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意大利杂蔬汤

阅读

  ·  

2020-05-02更新

  ·  

最新编辑:月叔丨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5-02

  

最新编辑:月叔丨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包子-------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意大利杂蔬汤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受造之日
意大利杂蔬汤初始皮肤.jpg

画师:

意大利杂蔬汤满星皮肤.jpg

画师:

意大利杂蔬汤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意大利杂蔬汤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意大利杂蔬汤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意大利杂蔬汤头像.jpg 意大利杂蔬汤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羽多野涉 黑石稔
专属堕神 头像-狸猫.png
狸猫
头像-犬神.png
犬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木耳杏鲍粥.png木耳杏鲍粥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43 / 527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152 / 5523
Def icon.png 防御力 14 / 32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22 / 3308
Hp icon.png 生命值 412 / 773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843 / 7948
食物 意大利杂蔬汤
类型 汤品
发源地 意大利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极端
身高 178cm
关系 喜欢: 土豆泥头像.jpg 土豆泥
信条
你拿走一切,但我还活着。
简介
意大利杂蔬汤是一种意大利浓汤,以高汤和当季蔬菜烹煮制成,通常会加入意大利面食或米饭,有时两者兼而有之。它常见的配料包括豆类、洋葱、芹菜、胡萝卜、汤和西红柿,没有固定的配方,可以是素食,也可包含肉类。
背景故事
意大利杂蔬汤刚被召唤没多久,就被当时的御侍卖给一个地下组织做实验品,经过多年逃出后,他被改造成不得不与负面情绪共生的怪物,一路被追杀,复仇占据了他的心。他有很强的生存欲,宁可每日靠噩梦活着,也不愿如人所愿死去。虽然身心无时不刻不沉浸在痛苦之中,但他总是强迫自己脸上带笑,绝不在别人面前露出一点痛苦和软弱。但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笑容是多么僵硬和扭曲。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意大利杂蔬汤-基础技.png
梦魇附体
(1级)意大利杂蔬汤陷入恶梦之中,激发全体队友暴走,对全体友方造成100点伤害,并增加友方全体15%的普通攻击伤害和15%攻速,持续3秒,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
(41级)意大利杂蔬汤陷入恶梦之中,激发全体队友暴走,对全体友方造成1300点伤害,并增加友方全体27%的普通攻击伤害和27%攻速,持续3秒,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MAX
能量技
意大利杂蔬汤-能量技.png
死地归来
(1级)意大利杂蔬汤血液沸腾,开启复仇模式,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419点伤害,同时提高友方全体25%的攻击力,并对敌方全体附加无法治疗效果,持续时间5秒。
(41级)意大利杂蔬汤血液沸腾,开启复仇模式,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5447点伤害,同时提高友方全体25%的攻击力,并对敌方全体附加无法治疗效果,持续时间5秒。MAX
连携技
意大利杂蔬汤-连携技.png
超级死地归来
连携对象 土豆泥头像.jpg 土豆泥
(1级)意大利杂蔬汤血液沸腾,开启复仇模式,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503点伤害,同时提高友方全体40%的攻击力,并对敌方全体附加无法治疗效果,持续时间5秒。
(41级)意大利杂蔬汤血液沸腾,开启复仇模式,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6539点伤害,同时提高友方全体40%的攻击力,并对敌方全体附加无法治疗效果,持续时间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哈......哈......御侍,你看,即使已经去过恶魔之地,我依旧活着回到你身边了......
登录
呵,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舍得不来呢?
冰场
也是这样寒冷的地方,我曾经和一个朋有困在一场噩梦里,那里冰天雪地,真奇怪啊,明明一切都糟透了,为什么想到会觉得有趣呢?
技能
准备好被噩梦肢解了吗?
升星
哼,你到底要把我变成什么样呢?
疲劳中
我需要一些痛苦的东西......
恢复中
......唔!!!哈——哈——
出击编队
我会让他们好好享受这场噩梦......
落败
想看我破裂的样子......妄想!
通知
啧,差不多行了吧?
放置台词1
御侍,你知道吗?只是痛快活着,对于许多人而言,已经是遥不可及的白日梦了。
放置台词2
能享受痛苦的,才是赢家。
触碰台词1
我现在感觉特别好,你没必要刻意避开我的伤疤。
触碰台词2
现在你后悔了?可惜了,这次交易的决定权在我这里。
触碰台词3
理由?你要什么理由?这个世界的真相,你我不都心知肚明吗?哈哈哈哈——
誓约台词
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向你伸手,只是想把你也拖进我的噩梦而已。这样你还要爱我吗?连我的噩梦也一起爱着?呵,你真的是,真的是我见过最蠢,最傻,最不可理喻的家伙!
亲密台词1
我说过的,我想把你关进那座灰色的监牢......所以不想后悔的话,就不要这样考验我的自制力。
亲密台词2
和我一直保持着这种互相伤害的关系,难道不是在说你也很享受吗?
亲密台词3
不许梦到我,我会嫉妒你梦到的这副皮囊,明白了吗?
放置台词3
每晚有噩梦相伴,好过麻木不仁。
胜利台词
你说这些血液沸腾起来的样子,像哪种美丽的花呢?
失败台词
可笑!明明错的不是我!
喂食台词
干什么?你觉得给点甜头,我就会如你所愿?
换装独白
受造之日 授我宝石与枪支,造我无罪之身,囚我过去与记忆,要我坠狱成神。

