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文思豆腐

阅读

  ·  

2021-02-04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2-04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包子-------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文思豆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糖丝趣
文思豆腐初始皮肤.jpg

画师:

文思豆腐满星皮肤.jpg

画师:

文思豆腐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文思豆腐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文思豆腐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文思豆腐头像.jpg 文思豆腐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福岛润 何禹祥
专属堕神 头像-山雀.png
山雀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铁板章鱼.png铁板章鱼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2 / 131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41 / 1773
Def icon.png 防御力 29 / 56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992 / 9360
Hp icon.png 生命值 518 / 802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56 / 2726
食物 文思豆腐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8世纪
性格 温和不羁
身高 181cm
关系
信条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简介
文思豆腐是一道有着悠久历史的江苏传统名菜,起源于扬州,又称"什锦豆腐羹",系清代乾隆年间,扬州僧人文思和尚所创制。它选料极严,刀工精细,软嫩清醇,入口即化,同时具有调理营养不良、补虚养身等功效,是老人、儿童选择的上好菜谱。清人俞樾作《茶香室从钞》:"文思字熙甫,工诗,又善为豆腐羹甜浆粥。至今效其法者,谓之文思豆腐。"
背景故事
曾经执念我不杀生,后来导致了一部分人的死亡,在自己的师父去世后,在他的心愿下决定开始游历。最终文思豆腐悟出真理:拥有这份力量即为一种天意。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若我入了地狱,其他人就不需要再入地狱。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文思豆腐-基础技.png
佛莲金像
(1级)文思豆腐召唤金色佛莲,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56点伤害,提高全体友方25%攻击力并眩晕自身,持续5秒。
(41级)文思豆腐召唤金色佛莲,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028点伤害,提高全体友方45%攻击力并眩晕自身,持续5秒。MAX
能量技
文思豆腐-能量技.png
缘起
(1级)文思豆腐的法伦砸向敌人,对生命值最高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44点伤害同时使其眩晕4秒。
(41级)文思豆腐的法伦砸向敌人,对生命值最高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772点伤害同时使其眩晕4秒。MAX
连携技
文思豆腐-连携技.png
超级缘起
连携对象 30px ???
(1级)文思豆腐的法伦砸向敌人,对生命值最高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532点伤害同时使其眩晕4秒。
(41级)文思豆腐的法伦砸向敌人,对生命值最高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6916点伤害同时使其眩晕4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嘿呀,你就是我的御侍大人吗,来来来,给你吃糖。
登录
你回来啦,我闻到你带了好吃的。快来让我看看。
冰场
这里怪冷的,你要不要离我近点,我帮你暖暖?
技能
此间不渡凡尘客。
升星
我不会辜负这世间赋予我的一切......
疲劳中
唔,多少有些累了,你备些好菜等我回去可好?
恢复中
若非这里冷了些,倒也是个景色不错的好住处。
出击编队
一起渡化那些迷途不返的凡尘客吧。
落败
不要......担心......我不会这么简单就......放弃的......
通知
来尝尝么?专门为你做的。
放置台词1
繁花落果终有一天归为尘土,一切皆为业果。
放置台词2
啊......这个天气............是时候做些好菜等御侍回来了。
触碰台词1
嗯?这个很好看吧?但是不能摸哦,它很锋利的。你喜欢看什么样的,我做给你看。
触碰台词2
等等,你在看什么?虽然我是个僧人但是不代表我一定要剃度,放下你手里的剃刀!
触碰台词3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疼疼疼,好嘛我不说了还不行嘛。
誓约台词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一说起这话,以前我只想着天下。但遇到你之后,许是失了佛性,我总想着,若是我一人便能护得你一生喜乐不知苦痛,入地狱又有何妨。你说......师父他老人家,会不会因为这事儿被我气得活起来?不过没关系,师父一定也很喜欢你的。
亲密台词1
萍水相逢即为缘,你我相遇皆为天意。
亲密台词2
良辰花满月盈,你我......疼疼疼,轻一点,好嘛,我承认我是特地在这儿等你的还不行嘛。
亲密台词3
我曾无法看透这份力量缘何落于吾身,直到我看到了你......
放置台词3
绿水青山的时节......还是适合出去走走啊。
胜利台词
呃啊——收工收工,该回去了。
失败台词
天命......所归......么......
喂食台词
看上去还真不错,多谢了。
换装独白
糖丝趣 市集上刚巧有人卖糖画,就捎一个回来给你~怎么样,喜欢不喜欢呀?

