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拿破仑蛋糕

阅读

  ·  

2022-05-1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1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拿破仑蛋糕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甜点时光
拿破仑蛋糕初始皮肤.jpg

画师:

拿破仑蛋糕满星皮肤.jpg

画师:

拿破仑蛋糕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拿破仑蛋糕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拿破仑蛋糕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拿破仑蛋糕头像.jpg 拿破仑蛋糕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小野贤章 赵路
专属堕神 头像-夜雀.png
夜雀
头像-雷鸟迦楼罗.png
雷鸟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草莓慕斯.png草莓慕斯
实装日期 2017年12月14日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通宝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6 / 1011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227 / 3762
Def icon.png 防御力 8 / 15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235 / 5700
Hp icon.png 生命值 336 / 567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81 / 3073
食物 拿破仑蛋糕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17世纪
性格 自信
身高 164cm
关系 喜欢: 葡式蛋挞头像.jpg 葡式蛋挞
信条
胜利一定是属于我的。
简介
拿破仑蛋糕因一次打赌而诞生,但最终赌局并没有如愿得胜。原本计划一百层的蛋糕现今只保持着三四层的高度,让人很难不想象到那位法兰西的皇帝来。
背景故事
执着于胜利,并且充满自信的少年。是一位甜食爱好者,比吃甜食不会输给任何人。喜欢装扮成拿破仑时期的人物,对于别人触碰自己的帽子非常反感。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拿破仑蛋糕-基础技.png
胜利之约
(1级)拿破仑蛋糕鼓舞队友,对友方全体增加40点攻击速度,持续3秒。
(41级)拿破仑蛋糕鼓舞队友,对友方全体增加360点攻击速度,持续3秒。MAX
能量技
拿破仑蛋糕-能量技.png
狙击鹰眼
(1级)拿破仑蛋糕举枪瞄准,狙击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55点额外伤害。
(41级)拿破仑蛋糕举枪瞄准,狙击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64%的伤害并附加4029点额外伤害。MAX
连携技
拿破仑蛋糕-连携技.png
超级狙击鹰眼
连携对象 葡式蛋挞头像.jpg 葡式蛋挞
(1级)拿破仑蛋糕举枪瞄准,狙击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06点额外伤害。
(41级)拿破仑蛋糕举枪瞄准,狙击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978点额外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ボンジュール。戦いなら任せたまえ、勝利は必ずや我らの手に…。ところで、スイーツ作りは得意かい?
Bonjour~战斗就交给我吧,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另外,你擅长做甜食吗?
登录
ちょっと帰りが遅いのではないか?
回来的有些晚了哦~
冰场
一緒にスイーツを食べないか?ちょっとだけなら分けてあげてもいいよ。
来一起吃甜食嘛?我可以分给你一点~
技能
コルシカの怪獣のお通りだ!
科西嘉的怪兽来啦!
升星
全ては勝利がため!
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疲劳中
いけない…糖分を摂取しないと…
不行了,我需要摄取糖分。
恢复中
あれ御侍、スイーツを持ってきてくれたのかい?
诶~御侍你给我带来了甜食嘛?
出击编队
行くとしよう!そして敵を蹴散してやる!
出发吧,然后将敌人全数消灭~
落败
糖分…不足…
糖分…不足…
通知
料理が出来たのか?何を作ったんだ?スイーツかい?
饭完成了,做了什么?是甜食吗?
放置台词1
この世に、スイーツより美味なものは存在しない!
这世上没有比甜食更美味的东西了。
放置台词2
チャンスを掴まねば、どんなに優れた能力を持っていても無意味に終わる。
没有机会,能力将毫无用处。
触碰台词1
パステル・デ・ナタのことはご存じかい?私はね、あいつのことを結構気に入っているんだ。
你知道葡式蛋挞吗?我啊,很在意那家伙呢。
触碰台词2
毎日食べ切れないほどのスイーツがあれば、どんなに…
真想每天有吃不完的甜食啊~
触碰台词3
気をつけたまえ、私の帽子には、気安く触らないように…
小心啊,不要碰我的帽子。
誓约台词
今日から私が君を守る。だから安心して身を委ねたまえ。
从今天起,不会再让任何人能够威胁到你。所以,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吧。
亲密台词1
もっと親しい言葉で呼び合おうではないか?
让我们用更亲蜜的话语来称呼彼此吧!
亲密台词2
私が手に入れた最も価値ある戦利品は、君の心だ!
我得到的最好的战利品,就是你的心。
亲密台词3
君の匂いは、どんなスイーツよりも私の心を惹きつける。
你身上的味道,比甜食还要吸引我。
换装独白
甜点时光 对于我而言,等待的时间也是甜点美味的一部分。——思考着该如何偷葡式蛋挞甜点的他如此说道。

