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黄酒

阅读

  ·  

2020-07-24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7-24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黄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初次的尝试
黄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黄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黄酒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黄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黄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黄酒头像.jpg 黄酒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寺岛拓笃 黑石
专属堕神 头像-武士之魂.png
武士之魂
头像-狸猫.png
狸猫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红烧章鱼.png红烧章鱼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9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88 / 1943
Def icon.png 防御力 17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88 / 1512
Hp icon.png 生命值 341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12 / 1192
食物 黄酒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公元前1600年
性格 毒舌
身高 184cm
关系 喜欢: 酒酿圆子头像.jpg 酒酿圆子 清酒头像.jpg 清酒
信条
这是今天新挖出来的酒,来一杯吗?不过给你这种品味的人喝,真是有些浪费呢。
简介
自商周时代,黄酒就已成为人尽皆知的饮品。虽然现代人已经使用更加科学的方式来酿造黄酒,但传承了三千年的酒曲风味依然得到了很好的保留。
背景故事
表面上是个狂气大爷,对所有事情不拘小节,狂傲毒舌。但实际上却是一个纯情笨蛋,无法处理好跟喜欢的人的关系,总是遭到误会。在毒舌他人的时候,他会于心不忍,但又控制不住的要将毒舌进行到底。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黄酒-基础技.png
醉翁之意
(1级)黄酒喝下酒,提高了自身能力,增加自身7点攻击力和3点防御力,持续3秒。
(41级)黄酒喝下酒,提高了自身能力,增加自身63点攻击力和27点防御力,持续3秒。MAX
能量技
黄酒-能量技.png
横斩千军
(1级)黄酒挥动大刀砍向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78点额外伤害。
(41级)黄酒挥动大刀砍向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60%的伤害并附加4392点额外伤害。MAX
连携技
黄酒-连携技.png
超级横斩千军
连携对象 酒酿圆子头像.jpg 酒酿圆子
(1级)黄酒挥动大刀砍向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61点额外伤害。
(41级)黄酒挥动大刀砍向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5703点额外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我可是世界三大古酒之一的“黄酒”啊,本大爷赏脸来见见你,可要好好招待我啊!
登录
啊——笨手笨脚的,别随便乱动
冰场
恩?干嘛?
技能
噢啦——!
升星
好厉害,感觉本大爷更强了
疲劳中
稍微,有些醉了,我要去睡一会儿……
恢复中
吵死了,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出击编队
就交给本大爷吧!
落败
唔——!
通知
竟然劳烦本大爷做这些事情!饭好了,快去拿出来!
放置台词1
我还是一个人呆着吧,连句像样的感谢话都不能好好说,可恶……
放置台词2
……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触碰台词1
啊呜!离本大爷远一点!新酿好的酒差一点就撒出来了啊!笨蛋!
触碰台词2
你,我也没要你……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就……烦死了!你怎么就是听不懂我说话呢?!
触碰台词3
这是今天新挖出来的酒,来一杯吗?不过给你这种品味的人喝,真是有些浪费呢。
誓约台词
你这么笨,以后还要劳烦本大爷照顾你,真是麻烦……不,我很乐意,以后请多指教。
亲密台词1
在酿酒呢别乱碰,哼,怎么说不听!
亲密台词2
真是笨死了,你说,没有本大爷在,你可怎么办!
亲密台词3
恩?感觉我变坦率了?……因为我喜欢你,没必要找借口。
换装独白
初次的尝试 嗯?你是要我再戴个?这......好,既然是你说的,那就再加一个吧。

故事

酒楼小二


  君山悦 萧涯镇最大的酒楼。

  「好!」此起彼伏的呼喝声在酒楼大堂中响起。

  我站在桌上扛着一个酒坛子豪饮。

  二十年份的古井贡酒,一位张姓酒客带来的。

  猛地跳下桌,我把空空如也的酒坛子重重地砸在众酒客面前。

  「古井吗?!二十年份?还不错!」抹了抹嘴旁的酒渍,我举起酒壶指向张姓酒客,毫不客气道。「但是距离灌醉本大爷还差远了!张老伯你买不起更好的了?这跟清水没差啊!」

  「黄酒嘴巴还是不饶人啊!」

  「啧啧黄酒所言极是,老张啊,你不是很有钱吗?怎么醭上西凤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酒楼大堂的气氛越发地热闹了起来。

