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葡式蛋挞

阅读

  ·  

2022-05-1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1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林久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葡式蛋挞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甜点梦愿
  • 浪漫速递
葡式蛋挞初始皮肤.jpg

画师:

葡式蛋挞满星皮肤.jpg

画师:

葡式蛋挞换装.jpg

画师:

葡式蛋挞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葡式蛋挞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葡式蛋挞头像.jpg 葡式蛋挞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泽成千春 赵乾景
专属堕神 头像-碎叉.png
碎叉
头像-断刀.png
断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烧果子.png烧果子
实装日期 2017年12月14日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35 / 770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835 / 359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2 / 23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176 / 5367
Hp icon.png 生命值 400 / 6369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17 / 3372
食物 葡式蛋挞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葡萄牙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孤僻
身高 176cm
关系 喜欢: 拿破仑蛋糕头像.jpg 拿破仑蛋糕
信条
没什么特别的事能别来找我吗?说实话很麻烦,超麻烦。
简介
葡式蛋挞一经诞生就风靡世界,成为人们十分喜爱的甜品之一。其口感与普通的蛋制品完全不同,而他的美味也会让人在入口之后再难停下。
背景故事
不喜欢与他人交流,说话有些刻薄。对自己做的甜点有绝对的自信。喜欢独自一人的惬意时光,就是坐着吹风喝茶一天也会很享受。如果这个时候去打扰他的话,可能会被嫌弃。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葡式蛋挞-基础技.png
金色螺旋
(1级)蛋挞挥动手中的搅拌棒,对敌方距离最近的三个目标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0点额外伤害。
(41级)蛋挞挥动手中的搅拌棒,对敌方距离最近的三个目标造成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158点额外伤害。MAX
能量技
葡式蛋挞-能量技.png
旋色直击
(1级)蛋挞将亲手制作的美味全部用搅拌棒打击到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92点额外伤害。
(41级)蛋挞将亲手制作的美味全部用搅拌棒打击到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3033点额外伤害。MAX
连携技
葡式蛋挞-连携技.png
超级旋色直击
连携对象 拿破仑蛋糕头像.jpg 拿破仑蛋糕
(1级)蛋挞将亲手制作的美味全部用搅拌棒打击到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31点额外伤害。
(41级)蛋挞将亲手制作的美味全部用搅拌棒打击到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003点额外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うん?なんだお前か。俺はパステル・デ・ナタ、これから一応世話になる。ちなみに俺のエッグタルトは、お前の思ってるのとちょっと違うかもな。
嗯?啊是你啊。我是葡式蛋挞,姑且打扰了。顺带一提,可能和你想象中的蛋挞不太一样。
登录
帰ったか?そこにエッグタルトを作っておいた、食いたきゃ食えばいい。
回来了?那边摆着蛋挞,想吃的话就去拿吧。
冰场
ここはいいところだ。
这里的环境很好。
技能
デザートを粗末にするんじゃない!
不要糟蹋甜点。
升星
もっとうまく出来るはず?
应该可以做的更好吧?
疲劳中
……ちっ、触るな。
……啧,别碰我。
恢复中
戦いに、怪我はつきものだ。
战斗的话,受伤也是理所当然的。
出击编队
とりあえず、やる気を出して戦ってみるか…。行くぞ。
姑且是战斗,会拿出干劲的,出发了。
落败
油断した…
大意了。
通知
飯ができたぞ、早く取りに来い。どうした二回もオレに注意されたいのか?
饭做完了,快点去拿,难道还想让我提醒你第二次吗?
放置台词1
やっと休憩できる、さて何をしようかな?
终于能休息了,做点什么事好呢?
放置台词2
デザートが…また減っている…まさかまたミルフィーユが…
甜点...又少了,难道又是拿破仑他...
触碰台词1
用がないなら来ないでくれ。正直すごく迷惑…ってか面倒くさい。
没什么特别的事能别来找我么?说实话很麻烦,超麻烦。
触碰台词2
エッグタルトで、おまえのうるさい口を塞げるなら、いくらでも作ってやる。
蛋挞能打发你的话多少都做给你吃。
触碰台词3
こういう不毛な行為好きだねおまえ?
你喜欢这种行为?
誓约台词
たぶん、相手が君だから、いやなんでもない。ただ何かが変わった気がする。これからは、君ともっと話をしてみるよ。
也是,是因为你。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什么改变了。今后,更多的和你说说话吧。
亲密台词1
これは今度の新作、味はどう?気に入ってくれた?
只是最新作品,是你喜欢的味道吗?是嘛。
亲密台词2
オレがデザートを作っているところ、いつも見てるんだね。自分でも作ってみないか?おいで、作り方教えてあげる。
你总是看着我做甜点,过来吧,要不要学学看自己做?
亲密台词3
じっとしてて、このまま少し君を見ていたい。
呆着别动,我就只是想看你一会儿。
换装独白
甜点梦愿 甜点吃吗?我做多了,这一盒送你吧。——来自拿破仑蛋糕的妄想
浪漫速递 纯白浪漫……这是你给我的甜点取的新名字?……嗯,你喜欢就好。

