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慕斯

阅读

  ·  

2020-08-28更新

  ·  

最新编辑:汉堡X奶昔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8-28

  

最新编辑:汉堡X奶昔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汉堡X奶昔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慕斯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慕斯初始皮肤.jpg

画师:

慕斯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慕斯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慕斯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慕斯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慕斯头像.jpg 慕斯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市之濑加那 V17-富贵
专属堕神 头像-贫乏之魂.png
贫乏之魂
头像-樱丸子.png
樱丸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菠萝汁.png菠萝汁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8 / 311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251 / 746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14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27 / 2767
Hp icon.png 生命值 339 / 3879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22 / 1609
食物 慕斯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欧洲
诞生年代 18世纪
性格 古灵精怪
身高 137cm
关系 喜欢: 蓝纹奶酪头像.jpg 蓝纹奶酪
信条
今天是最不能浪费的一天!
简介
慕斯是由鸡蛋与奶油所制作的乳脂状甜品,主要为巧克力和水果的组合,拥有轻盈的口感与芳醇的风味。
  世界上最早的慕斯蛋糕诞生于18世纪的巴黎贵族餐点中。在当时,甜品是贵族宴席上必不可少的最后环节,考虑到饱餐之后,让上了年纪的王公大臣更好消化,让年轻的公主王子们保持身材,甜点大师安东尼‧克莱姆创作出了口感冰凉清爽、对胃负担小的慕斯。
背景故事
慕斯蛋糕曾经是他们国家最有名的飨灵,无论脑力,武力,外貌都十分出色,蝉联十年飨灵擂台大赛的第一名。但是他的生活全被各种训练填满,被御侍灌输着"要成为最完美的飨灵才对得起我对你的栽培"的慕斯蛋糕,并没有真正的生活选择权。这样的"完美生活"直到一次突发事故,对一个重要的政客的谋杀被推到了慕斯蛋糕的头上,碍于御侍的命令,他认罪了。原本以为自己最后一点感到的不甘心和逆反在死刑面前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他平日里真心对待的几个朋有出手相救,夺回了他的生命。从此,他因为灵力流失过多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变成了一个外表8岁的孩子。关于之前的生活和记忆,他不记得了,不过在后来,在朋友们的关心下,渐渐恢复了一点片段。目前是旅行团"幻乐歌剧团"的团长。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慕斯-基础技.png
幕间效应
(1级)慕斯召唤出自己的剧作,提高全体友方5%攻击速度,持续3秒。
(41级)慕斯召唤出自己的剧作,提高全体友方25%攻击速度,持续3秒。MAX
能量技
慕斯-能量技.png
满天星斗
(1级)慕斯脚下浮出璀璨的天文钟,回复全体友方211点生命值。
(41级)慕斯脚下浮出璀璨的天文钟,回复全体友方2873点生命值。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风靡一时Ⅱ.png
风靡一时Ⅱ
【1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提高餐厅客流量12/小时。
(40级)提高餐厅客流量246/小时。MAX
厨房技-优质服务.png
优质服务
【3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
(1级)顾客有10%几率结账时额外付10金币。
(40级)顾客有10%几率结账时额外付88金币。MAX
厨房技-黄金话术Ⅱ.png
黄金话术Ⅱ
【5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
(1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12金币奖励。
(40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74金币奖励。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哎呀!你来看幻乐歌剧团的表演吗?我叫慕斯,是这里的团长大人!额......有人追来了,回头再聊哦,我先去玩了!
登录
御侍,带我出去玩捉迷藏吧!
冰场
又麻烦你照顾我啦,这次我也会加油好起来了!
技能
沉浸于这一幕吧!
升星
幻境,也许真的可以成真......
疲劳中
又是这样......抱歉,这次我可能真的需要休息了。
恢复中
今天,不会是最后一天,对吧?
出击编队
可别小看我,我也是屠龙的勇士哦!
落败
还没写完的剧本,结局会是怎么样呢......
通知
饭做好啦!本团长今天亲自下厨哦!还不快来尝尝!
放置台词1
已经和大家约定好了,下次御侍来的时候,不管我还在不在这里......大家都会给他安排最好看的演出的。
放置台词2
咳咳!不要怕慕斯,你可是团长大人呢,当然有权利多吃几个蛋糕了!......嗯......嗯......对对对......蓝纹奶酪他们肯定不会骂我的啦......
触碰台词1
不,我不要去休息,我还没玩够呢!
触碰台词2
我我我不是慕斯,慕斯已经睡着了,慕斯绝对没有偷偷在被窝里看书!
触碰台词3
好无聊啊,御侍,我真的已经休息好了,你快给我讲个故事听吧。
誓约台词
可以作为一个小孩在你身边,我真的很知足。御侍大人,其实我偷偷将你写进了我的剧本,我将我们的相伴写成了最梦幻的篇章,这是我能对你做到的,最郑重的珍藏。
亲密台词1
哇!居然被你找到了!那麽现在轮到我了,快点藏好吧!
亲密台词2
慕斯一点也不困,除非......御侍大人陪我睡!
亲密台词3
你喜欢哪场演出?团长我带你去看!
放置台词3
呜,蛋糕吃多了,牙痛了,不过要是有人帮我吹吹肯定就不痛了吧?
胜利台词
我赢了......我没哭!我只是想去玩了......
失败台词
给你们拖后腿了,对不起呀......
喂食台词
哇——看起来好好吃——你真是太懂我了!对了对了......没让蓝纹奶酪发现吧......?


