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慕尼黑白香肠

阅读

  ·  

2020-09-04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9-04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慕尼黑白香肠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女巫猎手
慕尼黑白香肠初始皮肤.jpg

画师:

慕尼黑白香肠满星皮肤.jpg

画师:

慕尼黑白香肠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慕尼黑白香肠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慕尼黑白香肠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慕尼黑白香肠头像.jpg 慕尼黑白香肠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西垣俊作 鹏小胖
专属堕神 头像-犬神.png
犬神
头像-兔子.png
兔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鸡肉沙律.png鸡肉沙律
获取途径 巅峰对决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3 / 1340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809 / 3469
Def icon.png 防御力 24 / 46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11 / 2531
Hp icon.png 生命值 400 / 732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722 / 6724
食物 慕尼黑白香肠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德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沉稳可靠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炸鱼薯条头像.jpg 炸鱼薯条 普雷结头像.jpg 普雷结
信条
愿世界洗去所有污浊。
简介
慕尼黑白香肠是德国最有意思的香肠之一,因为它不添加淀粉,并且用剁碎的小牛肉和腌猪肉制作,所以颜色比较淡,它的调味料有香芹、肉豆蔻、小豆蔻、葱、姜、柠檬和洋葱等,吃白肠最为特别的地方在于首先要去掉肠衣,其次要搭配德国传统的甜味芥茉酱,味道带甜,但不辛辣。
背景故事
一个比较和善好说话还会逗人的医生,有着高超的医术和很强的责任心,认真为其他人做好后勤工作。在工作以外也十分体贴,时常会调侃普雷结,作为普雷结和其他人的和事老。和黑布丁可能会因为在医疗上的见解不同而出现分歧而争斗。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慕尼黑白香肠-基础技.png
钟音缭绕
(1级)慕尼黑白香肠的针筒飞到目标身边,扣除攻击力最高的友方50%生命值,并使其提高20%攻击力和20%技能伤害,持续5秒。
(41级)慕尼黑白香肠的针筒飞到目标身边,扣除攻击力最高的友方50%生命值,并使其提高44%攻击力和44%技能伤害,持续5秒。MAX
能量技
慕尼黑白香肠-能量技.png
圣吟拥护
(1级)慕尼黑白香肠身边的保护层放大转动,使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友方无敌,持续5秒,并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47点生命,持续5秒。
(41级)慕尼黑白香肠身边的保护层放大转动,使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友方无敌,持续5秒,并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611点生命,持续5秒。MAX
连携技
慕尼黑白香肠-连携技.png
超级圣吟拥护
连携对象 普雷结头像.jpg 普雷结
(1级)慕尼黑白香肠身边的保护层放大转动,使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友方无敌,持续5秒,并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56点生命,持续5秒。
(41级)慕尼黑白香肠身边的保护层放大转动,使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友方无敌,持续5秒,并使全体友方每秒恢复728点生命,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饮食起居时,皆需注意,今后,您就将您的健康交托给我吧。
登录
回来啦,怎么......唉......你这样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可是很容易生病的。
冰场
这里并不是适宜居住的地方。我们尽早离开吧。
技能
和污秽的颜色一起消失殆尽吧!
升星
感谢您的信任,我不会让您失望。
疲劳中
作为医生,连自己都没能照顾好,还让您担心了,真是抱歉啊......
恢复中
只有充足的休息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出击编队
麻烦大人帮我拿一下我的外套。
落败
这......污浊的颜色......
通知
快去洗洗手吧,该吃饭了。
放置台词1
御侍?御侍?唉......又跑到哪里去了,不就是想帮他消消毒吗......
放置台词2
趁着御侍不在,也该整理一下我的银器了。
触碰台词1
炸鱼薯条,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没有空陪你玩,我在帮御侍......啊......是御侍啊......
触碰台词2
你手心的温度有些凉,可有什么不舒服的?
触碰台词3
这身衣服,代表着我身为医师的荣耀。
誓约台词
纯洁的白色,对你而言,是再适合不过的颜色,在教堂的钟声敲响之前,我想看到的人,只有你。
亲密台词1
纯白里染上了你的颜色,也不错呢。
亲密台词2
为什么战斗的时候要脱下外套?......身为医师,应当治病救人,我以自己的能力伤害他人已是不该,就更不能再让我这身长袍染上不该沾染的血腥。
亲密台词3
我想,你应该会需要这些。绷带、伤药......还有我......
放置台词3
普雷结还真是个......不善言辞的家伙呢......
胜利台词
还好没有辜负你的信任。
失败台词
教堂的钟声......响了......
喂食台词
这......真的可以吃吗?......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尝尝吧。
换装独白
女巫猎手 黑暗中潜藏着的邪恶,终将受到制裁。

