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清酒

阅读

  ·  

2022-05-16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16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林久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清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灯火庙会
清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清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清酒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清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清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清酒头像.jpg 清酒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佐藤拓也 北辰
专属堕神 头像-面刀.png
面刀
头像-鬼厨.png
鬼厨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红烧肉.png红烧肉
实装日期 2017年12月14日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5 / 43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82 / 197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5 / 21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61 / 3338
Hp icon.png 生命值 330 / 376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806 / 2571
食物 清酒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4~7世纪
性格 儒雅
身高 179cm
关系 喜欢: 黄酒头像.jpg 黄酒 酒酿圆子头像.jpg 酒酿圆子
信条
将此身侍奉诸天神明,才是鄙人之所愿。
简介
吟诗作赋时若饮上一杯清酒会更添乐趣,清淡的甘甜印证了当时人们对风雅的追求,也更能从中品味出人生变幻的醍醐味。
背景故事
话少,不怎么与人交流,但如果聊到酒的话题时,总会滔滔不绝,将里面的门道解释的很清楚。平时只呆在房间里,不喜欢出门。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清酒-基础技.png
瓶中酒
(1级)清酒从瓶中飞射出数滴水弹袭向敌方,对敌方随机三个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66%的伤害并附加10点额外伤害。
(41级)清酒从瓶中飞射出数滴水弹袭向敌方,对敌方随机三个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05.6%的伤害并附加158点额外伤害。MAX
能量技
清酒-能量技.png
竹中物语
(1级)清酒召来乌云降雨,使竹子攻击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92点额外伤害,同时有概率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
(41级)清酒召来乌云降雨,使竹子攻击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453点额外伤害,同时有概率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MAX
连携技
清酒-连携技.png
超级竹中物语
连携对象 黄酒头像.jpg 黄酒
(1级)清酒召来乌云降雨,使竹子攻击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20点额外伤害,同时有概率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
(41级)清酒召来乌云降雨,使竹子攻击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1896点额外伤害,同时有概率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消磨时间.png
消磨时间
【0星开启】
(1级)减少品鉴之旅再挑战时间150秒。
(10级)减少品鉴之旅再挑战时间600秒。MAX
厨房技-突出香味.png
突出香味
【2星开启】
(1级)增加品鉴之旅进行时所有参与餐品香味55点。
(30级)增加品鉴之旅进行时所有参与餐品香味200点。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様、清酒と申します。誠心誠意、この世に再び争いが起こらないよう、お祈りしております。
御侍大人,鄙人清酒,心怀诚意而来。今后,祈愿此世间不再纷乱。
登录
御侍様を待つ間、水面に浮かぶ紅葉を眺めておりましたら、つい時の流れを忘れてしまいました。
红叶浮于清纹,也是等待你很久了。
冰场
御侍様、ここでお逢い出来るとは、光栄です。
见到御侍大人,鄙人不胜荣幸。
技能
不純物が混じってしまうと、味に響きます!
多余的物质可是会影响口感。
升星
度数がまた上がりました。うん、私の好みです。
浓度又高了,嗯,是我喜欢的味道。
疲劳中
まだダメですよ、もうすこし…
还不行哦,还得再等一等。
恢复中
もう少しです。待っててください。
就快好了,耐心一点。
出击编队
いい酒があると聞きましたが?
听说有好喝的酒?
落败
来世でまた咲かせよ、桜華の夢…
樱华之梦,便待来生绽放……
通知
ご飯ができました。ささー、お待たせしました。
饭好了,来来,等了好久了吧。
放置台词1
この光、いささか眩しすぎます…
这光亮,略微刺眼了点...
放置台词2
この身を神々に捧げることこそ、私の所願です。
将此身侍奉诸天神明,才是鄙人之所愿。
触碰台词1
米と水だけで、これほど人を魅了する酒が作れることを、御侍様は信じられますか?
您相信吗,单单用这米和水就能酿造出,让人流连忘返的酒。
触碰台词2
御侍様、美酒に酔えば、人生の甘酸っぱさも嗜めるでしょうか。
御侍大人,美酒入喉,是否品味到了人生的酸甜?
触碰台词3
この三千世界の真実は、酔えば酔うほど見極められるそうです。なので、一杯いかがですか?
醉意之中能窥见三千世界的真貌,所以,要尝一杯吗?
誓约台词
御侍様、君への思いは、私のこの身と同じく、何一つ濁りのない、純粋な愛です。
御侍,我对你的感情,就像我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物质,纯纯的爱。
亲密台词1
御侍様、酒の香りを感じましたか?もうすぐ、良い感じにできますよ。
御侍,你闻到酒香了吗?就快要好了。
亲密台词2
飲んべえさん、飲み過ぎはいけませんよ。酔っぱらってしまいますから。
小馋猫,这可不能贪杯哦,会醉的。
亲密台词3
また酔っぱらっちゃいましたか?まぁいいです、私の腕の中でお眠りなさい。ふふ、可愛い寝顔ですね。
又喝醉了~算了,就睡在我怀里吧,呵呵,小模样可真可爱。
换装独白
灯火庙会 与您一同游赏这庙会,果然比独自一人在房中独酌要有趣得多。