故事

团长的逃跑


  「团长大人~起来吃饭了……人呢……不是吧……啊啊啊啊啊蓝纹奶酪!!西班牙海鲜饭!!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团长又逃跑啦——」

  戚风蛋糕大叫着跑了出去。

  笨蛋绑匪!

  我捂住嘴,好险才憋住了没有大笑出声。

  等他走远,我马上从柜子里钻了出来。

  窗台上已经绑好了拧成绳子的床单,我背上收拾好的行李……嗯?

  戚风蛋糕刚刚拿来的早点居然是我最爱的巧克力牛奶饼干!

  可恶……他们总是企图用这一招阻止我逃跑的脚步!

  我气鼓鼓地往嘴里塞进两块,再把剩下的饼干都装进口袋,然后再次跑到窗边。

  很好,四周没有敌人!

  「肘咯———」
  我咬着饼干,含糊不清地喊着,抱着床单一骨碌滑了下去。

  我叫慕斯,是一个机智勇敢又帅气的皇族骑士,目前正在经历一场奇怪的绑架事件。
  事件的发展进度为「又一次正在逃跑中。」

  绑架我的绑匪有三个,蓝纹奶酪,戚风蛋糕,西班牙海鲜饭。

  蓝纹奶酪是他们的老大,最擅长用充满迷惑性的表演给人质洗脑,让人质混乱自己的身份,以为自己也是他们的同伴。

  「你是慕斯,是我们幻乐歌剧团的团长,我们都是你的团员哦。」
  「……幻乐歌剧团?那是什么?」
  「这…….团长大人……你,你不记得了吗?怎么会这样……那些我们一起经历的过去……你都忘记了么?」
  「欸……等等……你别哭别哭……我,我再努力想想好了……」
  「没事,不用想了,你的过去我都可以告诉你。」

  ……眼泪说收就收也太假了吧!!

  戚风蛋糕是蓝纹奶酪的笨蛋手下,以为只要一直和我说话我就会相信他们,但是说的话却漏洞百出。

  「团长团长你真的是我们团长!」
  「真的?」
  「当然啦!团长你要相信我们!」
  「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因为你前段时间遇到堕神受伤了嘛……你看,你的脖子上还有一块伤疤对不对!」
  「是哦……那只暴食那么厉害哇!」
  「嗯嗯嗯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回来的!」
  「……是吗……可是西班牙海鲜饭说我是被帝海螺咬伤的唉……」
  「嗯??那那那…….哦!是,暴食,和帝海螺一起!」
  「哦……所以有两只堕神?」
  「对对对!」
  「哦……可是蓝纹奶酪说攻击我的堕神好像有七八只诶……」
  「嗯???团长大人你等等啊.……蓝纹奶酪!你给我的台本怎么是错的啊!」

  唉,真是笨蛋,三两句话就露馅了。

  最可怕的是西班牙海鲜饭,她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绑匪身份!

  「团长大人,上次我说过,如果你再逃跑,我是要……惩罚你的。」
  「你,你想干嘛……你别过来!!」
  「……噗,手感真好.……果然还是小孩子的样子可爱……来,叫声姐姐,我就饶了你这一次。」
  「???」

  可恶!捏着我的脸威胁我!!太过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堂堂一个皇族骑士,怎么能甘心沦落在这种地方!

