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黑布丁

阅读

  ·  

2020-1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黑布丁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沁爽之夏
  • 虚像王国
黑布丁初始皮肤.jpg

画师:

黑布丁满星皮肤.jpg

画师:

黑布丁换装.jpg

画师:

黑布丁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黑布丁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黑布丁头像.jpg 黑布丁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加隈亚衣 陈婷婷
专属堕神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头像-海猫.png
海猫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花旗参炖乌鸡.png花旗参炖乌鸡
获取途径 【灿若繁星】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2 / 114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65 / 183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6 / 31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049 / 4747
Hp icon.png 生命值 400 / 620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465 / 5560
食物 黑布丁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英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病态
身高 160cm
关系 喜欢: 仰望星空头像.jpg 仰望星空

讨厌: 普雷结头像.jpg 普雷结

信条
黑暗中展露出的笑容,才是本性所致。
简介
黑布丁据说是人类最早自制的菜肴之一,黑布丁本身并非布丁,而是将动物血、肉、脂肪、燕麦和面包加工而成的香肠,是凯尔特人的传统食品,常作为早餐,搭配各种食材一起享用。
背景故事
对于自己所重视的人没有任何原则可言。会纵容重视之人做所有想要做的事情。甚至会为了自己所侍奉之人去帮忙描补曾经犯下的罪恶。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黑布丁-基础技.png
暧昧注射
(1级)黑布丁抛起针筒后跳起,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82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增加自身1点能量。
(41级)黑布丁抛起针筒后跳起,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066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增加自身1点能量。MAX
能量技
黑布丁-能量技.png
恋慕回护
(1级)黑布丁跳起,召唤出护盾,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85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拥有护盾,可吸收40点伤害,持续10秒,并使友方全体的技能伤害提高15%,持续5秒。
(41级)黑布丁跳起,召唤出护盾,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005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拥有护盾,可吸收520点伤害,持续10秒,并使友方全体的技能伤害提高15%,持续5秒。MAX
连携技
黑布丁-连携技.png
超级恋慕回护
连携对象 仰望星空头像.jpg 仰望星空
(1级)黑布丁跳起,召唤出护盾,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62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拥有护盾,可吸收48点伤害,持续10秒,并使友方全体的技能伤害提高20%,持续5秒。
(41级)黑布丁跳起,召唤出护盾,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6006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拥有护盾,可吸收624点伤害,持续10秒,并使友方全体的技能伤害提高20%,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您若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请一定要及时来找我哟~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
登录
呀,大人,被您发现了呀,我只是帮您收拾一下床铺而已,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哦~
冰场
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呢……御侍大人,我可不可以,靠着您取暖呢?
技能
大人不需要的东西,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升星
这是大人的恩赐,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疲劳中
大人,您能不能呆在这里陪我一会儿……
恢复中
我一定会尽快回到您身边的。
出击编队
大人的愿望,我会全部达成的。
落败
我还没有……回到……大人身边……
通知
大人,该吃饭了。请放心,一定是您喜欢的,毕竟我是那么了解您~
放置台词1
大人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些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放置台词2
大人跑到哪里去了……离开那么久……可不是什么好孩子的行为呢……
触碰台词1
大人?有什么事可以直说哦。
触碰台词2
血液?那可是我最重要的组成成分哦。
触碰台词3
大人,可是想好今天要吃什么了?
誓约台词
我原以为,只要站在您的身边我就能够满足了,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我没有办法忍受您的目光里有其他人的存在,还好,您的一切,都是我的……
亲密台词1
无论您想要做什么,我都会站在您这边的。无论做什么……
亲密台词2
如果问我有什么执念的话,那么,我的执念,应该就是大人您吧。
亲密台词3
我的眼里?不需要有其他人啊,有大人您不就够了吗。
放置台词3
大人您可真是的,对待那些家伙太心慈手软了些……明明只要顺着心意而为就好了,一切的后续问题,我都会帮忙处理掉的嘛……
胜利台词
站在大人的身边,必须要有这点能力不是吗~
失败台词
大人……别走……
喂食台词
这……我……大人,我马上就把它好好收起来!嗯!再镶上些宝石吧!那些宝石能配上大人给我的礼物,一定会感到荣幸的。
换装独白
沁爽之夏 啊!竟然被你发现了,你可别告诉别人,作为回报给你摸摸好不好?嘻嘻,我说的是耳朵你在想什么呢~
虚像王国 可怖的现实与幸福的虚妄,你会选择哪一边呢~

