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纹奶酪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042-实验体不是我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蓝纹奶酪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此生宠爱
蓝纹奶酪初始皮肤.jpg

画师:

蓝纹奶酪满星皮肤.jpg

画师:

蓝纹奶酪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蓝纹奶酪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蓝纹奶酪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蓝纹奶酪头像.jpg 蓝纹奶酪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杉田智和 张沛
专属堕神 头像-贪食.png
贪食
头像-断刀.png
断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鲜肉粽子.png鲜肉粽子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85 / 313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369 / 3054
Def icon.png 防御力 32 / 74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465 / 3965
Hp icon.png 生命值 523 / 1160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136 / 9451
食物 蓝纹奶酪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1世纪
性格 自我天然
身高 179cm
关系 喜欢: 欧培拉头像.jpg 欧培拉 棉花糖头像.jpg 棉花糖
信条
孩子的笑声是全世界最美最真的音律啊。
简介
蓝纹奶酪发明至今已经有2700余年,是奶酪中的殿堂级成员,全世界仅有七家奶酪厂有资格出产。这是一道在制作上无比追求天然的珍飨,必须在法国洛克福镇独有的巨大山洞里才能发酵。它的味道丰富,有少许辛辣,同时伴有独特的芳香,以及绵羊奶焦化后少许甜味和蓝霉强烈的金属味。品味蓝

纹奶酪,犹如品味一首音色丰富的小提琴曲。

背景故事
旅行乐团「幻乐歌剧团」的首席小提琴手,精通音律,喜爱一切天然事物,认为孩子是最纯洁无暇的神的恩赐,对同剧团里的拥有天赐歌声的欧培拉很欣赏,但最喜欢的还是团长大人。他做事顺从内心,对于喜欢的东西会想要和时间争抢,想办法将它们成为收藏——例如将喜欢的心情谱成曲子。而这是他最能被旁人接受的一种收藏方式了。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蓝纹奶酪-基础技.png
苍星蓝荧
(1级)蓝纹奶酪挥舞琴弓,提升友方攻击力最高目标15%的攻击力,持续3秒,提升友方全体20%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并使友方全体下2次攻击必定暴击。
(41级)蓝纹奶酪挥舞琴弓,提升友方攻击力最高目标23%的攻击力,持续3秒,提升友方全体20%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并使友方全体下2次攻击必定暴击。MAX
能量技
蓝纹奶酪-能量技.png
浪琴唤羽
(1级)蓝纹奶酪拉起小提琴,回复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210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66点生命值,持续5秒。
(41级)蓝纹奶酪拉起小提琴,回复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2730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858点生命值,持续5秒。MAX
连携技
蓝纹奶酪-连携技.png
超级浪琴唤羽
连携对象
(1级)蓝纹奶酪拉起小提琴,回复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252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79点生命值,持续5秒。
(41级)蓝纹奶酪拉起小提琴,回复友方生命百分比最低目标3276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1027点生命值,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初次见面,御侍大人,蓝纹奶酪在此为你服务——不论是怎样的音乐,只要你想听,我都会演奏给你听。
登录
"......鸟儿说,他们将一去不返。老鼠说,他们只是陷入了沉睡。"哎呀,这是最近流行的童谣。你没有听过吗,御侍大人?
冰场
这里,让我想起了一个地方。
技能
不要辜负这曼妙的音乐,踏起你的舞步随我来吧。
升星
新的力量......若是治愈的力量就好了。
疲劳中
是气温在上升吗?......心跳越来越快......若是继续下去,我可能会......
恢复中
不用担心......我的心跳已经平稳了。
出击编队
粗鲁的事情会破坏音乐的美感,但既然是你的愿望,那我就尝试寻找那首最适合的战斗乐章吧。
落败
若我的生命能够停留在这最后一刻......就好了......
通知
新鲜的菜肴完成了——你以为我会拿出怎样的食物?
放置台词1
孩子们真心露出的纯真欢笑,总是绚烂得让人移不开目光。每到这时,我也被他们的笑容感染。
放置台词2
世界总有一天会分崩离析,就像脆弱的芝士,轻轻一捏便会碎掉......但这,绝不会是我们最后的结局。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你曾想过将时间留住吗?
触碰台词2
想听我的演奏了吗?
触碰台词3
传说,精灵居住的岩洞中藏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秘密——你也想知晓这个秘密吗?
誓约台词
不论面对什么事情,你的眼中总是充满了希望与坚定,就好像没有任何事能让你感到绝望。那你,可以将这份希望传递给我吗?
亲密台词1
在这随时会走向腐坏的世界里,除了孩子们的笑容,只有你的声音能让我感到安心与信任。
亲密台词2
这首独奏曲,我只为你一人演奏。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你会感到遗憾吗?若未失去那份童真,便不会知晓大人们隐藏的秘密......
放置台词3
谁能知道那些大人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隐藏着怎样的黑暗呢?只有孩子们的心才是光明与希望。
胜利台词
这就是胜利的乐章啊。
失败台词
......琴弦断了。
喂食台词
你读了我的心吗?谢谢,这正是我想要的。
换装独白
此生宠爱 此生相陪,我只为你心生宠爱。