故事

背叛


  西西里,格瑞洛南方海域上的旅游岛。

  一个人类口中的天堂岛,一个我恨之入骨的孽障之地。

  一切围绕着我的罪与恶,都诞生在这里,哪怕它看起来风光明媚,但没有人比我更笃定,它的土壤早就被恶浸透,是世界上用来培养恶之花,再合适不过的地方。

  当然,事实的发展也正如我所料。

  在我带着恶之花的种子回到这里后不久,所有的人类都被前所未有的噩梦环绕,我赌上我的名誉发誓,我带着恶之花一路走过无数地方,只有在这片土地,这刁钻口味的精灵植物才露出了吃到绝佳美味的贪婪嘴脸。

  而那些公德之土非要在判决我的时候,嚷嚷着, 是我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死了他们,呵,真是笑话!

  假如不是他们心有魔障,深渊怎么会回望他们的眼睛?

  这个道理,没有人比我更懂了。

  但我能有这精准而完美的判断,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最初我还是一个天真又愚蠢的飨灵,和其他飨灵一样,一心跟着召唤出我的那个家伙,亲热又恭维地喊他「御侍」,为他效忠,愿意随他去世界上任何地方拼命。

  曾经无数次,我杀死那些或大或小的堕神,将他们的鲜血洒在大地上,同时也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

  然而,战斗结束后,他只会对我说——

  「杂蔬汤,你的动作太慢了,永远抢不到最值钱的那个堕神。」

  说完,他就会让我带着那一堆堕神的尸体,将它们送到城镇的公告栏那里,和当地厨师公会的负责人交接,兑换一袋又一袋的钱币。

  一开始 ,他拿低级的话术骗我,说他其实是有拯救世界的梦想的,但在那之前先要解决温饱问题。

  后来,他发现我再不情愿,也没办法擅自离开御侍,便暴露了本性,一心用我赚回更多的钱。

  我心里对他的利用厌恶,但一想他也就活几十年的时间,而且整座西西里岛,可以说是穷困潦倒,就他一个料理御侍,几乎整座岛的经济收入,就靠他和我在外狩猎堕神维持,我也就不将他对我的利用记在心上。

  直到他触碰了我的底线。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当我像以往一样出岛斩杀了堕神,带着一袋金币回到西西里时,迎接我的是码头上早已经准备好的陷阱。

  操控陷阱的,是我没有见过的一群身穿统一黑袍的人类,他们看着我的眼光我非常熟悉一——我以往看那些即将被狩猎的堕神时,也是一样的眼光。

  这种看着困兽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让我觉得恶心。

  但我刚刚战斗回来,本就负伤,仅有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摆脱。

  我挣扎着想要逃走,并且,我当时的心里还对那个家伙保佑一丝「同伴」的幻想。

  好歹看在我帮他赚了那么多钱的份上,他也应该救我不是吗?

