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烧饼

阅读

  ·  

2020-1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烧饼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临时值日生
  • 难逃命运
烧饼初始皮肤.jpg

画师:

烧饼满星皮肤.jpg

画师:

烧饼换装.jpg

画师:

烧饼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烧饼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烧饼头像.jpg 烧饼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阿部敦 小N
专属堕神 头像-绿团子.png
绿团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青椒牛柳.png青椒牛柳
获取途径 召唤小费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3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53 / 1178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81 / 1773
Hp icon.png 生命值 288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04 / 1514
食物 烧饼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2世纪
性格 乐天
身高 157cm
关系 喜欢: 冰糖葫芦头像.jpg 冰糖葫芦 叫花鸡头像.jpg 叫花鸡
信条
最朴实的,才是最好的吧。
简介
诞生自异地番邦的烧饼,无论是外观还是味道都显得土里土气,但恰恰是因为这土气的一面,反而让人们在食用他的时候回忆起过去孑然一身的朴素感,让人无法忘却。
背景故事
乐天派少年,常年的市井生活让他有了一套自己的处事方式,很会做生意也喜欢跟人相处。超级吃货,除了睡觉的时候,手上一定会拿着吃的。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烧饼-基础技.png
奋力头槌
(1级)烧饼用头猛撞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6点额外伤害。
(41级)烧饼用头猛撞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60%的伤害并附加568点额外伤害。MAX
能量技
烧饼-能量技.png
旋风飞踢
(1级)烧饼对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进行连续飞踢,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67点额外伤害。
(41级)烧饼对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进行连续飞踢,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60%的伤害并附加2638点额外伤害。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人见人爱.png
人见人爱
【1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
(1级)顾客结账时额外获得2金币奖励。
(25级)顾客结账时额外获得49金币奖励。MAX
厨房技-声名远扬.png
声名远扬
【3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
(1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1点知名度奖励。
(5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5点知名度奖励。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南来的北往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唉!香喷喷的烧饼在此,老板,您要不要来一个?
登录
噢!您来了哈,小的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冰场
老板,要不要来点吃的呀。
技能
吃我这招吧!
升星
谢谢老板的打赏。
疲劳中
感觉浑身没有力气呢。
恢复中
啊啊,要外焦里嫩才好吃,不要急了。
出击编队
老板,有何吩咐,事成之后要给我一些好吃的哦。
落败
烤,烤糊了......
通知
老板,饭好了~好香啊~嘴巴馋了!
放置台词1
老板最近不怎么来了,唉...
放置台词2
最朴实的,才是最好的吧。
触碰台词1
老板,烧饼可是老实人,百年手艺,源远流长,很实惠的。
触碰台词2
老板,活干完了,我可以去吃东西了吗?
触碰台词3
老板,要吃吗,分你一半好了~嗷呜,呜嗯。。。。唔。。。。
誓约台词
老板,我虽然不能给你很奢华的生活,但我会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怎么样?
亲密台词1
御侍,要来一点吗,真的很好吃的!不要尝尝吗?这可是我的拿手好菜唉。
亲密台词2
啊?你刚才说要给我吃什么好吃的菜,在哪呢?
亲密台词3
哎?已经要收拾了?等一下嘛,我还没吃饱唉!
换装独白
临时值日生 马上要放假的时候,就是赚钱的最好时机!代替别人值日什么的,真是个好主意呀~
难逃命运 嗯?怎么这么长的单子?让我看看......我、我明天还是出门找老板做生意去吧!