故事

引子


  一切不朽巨作的开篇灵感

  只有两种来源,

  作曲家的过去,

  和作曲家的过不去。

  ——摘自蓝纹奶酪《引子与幻想回旋曲》创作谈。

  御侍大人,你曾想过将时间留住么?

  让娇贵的牵牛花在清晨的阳光里永不凋谢。

  让刚降临的奶牛幼崽不再失去蒙着水雾的无辜双眼。

  就连漫天飞舞的无所寄托的尘埃也将获得如天上星辰一般永恒的属于它们的位置。

  如此丰盈而饱满的渴望无时无刻不萦绕着我,每每想到,我都无法自持地感到身心愉悦的战栗。

  如果对于飨灵而言,非要我说出一个和人类所谓的「梦想」相当的,或者可以称作是诸如生命的朝向,旅行的目的地之类的能代表心之所向的象征,那么蓝纹奶酪便会坦然以此告之。

  不过,在这两者之间仍然有着细微但根本的区别。

  对于人类而言,那些感慨着青春飞逝、时光难回的诗句终究只是一种无能为力的叹息;但是对于我来说,将时间留住是一件尚未实现但终将实现的夙愿。

  是的,蓝纹奶酪想要这么做,也正在这么做。

  御侍大人,请不要着急地说无法理解,我将架起琴弦,将这一部历久弥新的心曲谱送给你。

  一切要从我诞生的那个地方说起。



  大约三百年前,我被初次召唤于一个正处于潮湿雨季的村庄,更准确的来说,是这个村庄旁,居民用来发酵并储存蓝纹奶酪的深邃岩洞。

  那里的居民管自己生存的这个村庄叫做「摩拉」,很久之后,我在追寻这些居民的踪迹时才偶然得知,「摩拉」这个词在他们当地的语言里是「流离在大陆之外的土地」的意思。

  在更久以后我知道了居住在这里的并非人类而是在缇尔范世界传说中消失已久的另一种族一-精灵。

  不过这都已经是后话了。

  对于那时候,刚刚诞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懵懂无知的蓝纹奶酪而言,一切都如本心一般自然,那种生于故乡的自然感盖过了许多如今看来十分拙劣的掩盖痕迹,使得我一心沉浸在周遭的小小世界里,认为生活的边界本就该是那般模样。

  甚至就连初次召唤我的杰姬,她与摩拉的其他居民那显而易见的相貌区别也没有被我放在心上。


  杰姬是一个人类女孩,在我漫长的众多回忆收藏里,我曾将杰姬的形象分门别类为三种意象。

  其中最闪耀的,也是数量最多的,是她成年以后身穿各色晚礼服,在舞台的追光之下演奏着小提琴的模样;

  其中我最不忍心回味的却最散发着艺术色彩的,是她生命最后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的她。

