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果子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煎饼果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煎饼果子初始皮肤.jpg

画师:

煎饼果子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煎饼果子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煎饼果子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煎饼果子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煎饼果子头像.jpg 煎饼果子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三上丈 长天
专属堕神 头像-尖牙蜗牛.png
尖牙蜗牛
头像-尖刺蜗牛.png
尖刺蜗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桂花糖藕.png桂花糖藕
获取途径 餐厅水吧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7 / 33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88 / 1753
Def icon.png 防御力 24 / 34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01 / 1860
Hp icon.png 生命值 241 / 325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09 / 1184
食物 煎饼果子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勤勉爽朗
身高 178cm
关系 喜欢: 狮子头头像.jpg 狮子头 叫花鸡头像.jpg 叫花鸡
信条
挥动船桨的时候,可真是精神十足啊!
简介
煎饼果子是天津的著名小吃,以绿豆粉为主料,调成糊状,摊成煎饼,形似荷叶,薄软如纸,然后卷上酥脆的棒槌馃子(油条)或馃箅,抹上面酱、腐乳,鸡蛋,最后撒上葱花,从中间折起即可食用,它最早作为天津人的早点出现,现在已经是一道在全国大受欢迎的网红小吃。
背景故事
是一位水性极好的少年,手脚俐落,做事勤快,尤其擅长船运方面杂活。加入景安商会后,因为勤勉能干,又常常照顾别人,所以受到大家的一致夸奖。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煎饼果子-基础技.png
掷地有力
(1级)煎饼果子以铲子震地,有几率提高自己10%攻击力或防御力,持续3秒。
(41级)煎饼果子以铲子震地,有几率提高自己26%攻击力或防御力,持续3秒。MAX
能量技
煎饼果子-能量技.png
黄金翻滚
(1级)煎饼果子挥动铲子,对全体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99点伤害。
(41级)煎饼果子挥动铲子,对全体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287点伤害。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风靡一时Ⅱ.png
风靡一时Ⅱ
【1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提高餐厅客流量12/小时。
(40级)提高餐厅客流量246/小时。MAX
厨房技-胃口大开Ⅱ.png
胃口大开Ⅱ
【3星开启】(适用职业:服务员)
(1级)顾客有6%几率额外吃1份饭。
(40级)顾客有52%几率额外吃1份饭。MAX
厨房技-名声大噪Ⅱ.png
名声大噪Ⅱ
【5星开启】(适用职业:服务员)
(1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3点知名度奖励。
(6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8点知名度奖励。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初次见面,御侍大人,我是煎饼果子,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
登录
御侍大人回来了吗,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啊......?我没有等很久!
冰场
呼......好凉爽,像在河里一样。
技能
不好意思,你挡住大家的道了!
升星
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是御侍大人对我的肯定吗~
疲劳中
对不起......好像暂时不能干活了......
恢复中
别担心,我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出击编队
放心交给我吧,一定不会有失误的!
落败
任物搞砸了......
通知
这是我新学的菜式,御侍大人快来尝尝!
放置台词1
小狮子头的机关术确实很厉害,什么时候能向他请教一下就好了。
放置台词2
这是......御侍大人的东西?好险,差点就混到货物里去了。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稍等一会,我还有些货物运完就好了!
触碰台词2
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啊,不如一起去划船吧!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想要去游泳吗?没关系,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很简单的!
誓约台词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与我一起游遍这山川河流,我手中的船桨绝不会为你而停下。
亲密台词1
啊!包裹没有砸到你吧?!抱、抱歉!因、因为御侍大人你靠得太近了......
亲密台词2
唔?御侍大人你的手好冰啊,是不是着凉了,快披上我的外套。
亲密台词3
和御侍大人一起看过的景色,都是和以往不同的。
放置台词3
听说格瑞洛还有很多好吃的甜点,下次给御侍大人再多带一些回来。
胜利台词
呼!还好没有失手!
失败台词
我没有保护好大家......
喂食台词
这是给我的吗?其、其实不用这么费心......我一定会好好收着的!


