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素面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流水素面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流水素面初始皮肤.jpg

画师:

流水素面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流水素面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流水素面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流水素面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流水素面头像.jpg 流水素面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滨野大辉 马洋
专属堕神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木耳杏鲍粥.png木耳杏鲍粥
获取途径 餐厅水吧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91 / 3356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023 / 4718
Def icon.png 防御力 29 / 567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2465 / 11925
Hp icon.png 生命值 510 / 1131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654 / 7236
食物 流水素面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率直
身高 178cm
关系 喜欢: 水信玄饼头像.jpg 水信玄饼 章鱼烧头像.jpg 章鱼烧
信条
诚实即是美德,而说谎的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简介
夏季炎热的季节,流水素面能给人带来凉爽口感和饱腹的最佳选择。在日本经常举办地区性的流水素面祭典,并由此创造了相关的世界纪录。
背景故事
乐观开朗,直爽仗义,行动力强,有时会让人有种捉摸不定的感觉,其实自身并没有细想。说到做到,讨厌说谎,对谎言有着天生的敏锐直觉,察觉到谎言时会变得有些可怕。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流水素面-基础技.png
风铃伞
(1级)流水素面伞中盛水,恢复友方全体25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15点生命,持续5秒,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
(41级)流水素面伞中盛水,恢复友方全体325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195点生命,持续5秒,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MAX
能量技
流水素面-能量技.png
风物诗
(1级)流水素面扬起周围的风,恢复有方全体182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30点生命,持续5秒,并使友方全体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30点生命力。
(41级)流水素面扬起周围的风,恢复有方全体2366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390点生命,持续5秒,并使友方全体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390点生命力。MAX
连携技
流水素面-连携技.png
超级风物诗
连携对象 水信玄饼头像.jpg 水信玄饼
(1级)流水素面扬起周围的风,恢复有方全体219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36点生命,持续5秒,并使友方全体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36点生命力。
(41级)流水素面扬起周围的风,恢复有方全体2847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468点生命,持续5秒,并使友方全体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468点生命力。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你在看哪啊?我在这里哦!嘿嘿... 我是流水素面,以后就多多指教啦!
登录
嘿!御侍,好巧啊,能在这里遇到你。今天有什么打算吗?我可以陪你一起哦!
冰场
哈哈哈!这里好有趣啊,御侍,你不一起留下来吗?
技能
是撒谎的家伙有错在先吧!
升星
只要和你一起,我就无所不能。
疲劳中
这种时候,我却怎么都说不出道别的话啊...
恢复中
我回来啦,御侍!有没有想我啊~
出击编队
那就放心交给我吧!
落败
真是... 讨厌的感觉啊...
通知
御侍,料理完成了!我能先尝一口么?
放置台词1
你说,人为什么要说谎呢?明明只会带来痛苦啊…
放置台词2
老天爷啊,今天也很感谢你,能让我陪在御侍身边。
触碰台词1
我绝对不会说谎,就算一直保持沉默,我也绝不会欺骗别人。
触碰台词2
不要对我撒谎哦,御侍。
触碰台词3
御...御侍,你,是哪里难受吗?... 别哭了,御侍,你明知道我最怕你在我面前哭了啊。
誓约台词
我,其实一直都很庆幸自己不会生病,也不会死去…这样我可以为御侍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这样,我就能和御侍你一直在一起。
亲密台词1
没有啊~我只是在想御侍你笑起来真好看!嘿嘿~
亲密台词2
你不用勉强自己变得坦率,我只是不希望你说出那些违背心意的话。
亲密台词3
喜欢你哪需要什么理由,御侍一直都会是我最重要的人。
放置台词3
自由自在的生活,才是最棒的!对吧?御侍…
胜利台词
御侍,是不是在等我回去呢?嘿嘿...
失败台词
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喂食台词
啊!御侍,你怎么知道我饿了!谢啦!