  可惜的是,无论是凋零于病榻或者盛放于舞台的美丽都不属于真正的她。

  杰姬最真实的模样,她为世人所不知的平凡却生动的模样,留在了摩拉,留在了那段她的少女时期短暂的不为外人所知的流浪时光。

云雀


  谁偏爱金丝雀,谁偏爱夜莺,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只要听那小小的云雀,

  听它的翅膀在空中颤抖,

  就明白了自然和自由的关系。

  ——摘自蓝纹奶酪《云雀E弦曲》创作后记。


  杰姬是一个天才,她是为小提琴而生的。

  人们到如今提起她时仍然要将这句话放在一切追悼的最开头。

  我始终无法对此辩驳什么,就算心中不愿将这个词作为她一生的代表,但也无法否认,她在这项人类发明的艺术上那无与伦比的璀璨才华。

  每一个听过她演奏的人都必定要被她的琴声倾倒。

  她不寻常的一生是从米德加尔个场寻常的提琴展上开始的,我从报纸,记者的文摘,传记作家的笔记中了解到这一部分。

  她那年四岁,与小提琴一见钟情,两情相悦。

  这项艺术和她达成了某种其他人无法理解的默契,不过十年后,十四岁的她就用她手里的琴闻名于世,成为登上米德加尔皇家大剧院独奏的年纪最小的演奏家。

  不过,我刚被她召唤出来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些名头,我只以为她是一个有着一技之长的普通人。

  那时她穿着和摩拉人一样的宽袖长袍,没有人告诉我那些衣服是善良的摩拉人送给她的。

  每天早上她都会到摩拉的集市上演奏,用手上的提琴换得摩拉居民的掌声和称赞,演出结束,一些居民会给她送来美丽的牵牛花,甜美的奶酪,刚刚出炉的牛角面包和热茶。

  她得以饱腹,又将多余的食物和馈赠转送给住家的主人,以此换得继续居住的许可,日复一日,从未改变。

  那年,杰姬只有十六岁,她有一头毛躁的红色短发,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她到达摩拉以后自己剪的。

  她没有画眉,左边的眉毛比右边天生少了一小截,摩拉的阳光不太炽热,尤其喜欢追逐着她唇边小小的绒毛,再反射到她褐色的瞳孔上。

  她乐得在这样的光线下演奏,按在琴弦上的右手食指下方长着不可忽视的倒刺。

  我提醒她至少该将那些倒刺处理干净,她却将它们看作突然莅临的神鸟幼崽,生怕惊扰了它们,竟然小心翼翼当作珍宝呵护了起来。

  我见她是快乐的,也只好由她作怪。

  如今我再回望那段在摩拉的时光,总觉得自己像是蒙着眼睛听海螺的人,我以为大海就在眼前,实际上还有几千米之遥。

流浪者


  流浪的人不可怜,

  可怜的是不敢流浪。

  ——摘自蓝纹奶酪《流浪者之歌》创作笔记。

  我已然算不清杰姬和我在摩拉呆了多久,不过在离开以后,我和她对此总是有不同意见。

  她和我说,那不过是人间的短短一季,三个月。

  我却坚持认为时间比这长得多,争论到最后她拿出那张演出门票给我看,提醒我,门票上写得十分清楚,那场她逃走的演出,原定的演出时间就是三个月前。

  在这确凿的物证面前,我只能投降认输,承认是我的记忆出现了误差。

  不过关于这一点,我后来也仔细想过,或许摩拉和外面世界的时间流速是不同的,只是我一直没有找到什么证据。


  杰姬是在一次米德加尔的演出中逃走的。

  那是一场原定给平民举办的室外音乐会,不巧碰到了潮湿的阴雨天气,因为某些贵族的「好意」,临时将场地换到了室内。

  杰姬到达贵族为她准备的休息室时,才知道那些平民被拦在了场馆之外。

  「他们得到了这场演出的门票不是吗?」

  杰姬质问她的经理人。

  「是的,你没有错,他们的确有观看这场演出的资格。」

  经理人安抚着年幼的她。

  「可是他们现在都在场馆之外!」

  「因为演出现在将在贝尔公爵的音乐厅举行,除了门票,他们还必须得到这个音乐厅的出入许可才可以,你知道,平民是无法进入贵族领地的,这的确十分遗憾。」

  「这是什么混账道理!他们有演出的门票,但是不能进入场地?」

  杰姬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

  「亲爱的,别冲我发火。」

  经理人叹了一口气。

  「这并不是我的决定,我对你的观众没有任何意见。」

  杰姬甩开经理搭在她肩上的手,扳着脸摔进宽大的沙发里。

  「杰姬,他们在门口,我是说,他们同样也能听见你的演奏不是吗?你要学会接受这个世界不是公平的,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出色,有突破阶级向上爬的机会。」

