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普雷结

阅读

  ·  

2020-03-13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3-13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普雷结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宁静小憩
普雷结初始皮肤.jpg

画师:

普雷结满星皮肤.jpg

画师:

普雷结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普雷结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普雷结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普雷结头像.jpg 普雷结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高乔英则 卞云鹏
专属堕神 头像-河豚.png
河豚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香橙烧仔鹅.png香橙烧仔鹅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2 / 131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035 / 454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21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865 / 3847
Hp icon.png 生命值 461 / 844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897 / 3292
食物 普雷结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德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严肃
身高 186cm
关系 讨厌: 血腥玛丽头像.jpg 血腥玛丽
信条
在神的铁锤之下,罪恶将无所遁藏。
简介
普雷结的本意是"手腕",代表祈祷之意。最初是意大利修道士为奖励学会祈祷的孩子的礼物,因此普雷结的外形看起来如同两手交叉在胸前祷告的模样,也因此而得名。
背景故事
将信仰奉为正义,心怀善念却行极端之事,誓将一切罪恶消灭在黑暗之中。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普雷结-基础技.png
神之教诲
(1级)普雷结将十字架抛向敌方,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10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力减少15%,持续5秒。
(41级)普雷结将十字架抛向敌方,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430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力减少15%,持续5秒。MAX
能量技
普雷结-能量技.png
牧者之怒
(1级)普雷结举起手,用枪对准射击,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05点伤害,同时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持续8秒,并眩晕该单位,持续3秒。
(41级)普雷结举起手,用枪对准射击,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265点伤害,同时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持续8秒,并眩晕该单位,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护庇世人,拯救世人......我愿以主之名,与你同行。
登录
今天做过祷告了吗?
冰场
这寒冷......是主的惩戒吗?
技能
接受制裁吧!
升星
我会以这力量贯彻正义。
疲劳中
只需片刻调息......
恢复中
不必担心,我会时刻保持警醒。
出击编队
为正义而战!
落败
是我......轻敌了......
通知
饭菜做好了,请放心,这里没有鸡蛋。
放置台词1
所行之事不论善恶,必由主审判。
放置台词2
世人应心存敬畏!
触碰台词1
若要他心中向善,就必须严加管教才行。
触碰台词2
你见过神迹吗?......不,我指的不是你。
触碰台词3
你要向我作告解?
誓约台词
我愿跟随你,我的牧者。你往哪里去,我就往哪里去。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正义就是我的正义。
亲密台词1
你不必惧怕。主将力量借于我,是为了声张正义。
亲密台词2
不要动桌上的面包,那些是准备给孩子们的礼物。
亲密台词3
你的正义,就是我的使命。
放置台词3
想要代行主的意志,就要先知晓他的良善。
胜利台词
这是属于主的荣耀。
失败台词
要承认失败。
喂食台词
感谢你的赐予。
换装独白
宁静小憩 你在做什么?嗯,没事,我只是稍微休息一下,你安静些待在这里,不要乱跑。

故事

义人与恶人


  「安静,如果要听故事,你们现在就安静下来。」
  「好——」
  「普雷结神父,我们今天不要讲圣典的故事了好不好?都已经听了很多遍了,给我们讲个新的故事吧!」
  「神父神父,你看我们这么乖,讲一个新的故事给我们嘛!」

  在孩子们渴望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神情严肃的自己在认真思索是否要答应他们的请求。
  不知为何,我点下了头,抬手让兴奋的孩子们再度安静,才开口讲述他们请求的故事。

  「那是一名曾经为主而战的士兵,他在战争中光荣地负伤,从此退伍归乡,但这却成了他一切不幸的开端。」
  「诶?」
  「他的伤虽然是荣耀的,但因为伤在眼睛上,其他人看到后觉得太过狰狞而不敢亲近他,他也因此找不到工作,微薄的补助金不足以支撑他的生活,他的生活越来越拮据。」
  「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于是,他丢弃了自己的信仰,沉迷与赌博和醉酒,还欠下了很多外债。直到有一天,他的母亲病危了,他已经没有能够医治母亲的钱。他认为自己已经穷途末路,却在那时见到了一位佩戴珍珠项链的女士,他抢劫了她……并杀害了她。」
  「啊!他怎么能做那样的事!」
  「但他的母亲也因此得到了医治。从这以后,他戒掉了酒和赌博,打起精神来照顾母亲。」
  「神父,他最后怎么样了!」
  「……他死了。他在临死前受到审判,最后只留下他的母亲,独自一人存活在世,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不在了。」
  「啊……这个结局好可怜……」

