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子推馍

阅读

  ·  

2020-1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子推馍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东篱约
子推馍初始皮肤.jpg

画师:

子推馍满星皮肤.jpg

画师:

子推馍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子推馍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子推馍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子推馍头像.jpg 子推馍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浅利辽太 孙晔
专属堕神 头像-雷鸟迦楼罗.png
雷鸟迦楼罗
头像-大雀.png
大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雪笋炒肉丝.png雪笋炒肉丝
获取途径 【飞燕入盏】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2 / 131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132 / 5002
Def icon.png 防御力 20 / 388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64 / 2304
Hp icon.png 生命值 389 / 712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39 / 1488
食物 子推馍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公元前600年
性格 淡泊
身高 173cm
关系 喜欢: 西湖龙井头像.jpg 西湖龙井 武夷大红袍头像.jpg 武夷大红袍
信条
乱世之中才更需坚持。
简介
子推馍也称"老馍馍",是山西省清明节时的传统美食。子推馍本身重约一斤,而制作的过程中需要使用多种工具进行精雕细琢,外形美观且富有文化含义。子推馍是为纪念春秋时晋国名士介子推而得名,后渐渐与清明、寒食两节融合,使得蒸子推馍成为了节日习俗。
背景故事
在一片乱世之中都能坚持自己的风骨,不慕权不争利,一心只想做好自己的事。坚持本心,努力想要做到自己问心无愧。触及底线时会展现出其他人从未见过的固执。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子推馍-基础技.png
春寒枝
(1级)子推馍挥舞柳条,恢复友方全体15点生命值,同时降低敌方全体攻击力5点,持续3秒,并降低敌方全体10%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
(41级)子推馍挥舞柳条,恢复友方全体195点生命值,同时降低敌方全体攻击力65点,持续3秒,并降低敌方全体10%的攻击速度,持续3秒。MAX
能量技
子推馍-能量技.png
润物无声
(1级)子推馍将兔子抛到空中,恢复友方全体180点生命值,并使友方全体无敌一段时间,持续2.5秒。
(41级)子推馍将兔子抛到空中,恢复友方全体2340点生命值,并使友方全体无敌一段时间,持续2.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屡尝惊动起居,子推叨扰了。
登录
御侍大人,一天的劳累过后还是早些休息吧,其他的事情交由子推处理便是。
冰场
这样的温度,莫名地让人安心。
技能
这样做,是不对的。
升星
今日御侍大人之恩,子推没齿难忘。
疲劳中
我......有些累了......
恢复中
御侍大人稍作休息,子推很快就来......
出击编队
子推定不辜负御侍大人重望。
落败
我绝不会......甘愿......与尔等为伍......
通知
今日有些着急,只有些寒食,需要来壶温酒暖暖胃么?
放置台词1
馍馍,柳枝是不能吃的。
放置台词2
处世之道,为君子者,万不可无功而受禄。
触碰台词1
已到了谷雨时节,御侍大人可是要与子推一道去踏青?
触碰台词2
唔?花钿?这是天生便有的......御侍大人若是喜欢子推可以为您描画。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馍馍不是花馍,是不能变成其它形状的。
誓约台词
你可愿意与我一起看遍那青山绿水?
亲密台词1
雨季将至,外出时万万记得带上雨具,若是生病了我会忧心。
亲密台词2
我为何一直坐在这里?我、我只是想在这里等你回来而已……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这是子推给你做的柳环,你看看,可否喜欢?
放置台词3
唉,龙凤烩他们几个又在闹什么脾气了?
胜利台词
坚持下去一定会有结果的。
失败台词
就算......这次是你赢了......我也绝不会认同你的......
喂食台词
御侍心有子推,子推亦将常伴御侍左右。
换装独白
东篱约 暗香盈袖,知是故人携酒来。许久未见,你我可都安好?