故事

面馆


  「一碗素面加个温泉蛋!」
  「好嘞!」
  「婆婆,这小伙子哪里招来的?真勤快!」
  「嘿嘿,可不是么!老婆子运气好。」

  我接过了婆婆盛到碗里的面,端着托盘送到了客人的身边。

  「您的素面加温泉蛋好嘞!」
  「谢谢你啦!」

  我擦了把头上的汗水,从端着餐盘走出了厨房的婆婆手里拿过了餐盘。

  「婆婆!您快去歇着,我来!」
  「没事儿,老婆子端几碗面还是端得动的。嘿呀,你看你!没烫着吧?」

  我吹了吹被面汤给烫到的手,那块被烫出的红印格外的明显。
  但是婆婆并没有怪罪我,反而是拿来了一块用冷水润湿过的手帕悉心敷在了我的手上。

  遇到婆婆的那天,她一个人背着箩筐来到这山林间,摘了些野味。
  山间的路不算陡峭,但对老人来说也还是难走了些。
  她差点摔倒的时候,我看不过去便扶住了她。

  婆婆是一个空巢老人,她的儿子一直在外奔波。
  因此常年在山林中乱窜的我便被婆婆收留了,作为她的另一个孩子。

  「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心急了!」
  「这不是心疼婆婆嘛,嘿嘿。」
  「手没事儿吧?」
  「没事儿!可不能让客人等急了!」

  一个面馆的常客托着下巴看着我们的方向,露出了令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你们俩感情可真好呀,你简直就和婆婆儿子以前一模一样。」
  「是么!阿辉哥以前是什么样的呀?」
  「也是个很有元气的家伙啊!」
  「得了吧,哪有流水素面好呀!那臭小子会了些本事,就知道往外跑,一年到头都没几日在家里的!」

  婆婆虽然嘴里骂着她那个不在家的儿子,眼底的笑容却难藏她心底的喜悦。



  这座村庄并不是很大,我所在的这家面馆,便是村子里唯一的一家面馆了。

  婆婆是个很好的人,她每天在收摊后都会多做几碗面条,分给村子里那些孤儿、无依无靠的老人。
  阿辉哥这个儿子也自然继承了婆婆的乐善好施,甚至还拜了师,学了些从医的本事。自那以后,阿辉哥便常常不着家了。

  但即便如此,这也一定不是什么坏事。
  阿辉哥和婆婆脸上洋溢的笑容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很喜欢在这里的生活,就像我喜欢这个村子、这个面馆、和婆婆一样。

去留


  婆婆其实已经到了安享晚年的年纪,却还是经营着面馆。
  婆婆常常笑着说,要是阿辉哥回来了,就会做一碗他最爱的面给他吃。

  从婆婆的话语中,阿辉哥他坚强、勇敢、机敏,几乎拥有所有美好的品质。
  所以他会在需要的时候,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

  经历过太多的婆婆知道,无助的人们在绝望之中,会希望有一双手能够坚定地伸向他们。
  这也是阿辉哥选择出去时,婆婆没有阻止的原因。


  但是这几日,不知为何,我常常回想起阿辉哥离开时对我说的话。
  「一定要离开么?婆婆都已经这个岁数……」
  「你也觉得我做错了么?」
  「还有谁?」
  「我自己…」
  「那为什么还要去?」
  「我希望我能去更需要我的人身边。」
  「可是……」

  我明明想和他说,婆婆她也一定很需要他啊~
  婆婆每夜房间的灯火都要等到他回来时才熄灭,每天又会早早地起来去面馆做生意。
  他难道不知道吗?不,我想他一定明白……
  不然他不会用着那样悲怆的眼神望着我。

  「放心吧,我会写信回来报平安的。别这幅表情了,只是去当个普通的军医,不会出事的。」
  阿辉哥将包袱束紧,便转过身准备离开。
  「要是哪天这个世界不再有战争就好了……」

  他声音幽幽地说了一句,但在我的回忆中却如此清晰。
  就连那离去的背影,也是真切得让我觉得恐惧。

  为什么呢?明明才见过没几次,我却总觉得已经再也看不到那个背影了……



  「流水素面,你怎么了?你看上去脸色很差。」
  婆婆将手上的水在她的围兜上擦干,站在我的身边,脸上写满了担忧。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累了。」明明一切都未曾改变,婆婆看上去却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今天,阿辉哥的信也没有寄过来吗?」