故事

神秘生意


  将麻绳沿着木箱缠绑好,再一件一件地把它们搬上船板。看着船上叠放整齐的货物们,我总算松了口气。
  自我帮忙御侍大人的船运生意以来,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的货物,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和激动。以至于御侍大人叫我时,我还沉浸在自己拥有了大商船的错觉中。

  感觉到肩膀被拍了几下,我才慢慢回过神来。
  「煎饼馃子?怎么啦,叫你这么多声都没反应。」

  「啊,抱歉御侍大人 ,我只是因为看到这些货物……不小心走神了……」
  觉得有些丢脸,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噗哈哈哈——你是不是也被吓到了,说实话我也是头一回接这么大的生意。咱们这次啊赚的可不少啊!哈哈一!」
  听到御侍大人豪爽的笑容,我更加地期待起来,同时也默默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出错。

  我诞生在这座靠着河的小城里,御侍大人家中世代做着船运生意,虽然不算大,却也是城里有些名声的漕运人家。

  我生来就喜欢在河里游泳,并且能够穿梭自如,此外也常常帮着御侍搬运和整理货物。
  为此御侍还夸赞我水性极好,手脚勤快,让我开始帮忙经营生意。
  我享受在船上体验山川河流的变化,也热衷于干活时充实的感觉。

  平常的顾客大多为城里或邻城的商铺和其他人家,虽然生意并不算大,但也算忙中有序,适得其所。
  原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一个巨大的单子突然降临。

  那是一个来自邻城帝京的生意,要将一批货物从另一个港口运送至帝京城内。
  可这批货物的数量比我们原先所接触的任何一单都要多,报酬金额也远远高出几倍。
  为此,委托人特地向我们交代,他们的货物不能有丝毫损失。然后只留下了一个地址和一个交接信物。

  「御侍……为什么这个有钱人会找我们呢……」
  明明我们只是一个不算起眼的小船队。
  我看着最后一遍清点货物的御侍, 还是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能是老天爷看我们这么努力 ,给我们的回报吧。」
  「可是……」
  「哎呀好了,不要问那么多了。有钱人的想法我们哪儿知道,做好我们自己的活儿就行了。等赚了这笔,咱们上帝京的酒楼吃顿好的!」

  御侍的话提醒了我,要先把自己的部分做好,实际的才是有用的。
  我甩了甩脑袋,暂时把疑问丢之脑后,重新投入到干活中。

帝京传闻


  「御侍大人……你已经看着这个标记半小时了……我们快到帝京码头了。」
  看着紧紧盯着货箱上的印刷标记的御侍,我捏了捏手中有着与货箱上相同的标记的信物,又看了一眼前方若隐若现的码头,出声提醒道。

  「哎呀——我总觉得这个标记在哪里看到过,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于是在御侍抓耳挠腮的几分钟后,我们的船终于到达码头。

  「啪!」
  声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坐在一旁的御侍猛地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随即神色却变得有些慌张。
  「我我我想起来了! 这个标记……没记错的话, 是一个叫承天会的组织的标记……」
  他大声地喊完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又迅速把声音放低,凑到我身边来。

  「承天会……是什么?」

  「我以前听说过啊,这个承天会是帝京最大的组织……据说他们不仅手握朝中重权,而且到处抓人和飨灵做实验……完了完了,我们这回摊上大麻烦了!」
  「我就说怎么可能天降大馅饼,怕是因为我们只是个小船队,所以才找上我们了!」
  御侍说着,开始焦急地在船板上打圈,语气也十分惊恐和害怕。

  我想起那些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货箱,以及委托人只透露出的极少信息,不免有些相信御侍的话,心里也跟着惊慌起来。
  可是委托也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我努力地告诉自己这只是一次平常的普通生意而已,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任务,并没有权利去过问其他事情。

  稳住自己掌舵的手, 我转而安慰御侍不要完全相信传闻。

  到达码头跟持有同样信物的人确认完毕后,我和御侍开始将那些货物搬运至前来接应的车上。

  与那时的委托人一样,接应人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 ,投下一大片阴影。
  那人几乎一言不发,御侍则努力地佯装着镇定眼神却难以掩饰的慌慌张张,车上的气氛一时有些阴森。

  我们一路小心翼翼地跟着接应人来到一处后门,里面则是一个看起来很大的宅邸。
  我忍不住探头悄悄打量四周,只见各处都有守卫巡逻,还没仔细观察,就被御侍一巴掌按下。
  知道他是为了提醒我谨慎行事,我便乖乖低头搬运货物,不再张望。