故事

谷雨


  那是个阴沉的傍晚,往日暖橙色的夕阳此时却映上了不祥的血红。
  在这片诡异的红色下,御侍大人带着几分歉意看向我。

  「抱歉……连累你了……」

  我看着御侍大人清明的眼神,轻轻地摇头。

  转过头看向那片被灼热的火焰吞噬的山林,循着风越发猛烈的火焰顺着郁郁葱葱的草木逐渐将我们包围起来。

  猛烈的火势带来的灼热感已经让御侍的额头冒出了汗珠,包裹在身上用来保暖的衣服此时也渐渐显得多余。

  浓烈的烟雾很快就将我们包围起来,黑雾呛入口鼻带来窒息感,我看见御侍大人支撑不住倒下。

  我想伸出手将他扶起,但是我的眼前也已经开始模糊起来,眼皮愈发沉重无法睁开,眼前的画面陡然旋转。
  随着身体上传来的钝痛,我向已经倒下的御侍伸出手。

  我就要这样……结束了吗……可惜了……
  可惜还没能向那群人……



  忽然,几滴微凉的液体滴到了我的脸上,原本困难的呼吸逐渐轻松了起来,随后,我听到了哗哗的雨声,雨滴落在尚未被火焰殃及的树叶上。

  在平时,这种雨落的声音是我最喜欢的声音,它能给我带来一种宁静,让我暂时忘却所有烦恼。

  而此时,这种声音让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和一些劫后余生的庆幸。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原来我对于离开这个世界,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坦然。

  我想要看看这场雨,但我已经没有力气完全睁开眼,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了一个和雨滴一般带着些微凉意却格外温柔的声音。

  「你没事吧?」



  我睁开了眼睛。

  首先让我注意到的,是房间里飘着的悠悠茶香。

  清雅的茶味仿佛能让人忘却一切往事,因为烟雾带来而混沌的脑袋也因为淡淡的茶香清醒过来。

  我坐起身,转过头看了看周围,这是一个布置得十分雅致的房间,暗红色的多宝阁上摆放着不少精巧摆件。
  房间中央暗红色带着淡淡木纹的桌上放着一套讲究的茶具,那淡淡的茶香便是从桌上茶具中传来。

  正当我观察茶具的时候,门随着轻轻的声响打开,我将视线转向了站在门口的男人。

  他看到我醒来并没有显得很惊讶,我想,这应该就是救了我的人。

  我张开嘴想要向他道谢,但自喉咙传来的刺痛让我无法发出声音,我紧紧皱起眉头捂住了自己的喉咙。

  男人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冷漠,但是他却将手中的药碗递给了我,说道。

  「你的嗓子被烟呛到了,喝了药会好些。」

  我向他点了点头,接过药顺着他的意思饮尽,令人意外的是,这药却没有想象中的苦涩,它带着淡淡的清香和些微清凉的感觉,入口后原本喉咙的灼痛缓解了不少。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药碗,又抬头看向他。

  「这是我问武夷大红袍要来的药,应当和人类的药物有不小的差别,但是对你有好处。记得每天都要喝。」

  男人说完这番话后便离开,我看着他的背影眨了眨眼。
  ——也许这个家伙 ,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漠。

平静


  在养病的日子里,我知道了这个救了我的男人的名字——西湖龙井。

  西湖龙井和我一样,也是一个飨灵,但是可能是因为他的样貌,或是因为他的能力,生活在他住的湖泊附近的人们,都将他称为龙神大人。

  那些人们甚至为西湖龙井立下了一尊龙神像伫立在湖边,用以供奉。

  我现在住的地方,是湖边的一个小院子,但是他好像并不喜欢住在这个院子里,他更喜欢他藏在湖底的洞府里。

  他的话来说,那边更安静一些,没有人打扰。

  而我所在的院子推开窗户,就能看见那尊龙神像。
  时常会有些周边的人找来,送上一些给「龙神大人」的供奉,将自己的祈愿用一块块小小的吊牌挂在龙神像旁的小树上。

  在他的院子中养病的我并不想这么无所事事下去,于是我便肩负起了「龙神侍从」的义务。

  收集村民们的心愿,将那些村民的心意整理好交给他。

  我知道,这个看上去冷漠的家伙,有着比谁都要好的心肠。



  我们默契地都没有过多提起我们的御侍和过去的经历,就这样平静地生活着。

  每当看着他因为一些不切实际的心愿而被逗得有些无可奈何的表情时,我总会忍不住轻轻笑出声。

  「我喜欢隔壁家的小琦已经很多年了 我打算等她生日的时候给她送一束最大最美的花,然后向她告白!求求龙神大人保佑我表白成功。」

  「……呵,龙井,什么时候你还能管恋情了?」

  我看向无奈地读着人们的心愿的西湖龙井,他忍不住也轻轻叹了口气,从心愿中抽取了一份放到了桌上。

  「他们将我视作龙神,诚心以待,诚恳祈愿,那我便也要回应他们的期待。那些我无法做到的事我没有办法,但是其中,还是有不少是我能做到的事情。」

  我看着他抽出的那份祈愿。

  那是个老农的求助。
  在这个堕神肆虐环境下,他的田地时常被那些器张跋扈的堕神所糟蹋。
  那些粮食、瓜果在它们的蹂躏后大多都只能烂在地里,但是人类对于堕神却无能为力。