  「那个臭小子一直都那样,这次怕也是忘了吧。」
  婆婆笑着如此说道。
  「对了,今天早点关店吧。我们回家休息!婆婆给你做些爱吃的!」
  「嗯!」



  我将这种不祥的感觉归结于阿辉哥迟迟未来的信。
  直到那个身上还带着伤,满脸写着哀伤的男人到来,我这个预感还是化为了现实。

谎言


  良久的沉默,我和那个受伤的男人互相对视着。
  带着几分不解和不可置信,我只是看着他手中的白信封,和那包沉甸甸的金币。
  而那个男人却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将金币塞进了我的手中。
  一个高大英武的男人,在我面前哭得泣不成声。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为了掩护我,他就不会死在堕神的手上……」

  我陷入了这突如其来的悲痛中,却在听到了「堕神」这个字眼时,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你说什么!堕神?!不是说不会有事的吗!你们那边难道没有其他料理御侍和飨灵保护你们的吗!」
  我上前一步,双手紧紧握住了那个男人的肩膀。

  「有……」   「那怎么会……!」
  「……但是,堕神太多了。」

  看着他的表情,我知道我不能去责备任何人。
  既没能阻止他又没能在他身边保护他的我,并没有资格去说这一切。
  但是婆婆呢?如果婆婆知道了这件事,她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后,我们才从双方的话语中拼凑出了真相。

  阿辉哥并不是像他和我说的那样只是个普通的驻地军医。
  他所前往的是战场,虽然并不是对抗堕神的前线,但也存在着被堕神伤害的风险。
  但他并没有让我跟他一起去,在犹豫许久后,他还是选择将我留在了更需要我的村庄中。

  比起自己,他更希望村子能安全。
  比起婆婆,他选择了去远方救助更多的人。他曾对那个男人说,也许是正是因为我的存在,他才会如此坚定地离开。
  是因为我能代替他陪着婆婆么?
  对于婆婆来说,明明是不一样的。
  阿辉哥离开的那段时间,我不止一次地怀疑,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吗?

  「阿辉临走前对我说,希望不要让他母亲知道这件事。」
  那个男人突然说了这样的话。
  我才突然意识到,我似乎忘记了刚刚我一直在纠结的问题。
  一直在等待着儿子回家的婆婆,她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么?

  「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不应该就这么瞒着,所以我来就是想告诉……」
  「先不要说!拜托你,先不要告诉婆婆这件事……」
  「欸?」
  「我来转告,我会代你转告婆婆的。」

  我看着面馆中正温柔笑着的婆婆,我紧紧地攥着手里的抚恤金和那封悲报。
  要找个适当的时机,我一定能找到不会伤害到婆婆的方式的。
  看着那个人离去的背影,我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心。

  「刚刚那个人是谁啊?不是客人么?」
  婆婆走到我的身边,问道。

  「嗯,没事的,只是个来问路的人。」
  我悄悄地将手里的钱袋和信封藏在了身后,笑着说道。


  「是么,那下次可要记得给那些人一些水喝,这么大热天的……」

  婆婆没有发现我因说谎而慌乱的表情,这让我松了口气。
  而那时的我却没有发觉,一个谎言的开始,只会等来更多谎言的降临。

不幸


  一切都很顺利,婆婆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

  她每天清晨起来打开店铺,准备一天的食材。
  日落送走最后一个顾客后,和我一起收拾店面。
  婆婆每天都是满面笑容,拂去了来往旅客的疲惫。
  一旦知道了阿辉哥的死讯,那样的笑容就会黯淡下来的吧。
  所以,再多一天也好……


  我的决定,应该没有做错……吧?