故事

选择


  医学,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学术。
  也是一种可以拯救他人的学术。

  我相信,如果这种技术被更多人掌握,那么一定可以拯救很多正处于绝望中的人。

  所以我接受了学院的邀请,成为了一名医学导师。
  校长好心地为我提供了一个合适的住所,为了回报他的好意,我兼任了校医的工作。

  老师,这是一份可以称得上神圣的工作。
  朝气蓬勃的学生们将在我的教导下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师。
  他们的双手虽然不能像那些飨灵一样杀死堕神,却可以拯救那些被堕神伤害的人们。

  我曾一直担心我沾染过鲜血的双手是否真的能够做好这份工作。
  直到有一名已经毕业的学生回到了校园。

  他在学生时代,并不是一个听话的学生。
  就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冲动、莽撞,却有着属于年轻人的热情。
  曾经多次翻墙逃课的他现已经褪去了那时的青涩,自豪地告诉我。

  「老师,感谢您,在第一次用自己的双手拯救了一条生命的时候,我才真正领悟了您所说的身为医师的责任。感谢您的付出,我会继续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的!」

  比起在办公室门口罚站那时,说着这些话的他要沉稳多了。
  此时,他眼底坚定的光芒让我的眼眶有些发涨。

  我摘下眼镜捏了捏眼角,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天我和他聊了很久,直到天色已经变暗,我将他送到了校门口。

  「老师再见!我会再回来看您的!谢谢您。」
  「我也得谢谢你。 」
  「嗯?」
  「没什么,很晚了,早些回去吧。」
  「嗯!老师再见!」

  我的选择,并不是错误的。

阳光


  回到校医室,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校医室的门口。
  他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的样子——
  看到地上已经蓄成一片的血洼和他手臂上的伤口,我额角的神经有些发疼。

  「普雷结,我说过如果你下次再血淋淋地出现在这里我真的会把你扔出去的吧? !」

  普雷结这才后知后觉地低下头,发现了地上的那片血迹。

  「抱歉,下次我会注意。」

  虽然口中说着抱歉,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不像是有任何歉意的样子。

  头疼地揉着额角,我伸出手将这个不把自己伤口当回事儿的混蛋推进了医务室。

  「我说过多少次了,就算是飨灵,伤口也是有可能恶化感染的。」
  「教廷没有可以随行有自保能力的医师。 」
  「……我是不会去教廷的,我也说过如果你们受伤随时可以来这里找我。话说回来,你不要岔开话题!我给你的那些备用药呢?」
  「太碍事,丢了。」
  「你——!」

  用力地勒紧止血用的绷带,我忽然想起了上次特地为他调制的消毒喷雾,冷静了下来。
  我从药柜里找到这瓶可爱的小东西,毫不犹豫地喷洒在他深可见骨的伤口上。

  「嘶——」

  我满意地看着即使是被攻击也眉头不会皱起的普雷结因为我的消毒液疼得白了脸,这种不听人劝告的家伙就应该让他吃点苦头才能长长记性。

  我将特制的急救包塞进了他手里。

  「下次再丢,可就不止是消毒水了。说起来,上次教授告诉我,他们找到了一种可以钻到伤口里用唾液缝合血肉的蛞蝓,下次要不拿来试试吧。」
  「……我还要回去和可颂报告情况,先走了。」

  我挑起眉角和普雷结道别,他虽面色不改但是脚下动作明显比起以往要快了不少。


  生活就如同我所希望的那样平静地继续下去。

  除了这个经常会让我火冒三丈的老友外,我的医务室在新学期到来后又多了两个聒噪、令人头疼的家伙。

  「炸鱼薯条!不要把你的零食带进医务室里!」
  「诶!可是老师这个真的好好吃的!这是我们特地带给你吃的!」
  「安迪!你怎么也跟着他一起胡闹!」
  「哈哈哈哈,老师这个真的很好吃啊,你也来尝尝!」