  「好了,现在你需要尽快换好演出服,今晚国王和王后都将到场,这场演出十分重要,表现得好,你也许就将赢得你的爵位。一会儿在舞台上,你可千万该收起那些粗俗的用词了。」

  经理人离开了休息室,这应该是他最后悔的一个决定之一。

  如果他可以守在门口等着杰姬换完衣服,而不是为了一时的烟瘾去了走廊之外,又或者离开的时候将杰姬的提琴带走,总之,哪怕他稍微明智一点点,杰姬都不会得到出逃的机会。

  杰姬是一个直性子,她只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根据法律,平民杰姬无法进入今晚的演出场地演奏,杰姬本人对此表示十分遗憾。」

  杰姬和我说起她的那场出逃总是神色飞扬,一说到兴头上,她即兴用小提琴弹奏一段。

  于是我听到了她踢到一旁的高跟鞋,听到了她踮起脚悄悄跑过的旋转楼梯,听到她强烈的心跳和天空中传来的雷声恰恰共鸣。

  仿佛全世界的雨一起落下,在公爵府的大门外变成了一道舞台的帘幕,杰姬勇敢地穿过了它,-瞬之间,万象更迭,她转身发觉,后面已是千丈森林,面前是一个静谧的闪着星光的洞穴。

  去他的米德加尔的贵族音乐会吧。

  杰姬决定继续往前走去,哪怕不知道那里面会有什么。


  她每次和我说起这段经历时,都要我对她发誓我相信那时候的她是不害怕的。

  我每次都会照做,这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而且我还会模仿那些在宴会或后台对她献殷勤的贵族公子的模样做出浮夸的表情来赞扬她的勇气,她每次都会被我夸张的表演逗笑,接着佯装嫌弃地拿她的琴弦打我。

  事实上,我很乐意拥有这样的互动,因为后来的时间里,因为突然降临的,没有道理可言的病痛,杰姬开怀大笑的时间太少了,而正是由于病痛,我与她分别的时刻也残忍地提前到来。

病爱


  我觉得人类最可悲的一点在于,

  不爱对方的时候犯下了错,

  到头来却要怪罪无辜的爱情。

  ——摘自蓝纹奶酪《爱之喜爱之悲》创作笔记。

  杰姬的病并非来得毫无征兆。

  她第一次不受控制地将琴弦抓空,是在她正站在露台上练习某一组指法的时候。

  当时我和她都还没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那根琴弦已经顺着镂空的栏杆掉下了二楼,砸在楼下那层的阳台上,打翻了正在写生的年轻画家的调色盘。

  后来,这位被意外打翻颜料盘的年轻画家成为了她的丈夫。


  婚礼上,杰姬穿着白色的婚纱给来宾分发伴手礼,美丽的礼盒里是她亲手制作的纽结糖,她那时候的心情是多么甜蜜而醇美啊,以至于那一天,她召唤出了第二个飨灵——纽结糖。

  就在人们为这天降的灵物称赞着两人炙热的爱情时,再没有人会去关注,当事人那场最初的美丽意外,背后藏着什么样的危机。

  这种罕见的疾病没有名字,医生也对此一无所知,但我和杰姬某一天无所事事的时候,自娱自乐给它取了一个,就叫它「时间症」。


  它和时间多么相似,一点一滴,在毫无感知里渐渐麻痹了身体,心灵。

  它和时间一样,温吞地冒犯着我们的生活,让人越来越僵硬。

  一旦得了这个绝症,那么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都逃不过最后僵化破碎的结局。

  生病的前几年,杰姬的症状并没有十分明显,听众们依旧称赞她的琴声宛如天籁,只有杰姬自己心里清楚,她的手已经不如从前灵活了。

  有一次,我听见她问她的丈夫,亲爱的,再这样下去,如果有一天,我没有办法拉小提琴,你还会爱我吗?