  正走着,前方传来一串串脚步声,我再次忍不住抬眼看去,透过路边树丛,似乎看到一个身着军装的人正被几个人押着走过,或者说,是个飨灵……
  我心里不禁一惊,难道这个组织真的如传闻一般在抓飨灵吗……

  「你停下来干什么,快点走。」
  接应人突然出声,我才发现自己愣在了原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个伙计有点迟钝,您多担待啊哈哈。」
  御侍急忙帮我打了个圆场,又用口型催促我快点,我只能加快脚步跟上他们。
  再次看向那个方向时,已经不见人影。

  跟着接应人的步伐,刚才的那一幕却使我越发觉得这里可疑,原本打算干完活儿后找个借口再去探查一下,可没想到仅仅过了一个拐角,那人便让我们离开了。

  御侍本就巴不得赶紧走,一听到这句话话不说便拉着我火速地离开了。
  我不好再找借口留下,然而总是想起那个被押着的飨灵,只希望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

意外相遇


  从帝京回来后,日子又恢复了往日平常的状态。

  这天,我照常在给帝京的商铺运送完货物后,回到帝京另一边的小码头,准备启船回程。

  「那边的船家!请等一等!」
  我踏上船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喊。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去,两个高大的身影,略带蹒跚,似乎正朝我的方向走来。
  当下四周并无其它靠岸的船只,那么他们在找的大概便只有我了。

  待他们逐渐走近后,我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个戴着帽子的飨灵正扶着一个昏迷状态的飨灵。
  盯着那个飨灵身上的军装,我却觉得有些莫名的眼熟……

  努力回忆着,脑海里忽地闪过那天偶然在承天会里撞见的场景——是那个被押着的飨灵 !

  而说话的飨灵则径直朝着我的船走来,直接开口道。
  「船家,麻烦您把我们载到一个地方,报酬我会给十倍。」

  虽然他看起来便像富贵之人,但他的豪爽还是让我为之一惊。
  可眼下的情况,还是伤者最重要。

  「这位先生其实不用担心报酬的问题……你们先上来,我的船上有一些药品,不知道可不可以帮到先生的朋友。」
  「多谢,你也是飨灵吧。我是佛跳墙,他叫清蒸武昌鱼。」

  于是我拿着仅有的绷带应了个急后,便载着他们出发了。

  路上,我才真正了解到他们与那个名为承天会的组织的事情。
  原来真的如传闻所说的一样,他们不仅权倾朝野,妄图掌控帝京,还四处掠捕飨灵和人类来进行一些不为人知的实验。

  我难以想象,就在我生活的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小城旁,竟翻涌着如此巨大的暗流。
  佛跳墙与武昌鱼尚且可以逃脱,那么,还在里面的人们,又受到了怎样的伤害呢……

  「如果以后……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我。我们的船……总归能派上一点用场。」
  即将靠岸之时,我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
  「好,今天多谢你了,煎饼馃子。我替武昌鱼也向你道谢。」

  直到将他们送达返回后,这件事还依然在我心上翻来覆去。
  我曾多次在去往帝京运送货物的路上,想要再去承天会的宅邸一探究竟,却又深知凭我微弱之力并不能改变什么。

  此时,我才能体会到佛跳墙与武昌鱼,以及他们一起奋斗的伙伴,是怀着多大的勇气和力量,才敢与之对抗到底。
  而我竟有些羡慕和向往,也许那是我根本做不到的事吧。

  每当冒出这样的念头,我就会告诉自己。每天跑跑腿,穿梭在河流之间,又何尝不是一种简单的快乐。能帮上别人一些忙也算是有用吧。


  原以为这个插曲就这么过去了,直到这天我回到家中,透过院门,看见御侍被几个陌生人围着,像是在说些什么。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决定先躲在门后观察一下情况。

  「哎呀——几位爷 ,我都说了——那个高高瘦瘦的飨灵不是我们家的,您真的找错地儿了。」
  「呸,问了这附近的人,那个煎饼馃子就在这里干活,还是你的飨灵。」
  「他、他的确在我这里干过,但是早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后来去哪儿了啊。」
  「懒得和你废话了,兄弟们,直接搜!」
  「哎哎哎——等会儿—— ! 有事儿好商量啊——!」