  「龙井……这是什么?」
  「应该是他已经能够拿出的最好的供奉了吧。」

  西湖龙井总是会将那些贵重的东西偷偷送回原处,将那些包含心意的东西悉心地收好。

  我起身拍了拍自己因为坐下而发皱的衣袍,西湖龙井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我。

  「……」

  我活动着自己有些僵硬的肩膀。

  「堕神那种东西,让你一个人去未免太危险了些。毕竟,我也算你的朋友了,不是吗?」

  西湖龙井他看了我很久,我知道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决定让我涉险,但他最终还是在我的坚持下退让了。

  我们也就如同西湖龙井所住的那片湖泊那般,平静无波地度过了很久很久的岁月。

赏月


  打破这片平静的,是一个穿着精致的华服,但是形容狼狈,手中还死死地抱着一个人偶的姑娘。

  她和我一样,被龙井救下带回了这个院子。

  最初她对我们十分戒备,会露出一种仿佛不信任全世界的神情。

  她的手上还有一个尚未恢复的烙印,让我觉得有些眼熟。

  我抬起头看向将她带回的西湖龙井,那个家伙在我的注视下,脸颊竟然微微红了起来。

  「……我看她身上的这个烙印,和当时将你们围在山中的那群人身上的很像,就把她带了回来,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他说完这番话后便转过头离开院子回洞府去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还是那么不坦诚……对了,你叫什么?」

  我回过头看向被龙井带回来的姑娘,她正偷偷看着我发呆,却被我忽然地回头吓了一跳,她的脸颊有些微红,我并没有拆穿她的小心思。

  她干咳一声,像要缓解刚刚的尴尬。
  以一副十分端庄的姿态坐起,双手交叠稳稳地摆放在膝盖上。

  仪态端庄,礼节完备,举止优雅,这样的气质,定然不是个普通人家的飨灵。

  「龙须酥再次谢过两位大人。」

  微微欠身道谢,得体又不失矜贵,但是这一切却无法掩盖她眼中的茫然。

  我看着她的眼神,忍不住伸出手,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打理整齐别到了耳后。

  「若是暂时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方,就先待在这儿吧,西湖龙井他不会介意的。」



  我和西湖龙井时常会在月朗星稀的夜晚,坐在小院中,有时倒上一杯清茶,有时倒上一壶美酒,我们会静静地看着这仿佛每天都不同,但是又每天都很相似的夜空。

  而这次赏月之时,我们的身边又多了个人。

  看着龙须酥灵巧地摆弄着茶具,赏心悦目的动作让我们两人看着都有些走神。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龙须酥和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似刚来时那般生疏。
  虽然她总是恪守着繁复复杂的礼仪显得有些固执,但却是个还不错的朋友。

  龙须酥将手中沏得刚好的茶水递到了我们的面前,便到一旁抚起琴来。

  我微微仰起头,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微风带来的淡淡茶香,这恍若能吹散一切烦恼的微风扫去了疲惫,悠扬的琴声洗去了心底的浮躁,让我们感受着这闲适的平静生活。

波澜


  如果说龙须酥的到来只是给我们平静的生活增加了一丝小小的微风,那么龙凤烩就是那个卷起波涛的狂风。

  用龙井的话来评价,那是个聒噪的家伙。

  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有些吵闹。



  我们是在一个荒废的村子里找到他的。
  那时的他不知是被谁攻击,奄奄一一息地趴在废墟之中,身上沾染着大片的血污。

  我和西湖龙井对视一眼,便将他救了下来。

  但是当他醒后,我们就有一些后悔。
  虽然只有一点点。

  这是个极为开朗的家伙,格外安静的小院里总是充斥着他豪气干云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子推馍你看!有人和龙井求子啊!龙神大人!我想要个儿子!」
  「……龙凤烩。」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什么奇奇怪怪的愿望都有啊!」

  这个和我们不同的家伙虽然有着和我们截然不同的个性,但是却和我们相处得意外地和谐。

  西湖龙井在没什么事儿的时候总喜欢懒洋洋地窝在自己洞府里发呆。

  而这个家伙却总是会去西湖龙井住的湖边,用一块块石头往河里砸去,一直到把他闹到出来为止。

  自从他来了之后,我见到了西湖龙井以前从来不会露出的各种各样的表情,龙须酥也时常因为受不了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而拉着我大吐苦水。

