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泥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土豆泥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向往之旅
  • 戴罪之身
土豆泥初始皮肤.jpg

画师:

土豆泥满星皮肤.jpg

画师:

土豆泥换装.jpg

画师:

土豆泥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土豆泥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土豆泥头像.jpg 土豆泥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伊藤昌宏 李元韬
专属堕神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头像-海兔.png
海兔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盐渍秋刀鱼.png盐渍秋刀鱼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1 / 128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41 / 1721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408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51 / 2246
Hp icon.png 生命值 411 / 752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24 / 4691
食物 土豆泥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不详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博爱
身高 177cm
关系 喜欢: 蓝纹奶酪头像.jpg 蓝纹奶酪
信条
与世天真,也当奋不顾身。
简介
土豆泥是将土豆去皮捣成泥,再加入其他辅料搅拌均匀,所做成的一种食品。土豆泥在西餐中广受欢迎。将土豆泥赋予了一种全新的味道,不但口感更加香滑软糯,而且内容更是丰富多变,更适合小孩子的喜好与口味。
背景故事
主职是植物学家,兼职是大学客座教授,曾被学生们评提尔菈最喜欢的老师。是一个森林系美男,清新温柔的外表,纯良天真,有一颗拥抱世界的赤子之心。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土豆泥-基础技.png
温室效应
(1级)土豆泥操作温室球撞击敌人,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29点生命,持续3秒,同时降低攻击力最高的敌方单位25%攻速并使其沉默,持续3秒。
(41级)土豆泥操作温室球撞击敌人,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377点生命,持续3秒,同时降低攻击力最高的敌方单位25%攻速并使其沉默,持续3秒。MAX
能量技
土豆泥-能量技.png
万物生长
(1级)土豆泥唤醒代表新生的种子,带给队友万物生长的力量,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89点生命,持续4秒,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20%,持续5秒。
(41级)土豆泥唤醒代表新生的种子,带给队友万物生长的力量,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1157点生命,持续4秒,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20%,持续5秒。MAX
连携技
土豆泥-连携技.png
超级万物生长
连携对象 蓝纹奶酪头像.jpg 蓝纹奶酪
(1级)土豆泥唤醒代表新生的种子,带给队友万物生长的力量,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107点生命,持续4秒,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30%,持续5秒。
(41级)土豆泥唤醒代表新生的种子,带给队友万物生长的力量,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1391点生命,持续4秒,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30%,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嗨,御侍大人,能在这个世界遇见你,真好!以后你就是我的家人了吧?
登录
又是美好的一天啊!要和我一起拥抱世界吗?哈哈,我是说,一起去大自然里散散步吧?
冰场
这里和我的种子库很像。下次你有空的时候,我带你去那里参观。
技能
为什么不愿和平共处呢?
升星
唔……种子……快要醒来了。
疲劳中
叶子打蔫了……是哪里出了问题?
恢复中
谢谢你,御侍大人,我找到让它们恢复的方法了。
出击编队
只剩下战斗这一条路了吗……
落败
请不要为我悲伤……我只是……回归……大地……
通知
一饭一蔬,一花一叶,都应该用爱对待。
放置台词1
就算是被认为有剧毒的植物,它的存在也有我们还没发现的价值。植物是这样,更何况是人?人心就像种子,怎么可以没有经过引导,只看品相就判断他将来注定十恶不赦呢?发什么芽,成什么材,要靠栽培,不由天定。
放置台词2
御侍大人,我找到了资助者,伊甸园和种子库可以长久运转下去了!我要去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朋友们!
触碰台词1
你问温室球里面是什么?(笑声)是我的「伊甸园」,你想要住进来吗?
触碰台词2
……万物生长都有自身规律,不能拔苗助长……呃啊,御侍大人,别看着我发呆了,上课要认真听讲哦,这是知识点,以后我要考你的。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请不要触碰那些花,在大自然里,越好看的植物越危险,我不希望你受伤。
誓约台词
很早就想告诉你,谢谢你重新给我一个家,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即使聚少离多,你也坚持陪伴我身边……从今以后,和你在一起时,我不关心世界,只关心你。
亲密台词1
我想象过最美好的世界,是万物春意,千叶花开。没想到这份想象,在你醒来的模样里实现了。
亲密台词2
御侍,我心里的种子为你萌芽了,你会对它负责的,对吧?
亲密台词3
习惯了将一切当作植物培育和矫正,却在面对你的时候,只想让你放肆生长……你呀你呀,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放置台词3
那些种子总是无法发芽……御侍大人,我要去野外找找哪里还有这种植物生存。欸?这次不会迷路了,绝对不会!
胜利台词
什么时候人们才能真正明白爱与和平的意义呢?
失败台词
植物原本就不该用来战斗啊……
喂食台词
喔,喔,真好,我好喜欢,谢谢你这样爱我!
换装独白
向往之旅 世界这么大,既然心有好奇,那就轻装出发吧!
戴罪之身 无心栽培的原罪,该如何重回纯粹?