  我一定要逃走!这一次我一定要成功!

  我暗暗在心里发誓,背着包裹往外跑——虽然我也不知道我该去哪。

  我记得的东西很少,我只记得我是一个皇族的骑士,一直保护着我的公主殿下……直到一个月前,我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在这个名叫「幻乐歌剧团」的地方,身体变成了一个小孩,还被三个奇怪的飨灵着全天监视着。

  他们说我是他们的团长,是一个剧作家,说我那些记忆都是剧本里的故事,是我受伤以后,才把现实和剧本混淆了——我才不信他们的鬼话!

  所以我一定要逃走,我要搞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才会被这群奇怪的绑匪关在这个地方……我一定要找到答案……

  我一定要……一定……等等.……这种虚弱的感觉又来了……脖子的伤口……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公主的惩罚


  滴答。
  滴答。
  滴答。

  ……什么声音?

  眼皮坠了铅,费力睁开,面前斑斓一片…….五颜六色的光……这又是什么地方?

  没有力气…….动弹不得。

  思绪混杂一片,是在做梦吗……

  「慕斯……你怎么又醒来了……这样……我会心疼你的……」

  一双冰冷的手忽然贴上我的脸。

  她离我太近了,我甚至看不清她的五官,只是呼吸间充斥着她的味道——奢靡的香,缱绻的青草的味道……更准确来说,那是她每天要沐浴的草药的味道……于是我想起了这是谁。

  我的……公主殿下。

  「啊.……你认出我了。」

  我没有开口,但她却从我微动的眼神里明白我已经恢复了意识。

  殿下退开一步,空气从我和她之间穿过,我终于能看清她的全貌。

  她还是那样,瘦弱,纤细……穿着华丽的礼服,哪怕看上去随时随地要被这身厚重的衣服压垮。

  「我今天很美吧?」

  她笑了起来,提着裙摆摇摇晃晃转了一个圈后,又上前捧起我的脸。

  「别怕,别怕……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到那时候,法阵就会启动,我们就都可以回到过去啦……回到三天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时候……别怕……我们都会好好的……所以……」

  她眼神迷离,我从她的瞳孔里看见自己的影子——我被吊挂着,双手被束缚在头顶……我的身后,那是……

  「……所以……快快睡着吧……在十二时的钟声敲响之前,不要再醒来啦,好不好?」

  ——我看清了……那是一座巨大的座钟。


  滴答。
  滴答。
  滴答。

  秒针的声音继续在我身边回荡。

  公主殿下提着她的舞裙摇摇晃晃不知道去了哪里,这座钟表里只剩下我的呼吸声。

  眼前的彩绘玻璃让我认出了这个地方。

  这是王宫里那座歌剧院的舞台上方,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钟,我记得它的最外层是用彩绘玻璃制作的。

  而我被吊挂在表盘十二点的方向上,如果底下的人不抬头仔细看,绝不会发现那个数字Ⅻ上悬吊着一个人。

  这样的悬吊让我的记忆又回来了一部分。

  我想起,我是被公主殿下骗到这里的。

  那天,距离殿下的心上人死去不过三日,也是夜半,她突然毫无预兆地推开我的房门……

  「……慕斯……来……」

  她躲在半推开的门后,神情憔悴地朝我招手。

  「殿下,您还好吗?」

  我没有犹豫地上前扶住她。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是培养我的人,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过得好。

  但是,三天前,殿下的未婚夫,那位风度翩翩的波朗公爵不知被谁谋杀在家中。

  我和殿下都为此伤心不已,对殿下而言,那是她将来的丈夫,对我而言,他也是我唯一的的好朋友,戚风蛋糕的御侍。

  戚风蛋糕应该比我更加伤心……但这件事发生以后,殿下便不让我离开城堡,她说她需要陪伴。

  我想着要给戚风蛋糕去一封信,安慰他一切终将水落石出。我们会找出凶手;

  我还想给西班牙海鲜饭去一封信,请她暂缓米德加尔的行程,作为朋友陪戚风蛋糕度过这最艰难的时刻……

  但未来的亲王去世,要处理的事情繁多,我一直没有时间,一直就拖到了今晚。

  今晚我刚想写信,殿下又把我叫走了。

  殿下举着风灯,带我走进了王宫的歌剧院,一路沿着舞台旁的阶梯,到了那个钟楼的背面平台上。

  白色的蜡烛高高低低照亮了整个平台,内外两层的彩绘玻璃在烛光下折射出光怪陆离的景象,秒针滴答滴答,声音空灵作响。

  我知道这个地方,因为殿下她常常待在这里。她腿脚不便,不能在台前跳舞,所以每当有舞会开始的时候,她会一个人待在这里,合着底下的乐队,在没有人看得到她的地方尽情舞蹈。

  但是今天……这里布置的像是某种用来祈祷的祭台。

  殿下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呢?