  然而,紧接着我转过身,看见了眼神闪躲的他。

  那一刻,我什么都明白了。

  这场陷阱,这场捕猎,是他允许他们进行的,甚至可能是提前安排好的,呵,而我居然还在希冀他会来救我!

  我愤怒,挣扎,大声嘶吼,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而他哆哆嗦嗦地躲在人后,告诉我,这些黑袍人是国都来的,他们在寻找格瑞洛顶级的飨灵们,对他们进行「 集体训练」。

  「你跟他们走,以后会变得更厉害的,而且,对格瑞洛也是好事啊。」

  这样骗小孩的话,谁信 ?

  我逼问他究竟和这群来历不明的人类做了什么交易,他不肯说。

  直到最后,反而是那黑袍人中的首领告诉我,我的好御侍,将我卖给了他们,换来了格瑞洛皇室对于西西里岛将来的投资资源这是这座岛上的人们的共同决定。

  可真是一笔一劳永逸的好交易!

  我回头看向码头周围,终于发现,或远或近的西西里的岛民们沉默地站着,他们偷看我,那些我熟悉的人们,脸上的表情可算是精彩纷呈。

  「妈妈,他们要带杂蔬汤去哪里——」

  有个孩子脱口而出。

  下一刻,他的母亲迅速捂住了他的嘴。

  她截断了那个孩子的话,同时也截断了我对于人类最后的善意。

  在我被黑袍人带走的最后,我不再做无谓的质问。

  我盯住了这些出卖我的人类,我要一个一个记住他们的脸。

迟早有一天,他们欠我的,我一定会全部讨回来……


黑暗


  我们这些飨灵,究竟算是什么东西?

  既然让我们拥有了自由的智慧,又为什么让我们的身躯永远被看不见的契约桎梏?

  我们生来如此矛盾,是因为神明的生活里缺少了什么荒诞喜剧吗?

  ——被黑袍人抓走,关进牢笼后,我总算不用和从前一样因为忙于捕猎堕神而费尽精力,我有了大把大把的无聊时间,以供我思考这些没有意义,又无法自我消解的命题。

  开始的几年,我试图逃跑过好几次,但都被抓回来施以重刑。

  那时候,我还会对施刑者愤怒地咆哮,直到声嘶力竭。

  每每这种时候,他们袍子下的眼睛总是透露着嘲笑。

  有一天,我在他们嘲笑的眼神里忽然惊醒。

  我意识到,刚才我自己就像最原始的毫无思想可言的被困野兽,在笼子里对施暴者亮着无谓的獠牙。

  这在他们眼中,无疑一场笑话。

  从那以后,我不再这么做。

  如果他们在剥削我之外,还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多余的笑料,我才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

  说到剥削——那才是我被关押之后 ,生活的重头戏。

  一开始,我对他们抓我来究竟想要做什么一无所知,他们只是每天用一种奇怪的仪器,在我的身上扎针,提取我的血液。

  每天除了定点定时的提取血液和送餐之外,其他时间里,我就被关在一个塔楼的地下室里,浸淫在完全的黑暗中。

  当然,这里的地下室关着的飨灵,远不止我一个。

  每天的血液提取让我持续虚弱,我想其他的飨灵也差不多,我听见过各种求生或者求死的声音。

  遗憾的是,直到我离开那里,我也没有见过他们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他们后来各自的下场如何。

