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烧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章鱼烧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章鱼烧初始皮肤.jpg

画师:

章鱼烧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章鱼烧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章鱼烧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章鱼烧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章鱼烧头像.jpg 章鱼烧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松冈由贵 V17-KIYO
专属堕神 头像-贫乏之魂.png
贫乏之魂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蒜蓉生蚝.png蒜蓉生蚝
获取途径 小费商店记忆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062 / 4318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53 / 1213
Hp icon.png 生命值 212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03 / 1513
食物 章鱼烧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20世纪
性格 活泼机灵
身高 160cm
关系 喜欢: 流水素面头像.jpg 流水素面
信条
每一句小小的鼓励,都可以让我充满干劲~
简介
章鱼烧是日本最受欢迎的小吃之一,其口感皮酥肉嫩,美味鲜香,再搭配不同风味的酱汁,足以满足不同人群的味蕾。即便是非常挑剔的食客,也会对美味的章鱼烧赞不绝口。
背景故事
活泼开朗,性子有些急躁,精明能干,擅长做生意,天然的毒舌。虽然有些骄傲任性,但也喜欢听到别人的夸奖。工作时会用自己可爱的外表赢得客人的好感。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章鱼烧-基础技.png
嬉戏之时
(1级)章鱼烧轻巧地玩起了剑玉,提升自身2点攻击力,持续5秒。
(41级)章鱼烧轻巧地玩起了剑玉,提升自身26点攻击力,持续5秒。MAX
能量技
章鱼烧-能量技.png
剑玉之舞
(1级)章鱼烧跃起,将剑玉向前投掷,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85点伤害。
(41级)章鱼烧跃起,将剑玉向前投掷,对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405点伤害。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风靡一时Ⅱ.png
风靡一时Ⅱ
【1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提高餐厅客流量12/小时。
(40级)提高餐厅客流量246/小时。MAX
厨房技-胃口大开.png
胃口大开
【3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
(1级)顾客有5%几率额外吃1份饭。
(40级)顾客有44%几率额外吃1份饭。MAX
厨房技-名声大噪.png
名声大噪
【5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
(1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4点知名度奖励。
(5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8点知名度奖励。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我是章鱼烧。有我在您身边,什么都会顺利解决的哦!
登录
商场如战场,御侍大人,是时候准备一下,开始营业了呢!
冰场
御侍大人,你觉得在这里玩剑玉的话,会不会很有意思呢?
技能
都这么说了还不明白吗?
升星
有了御侍大人的鼓励,感觉更有动力了呢!
疲劳中
御侍大人,我有些困了呢,可以靠着您休息一会儿吗?
恢复中
御侍大人,您是来找我的吗?
出击编队
那就开始我们的战争吧!
落败
可恶...才不会,就这么结束...
通知
御侍大人,料理完成啦!我是不是又比以前更厉害了?
放置台词1
呜哇~只知道一味寻找借口的嘴脸真是难看啊~
放置台词2
在突破智商下限的这件事上,还真是从来没让我失望啊!
触碰台词1
真是的,既然是御侍大人您的要求,那就没办法了...就这一次哟!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你忘了今天要去购置餐具了吗?虽然知道您记不住事,但是忘性这么大可真是让我意外...
触碰台词3
啊!御侍大人您刚才是在夸我可爱吗?...咦?不...不是吗?......啊!我...没,没什么......
誓约台词
我啊~一直都努力学习,不断的磨练厨艺……我相信,总有一天,御侍你一定会看到我所有的付出,果然,御侍你,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啊。
亲密台词1
我说过,一定会帮你的。因为御侍你对我而言,是最特别的存在啊
亲密台词2
既然要一直陪在御侍身边,这点小事都做不到怎么行呢?……这样御侍就离不开我了吧……嘻嘻!
亲密台词3
御侍你都不会生我的气呢……嗯~嗯,这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啊!
放置台词3
突然就做这种事,当然会是这种结果了啊!稍微思考一下再说啊,素面那个笨蛋!
胜利台词
御侍大人,待会儿会怎么夸我呢!
失败台词
再来一遍,我绝对不会输!
喂食台词
我就知道御侍大人最~疼我啦!