  她的丈夫说,那就不是你了,杰姬。

  如他所说的那样,在杰姬病后的最后几年,他在媒体面前保持着与杰姬的婚姻,但却早就不回这个家了。

  写生的阳台空了,小提琴的琴谱也落灰了。

  杰姬坐在轮椅上,我推着她在露台上眺望空荡荡的远方,她和我说,蓝纹奶酪,我有点想念摩拉了。


  纽结糖曾因为杰姬婚姻的脆弱十分困惑。

  因为爱情而诞生的她无法理解为什么婚礼上那个海誓山盟的男人转眼几年就变得如此面目可憎。

  她跑来问我这个问题——

  「难道世界上的爱情真的这么容易变质吗?难道人类之间的爱情不存在永恒吗?」

  我这个亲爱的天真的小妹妹啊,一时之间将我问住了。

  「不是爱情无法永恒,只是它也感染了时间症。」

  我想了想,只好这么回答她。

  「我就知道,不是爱情的错,是时间的错。」

  得到了心中想要的回答,纽结糖满意地离开了。


  可是,为什么所有人对于时间犯下的错误,都如此觉得理所当然呢?

  为什么这个世界最终什么都无法留下?

  为什么美丽的一切,都终将逝去呢?

  我不甘心。


  我终于拿起了那个水晶,挂在我胸口的,摩拉在临别时赠予我的水晶。

  我对它许下了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愿望——

  摩拉,我的诞生之地,您的孩子蓝纹奶酪有了困惑,他需要您的指引。

  我知道我将回到那里去,我终将得到战胜时间的答案。

蓝纹奶酪


  就算是在光怪陆离的缇尔范世界里,蓝纹奶酪的诞生地「摩拉」也能算得上是最神奇的地方之一。

  这是一片只有在雷雨天才会打开入口的土地,居住在这里的,是缇尔莅秘的种族——精灵。

  蓝纹奶酪的御侍,时年十六岁的女孩杰姬就是这样发现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她走过的。连接两个空间的,布满绿色星光的洞穴,实际上是摩拉的居民平日发酵蓝纹奶酪的地方。


  在摩拉的传说里,据说它的发明和一位摩拉的青年精灵有关。

  某天,这位青年他正要去牧场给父亲送饭,经过山脚时,他在小溪旁看见了一位从未见过的美丽的人类少女,他被她深深吸引住了,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向少女走去。

  可是那位陌生的少女似乎是被吓坏了,见到有人走来,转身便逃。青年一路追赶,大声呼喊,想要表达自己的善意,可是少女并不能听懂他的语言。

  最后,惊慌失措的少女逃进了山腰上一处从未有人去过的岩洞,青年等了很久,见她躲着不敢出来,不愿惊扰她,又害怕她口渴腹饿,他便将原本要带给父亲的羊奶凝乳和黑面包留在了岩洞里,以此表达自己的善意,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从那天以后,青年时常来岩洞看看,但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神秘出现的少女。

  而他放在那里的那袋面包和奶酪也始终没有被食用过。
  
  数月之后,青年再次思念起那位有着一面之缘的少女,他来到岩洞,却发现他当时放在岩洞里的奶酪已经被岩洞里的菌种发酵成了一种带有蓝青色美丽花纹的,味道辛辣独特的奶酪。

  大概正是因为这个传说,所以,杰姬通过那个山洞来到摩拉以后,不仅没有被排斥,而且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虽然语言不通,但这里的人们将她当做来自异世的贵客,上一位这样出现的女孩为摩拉带来的风味独特的蓝纹奶酪,这一次,杰姬的到来,给这里带来了他们不曾听过的美妙音乐。

  蓝纹奶酪由于杰姬对于自由和单纯的渴望诞生在摩拉,在这里,他度过了最快乐的无忧无虑的时光。他被摩拉的精灵视作与外界世界的联结存在,在杰姬回去的那一天,摩拉的居民将一个独特的水晶赠给了蓝纹奶酪。

