还有几个女孩儿,女孩儿总是要穿得好些才好。



  御侍的小铺子已经改成了一家气派的店铺,而原本的茅草棚也已经换成了温暖明亮的府邸。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不再为这个家庭带回什么的我,就成为了这个宅邸中,可有可无的存在。

  「哥!你还养着他干什么!他每天早上出去闲逛晚上回来睡觉,不去给你帮忙,也不和其他飨灵一样去击杀堕神!整天吊儿郎当的,你又不是他父母!」
  「别说了。」
  「哥!」
  「别说了。他……」
  「如果你不好意思说,那我去!哥你每天那么辛苦,还要供他吃喝!他动不动就在外面和那些混混打架还砸坏别人家的东西!我们都赔了多少钱了!你又不欠他的!」
  「……我会去和他说。」

  我靠在门口,仰起头看着明亮皎洁的月亮,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忍不住自嘲地勾起嘴角。

  原来,以为和睦,互相依靠的家人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我以为,其他人不懂,至少你,会知道我做了什么的。


  被赶出去这种事不论是对他还是对我来说,都过于难堪了些。
  趁着月色,我拿着我唯一的行李,我的打狗棍,离开了御侍的家。

  回过头看着这座此时已经和当年截然不同的府邸,我不由得感到一阵从未感到过的寒意。
  我从未告诉过他们我做过什么,但也从未刻意遮掩。

  自嘲式的笑容在嘴角绽开,我忍不住晃了晃头,拿着打狗棍趁着夜色离开了这个城镇。



  当我拿着身上仅剩的铜板买了一壶好酒,坐在城郊的枯树枝上赏月吋,我却发现了远方闪烁着的幽幽绿光。

  啊,我竟然忘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这里,总会涌现兽潮。

  去年的兽潮,虽然依旧影响到了大家的田地,但御侍家的田地在我的底护下,幸运的只伤了两个西瓜。

  我看着(那些)闪烁绿色光的那些眼睛,忍不住叹了口气。
  罢了,最后护你们一次吧。



  手中的竹棍旋转,每一下都狠地击打在那些野兽的身上。
  腾空而起的野兽张开嘴露出了尖锐的獠牙,嚎叫着扑向了我的身后。

  顺着方向看去,我发现了因为猛兽袭来坐倒在地上的御侍和他的弟弟。

  脚尖轻点,腾空狠狠在它的头顶落下,在獠牙咬上御侍脆弱的脖颈之前,将它狠狠地踩在了泥地中。
  我凝望著彻侍凝著时月的双眼,写满了恐惧的眼眸中却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了明亮的光华,原本想要说的话也被我吞下。

  罢了,都决定要走了,何必解释那么多。

  「叫花鸡!你……」
  「我走了,不会再拖累你们了。」

相遇


  我遇到我的好兄弟烧饼的时候,是我刚离开那住了很多年的城镇不久。

  顺着官司道一路内北走,我来到了一座和御待的家乡很像的小镇,我四处打量了一圈,想要找个地方打打短工,好买些酒和花生豆吃。

  要知道。只有在刚被召出来的时候,我才过花生豆配酒的滋味,但是那味道我至今难忘。


  我拿着一天的打工钱,换了一瓶酒一碗小小的花生豆,坐在街角的角落里一口酒一口花生豆。
  我忽然感到,这样的人生可能才是我想要。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小碗里莫名多出不少铜板。

  我捧着手里的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下一刻,我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烧饼。

  我抬起头的时候,看见的便是我兄弟那张有点稚气的脸。

  「饿了吧,让给你了。」

  我看他一副还不禽得手里的烧饼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要给我。」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拿去吃吧,我还要去帮老板收拾摊子。我先走啦!以后肚子饿了来南边烧饼摊找我。」

  我拿着手里的烧饼,又抬起头看着他跑远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是飨灵,感觉不到饿的。
  笨蛋。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我来到了烧饼摊前。
  这时我才知道,这个给我塞了自己晚餐的家伙,也是个飨灵。

  他就叫做烧饼。
  是这个烧饼摊老板的飨灵。
  每天都在帮这个老板打理他的铺子。

  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我悄悄地在他们铺子旁的角落里坐下。

  烧饼和他的御待每天都十分忙碌,但在中午和傍晚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小小的女孩儿,手里捧着两个饭盒跑来给他们俩送饭。

  当他们俩吃饭的时候女孩儿都会捧着脸,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俩直到吃完为止。

  也许是待的时间久了,烧饼时常给我送来他们铺子里的烧饼给我吃。

  「为什么要那么帮他们,他们不会谢谢你的。」
  「不啊,我想的又不是他们的谢谢,只是想要他们开心而已。」

  忽然有一天,一个里面放满了香喷喷的饭菜的饭盒递到了我的面前。
  那个叫做瑶瑶的小女孩儿,笑眯眯地托着下巴蹲在了我的面前。

  「哥哥,我看你在这儿很久了,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我看着那张圆滚滚的笑脸,微微一愣。