  「下个下个。」大手一挥,我把空坛子丢到了一旁,接过下个酒客送来的烈酒,「还有五壶啊!五壶,本大爷全部一口闷,张老伯你可就要认输请客了啊!」

  「希望你袋里的碎银够用,家里的母老虎不飙啊!」我大笑着拍开封泥,仰头猛灌。



  入夜,照例从衣兜里搜出碎银,掂了掂分量,估摸着差不多够酒钱,便把这些烂醉如泥的家伙挨个拎起,毫不客气地丢出门去。

  「今天几个?」刚从后院走出,路过大堂的御侍看到这一幕,低笑出声。

  「八个,本大爷真是受不了这帮家伙,」我撇了撇嘴,不满道。「喝酒一点节制都没有,哪天喝死了在酒楼里我们还得担责。」

  「哈哈,黄酒你自己不也一样嘛,听说今天还一口闷了五坛老酒。」

  「这些货色怎么能跟本大爷相提并论。」我一脸不屑,「我再多来几坛都不会醉,这些怂货能比?」

  「哈哈是啦是啦。」御侍大人随意地应了两声,旋即便往楼上爬去,走到一半的时候还不忘提醒我。

  「黄酒,别忘了明天去城郊提货啊。」

  「没忘没忘,本大爷办事靠谱。」

  一边说着,我一边合上酒楼的大门。

  就在这时,门缝外蓦地闪过几个黑影,我愣了一下,推开大门朝外张望,可除了先前丢出去的醉汉,大街上哪还有人。

  「有点奇怪......」

侠义


  东郊酒庄的庄主是御侍大人的伙伴,御侍大人的酒楼能做到今天这种规模,这座酒庄功不可没。

  每月两次在这提酒,已是惯例。

  当我照例提酒装货,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些许闲言碎语。

  「唉,你听说了吗?陈大人的孩子也丢了。」

  「可不是嘛,大官的孩子都保不住,这人牙子,也太嚣张了。」

  「......」

  听着听着,我忽地想起昨夜门外闪过的黑影。



  回到酒馆,我与御侍大人说起了这事儿。

  「是有这么回事,」御侍大人长叹一声。「前阵子福伯还想借几个楼里的护卫看看孩子呢。」

  「民卫司不管?」我蹙眉。

  「哪忙得过来哟。」御侍大人摇了摇头,起身回房。「夜深了,黄酒早点睡吧。」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某刻我猛地坐起,盯着角落的大刀。