  这两个笑得一脸阳光甚至有些傻气的家伙,是隔璧骑士学院的学生。
  安迪是除了想要成为一名骑士以外,还是一名料理御侍。

  他们出生于早已落魄的贵族世家,却从不服输,即使那些贵族子弟嘲笑他们的出生,也未曾屈服。

  自从那次我狠狠地教训了他们一顿,顺便给那些不省心的贵族子嗣们上了些「特效药」后,这两个小混蛋就趁机赖上了我。

  「老师 !我们一定会成为教廷最厉害的骑土的!」

  他们以骑士学院并列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毕业的那天,他们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炫目。

  他们的存在,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充满了阳光。

平静


  如果说炸鱼薯条和安迪是这个世界光明的代表的话。

  那么黑布丁应该就是黑暗的代名词。

  她伪装得很好,一开始我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我甚至以为她只不过是个同样对医学十分感兴趣的女孩儿,所以她才会借着侍奉主人的名义每次都来旁听我们的课程。

  她还会热心地接过帮同学们处理实验材料的任务。

  如果不是那天,我有东西忘在了实验室,我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现她对待那些残骸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卡里是个很有天分的学生,他总是温暖地笑着。
  他想用自己的力量拯救所有人,包括那些付不起诊疗费的穷人。

  但,他也是黑布丁的主人,我不想因为黑布丁的缘故让卡里的履历,上蒙上一层阴霾。
  若是其他人知道卡里的侍从是个这样的存在,那么卡里身为医生的前途,也会因他披上一层灰色。

  我警告了她,好在,她好像也在忌惮我将她的真面目告诉她的主人,安分了不少。

  一个人,作为学生的时间,是很短暂的。
  短暂的学生生涯后,大家就会离开自己的老师、自己的同伴,踏上未知的未来。

  不管我有多担心她的存在会对卡里造成影响,卡里都到了要毕业的年龄。

  他的成绩很好,他的家人为了奖励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帮他建造了一所漂亮的医院。

  他告诉我,他会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坚持下去。

  卡里的医院开得很好,他收容了很多看不起病的人,也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

  他并没有被黑布丁所影响,这让我感到十分欣慰。

  知道他过得很好,我也将自己心底的巨石放下,专心地投入到了平时的教学中去。


  普雷结还是和以往一样,不过他现在不会和以前那样不在意自己的生死。

  炸鱼薯条和安迪如愿成为了教廷的骑士,他们虽然时常会做出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但总能带来好的结果。

  只是炸鱼薯条和普雷结的关系让我有些头疼,这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家伙也不知是在哪里结下了梁子,总是见面就吵。

  但是每次争吵的末尾都会变成连我也被炸鱼薯条和安迪他们一起拖到学院附近的小酒馆喝酒。

  看着一言不发地和炸鱼薯条拼起酒来的普雷结,我举起酒杯和安迪轻撞。

  「老师我敬你一杯!」
  「嗯?敬什么?」
  「美好的未来 ?平静的现在 ?管他呢。反正我喜欢这个世界。」

  是啊,有你们的世界,无论多久都不会腻烦。


风暴


  我没想到,那一切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首先出了事的是教廷。

  那个和可颂形影不离的家伙不知为何叛离了教廷,还在可颂身上留下了无法消去的伤痕。

  炸鱼薯条和普雷结也在战斗中受伤,他们伤得很重,我赶到的时候炸鱼薯条已经不省人事。普雷结告诉我如若不是炸鱼薯条为他挡下一击,也许他就回不来了。

  这是一场让我感到莫名的战斗。
  虽然我和可颂见面次数不多,但是每次见面,他身边那个笑嘻嘻的家伙都让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好几次见到他们时,他们都在午后的树荫下休憩,烤羊排他比较喜欢睡在树枝上,斑驳的阳光穿透树叶打在他的帅气的脸上总是会让路过的女生们驻足观望。

  而可颂比起他就要老实得多,他喜欢安安分分地靠坐在树下,倚着树干,腿上总是摊着一些还需要他批复的文件,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若是烤羊排先醒的话,那个不安分的家伙总是会用树叶挡住可颂的眼睛,或是偷偷捏住可颂的鼻尖。