故事

孤岛


  冷僻的岛屿迎来了久违的喧器。

  海浪撞击礁石翻打出一片白色水沫,银鸥掠过海面,陡然攀升飞上险峻的断崖,拍打着翅膀落入鸟群,将捕捉的食物喂给幼小的雏鸟。

  啊啊,果然应该用吃甜食的方式迎接新生的季节。
  自从御侍被放逐到这座岛,我就被迫远离甜食。

  「再这样下去就要糖分不足了啊。」

  我抱着枪夸张地叹了口气,踢飞脚边的碎石,无精打采地往海岛最高处的疗养院走。

  御侍住的地方与其说是疗养院,不如说是看守所。
  两个班的人类士兵在疗养院轮流看守寥寥无几的政治犯,定期运送补给的船队会带来人员的变动。
  这座岛也只有这时会出现除我以外的飨灵。

  「你回来了 ,拿破仑。」
  御侍住进疗养院后精神越来越差,因为一直在生病,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总是喃喃自语说自己时日无多了。
  「幸好你及时回来了……我今天就要死了。」
  御侍靠在床头并不看我,只是出神地抚摸着他手里已经严重磨损的书封。
  「我来到这里的每一天, 都在悔恨中度过……我背叛了自己选择的路,也背叛了你。」

  「突然说这些话是临终前的忏悔吗?」
  「是啊……我想郑重地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御侍声音越来越轻,头逐渐低垂。
  「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

  我没有等到御侍说完最后的话,他真的如他所言在今天结束了生命。
  我将单薄的被子盖过他的头,轻声问他。
  「如果再来一次,你就不会输了吗,御侍大人?」

  御侍留给我的遗产除了他偷藏在枕头下的药片,只有他直到死前都握在手里的,那本主角名和我一样的小说。

  我随船队离开时只拿了一本书,在海风的吹拂下翻开许久不曾触碰的书本,早已掉落的书页被海风吹上天空,连同过去的记忆一齐飞远。



  「拿破仑 ,这里 就是我们的起点,以后要一起加油了!」
  带着刚被召唤出来的我,年轻的御侍信心满满地来到皇家厨师工会。
  我抬高帽檐,对刻着名字的石碑做出一个射击的姿势。
  「战斗就交给我吧一御侍只要负责做出好吃的甜食就行了。」


  御侍拿出他从不离身的小说,他将手放在封面上,语气坚定得像在宣誓一样。
  「我跟你打赌,十五年内,我一定能像拿破仑将军一样,成为人上人!」

甜食


  「终于回到陆地了!甜食,我要吃甜食!」

  一踏上海港,我就想奔向集市。

  「喂,带上这个。」

  归属船队军官的飨灵叫住了我,身后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我一转身就接住了迎面飞来的钱袋。

  「真危险啊,差点就要打掉我的帽子了。」我抛了抛钱袋,很满意这个重量,并指在帽檐前向她一挥。
  「谢了,下次见面请你吃甜食, Au Revoir~」


  我告别船队进入小镇,热闹的景象和诱人的芳香让我立刻兴奋起来。

  「这个镇子闻起来怎么这么甜——喂,大叔,这是在搞什么庆典吗?」
  「你不知道啊,今天是我们小镇建立100年纪念日,镇上在举办甜食大赛,参赛的摊位都可以免费品尝。
  「甜食大赛……吃不完的甜食! Youppie!」