  我在讲述中,没有因为孩子们的几次惊呼停止讲述。
  这里的孩子们因为镇上之前流行的疫病,早就明白了死亡的含义,较小的孩子们在听到抢劫时抱住了大孩子的手臂,但没有人提出要停下这个故事,全都听到了最后。
  孩子们听完一个故事后,总会有各种各样诸如「他瞎的是哪只眼睛」「珍珠项链值很多钱吗」的问题冒出来,但我并未回答他们,直到一个较小的孩子的小声问。

  「神父,他……为什么会被判处死刑?他是为了他的母亲,才那么做的。圣典中说,我们必须孝敬父母……」
  「但主的审判一直是公义的,不会将义人与恶人同杀,一定是因为他做的事更恶……对吧,普雷结神父?」

  我看着孩子们的争论,抬手示意他们安静。

  「义人与恶人,常常难以判断,但有一件事,凡在律法之下犯了罪的都要受到审判,这是主立下的旨意。未经审判就杀人是严重的犯罪,即便是有苦衷,也难逃制裁。你们不该可怜他,而是可怜他的母亲。」
  「那他的母亲在失去儿子后生活的怎么样?」
  「……他的母亲得到了他人的照顾。你们不必担心。」

意外相逢


  「普雷结神父,再见!」
  「主会护佑你们的路途平安。」

  主日学结束,我在教堂的门]口送孩子们离开。一个已经与我道别的孩子似乎是看到路边开出的白色野花,摘下来又跑回我面前。

  「这个送给你,普雷结神父!感谢你将今天主日学的奖励给我。」
  「谢谢。那是你应得的,你的圣典背得很好。」

  我有些意外,很少有孩子会主动亲近我。
  收下花,我摸了摸他的头,见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出口问他。

  「怎么了?」
  「普雷结神父……我有件事想要和你说。」
  「什么事?」
  「其实……其实大家都很喜欢你,因为你救了大家……还总会给我们面包、糖果作为奖励。只是神父总是板着脸,大家才不敢私下和你说话,害怕会被训斥。」
  「……」
  「偷偷和你说……不,不行,我不能出卖大家,神父你到时就会知道了!我走了!神父再见!」

  看着他跑走的样子,我摇了摇头未作多想,便准备出发去自己一直以来照顾的那位婆婆家。



  这个镇子曾经也是个繁华的小镇,盛产各类金属矿。
  直到唯一的商道被堕神占据,无人能够通行。堕神更是占据矿洞,镇民们无法继续采矿。丧失了经济的来源,小镇也逐渐变得荒凉。

  祸不单行,镇子在不久后开始流行一种疫病。患病的人先是发烧呕吐,后来就会发展成浑身疼痛不堪。等到他死亡时,身体的各部位都会大出血,死状仿佛全身血液被抽光样,令人不忍直视。

  我在教会听说这个疫病时,曾怀疑过是否会与某个家伙有关,便自请调往这个小镇进行救治与调查。
  但调查的结果并非如此,镇上确实是得了某种疫病,但原因仍未调查出来。
  幸好,我从教会带来的有神子祝福之力的神药非常管用,暂时缓解了疫病带来的燃眉之急。

  在镇上的这段时间,我已经调查到疫病与动物可能有所关系,但还没找到准确的源头。
  我只能说尽力和村民做好防护工作,并尽快调查出疫病的源头。


  「婆婆,我来了,你今天的药……你怎么会在这里?」
  「呀,是普雷结神父来了。我的药已经吃过了,就是这个小伙子帮我的。我今天在门口乘凉的时候,遇到了这个热心的小伙子,帮我把冲我乱叫的狗赶走了呢。听起来……你们认识?」
  「呵呵,我当然认识普雷结神父了。婆婆,我跟你说,他也曾『治疗』过我呢。」
  「真巧真巧,你们能在这里相遇。」
  「……血腥玛丽,你跟我出来。」

