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月见团子

阅读

  ·  

2020-11-12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1-12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月见团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辉夜之舞
月见团子初始皮肤.jpg

画师:

月见团子满星皮肤.jpg

画师:

月见团子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月见团子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月见团子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月见团子头像.jpg 月见团子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三上丈 曹真
专属堕神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头像-肉刀.png
肉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山药鸽子汤.png山药鸽子汤
获取途径 【繁花夜行】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0 / 126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12 / 2057
Def icon.png 防御力 22 / 42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12 / 2057
Hp icon.png 生命值 408 / 747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164 / 4446
食物 月见团子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约10世纪
性格 温和儒雅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鳗鱼饭头像.jpg 鳗鱼饭
信条
曾经的那轮明月,那是最美的风景。
简介
在日本,农历八月十五被称为"月见节",这一天的夜晚被称为"十五夜"。在月见节里要吃一种江米做成的团子,叫做"月见团子"。江米属于糯米的一种,日本的月见节也有赏月的习俗,一些寺院和神社还举办专门的赏月会,距今一千多年的平安时代,中秋从中国流传到日本以后,当地开始出现边赏月边举行宴会的风俗习惯,被称为"观月宴"。由于这个时期正值各种作物的收获季节,为了对自然的恩惠表示感谢,日本人要举行各种庆祝活动,一些寺院和神社在中秋节还要举办专门的赏月会。
背景故事
儒雅温柔的青年,仿佛总是在为所有人着想,自称并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嘴角的笑容却让人感到他并没有那么简单。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月见团子-基础技.png
彩幻花火
(1级)月见团子抛出手球,恢复友方最低生命值百分比单位134点生命值,并使其获得15点能量。
(41级)月见团子抛出手球,恢复友方最低生命值百分比单位1742点生命值,并使其获得15点能量。MAX
能量技
月见团子-能量技.png
月咏和歌
(1级)月见团子的手球浮于空中变成明月,恢复全体友方已损失血量10%的生命值并使其受到的技能伤害减少30%,持续5秒。
(41级)月见团子的手球浮于空中变成明月,恢复全体友方已损失血量34%的生命值并使其受到的技能伤害减少30%,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您好,御侍大人,请问您喜欢月亮吗?
登录
御侍大人,酒已温好,要来同我一道赏月么?
冰场
这里的温度,倒是和月光带来的感觉有些相似了......
技能
安静一点。
升星
这种熟悉的感觉......
疲劳中
抱歉,让你担心了。
恢复中
这种时候,安静些陪着我吧。
出击编队
最终还是决定要交给我了吗,那就请您好好期待吧。
落败
终究......还是想再看一眼......
通知
唔?主食不可以是甜点么......我还以为你会很喜欢的......
放置台词1
只有找到了可以寄托的事物,才有存在下去的意义。
放置台词2
魑魅魍魉,一切不过过眼云烟。
触碰台词1
嗯?是想看烟花吗?来我旁边吧。
触碰台词2
红日终会西沉,而那伦皓月......却不一定会再次升起。
触碰台词3
比起可以焚烧一切的金轮,你不觉得明月的温柔才是更适合我们的么......
誓约台词
佛前石钵,仙山玉枝,火鼠之裘,龙首玉,子安贝,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所以,留在我的身边,做属于我的明月可好?
亲密台词1
月落星沉,纵使明月失去它的光辉,你也会成为我的那轮皓月。
亲密台词2
赏月?无妨,你的事比较重要。
亲密台词3
无论是什么样的羽衣,都无法从我身边带走你。
放置台词3
唔......有些想要喝酒了,还是去找那家伙吧。
胜利台词
你在想什么,快点跟上。
失败台词
没关系,我们再来一次便是了。
喂食台词
这......我就收下了,你,我也收下了。
换装独白
辉夜之舞 辉夜姬陨落的夜晚,你是否有看见月宫中那只小小月兔的舞蹈。

故事

老大


  「让开!」
  「老大你一身伤!哎呦——!」
  「给我让开!!!气死我了!!」

  外面嘈杂的声响让人格外熟悉,那气急败坏的声音,让我油然而生了一种微妙的无奈感。

  「这是又怎么了?」

  走到走廊,果不其然,我发现了满身是伤的明太子。
我伸出手,毫不客气地戳了戳他脸上的伤口。

  「你这是又和芥末章鱼他们打起来了?」
  「嘶——疼疼疼!那个只会往罐子里钻的混蛋白痴智障!老子下次一定要打得他连自己的罐子在哪儿都不知道!嘶,你轻点儿! !」
  「知道疼下次就别去找人家了,每次都打得两败俱伤回来。」