  我离开那个完全黑暗的地下牢房,是在几年之后。

  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是我被单独带出去,后来我想通了,就是因为我不再挣扎,甚至平静地接受了他们的施刑。

  当我不愿意当他们的笑料的时候,他们竟然将这当成了一种臣服。

  知道了他们幼稚的想法之后,我只是更加对他们打心眼里看不起。

  但我不会这么表现出来。

  我依旧看起来毫无脾气地顺应着他们的要求,他们给我换上了白色的拘束服。将我翻来覆去做各种检查,我不反抗。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中的头目终于愿意把我当做会思考的个体和我对话。

  他告诉了我他们的目的。

  他们向料理御侍收买飨灵,是为了制造出一个全新的神明。


受造


  在这个诸神消逝的年代里,用飨灵的身体作为躯壳,制造出永远保护人类的「神明」, 它们不会和飨灵一样,只是短暂的用几十年的时间,因为受到契约的约束而保护人类,而是将自己永恒的生命用来帮助人类对抗堕神。

  ——这就是这群疯子的白日梦。

  然而,我心中怎么骂他们异想天开、恬不知耻、贪得无厌,表面上却表现出了万分的理解。

  我知道,只有得到他们充分的信任,才可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于是,我主动提出,我愿意成为他们所谓「人造神」的实验体。

  这群疯子欣喜若狂,因为在他们不知道从哪搞来的魔法规章里写着,这样的「神明」的受造,必须得到作为躯壳的那个灵体的自愿同意。

  我在他们眼中多半是一个懦弱求生的可怜虫。

  但我无所谓。

  从那以后,虽然他们依旧将我关押着,但他们对我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善。我得到了更多的灵力补充剂,身体和精神也在一天天得变好。

  但剥削依旧在继续。

  他们仍然要从我身上抽走血液,更多时候是从我的心脏处。

  我咬牙笑着,忍着撕心的剧痛和扎刀的人说,来吧,没有关系。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忽然有一天,他们在我牢房里丢进来一个人——他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疯子们告诉我,不要惊慌,那是我的复制品,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原来,他们生怕好不容易得来的实验材料毁掉,决定先多制造一些空壳的复制品,进行初级实验,直到他们的实验彻底成熟,再让我作为压轴出场。

  这么看来,他们的确对自己的计划小心翼翼,生怕在最后的实验阶段我临时反悔,控制不住。

  然而,他们终归是毫无灵气的人类。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算是在他们看来毫无灵魂的复制品,这些从我身上分割开的心血所造的复制品,他们与我之间,也有着旁人无法理解的默契。

  他们这么做,就是在给我培养兵士。

  为了谨慎地不混淆复制品和我,每个他们制造的复制品,都被他们挖掉了一只眼睛。

  但这对我而言,就更有利了。

  我准备了很久,终于搞清楚了他们用复制品实验的规律后,终于,在某一天的晚上,我指挥一个复制体,挖掉了我的右眼,将它装在了它自己的眼眶里。

  我不记得痛不痛。

  因为那一整晚,即将逃出这里的喜悦一遍遍冲刷着我的身体,掩盖了所有知觉。

  第二天,和我预料的一样,已经将这一切看做毫无波澜的流程的黑袍人,没有看出今天的「复制品」和昨天的已经大不相同。

  我装作一一个没有思维的空壳,接受他们的安排他们为我披上了镶嵌着五彩宝石的披风,将我推上了一座祭台,他们在我的脚边摆满鲜花,甚至在仪式开始前围绕着我歌唱圣歌。

  然而这些都是欺神的把戏,因为他们还未拆掉我的束缚衣上的枷锁。

  直到真正的造神仪式开始。

  他们在我的四肢和脖颈接连上许多仪器,打开开关以后,终于将我的束缚衣拆开。

  我终于感到了痛,但我喊不出声。

  我的灵魂在飘走吗?

  为什么我看见了西西里岛?