故事

叶落归根


  「这对老夫妇已经在另一国度找到了彼此,丹尼尔先生,您可以安心送走他们了。」

  红发黑裙的葬仪师低垂着眼眸,她的声音听上去波澜不惊,与其说是安慰,不如说是一种例行公事的宣布,好像只是在阐述诸如「您的家人出门游玩,安心等他们回来吧」这样的事宜。

  不过相比一个月前,今天的我已经更能接纳这类社交辞令的冲击,甚至我还能有一点多余的心情,和她点点头,简短的回复一句。

  「是的,谢谢您的祝福。」

  「这和祝福没有关系。」

  出乎意料的,葬仪师平静却迅速地反驳了我的话。

  「抱歉?」

  「你对灵魂的感知应该比人类敏锐,现在却连这一点都无法留住了吗?」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然而对方并没有回答我的疑惑,而是自顾自离开了。

  我是认真地想要上前问个究竟,但下一位前来悼念的宾客又拉起了我的手,我不得不先应对新一轮的社交对答。

  就这样,等来参加葬礼的宾客纷纷离开后,那位葬仪师早就结束流程退场了,我这才懊恼地发现,我连她的名字都没有记住。

  说来惭愧,御侍夫妇相继过世的这短短一个多月间,我对自己的存在,和对这个世界的困惑,还有人类和飨灵之间的关系,正如盛夏水面上的浮萍一样疯狂生长着,急需要抓住一些可以帮我拨开迷障的领路人。

  我的御侍生前赋予了我人类的名字,人类的生活环境,教会我许多在人类社会生活的知识,技巧和乐趣,但从未教过我人类最大的一个命题该怎么解答,这个命题就是「死亡」。

  甚至我们之间从未提过「契约」——如果有一天,我们之间的契约消失了,丹尼尔一个人该如何继续生活呢?——这样的聊天主题直到他们的离开,都没有机会出现在我们的家庭聚会或者下午茶时光里。

  「丹尼尔,人类会很快死去,但你不会哦。」

  就算提前一点点时间,说过这样只言片语的警示,让我在一切来临之前有一些简单的准备,也是好的呀。

  而不会像现在这样……

  哒哒。

  走进礼堂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一时走神,我强撑起精神准备面对接下来这一位宾客,不料抬头的瞬间却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猜对了,我们真的长得很像。你好土豆泥,我是蓝纹奶酪。」

  他展开一个微笑,轻轻抱了抱我。

  我好像看到另一一个自己,而且是不久前那个还没有经历现在这些悲伤和困惑的自己。

  忽然之间,我的心里终于又涌现了熟悉的温暖,让我觉得自己又重新有机会活过来。

镜花水月


  马车吱呀吱呀载着我和蓝纹奶酪离开了公墓,开往米德加尔的市区。

  米德加尔是一座很繁华的城市,这里寸土寸金,大楼和街巷占据了城市的绝大部分,不过我和御侍夫妇居住的地方是一个例外。

  「请进,这里就是伊甸园。」

  「打扰了。」

  御侍是一个痴迷于研究植物的植物学家。

  据说他曾经也算是家族殷实,不过当年迈的祖父要分割遗产时,年仅十五岁的御侍无意参与亲人间的争夺,除了主动要走了米德加尔郊区一块没有人看上的一处荒地,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拿。