  眼前这个个子不大但却格外暴躁的家伙让我叹了口气。

  他是明太子,和我一样也是个飨灵。

  自从樱之岛的夜晚越来越漫长,而飨灵们也认识到自己的力量远超于那些贪婪的人类,渐渐地,这片开满了樱花的土地就不再独属人类所有。

  飨灵们拉帮结派呼朋唤友地结成了一个个势力瓜分了这片土地的夜晚。

  而我们和人类并不相似的外貌以及超出常人的力量,让人类们心生忌惮。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是从耀之洲传来的古书中记载的话。

  果然......不管是哪个地方,人类都是这样容不得更强力量存在的生物。

  在这里,我们被人类称之为「妖怪」,而每当夜色降临,就算只是简单地聚在一起在樱下赏樱品酒,于他们而言,都足以成为一种极可怕的传闻。

  ——逢魔之时,百鬼夜行。

  自从战争结束之后,在战争中展现出极大实力的飨灵或是被分散到边缘小镇,或是被扣押了御侍软禁起来。

  在混乱之中,我离开了驻守的小镇。

  在那之后,我定居于龙蛇混杂的歌舞伎町,也是在那时,眼前这个咋咋呼呼的家伙来到了我的面前。

  「喂!你就是那个看上去很厉害的家伙吧!和我打一架!要是我打赢了!你就要做我的小弟!」
  「好啊,那我便跟着你吧。」
  「明天午夜百鬼夜行时我们在斗......诶? ! ......?诶?!!!!!不用和我打一场吗?!!」
  「不用,我并不是善于战斗的飨灵,打不过你的。」
  「哈哈哈哈好!够爽快!我喜欢你这样的!从今天起!就由我来罩着你啦!哈哈哈哈哈!」

  虽然比计划中要更快一些,但是有送上门来的机会,我总是不能放弃的。

计划


  一切都在按照我们的计划运转。
  只是,原本在我想象中我该辅佐的人应该是个更加得体,更加果断......

  唔......总之绝不会和眼前这个抱着枕头又撕又咬着撒气的家伙一样。

  我无奈地从他的手中扯下了被他咬在嘴里的枕头,扯住他的脸颊。

  「明太子。」
  「叫我老大!」
  「好好好,老大,你是不是又把之前准备用来给大家购置武器的钱拿去定做了个罐子。」
  「我买了个超大的罐子!让工匠准备好机关!我就不信这次我还逮不到芥末章鱼那个家伙!哎呦!」

  一阵混乱过后。

  明太子跪坐在我面前,揉着被锤疼的脑袋小声地嘀咕着什么。

  看着他这幅不甘愿的样子,我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算了,下不为例。」
  「我一定会把芥末章鱼那个家伙打败的!!!!!」

  额角轻微的疼痛让我不想再去管身后那个握拳宣誓的家伙,琢磨着怎样才能填上那个资金口。

  要去找那个家伙借钱了么....

  一想到那个家伙每次都会带着的揶揄笑容,刚刚掐住明太子脸颊的手隐隐发痒。
  ——算了,待会儿回去再狠狠掐他几把吧。

  正当我往大吟酿的店赶去时,趁着短暂白天出来散散风的人类们发现了我。

  「哎呀!月见啊!你是不知道啊!你家的那个小孩哦!皮的咧,我家的那个店牌哦,又被他上次打架的时候拆掉了!」
  「月见哥哥!明太子抢了小美的毽球!」
  「月见啊,我有个表妹.....你看......也快二十了......要不......挑个时间见见?」

  用礼貌的笑容一一安抚过这些人,我压下内心隐隐的烦躁,带着温和的笑容向他们道别。

  总算到了大吟酿的店门外,现在这时间,他也许会因为还没睡醒把我轰出去吧。

  我轻轻敲响了他的店门。

  过了很久,才有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

  「还没到时间。晚些再来吧。」
  「我是月见团子。」

  门内许久都没有声音, 一直到我已经开始被路过的人注意到,指指点点地说着还在白天就来这烟花之地,屋内的人才将房门打开。

  「会客室。」   青花鱼—夜干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待见我。
  我并没有在意他冷淡的态度,迈开步子走向了会客室。