  为首的人大手一挥,他身后之人便四散而去,开始在院内大肆行动。御侍的哀嚎声随即飘荡在院内。

  我紧紧皱着眉,虽然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来找我,但是看情况来者必然不是什么友善的人。

  我不能让他们就这样肆意妄为,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御侍大人受到牵连和伤害。
  既然他们的目标的是我,也许只有我出现才能让他们停手。

  「你们不用找了,我在这里。」

报薪之人


  御侍看到突然跳出来的我,明显也乱了手脚,又在听到我提出主动要和他们走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你刚才就应该直接跑啊。」

  我担心,要是我真的一走了之,那帮来势汹汹的人不知道会对御侍做出什么举动,所以我尽力表现出轻描淡写的模样,就像我只是去一个好友家中做客那样。
  「抱歉……御侍大人……我一定会回来的,今天的货还没有送完呢。」

  「你…… !那我和你一起去。」

  「御侍大人的生意可不能落下,御侍大人放心……我是飨灵,不会有事的……」

  「……等你回来了,咱们去帝京喝酒。」
  「好……」
  不知道是我的演技太过拙劣,还是察觉到我去意已决,御侍无奈地转过身去,对我摆了摆手。

  和御侍道完别,我便任由几个飨灵押着我,跟着那群人走了。
  跟佛跳墙说的一样,他们的手段确实很恶劣。

  路途不远,我又再次来到了熟悉的地方——便是那时第一次误打误撞进来的承天会。

  「有人说 ,在东边的码头你见过佛跳墙和武昌鱼,他们还上了你的船,去了哪里?」
  逼仄的屋子里,为首的人冷冷地问。

  「嗯?你在说谁?我不认识这两个名字。」
  与我猜想的一样,果然和他们两个有关,看来承天会并不想放过他们,但这也说明,他们目前还并未被承天会找到。
  希望他们还安好。

  「呵呵,又是一个嘴硬的。我劝你最好快点说实话。」
  对方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

  「我不知道他们,也没有见过他们,更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这就是我的实话。」
  我攥紧拳头,压下因恐惧颤抖的身体,尽可能表现出淡定的模样。

  随后不管对方如何质问,我都咬着牙矢口否认。
  直到冷汗浸湿了我的额头,对方也终于忍耐不住,成功被我的回答惹怒了。

  我被关押起来,成了他们口中的实验品。

  在被押送的路上,复杂的心情才渐渐涌上来。
  害怕,不安,担心自己就会因此而丧失生命,又有些大胆的想法,希望能借着这个机会,深入虎穴找到一些有用的突破口。

  「咚!」
  快接近牢房之时,突然响起什么倒地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前方一个带路的飨灵突然停下,击晕了另一个飨灵。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便转身对我说,语气甚至有点激动。
  「你叫煎饼馃子?你真的见到佛跳墙和武昌鱼了吗?! 」

  「我已经说了,我没见过他们。」
  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我,我只能再度否认。

  「我叫金华火腿,他们是我的朋友,我想知道他们逃出去后怎么样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
  看着眼前拿着弓弩的红发飨灵, 我还不敢轻易相信他,也不敢轻易说出佛跳墙的武昌鱼的去处。

  但这个叫金华火腿的飨灵,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和怀疑,他又上前一步说。
  「我真的认识他们,他们能逃出去,一半还是我的功劳呢。」
  「……」
  「你别不相信啊……既然你选择了帮他们隐瞒,我也不会害你的。他们是不是和你说了承天会的事情,我可以和你说说他们的事情。」

  虽然金华火腿看起来有些乖张,但似乎并无恶意,眼下我也无法寻求别人的帮助,只能试着相信他了。

  很快,我便知道了,金华火腿是这里负责看守的飨灵之一。
  而佛跳墙和武昌鱼都曾受到过承天会的威胁和伤害,佛跳墙为了救出因为逃跑而被抓住的武昌鱼,不惜以自己为人质,最后在金华火腿的帮助下,才得以出逃。
  而武昌鱼也一直在为拯救这个帝京而努力。