故事

日常


  「告诉拿破仑今天没有了。」
  我将最后一碟点心交到咖啡手里,语气不容拒绝。

  拿破仑那家伙,太麻烦了。

  「这就没有了吗?!店长,我要投诉你的店!」
  「对我的店有意见,以后就别来了。」
  「你让葡式蛋挞跟我走,我就不来了。」
  「我这里人手不足。」
  「那我就是糖分不足~」

  已经过了下午茶的时间,没有客人的时候,我也懒得只为了拿破仑一人在后厨忙碌。我听着咖啡和拿破仑一来一往的言语,旁若无人地坐到温暖的窗边,为自己斟了杯茶。不经意向窗外望去,巧克力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给,我回来的时候顺便接了新委托,重建地震后的维塔镇。」
  熟悉的名字夺走我全部的注意力,放下茶杯向他们看去。
  巧克力将信函交到咖啡手里,转身靠在桌边,随手拿起咖啡才喝过的摩卡。
  「这次任务走了太久,只有我一个人又会拖延很长时间,不如先回来,让更适合的人去。」
  巧克力喝了口摩卡咖啡,低声叹息。他倾身靠近金发的店长,像是累脱了力,想靠在他身上休息一样。
  「这次我真的累了,想早点回来。」
  咖啡对巧克力的骚扰习以为常,而他现在的困扰显然不是因为巧克力越过了他的安全距离。
  如他拒绝拿破仑所言,城镇重建的任务对现在的咖啡屋来说,确实有些人手不足。
  红茶和牛奶执行任务未归,巧克力刚回来,提拉米苏则……

  「重建啊?我可以帮你。」
  谁也没想到拿破仑会主动提出帮忙,一时都望向了他。

  「当然,有条件的~」
  拿破仑没有让人失望,果然还有后续。
  巧克力代替咖啡,饶有兴趣地问他。
  「什么条件?」
  「让葡式蛋挞跟我一起去。我指挥重建,葡式蛋挞嘛……他做的甜食可以安抚受灾的镇民,会是出色的后勤。」

  我看到拿破仑用手比枪,瞄准了我。

能做的事


  「甜点又少了,拿破仑连这种时候都...」
  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做好的甜点就少了。
  并非没有预料到,想起出发前咖啡的叮嘱气恼之余也只有无奈。

  不远处,本该指挥重建的拿破仑正陪着孤儿院的孩子们穿梭帐篷玩闹。
  「谁先跑到最远的那顶帐篷,谁就可以吃到这块最大的蛋糕!」
  「瞧我的吧!」

  是为了那些孩子们吗?

  「好狡猾!拿破仑居然也参加比赛!」
  「我可没说我不参加〜那蛋糕就是我的咯〜」
  「拿破仑好过分!」

  咖啡说得没错,那家伙果然...

  「拿破仑是个称职的指挥官。」
  布朗尼像是看穿了我的怀疑,在清点了剩余食材后,认真地为拿破仑辩白。
  「拿破仑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他对我说过、指挥的意思不是做每件事都要他下命令,而是让所有人各司其职,即使没有他,也能正常运作。」
  「所以B-52代他指挥重建,不是为了方便他偷懒?」
  「你误会了。拿破仑只是把需要机械完成的事情交给了B-52,他还有只有他能做到的事情。你⋯⋯察觉了吧?」

  我确实察觉了。

  这个镇子在地震中受灾严重,受到强余震的影响,在我们来时几乎成了一片废墟。
  存活下来的镇民沉浸在悲痛和恐惧中,人生中初次面对离别的孩子们更成了惊弓之鸟难以安眠。
  不过几天的时间,绝大多数镇民们都振作起来,投入到城镇的重建工作中,孩子们也因为拿破仑找回了他们的活泼。

  布朗尼似乎还有话要讲,我接过他递来的鸡蛋,敲碎蛋壳将蛋液打在面粉上,略侧过头听他继续道。
  「其实我一直没明白你为什么会来,这是你第一次答应拿破仑的请求吧。」

  是啊,这是第一次。
  我为什么会答应他?