  拉开会客室的大门,大吟酿还是一直那副衣冠不整肆意散漫的样子,他懒洋洋地倚靠在身后的青花鱼身上。

  「哎呀,月见你大早上的来这里做什么呀~莫非是~想我了?」

合作


  避开从大吟酿嘴中吐出的烟雾,他望着我眉眼弯弯,笑得肆意。

  虽然这么说不好,但也不得不承认。
  这等风姿,也无怪乎那些人类为他露出如此痴迷的神情。

  他很享受我的注视,也没有打扰我的意思,只是带着几分好奇地靠在青花鱼身上望着我。
  「难不成,你真的是想我了?那可是莫大的荣幸,青花鱼,帮我去弄些酒和下酒菜来,我可要好好招待贵客。」

  青花鱼虽有些不愿,却还是听从了他的话,用警示的眼神瞪了我一眼,离开了内室。

  我向青花鱼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然而这个在其他人面前无往不利的笑容却只能让这条「人鱼」更加戒备。

  大吟酿看着我们的互动趴在桌上笑出了声,他将一杯茶推到了我的面前,眼底带着掩盖不去的笑意问我。

  「你总是逗他,青花鱼每次在你走后都会和我说,你可不是什么好人。要我小心。」
  「你不也总是逗他?更何况他说的也不算错。」

  我和大吟酿以茶代酒,酒杯轻触。

  「行了 ,你专程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么?我的睡眠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如果睡得不好皮肤就会松弛,这漂亮的脸也会失去光彩,你忍心吗?」

  我将酒杯中的茶汤一饮而尽,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他带着些撒娇意味的话。

  「我来是有正事,我需要你借我些钱财。」
  「噗,又是为了那个小家伙?月见,你为了他可谓是尽心尽力啊。我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不如......」

  忽视大吟酿最后的调侃,我听出了他话中的警告,捏了捏眼角。
  「我不会忘记我们的计划的,只是这个家伙的变数太大了些。我需要多关注一些。」
  「月见,你知道......你对他的关注和包容,都超过了我对你的认识,你......真的没有被他所影响吗?」
  「......」
  「如果你下不了手的话,要不要我让青花鱼去帮你?你放心,我可以让他消失得毫无痕迹。」
  「不用。他这样的存在才是让其他人放松警惕的最好方式。」

  大吟酿若有所思的深沉表情让我难得有些烦躁,气氛越发凝重的时候,他忽然笑倒在了桌上。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你的表情!你果然很紧张那个小家伙啊!」


  而随着他的笑声,准备好下酒菜和美酒的青花鱼也回到了内室。

  「好啦好啦,不要那么紧张,陪我喝一杯吧~喝完了你跟着青花鱼去库房里拿些便是。」

  大吟酿擦干自己笑出的泪花,向我举起了酒杯。

  「来吧,盟友。」


  夜晚的到来快得让人猝不及防,刚刚还明亮的风景很快便被-层浓郁的黑色所笼罩。

  只是这片夜空之中并没有那轮温柔的明月。

  杯中也不会倒映出那温柔的月色。

  大吟酿将我送出了门,他倚靠在门框边侧着头斜眼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

  「你也很想它吧。 」
  「嗯。」
  「我们会再次见到它的。」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 一向跟在明太子身侧的那个家伙急匆匆地跑来,气喘吁吁地双手拄着膝盖。

  「月见大哥,不,不好啦!」
  「嗯?」
  「老大他又和芥末章鱼打起来了!」
  「.....他们不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吗?」
  「不是不是 !这次是真的下了死手! !您快跟我来吧!!!」
  「唉......那,大吟酿,我就先走了。」

  向大吟酿道过别,我便跟着来人一同离开。

  我将伤得极重的明太子带回了我们的驻地,慢慢地替他治疗着身上的伤口。

  「怎么回事?平时你和芥末章鱼还是有些分寸的。今天怎会打成这样?」
  「那个混蛋竟然说人类死光也没所谓!虽然人类确实没有多少好东西,但是......」
  「你觉得人类很重要么?」
  「没有,只是我也不喜欢他们因为我们的斗争被无辜殃及罢了。哼。欺凌弱小可不是我们这些强者该做的事情。嘶——你轻点儿。 」