  我没有想到血腥玛丽居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从我手中逃脱不止一次,向来唯恐躲我不及。
  今天主动现身,如果不是因为我已经调查出疫病与他无关,定会认为他就是主谋。

  「你还真是悠闲啊,神父。」
  「你在这里做什么?」

  血腥玛丽笑着理了理他的头发,我却不为所动,只是询问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当然是——来看你到底是怎么欺骗这位可怜的老太太咯,呵呵~」

虚伪的告解


  「我还会来找你的哦,亲爱的神父。」


  那天的见面以血腥玛丽还会回来的宣言告终。不知道血腥玛丽对那位婆婆说过什么,这几天她总会问我血腥玛丽的状况,还会让我多关心关心他,说他是个苦命的人。

  血腥玛丽做过什么事我再清楚不过,「苦命」与他毫无关系,苦的也应该是那些受到他欺骗、被他和他的御侍杀害的人。
  我抓住过他一次,试图让他认清自己的罪,但他毫不在意。他只在乎自己是否能从他人的血液中获得温暖,而那些死在他手中的人的死状,与这场疫病的死者几乎一样——这也是我最初怀疑他的原因。

  「普雷结神父,告解室中有一位先生在等你。」
  「我知道了。」

  结束了祷告,修女告诉我有人要做告解,我便起身前往告解室。
  幽闭的暗室中,我将手放在圣典上,让他和我一起念诵经文。

  「……诚心告解者,主必会怜悯你的罪。」
  「哦?你当初就是这么对那个士兵说的吗?」
  「——血腥玛丽!」

  我并未在第一时间观察到对方的状况,而他在随我念诵经文的时候也刻意变了声,便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大胆。

  「考虑如何了,神父?」
  「我拒绝。」
  「还真是干脆啊。你就不怕我将你的真面目公之于众吗?放过我,以此保全你自己的名声,这交易不划算吗?」
  「你休想以此威胁我!我追捕你不是因为你对牛排穷追不舍,而是因为你杀人无数!你的恶行为神所不容,我必会代主裁决你!」
  「哎呀呀,太固执了,神父。既然你不打算接受这个交易,那我也会说到做到——将真相告诉镇民。」
  「站住!我不会再让你逃掉!」

  我紧随血腥玛丽之后冲出告解室,在空无一人的教堂里打了起来。
  见他从容不迫的样子,我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
  果然,就在我们缠斗在一起的时候,镇民们涌入教堂,他们的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不知道要做什么。被人搀扶着走在最前面的是我一直照顾的婆婆。
  血腥玛丽趁我分神之际拉开两人距离,瞬间变得拥挤的教堂让我不能继续出手,唯恐伤到这些无辜的镇民。

  「呀,普雷结神父,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没什么。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咦?不是神父你让我们在这时来教堂的吗?你旁边那位先生说,你就要离开这里了,有些事情要向我们宣布。我们都很感谢你将我们从疫病的困境中救了出来,就都带着礼物来了。」

  听他们这么说,我瞬间明白了血腥玛丽的诡计——他从一开始就没想等我的答复!

  「疫病的源头还没有查清,我暂时还不会离开所以也没有事情宣布,你们请回吧。」
  「什么嘛,现在可不是恶作剧耍人的时候呀,神父!」
  「哎呀,我还宰了鸡想送给神父呢,怎么办啊,这不就白宰了。」

  「怎么会没有事情宣布呢?我来代神父说吧。」

  血腥玛丽笑了一声,抬手指向我,声音尖锐。

  「这个人呀,可不是你们认识的正直、救世的神父!那位婆婆的儿子,根本就不是死于疫病,而是被人杀害了!就是你们面前这个道貌岸然的神父,在一个夜里杀了他!以神的名义起誓,这都是我亲眼所见!」

  血腥玛丽的一句话犹如惊雷,让镇民们躁动起来。
  我终于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也只是沉默地看着他,没有反驳。

  他说的事实,我何必反驳。
  况且,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试炼


  「杀了一个人,还要装模作样地去照顾他的母亲!你们能相信这样的人为你们传播福音吗?你们能相信他来给你们治疗疫病吗!」
  「他根本就是来杀你们的!那些后来死于疫病的死者,或许根本没有染上疫病,只是都成为了他手下的亡魂!而你们,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他下一个目标!」