  这一切都给原本虽然闲适却有些过于安静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的趣味,也让死气沉沉的院子里多了几分生气。

  让我感到巧合的,龙凤烩竟然也是因为追查那件事情才来到了这里,那群……罪恶滔天的家伙……

  这一切就仿佛一种冥冥中的指引,它引导着我们这群追寻同一个目的的家伙,聚集到了一起。

  我忽然觉得,那个原本已经被我深深藏在心底,觉得无法实现的愿望,也许有朝一日真的可以实现。

  我看着龙井被龙凤烩勾着脖子从湖里拽出来陪他喝酒的头疼模样,走起了神。

  他无愧于“龙神”之称,虽然他并不是真正的神明,但却比那些虚无缥缈的神更像是真正的神明,值得人敬仰、憧憬。

  我只不过是在赏月时无意间提及过这个心愿,原来他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一直暗暗地调查着他们的消息。

  我曾问过他要如此费心帮我实现心愿的理由。

  他的语气还是和以往那样冷淡,耳根却微微泛起了红色。

  「毕竟,你也是我的朋友。」

子推馍


  和堕神的诞生随之而来的,便是与堕神相伴的灾难、饥荒、人祸,无数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故土的人,陷入一种极端的绝望之中。

  而在这种时候,一个全知全能的神,便成为了大家内心的支柱。

  而人们愈加沉溺于其中,也就愈加的疯狂。

  从最开始的钱财供奉,到动物献祭,到最后的……

  对于人们来说,付出了越大的代价,他们就越为沉溺于其中。
  一一他们无法去承担他们付出了这惨烈的代价后,想要获得的一切,只不过是他们脑中的痴心妄想。

  而子推馍就诞生于这样一一个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地方。

  那是个如同死城一般的城市,偶尔在路上的行人也大多是一副行尸走肉的模样。

  他们在生病后不会找郎中,他们更信任在城中开设了法坛的教徒们。

  无论是献祭家中的宠物,还是为圣教送上年轻貌美的少女,甚至是将自己的子女选做送给圣主的“神使”,他们都言听计从。

  子推馍不止一次地尝试过阻止他的御侍,但是最终,他还是没能来得及阻止惨剧的诞生。

  那个用红色丝带扎着发髻会甜甜笑着叫他哥哥的女孩子,最终还是哭喊着被她的父亲送走,再也没有回来。

  但是就算是送走了女儿,御侍夫人的病情也没有丝毫的好转。

  抱着夫人尸体的御侍,在一场瓢泼大雨之下,终于清醒了过来。

  已经被邪教完全控制的城市,就连前往其他城市购买生活必须的物资都必须要有教徒的陪同。

  子推馍和他的御侍用了很大的努力,才将消息偷偷交给了一个值得信任的家伙。

  子推馍的御侍想让伙伴将信息交付给他曾经的同门,现在已经身为邻国护国大将军的师弟。

  但是子推馍和他的御侍的行动,已经被邪教的教徒们发现。
  面对后方已经走火入魔的追兵,子推馍和他的御侍毅然决然地诱开了追兵,跑向那座埋葬着御侍的爱人以及爱女衣冠家的青山。
  而那群丧心病狂的家伙,为了将他们两人逼出,直接点燃了这片山林。


  子推馍对于御侍最后的记忆便是他的愧疚。
  他不甘于复仇的愿望尚未实现,自己会就此葬身火海。
  但他对这一切却束手无策……

  那个自雨中而来的飨灵给了他完成这一切的希望。

  令子推馍没有想到的是,西湖龙井不仅救了他,还因为他的一句感慨,开始帮他调查起了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邪教。

  龙须酥、龙凤烩、雄黄酒……一个一个和邪教有关的飨灵在西湖龙井状似无意的帮助下来到了这个原本冷冷清清的院子。

  子推馍看着望着院子里吵吵闹闹场景,凑到同样无奈的西湖龙井身边,轻轻地道了一声谢谢。

  被拆穿了的西湖龙井干咳一声,微微扭过了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子推馍看着他微红的耳根轻轻笑出了声。

  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院子中的吵闹引开,他看着已经不知多少次拔走了菖蒲的龙凤烩被雄黄酒撵的满院子乱跑,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手阻止雄黄酒将手中的丹药向龙凤烩砸去。

  现在的生活,虽然在以往的平静中带上了些许吵闹,但是他相信,他们相聚在这里,终有一天,那群邪教之徒,一定会在他们的努力下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