故事

研究


  鞋跟在冰冷的地面上敲击出清脆的声响,铁锈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幽暗的走廊里有些阴冷。

  我端着手中的托盘来到了走廊尽头的特殊病房。
  轻轻敲响房门,推开门后,阴暗的房间深处有着一张整洁洁白的病床。
  形容枯槁的女人被束缚在床上,随着我的靠近,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有些怯懦地向床里缩了缩。
  「你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啊啊啊啊————!!」

  自己无力反抗的事实,让她再次陷入疯狂。
  我没有太过在意她狂乱的狼狈模样,将视线转向了被她吵醒的御侍。

  「御侍大人,您再休息一会儿吧?您昨天只睡了两个小时。」
  「没关系,黑布丁,我要的东西拿来了么?」
  「嗯。」

  我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御侍大人举起了托盘上的容器仔细地检查起药物。

  我看着御侍大人眼底的青黑色不由得有些担心,御侍大人为了他的研究已经好几个月没能好好睡上一觉。

  御侍大人温柔地解开了那个女人身上的束缚,将蜷缩在床头瑟瑟发抖的女人扶了过来,针筒中的空气被小心地挤出,红色的液体顺着尖细的针头被注入了女人的身体里。

  女人并不知道御侍为了制作拯救她的药剂花费了多大的心神,她只是在那里一如既往歌斯底里地大声喊叫着。

  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不过,御侍大人全神贯注投入自己研究时的模样,还是一如既往地令人着迷。

学院


  御侍大人曾经是个很无趣的人,他说,他想要拯救所有人的生命。
  他也确实在为此做出努力。

  那所教廷所属的医学院里,日复一日的枯燥课程并不能带来任何的乐趣。
  御侍大人的成绩在那群学生里足以傲视群雄。

  他的教授,是个比那时的他还要更加无趣的家伙。
  不曾更换款式的大褂,每天都重复着的无聊课程,永远不变的和善笑容。
  明明,他就和那些普通的人类不一样。

  在陪同御侍大人上课的第一天,我就感觉到了,那个把自己伪装的很好的家伙明明就和那些愚蠢的人类不一样。
  他是个和我一样的飨灵。

  拥有远超于人类力量的飨灵,竟然对于隐藏在人类之中这种平淡的生活感到满足。

  但是就如同我注意到了他一样,他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说起来也好笑,这些自诩将来要拯救更多生命的家伙,经常要以一些无辜的动物的生命,来堆砌经验使他们可以拯救更多人。

  每隔一段时间的解剖课,当手术刀破开皮肤,美丽的鲜红从皮肉中溢出,那些动物濒临死亡时,眼神总是写满了绝望。

  也只有那个瞬间,房间里那些人类手握手术刀掌握着弱小的动物们生死大权。
  锋利的刀切开了动物的肚子的时候,他们露出的那丑陋表情的时候,才会展现出真正的自我。

  当我处理御侍大人使用过的「残骸」时,我看到了站在我不远处的那个家伙。

  他用戒备的眼神望着我,不知为何,我能读出他眼神中的警告。

  让我安分一点?
  哼,这个被人类同化的家伙,已经无药可救了。

  我才不相信我们看到的他,就是真正的他呢。

觉醒


  在学院里重复着无趣的日子几乎让我快要窒息,所有人都抱着自己伪善的面具言不由衷地交谈。

  人类的时间比起飨灵来说要短上太多。

  御侍已经成长为一个青年,而毕业典礼上那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家伙身上和我一样没有丝毫岁月带来的痕迹。

  御侍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借家族的帮助,在一片漂亮的绿茵草坪上开了一家规模并不小的医院。