  太久没有补充糖分,我把所有摊位都吃了一遍,才终于感觉自已又了活过来。

  最后一个摊位的甜食没有复杂精致的造型,也没有甜膩粘人的味道,但葡式蛋挞松软香酥的口感配合恰到好处的浓郁奶味和蛋香,吸引我留在这里吃个不停。

  「这个蛋挞很好吃啊。老板——诶,你也是飨灵啊。」

  端着刚出锅的蛋挞上来的英俊青年是个穿着甜点师服装的飨灵,一看就很擅长做甜食。

  「老板,你还会做其他甜食吧?」
  「关你什么事。」
  那个飨灵语气平淡,好像一句话也不想跟我多说。

  「别这么冷淡嘛~你做的蛋挞这么好吃,其他甜食一定也不差,加入我的团队一起战斗吧~
  「我对战斗没兴趣。」
  「那你就负责做甜点吧~」
  「我拒绝。」
  「你拒绝得也太干脆了吧!」
  「麻烦。」
  「那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喂喂,别走啊,你不参加比赛了吗,喂!」

  真是的,我只想再过上甜食不愁的日子嘛。

  看着飨灵越走越远,我把最后一个蛋挞放进嘴里,舌尖的甜味让我灵光一现。
  嗯……那个给人类做执事的家伙,现在应该还在吧。
  什么都会做的执事,甜食一定也会做的吧!
  让我想想,地址是哪里来着……
  我捏着帽檐抬头望向天空,从天际传来悠远的钟声。



  「咚——」

  修道院的钟声肃然回响,御侍带着他新婚的妻子坐上回程的马车。
  还有一场舞会,即将在新娘身为伯爵的父亲家中举行。

  尽管御侍在一个月前被伯爵封为子爵,但他的资产还不足以举办能让伯爵满意的婚礼。
  准确的说,如果不是因为女儿怀了御侍的孩子,以及我为他取得的功勋,仅凭御侍俊美的外表和他的能说会道,永远无法让伯爵接受一个平民出身的女婿。

  「拿破仑,你在这里啊。」
  舞会上,本该是主角的御侍并没有得到太多人关注,他有些阴郁地找到在甜点桌吃蛋糕的我,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看,拿破仑,这些自命不凡的贵族,还是不能接受我这样的人和他们平起平坐。

  专注在甜食的我原本并没有注意宾客们的反应,直到现在才注意到其他人看向御侍的目光不是嘲讽,就是蔑视。

  「距离我们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放心好了,御侍大人,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我的嘴里塞满了食物,说话有些口齿不清,这反而逗笑了御侍。
  「现在就尽情地吃甜食吧,拿破仑。以后的每一天,你都会有吃不完的甜食。」
  他的视线与舞池中的某人交错,又很快回到我身上。
  「但愿你会一直这么想……」

执事


  「您请回吧。御侍大人在输了赌约后就一病不起,再见到您恐怕会加重病情。」
  「我就是听说了他生病,才特意来看望的,你……」
  「我会向御侍大人转达您的好意,请回吧,再见。」

  我趁着布朗尼去应付客人的时候拿了个空茶杯,把自己杯子里的红茶倒出去大半,反而加了更多的牛奶。

  「你以前对客人也这么强势吗?」
  「那位客人是个例外。」

  布朗尼看到我加过了量的牛奶一脸无可奈何,但还是将甜点从餐车拿出来放到我面前。
  我不客气地都摆到了自己面前一个个试吃。

  「你蛋糕做得很好吃啊……什么例外?」
  「他诓骗御侍和他打赌,作弊贏得了赌约,搬走了家里所有藏书。那之后,御侍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现在连起床都做不到……」
  「跟我的御侍很像嘛。不过书商先生今年已经……啊啊,忘记了,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头发就全白了。」
  「嗯,御侍也到时间了……」

  「喂喂,别露出那么伤心的表情啊,虽然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吧。」
  我在他眼前摆了摆手,把他从难得表露出的情绪里拉出来。