  在听到这个小镇的名字时我就已经做了决定、即使拿破仑没有要求,我也会接下委托。
  维塔......这个地方,我曾来过。
  百年荏苒,这里已经没有了我认识的人,我认识的事物也被地震摧毁殆尽,但我还记得孩子们在广场上玩耍的身影,记得宴会上围着篝火跳舞的年轻少女,以及向我发起挑战却在小学徒面前惨败的甜点大师......

  「葡-式蛋挞〜」

  异口同声的呼喊让我还没陷到记忆里,就先被拉回现实中,面对大大小小的笑脸,我面色如常。
  「什么事?」
  「蛋糕〜时〜间〜到-了〜」
  整齐划一的声者就像提前排练过一样,我有些怀疑地看了眼自信满满的拿破仑,他的嘴角还沾着蹭到的奶油。
  不用怀疑,一定是他教孩子们这么向我讨蛋糕的,但我并不反感。

  「你们把这些蛋挞送去广场,回来后就能吃到蛋糕了。」
  我和布朗尼将装好的茶点交到孩子们手里,让他们交给清理废墟的镇民们。
  孩子们小心地捧着食盒走了,拿破仑却留了下来,上身越过桌子硬凑到我面前。

  「葡式蛋挞-我的那份呢!」

  孩子们的声音还没消失,我略作思考,这次没有拒绝他。

  「还在做,去外面等着。」

商队


  重建的工作艰难而缓慢,在一切步入正轨后、我和镇民们商议,由我带队去较远的镇子交换物资。
  不出所料,拿破仑提出了反对。
  他答应了帮忙重建,但没想把更多时间浪费在这里,我们该适时离开,人类只靠自己也能恢复元气。

  「你想走随意,我会留下。」
  「你不是最讨厌麻烦了吗,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执着?」
  「与你无关。」
  「喂喂,我可是因为你才答应来这里的。」
  「不是为了我的甜点吗?」
  「当然 - 」
  拿破仑话没说完,压着帽子向我逼近,目光灼灼。
  「不管我是为了什么,我们现在一条阵线、你应该对我坦诚。」
  「我不是你的下属。」
  我对他的逼视不为所动。
  「我想帮助他们,仅此而已。」

  小镇背靠山体,有丰富的宝石矿藏。
  地震前,镇上的宝石商人正好打磨出了一批月光石,因为还没跟买家谈拢交易金额,暂时先保管在了保险柜里。
  这次之所以能够成行,就是因为他愿意将售卖的钱款全部捐出,购买重建所需的物资。

  商队如期出发,随队的飨灵除了我还有拿破仑,B-52和布朗尼留在镇上协助镇民。

  我本想拒绝拿破仑,但他早在这之前取得了镇民的信任。
  因为货物贵重,商队成员非常担忧沿途安全,在拿破仑提出同行时就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尽管我不喜欢和他同行,但也不得不承认,拿破仑在战斗上的经验远多于我。

  商队的行程很顺利,月光石找到了高价买家,也在返程途中的镇子买到了需要的物资。
  就在我以为可以平安回到镇上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暴雨造成的山体滑坡让商队不得不放弃原路返回,改道旧城废墟。
  这个选择会为我们省去绕路的时间,也意味着极可能会遇到堕神。

  拿破仑与我的严阵以待截然相反,保持了他一贯的自信,看不出一丝紧张。
  「不管出现多少敌人,只要将他们全数消灭就可以了嘛〜放心吧,对我们两个来说很容易的〜」
  「但愿如此吧。」

并肩作战


  旧城废墟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荒凉,因为常有冒险者来此,四处都是战斗的痕迹。
  也许才有冒险者清理过废墟,一路上都很平静。风穿越断壁残垣,不时引起奇异的声响,人类每每听见都会催促尽快通过废墟。
  所有人都在祈祷能够平安通过,但天不从人愿,大量堕神在临近出口的废墟中涌现,堵住了离开的通路。

  「啊啊,真是的,我说这一路怎么这么安静,原来埋伏在这儿了。」
  拿破仑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个旗子插进土里,旗帜随风展开,绘制着拿破仑头像的旌旗毫无气势,但他毫不在意。
  队伍后方没有堕神的气息,我走到拿破仑身边询问他的打算。
  「你打算怎么做?」
  我戒备地看着成群的堕神,普通的原生形堕神并不棘手,麻烦的是其中还有两个贪食。
  「贪食会不顾一切地攻击人类,我们战力不足,分兵更容易给他们可乘之机。不如先带着人类退到有所背靠的地方,缩小战斗范围。相互配合将他们歼灭〜」
  拿破仑在强调配合时又对我比了个射击的手势,不合时宜的玩笑让我感到一丝恼火,语气也变得生硬。「把你的枪口对准堕神,我不是你的猎物。」