  不等我开口问,殿下缓缓转身,像是从未认识我一样,举着手里的风灯,仔细端详着我。

  「慕斯……三天前,你说的……是真的吗?」

  她忽然开口,叫我一下愣住了。

  三天前?

  哦对,三天前,就是准亲王意外去世的那一天,也是……我第一次和殿下发生争吵的那一天。

  可是……为什么争吵呢?

  ——猛然间,带着破碎声音的记忆涌入我的脑海。

  啪!
  花瓶在地上碎了一地。

  「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再去和那个西班牙海鲜饭见面了,你竟然还背着我去见她……戚风蛋糕不顾贵族礼仪和那种不明来路的粗鲁的平民来往,那是他的御侍教导无方……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准和他学那些恶习!」

  殿下的唇颤抖着,泛着微微的紫色。

  「殿下,我们只是想要劝法雅留在米德加尔。她是一个很优秀的飨灵,不是你说的那样。」
  「呵……我的慕斯……你没有感觉吗?……你已经变了……你什么时候反驳过我的指令……她一直在诱导你变成像她一样低贱的平民!……你原本是多么的完美啊……你真的甘心这样堕落吗……!」
  「殿下,我……不赞同你的观点。」
  「……什么?」
  「我不认为,没有自己观点的我,是完美的。我也不认为,人的好坏,是平民或者贵族可以区分的。」

  我单膝跪地,昂头仰视着面前的殿下。

  「我和您一样,应该有选择自己生活和朋友的权利。」
  「我为您效忠,但,我不是您的人偶,殿下。」

  ……是了,我想起了。
  那是我第一次和殿下发生争执,说出自己的想法。
  起因是我彻夜未归,殿下等了我一晚上,第二天我回来时,殿下勃然大怒。

  殿下嘴唇发紫,但我一心想要表达自己的观点,丝毫没有顾忌她的脸色……直到她面色惨白地流泪,告诉我,昨天晚上,波朗公爵昨天被害了。

  ——她得知消息最崩溃的时候找我,我却不在她身边……

  我究竟是犯了什么病,才会那样忤逆她的话?


  「慕斯,回答我,你真的已经不愿意再听我的话了,是吗?」
  殿下的一句话让我从破碎的回忆里抽身而回。

  眼前依旧是那个满是烛光的钟楼,憔悴的御侍举着风灯盯着我的眼睛。

  「殿下……我……」

  ——我是殿下的飨灵,您给了我生命……我本来就应该听您的话……那天是我不知道发的什么疯,我怎么会不听您的话呢……我……我……

  「慕斯……回答我……」

  我想要开口说自己依旧和从前一般愿意服从她的指令,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无法将这句话说出口。

  为什么?为什么?
  是什么在阻碍我服从她的命令?
  难道真的和她说的那样,是西班牙海鲜饭对我下了什么魔咒吗?

  那天我彻夜未归,我究竟去了哪里?我做了什么?是谁改变了我?

  为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唔!」

  脖颈传来剧痛,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震惊地抬起头,殿下举着风灯,风灯映出了殿下勾起的嘴角,却照不亮她深黝的眼睛。

  「我拥有的已经这么少了……为什么你们都想背叛我……嗯?」

  「没关系,我并不在乎原因……我会原谅你们……只要……重来一次……」

蓝纹的幻乐


  「呐,慕斯,你有想过改变现在的生活吗?换一种……更自由的方式。」

  蓝纹奶酪松松散散地坐在地毯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对我眨了眨眼。

  我正襟危坐。

  「蓝纹先生,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别紧张,」蓝纹奶酪摆了摆手,「我只是觉得你和我的御侍很像,我是说内心深处……不过你似乎把自己捆住了,我觉得你这样有点太累了。」