故事

夏天的日常


  夏天的阳光永远那么地刺眼。

  燥人的蝉鸣也不知停歇。

  下巴撑在柜台上,手里的剑玉一晃一晃,我百无聊赖地望着前方的街道出神。

  无聊的夏天……

  就在我寻思着今天要不要早点打烊的时候。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街道的尽头。

  烦闷的热气让我看到的景物有些扭曲,尽管如此,我还是看清了人影的意图。

  他正径直朝着这边走来。

  是客人。

  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随后我猛地直起身,露出了热情的笑容。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

  话音末落,我终于看清了走进的人影。

  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整个人软下去了。

  「怎么是你啊……」

  「我哪里得罪你了吗?」走进店铺的流水素面满脸奇怪。

  「为什么一看到我就这个表情。」

  「因为浪费精力啊。」我理所当然地答道。

  「早知道是你的话,我就不需要热情地打招呼了,好累。」

  「呃……」流水素面显然是被我的回答噎到了,好半天后才有些艰难道。

  「你这样可不行,每个客人都要好好地打招呼才对。」

  「你又不算客人。」我耸了耸肩。

  「内心不想,却故作热情的话,不就相当于说谎了吗?」

  我看着流水素面挑了挑眉。

  「你不喜欢说谎的对吧?」

  「呃……」流水素面一时无言。

  「所以你到底要吃什么?」他的反应令我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恍若无事般,我继续道。

  「啊!那个!给我来一份酱汁章鱼烧。」

  「怎么又吃这个,话说你吃了这么多回,自己都该会做了吧?」

  「我要是会做了,不就不会来这里了吗?」

  啊~果然又是这样,这个人总是会说些让人有所期待的话。

  「哼!你不来我还乐得清闲。」

  「你在生气吗?」

  「……我看上去像是在生气吗, 算了,不和你说了,毕竟笨蛋永远都是笨蛋。」

  「你……」

  手中的动作一刻不停,埋头料理的我,眼角余光注意到了他无措的模样,心中的烦闷莫名散去了不少。

  果然,心情不好的话,看看笨蛋就好了。

波动的心绪


  「呐!怎么样!我上次跟你说的星空色。」
  大阪烧把手掌递到了我面前,开心地向我展示着她新涂的指甲油。

  「好看!在哪买的?」我羡慕地举着她的手。

  「嘿嘿~在樱莉城那边喔!」

  「那不是很远……」

  和流水素面一样,大阪烧也是我店里的常客,和别人不同的是,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可以肆无忌惮地聊天说笑,毒舌起来她也不会在意,不需要特意装乖。

  和她相处我很轻松。

  可惜的是,她并不会长留。

  「你喜欢啊?我下次回来带给你呀。」大阪烧的腮帮子一鼓一鼓,她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含糊不清地和我说道。

  「那要好久。」我有些难过地撅起了嘴。

  难过不知是因为要很久才能拿到想要的东西,还是因为朋友要走了。

  说着,我叉起了一个章鱼烧,塞进大阪烧嘴里,

  「呜~」大阪烧砸吧着嘴,眼神飘忽。

  「很快的啦,就三个月。」

  「还是明天走吗?」我们两人的手掌重叠到了一起,对比着指甲。

  「是呀~」大阪烧也叉起了一个章鱼烧,十分突然地塞到我的嘴里。

  「呜——」我越发地郁闷了。

  「你走了,无聊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不会啊,你看,苹果糖和波子汽水不都在嘛。」大阪烧扳着手指,一边数数一边安慰我。

  忽地,她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挤眉弄眼道。

  「还有流水素面。」

  「你可饶了我吧,」我好笑地点了点大阪烧的脑门。

  「这跟那个笨蛋有什么关系?」

  「是哦!没有关系!」大阪烧拖长了尾音,一字一顿地棒读。

  「咱家的章鱼烧呢,不喜欢笨蛋!」

  「大阪烧!」

  「噫!」



  目送着大阪烧离开,我长叹了一口气。

  脑中一直盘旋的她临走前说的那句话。

  「有些东西,一直压抑可不太好哦!身为挚友我要叫醒你这个装睡的家伙。」

  「什么嘛。」收拾着柜台,我嘟嘴小声道。
  「净会挖苦人。」

  一张宣传单落到了手边。

  我蓦地一愣。

  单子上,印着烟火盛放的漂亮图案。

  「……烟火大会?」

无法出口


  「呐,你们知道烟火大会吗?」

  准备着料理,我和坐在柜台前的两个小不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当然啦!」波子汽水晃动着小脚,水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已经和苹果糖约好了喔!」