故事

被打破的日常


  「三号好嘞。」
  一声吆喝传遍小巷,中年男子握着手中的铲子上下翻腾,将一块冒着热气的烧饼甩出,迅速用袋子装好,递给摊前的顾客。

  客人接过转身就走。

  他的后面,还有一条一眼望不尽的长龙。


  这位正在忙碌的中年男子是摊位的老板,也是我的御侍大人。

  我们经营的摊子是方圆百里最有名气的早餐点。

  然只是在平民之间虽然只是在平民之间。

  但这也很了不起了。



  御侍大人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小名瑶瑶。

  在小瑶瑶眼里,我就像她的兄长。

  我们三个人很安稳地生活着。

  平淡、不富裕,却也很满足。

  本以为这种生活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然而……



  「谁是她的家长。」医师将手从小瑶瑶的手腕处拿下,面色凝重。

  「我是,我是她的父亲。」
  御侍大人有些慌张,他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瑶瑶她……没事吧?」

  「问题很严重……」

  「……」

  瑶瑶病了,情况相当严重。

  从医师那里我们了解到,治疗她所需要花费的金钱,数额巨大。

  我们承担起来可能会有些勉强。

  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医师在讲出「可能」这个词汇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来的同情。

  是啊,一个普通街摊老板的女儿,得了这么一个达官贵人都会觉得棘手的病症。

  怎么会不「勉强」呢?



  「没事的,御侍大人。」看着御侍大人愁苦地坐在家中,我蹲下身子,试图用笑容来安抚他。「我会一起帮忙的。」



  当晚,我便找上了几个混迹在市井间的「朋友兄弟」,拜托他们找找城里还有哪些厉害的医生。

  只要有拿得出手的医治经历,哪怕是那种看起来很不靠谱的江湖骗子也行。

  而我自己,也开始一家家医馆拜访上门。

  直到……



  「都说了,没钱我不帮,我的药也不是天上掉的。」
  不耐烦的低喝和关门声一同响起,我被最后一家医馆的主人踢出门外。

  我吃力地从地上爬起,而在这个时候,那几个「朋友兄弟」也刚好带着结果赶到。

  看着他们递过来的要价单,上面用墨水写就的数字无比地刺目。


  「谢谢,你们先回去吧。」抬起头,我笑着对他们说道。「回头请你们吃饭。」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抓着单子的手不受控制地攒紧。



  原地站了半晌,我调整好情绪,仰望天空重新露出笑容。

  「别紧张,没什么是不能解决的,不是吗?」

找寻出路


  治疗费用没法缩减,只能想办法赚钱。

  握着瑶瑶的手,我轻轻地抚摸她的额头,小家伙这会还在昏迷。

  我转头对着御侍大人笑着道。

  「御侍大人,你先经营好摊子,钱我来想办法。」

  御侍大人长叹一口气,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走回了房间。

  背影落寞。

  就在这时,瑶瑶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迷糊地嘟嚷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

  我握紧了她的手,用轻柔的语气小声道。

  「别怕,哥哥一定会救你。」



  告别了御侍大人,我径直朝着委托所走去。

  我打算接取一些消灭堕神的委托。

  这是我唯一能想到快速来钱的方法了。


  然而这世上哪有可供人钻的空子。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我被堕神追击的狼狈不堪。

  一路逃窜到了深山老林。

  虽然我是飨灵没错,但毕竟没有真的和堕神战斗过。
  「呼……呼……小混混之间的斗殴,果然没法跟真正的堕神相比啊。」
  靠在一棵参天大树底下,我一边自嘲地笑着一边大口喘气。

  过了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

  「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能想到的方法都试了啊……」

  我轻声呢喃着,试图重新振作。

  然而现实却无情地昭示着,我走投无路了。



  「啊哈!」

  「嗷呜——」

  就在我意志消沉之时,两个声音在耳旁响起。

  一个手持柴刀,头顶绿发的男性压着一只巨狼从天而降。

  「咦?」

  我闯入了他人的狩猎。

  看着面前的景象,一个全新的想法在我脑中升起。

  堕神不行,我可以狩猎猛兽啊!

