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玛丽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血腥玛丽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荆棘魅影
  • 圣洁医官
血腥玛丽初始皮肤.jpg

画师:

血腥玛丽满星皮肤.jpg

画师:

血腥玛丽换装.jpg

画师:

血腥玛丽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血腥玛丽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血腥玛丽头像.jpg 血腥玛丽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岸尾大辅 赵路
专属堕神 头像-鬼厨.png
鬼厨
头像-碎叉.png
碎叉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番茄炒蛋.png番茄炒蛋
获取途径 【惊喜爆破】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67 / 169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123 / 5112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19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98 / 2542
Hp icon.png 生命值 354 / 548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865 / 3160
食物 血腥玛丽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20世纪
性格 病态
身高 185cm
关系 喜欢: 牛排头像.jpg 牛排

讨厌: 普雷结头像.jpg 普雷结

信条
血......多么美味的存在~!
简介
被称为喝不醉的番茄汁的血腥玛丽,是地下酒吧十分流行的一种鸡尾酒。本身融合了伏特加、番茄汁、柠檬片、芹菜根等材料,让酒水本身如同血液一样鲜红。血腥玛丽之名也是因此而来。
背景故事
笑容极具欺骗性的美少年,待人虽然热情,却总是另有所图的样子,尤其喜欢诱惑少女以达成自己的目的。对血有异样的渴望,但似乎感受不到热度,身体也总是冷冰冰的。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血腥玛丽-基础技.png
致命拥抱
(1级)血腥玛丽召唤出铁处女,对敌方所有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5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10点伤害,持续2秒。
(41级)血腥玛丽召唤出铁处女,对敌方所有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65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130点伤害,持续2秒。MAX
能量技
血腥玛丽-能量技.png
染血诱惑
(1级)血腥玛丽身体上浮,对敌方所有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35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魅惑,使其敌我不分,持续3秒。
(41级)血腥玛丽身体上浮,对敌方所有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755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魅惑,使其敌我不分,持续3秒。MAX
连携技
血腥玛丽-连携技.png
超级染血诱惑
连携对象 黑布丁头像.jpg 黑布丁
(1级)血腥玛丽身体上浮,对敌方所有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62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魅惑,使其敌我不分,持续3秒。
(41级)血腥玛丽身体上浮,对敌方所有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106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魅惑,使其敌我不分,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一,二,三……你召唤出的是哪个Bloody Mary呢?
登录
你终于回来了,我为你准备的礼物都要等得不耐烦了……请放心,这次不是少女了,呵呵~
冰场
御侍大人……?你是来带我离开这里的吗?
技能
可别这么轻易死掉啊!
升星
嗯~感受到温暖了。
疲劳中
我需要少女的血……少年的也可以。
恢复中
不能帮我,就别打扰我。
出击编队
知道了,我会带胜利的礼物回来的。
落败
居然……这么冰冷……
通知
饭做好了,要在冷掉前吃哦。
放置台词1
听说刚剩下的皮也很温暖,下次试试看吧!
放置台词2
我不喜欢血的味道,但没有比那更温暖的东西了嘛。
触碰台词1
你真想知道,我是怎么保养皮肤的?
触碰台词2
比起跳舞,我更想和你做其他事呢。可以随我来吗?
触碰台词3
我能感觉到,皮肤下流动的血液要更加,更加温暖!
誓约台词
原来你是为了这个亲近我,我还以为你想要追求永生。如果你能温暖我的话 ,我会满足你,陪着你。
亲密台词1
你的手真温暖啊……请给我更多吧,御侍大人。
亲密台词2
你可以温暖我的心,当然也能温暖我的身体。不需要我教你怎么做了吧?
亲密台词3
我渴望的……你是在明知故问呀,御~侍~大~人~
放置台词3
哼,红酒那讨人厌的家伙懂什么!
胜利台词
准备庆功的舞会吧~
失败台词
啊啊,血都冷掉了,浪费!
喂食台词
美味又温暖……就像你一样。
换装独白
荆棘魅影 美丽常有危险如影随形,荆棘只是玫瑰嗜血的掩护罢了,小心......否则你会追悔莫及。
圣洁医官 你希望由我来治愈你的病吗?那就跟着流萤,随我来吧......