  两人亲密无间,无论是谁都不相信他们会分开。

  也正是因为我见过他们的相处,所以我才更加无法相信眼前那个周身燃着黑色火焰的家伙,竟会是那个总是带着让女孩儿们脸红笑容的烤羊排。

  可颂醒来后,他不愿意告诉我们事情的经过,我们也不想再去触及他的伤口。

  可颂的能力很强,即使是在这样一场让教廷满身疮痍的战争之后,也没过多久就让教廷重振了旗鼓,甚至还找回了不少有能力的人让教廷的势力越发壮大起来。

  但是我却再也没有见过他以前那样的笑容。

  烤羊排的离开就如同一个导火索,平静被彻底打破,到处都是因为堕神肆虐而发来的求救,数不清的求救信函通过支援点汇集向教廷。
  不知名的恐慌开始在世界范围中蔓延。

  教廷忙碌了起来,我也很久都没再见过普雷结和炸鱼薯条。

  直到有一天晚上,普雷结带着一份资料来到了我的住所,他什么都没说,我却感到了他眼底的担忧。

  我低头看到了资料中卡里的照片,顿时感觉到一阵寒意。

  卡里……最终……还是出事了吗……


慕尼黑白香肠


  在教廷的那场战争之前,可颂和烤羊排就不止一次地邀请过慕尼黑白香肠加入教廷。

  但是慕尼黑白香肠却一直都不愿再次回到战斗中的生活。

  和他熟悉的普雷结还有炸鱼薯条他们一直都知道,慕尼黑白香肠十分排斥使用自己飨灵的那部分力量,他一直在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拯救其他人。

  他有着很严重的洁癖,他的房间就和医院一样白得有些刺眼,在解剖课的时候更是要层层叠叠地穿上好几层防护服。
  鲜血的红色是也最容易让他抓狂的颜色。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人能说动他。

  身为他的朋友,普雷结和炸鱼薯条更是不想逼迫他去做不想做的事情。
  他的世界,交给他们来守护就好了。

  教廷正是为此而存在的,不是么?

  直到……他们查到那些无故失踪的人们的去向为止。

  可颂将他得到的消息交给了普雷结,普雷结看着资料上那个多次被慕尼黑白香肠挂在嘴边的学生陷入了沉默。

  「我去找他。」

  行动的前夜,慕尼黑白香肠彻夜未眠。

  第二天,突入的时间眼看就要来临,普雷结望着站在他面前的慕尼黑白香肠紧皱双眉。

  「我一个人去也没问题。」
  「这是我的罪孽,应当由我来终结。」

  这一天,普雷结才知道,慕尼黑白香肠有着不输于他们的战斗力。

  慕尼黑白香肠脱下了自己的医师长袍,他静静地将长袍放好,卷起自己的衣袖。

  「抱歉,久等了。」
  「嘻嘻~老师为什么要脱掉外套?是觉得太拘束了吗~」

  一如当年的活泼俏皮,黑布丁甜美的笑容在这片黑暗中却显得有些森冷。

  「在伤害别人的时候,我没有资格穿上这身医师的袍子。」
  「哎呀,还真是令人感动……」

  普雷结和慕尼黑白香肠妥善地安葬了卡里。

  卡里的墓碑上没有刻下名字,他的亲属甚至不愿意为他立下墓碑。
  谁让他是臭名昭著的杀人犯,手上沾满鲜血的卡里医生呢。

  他的墓由慕尼黑白香肠所建,慕尼黑白香肠轻轻扶着卡里的墓碑,一如当年扶着他的肩膀。

  「抱歉,如果当年老师告诉你……」
  「就算当年你告诉了他,他说不定也会踏上这条道路的。」
  「……普雷结,谢谢你。 」

  慕尼黑白香肠仰起头,卡里下葬的这天并不像是那些小说里那样下着雨,是个格外晴朗的晴天,蔚蓝的天空上还飘着像棉花糖一样的云朵。

  「普雷结,帮我和可颂说一声,过一段时间我就过来,但是我要先去学院办离职手续,记得给我留个房间,要离炸鱼薯条远一点的,他太吵了。」
  「……你不必这么做的。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你放心,我没事。我只是不想再看到……我能帮助的人死在我的面前……更不想看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一个受伤。」

  普雷结没有再制止他,只是安静地陪在他的身边。

  之后的几天,没有人能找到慕尼黑白香肠去了哪里。

  他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故乡,站在自己御侍的墓前带着几分歉意送上了一束花。

  「御侍……我还是要继续使用这种力量,就和当年保护您那样。很抱歉,我要违背我的誓言了。我要用我的力量来保护我的同伴,保护好您最喜欢的这个世界。即使是双手再次沾满鲜血,我也在所不惜。我相信您的在天之灵,能够原谅我这个曾让您的医生长袍沾染鲜血的罪人……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