  他笑着摇摇头,「抱歉,我是不是不该说这些话毕竟我们只刚刚认识了一个晚上。」

  「不,请别这么说…………这一晚上,我和您相处地很开心,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
  我攒紧拳头,认真地说。

  不知道是我的动作还是言语让他感到滑稽,蓝纹奶酪一愣,捂着肚子笑到滚来滚去。

  「小心您的琴!」

  我眼疾手快,将他摆在一旁的小提琴从差点被一脚踢坏的命运中解救出来,但结果是自己也狼狈倒地。

  「……」
  端坐太久,脚麻了。

  「……哈哈哈……」
  蓝纹奶酪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我窘迫了一秒,也忍不住跟着他放松地大笑出来。

  是啊,虽然只认识一晚上……但……好久没那么开心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彻夜未归的晚上,我终于想起了它。


  那天傍晚,我原本是要去和西班牙海鲜饭做最后的告别的。

  我和她结识于刚结束不久的米德加尔飨灵大赛,这个赛事我参加了很多次,但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势均力敌的对手,我欣赏她的实力和为人,但遗憾的是,公主殿下并不愿意让我和来路不明的她来往。

  大赛一结束,殿下勒令我马上停止和她的往来,而西班牙海鲜饭自己也选择了离开。
  我心中虽有不舍,但并没有说出口。

  而我唯一的朋友——同是贵族的戚风蛋糕发现了我的想法。

  他强行拉着我去找西班牙海鲜饭,想要劝她留下来。

  那天,西班牙海鲜饭和我们说出了她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也是最大的秘密———她御侍留下的一支残缺的舞蹈。

  她说,那是世上最美的舞蹈,其中有她尚未明白,但她认为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西班牙海鲜饭将那半支舞跳给我们看,从第一个动作开始,我就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我看到了我自己,一个正在带着镣铐艰难起舞的自己。

  眼泪不受控制,我几乎落荒而逃。

  之后的事我记不清了,等我再次清醒回来时,大雨已经倾盆而下。

  我站在一处不知名的草坪上,左右无法辨认方向,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眼泪,耳边除了风声,还有一道小提琴的音律。

  几乎是无意识地,我寻着那旋律而去,没多久,转过一处丛林,我来到一个小花园。

  花园里有一栋别院,有一个拉小提琴的青年站在二楼的露台上,面对着狂风暴雨,正在拉一首我没有听过的曲子。

  后来我知道了他的名字————蓝纹奶酪。

  他的琴声里有故事,与我尚未平息的心跳和鸣。

  我听他走过万里河川,听他探过无人密境,听他也曾踌躇在时光之间,最后蓦然回首,依旧怀揣简单的一颗心,漫步在最初的地方。

  他的琴声里……有和西班牙海鲜饭的那支舞蹈一样的东西。
  是自由。

  一曲终了,我怔在原地,直到雨忽然间更大,如同天地间降下了一道帷幕时,我回过神,发现蓝纹奶酪正好奇地看着我。

  我知道那时的自己格外狼狈——从我来到公主殿下身边开始,我就从未像那天那样失态过……

  但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决定亡羊补牢,在他面前挽回自己的形象。

  我朝着阳台挥了挥手,用尽了力气喊。

  「您好——我是慕斯——抱歉,我好像迷路了,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刻钟后。

  「喝一碗这个,就不会着凉了。」

  蓝纹奶酪声音愉悦地将一条白色毛巾搭在我头上,又往我手里塞进一碗暖甜扑鼻的巧克力牛奶。

  我一时不敢动弹,不管是穿着主人家的干净衣服坐在沙发上擦头发,还是直接对着碗喝掉热牛奶留下满嘴的奶沫……这两件事都十分有失礼节。

  「谢谢您,真是冒昧打扰了。」
  「没事,其实我也是第一天搬到这个房子来,没想到…….这么偏远的市郊,也能遇到迷路的人。今晚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见他提问,我借机放下手里的牛奶,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不小心迷路了,听到这里有琴声,就过来撞撞运气。蓝纹先生,您的小提琴拉得真好。我可以知道这首曲子叫什么吗?」
  「嗯?没有名字,只是有感而发的即兴作品而已。」
  「即兴?」」
  「对,如果你喜欢的话,给它起一个名字吧。」
  「我来?」
  「嗯呐。」
  「那…….叫『幻乐』,您觉得怎么样?」
  「幻乐……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在听您这首曲子的时候,我眼前出现了很多不同的画面……神奇的自然……古老的传说……奇特的冒险……我跟着您的音乐,就像经历了一场梦幻的旅程,我很喜欢您的音乐里的那些故事。」