  日子平静而祥和,没有一丝波澜。
  偶尔我会看到婆婆坐在门口,望着天空。

  不过,好在从后来的言语中,我知道婆婆只是在担心信中紧张的战事,着实让我松了口气。

  我到隔壁村子去进面馆需要的食材,回来的时候却没有在面馆里看到婆婆,只有一个常客站在门口焦急地张望。

  他看到我回来,十分着急地跑到了我的身边说道。

  「流水素面你总算回来了!婆婆收到了封信看完之后就急匆匆从柜台里拿了所有的钱就跑城郊去了!你快去看看吧!」

  我听完他的话,扔下手中的材料就向着城郊跑去。

  来到城郊,我看见婆婆佝偻着后背,和那几个官兵打扮的人哀求。

  「官兵大人您看,老婆子这儿总共只有那么多了……您看能不能,能不能……」
  「不行!少一个子儿你都别想见到你儿子!」
  「官兵大人……求求您了,老婆子就那么一个儿子……」

  我看着跪倒在那几个人身边的婆婆瞪大了双眼,连忙跑了过去拉住了婆婆的手。

  「婆婆!怎么了!」
  「流水素面!阿辉他,阿辉他好像触犯了军纪,要罚很多很多的钱,不然就要军法处置了!你快帮我一起求求这个官爷!」
  「怎么可能!阿辉哥他……」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军纪是什么,我想婆婆也不甚了解,但是我只知道他们一定在说谎。
  我想要说出真相,到嘴边的话却忽然卡在喉咙里。
  看着婆婆焦急的样子,我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那两个官兵模样的家伙踹开了婆婆,掂了掂手里的钱。
  我想要抢回婆婆的钱,却被婆婆带着哀求死死地拉住。
  我不知该如何开口,然而他们离开时的话语却让我陷入了绝望。

  「嘿,没想到一个死人还能让我们赚这么多。」

  听到了这句话的婆婆忽然瞪大了眼睛,她激动地扑过去抓住那个人的手问道。

  「什么死人?阿辉他怎么样了!」
  「你不如问问你旁边的那个飨灵!哈哈哈哈!」

  他们的嘲讽仿佛一盆冰水从我的头顶浇下。我想找那两人算账,但是脚却在婆婆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无法挪动。

  「流水素面!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
  「哈哈哈哈,你儿子早死了!你好心好意收养的飨灵一直瞒着你,连抚恤金也没给你吧!」

  「不是的,我…」
  一时间,我无法找到任何可以为我自己申辩的语言。
  我是真的骗了婆婆。

  「老太婆,我劝你趁早从那个飨灵手里把钱拿回来,不然你儿子用命换的这些钱就全都被他给拿走了。那这些钱就当我好心告诉你的回礼吧!哈哈哈哈…」

  不是的!我!抚恤金都被我偷偷换成了散钱,一点一点地加到了婆婆的钱包中!  不是这样的——

  然而,婆婆已经听不到我的呼喊了……

  我早该明白的,谎言一旦说出口,就会需要更多的谎言来掩盖。
  我不该心存侥幸,以为自己可以找到让婆婆不受伤害的方法。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在害怕而已。
  可我却我忘了……
  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的谎言,都只能带来不幸。

流水素面


  在那件事发生后,漂泊在外的流水素面偶然遇到了水信玄饼的御侍。

  这个人类和他认识的阿辉哥一样,是个开朗热情的人。
  他将魂不守舍的流水素面从外面的村落带回了他们居住的简陋小屋中,拿了一条干毛巾将他湿漉漉的头发擦干。

  「你这样可是会生病的啊!」
  「……」

  流水素面逐渐在水信玄饼的御侍的照顾下,勉强恢复了一点精神。
  而水信玄饼的御侍也从他所在村庄的村民们口中,得知了他并不想再提起的过往。

  曾经,他所认识的人因为善意的谎言而离开了这个世界。
  为了维持这个这个人的谎言,他也对别人说了谎。

  讽刺的是,别人又借着这个谎言,再次伤害了一直以来都非常照顾他的婆婆。
  那个年迈、善良的老人无法接受自己儿子已经去世的刺激,就这么离开了人世。

  流水素面看着在他面前倒下的老妇人,深受打击。
  他明明知道谎言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却还是对老婆婆说了谎。

  如果他不说谎,一开始就告诉婆婆的话,她就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知道阿辉哥离去的消息。
  这样的话婆婆也许就不会用如此悲伤地在自己面前死去。