故事

风中铃


  神乐殿里传来了零星几声叮铃,晚风穿堂而过,荡起了荒废不知多久,却一一尘不染的乐器。

  瞥了眼神乐殿的方向,就着回忆里轻歌曼舞的场景,我将酒水一饮而尽。

  御侍大人是神社的最后一任神官,随着他的逝去,我成了这里唯一的住民。

  打扫,祭祀,酿酒,饮酒。

  是我一成不变的生活旋律。

  「会持续多久呢?」

  就在我闲来无事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一位闯入者打破了这平淡的日常。

  「咦? !这里居然有神社吗?」

  清脆的女音在乌居前响起,诧异于人声的我甚至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制止她的喧哗。

  「你是.....」

  握着扫把打扫台阶的我,望着眼前的女孩讷讷道。

  「呀!你好~」

  似是才注意到我的存在,女孩露出了不好意思的微笑。

  「我叫小栾~是山下村庄的人喔~」

  噪音空灵,如一壶甘冽的美酒,未饮已醉。


  「清酒清酒,你真的叫清酒吗?」神乐殿里,小栾掂着脚旋转蹦跳,好奇地环顾四周。

  「我不是人类,所以名字会有些古怪。」跟在后方,我挨个为她介绍着排列在墙边的种种乐器,闻后轻声道。

  「所以你的名字是自己起的吗?」小栾楞了一下,紧接着嘴角上扬。

  「呃......勉强算吧。」我挠了挠头,有些疑惑。

  「嘻嘻,我也是。」小栾转过 身来吐着舌头。

  「嗯?」

  「因为没有父母呀~所以也是自己取名的啦。」

  「抱歉......」

  「咦?不是你的提起的呀,再说也没事的。」

  从始至终,她的脸上都挂着笑容,我却莫名感到难过。

相知


  从那天起,每隔几日,我都能看到小栾上山的身影,她似乎把这儿当成了放松的地方。

  女孩的频繁到访给沉寂已久的神社注入了一丝活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越发地熟悉彼此,开始变得随意。


  「这杯是白酒,这杯是清酒」

  「哇你又来哦。」

  我喜欢怂恿她喝酒,给她说酒的故事,看着她皱眉委屈的,却又兴致勃勃的模样,乐此不疲。


  「古书云,世有八百万神明,祭祀不同的神明,规矩上也会有微小的差别。」

  「这样!那这个我该怎么做呢?」

  我喜欢给她讲解神道,带着她祭祀,跟她分享自己的精神世界,把神明的伟岸说与她听。


  「外面的话,也没什么特别的,硬要说的话,之前好像有在打仗。」

  「很遥远的事情,随他去吧。」

  我喜欢跟她在一起聊天,听她说外面的事情其实发生什么都无所谓的,我只是想解闷而已。


  又是一日夜,小栾靠在我的肩上,一反往日地不断给自己灌酒,看得我不明所以。

  「别喝啦。」我轻轻地拿过酒杯,别开她伸过来的手,柔声道。「 你已经醉了。」

  「我......我只是不想醒着。」小栾几番尝试无果,放弃了从我手里夺回酒杯的念头,口齿不清地自语道。

  「有什么心事不能说呢?」我拍了拍她的脑袋,自顾自独饮。

  r清酒....我想爸爸妈妈了。」女孩迷糊的小脸上露出了些许委屈。

  「父母啊......」握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脑海中闪过御侍大人的脸。「我没有父母。」

  「是啊,清酒没有父母,是飨灵......我记得的。」小栾的声音越发含糊了起来,像是梦中人的呓语,又像是快要睡着的猫咪在哼哼唧唧。

  「喜欢喝酒......」

  「不能晒太阳......」

  「祭祀的时候总是很认真.....」

  「我都记得的......」

  又叨念了几句,小栾倒在了我怀里,彻底闭上了眼睛。

  笑了笑,指尖滑过女孩的发梢,我对着她轻声呢喃。

  「没关系,我陪你。」

谭中落石


  小栾再也没有提起过她的父母,而我也把那夜的事情深藏于心。

  渐渐地,女孩到访神社的次数开始变少,我也曾假装不经意地问起缘由,而她却总会笑着岔开话题。

  从熟络到疏离,就像香火鼎盛的神社,某日忽地无人问津,一切都那么自然,悄无声息。

  直到某天,我打扫参道时,望见落叶飘黄,才恍然发觉小栾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来过神社了。

  有什么关系呢?