  原来,我没有为人类做什么,也是可以得到来自他们的善意的。

善意


  自从吃过瑶瑶做的饭后,看着那在烧饼铺上忙碌着的两人。我于再也无法忍受只是旁观的自己。

  我的手脚井没有烧饼的利索,但是好歹也算有点蛮力。
  而烧饼向我伸出了手,邀请我住到他们井不宽敞的小屋。

  虽然拒绝了他们,但我也已经习惯了每天到他们的铺子旁边给他们帮忙。
  直到有一天。
  乡里横行惯了的小霸王带着他的几个小弟,大摇大摆地来到了他们的小铺。
  手中的斧子和长刀让所有行人避之不及。

  就在他们要下手砸向小铺的时候,我手中的打狗棍已经横在了他们的颈前。

  上挑,横劈,旋转,猛敲。
  我攻击他们的动作就像是当年我守在御待的小铺旁,对待那些前来找麻烦的家伙一样。

  几个小混混很快就被打得落荒而逃。
  我看着旁边铺子被砸得一片狼藉的门面,忍不住一愣。
  回头看向了呆呆站在铺子后的烧饼御待,和刚好来送饭的小瑶瑶。

  我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果然,还是会露出原型的吧。
  不论表现的多么亲近,终究还是会讨厌我的。

  然而下一刻,瑶瑶小小的身体狠狠撞进了我的怀里。
  她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笑弯了她漂亮的大眼。

  「哥哥好厉害!」

  而刚刚围在四周的乡亲们也大多忽然反应了过来,向我围了过来。
  「哇你好厉害啊!」
  「是啊是啊!以后我们就靠你保护了!」
  「多亏了你啊!」
  「可是……我……东西砸坏了……」
  「我来帮你赔!」
  「我来!」
  「哎呀老头子我这点东西算什么!你帮忙赶跑那个小霸王才是帮了大忙呢!」

  和以前截然不同的反应,让我回想起那些曾经冰冷的视线,我又看了看身边这群热情的乡亲们,也忍不柱和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叫花鸡


  叫花鸡从自己的兄弟烧饼那边得知了竹林中有着一个十分神奇的典当行。
  典当行外头的竹林里,还住着一个烧饼的好兄弟。

  为了结识兄弟的好兄弟,叫花鸡带着一只烧鸡,一壶酒,来到了这片幽深的竹林外。

  男人之间的友谊总是很奇怪。

  一壶酒,一场醉。
  就足以让他们两人成为兄弟。

  竹筒饭比起忙碌的烧饼要悠闲不少,于是缺少酒友的叫花鸡只好在烧饼忙碌时提着自己的烧鸡美酒来到竹林,和竹筒饭一醉方休。
  甚至在不久后,一起住在了这片竹林中。
  竹筒饭从叫花鸡的对话中了解到,叫花鸡是个不太喜欢把自己做了什么表达出来的家伙。
  他为了他的御侍付出了很多,但却从没有告诉过他们。

  曾经的他,只会默默地将所有威胁到御侍的危险排除。
  而在和那些人打斗时砸坏的东西,他也不愿多做解释。

  他被不知真相的御侍“赶”了出来,但却在这里得到了所有人的理解。
  他想要知道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会和御侍走到如今这般相逢陌路的境地。
  为什么,御侍不能像现在的瑶瑶他们那样,理解他。


  而喝得两颊通红的竹简饭打了个酒嗝,狠狠地拍了拍叫花鸡的肩膀,大骂了一声活该。

  「你啊!真的是活该!」
  「……」
  「就和我一样……活该……」

  竹筒饭靠在叫花鸡的背上,他仰起头看着被茂密的竹叶遮挡的天空,向来开朗的他表情显得有些忧愁。

  「有什么话,想要告诉别人,就别等着别人自己发现啊。一定要,直接告诉他们啊!不然……」
  「不然?」
  「不然……想说,都来不及再说了啊……嗝……安南……你在哪里……」

  叫花鸡从烧饼的口中得知了那个叫做安南的人类女子。
  他看着醉得睡倒在竹林里不省人事的竹筒饭忽然升起了一种冲动,但这种冲动却被一种胆怯的情绪给压抑了下去。

  万一,他们不是这样的呢。
  万一,他们知道了真相还是不能理解我呢。

  然而下一刻,烧饼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他。

  那是一封来自叫花鸡御侍的信。
  原本,在叫花鸡想要离开的那天,御侍是想要来找他问问。
  他到底在做些什么,为什么身上经常出现接连不断的伤口。

  然而还未等他将问题问出口,叫花鸡已经离开。
  一直到他在兽潮时,看见了拿着打狗棍站在他们身前的叫花鸡,他才真正明白,叫花鸡为了他们做了什么。

  但是叫花鸡离开后,他们一直都没有找到他。
  他托了很多人,终于找到了叫花鸡在哪里。
  因为担心叫花鸡不愿意见他,他便写下了一封信让人送来。

  「回来吧,我们在家等你。」

  叫花鸡看着那封信,出了往常一样不羁的笑容,像是怀念,又像是释怀一般地说道。

  「回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