故事

狩猎


  贵族的生活从不缺少乐趣。

  偌大的城堡灯火辉煌,富丽堂皇的厅堂内管弦嘈杂,身着华服的男男女女和着悠扬的舞曲踩出交错的舞步。
  一派纸醉金迷的景象,在我看来却温暖至极。

  舞伴会交换,贴近的身躯却是不变的温暖。

  舞会高潮来临之际,原本自矜自持的贵小姐已不再拒绝我的邀请,将柔软的身体贴附在绅士的胸膛前。

  「这里有点闷,我们去人少的地方透透气,怎么样?」

  环在少女纤腰上的手将她在怀里,我低身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引诱,她便迫不及待地点头答应随我离开。

  古老的城堡中总有许多暗门,我带她走进了只有仆人们才会通行的楼梯间,将这次冒险称为一个甜蜜的秘密。

  她以为我会将她带向一场约会,殊不知我将她带往的是一场献祭。

  每个城堡里都有连仆人都鲜少踏足的阴冷角落,很适合一些特殊的约会,同样生活在庄园中的贵小姐并未对我带她前往的地方提出异议——直到我们所在的房间走进了两个男仆。

  「我,我们——」

  在我怀中与我肌肤相亲的贵小姐衣衫凌乱,慌张到不知该如何解释,让他们不要将这件事宣扬出去。
  她从我怀中挣扎出来,用渴求的眼神向我求助,希望能保全她的名声。

  怀中的温暖在她离开后当即消散,空气里令人厌恶的冰冷再次将我包围,我咋了咋舌,有些恼火。

  「你们进来太早了。」
  「抱歉打扰了您,血腥玛丽大人,夫人已经等不及了。」
  「舞会还没结束,就这么着急了?那就随你们吧。」
  「是。」
  「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救——」

  我看着仆人们制住想要逃跑的贵小姐,熟练地将她打晕捆绑,将她带去举行仪式的地下室。她蕴藏活力的血液都将作为仪式的祭品被取出,盛放于浴缸中,以供御侍沐浴,让年近四十的贵夫人能保持她的青春与美丽。

  我的使命,是为御侍狩猎少女。
  舞会上,乡镇间,旅途中……
  不论在哪里,我都会遵从她的命令,实现她的愿望。
  除了一件事——亲自为她杀人。

  御侍在阴冷的地下室将我召唤出来。
  只有几根蜡烛照明的房间里充斥着血腥而腐败的气味,房间中间的法阵上陈累着三具少女的尸体,她们的血已流干,尸臭混合血垢散在阴冷封闭的闭塞空间里挥发出的腥臭令人作呕。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次闻到鲜血的味道,都会想起最初这令人不适的场景。

  自然,我也不愿亲自为她杀掉那些被我骗来的少女,或是伺候她沐浴。
  幸好,还有其他人能够为她效劳。

  「那你就为我带来那些少女,作为违背我命令的补偿吧——况且,你很喜欢和她们温存吧,血腥玛丽?」

  御侍用她手中的扇子点了点我的胸口,笑得意味深长。

  是的,我很喜欢。
  不知为何,我从被召唤出来,就只能从人类的身上感受到温暖。
  她们身上的温暖,让我眷恋。

  但也仅此而已。

血的渴望


  「杀了他,血腥玛丽。」
  「为什么?」
  我将视线从窗外收回,落在跪伏在地求饶的仆人和震怒的御侍身上。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要杀了他,犯了错的人当然要处理。
  在伯爵死后,再没有人能反对继承了家族城堡和所有财产的伯爵夫人,不服从命令就接受「惩罚」。
  只有我凭借着飨灵的身份,得到了御侍些许的宽容。
  但现在看来,她不想继续保留这份宽容了。

  御侍看起来毫不意外我会提出疑问,但她因为我的问题变得更加烦躁,甚至踢开了想要 抱住她裙子求饶的人,语气不善。

  「你不是听到了吗?他没看住你今天抓来的女孩,让她自杀了。」
  「那不是正好?」
  「哼,她已经死了超过一个小时了,血不能用,这个时间也找不到新的女孩,就先用他的来凑合一下吧。」
  「……其他人呢?」
  「不需要什么其他人,你是我的飨灵,我命令你什么,你现在就要做什么!」

  「谨遵您的命令。」

  我动手了。

  我走近男仆掏进心口,鲜血霎时喷涌,我的脸和衣服都没能幸免。
  明明没有触碰到他的身体,我却感觉血液流淌过的地方异常温暖,我的手在胸腔中则感受到了烧灼般的热度。

  「这种感觉……」

  我还没能继续品味这灼人的热度,他的心脏已经在我手中停止了搏动。

  「血腥玛丽!不要继续浪费他的血!」

  御侍尖厉的声音让我从失神中清醒过来,我抬眼对上她的目光,从她碧色的眸子中见到了从未笑得如此兴奋的自己。

  「我明白了,御侍大人!这温暖——我终于知道了!」


  曾经,我丝毫不能理解御侍为什么会执着于用人类的血。
  死人的血那么冰冷,真的能让她青春永驻吗?