  说着,她开心地抱向了身旁的苹果糖。

  「哈……约好了啊。」

  「是啊!章鱼烧姐姐要来吗?!我们三个可以一起!」

  「不……那个……」

  「大阪烧姐姐不是刚走吗?那你就和我们一起嘛!」
  
  「不……果然还是算了……」 

  「欸?那姐姐不去吗?」

  「我?呃……我去啊。」

  「一个人不会无聊吗?」

  「啊?不会……啊不是,我有人陪的。」

  「啊!那就算啦!祝姐姐烟火晚会玩的开心喔~」

  说完,波子汽水又和苹果糖打闹了起来。

  而我则默默地撇了眼被塞到角落里的传单,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起了流水素面的样子。



  「麻烦你陪我去一趟烟火晚会……」

  「不对不能这样……」

  拍了拍脸,我在店铺里不停地自言自语着。

  努力思考怎么样发出邀请才会显得自然。

  「恩……只是因为和波子汽水说了我有人陪……」

  「没有别的意思……」

  「不对,我为什么要这么纠结,不去就完事了。」

  正当我纠结着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纠结的问题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章鱼烧?」

  流水素面不知何时来到了店铺前,满脸关切。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啊!你要干嘛。」

  我赶忙镇定下慌乱的情绪,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呃……」流水素面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要两份酱油章鱼烧。」

  「哦好。」

  「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

  「那你为什么……今天那么温柔?」

  「流水素面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来这里找骂的。」

  「……你没事就好。」

  强忍着愤怒和羞恼等情绪,我犹豫再三,还是勉强开了口。

  「那个,流水素面,后天的烟火晚会……」

  「嗯?」流水素面的注意力从我手中的料理回到了我的脸上。

  「烟火晚会怎么了吗?」

  本想发出邀请的我,话到嘴边不知怎么就变了味道。

  「烟火晚会我要去开店,你买章鱼烧别蠢得找错地方了。」

  「噢!好的。」

烟火晚会


  晚风微漾,游人如织。

  年轻的男女们身着浴衣和服,三三两两地漫步古朴的石道上。

  而我,则站在一个刚搭起来的简易店铺后面,咬牙切齿地制作料理。

  装满酱汁的瓶子被我的双手捏得即将变形,盒子里的章鱼烧距离变成章鱼汤好像也没多远了。

  「感觉我自己才是笨蛋。」

  「我到底怎么会干出这种蠢事?」

  「我知道了,一定是被流水素面那个白痴传染了。」

  「呜哇,悄无声息间智商被拉低,真可怕。」

  一边心不在焉地制作料理,我一边毫不留情地吐槽着。

  哪怕对象包括了自己。

  「唉,我为什么要死撑呢……跟着波子汽水她们一块来就好了。」

  望着眼前有说有笑地走过的游人们,我郁闷地叹了口气。

  「说起来她们去哪了呢?」

  正思索着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耳旁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定睛看去。

  三个衣衫不整,面色通红的青年正朝着这边走来。

  是醉鬼吗?

  真倒霉。

  尽管心中无比嫌弃,但我还是摆出了热情的笑脸。

  「欢迎光临,请问三位需要什么?」

  毕竟形象很重要,在这座小城的印象中,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位乖巧的淑女。

  然而现实总是不如人所愿……

  「哟,小姐,这里就你一个人啊?」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般,为首的青年神情振,两眼放光。

  「是的呢,请问三位需要什么?」强忍着怒骂这三个流氓的冲动,我努力地保持微笑。

  「哎哟!需要什么?」青年突然猥琐地笑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同伴,接着对我轻浮地调笑道。