  在我成为咖啡屋的甜品师前,我对拿破仑一直避之不及。缠人又随性,想尽办法要让我成为他的同伴。
  在我加入咖啡屋后,拿破仑虽然尊重了我的选择,却三天两头往咖啡屋跑。有时只有他一个人,有时还会带上布朗尼。
  后来新面孔越来越多,他偶尔也会接下咖啡屋的委托,并向咖啡和我提出接受范围内的要求。
  我很少观察别人,但拿破仑是个例外。
  拿破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就算已经满足了他的要求,他也会完美地完成任务,这样他就有更多的筹码讨价还价。
  就像现在,最后一个堕神倒下,人类发出欢呼,拿破仑自认为帅气地在帽子前并指一划,略过人类直直看向我。
  「胜利拿到了,庆功宴上你该多做些甜点犒劳我吧〜」
  战斗耗费的精力远大于在厨房的劳作,我有些疲惫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土,漫不经心地应答。
  「回去后可以考虑。」

葡式蛋挞


  葡式蛋挞在成为撒旦咖啡屋的甜品师前,曾游历格瑞洛进行厨艺修行。
  说是修行,也就是到各个城镇见识不同的甜品师,学习制作新的甜点。
  葡式蛋挞通常都会在一个城镇停留不短的时间。尽管他生性孤僻,不爱与人交流,但能够为人带来幸福的甜点,也总会为他带来值得回忆的故事。
  葡式蛋挞当然喜欢那些故事和故事里的人。安静的午后,当葡式蛋挞独自享受红茶和暖阳,这些回忆会让他感到轻松和愉快。

  拿破仑蛋糕不是葡式蛋挞喜欢的那部分回忆。
  他们的相遇纯属偶然,葡式蛋挞当时连拿破仑蛋糕的样子都没有记住,他直觉认识拿破仑蛋糕是个麻烦的家伙。
 
  事实证明,葡式蛋挞的直觉没有错,拿破仑蛋糕在第二次和他相遇后就缠上了他,甚至宣称不会再轻易放他走。
  「甜品师,既然我们这么有缘,那你就跟我走吧。」
  拿破仑蛋糕心满意足地吃着葡式蛋挞做的甜点,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喜欢你做的甜食,以后都做给我吃吧〜」

  葡式蛋挞再次拒绝了拿破仑蛋糕。
当然,拿破仑蛋糕也没有放弃。

  葡式蛋挞是在游历中认识的巧克力。
  葡式蛋挞在格瑞洛已经游历很久,见过了很多人,也品尝到了很多甜食。长久的奔波让他想要寻找一个地方安定下来,专心研磨厨艺。但他到哪里,都很容易被拿破仑蛋糕找上。
  葡式蛋挞很困惑,他除了会做甜食,还有哪里值得拿破仑蛋糕这么执着?

  巧克力就是在这时出现,为他提供了一个最佳选择。
  当时,巧克力接下了他所在城市的委托,而委托对象正是经常去葡式蛋挞那里喝下午茶的一位少女。

  巧克力是个很有魅力的飨灵,也很会与人交朋友,比起拿破仑蛋糕,更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一来二去,葡式蛋挞和巧克力逐渐熟了起来,他也从巧克力那里听说了撒旦咖啡屋,巧克力也得知了葡式蛋挞的打算。
  「你很困扰拿破仑蛋糕的纠缠吧?撒旦咖啡屋的环境可以让你不受干扰地磨炼技艺,也可以让你做的甜点被很多人品尝到。」巧克力如是说。

  考虑到自己开一个甜品店的成本,葡式蛋挞答应了巧克力的邀请,成为咖啡屋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甜品师。
  至于拿破仑蛋糕,在知道葡式蛋挞选择撒旦咖啡屋后,他并没有提着枪去找咖啡屋的麻烦,反而采取了一定的战略。
  拿破仑蛋糕很清楚他想要什么,正是葡式蛋挞一味的拒绝,让原本只是喜欢他做的甜食的拿破仑蛋糕对他产生了征服欲,不达目的不罢休。

  而在他们并肩作战后,葡式蛋挞也渐渐明白了这一点。
  同时,他也更加肯定了拿破仑蛋糕是个麻烦的存在。

  某个静谧的下午,葡式蛋挞在撒旦咖啡屋外的森林找了一处地方休憩,闭着眼睛享受暖风的吹拂。
  半梦半醒间,葡式蛋挞感觉好像有人在用什么东西戳他的脸。他拨开那只恼人的手,却没有睁开眼。
  「别打扰我,拿破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