  几乎每一位病人御侍都能做到亲力亲为,他很认真地研究着每一个病人的病症,面对贫困的病人也毫不吝嗇地自掏腰包。
  每一个痊愈的人总是充满感激地向他道谢。

  这一切都让御侍脸上那种无趣的温柔笑容越发灿烂,他坚定了自己的目标,他想要拯救所有的人,解决所有的病症。
  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或者说,这是个注定失败的目标。

  所以当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治愈那个血液中携带着极为可怕病毒的女人的时候,他的世界就此破碎。

  数不清的日夜,无数被几乎翻烂了的书册,所有能够想到的方式。
  这一切都不能让那个皮肤苍白,但却对于血液极度渴求的女人得救。

  那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病,血液中的病毒会让患病的人类如同传说中的血族那般渴求着其他人的鲜血,御侍花了无数日夜都没能找到能够让她继续活下去的办法。

  所有人都劝说御侍,那并不是他的错,但是我却发现,御侍的眼神变了。变得有趣了起来。

  他尝试在各个地方寻找同样的病患来研究这种病的解决方法。
  但是这样的病例并不多见,过于猛烈的病毒导致他们未等到御侍研制出可以拯救他们的方法,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当御侍再也没办法找到其他同样的病人,他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那管从最初的病人身体里抽出的,带着那种骇人病毒的血液。

  丢弃在废物箱中的那些小白鼠的尸体告诉我们,这种病毒可以通过患病者的血液传播到另外一个个体的身上。

  我看到了御侍脸上不再掩藏的疯狂,他的眼神中的黑暗令我有些兴奋。

  面对向我展现全部自我的御侍,我第一次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憧憬。
  这才是我的御侍,这才是我想要侍奉的人。

  至白的表面之下,隐藏着极致的黑。

  我在他的吩咐下,找到了医院里那些失踪了不会有人寻找的流浪汉,将他们带到了这个原本用于存储杂物的地下室。

  其中还包括那个前来帮我们改造地下室的劳工,我还记得那天,他笑着对我们说。

  「公爵大人你们真是上天派来拯救大家的神使,要不是你们我们不少人早就病死了!这次是医院的病人已经住不下了吗?放心!我手脚可快了!马上就帮你们改造好!」
  「嗯,我们不会辜负你的付出的。」

  拯救生命也是需要以其他的生命作为代价的。
  我们,绝不会辜负你的。

终结


  这一切结束的比我想象中突然。

  御侍开始那项研究之后便开始闭门不出,而刚开始的那些人也很快就死于这种急性重病。

  实验材料的欠缺会导致实验进度的停滞,医院那些无人问津的流浪者越来越少,为了保证实验的稳步进行,我必须要为御侍大人找来更多的材料。

  不过好在,追求外貌的人类并不在少数,我不需要花多大的力气就能将那些心甘情愿走进陷阱的男人们送到御侍的身边。

  而原本繁荣的医院,也在管理者的不管不顾之后开始衰败。
  不知何时,这个原本是普通人最为信赖的医院,成为了怪谈的中心。

  不过这种衰败,也给了御侍大人一个很好的研究环境。
  因为无论他们发出多么刺耳的声音都不会再有人注意到,而我处理残骸时也不需要麻烦地避开其他人。

  我收到了一封不知名的信件,上面告诉我,让我带着御侍尽快离开医院,当时的我并没有在意这封信。
  只不过是些人类罢了,我能应付,况且他们的到来还能为御侍带来更多的材料。

  这种自负带来了让我追悔莫及的后果。

  当教廷的那群人打着驱逐邪恶的旗号攻入医院的时候,被我悉心改造过的医院里防不胜防的机关暗门让他们纷纷倒下,即使有漏网之鱼,简单的偷袭就足以让那群人全部有来无回。

  直到两个飨灵的加入,才打破了这一面倒的形式。

  其中一个,竟然就是在医学院里曾经见过的那个无趣家伙。

  他身边那个金发教父打扮的家伙去追逃离医院的御侍。
  在他离开前,我听到那个教父打扮的家伙叫他慕尼黑白香肠。

  我想要去拦住那个追出去的家伙,但是慕尼黑白香肠站到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结束了。普雷结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就死心吧。」