  领到这块地以后,他在这里搭起一个小木屋继续攻读植物学课程,就这样研究了十年,直到课题发表,他才在植物学领域得到了认同。

  「当时这里什么都种不出来,后来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改变了土质,几十年过去,这里已经是这样绿树茵茵啦。」

  我一边走,一边和蓝纹奶酪介绍着伊甸园的过去。

  「之后米德加尔因为工业技术的发展飞速扩建到如今的规模,这里就成了这座城市难得的一片绿洲,是吗?」

  「嗯,他说这里叫伊甸园,他希望这里可以是永远的,属于自然的乐园。」

  「真好。」

  蓝纹奶酪对此评价道。

  「这里看起来真不错。如果杰姬在的话,也会喜欢这里的。」


  蓝纹奶酪不紧不慢地走在我身旁,欣赏着伊甸园沿路的各类植株。

  听见他这么说,我骄傲地笑了笑,心中却有一个疑问不知该怎么开口。

  蓝纹奶酪转过头看着我。

  「是对我有什么疑虑吗?」

  心理活动被看穿,我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你刚才说,你的御侍,和我御侍的夫人,是同胞姐妹?」

  「正是如此,你觉得我在说谎?」

  「不不不。」

  我连忙摆手。

  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毕竟从相似的外表看就能看出,我和蓝纹奶酪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联系。

  「其实,我的确知道夫人有一个同胞姐妹,御侍和夫人感情很好,所以我被召唤出来时就很像夫人……我想你也一定是很像你的御侍吧。

  「嗯,杰姬还在的时候,的确有人这么说过。不过,你疑虑的究竟是什么呢?」

  对话进行到这里时,我们已经步行到了伊甸园深处,那是御侍和夫人最初居住的木屋。

  就算之后御侍的生活改善了不少,这栋最初建起的木房子还是保留了下来,作为那些年他们同甘共苦的纪念。

  我在木屋前停下脚步。

  「据我所知,夫人的妹妹叫杰姬,她是一个很有名的小提琴家,而且她生前的确有一个飨灵……不过,你或许不记得了,我们曾经见过的,很久以前,不过只有几面之缘,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你见过我??」

  蓝纹奶酪显得有些惊讶。

  我有点艰难的点点头。

  「如果我没有记忆混乱的话,我当年见到的你……是一个女孩呀。」

秘密花园


  蓝纹奶酪显然没想到我要说的是这一出。

  见他发怔,我连忙补充道。

  「你,你别在意……我没有别的意思,虽然我也是飨灵,不过我是第一次遇到飨灵拥有改变外貌的能力……我只是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想到的是,他神情古怪地盯着我很久,接着像是实在憋不住了似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更是笑得弯下了腰,丝毫没有了方才第一面见到的那份优雅从容。

  不过,看到这样的他,我反而觉得舒了一口气,周围的气氛好像到现在这时,才终于正常流转起来。

  「你……你笑什么呀?」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过语气里被他传染,也忍不住带上了一点笑意。

  蓝纹奶酪摆了摆手,笑累了一样,终于直起腰。

  「丹尼尔,虽然我也是飨灵,但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变外貌的能力啊。」

  「咦?」

  「你啊,当年看到的不是我,应该是纽结糖那个家伙吧。」

  「纽结糖?」

  「嗯,她是杰姬的另一个飨灵。」

  「另一个?可是我记得,御侍夫人说过,她的妹妹和她一样都只有一个飨灵。」

  蓝纹奶酪幻化出了一把小提琴,举到我面前。

  「嗯,你说的没错,大多数人只知道提琴家杰姬有一个飨灵。不过,每个人的故事里,总有一些只有个别人才知道的秘密呢,你说对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不过他也没有想要得到我的回复,直接将他手上那把看起来十分古旧的小提琴交到我怀里。