  「不行,放着不管本大爷很难受。」

  说罢,抓过大刀背在身后,穿着睡衣就开始翻窗。



  趁着月光,我在楼顶上不停跳跃前进,认真地环顾着四周。

  「猖狂成这样,让本大爷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在城中作恶。」

  大约过了盏茶功夫,我停了下来。

  「抓到你们了。」望着脚下巷中,一群鬼鬼祟祟的家伙,我冷哼道。



  铿锵声起,大刀砍入砖墙,我把一个满脸惊惧的大汉堵在了墙角,旁边七横八竖地淌着一群哀嚎不止的同伙。

  「你们在干什么?」我皮笑肉不笑道。

  「绑......绑架孩子。」大汉话都说不利索了。

  「常干这个啊?」我脸压的更近了。

  「不不不......没几天,没几天。」他忙不迭地摇头。

  「哟呵?本大爷说错了?」我抬手就是一巴掌。

  「没错......没错,您没错。」大汉捂着脸赔笑。

  「告诉我大本营在哪。」我把大刀从砖墙中抽出,划出一连串呲啦声。

  「这个小的不能说啊。」他哭丧着脸。

  二话不说,我的大刀顺着原路砍回,斩断了他几缕头发。

  「不能?」

  「能能能......」大汉的脑袋都要点断了。

  收起大刀,我踹了一脚她的小腿,喝令他前面带,临走前不忘对着地上的家伙唾骂。

  「垃圾玩意,等着民卫司来处理你们吧。」

  弯弯绕绕,我随着大汉来到了一处小巷,他点头哈腰地指着巷口深处。

  「大爷,就是这了。」

  「滚!」扯起他的后领,我毫不客气地将其丢到一旁。

  「让本大爷来好好会会你们。」

拔刀


  一刀破开木门,在人群的惊呼声中,我闯入了巷子深处的小屋。

  破旧阴暗的角落蜷缩着几个幼小的身影,畏惧于突如其来的光芒,下意识抱在了一起,努力往阴影深处挤去。

  「一群混账!」见状,我转过身去,看着在门外踌躇不前的几个男子,怒声大喝。「本大爷今天就要给你们一点教训。」

  说罢,手提刀,脚点地,朝着他们飞掠而去。

  哀嚎求饶回荡在巷子间。

  「有够人渣的,还好让本大爷撞上了。」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我双手轻拍,盯着脚下踩着的汉子冷笑。「拐卖孩子?」

  「不过也是,像你们这么废柴的家伙,正经活计估摸着也做不来呢。」

  无视他们羞恼的脸色,我弯腰紧了紧捆绑的绳索,收刀走回房间。

  「出来吧。」我对着孩子们轻唤。

  然而孩子们却像是惧怕我般,磨蹭地动了两下,并未有更多的动作。

  「快出来,本大爷带你们回去,真是的,你们想在这种破地方待到死吗?」不耐于这些小东西的反应,我快步走到他们身旁,把他们一个个拉起,挨个送了出去。

  「嗯?」当我习惯性地拉起最后一个孩子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有哪里不对。

  「你是......飨灵?」我蹙起了眉头。

  「......嗯......」她小声怯懦地应道。

  「为什么不反抗?你的御侍呢?」我有些奇怪,就算外表是个孩子,可飨灵就是飨灵,能力强度不会因此受限,解决人类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大人不让。」她害怕地把手抽了回去,重新蜷缩了起来,声音越发微小。「御侍......御侍大人被卖掉了。」

  「你是笨......」听到第一句回答,莫名其妙的我刚准备开口责骂,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还有话语弄得一愣。