  一直以来,我的身体都像是尸体一样冰冷只有人类的体温可以让我感到短暂的温暖。
  可是,人类一旦死去,立刻就会变得像我一样,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这也是我不愿为御侍杀人的原因之一,我不想看到曾经的温暖消失。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

  在鲜血喷涌到我身上的瞬间,我感受到了足以媲美他人口中的太阳的热度,这比任何个人类的肌肤都要温暖。

  我只想要这份温暖!

  从此,我不再只限于为御侍狩猎女孩,我开始与她共享这些女孩的鲜血。
  一个不够,那就再带来一个。

  与御侍不同的是,我还会引诱那些健硕的男人获取他们的血液,来弥补供血的不足。
  人类的力量根本无法与我抗衡,而那些男人在反抗时,他们的血液会变得更加炙热!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杀过几十,还是几百个人类。
  我和御侍越来越相信,以她的权势和我的力量,是不会有人能阻拦我们的。

  直到,有个飨灵出现在御侍的城堡中,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伊卡洛斯的翅膀,在顷刻间消失不见。

寻找


  我的御侍在死后被世人称为魔女。
  在他们传颂的故事中,王子为了拯救被魔女绑架的公主,闯进了危机四伏的城堡,将魔女当场处刑。
  英勇的王子救走了公主,他们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世人总喜欢这样天真到令人作呕的故事。
  魔女永远欲壑难平,不知痛苦。
  王子与公主则是绝对的光明化身,没有一点瑕疵。

  御侍死后,我离开了城堡。
  因舞会闻名遐迩的城堡在人们开始传颂这个故事后,再也没有人敢靠近。
  我没有守着一个人烟绝迹的地方的兴趣,有人的地方才属于我。

  我混迹在人类当中,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却很少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
  不仅是因为御侍的死亡让我受到了教训,还因为我一直在寻找那个男人——那个让我感觉到从未感觉到过的热度的男人——的踪迹。

  牛排,明明和我一样都是飨灵,却能爆发出前所未见的热量。
  那是比人类更加温暖、更加灼人的温度,让我不由自主想要靠近、再靠近。
  我想得到他!他的温度、他的血、他的……一切!

  只要拥有他,我将不会再感到寒冷!

  而那个叫做红酒的飨灵,是真正杀害了御侍的凶手。
  他不仅欺骗杀害了我的御侍,还一直纠缠着牛排。
  ——不可原谅!

  我怀着仇恨的心,一直在寻找红酒的线索,但他和牛排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找不到一点端倪。
  所以,我在走过的每个城镇,都留下了讯息。

  传说中不老不死的吸血贵族,以人类的血液为食。
  这个吸血鬼族厌恶阳光,几乎只在夜晚行动。
  他有着猩红的眼睛,尖锐的牙齿……

  「如果你们见到这个特征的人,请一定告诉我!」
  「我的主人和她的死状一样,一定是……一定都是被那个生物杀掉的!」
  「她还这么年轻,就像我的主人一样…」
  「我会带着你们的份向他复仇的!」

  人类总是愚昧的。

  只要一个悲伤的故事,一点带着眼泪的煽动,就会将足以令他们的同情心泛滥。


  那些死了亲属的人类,在面对让他们无能为力的传说生物或是堕神的时候,都不会拒绝他人的「帮助」。

  毕竟,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杀了他们的亲属,夺走温热血液的人,就是那个主动向他们提供帮助的「受害者」——我。

  这样搜集情报,比我一人漫无目的地寻找他们要容易得多。

  终于,我找到了他们。

开端


  我原本不想与他们正面冲突。

  同牛排一道旅行的飨灵不只是红酒,还有个叫做姜饼的少女。
  我独自对上他们三人,毫无胜算。
  我曾试图将红酒从他们身边引开,但不论是我暗中放出的冷箭,还是雇人去吸引他的注意力,他都不为所动。
  就好像他已经洞悉了我的目的,却不愿给我实现的机会。

  ——我在他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他不屑于回应我的挑衅。

  不可原谅!

  一直纠缠在牛排身边的飨灵,竟是如此自满的小人,还敢如此看低我!
  我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尝到和我一样的滋味!

  然后,将那为我而生的飨灵,真正变为我的所有物!