  「你有想过之后要怎么办吗?」
  「没有……我曾以为在御侍大人离开后,我会继承他的藏书,继续他的事业,但现在什么都没了。」布朗尼低头苦笑,「御侍担心我会重蹈覆辙,也禁止我再去找那个人。过了这么久,御侍大人的心血恐怕已经卖出去大半了吧。」
  「打赌啊,我在行,我可以去帮你贏回来。我拿起羹匙在杯口敲了敲,端起茶杯将红茶一饮而尽,擦了擦嘴看他。
  「不过我有个条件,你要先赌赢我——放心啦,我不会用那些不光彩手段的。」
  「不是这个问题,御侍大人不让我……」
  「书商先生是不让你去跟那个人打赌,换个人当然没关系了。」

  「但是……」

  「布朗尼,可以听听他的要求。」

  「是……!御侍大人? !」
  布朗尼惊到失态地跳起来,我举起手对撑着手杖下来蹒跚走来的老人家挥了挥。
  「好久不见了,书商先生,没想到你还能出来啊。」
  「咳……也许是回光返照吧。」布朗尼扶着他坐在我对面,「姑且相信拿破仑吧,布朗尼。那位子爵曾经也是个正直的人。」
  「可惜他浪费了自己的机会。」
  我神色不改地正了正帽子,打了个响指顺势比出手枪指向布朗尼。

  「如果我赢了,我要布朗尼在你走之后加入我的队伍。」
  「拿破仑你……!」
  书商又一次打断布朗尼的话。
  「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现在缺个会做甜食的副官咯!」


  「你叫我吗,御侍大人?我今天还没有吃到甜点啊一一」
  我推开书房的门走到壁炉前,大大咧咧坐在御侍对面的沙发椅上,看到他腿上的木匣当即两眼放光。
  「那个盒子里是甜食吗?御侍大人真狡猾啊,居然一个人偷吃甜食。」

  御侍听到我提起木匣,神情在摇曳的火光映照下变得有些阴暗。

  「拿破仑,我们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
  「又要出战吗?这次是去哪里呢~」
  「这次不是战斗,而是……」


  「你在做什么?」

  我看着御侍从木匣里拿出一份文件,放进被我杀死的「敌方」卧底的衣服里,一时有些茫然。

  「送信。」
  御侍头也不抬地回答我。
  「我们走吧。 」


  「等等。」
  我叫住他,但他没有停留。

  「再不走,警卫队就来了。」

  「御侍 ,我杀的不是‘敌人’吧? 」

  我没有得到回答。

  「我知道你在做什么,御·侍·大·人。」

  「既然你知道,那你应该明白这是为了我们的目标必须要做的事情。」

  「——这不是!如果是拿破仑将军,绝不会为了别人的利益去陷害其他人!」
  「他在战场上不需要依附别人!而我们现在只能在泥潭里依靠别人伸来的树枝挣扎!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会被吞没!」
  「是你放弃了战斗。是在你选择站队后,我们才陷进泥潭。」
  我终于明白了长久以来让我感到的种种不适,语气也越来越冷漠。

  「清醒点吧,拿破仑。」
  御侍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们不能一直追随一个不存在的人。」

赌约


  「哈哈哈咳……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甜食啊。」
  书商的笑声不再像过去那样中气十足,但也看得出他因为我的话精神了许多。

  「御侍……」
  布朗尼担忧地望着不住咳嗽的书商,老人家却对他摆了摆手。
  「那你想和我们赌什么?」
  「吃甜食。」
  「什么?」

  布朗尼看起来比书商还惊讶,我耐心解释。
  「布朗尼做甜食,他做多少我就吃多少。如果我先吃不下了,就是我输。」

  「有趣哈哈哈,果然是你会想出的赌约咳咳……那么就由你自己决定要不要答应吧,布朗尼。」
  书商握住布朗尼的手,轻拍他的手背。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到尽头,这些日子也想通了很多。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好,但如果那些书里的内容能让更多人看到,就算最初的目的不纯,也已经达成了它们留存于世的目的。比起那些书,我更加不放心的是你,布朗尼。」

  「是御侍选择了我,我才能站在这里。身为您的执事,实现您的愿望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希望。」
  「如果我不在了,你又该听谁的命令?实现谁的愿望?」
  布朗尼陷入沉默,书商轻声催促。