  我抬起头,带着几分不甘地瞪向他,思索着该如何尽快脱困去帮助我的御侍。

  「我是不会让你走的。我们身为飨灵,本应辅助御侍更好地帮助人类,但是你却诱导你的御侍犯下滔天大错!是我的错,那时我就不该放任你!」

  意识的最后,便是那人带着怒意的攻击,和来自灵魂深处的契约被中断的惊怒。

黑布丁


  黑布丁醒来的时候看见了一双干净澄澈的漂亮眸子满含期待地望着自己,那双眸子的主人轻巧地眨了眨眼,欢欣鼓舞地转身跑出了房间。

  「意大利面!意大利面!她醒啦!」

  随着欢呼声,一个红发的男子被少女拉到了黑布丁的床前,她微微眯起眼仰起了头仿佛正在期待着什么。

  意大利面有些无奈地抬起手,揉了揉仰望星空的头顶,仰望星空满意地点头后便一蹦一跳地离开了屋子。

  独自留下的意大利面看着黑布丁躺在床上满脸戒备地看着自己,有些好笑地拉过椅子倒坐在了上面。

  他趴在椅子的靠背上挑起一边的眉角,带着几分玩味地执起黑布丁的一缕长发在手中把玩。

  「为什么不听我的早些离开?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了吗?」
  「那封信是你写的?」
  「当然。你也是我救的。只不过我去得有些晚了,只来得及救下你一个。」
  「你有什么目的?」
  「为什么这么问?」
  「可别告诉我你只是好心。」
  「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先养好身体吧。」

  后来,黑布丁从仰望星空的口中得知,意大利面正在谋划着些什么,他需要飨灵的力量。

  黑布丁并不介意这个男人想要利用她的想法,因为对她而言,她同样可以在意大利面这里得到些什么。

  比如,眼前这个天真可爱的少女。
  保持着极尽的天真,同时毫不掩饰自己的残忍,才是她想要追寻的自我。

  只是,还不够……

  只需要再小小的打磨一下,这颗美丽的红色宝石将绽放出比御侍要更加美丽的光辉。
  对,就和当年打磨御侍时一样。

  黑布丁将手中的红茶放到了仰望星空的面前,忽然发现自己忘了带上烤好的小饼干。
  当她再次回到花园的时候,看到了外出归来的意大利面正站在花园的门口。

  靠在花园门口的意大利面并没有走进花园和仰望星空一起喝下午茶的打算,他从黑布丁的托盘中拿起了一块黑布丁烤制的曲奇塞进了嘴里。

  「味道不错。」
  「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想要怎么诱导仰望星空是你的事,但是,不要妨碍到我的计划。」
  「你在说什么?」
  「你比谁都清楚,我想说什么。毕竟,你可是有前科的,不是么?」

  黑布丁看着意大利面放到托盘里那支有些眼熟的旧针筒,将自己滑到肩头的长发撩到身后,轻轻地笑出了声。

  「放心吧,你不会对结果失望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教廷总部,慕尼黑白香肠正在图书室翻找着自己需要的药物资料,当他走出层层叠叠的书架的时候,拐杖糖和炸鱼薯条正趴在图书馆的书桌上研究着什么。

  「你们两个在看什么呢?」

  炸鱼薯条回过头看着慕尼黑白香肠疑感的眼神,将手中的文献资料举到了他的面前。

  「慕尼黑,这个当年是你处理的吧!研究渴血症的那个博士!但是为什么没有关于这个病症的治愈方式呀!」
  「……渴血症,从头到尾只不过是某个飨灵,为了诱导自己的御侍堕入黑暗编织的噩梦,这个飨灵应该已经被肃清了。你们问起这个做什么?」

  炸鱼薯条和拐杖糖看着慕尼黑白香肠顿时变得沉郁的脸色对视一眼,有些犹豫地告诉他。

  「……奈芙拉斯特边境的某个村庄,近期有几位村民出现了对于血液痴迷上瘾的情况,症状基本可以判断为当年的……渴血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