  「杰姬说,让我在她的姐姐离开之后,将这把小提琴带过来。我想这是你的御侍夫人的东西吧。」

  那是一把很小的小提琴,大概只有普通小提琴的一半大小,应该是给孩子使用的版本。

  我犹豫了一会儿,接过了它。
  ……………………
  …………
  ……

  「然后呢?然后呢?所以蓝纹奶酪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阳光倾酒进古朴的木屋,高大的书架前,我的学生卡布奇诺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样追着我问。

  我绕过他,爬上一旁的楼梯去找更古老的典籍。

  「既然是秘密,就是不能说的事情。这把小提琴的由来就是这些了,你现在应该将它放回那边的展列柜,然后过来帮我继续查找关于精灵树的资料。」

  我毫不留情地对他说道。
  卡布奇诺有些不甘心,不过还是乖乖将小提琴放回了原处的展示柜里。

  接着他跑到我身边,打开了厚厚的植物考据手册,翻看了一会儿,结果还是忍不住聊起了刚才的话题。

  「所以——丹尼尔老师 ,蓝纹奶酪作为你御侍的夫人的妹妹的飨灵,他为什么一直到你的御侍夫人离开以后才出现呢?这一点儿也不符合常理。」

  「嗯……好像是他和他的御侍有什么约定吧,具体的我我也不太清楚。」

  「约定?约定在姐姐离开以后,再将姐姐的提琴送回来吗?怎么会有这样的约定?」

  卡布奇诺指挥着他的斗蓬替他翻过一页书,漫不经心地托着下巴。

  「我觉得,他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在忙,才将这件事情耽误了的。」

  「既然是他的御侍提出的要求,作为飨灵一定会马上尽力去做,怎么可能拖延几十年?你想多啦。」

  「是吗?御侍对飨灵的契约这么严格吗?可是,为什么我老妈让我每天早点睡觉,我从来可以不遵守呢?」

  「……快点查资料!」我被噎了这一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卡布奇诺吐了吐舌头,这才安静静下来。不过这下,反而是我开始恍神了。

水木年轮


  不知不觉,距离这间屋子的主人夫妇相继逝世已经过去了十年。如今,这幢房子里的一切都成了我与他们一同生活的纪念。

  不过伊甸园的各项事务,加上每年外出的教学讲座等等,繁忙的工作让我能来这里怀念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蓝纹奶酪突然的拜托,我也不会因为需要查找御侍留下的资料,而带着卡布奇诺到这里来。

  在到达木屋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心中的悲伤已经渐渐消退,记忆里留下的都是和御侍夫妇相处的美好的细节。

  就连和卡布奇诺谈起那把小提琴,和相继一个月的两场葬礼,都可以以故事的口吻缓缓叙述了。

  虽然蓝纹奶酪曾经和我说,时间对于飨灵并不友善,它总是夺走很多我们身边的美好,不过如今看来,在不断遗憾的同时,它也给予了我们康复和治愈自己的空间,并且将新的朋友,新的陪伴带到了我的身边。

  「丹尼尔老师,这次那位蓝纹奶酪带来的东西,您真的相信那是一种植物的种子吗?」卡布奇诺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我从扶梯上下来,将手中笔记本上的灰尘抖落。

  「对呀,他说是他自己从一种古树上摘的。」

  「……然不想怀疑他,但是实验都显示,那些液体中的粒子根本没有生物活性的特征。」

  「是因为我们还没找到让它们醒来的办法吧,既然是朋友,答应帮忙了,就要相信他,而且——」

  说到这里,我兴奋地敲了敲手上的笔记本,正要开口,就被卡布奇诺抢了话头。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要说你的‘种子方舟’计划,对不对?」

  我哈哈笑开。

  「对啊,蓝纹奶酪说,这种古植物有着强大的治愈灵力的能力,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将它的繁衍机制破解,将它重新种植在这个世界上,那么一定会成为一种非常有价值的药!而且,会成为种子方舟里意义巨大的一个部分!」

  「卡布奇诺,加油哦!」

  「知道啦!丹尼尔老师!我会努力配合您的!」

  一个击掌,我和卡布奇诺相视而笑,接着又埋头开始各自的考究工作。

  这是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是和十年之前,御侍还在的时候,不一样的安心。御侍大人,您也可以安心了吧。