  蓝纹奶酪微微睁大了眼,半晌,笑了。

  「啊~真没想到,走了那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知音……却在回来的第一天遇到了……太好了,我在路上写了很多曲子,正缺一个起名字的人,你来帮我吧!」
  「如果可以的话,这是我的荣幸。」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拿乐谱!」

  蓝纹奶酪一跃而起,我却拦住了他。

  「请等一下,先生,我可以改天向您请教吗?」

  蓝纹奶酪疑惑地看着我。

  「我的御侍不允许我在外过夜……等雨小一些,我就要赶回去了。」
  「可是,这样的天气还要你赶回去,也太不通情理了。」
  「这……」
  「没事的,大不了你告诉我你的住址,我明天陪你一起去登门道歉就是了,呐呐呐,你也想听我的曲子吧?你想留下来的吧?对吗?」

  看着蓝纹奶酪期待的眼神,我的内心摇摆起来。

  心里有两个小人儿打架,其中一个小人儿略胜一筹,一把拽掉了我脖颈上的镣铐,顿时,我的呼吸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嗯。」

  我得了勇气,将另一个叫嚣的小人儿一脚踢开。

国王的祭祀


  咔擦。

  齿轮闭合,时针归位,钟声敲响,正十二点。

  我的脖颈一阵剧痛,将我充满勇气的过去彻底击垮。
  那根时针齿轮的尖端,恰恰好划过我的身体,刺进了我的喉咙。

  疼。
  好疼。

  血是滴在舞台了吧,否则剧场里为何爆发一阵尖叫?

  哦,并不是这里的酷刑被察觉,是午夜的舞会正式开启了帷幕,前来赴宴的观众们正在欢呼。

  而我的生命正随着喉间的伤一点一滴逝去。

  我在这剧痛里想起了遥远真相的最后一章。

  其实,公主殿下并不是我真正的御侍。

  我真正的御侍是谁,是真正无法找回的记忆。

  在我记事时开始,我就是国王陛下送来研究长生之术的试验品。

  而为他研究长生术的,正是他的亲妹妹,我的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先天面容不端,小时候染病后,又烙下跛脚的毛病,一直不肯视于人前。

  她的性格随着病症变得阴郁孤僻,平日只喜欢躲起来研究一些奇怪的术法。

  我说不清,国王是真心认为可以用飨灵研制出长生术,还是他只是找了一个理由,让自己妹妹的人生感到有一些价值。

  但她的确认真地研究起了这一术法,日夜痴迷,甚至常常将本应该作为祭品的我遗忘在一旁,后来,她让我给她做帮手,我耳濡目染,也学到了不少。

  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实验室里始终只有我们两个人,直到王宫的歌剧院上修建起了一个巨大的玻璃时钟,那实际上是国王一开始就按照殿下的图纸修建的为长生术准备的祭台。

  可就在国王一次来询问术法进展时,殿下忽然沉默地跪在国王面前,说她不愿再继续了,原因是我。

  国王怒骂她没有出息,他指着我的鼻子骂,那只是一个低贱的飨灵而已!

  我很生气,但无法挣脱身上的镣铐,而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沉默地跪着,我从背后看她,她跪着的模样,就像是要被身上的华服压垮了—样。