  对啊,还有西西里岛的仇——我绝对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

  之后的事,我记不太清了。

  等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我已经拖着残破的身体,支离破碎地游荡在米德加尔的街道之间。

  我感到有人在追我,只能一路往前跑,最后我躲进了一栋民宅,在那里,我见到了追着我的家伙——三炙鸟。

堕化


  三炙鸟是个不拿自己当飨灵的飨灵。

  她开口闭口就是什么灵魂,执念之类的东西,似乎她要比我更了解我一样。

  真是自大的家伙。

  但看在她缝补好了我的伤口的份上,我不和她斤斤计较。

  她和一个叫亡灵面包的飨灵,一起住在米德加尔郊区的一个墓地旁边,她们让我留下,我没有推辞。

  我的确需要这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不只是为了疗伤,更重要的是,我察觉到,在那场我逃出来的实验中,我的身体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

  我对那些可以补充灵力的食物失去了欲望,甚至感到反胃。相反,那些游荡在墓地中的负面能量,像致命的罌粟一样诱惑着我。

  我不了解这是为什么,但我本能地知道,如果想要活下去,我无法离开这样的诱惑。

  于是,每逢夜晚,我就悄悄翻墙离开,到墓地里去。

  一开始,只是这样就够了,但没过多久情况变得更加被动,光是墓地的那些人类残余的负面能量已经不够,我开始往墓地外走。

  我像是渴水的鱼,渴血的吸血鬼,本能地潜入有负面能量的地方。

  而这些地方的人们,要不是刚刚经历了死亡,要不,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没有将这些告诉三炙鸟和亡灵面包,我再也不想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软弱。

  但这一切最后还是被她们知道了。

  那天早上,我亲手将我的鸽子活埋进土里,哪怕它从未招惹过我。

  亡灵面包看见了这一切,她咋咋呼呼地问我在干什么,我说那是我的伴生兽,我看它不爽就活埋了它。

  亡灵面包说,从来没有飨灵会这样虐待自己的伴生兽。

  我没理她,继续慢条斯理地将衣服上残留的白色羽毛一点点处理干净。

  亡灵面包被我吓到了,她转身就跑,我知道她是要去找三炙鸟告状。

  随她去吧,真是胆小鬼。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我在街头看见了一个醉汉,他喝得酩酊大醉。

  他一直在哭,说他不想活着。

  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真的不想活着,人们说想死,其实是活不下去了。

  ——既然不想活下去,那就将活着的机会让给我吧。

  我慢悠悠跟上他的脚步。


  结束一天的捕猎,天亮我回到了亡灵面包的房子。

  进屋之前,我听见亡灵面包和三炙鸟在讨论最近米德加尔死去的人,亡灵面包似乎想要叫一个新来的调查机构来调查那件事情, 但见到我来了,马上不说了。

  我知道她们在猜什么,但我无所谓这些。

  可三炙鸟将我拦住了,她问我,那些人的死和我有没有关系,为什么那么多目击者说在死者死亡之前见到我一个红发的独眼男人。

  我讨厌他们记住了我的眼睛,所以冷冰冰地说,他们都该死。

  三炙鸟二话不说,敲晕了我。

  我再次在床上醒来的时候很生气,她凭什么总是不经过我允许就敲晕我?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如果她真的和她说的一样毫无目的地关心我,为什么一句解释的话都不听我说?

  我很生气,想要找她算账,但是当我快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我听到客厅里,她和亡灵面包说话。

  「……他在堕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别怕,我会处理好他。」

  呵,又是这样……自大的……你凭什么要救就救,要处理就处理?

  凭什么你们,通通都要剥夺我活下去的权力?

  砰!