  所以我那时正好遇见了从承天会里逃出来的他们,武昌鱼之所以会受伤,也是因为承天会想要在飨灵身上做实验。

  于是我把两人去了一个叫「忘忧舍」的地方的消息,告诉了金华火腿。
  「看来他们顺利到达了……那就好……」
  金华火腿轻笑着,也许是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吧。

  「武昌鱼一定会完成他的使命,用自己的力量彻底摧毁承天会。」
  金华火腿握紧拳头,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

  「嗯,我也相信,他一定会做到。」
  毕竟他可是抱薪之人,定不会冻毙于风雪之中。

煎饼馃子


  即便身在黑暗之中,也仍然有人执着灯火。
  当煎饼馃子被置身于黑暗之中时,他才真正地了解到执火之人有多么不易的气力和信念。

  不知从何处被捕获的飨灵被关在牢房中,被迫接受残忍的实验, 失败的只能拖着残缺的身体在牢房中度日,或是就此被遗弃。

  在金华火腿帮助下的煎饼馃子,多多少少避免了这样的命运。看着周围同为飨灵的伙伴们遭受折磨,而自己却做不了什么,他感到的只有悲痛和愤怒,唯一的期望也只能寄托在目前暂且不明行踪的武昌鱼身上。
  希望他可以为这些困于囹圄的人带来好消息。

  事实证明,煎饼馃子的期盼没有落空。
  他永远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武昌鱼把和他一起被关押起来的飨灵们救了出去。承天会终于被摧毁了,遮蔽整个帝京的阴霾就此被撕开,帝京渐渐恢复清澈光明。

  一同归来的还有彼时已成为商船大亨的佛跳墙,他们被安排在佛跳墙的商船上送出承天会。
  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煎饼馃子,觉得自己有如涸辙之鱼重获新生。

  船上获救的飨灵们纷纷开始思考自己以后的去处,有些飨灵选择离开去往别处,有些飨灵则留在了佛跳墙的船上,加入他的商队。

  煎饼馃子在这期间认识了一个他之前并未在牢里见过的飨灵狮子头。
  「……我想加入武昌鱼,和他一起改变那些不公的事情,帮助那些无辜可怜的人。」

  听着狮子头对佛跳墙说的话,煎饼馃子也开始在心底质问自己,今后应该何去何从,重新回到小城御侍的家里,继续平淡朴实的船运生意,又或者……

  和留下来的飨灵一样,去帮助更多的人。

  亲身体会到了那些不为人知的黑暗后,煎饼馃子最终决定和其他飨灵一样留下来,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但在跟着船队出发之前,他再次回到了御侍的家中。
  踏入院门,御侍正抱着酒坛子坐在院子里吹风乘凉。一如往常的场景,煎饼课子甚至觉得自己从没离开过,在承天会的一切经历只是自己做了个梦。

  「煎饼馃子?你终于回来啦哈哈哈一来,正好,刚取的酒!」
  听到那个依旧爽朗的笑声,煎饼馃子忍不住鼻头一酸。
  「御、 御侍大人……好久不见……我、我……」

  「怎么,就这么一段时间不见,话都不会说了。」
  御侍摇着手里的蒲扇,慢悠悠地说。

  「我是来跟您道别……对不起……御侍大人……我知道我不该这么突然地走……可是我……」

  对面的人听闻,还是慢悠悠地说。

  「帝京的那个事情,我都听说了。我就知道你命大,随我,哈哈哈哈——」

  一阵凉风缓缓地吹来,清爽而舒适,院子里的落叶沙沙作响,御侍的笑意更深。

  「在承天会里的日子让我明白了很多……我想加入佛跳墙的商队,去帮助更多的人,虽然我现在只会打打杂……可是我……」

  「好啦——我都知道了。能有这个机会跟着大船队,你可不要白白浪费啊。而且谁说你只会打杂的,这些日子跟着我干,的确是委屈你了。」

  「不是的!我没有委屈!跟着 御侍大人学到了很多东西」

  「行了,不要说得和生离死别一样,看看你都快哭了。以后混的好了,可不能忘了我啊——」

  「不、不会……谢谢你,御侍大人……要是你以后有任何需要,我一定会赶过来! ……咦?御侍大人的眼睛怎么也有眼泪……」

  「谁、谁说的!是沙子不小心进了眼睛,行了行了,别废话了,快过来喝酒!」