  许久未曾回到御侍的城堡,这里已经破败得不见往日光彩,曾因舞会而热烈的宴会厅如今只剩下阴森和冰冷。

  再次寄出的信件指名交到了牛排的手中,留下的信息足以令他猜出这是出自我的手笔,并为我而来。

  尽管我不愿再次回到城堡,但我也要承认,这里是我最熟悉的地方,每一个机关、每一条密道,都能为我所用。


  「请你……一定要听我说,牛排。」

  伪装是我最熟悉的手段,语言是最有力的武器,更能轻易让人放松警惕。
  我从藏身石柱后走出来,就像那些见到刚刚见过亲人死去的人类一样,战战巍巍又无助地想要走近他。

  「我找了你很久,我知道,红酒一直和你在一起,你被他骗了!」
  「他欺骗我的御侍,利用御侍的舞会寻找他的祭品,满足他对鲜血的渴望。」
  「那些少女……还有那之后,许多死去的人实际上都是他下的手!」
  「你走过镇子上,没有那些传说吗?猩红的眼睛、尖锐的牙齿,厌恶阳光,渴望鲜血——那说的就是他啊!」
  「你不要再被他骗了,你会成为他下一个祭品——力量的祭品!」

  牛排未曾说话,但他望向我的眼神再明显不过,他并未将我说的话当真。

  和他的距离已经缩短到足够接近,足以麻痹飨灵的剧毒匕首却未能插入被它瞄准的肉体。
  我察觉到牛排的攻击,迅速退到墙边,拉动事先备好的机关,烈火熊熊燃起,将他挡在了火墙的另一边。

  啊啊,固执的家伙,为何要如此偏袒他呢?
  为什么宁可信任那个讨厌的家伙,也不愿温暖我呢?

  他不是和我一样,也对血液有着贪婪的渴望吗?

  「我可以帮你解决所有你讨厌的人,为了你,只是为了你!」

  在火焰的温暖中,阴冷密道的入口缓缓开启。
  离开前,我眷恋地向牛排望了最后一眼,即便隔着炙热的火焰,我也能感受到他身上蕴藏的力量散发出的热度。

  这只是一个开端,牛排。

  我决不会罢休。

血腥玛丽


  血腥玛丽并非是从血中诞生的飨灵,但不论是他御侍做过的残忍行径,还是他自己的种种劣迹,都与「血腥」脱不开关系。

  所有的温暖都是短暂的。
  壁炉的火焰、人类的躯体,甚至是让他痴迷的鲜血,都只能让他保持短暂的温暖。

  血腥玛丽在御侍死后流离失所,尽管他不这么认为,但他确实回不去那个人去楼空后,只留蜘蛛在角落结网的阴冷城堡了。

  冬天的夜晚,旅店里的炉火对他来说毫无作用。
  他只能忍受着寒冷,等待一个冒着风霜赶路的行人经过这里,用人类的血温暖自己。

  每到这时,血腥玛丽都会想起他和那个火样炽热的飨灵初次见面的场景。

  就在舞池的中央,抱着精心挑选的猎物的血腥玛丽,和莽撞地闯进舞会的牛排对上了视线。
  那一刻,他就已经感受到了牛排体内蕴藏的火热,一定可以永远温暖他!

  在和牛排见过面后,从城堡逃出来的血腥玛丽并未急于再次接近他们。

  他在等,等一个更好的时机,可以让他针对红酒散布的谣言发酵。



  但是,血腥玛丽这一次没有盼到这个他期待的时机,反而遇到了另一个让他讨厌,并恨不得逃离的飨灵。

  这个飨灵身着神职人员的衣服,在一个细雨绵绵的午后敲开了他的门。

  「你就是血腥玛丽。」

  在血腥玛丽看来极度失礼的开场白,平铺直叙的语气毫不客气,那口吻就像是一个正在宣判的法官。

  「你是谁?」
  「我是主的代行者。」

  血腥玛丽已经许久没有听过如此可笑的发言。
  他倚在门边笑出了声,原本就随意挂在身上的睡袍因为他倚靠的动作从肩头滑落,掉在了手臂上。

  「我做错什么了吗,神父?」

  「二十年前,你在维塔镇杀过两名少女,并在十年后再次前往那里,同样杀死了两个人。」
  「八年前,你在帕雷希杀死过不止一个男人。」
  ……
  「你将这些人的死因都归于传说中的吸血鬼,意图陷害他人。」

  血腥玛丽听着那个飨灵细数他杀过的人,露出饶有兴趣的笑容,身体略向后仰。

  「把我调查得这么清楚,你难道是暗恋我吗,神父?」
  飨灵没料到血腥玛丽会直言调戏,怔了一瞬。
  就是这一瞬间,血腥玛丽在他面前关上门,迅速脱逃。
  但对方并没有给他逃脱的机会,一脚踹开门板,径直冲向已经打开窗户马上就要跳到外面的血腥玛丽。

  「血腥玛丽,我将代主在此将你裁决!」

  血腥玛丽再没有回头去看一眼紧追在他身后的飨灵,咬紧牙关,在雨中以极快的速度奔逃。

  他还没有得到牛排,没有得到那无尽的温暖,更没有让红酒得到他应得惩罚。
  ——他绝不会被任何人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