  累积已久的各种怨恨在我心中激荡,终于爆发出来,在亡灵面包的惊叫中, 我第一次放任那些负面能量携带着我,对着她们连开数枪。

  在滔天的火焰中,我离开了这短暂的休息之所动荡的土地下,被我埋了一天的鸽子破土而出,它终于彻底变成了黑色的模样,和我一样融进黑暗。

  这很好,唯一属于原来的我的部分彻底消失了。

  这样,我就可以完全忘记我曾经是什么模样。

  以后,我就可以毫不犹豫地在现在的路上走下去。

  堕化没有关系,残破没有关系,被拿走一切也没关系。

  在复仇之前,我要的,只是活着。

意大利杂蔬汤


  意大利杂蔬汤被召唤在格瑞洛最南端的一个小岛上。

  这座小岛人口稀少,虽然属于格瑞洛,但几乎不收到重视,岛上的生活十分贫困落后。

  在这样环境里,诞生的唯一一个料理御侍,正是意大利杂蔬汤的召唤者。

  他为了生存,带着意大利杂蔬汤常年往返在小岛和格瑞洛主大陆之间,以收割堕神换取金币养活整个小岛的人。

  然而,小岛上的人们的逐渐富裕,让他们对再次返回贫困感到更加恐惧,他们担心意大利杂蔬汤的御侍一旦过世,意大利杂蔬汤就不再听他们的话,为他们卖命。

  于是,当一群自称来自米德加尔的黑袍者一半威胁,一半利诱地出现时,这群岛民集体决定,将意大利杂蔬汤卖掉了。

  被契约束缚的意大利杂蔬汤本质上无法反抗御侍的决定,他被成为一场荒谬但持续了数十年的飨灵造神计划的实验体。

  但他顽强求生的个性让他最终逃了出来,但身体也遭到了无法逆转的损伤。

  在被三炙鸟所救后,他曾短暂地希望过能靠自己的力量重新融入久别的社会中,但这个希望很快被打破了。

  三炙鸟说的没错,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能量,负面能量的堆积让他变得越来越偏激,易怒,以至于被三炙鸟的一句话刺激,就烧掉了对方的房子。

  但当时的意大利杂蔬汤察觉不到这些,在三炙鸟,以及后面出现的荷鲁斯之眼的追捕下,他一路逃亡北方,直到被逼入冰天雪地的极雪原。

  他以为自己陷入绝境,但却发现了一个温暖的山洞。

  在山洞里,他遭遇了一种精灵植物。

  这种精灵植物叫恶之花,它正是靠制造负面情绪,捕猎猎物,让猎物困在噩梦中死去。

  恶之花精灵发现意大利杂蔬汤很适合成为自己的宿主,便用帮他复仇的条件诱惑他。

  意大利杂蔬汤同意了恶之花的寄生,哪怕从此以后,他的每晚睡眠都要伴随着噩梦,他也在所不惜。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座山洞是其实是土豆泥的培养基地,这片恶之花是他特意栽种在这里,只为了将它安全地隔离开,不伤害到别人半个月后,土豆泥前来查看花圃情况,他以为杂蔬汤是误入其中被恶之花所伤的飨灵,对他的受伤感到十分抱歉,而杂蔬汤却想要将计就计,将土豆泥作为第一个利用恶之花攻击的对象。