故事

村子


  「赵家姑娘,今儿个要去哪儿呀要不要贫僧送你去呀~」
  「哎呀,文思豆腐你怎么又在这儿坐着,前些日子村长给你介绍的活儿,你怎么还不去上工呀?」

  挎着花篮的姑娘笑意盈盈地调侃着我,一旁扛着锄头耙子的农人也忍不住笑。

  「哎呀,二小姐,你就随他去吧。他天天儿在这儿给和那些猫猫狗狗小屁孩子们闹腾的可欢了,你没见养鸡的刘大姐她们都把小孩儿扔给他来带了。」
  「文思,你这样不行,你要好好工作,这样将来才能讨到媳妇儿的。」
  「贫僧可是个出家人!」
  「少来!今晚李大爷家办流水宴,你来么?」
  「……来。」

  这是个很美好的小村子,不远处便有个挺富饶的大城镇,村人们可以在城镇的集市里卖掉自己栽种的蔬菜瓜果,得来的银钱足以供给平日一家人的开销。

  正值春日时节,周遭风景恰妙,我路过此处时便被此处的景色迷住。

  村人们也十分热情,他们没有嫌弃我是个来化缘的僧人,也没有因为我会喝酒吃肉而惊讶。

  对这些善良的人而言,他们并不介意我可能会是个冒充僧人身份骗吃骗喝的骗子。

  「现在这世道那么难,这小子……如若不是遭了难,怎会被逼到装僧人来讨一口吃食的地步呢。」
  「唉……听说又有几个村子被那些个怪物袭击了,小伙子也怪可怜的。就让他在我们这儿住些日子吧,景色好,也能忘掉些不高兴的事儿。」
  「是啊,你看他平日也帮大家伙儿做事儿,还会教娃娃们读书写字。不如就让他留下吧。家人不在了,大家伙儿帮着照应照应,过两年介绍个漂亮媳妇儿……」

  村长和他的夫人虽然不一定有我的年龄那么大,但在人类里,已经算得上老人。

  那日我带着李家少爷托我捎带回来的点心时,在门外便听到了两位老人家的讨论。

  虽然对于他们觉得我并非真正僧人的事情有些哭笑不得,但他们的这份心意,却让我为之动容。

  正因为有这样慈悲为怀的长者,所以村子里才会有那么多善良的人吧。

  我清了清嗓子,在门外喊道。

  「村长!村长!李家公子的花糕!我给您送来了!!」
  「诶!来了来了!你小子,今晚去李家公子家蹭饭了啊!」
  「是啊! 」
  「床给你铺好了,快进来快进来,外头怪冷的。」
  「阿弥陀佛,谢谢,谢谢!」
  「哎呀你这小子!又整这些,小心佛祖罚你,这都有吃有喝了,还整这些。」
  「…………」
  「行了行了,别说了,快进来休息吧。」


  「文思文思!这个字念什么呀?」

  小小的孩子歪着头看向我,他手中捏着根树枝歪歪斜斜地在地上画出了扭曲的线条。

  我皱着眉头认真地辨认了很久。

  「……你这是?蚯蚓?」
  「…………#」
  「啊疼疼疼疼!!放手!放手!不要揪我头发!」
  「哼。」
  「好吧好吧 ,你告诉我在哪儿看到的 ,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小孩儿的手很温热,他拉着我的手指急匆匆地跑向了远处在村里广场上搭起的戏台,指着上面飞扬的红色旗帜。

  「就最上面的那个字!」

  随着微风翻飞的旗帜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缘」字。

  我回想起地上那一滩像是蚯蚓钻来钻去钻出的轨道,看向满脸兴奋的小崽子。

  「小虎 ,你可真行啊,虽说这字儿是麻烦了点。但你也不至于写成这样吧。」

  「……要你管! !快告诉我这是什么字! ! !」
  「这个字啊,叫做缘。」
  「什么叫做缘啊?」

  我看着小虎发亮的双眼,认真地思索了一阵。

  「唔……你我相遇,便是一种缘,你的父母相遇,也是一种缘,你的父母与你的相遇,也是一种缘。」
  「唔……不懂。」
  「缘便是天意。就像我遇到你们,也是一种天意。」