  「你的决定是什么?」

  「你慢慢考虑,反正在吃甜食这件事上,我是不会输的。」
  在布朗尼做出决定前,我又信心满满地拍了拍胸。
  「当然,我在其他事上也会大获全胜的!」

  ——就算一次贏不了,也绝不会轻易认输。


  「我输了……」

  凌晨的港口海风呼啸,我没有听清御侍的话,只是压着随时会被风吹掉的帽子眺望漆黑的海面,等待押送流放者的船队。

  今天被押送的对象是御侍。
  因为选择了错误的人,对方在穷途末路时把他卖了顶罪。
  但他控告御侍的罪状没有错,暗杀、诬陷……这都是他交给御侍去做的。

  如果不是早已远离权力斗争的伯爵,在最后一刻用他的影响力保住了御侍,他要迎来的就不是流放,而是绞刑了。

  港口早已被封锁,守备虽然森严,但派驻的给灵并不多,如果我拼死一搏,也许还能让御待从这里逃走。

  我是他手里最后的筹码。

  可是直到船笛长鸣,光東穿透海面打破夜的牢笼,舰船入港停泊,他都没能继续这场赌局。

  他对我说……

  「我真的输了,拿破仑。」

拿破仑蛋糕


  飨灵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会因为御侍的寄托而决定自己的形态吗?

  拿破仑蛋糕并不清楚,他也没听说过哪个飨灵跟他有一样的状况,因为御侍太喜欢一部小说的主角,而用和主角同名的甜点召唤飨灵。
  不过拿破仑蛋糕也很喜欢这么随性的御侍就是了。

  后来他们在寻购初版小说时,从书商那里了解到,那本小说的主角之所以和他重名,是因为作者在构思小说时,正好在吃拿破仑蛋糕。
  不管这个说法到底是真是假,他都对那个拿破仑都很有兴趣就是了。
  而且不只是名字,他们连身高都很相似。

  对拿破仑蛋糕来说,他最喜欢的除了御侍,就是甜食。
  在被契约束缚的日子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吃不完的甜食。

  拿破仑蛋糕的脾气是公认的好。
  这不是指他很好说话,而是因为绝大多数事情都可以用甜食化解。
  一直到他和御侍产生分歧,也只有两件事是他吃再多甜食都没法原谅的。
  一个是输。
  一个是碰他的帽子。

  拿破仑蛋糕的御侍对于惯享特权的人来说是卑贱的。
  就算他履立战功,甚至在王城内有了声望,还通过婚姻破格被封为子爵,一跃成为和他们同样的特权阶级,他依然会被看轻。

  「拿破仑 ,我要的不是和他们平起平坐。」在无人的夜晚,御侍这么对拿破仑蛋糕说。「我要让他们再也不敢看不起我。」

  拿破仑蛋糕这时还没意识到他的御侍已经改变了。
  此后,御侍不再像小说里的拿破仑将军那样宁折不弯,也不再梦想用傲人的功绩和强硬的手段征服每个敢对他说「不」的人。

  为了能爬得更快,他选择依附某个人,甚至打破自己的原则,以卑劣的手段去打击对手,在助他得势的过程中试图提高自己在贵族中的影响力。

  可能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确实很像小说里的那位将军,但也惹恼了更多的人。以至于在御侍支持的人失败后,那个人首先把他推出来以平众怒,以流放作为他的最终结局。


  陪伴御侍流放的这几年,可以说是拿破仑蛋糕最痛苦的几年。
  物资不足的小岛当然不会有充足的甜食,每两月才来一次的补给船队,也只会提供人类所需的糖分。

  幸好,他跟那些人类官兵的关系还不错,他可以跟他们打赌赢来有限的甜食。

  但这也让拿破仑蛋糕下定决心。
  等他离开这座岛,一定要先找个会做甜食的下属,保证糖分供应充足。

  至于其他的事?

  拿破仑蛋糕还没仔细想过获得自由后应该做些什么,但他早就下定决心,不论他要做什么,都不会像御侍那样轻易妥协。

  他很清楚,飨灵拥有比人类更多的可能性。

  只要他不低头,不妥协,他就绝不会输。

  拿破仑蛋糕放下做了标记的地图,对走进书房的飨灵。
  「布朗尼~我还要吃葡式蛋挞~」


  胜利和甜食,都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