  我看到婆婆因为承受不住「真相」,已经跪在了地上,在一个镇民的搀扶下哭泣。
  血腥玛丽成功煽动了镇民的情绪,原本装在盒子里想要作为礼物送给我的鸡蛋被拿出来作为弹药投向我,被我一一避开。

  「大家……大家不要动手了……」

  群情激奋中,婆婆抬起颤抖的手,让她身边的人扶着她站起来。

  「神父,请你……亲自解释一下吧。如果他真是那位先生口中的恶人,又怎么会好心照顾孩子们呢。我昨天遇到孩子们,他们还说要给神父做一份礼物,来感谢他的教导。」
  「对对,我家孩子也这么对我说的。而且我的疫病就是神父治好的,他说不定……说不定有什么隐情。」
  「妇人之仁!孩子和你们这些女人都最容易受到蒙骗了!」
  「你再说一遍!你现在只听一面之词就认定神父是恶人,难道不也是被蒙骗吗!」
  「这……这是怎么了?」

  混乱中,几人一起抱着一个盒子的孩子们出现在了教堂,他们并不知道教堂里发生了什么,但也因为教堂中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我……我们来给普雷结神父送我们特意为他准备的礼物。」

  紧张的气氛因为孩子们的出现了些许缓和,这时有一个镇民提出了建议。

  「他们两个人,我们谁都不能全信,但他确实也帮过我们,我们可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证明自己。我们的商道现在被堕神盘踞,他如果真是一个好的神父,那一定可以除掉矿洞的堕神。如果不是,他肯定会趁机逃走,再也不会出现!」

  「那些堕神……他一个人可以解决吗?如果他真的是个好人,为了证明自己而死在那些堕神手里,是不是太过分了……」

  「各位不用担心哦,这位神父啊,他的力量可比你们看到的强大的多!否则他又怎么能杀死一个从战场上下来的强壮的士兵的呢!」

  血腥玛丽没有放过煽动镇民的机会,镇民们也因为他的话犹豫着。

  「既然他的老相识都这么说了,那他一定有办法通过这个试炼。」

  我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讨论,最终的结论已经定下。

  我若想继续留下,就要证明自己,独自去解决堕神。
  疫病的原因还没有查出来,我必不会抛下他们,任由他们在我离开后再次遭遇疫病。
  况且,他们因为我的救治更加虔诚地信任我主,我若如此一走了之,他们或许会因此抛弃信仰。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我看到血腥玛丽在我回答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看来此去,会比我所想的更加凶险。

普雷结


  普雷结很了解血腥玛丽,也很不耻他以「寻求温暖」为名杀人。
  从他知道血腥玛丽的恶行,到血腥玛丽设计陷害他,他们已经交手过许多次。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料到血腥玛丽会用这种麻烦的手段来对付他。

  普雷结从没有担心过别人是否会对他做的事产生不理解,他始终秉承主的意志,以圣典为行动的指南,对义人必以善行,对恶人必施惩戒。

  他在告解室听那个瞎了一只眼的土兵告解时就察觉到了,那人的心中并非真的为杀人感到忏悔,他甚至因为这一次的恶行想起来战场上的快意战斗,想要再次体验兵刃刺入血肉时带来的那种扭曲的快感。
  一一但谁都知道,他的伤残让他再也不能回到战场。
  战场上长期刃血的回忆,已经足以扭曲一个原本纯洁的灵魂。

  普雷结还知道,已经唤起了杀人之心的土兵,一定会再次行凶。就算他现在告解,神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存在。
  神是宽恕的神,但也是会为人之恶行发怒的神。

  但普雷结不知道,在他代主审判恶人的夜晚,有一双眼睛这一切都纳入眼底。

  血腥玛丽听说了疫病后就来到了这个镇上,他想要以疫病为掩护,拥抱血液中温暖的温度。但他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普雷结。
  在看到普雷结杀人的时候,就做下了一个决定——在这个镇上一劳永逸地解决掉普雷结,他就能放心去追逐温暖。