  小虎似懂非懂地咬着手指,我静静地坐在他的一边望着天空等待他参悟其中的真理。

  忽然肩头被猛地拍,回过头便是平日交好的那几个年轻人,领头的李家公子笑嘻嘻地拽着我的头发。

  「文思,这是我第一次看你像个正经僧人诶!」
  「…………我可直都是个正经僧人!」

  「你少来!哪有正经僧人喝酒吃肉,还留长头发的!」

  「你你你,你这人就没有慧根!就没听说过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心中有佛,自然也是正经僧人。」
  「才不信,不如,我们先帮你剃个度?剃度之后说不定会更像个僧人了呢?」
  「啊啊啊啊!!!放开我的头发!!」
  「哈哈哈哈哈!好啦不逗你啦,今晚的流水席可别忘了来啊,大家都等着你讲讲那些故事呢。」
  「……………你们这些浮躁的人啊。我那讲的明明是佛法。」
  「好好好,佛法,佛法~」

  送走了打打闹闹着要去放风筝的年轻人们,忽然小虎从我身边的栅栏上蹦了下来。

  「文思!我知道了!」
  「嗯?你知道什么了?」
  「缘!就是一种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有缘的话!所有美好的事情都会发生!」
  「哈哈哈哈哈你这么说的话,倒也不错 !小虎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慧根啊~」

  然而,我没想到我的夸奖却让小虎露出了有些惊恐的神情,他一把抱住自己的头。

  「诶!我才不要慧根。」
  「啊?为什么?很多人想要还没有呢!」
  「村长爷爷说!有慧根的人!是要剃头当和尚哒!和你这种假和尚不一样!」
  「…………小虎!!!!你给我站住!!!!!!!!!!!!」

变故


  我的游历总是随性而行。

  想走的时候便走,不想走的时候便留。

  我很喜欢此处的气氛,也很喜欢此处的风景,不知不觉间,我便在村子里留了很久。

  这个村子所在的位置很好。

  哪怕四处都被堕神所害,这里也最多只有一些伴生的小家伙们在田地里偷些果蔬,从未出现过足以倾覆村落的大家伙。

  只是,最近好像有了些不一样的气息。

  风裹挟着淡淡的血腥气息而来,我望着远处的城镇皱起了眉头。

  「文思……怎么?」
  「唔森么……的确……」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放开我的脸你就能听懂了小鬼!」
  「哦——不管,我要骑大马!! !驾!! !!」

  让玩累的孩子们回家,我回到了暂住的村长家。

  谢绝了村长夫妇准备的晚饭,我离开了他们简朴的小屋。

  我并没有在意跟在我身后的那个人影。

  飨灵的脚程并不慢,所以我很快就甩掉了他,来到了城门前。

  被护城河所拦截的城镇只能在用巨大滚木制成的城门放下时,才能进入。

  我试图叫醒向来警醒的土兵们,村民们卖东西时我也来过几趟,士兵们大多是些大小伙子,很活泼,也并不会有那些仗势欺人的脾气。

  他们不会是消极怠工的人,但是我喊叫了很多次,他们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安静过头的城镇和风中的血腥气息让我心中不妙的预感越发放大,我纵身跳上了城墙。

  ……………………
  ……………
  ………
  ……

  城墙之后,便是人间炼狱。

  我双手合十,轻轻地为那些已逝的生灵念下往生咒。

  那个跟在我身后的家伙,竟然没有放弃,一路跟着我来到了这里。

  他站在不远处的护城河边。

  他是何家的小子,自小便不学好,自从我来之后便不怎么喜欢我。

  也许是同样无所事事的我却能收到村人的欢迎让他感觉到不忿,所以他时常会来找我的麻烦。

  「喂——你来这里做什么! ! ! !」
  「小心!!!!别动!」

  指尖白色的丝线在月色下泛着银辉,无数的银丝飞舞似是随风而扬却又将青年笼罩于其中。

  看到他身后那眼底闪烁着红光的堕神倒下,我忍不住松了口气。

  他回过身,脸颊被细如蚕丝的丝线割破一条血痕。

  何家小子害怕地坐倒在地上,我用丝线将他提溜到我的身边。

  「你、……你到底是谁!」
  「……晚点再解释。你还是跟在我身边比较安全。」

佛性


  将何家小子送回家中,我回到了村长家。

  村长老夫妻两人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离开,他们依旧安静地睡着。

  这个小小的村落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直到第一声鸡鸣。村子里的人们才陆陆续续醒来。

  最早醒来的菜农前去城镇却因为城门门迟迟未放下,带着菜的菜农不得不骂骂咧咧地回了村里。

  「你说今儿怎么回事儿,平日哪怕闭门也会提前出个告示。」
  「唉,谁知道呢。算了算了,回家。」

  我看着尚且什么都不知晓的村民们,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喂,假和尚。」
  「……啊?」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回过头看着眼底满是青黑的何家小子站在我的身侧。