  但他没想到土豆泥不仅不怀疑他的来处,而且时刻保护着他,甚至热情邀请他以后去他的植物园玩,这样的天真和善良让他始终无法对他下手。

  最终,他带着恶之花离开,独自前往他出生的那座小岛。

  那是他最初的「家」,也是将他推入恶魔之境的地方。

  他回到那里,完成了自己一半的复仇计划。

  但这趟复仇之行远未结束。

  比起这些手无寸铁的,轻易就被杀死的岛民,那个关押了他多年的塔楼,还有它背后的庞大组织难对付得多。

  他必须要得到更强大的力量,才可能与它抗衡,为此,哪怕不折手段,他也在所不惜。。

  在恶之花精灵的诱导下,意大利杂蔬汤决定去寻找一个叫「伊甸之地」的地方。

  据说那里有植物精灵最高的力量,可以操控生死。

  怀抱这样的计划,他毫不留恋地离开西西里。

  在离岛时,划动船桨的瞬间,意大利杂蔬汤看着水光涟漪,无预兆地想起了土豆泥的眼睛,还有他口中那个叫伊甸园的植物园。

  当时的他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联想。

他不知道,很久以后,那里是他唯一想要回去的地方。

神器

  • 炼狱灼液
  • 神器线路
意大利杂蔬汤神器.png
魔法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15秒,会在攻击后,1.对敌方生命值百分比最低角色造成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2.此时,如果有生命值小于40%的敌方角色,会施予我方全体角色10001300 1700 2100 2500 2900 3500 4100 4900 6000)点护盾,护盾效果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15秒,会在攻击后,1.对敌方生命值百分比最低角色造成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2.此时,如果有生命值小于40%的敌方角色,会驱散我方全体身上的减益效果,并且对所有友方造成已损失生命值3%4% 5% 7% 8% 9% 11% 13% 16% 20%)的治疗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15秒,会在攻击后,1.对敌方生命值百分比最低角色造成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2.此时,如果有生命值小于40%的敌方角色,同时施予友方百分比最低的两名角色3秒无敌效果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30秒,攻击后,1.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44%58% 73% 88% 105% 123% 146% 174% 207% 250%)的伤害,并使他们的能量值在后续3秒内每秒减少36 9 12 15 18 21 24 27 30)点。2.此时,如果这两名敌方角色中有人的生命值小于最大生命值的40%,会施予我方全体角色10001300 1700 2100 2500 2900 3500 4100 4900 6000)点护盾,护盾效果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30秒,攻击后,1.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44%58% 73% 88% 105% 123% 146% 174% 207% 250%)的伤害,并使他们的能量值在后续3秒内每秒减少36 9 12 15 18 21 24 27 30)点。2.此时,如果这两名敌方角色中有人的生命值小于最大生命值的40%,会驱散我方全体身上的减益效果,并且对所有友方造成已损失生命值20%的治疗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30秒,攻击后,对随机三名敌方造成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0%)的伤害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1.每过8秒,会使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友方角色在后续4秒内造成的伤害增加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但也赋予他后续4秒内无法受到治疗的减益效果。2.与此同时,会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1.每过8秒,会使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友方角色在后续4秒内造成的伤害增加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但也赋予他后续4秒内无法受到治疗的减益效果。2.与此同时,会在后续4秒内使所有敌方辅助角色能量值每秒减少25 7 10 12 15 17 20 22 25)点
模板绒球塔可.png 1.每过8秒,会使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友方角色在后续4秒内造成的伤害增加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但也赋予他后续4秒内无法受到治疗的减益效果。2.与此同时,会驱散敌方生命值百分比最低角色身上的增益效果,并且对他造成已损失生命值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的伤害(此伤害对大部分大型敌人无效)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6秒发动一次,对最近的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8%37% 47% 56% 67% 79% 93% 111% 133% 160%)的伤害,同时施予随机两名敌方辅助角色3秒沉默效果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6秒发动一次,对最近的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8%37% 47% 56% 67% 79% 93% 111% 133% 160%)的伤害,同时在后续3秒内使友方攻击力最高角色的攻击速度增加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6秒发动一次,对最近的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42%55% 70% 85% 101% 118% 140% 167% 199% 240%)的伤害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1.每过8秒,自身造成的技能伤害会增加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持续3秒。2.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大于最大生命值的80%,额外对他造成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1.每过8秒,自身造成的技能伤害会增加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持续3秒。2.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大于最大生命值的80%,自身会在后续2秒内获得无敌效果
模板绒球塔可.png 1.每过8秒,自身造成的技能伤害会增加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持续3秒。2.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大于最大生命值的80%,之后3秒内全体友方造成的伤害增加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