  大概就是那一瞬间,我和我自己说,如果我能活下去,我要做她的脊梁和脸面,绝不再让她这样卑微地跪在别人脚下。

  国王愤然离开。

  她慢慢站起,走向我。打开了我四肢的镣铐。

  「以后你的命是我的,想要在皇宫活下去,就必须做到我要你完成的一切事情……你能做到吗?」

  「是,公主殿下。」

  彼时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为自己的侥幸存活感激地俯首称臣。


  然而,时间本身就是改变一切的最大魔法。

  我不记得我过了多久那完美人偶一般的生活,为了殿下的不杀之恩,我硬生生压抑的个性,终于在戚风蛋糕的友情里,西班牙海鲜饭的舞蹈里,在蓝纹奶酪的琴声中死灰复燃。

  直到现在,我终于又一次被送上这迟来的祭台。

  但这一次,我望着不远处,正独自在魔法阵中心痴痴舞蹈的殿下,心里不再内疚。

  因为我知道,我生来并不是要做一个生死由人的宠物,也不是做谁的祭品。

  我同情殿下的遭遇,但我不应该成为他人命运的牺牲品。

  我是飨灵,与人一样,都是这个世界的生灵。

  既然生而有灵,就都应该有自己的自由。

  然而,我似乎太晚明白这样的道理。

  因为我的意识又一次开始模糊,甚至感受不到我伤口的痛苦了。

  我不知道飨灵死后会去什么地方。

  但是,假如能重来一次,再来这世界一次,我一定……我一定要……活成自己的模样……

慕斯


  从前,格瑞洛有一位公主,因为先天不足,所以几乎不视于人前。

  但她拥有有一个最出色的飨灵,慕斯,慕斯是公主完美的脸面。

  他英勇善战,多才多艺,既是战场上单挑堕神与恶龙的英勇骑士,又是生活里善良优雅的绅士。

  他是格瑞洛最受民众喜爱的飨灵,是格瑞洛皇族飨灵的代表,没有人不喜欢他。

  但甚少人知,完美飨灵望造的背后,是公主殿下对慕斯几乎严苛的管教。

  她要求慕斯的一切行动符合皇室礼仪,不得半点逾越;

  一切飨灵应该或者不应该涉猎的范畴,都要做到精益求精的最好成绩;

  一切与皇室无关的闲杂人等,都不能来往。

  慕斯为了报答公主的不杀之恩,一直尽心尽力充当她的完美脸面,直到戚风蛋糕,西班牙海鲜饭,还有蓝纹奶酪出现。

  对比三位朋友的自由随性,慕斯忽然意识到,飨灵并不是和他认为的一样,只能做御侍的完美宠物,飨灵也应该拥有人所拥有的权利。

  这样的苗头在他心里扎根抽芽,随即,便招来公主殿下的残暴手段。

  公主想要用邪恶的祭祀,强行让时间回到三天之前。

  ——她痴心妄想,如果慕斯没有去见西班牙海鲜饭,就不会看见她的舞蹈,也就不会激起心里的渴望,冲进大雨之中,遇到蓝纹奶酪……

  这样,慕斯就永远是她那个完美而听话的玩偶。

  好在,就在慕斯生命垂危之时,蓝纹奶酪,戚风蛋糕和西班牙海鲜饭合力将他救走。

  蓝纹奶酪用自己从精灵族那里获得的生死树种子,保住了慕斯一条性命,可慕斯还是因为灵力过度消散,外表蜕变成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而且……谁也没料到,他醒来以后,不仅忘记了所有过去……而且性格大变……

  「啧,蓝纹奶酪,你不是说慕斯只是正常昏睡吗?怎么都这么久了还没醒啊?」

  西班牙海鲜饭坐在床头,忍不住又用手戳了戳慕斯的脸蛋。

  「诶诶诶,叫他团长大人!蓝纹奶酪不是说了嘛!现在慕斯很脆弱,不能生气!我们一定要顺着他的脾气来哄他才行!还有你别趁机占便宜啊!」

  戚风蛋糕在另一边把西班牙海鲜饭占便宜的手轰走了。

  「不应该呀……我在巧克力牛奶饼干里放的瞌睡药只是人类小孩的剂量。」

  蓝纹奶酪摸着下巴,似乎也很困惑。

  半晌,他叹了口气。

  「算了,让团长大人睡吧,看来今晚特意给他定的冰淇淋蛋糕只能我们三个享用了。」

  「啊?我们什么时候订了唔———」

  戚风蛋糕话没说完,就被西班牙海鲜饭捂着嘴,翻着白眼拖走了。

  「就你话多!现在去订!」

  蓝纹奶酪轻轻一笑。

  他知道慕斯已经醒了,现在正在装睡,一会儿就会蹦起来嚷嚷着要给他留最大的那一块,吃完还会想要再找机会逃跑。

  没有关系,慢慢来,他们愿意这样宠着慕斯,直到现在的他完全信任这些全新的伙伴。

  蓝纹奶酪又给慕斯捏了捏被子,温柔地擦掉他在睡梦中流下来的一滴泪。

  不管过去的梦有多苦,醒来以后有我们在,你的余生皆会是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