  心忽地就软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放轻了语调,柔声问道,生怕再吓到她。

  「酒......酒酿圆子」似是感受到了我语气上的变化,她怯生生地抬起头,讷讷道。

  「好了别怕,没事了。」从拉改作扶,我小心地帮她站直了身体。

  「以后跟着我吧,本大爷会保护你的。」心底没由来地升腾起一种奇怪的情绪,我想要好好地照顾她。

  「......好」圆子眨巴着眼看了我好一会,这才低低地回道。

问审


  「所以这个小萝莉,你是从哪偷来的。」大堂里,御侍大人翘着二郎腿,右手撑脸,盯着我身后的酒酿圆子,一脸玩味。

  「呜......」酒酿像是被吓到了一般,扯着我的衣袂又往后缩了缩。

  「御侍大人你别吓她。」我下意识回护。

  「嗯?」御侍大人先是疑惑了一下,而后轻笑起来。「呵,黄酒啊黄酒,你呀......」

  「啊?我什么?」我挠着脑袋有些茫然。

  「没什么。」御侍大人打了个哈欠,似是不愿多谈,旋即伸了个懒腰准备回房。「啊对了,你具体都干了哪些事,等会写个报告吧。」

  「写报告?本大爷哪有那功夫,再说御侍大人你不是都听我讲完了吗?」

  「不,报告不是给我看,反正你写着就是了。」

  「......」

  待到御侍大人走远,酒酿这才探出脑袋往外偷瞄,而后抬起头有些忧虑地看着我。

  「没事的,御侍大人是逗你玩的。」看着她怯懦的小脸,我莫名心疼,伸出手去揉了揉她的头,轻声安抚道。



  第二天一早,酒楼里多了两个陌生的来客,我看着他们的服饰,想起了什么,一阵头痛。

  「报告是这个意思吗?民卫司啊......」

  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很麻烦的东西。



  「姓名。」文官手执长锋,面无表情。

  「黄酒。」我撇了撇嘴。

  「性别。」文官冷漠依旧。

  「本大爷性别你看不出来?」我开始呲牙。

  文官见状测过脑袋看了一眼旁边的酒酿圆子,继而转过头来盯着我,一字一顿地重复道。

  「性、别。」

  「男。」我正襟危坐。

  「昨晚干嘛去了?」

  「偷萝......啊不是,惩奸除恶。」

  「有得到许可吗?」

  「......没有。」



  审问教育差不多花了一个时辰,当我揉着酸痛的肩膀站起身来的时候,一碗清茶出现在眼前。

  酒酿高举着茶碗,担心地看着我,小声道。「黄酒哥哥......辛苦了。」

  望着她可爱的小脸,我忽地觉得好像吃点苦也没什么了。

  高兴地接过茶碗,一饮而尽。

  然而眼角飘到的另一幕景象却差点没让我把茶全部喷出来。



  「年轻真好。」御侍大人笑盈盈地站在旁边,抑扬顿挫。

  「年轻真好。」张大伯摇晃着酒壶站在旁边,语调悠扬。

  「你们什么意思啊喂。」

黄酒


  黄酒是个好青年,城里的三姑六婶都喜欢他,还有那些老大叔。

  长相不赖喝酒不怂,喜欢陪着大家划拳吹牛打闹,还是大酒楼的东家,他要不是个飨灵,提亲的人估计能从城东排到城西。

  黄酒的御侍大人偶尔也会发愁,他又不是女儿身,没法跟黄酒来段话本里的恩爱缠绵,黄酒跟他的时日也不短了,一个大老爷们老单着怪怪的。

  虽然飨灵并不需要这些,但是潜意识里大家都把黄酒当成了一份子,所以总爱瞎操心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不过近几天,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黄酒的御侍大人心情很好,买菜还会多给两个铜板。

  听说,酒楼里来了一个小萝莉。

  「有成就感啊,」被人问起这事的时候,他总会高兴地把杯中物一饮而尽。「终于买到白菜了你知道吧。」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哎哟,小酒酿真可爱。」卖花的妇人摸了摸酒酿圆子的脑袋,满心欢喜。「这个送给你。」

  说着,随手择下一朵鲜花递了过去。

  「谢谢...... 阿姨。」酒酿还是很怕生,抓紧了黄酒的袖子小心地接过花朵,低声道谢。

  「真有礼貌,以后要叫秋姨知道吗?」妇人越看越喜欢,忍不住低下头,伏在酒酿的耳旁低声道。「酒酿这么小,要是受不住欺负,要跟秋姨说。」

  圆子被妇人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接着才唯唯诺诺地回道。

  「黄......黄酒哥哥......不欺负人的,很温柔......」

  「哇,他会很温柔吗?」妇人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般小小地激动了一下。

  「......」酒酿圆子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四处张望的黄酒终于察觉异常。

  「没什么~」



  「呵呵,黄酒带酒酿出来认路啊。」摘下眼镜放在手心擦拭,木雕店的老人微眯着眼睛。

  「徐爷你给她挑个东西吧。」黄酒拿出钱袋很是豪迈。

  「不了不了,这小姑娘我看着喜欢。」老人摆了摆手,笑容慈祥,从袖袋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个鸳鸯木刻递了过去。「酒酿是吧,听说你吃了不少苦,以后把这儿当家吧。」

  「谢谢......爷爷。」酒酿有些懵懂地接过木刻。

  「事情定啦?」老人像是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酒酿,又看了一眼黄酒。

  「啊定了已经。」黄酒以为是说酒酿定居下来的事儿,不疑有他。

  「那就好那就好。」老人笑着回店歇息了。

  黄酒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细想却又说不上来。

  反正大家都喜欢黄酒,也喜欢酒酿,这样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