  摩拉人告诉蓝纹奶酪,你的存在与人类终究是不同的,在与人类相处的过程里,你已经会遇到许多困惑,如果某一次,当你发现凭借自己的力量无法解答困惑的时候,你可以对水晶许愿,你将得到精灵族的帮助。

  不过,我们只能帮你一次,所以,请珍惜机会,将它用在最好的时机哦。

  蓝纹奶酪记住了这句话。


  蓝纹奶酪曾经天真地以为,身为飨灵,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为难他的事情。


  但是,当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御侍从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女,一点点被生活改变重塑,看见她身边的自由和爱统统被剥夺,他决心改变这一切。

  他对水晶许下了心愿,在一个雷雨天里,回到了他的诞生之地。

  但他没想到的是,摩拉的精灵听到他的愿望与时间相关,纷纷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能在有序的时间里生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蓝纹奶酪,回到过去不会变得更好的。」

  他们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这么没头没尾地忠告于他。

  「抱歉,在时间的问题上,我们没有办法帮助你,但是,我们和你一样盼望着杰姬能拥有长寿健康的生命。她当时是多么美丽可爱……这是一份‘黑暗森林'的地图,标注着一种十分危险,但也十分有效的植物,如果你能得到它的种子,那么杰姬就有救了。」

  「黑暗森林?它在哪里?」

  「它在任何世界的任何角落,当你真正想去那里的时候,它会出现的。不过,那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地方,祝你好运。」

  「谢谢。」

  但世界上的事情总是不完美的,当蓝纹奶酪带着一身伤口,处理完一切意外,终于从那片危险丛林里将蓝色的种子带回时,打开家门的他看见的是哭肿了眼睛的纽结糖。

  这个世界上,有些地方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

  杰姬没能等到蓝纹奶酪回来。


  杰姬离开了,为蓝纹奶酪和纽结糖留下了巨额遗产,但两人都无心于商,便将这些财产交给了职业经理人打理,并用其中的一部分建立了帮助贫困孩子学习音乐艺术的杰姬慈善音乐基金。

  之后,蓝纹奶酪便和纽结糖道别,他带着杰姬留下的小提琴离开了米德加尔,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


  他游历世界,将世界上的一切美好用小提琴记录成曲谱,希望以此弥补杰姬被舞台和疾病東缚住的一生,尽管他不愿承认,但是,在漫长的旅途中,他对杰姬的遗憾和悲伤的确渐渐平静下来。

  某一天,当他走啊走,终于走到了一个万丈悬崖边上时,他往下看去,忽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在每一晚的梦里见到黑暗森林的入口了。

  蓝纹奶酪和自己说,是时候回家了。


  他回到了米德加尔,那是一个久违的,米德加尔的雨夜。

  天上雷电交加,蓝纹奶酪站在露台上拉着小提琴,欣赏这场大雨。屋里,许久未见的纽结糖穿着奇奇怪怪的剪裁的衣服东奔西跑。

  蓝纹奶酪回来了,她为此换了带花园的大房子,并为了展示自己这些年突飞猛进的艺术品味,坚持不让他帮忙,正提着裙摆指挥着工人亲自摆放新添置的家具。

  听着纽结糖充满活力的声音,蓝纹奶酪笑了笑,想起了杰姬无数次和他提过的那一天。也是在这样的大雨里,十六岁的勇敢的杰姬即将出逃,光着脚义无反顾地跑进大雨里,跑进摩拉,然后打开了自己的生命……

  「等等,是我眼花了吗?」

  蓝纹奶酪眨了眨眼睛,透过露台看向被雨雾冲刷着的,本应该空无一人的花园道路。

  而那个花园里不知从何处出现的,光着脚的家伙,也正四处张望着,刚好看到了他。

  「——您好——我是慕斯——抱歉,我好像迷路了,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雨里的那位抬起头,眼里盛放着年轻人特有的迷茫和真诚。

  而此刻,蓝纹奶酪还不知道,他们相遇的这一刻,竟然是新的旅行乐章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