  小镇曾经最主要经济来源的矿洞被堕神占据据传那里盘踞着许多堕神,若是只有一个人飨灵单枪匹马去挑战它们,一定会很难逃生。
  他甚至还用一些堕神所喜爱的事物吸引来更多的堕神,以确保普雷结能够一去不回。

  提出清理堕神的镇民当然不是突然想到的这个主意,而是血腥玛丽设局中的一环,这样就能把他自己从当中摘得干干净净。

  普雷结出发的时候,孩子们全都留在教堂中为他祷告,祈祷他能够安全归来,和他们一起享用特意为他制作的蛋糕。

  普雷结离开的期间,「疫病」再次回到了镇上,两个男人接连死亡,这让镇民们感到一阵的恐慌,甚至有些相信了血腥玛丽的话。但也没有人敢靠近尸体,他们预计在第二天直接将尸体烧掉,所以也没有人发现在他们被衣服挡住的动脉上,有着一道极深的刺痕。

  或许是祷告起了作用,普雷结回来了。
  尽管普雷结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他的伤势也非常严重,但他没有露出任何痛苦和怨恨的表情,和镇民们之前认识的普雷结没有任何不同。

  在孩子们的哭泣声中,普雷结摸着他们的头对镇民说,他发现了疫病的原因。
  
  疫病实际上并非疫病。
  小镇多年来生产各式金属,但有些新开采出的金属是有毒的,毒素日积月累地渗入岩石和水源。
  因为堕神占据商道后,矿洞逐渐荒废。一方面,附近的动物们逐渐聚集在这里生活,毒素进入动物体内,猎人捕获这些动物带回镇上,当人类吃了这些中毒的动物,自然也会生病;另一方面,商道附近的水源不能再用,人们只能从矿洞附近的水源取水,因此病情长时间不得好转。

  幸好翻糖蛋糕制作的含有祝福之力的药可以阻断一段时间的症结,否则普雷结连这点发现真相的时间都没有。

  解释之后,镇民们对普雷结神父已是深信不疑,甚至责怪自己怎么会随便听信别人的谎言。

  普雷结又去查看了在他离开期间死亡的两个镇民,他认出其中一个是当时提议让他去商道杀死堕神来证明自己的镇民。
  普雷结发现了尸体的蹊跷,但他现在也没有办法立刻惩戒那个真凶。血腥玛丽在听说他回到镇上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这里。

  但这并没有让普雷结感到困扰。
  下一次,他一定会捉住血腥玛丽,让他为他做出的所有恶行付出代价。

神器

  • 判罪十字
  • 神器线路
普雷结神器.png
力量绿紫黄绿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技能伤害增加1%2% 3% 4% 5% 6% 7% 8% 9% 10%),普通攻击和基础技有30%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5%3% 4.5% 6% 7.5% 9% 10.5% 12% 13.5% 15%),普通攻击和基础技有30%的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所有攻击伤害增加0.8%1.6% 2.4% 3.2% 4% 4.8% 5.6% 6.4% 7.2% 8%),普通攻击和基础技有30%的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
塔可节点Ⅱ(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受到的伤害减少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两名友方角色受到的伤害减少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三名友方角色受到的伤害减少3%3.8% 4.7% 5.6% 6.6% 7.6% 8.9% 10.6% 12.5% 15%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技能伤害增加4.2%5.4% 6.6% 7.9% 9.2% 10.7% 12.5% 14.8% 17.5% 21%),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普通攻击伤害增加6%8% 10% 11% 13% 16% 18% 22% 26% 31%),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所有伤害增加3.4%4.3% 5.3% 6.3% 7.4% 8.6% 10% 11.8% 14% 16.8%),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全体友方普通攻击能回复其血量最大值的0.3%0.6% 0.9% 1.2% 1.5% 1.8% 2.1% 2.4% 2.7% 3%),这个效果每8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全体友方普通攻击能施予随机一名敌方角色眩晕效果2秒,同时回复其血量最大值的0.1%0.3% 0.4% 0.6% 0.7% 0.9% 1% 1.2% 1.3% 1.5%),这个效果每8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全体友方普通攻击能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技能伤害,这个效果每8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概率回复生命值最低的友方最大生命值3%的血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的4秒内,自身攻击力增加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另有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概率施予全体友方2秒无敌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