  从那以后,流水素面没有了以往开朗直率的笑。
  他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眼底写满哀伤。
  「我绝对不会说谎,就算一直保持沉默,我也绝不会再欺骗别人……」

  听完这些话,水信玄饼的御侍脸上的笑容忽然有些复杂。
  但他无法回答流水素面所说的话。

  在水信玄饼的御待的照顾下,流水素面也开始帮他一起做起来生意。
  和寡言的水信玄饼不同,流水素而很快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生意的门道。
  在忙碌的工作中,他也渐渐振作了起来。

  后来,他回到自己的村庄。
  他想代替婆婆,代替阿辉哥,保护好这个他们最喜欢的村子。

  他偶尔也会来到水信玄饼他们所在的村庄,找和水信玄饼的御侍聊天。
  那时候的他们同兄弟一样,无话不谈。
  也是那个时候,他的这个好兄弟拜托他,希望他能让水信玄饼开朗起来。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对总是郁郁寡欢的水信玄饼如此说道。
  「虽说飨灵是为了驱逐堕神而存在的,但我们所能做的终究也还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只要尽量做到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就好了。」

  流水素面选择正视一切,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他只希望不会再让谎言破坏现在。

  流水素面笑着说出的话语深深地打动了水信玄饼。
  那一瞬间的笑容和他御侍的笑容重合在了一起,令他为之动容。



  如他所期望的那样,水信玄饼也找了努力的方向。
  水信玄饼的御侍和他聊到水信玄饼的转变时,也非常高兴。

  「一切都在变好。」
  即便因为在外经商的长途跋涉使得水信玄饼的御侍变得消瘦,他也觉得这一切会像眼前这个爽朗正直的男人说的一样。

  他不会说谎。
  流水素面如此坚信着。
  这样,就不会再发生悲伤的事情了吧……

  他本以为会这样一直和平地生活下去,所以当那一切破碎的时候,都显得那样不真切。

  那天下起了雨,流水素面也只是撑着红色的油纸伞,像拜访多日不见的老友一般来到了这个在樱花深处的小村庄。

  可雨幕中一片狼藉的村庄令他惶恐,他不断奔跑只是为了确认他们是否平安。

  当他在那片废墟中找到他所挂念的人时,只看到倒在泥水中的那个男人和在他身边的水信玄饼。
  那双空洞的眼眸,让流水素面无法忘记,那是和老婆婆当时样绝望的表情。

  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
  流水素面不止次地质问着仿佛失去了灵魂的水信玄饼,但他给出的答案,却依旧没有改变。

  「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
  「是我……是我害死了御侍大人……是我害死了大家……」
  「你在骗我!你怎么可能害死大家!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会……怎么……」

  不对,他之前……真的没事么?
  流水素面的脑海中闪过一些曾经被他忽视的细节,然而这一切却无法串联成线。
  他想知道被他所忽略的东西是什么,他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让那个家伙就这样变成冰冷的尸体。
  他内心的不安和惶恐告诉他,一定有什么被隐藏着。
  虽然能感觉到,但他却无法从水信玄饼口中得到真正的答案。



  悲伤、愤怒、不甘,种种负面情绪下子从流水素面的心底涌出,融合在了一起。
  这时的流水素面比谁都明白水信玄饼的感受,同时他也无法原谅,无法原谅味陷入自责的水信,就像他至今也无法原谅当初说了谎的自己。

  他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以往爽朗的笑容不复存在,流水素面抓着水信玄饼的衣领,冷冷地看着他。

  「你看着我!告诉我啊!究竟发生了什么?!」
  无论流水素面怎样对他怒吼,水信玄饼都没有任何反应。
  「那个人可不想看到你这样啊!你明白的吧!回答我啊!」

  「…………」

  「下次见面,我希望你能和我说真话。」

  流水素面看着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水信玄饼,过去的一切又一次历历在目。
  他想让水信玄饼重新振作,却发现自己也仍被困于过去的梦魇。
  那时候,他意识到了自己无法拯救和自己陷入了同样境地的水信玄饼。

  雨幕下,一片狼藉。
  只留下了失魂落魄的水信玄饼,和在他身边为他挡去了大半雨水的红色油纸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