  「今晚,还要去吧?」
  「嗯……,还有很多尸骨尚未收敛。」
  「带我一起。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吧。」
  「……呃。」
  「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村门口见。啧困死了,我先回去睡了。」
  「诶……」

  何家小子骂骂咧咧地离开,但是他脸上的神情却全然不是他说出口话语那般嫌弃。

  入夜,我再次悄悄地起身,来到村口时,果然何家的小子已经在村口等我,脸上仍是那副看不起所有人的嚣张神情。

  「怎么才来,太慢了。」
  「这不是村长刚睡下嘛。」
  「啧。走了。」

  今天,何家小子走得比我还快,原本如同面具一样架在脸上的不屑在城门逐渐向我们靠近时渐渐消失,变成了一种,带着慈悲的悲伤和沉重。

  我们翻入城门,没有多言便继续掩埋起那些残骸。

  夜很静,只有泥土翻动的悉索声响。

  平日并不务农的何家小子并不擅长使用这些农具,但是他的动作却很虔诚。

  他小心翼翼地挖好一座座简陋的浅坟,再小心翼翼地将那些尸体放进去。

  当他掩埋一个小女孩儿时,还用自己的衣袖擦干净了女孩儿的脸颊。

  他为每一个坟冢都放下了一朵花,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只是一些很素净的,随处可见的白色野花。

  「其实你还挺有佛性的。」

  我坐在一旁的石头上,歪着头看着正在奋力挖地的何家小子。

  他微微一愣,抬起手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褐色的土块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像是花猫一样的痕迹。

  「……你瞎说什么呢。就是顺手而已。毕竟让我遇上了,我也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就这样……吧……」
  「相逢便是缘,小虎说,缘,大多时候带来的都是好事,但,他们遇上灾祸,也是冥冥间的缘,而遇上了你我为他们掩埋尸骨念诵往生咒,亦是缘。」
  「……………不知道你这假和尚在说什么。快干活儿!不要偷懒!!!!」

  夕阳染红了何家小子的耳廓,他眉目间的戾气已经全部散去,这场不幸亦是他的机缘,他改变的机缘。

  将所有尸骨掩埋,伤者安顿好,我坐在城墙上看着一点点升起的夕阳。

  「何家小子,我要走了。」
  「……啊? !你,你要走?你要去哪儿?这里怎么办? !我可不知道怎么和大家解释? ! !」
  「哪里有缘 ,便去哪里。这里的事,我已经通知了我的师门和一些朋友,他们很快便会赶过来的。」
  「……」
  「你帮我和大家说一声儿啊。」

  伴随着太阳完全升起,我们两人之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又过了很久,何家小子看着我。
  「你是飨灵吧。就……那种很少见,也很厉害,像是神仙一样的那种……」
  「唔……被你看出来了呀。我还以为我掩饰的很好呢……」
  「你放心走吧。」
  「……啊?」
  「我会成为料理御侍保护好这个村子的,你说过,这是属于我的缘,既然我看到了这一切,也难得有了想要做的事情,那我便会好好抓住这个机遇的。」