  我这样对自己说道。

  人类都是这样的,有需要时恳切求索,没有需要弃若敝履,我已经习惯了。

  自然而然地,我的生活回归到了最初的日常。

  只是,心里多了点从前没有的东西。


  又过几日,我于鸟居前捡到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

  「是....是神官大人吗?」男子面色疲惫,却在看见我时精神一振。

  看着他焦急的模样,我心里莫名地咯噔一下。

  「我不是神官,这里已经没有神官了。」

  「怎么会......」男子如遭重击,丢了魂般后退几步,低声哀鸣。 「连神明大人也抛弃我们了吗?」

  「发生了什么?」我内心的不安越发地深重起来。

  「瘟疫......大瘟疫......」男子神情萎靡,前言不搭后语,我却忽地明白了什么事情。

  安顿好他以后,看了眼天色,时值正午,骄阳似火。

  顾不上光照会对我造成的伤害,我顶着烈日飞也似地朝着山下奔去,同时内心不住地祈祷。

  求遍了八百万神明。

  我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性格里那份无所谓的随意。

相歉


  世事总不尽如人愿。

  当我找到小栾的时候,她正蜷缩在角落里对着我勉强微笑。

  「你来啦?」就像从前那样,小栾下意识地就要抓过我的衣袖,却想起了什么似地蓦地停顿,把手收了回去,歉然道。 「对不起呀,我染上瘟疫了,不能碰你。

  看着她的模样,我一阵心疼,快步上前搂住了她。

  「多久了?」

  「也......也没多久,清酒你把我放开好不好。」小栾在我怀里微微挣扎着。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抱着她的手紧了紧。

  「我......我不是故意的......」小栾放弃了挣扎,小声怯懦道。「一开始我也不知道的呀, 就只是......只是有了症状......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没事......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我还以为你讨厌我了。」我试图用玩笑的口吻缓解气氛,而事实上我最开始的想法也的确如此。

  「我....我没有。 」小栾听后却十分紧张地抓紧了我的衣袖,带看一丝惶恐。

  明明,你连瘟疫都不怕的......

  察觉到这点的我越发地感到自责。

  「我喜欢你的......清酒,我喜欢你......可是我染上瘟疫了......很麻烦的......不好看了...... 」小栾念叨着,声音开始变得微弱。

  低头一看,小栾因为瘟疫的缘故,体力不支悄然睡去,缩成一团窝在了我怀里,生怕我离去。

  就像那夜一样。

  「我会救你的,一定会。」捋了捋她的刘海搜寻着回忆,在脑海中锁定了某个女性的身影,我坚定地说道。

  对她,也是对自己。

  「即使要跟堕神做交易也再所不惜。」

清酒


  八十余年前,樱之岛曾爆发过一次波及北岛全境的瘟疫。

  一时间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改变这一切的,是一位名为犬神的女性堕神,她本为櫻之岛月见台的守护神像,苏醒至今已有将近三百年。

  当时的她不忍看到黄泉被瘟疫肆虐后,人类承受苦难的景象,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拯救他们。

  她游走于樱之岛的山野荒林,尽可能地搜寻着残存的人类,与其共生。

  但总有疏漏。

  一处村庄就这样被忽略了过去,关键时刻,是一位飨灵领着犬神回到这里,拯救了他们。

  这位飨灵抛开了跟堕神之间的水火不容的宿怨,也愿意接受犬神共生过后的人类,将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这一事实。

  他翻山越岭,梯山航海,终于在濒死之前找到了犬神。

  犬神看见他的时候,这位飨灵半跪在地上,身上多处透明,那是灵体溃散的前兆,为了赶到这里,他承受了太多自己不能承受的苦难。

  可惜当他们赶回村庄的时候,飨灵所珍视的那个人类,已经逝去多时。

  飨灵悲痛之下,只能无奈接受这个事实,自此后,他将自己闭锁在山上,终日饮酒。

  对他而言,人类也好,堕神也好,都没什么关系了。

  这一闭,就闭了快八十年。

  直到两位旅人打破了此间的平静。

  一位背着长刀的青年和一位戴着斗篷的女孩。

  二位都是飨灵,他们此番前来是为了寻找女孩的御侍大人。


  「大体情况,就是这样了。」清酒捧着酒壶,慢慢地给青年和女孩斟上两杯酒,淡淡道。

  「所以那个叫小栾的孩子,他们的父母还有可能活着,对吗?」青年与女孩对视一眼,不确定地道。

  「活不活着,都不重要了,只要你们顺带留心一下就行。」 清酒显得很淡然无谓。 「我只是想放下一个执念而已。」

  「我给你们情报,去找寻于你们而言重要的人。

  「顺带留心一下,对于我那孩子而言重要的人。

  「很公平的交易,不是么?」

  清酒如是说道,举杯送客。

  看着二人逐渐离去的身影,清酒回忆起了曾与女孩待在神社里的种种。

  「他们跟我们好像啊......」

  「不然我也不会开山门……」

  「你在哪儿呢?小栾......」

  「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