  丹尼尔不在你们身边,也能够好好生活,而且在努力将你们对世界的爱好好传承下去。

  而有些无关紧要的真相,就让它们成为个别人知道的秘密,永远留在过去吧。

  …………

  十年前。

  「丹尼尔,虽然我也是飨灵,但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变性别的能力啊。」

  「……咦?」

  「你啊,当年看到的不是我,应该是纽结糖那个家伙吧。」

  「纽结糖?」

  「嗯,她是杰姬的另一个飨灵。」

  「另一个?可是我记得,御侍说过,她的妹妹和她一样都只有一个飨灵……哎呀。」

  惊讶之时,我忍不住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不好,连忙捂住了嘴。

  没想到,蓝纹奶酪毫不惊讶我说漏了嘴,他伸出手幻化出了一把小提琴,举到我面前。

  「嗯,你说的没错,大多数人只知道提琴家杰姬有一个飨灵。不过,每个人的故事里,总有一些只有个别人才知道的秘密呢,你说对吗?」

  「杰姬说,让我在她的姐姐离开之后,将这把小提琴带过来。我想这是你的御侍的东西吧。」

  ——嘘,这样的真相,就让它永远成为秘密吧。

土豆泥


  在米德加尔的城市版图上,有一片引人瞩目的绿洲。

  这里是「伊甸园」——整个格瑞洛最大的温室植物园。

  这里除了日常供游客参观,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它以独立自主的温室循环系统,保留着整个帕拉塔最丰富的植物品类。

  在此基础上建成的温室观测系统,不仅可以微观检测到整个缇尔范大陆的生态变化,而且为许多自然灾害的防治提供了预警和处理方案。

  而这强大的生态宝库,它如今的拥有者却并不是格瑞洛的政府或皇室贵族,而是一个名叫丹尼尔的植物学家。

  丹尼尔是他的人类名字,他的真实身份是由食物而生的飨灵——土豆泥。

  土豆泥是被一对植物学家夫妇召唤的,丈夫叫帕克利特,妻子叫罗琳。

  他们年少相识,罗琳对帕克利特一见倾心,但当时的帕克利特并未意识到眼前的女孩将会是陪伴他一生的伴侣。

  当时的他刚刚继承了所谓的「家产」,为了逃开勾心斗角的家族风云,虽然是因为父母离世而备受祖父宠爱的长孙,但帕克利特却主动选择了一份无人争夺的荒地地产,以此表示他的立场。