  它们同样值钱。



  「狩猎什么的,交给我吧。」竹筒饭拍打胸脯,自信满满地对我说道。「我一定会把你培养成一名合格的猎人。」

  「不过仅此一次,量不可多,差不多了就得罢手,这是我的铁律。」

  出于学习的目的,我尝试性地与竹筒饭进行交流,不曾想结果竟如此地顺利。

  听我道尽事情的原委,竹筒饭二话不说就决定帮忙。

  虽然附带上了一条奇怪的规矩。

  或许这么评价有些失礼,但是他真的是一位耿直的好人。

  不自觉地与市井中结识的「兄弟」进行比较,竹筒饭给我感觉更为纯粹。

  这份恩情,我会好好地记下的。

绝望


  尽管和对付堕神一样,狩猎同样是我完全陌生的领域,然而有了竹筒饭的帮忙,整个过程顺利地让我燃起了斗志。

  至少,现在还有希望。

  整个学习狩猎的过程持续了许久,当我拖着一车野生动物返回城里时,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

  我先跑回了家和御侍大人汇报这个消息,紧接着我们二人就开始着手处理对这批战利品的售卖。

  看着御侍大人眼里生出的希望与活力,我也感到由衷的高兴。

  但这份高兴,并没能持续多久。

  或许是我们得罪了命运。

  常人都是一波三折,而我们的波折,感觉永无止境。



  「为什么才这个价格?」看着面前的买家,我有些惊怒地挥了挥拳头。「你是在耍我吗?」

  前来收购的人很多,但每个人开出的价格都低的异常。

  最开始还以为是奸商。

  但直到城里信誉最好的张伯也来出价的时候,我才察觉事情不对。

  「这连以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烧饼你别激动。」张伯叹了口气,用惋惜与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知道你家的情况,瑶瑶缺钱。」

  「但这不是在坑你,没有人在坑你,南边的城市在一个月前涌现了兽潮,每年这个时候兽类价格都会大跌,你不是专业的猎人自然不清楚……」

  「……」

  张伯后面说了什么,我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复杂的情绪涌上脑海,不顾御侍大人的劝阻,我再一次跑回了山林。

  下跌是吧?那我就翻倍地狩猎。

  整个内心都被这样的冲动所占据着。

  直到我再一次撞见竹筒饭。

  「大哥……」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感动于竹筒饭的为人,我还是与他在离去之前结成了兄弟。

  而此刻的相遇,冲动平息之余,还让我内心一直以来积蓄的压力再也压抑不住,陡然间爆发了开来。

  「大哥我该怎么办啊……」

  「我好绝望啊大哥……」



  坐在一片空地上,竹筒饭不停地拍打我的背部,安慰着我。

  「别冲动,冲动不能解决问题。」

  「且先不说你猎上十倍的猎物,能不能卖的出去,就说你这种做法,我也不会同意。」

  「我可以和你一起想别的办法,但你首先得冷静。」

  我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了下来。

  「还有什么……办法吗?」我清了清嗓子,求助似地看向竹筒饭。「大哥,帮帮我。」

  「让我想想……」竹筒饭叹了一口气,面露难色,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女声打断。

  「竹筒饭竹筒饭!我来找你玩啦!你在哪儿啊!」

  声音稚嫩而清脆。

  紧跟着,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少女从丛林中跃出。

  她蹦蹦跳跳地朝着这边跑来,而后在看到我的一瞬间陡然顿住。

  「呃?」

  「……」

  「……」

典当


  「唔,这样啊……我帮你想想哦……」冰糖葫芦沉思了一会儿,接着像是想起什么般,突然道。「竹筒饭你真是笨啊,你让烧饼去竹烟做事不就好了吗?」

  「对哦!」竹筒饭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竹烟可有钱了。」

  「竹烟?」唯独我,一脸迷茫。

  还不待我问出心中的疑惑,我就被这两人拉着往竹林深处奔跑。


  跑了老半天,两人才终于把我放下,此刻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典雅大气的庭院。

  上方挂着一块古朴的匾额——竹烟典当行。

  「就是这了,」冰糖葫芦小口喘气,开心地对我道。「你可以试试能不能在这里做工,报酬很高的哦。」

  「不……」双眼紧盯着匾额,一个大胆想法在脑海中渐渐完善,我如魔怔般轻声呢喃。「我想,我有更好的办法了。」

  「欸?」



  接待我的是酸梅汤,冰糖葫芦从屋子里拖出来的眼镜青年,一身浓重的书卷气。

  「我听说了你的事情,」酸梅汤扶了扶眼镜,「那么你是想加入这里做工吗?」

  「有他们二人作保,我可以给你考核的机会,但你得想好了,」说着,青年善意地补充了一句。「就算报酬很高,想要凑到那么多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出乎他们意料的,我做出了否定的回答。「我想把自己当在这里,换取这笔钱。」