  我将手中的绷带和药物收好,将一切收拾干净,回到了窗边。

  窗外的景色就如同那轮明月依旧在的时候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夜樱随微风在空中起舞,点点萤火在草丛间忽明忽灭。

  一切都和最初时那般美好,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变过。

  我仰起头望着天空,而身后的明太子则是慢慢地挪到了我的对面坐下,他好奇地望着天空。

  「月见,听说你的原型便是因为天上的那轮明月而创造出来的,时间太久了,我都快忘了月亮的样子了,月亮,是什么样的来着。」
  「.....是啊,太久了。久到连我都快忘了它是什么样子的了。」
  「月见,你很喜欢月亮吗?」
  「是啊,很喜欢,喜欢到,如果可以让我再次看见它,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是吗,那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再看见它的!」
  「......嗯?」
  「嘿嘿,你帮了我不少忙!这点小忙我还是帮得上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月亮弄回来的!我发誓!」
  「.....嗯。谢谢。」

  我看着明太子坚定的神情有些恍然。

  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还是希望你能不要插手这件事。
  毕竟你和我所相信的道路从一开始就不同。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无论做出多大的牺牲,我都会再次见到那轮挂在天边的皎洁明月。

月见团子


  崇月的老大是一个叫做明太子的小矮子。

  而他们的二把手,则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

  每每明太子受伤、闯祸,都是月见团子为他善后,处理伤口。

  可以说,若是没有月见团子,崇月这个组织怕是没有办法变得如此强大。

  也曾有过不少人不满于明太子的冲动妄为,他们明里暗里地向月见团子表示他们愿意奉他为王,然而月见团子却严厉地呵斥了他们。

  所有不明真相的人类也大多觉得,月见团子是这群奇奇怪怪的人中最为和蔼的一个。


  就是这样一个几乎被所有人交口称赞的好好先生,却让青花鱼一夜干格外戒备。

  跟在纯米大吟酿的身后,青花鱼一夜干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只有月见团子给了他这种令人不安的感觉。

  他曾试探性地暗杀过月见团子,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向来自称并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家伙,竟然能在他招招致命的招式下游刃有余地反击。

  不少人都知道月见团子和纯米大吟酿交好,甚至还有些不明真相的人类还会生出一些对于他们之间关系的肮脏猜忌。

  一个儒雅温润的君子,一个艳绝天下的花魁。

  这两个看似完全不会有任何交集身份,却不知为何聚集在了一起。

  「月见,这个计划最终可能会殃及到明太子和你的兄弟们哦。」

  清洌的酒液顺着杯口倾泻带着点点银光,纯米大吟酿慵懒肆意地倚靠在栏杆上望着迎来送往的过客,他没有回头,身后的月见团子倒酒的手微微停滞。

  「青花鱼不也一样吗?」
  「不一样,无论做什么,他都会在我的身边,即使这一切会殃及到他,他也不会后悔。」
  「有的时候你们两个的关系还真是让我羡慕。」

  纯米大吟酿带着笑意回过了头,靠坐在低矮的护栏之上,歪着头望着悠然地为自己倒酒的月见团子,言语中除却平日的调侃撩拨外,多了几分认真。

  「我可不会把他让给你哦。」

  月见团子失笑摇了摇头,他仰头-口饮尽杯中香醇的酒液,嘴角微微弯起,仰头看向了窗外漆黑一片的天空。

  「嗯。」

  火柴轻划,明灭的火焰点燃了烟,唇间吐出的淡白色的烟雾袅娜缭绕。

  月见团子看着纯米大吟酿,不知为何脑中忽然出现了「绮丽」一词。

  眼前这个男人,用「妖艳」形容略显艳俗,也合不上「雅致」、「华丽」,「绮丽」是再合适不过的。

  大吟酿挑起了眉角望着忽然望着他发呆的月见团子,悠悠然走到了他的身侧,手指轻点月见团子的眉间。

  「我能看透所有人,但是你,却总让我觉得我看漏了什么。你到底在谋求着什么?说出来,我会满足你的所有心愿.....」

  喑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诱惑,随着指尖循着脸颊的弧线向下,月见团子握住了大吟酿要作乱的手指,露出了一个让大吟酿有些恍惚的温和笑容。

  那笑容,就像是曾几何时他们见过的月亮,温柔的月华带着微凉的寒意,清冷而柔和。

  「我想要的,只是有一天,我能重新将那轮明月拥入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