  「小姐你一个人在这里很寂寞吧?要不你就陪哥几个好好逛逛吧。」

  听完这句话,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

  一盒子盖了过去。

  变形了的章鱼烧印在青年的脸上,酱汁顺着他们的脸颊缓缓下落。

  「就你们这废物模样,还要我陪?!」

  「这做烂的章鱼烧就送给你们,和你们真是绝配呢!」

  三个青年被我一手突然袭击弄得登时怔住。

  紧接着为首的青年反应了过来。

  「你这个臭娘们。」

  青年撸起袖子就要朝我冲来。

  我握紧了拳头,怡然不惧。

  不惹事并不代表我怕事。

  就在这时,青年蓦地止住了身形。

  不,与其说是止住,不如说是被强行扯停了。

  流水素面站在青年身后,攥住了他的手。

  面容不复往日爽朗的笑意,阴沉的脸即使隔得老远,也能让人感受到那股令人压抑喘不过气的怒意。

  「你们,想死吗?」

  外强中干的三个青年登时被吓得四散而逃。

  流水素面走到了我身前。

  「你还好吗?」

  「呃,我没事。」

  「那就好。」
  
  看着他关切的目光,我的脑子突然有些迷糊。

  平时张口就来的吐槽这一刻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谢……谢。」

  「没关系,啊对了,能做一份酱汁章鱼烧吗?我想吃。」

  「啊?好的……不对,你想吃关我什么事?你把我当专属厨娘了?本事见长啊素面。」
  
  「呃?!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章鱼烧


  京海城是樱之岛上一个地理位置较为偏僻的小岛。

  民风淳朴,和谐安详。

  尽管城小地偏,然而京海城却在樱之岛上极为有名,名声甚至传到了海外,格瑞洛耀之州等地都有听过京海城的大名。

  缘由无他,因为这里每年都会有樱之岛最盛大出彩的烟火晚会。

  如同往年一般,京海城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烟火晚会。

  夜空中,各种各样绚丽的烟花一个接一盛开着,整个天空如同白昼般明亮。

  下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穿着精致漂亮的衣服,有说有笑地享受着这难得的节日。

  其中不乏年轻的男女情侣。

  「唔……今年的人好像更多了……我们好像应该待在店里聊天的。」流水素面望着人头攒动的场景,下意识感慨。

  「怎么?你不高兴啊?」章鱼烧在一旁不满地哼出声。

  「别忘了是你邀我来的。」

  「呃,我没有不高兴,你别多想。」

  「你是说我无理取闹咯?」

  「……我不是这个意思。」

  流水素面被章鱼烧说得满脸无奈,一边苦笑地申诉,一边不动声色地替她挡下人群里,那些有意无意的不轨动作。

  章鱼烧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写满生气的小脸高高扬起,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就在这时,数道尖锐的啸声响起,划破喧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下一刹,一朵由花火构筑的樱花骤然亮起,近乎布满了整个夜空,随后缓缓暗淡消逝,引得无数人惊呼。

  「哇!」章鱼烧兴奋地看着绽放的花火,下意识地扯了扯身旁的流水素面。

  却只见流水素面呆呆地望着方才樱花般烟火消逝的地方,怔然出神。

  「素面……你怎么了?」章鱼烧有点奇怪。

  「……」流水素面顿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过去,还有……」

  「还有?」

  「曾经的朋友吧。」

  「干嘛突然这么磨磨唧唧的,曾经的朋友现在就不是了吗?」

  「他跟我……很像,不过就是因为太像了吧。」

  「……像你?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和你一样笨的家伙。」

  「……哈哈哈哈」

  「干嘛!?笑什么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跟你聊天,果然很开心呐。」

  「……都说了多少遍,你说话能不能稍微思考一下再说啊!!」

  「呃!?我说错什么了吗?你怎么突然这么生气……」

  流水素面话音刚落,便蓦地察觉不对。

  他盯着章鱼烧的脸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你怎么脸红了?」

  「……」章鱼烧听了登时顿住,赶忙撇过脸,一边用背蹭了蹭脸颊,一边用不耐烦的声音大声道。

  「是,是烟花啦!」

  「看烟花!你管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