  他很小的时候就热爱植物,在继承了那块荒地后,他在这里建起一座木房,开始潜心研究,攻读植物学。

  而祖祖辈辈扎根于此的平民家庭的女儿——罗琳,则将对新邻居的好奇,渐渐转变成了爱慕。

  罗琳嫁给了帕克,她不懂植物学,就专心为他顾好家庭,为他建筑起最安全的大后方。

  但随着帕克的研究一天天深入,他心里却始终有一份挥不去的焦虑。

  这份焦虑来自他的研究成果。

  帕克的研究数据证明了,整个缇尔莅大陆上,植物的多样性正在以不可阻止的趋势不停衰减。

  与此同时,愈加肆虐的堕神,更加频繁的自然灾害,都在显示着同一件事——如果再不采取行动,那么这个世界终将走向衰亡。

  为此,年轻的帕克利特写作了-份计划书,他决定开展一项名为“种子方舟”的计划。

  世界上的植物正在慢慢消失,衰退也许已经不可避免,但是如果可以在它们灭绝之前,保留下尽量完整的植物谱系,将来总是可以再提取利用的。

  ——只要种子还在,一切就还有希望。

  罗琳是这项计划最坚定的拥护者,尽管收集种子这件事又苦又累,但在妻子的鼓励下,帕克里特还是坚持了下去。

  但不久之后,帕克里特就意识到,这不是一件他能独自完成的事情。

  春华秋实,自然规律无法更改,想要收集到世界上所有植物的种子,需要的不是他一一个人,甚至是数代人的共同努力。

  但这件事既不能让人一夜暴富,在短期内也不能让人扬名立万,除了帕克里特,没有人愿意付出自己宝贵的时间,远离家庭,去到各种深山老林做这样的工作。

  帕克里特便是在这时候,开始决定试着召唤属于自己的飨灵。

  即使他从前没有接触过飨灵,对他们的认识都是道听途说,但他知道,这种神奇的存在是不能违背与御侍之间的契约的。

  如果可以有自己的飨灵,那么经过教导,他将是种子计划最忠实的拥护者。

  抱着这样的计划,他开始像研究植物生长样,研究如何召唤出属于自己的飨灵。

  除非天赋异禀的料理御侍,普通人尝试召唤飨灵的办法,无非是制作一道美食,将它和幻晶石一起放进魔动炉里,然后由魔动炉启动召唤仪式。

  帕克里特看完了魔动炉的说明书,原本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事实是,无论他放进什么美味,都失败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懊恼地将又一次召唤失败以后的料理残渣倒进了垃圾桶。

  「别着急,你一定会成功的。」

  负责提供料理的罗琳在一旁安慰着他。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被丈夫反复研究了许久的说明书,想要帮他看看是哪里出了差错。

  「将你热爱的料理,放进魔动炉的召唤空间……或许,帕克,你要亲自动手做一道料理呢?」

  罗琳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我想,问题的关键或许在于……热爱?」

  「热爱?」

  帕克利特一愣。

  就这样,三十余年没有下过厨房的科学家帕克第一次站上了料理台。

  「就做士豆泥吧?简单又美味,你不是最喜欢了吗?」

  「一定要带着热爱这道菜的心情去完成哦,就像你照顾植物那样。」

  罗琳笑眯眯地将一袋土豆塞进了帕克的手里。

  帕克紧抿着眉头,盯着手里的茄科草本植物,他能熟练地背出它的产地,生长周期和生物特性,但对于如何将它变成一道可以食用的带着奶香的料理……

  他懊恼地发觉,看着妻子做了这么多年的土豆泥,但自己竟然一点也没有记住它的做法。

  是要加牛奶吧?先煮熟还是先切成块?

  「需要我教你吗?」

  罗琳在一旁关切地询问道。

  「你每天都煮,我知道怎么做。」

  帕克利特倔强地说道。

  但他的倔强没过多久就宣告彻底枯菱,罗琳哭笑不得地接过帕克手里被切成了菱形的土豆。

  「我只是想把它的皮削掉而已。」帕克利特无辜地说。

  「亲爱的,将土豆先煮一煮,你就会发现新世界——其实土豆皮是很好处理的。 」

  罗琳眨了眨眼睛。

  「现在,我有这个荣幸教你怎么做土豆泥吗,帕克教授?」

  那是帕克利特第一次认真观察妻子是如何做饭的。

  他惊讶地发现,在厨房里的妻子仿佛拥有魔法,复杂的各种调料,难以处理的各种食材,在她手底下通通乖乖听话,挨个排着队为最后的美食添砖加瓦。

  他痴痴地看了很久,在这个他几乎从未踏进过的小空间里,常年忙碌于植物和数据之间的大脑放松了下来,似乎有一份心情变得和以往不一样了。

  大脑放松了下来,似乎有一份心情变得和以往不一样了。

  帕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或许是他在妻子的指导下完成的土豆泥的确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一次,投进魔动炉以后的等待时间格外漫长。

  总之,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看见白发的飨灵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飨灵和罗琳一样都有一头长发,笑起来像是温暖的阳光。

  「御侍大人,我是土豆泥。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请吩咐!」

  「多漂亮的孩子啊。帕克,你给他起一个名字吧?」

  看着妻子惊喜而期待的眼神,帕克的心柔软的下来。

  或许……之前的想法并不是正确的,总是思考着这个世界会如何的自己,好像过分沉迷在拯救世界的理想里,忘记了给身边的她更多的陪伴。

  他摸了摸土豆泥的头发。

  「丹尼尔,你就叫丹尼尔吧。神明赐予我们的天使,以后,我们就是家人了。」


  帕克利特改变了召唤飨灵的初衷。

  他不再期待丹尼尔和他一样成为一个只会研究植物的科学狂人,而是将他看作自己的孩子教导他一切在人类社会生活的知识,技巧,培养他自己的兴趣爱好,唯独不曾提过希望他在自己死后可以为了延续自己的梦想而去做什么。