  我看着在夕阳下虽然灰头土脸但却精神奕奕的青年。

  「……我就说 ,你还是很有佛性的。」
  「走开!!!我才不会当和尚的!!!」
  「诶——————为什么!!!!」

  他送我到了路口。我笑嘻嘻地向他挥手告别却只得了一声冷哼。

  我无奈地转身离开,只是,没走多久就听到了身后他的呼喊。
  「喂————假和尚! ! !等我成为料理御侍了!!!!一起喝酒吧!」

文思豆腐


  村北何家有个不争气的不孝小子名何二宝。

  年满二十仍无所事事,整日赋闲在家,也不帮父母种地。

  他总觉得以自己的本事,那是要去更大的地方做大事的人,种地,卖菜这些小事不该是他何二宝做的。

  心高气盛又脾气暴躁的他自然不讨大家的喜欢。他只觉得,是自己没有赚钱所以他人才看不起他。

  直到有一天,村里忽然来了个长发的僧人,长相俊秀,一头长长的白发总是笑眯眯的不正经模样。

  然而这样一个喝酒吃肉的假和尚却莫名地被所有村子里的人们所喜欢,就连何二宝小时候暗恋过的赵家姑娘都对他格外亲近。

  「哼,油嘴滑舌的假和尚。」

  而他一天天躺在家里时,他的父母也总说。

  若是你不想务农,那便学学那名叫文思的僧人,多读些书,说不定也能出人头地。再不济也能在村里当个教书先生。

  何二宝不想读书,也不想当教书先生。
  他只想打那个假和尚一顿。

  明明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他文思就能讨得大家欢喜。

  他还总是嘴里挂着缘、天命、阿弥陀佛。
  哼,明明就是个长头发的、吃肉喝酒的假和尚。

  所以那日晚上,何二宝拿着家里的剃刀就想着,偷偷去村长家,绑了这个假和尚,把他剃成真和尚。

  然而他却看到了悄悄出门的文思豆腐。

  他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跟在了文思豆腐的身后。

  而在那之后,他也从未后悔过自己这个决定。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跟上那个平时总是溜溜达达,走路像是怕碾死蚂蚊似得的假和尚。

  下一刻他就看到他嗖嗖那么两下,就飞到了对面的城墙上。

  正当他想要问问假和尚到底在做什么的时候,假和尚却忽然让他不要动。

  下一刻,他便经历了他这二十年以来最惊险的一幕。

  一个他叫不出名字的怪物,向他张开了血盆大口。

  然后又在那些看上去毫无威慑力,一扯就断的丝线中,被切成了一块一块。

  那个假和尚很轻易地将他提到了自己的身边。

  何二宝又看到了他这二十年以来,见过的,最让他愤怒、悲伤的一幕……

  那刚刚就像是萝卜似得被切掉的怪物,还有很多很多……


  它们长着自己的大嘴,吞噬着所有的生灵。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的不是害怕,也不是无助,而是一种愤怒。

  如果自己早些来到这里……
  如果自己再强一些……

  「别想了。这是他们的天命……并非你的罪孽。」

  假和尚的声音是何二宝从未听过的严肃。

  他站在城墙上,双手合十念起了咒语。

  何二宝影影约约只能听懂往生、安息几个词……

  简单地念完后,他便看到从来都不正经的假和尚纵身跃入了城中,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神情。

  所有的银色丝线无风自动,在他的操纵下切开了那些怪物。

  只是怪物实在是太多,就连银丝都染上了红色。

  何二宝愣愣地看着假和尚的动作。

  然而假和尚的脸上却挂着,像是佛祖一样的悲悯。

  就像是于他而言,他同样悲悯着眼前的这些怪物。

  理智和感性同时告诉何二宝,他不该同情那些怪物。
  但是他却无法对假和尚升起半点的气恼。

  这一瞬间,他忽然相信文思说,自己是个正经僧人的事情。

  因为在血海之中僧袍染血的僧人,竟然和那些庙中佛像脸上的神情重合起来。

  文思杀死了所有的怪物,何二宝本以为他会哭会很难过。

  因为他知道,所有僧人是不能杀生的,是犯戒的。

  「……假和尚,你……你没事吗……」

  而文思仿佛也感觉到了青年的担忧,他的嘴角挂上了一抹淡然的笑容。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众生入地狱,不如我入地狱。我入地狱,他人便不必再入地狱。」

  何二宝的双瞳陡然放大,他看着坦然地接纳了一切的僧人。

  忽然他明白了平日文思在村子里挂在嘴边絮叨的那些佛法并非妄语,忽然他开始悔悟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

  忽然,他觉得,自己醒了。自己从一场,长达二十年的梦境中醒来。

神器

  • 佛莲
  • 神器线路
文思豆腐神器.png
魔法绿紫黄绿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暴击值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攻速值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攻击力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塔可节点Ⅱ(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40%,普攻有40%的概率施予最近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的持续技能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40%,普攻有40%的概率施予最远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的持续技能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40%,普攻有40%的概率施予最近一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的持续技能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攻有40%的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另造成攻击力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有50%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的技能伤害,另有50%概率施予其2秒眩晕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会另造成攻击力1%2% 3% 4% 5% 6% 7% 8% 9% 10%)的技能伤害,如果受到此伤害的角色生命值低于40%,则造成攻击力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的二次伤害
塔可节点IV(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获得进攻光环,自身和最近一名友方角色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4%30% 38% 45% 53% 61% 71% 84% 100% 120%)的技能伤害,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获得进攻光环,自身和最近一名友方角色攻击后额外对最远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4%30% 38% 45% 53% 61% 71% 84% 100% 120%)的技能伤害,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获得进攻光环,自身和最近一名友方角色攻击后额外对所有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的技能伤害,每1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4%30% 38% 45% 53% 61% 71% 84% 100% 12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的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的技能伤害,如果受到此伤害的角色生命值低于40%,则造成攻击力30%38% 47% 56% 66% 76% 89% 106% 125% 150%)的二次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