  听了我的回答,酸梅汤一时愣住了,而后他才回过神来,推了推眼镜,眉头蹙紧。

  「不…这并没有先例,而且……」

  他的话没能说完。

  精致的单边眼镜,样式简约却不简单的服饰。

  一位陌生的男人不知何时来到此间,接过了话语。

  「而且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值那么多钱?」

  态度随意,言语间却透着一股晦涩的威严。

  我猜到了他的身份。

  竹烟典当行的真正主人。

  深吸一口气,我理了理脑海中的思绪,认真道。

  「因为竹烟需要我。」

  「看您与酸梅汤先生,还有冰糖葫芦他们就可以知道,竹烟应该没有专司杂活的小工。」

  「就算有,这样的人肯定也不嫌多。」

  「而且我还可以做对外交涉。」

  「交流方面我还算有点自信,毕竟从前一直在市井中混迹。」

  「擅长分人说话,比如现在……」

  清晰有条理地为面前的男子—一讲述利弊,末了我望着他的眼,坚定道。

  「最重要的是,您的决定可以换取我一人的忠诚,以及……」

  「拯救一个幼小的生命。」

  男人平淡漠然的脸勾起了一丝微笑。

  「有趣……」

  「酸梅汤,带他去找个房间。」



  再次回到御侍大人的身边,我手里多了一笔钱。

  知晓了原委的御侍对此情感复杂,迟疑良久,嘴唇蠕动了两下。

  似是想要道歉,又或者道谢。

  我没让他说出口。

  看着躺在床上的瑶瑶,我轻声道。

  「只要她没事,就好。」

烧饼


  耀之州地大物博,名山大川,美景仙境无数。

  而其中,就隐匿着不少特殊的势力。

  深山竹林。

  北京烤鸭与酸梅汤漫步在竹林间,低声交流着。

  「最近典当行的情况还算稳定,内务方面,有鱼香肉丝小姐,我就不—一和您细说了,至于外部,最近我们的一些商业布局很顺利,烧饼的加入确实给了我们很大帮助。」

  酸梅汤整理着脑海中的情报,斟酌好词句逐步向烤鸭汇报步向烤鸭汇报。

  「那个新来的小子?」烤鸭轻抚着怀中的小鸭,饶有兴趣地发问。

  「小子?」酸梅汤愣了一下,旋即很快地反应过来:「是的,毕竟市井小道我们都不熟悉,有他这么一张脸在外,确实方便不少。」

  「唔,这么说的话,把他招进来还真是个正确的决定?」

  「您……不是一开始就想好的吗?」

  「谁知道呢。」



  另一边,深山相邻的城镇里。

  集市中,民众们三三两两地议论着就近发生的各种事情。

  市井从不缺小道消息与真假难辨的流言。

  不过有一条尤其惹人注意。

  倒也不是什么国家大事,而是一个令不少平民都扼腕叹息的消息。

  城里最好的烧饼小摊不做了。

  很多人都知道小摊老板的女儿前阵子得了大病,急缺钱,所以对于这个消息一时间皆是不解。

  同情者有之,不过更多的,都只是不习惯常年来吃早餐的地方突然消失了而已。

  后来城里又起铺子,铺子挂着牌子,百年手艺,源远流长。

  它一如既往地卖着烧饼,还是原来小摊的味。

  至于是不是小摊的人,人们叹上那么两句,就不再多想。

  生活很快又会充斥新的谈资。

  后来,又有人说,在很远的城里,也开了这种铺子,里面还看到了烧饼的身影。

  「哈,定是假的。」有路人嗤笑。

  「如果是真的,也不错吧?烧饼那一家子,都是好人。」也有念着好的。

  可谁又真的在乎呢?

  人们只是怀念罢了。

  怀念有那么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少年在摊子边吆喝。

  「南来的北往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唉!香喷喷的烧饼在此,老板,您要不要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