  他更希望土豆泥能单纯地活着,在和他们夫妻共同生活的,有限的时光里,相互陪伴,留下快乐而充实的回忆。

  而让他惊喜又惊讶的是,丹尼尔却对他钟情的植物学竟然表现出了不一般的热诚。

  「他是你的飨灵,所以和你有着一样的兴趣爱好,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当他有些惴惴不安地告诉罗琳这件事时,罗琳这么安慰道说道。

  或许这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帕克利特不仅得到了一个家人,还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继任者。

  不过,在帕克利特始终不曾知道的故事的另一面,土豆泥却和罗琳结成了一个约定。



  时间回到土豆泥被召唤的那-一天。

  「你是我的御侍大人吗?」土豆泥睁开眼,情懂地开口。

  眼前的长发夫人笑眯眯地将手伸到唇边。

  「小声一点哦,我的丈夫睡着了,咱们不要吵醒他。」

  「哦,好的,御侍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呢?」

  土豆泥乖巧地点头。

  「土豆泥,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好吗?」

  御侍大人这么说道。

  是的,土豆泥真正的御侍并不是帕克利特,而是他的妻子,罗琳。

  和妹妹杰姬一样拥有 着召唤飨灵的特殊能力的她,趁着丈夫睡着的时候,召唤出了自己的飨灵,并且和他约法三章。

  「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你能成为我丈夫科研上得力的助手,不管是什么困难的研究项目,都和他一起共同面对,同心完成。你可以做到吗?」

  「好的,御侍大人。」

  「不,以后,我是你的御侍的妻子,帕克利特才是你的御侍。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谁都不能说哦。」

  「来,我们击掌吧。」

  土豆泥点点头,和罗琳击掌,他们的动静让一旁睡着的帕克利特醒了过来。

  往后的几十年间,土豆泥始终遵守着和御侍之间的约定。

  他努力跟着帕克学习植物学,又在帕克的再三要求下,跟着罗琳体验植物学之外的其他生活。

  在这样相互督促而温馨的环境里,他成长成了一个既有所长,又不失自我的飨灵。

  丹尼尔陪伴两人到老,像是真正的孩子-样,相继送走了两位老人。


  不过,在御侍夫妇刚刚离世的那段时间,因为契约刚刚消失的缘故,土豆泥也有过一段时间的迷茫。

  究竟我对植物学的热爱,是因为过去契约的存在,还是出自自我呢?

  御侍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时,会希望我接下来的生活要怎么经过呢?

  帕克夫妇没有教导过的关于离别和孤单的命题困扰着土豆泥,直到蓝纹奶酪的出现。

  土豆泥的御侍和蓝纹奶酪的御侍曾经做的这样的约定。

  「假如有一天,我和帕克都离开了这个世界,丹尼尔一定会觉得很孤单吧……如果那个时候你的那位飨灵同意的话,可以请他作为家人照顾我们的丹尼尔吗?」

  很久以前的某一天,杰姬将这样的恳求转告给了蓝纹奶酪。

  「同样是无法和真正御侍相认的飨灵吗?」

  「别说得这么凄惨嘛!你和土豆泥一样,都是我们姐妹最珍贵的秘密呀!」

  杰姬这么说道。

  「秘密吗……不过,未来有一个家人在等待的确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呢。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去和他相认的。」

  蓝纹奶酪欣然同意。

  于是,在时间终于到来的那一天,蓝纹奶酪拿着作为信物的小提琴,作为家人的形象出现在土豆泥的面前。

  而在这之后,彷徨的土豆泥像是抓到了泥土的种子,他结束了对未来未知的惶恐,决定正视自己的心。

  他成为一名植物学老师,将对植物学,和这个世界本能的热爱保持下去,并成为了「种子计划」的新的领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